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摄政王的妙手医妃

摄政王的妙手医妃

王妃凉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天才法医,颜汐对于尸体的味道并不陌生,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她一觉醒来后竟然出现在了死人堆里!并且开局就招惹上了一个嗜血的魔鬼!试问,这世上还有谁的穿越,比她更奇葩?刚刚走出乱葬岗,她便被一个小包子保住了大腿,从此包子每天喊她娘亲……

主角:颜汐,君沐言   更新:2022-07-16 06: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汐,君沐言 的武侠仙侠小说《摄政王的妙手医妃》,由网络作家“王妃凉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天才法医,颜汐对于尸体的味道并不陌生,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她一觉醒来后竟然出现在了死人堆里!并且开局就招惹上了一个嗜血的魔鬼!试问,这世上还有谁的穿越,比她更奇葩?刚刚走出乱葬岗,她便被一个小包子保住了大腿,从此包子每天喊她娘亲……

《摄政王的妙手医妃》精彩片段

月明星稀,京郊,乱葬岗。

空气里满是浓郁的腐臭味。

两名黑衣人飞快地往一个土坑里填着土,而土坑中,躺着一名已经昏迷的少女,少女满脸的刀疤,狰狞可怖。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名黑衣人飞快离去,夜色压低,鸦啼不止。

突然,刚被堆起的坟包鼓了鼓,紧接着,从泥土下钻出一只惨白的手,那手四处摸索,猛地用力抓住旁边能够触碰到的软软一处。

苏七用力地撑开身上的泥土,借力坐了起来。

她吐出一嘴的泥,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尼玛……

别人穿越好歹有点活路,她是直接被埋,连副棺材板都没有!

等等,她刚才抓住的东西,手感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啊!

苏七抬眸望去,视线立刻撞进一双赤红如血的眸子里。

男人靠着树干,黛色锦袍,长发束起。

他薄唇紧抿,脸上不带一丝情绪,宛若不沾人间烟火的神,又因浑身暗藏嗜血的杀气,让他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一般。

气场强大,恐怖如斯。

苏七这才发现,她的手正……

她赶紧松开手,小脸一烫,“抱歉抱歉,我真诚谢谢你家老二,借了点力气给我……”

她的话音未落,男人赤红的瞳孔蓦地紧缩,一股强烈的杀气,刹时在周围聚起,他眼中的最后一丝理智也已然消失。

紧接着,苏七的脖子上已经多了一只骨结分明的大手,将她整个人狠狠地扯得站了起来,

“呃……”

他仿佛要捏断她的喉咙。

一种强烈的窒息感袭来,苏七反手抓住他的手,拼命的想要挣脱开,却不想他的力道不减反增。

男人狂躁的把她扔了出去。

苏七摔得骨头架都快要散了,她顾不上疼痛,剧烈地咳嗽起来,让空气快速涌入肺叶。

双眼血红的男人再次扑上来,把她压在身下,像野兽似的张嘴咬上她的颈窝……

“嘶!”苏七疼得眼泪横飞,她穿越后,把自愈异能力也带了过来,血液是她浑身上下最值钱的东西了!

可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根本不管这些,沾了她的血后,原本狂躁的神情,瞬间缓和了下来,像只小兽似的,伏在她的颈间吸血。

他的唇瓣滚烫如火,一种酥酥麻麻的吮食感,从伤口处漫开。

苏七已经无力再挣扎,她打定了主意,等这男人喝够了血,一定要爆揍他一顿,再好好地敲他一笔。

然而……

随着血液持续流失,本就虚弱的她开始犯晕,渐渐地昏死过去……

苏七再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升起。

一股熟悉的死人味,在她鼻腔里翻涌。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天才法医,苏七对这股气味并不排斥。

但是……

她猛的坐起来,环顾四周。

入眼全是各种卷起来的草席,里面隐约露出尸骸,还有甚者,连草席子都没有,直接暴尸烈日下。

苏七瞪大眼:“???”

这不是死人坑么?

昨天的男人,喝了她的血后,难道丧尽天良的把她扔进了这里?

苏七磨磨后槽牙,气得捏紧拳头。

很好,这个梁子……结大了。

喝血不认账的混蛋,别让她再遇上!

她压下心底的熊熊怒火,这才有功夫检查自身情况,以及将脑子中的记忆重新梳理一遍。

她现在这具身体的原主是顾家嫡女,被囚三年,喂毒鞭打、折磨虐待,一张倾城倾国的脸被划花,只因为……

“呵,”苏七唇角微勾,“顾家么?”

她看向手腕上的两颗红痣,红痣出现得越多,代表自愈能力越强,在现代,她能依靠高科技激发潜能值,可现在是古代……

全都是因为那个男人,害她白白损失了一颗红痣,简直是越想越气!

她正准备从地上站起来,突然……

死人坑的上方,传来一声惊天的虎啸,紧接着,一头雪白的猛虎,出现在尸骨之上……


苏七惊愕的盯着大白虎,有几秒是懵的。

它白色的皮毛充满光泽,虎眼凶狠,虎爪踩在尸骨之上,顿时,咔嚓咔嚓的骨头碎裂声,不绝于耳。

“老虎兄弟,你先冷静。”苏七回过神,谄媚的笑着跟它打商量,“只要你不吃我,我回城后给你做羊肉火锅,行么?”

她的话音才落,从死人坑的上方,又传来一道脆生生的笑声,奶声奶气的,像是小孩子。

“小姐姐,你别怕哦,我的大白不吃人的呢。”

苏七闻声望去,看见一个肉呼呼的小奶团子,大概也就三四岁大,穿着松绿色的长裤短衫,五官精致得像是年画娃娃一样。

他正坐死人坑的上方,两条小短腿悬空荡着,一双黑眼睛笑眯眯地望着她,居然一点也不害怕被毁容的她。

苏七心中一怔,竟莫名地觉得小家伙讨喜,有一种亲切感……

“大白乖,”夜小七站起身,冲死人坑底的大白虎开口道:“你快些去找人,找完了,我们就能去顺天府换银子了。”

说到银子,他圆溜溜的眼睛一亮,十足的小财迷模样。

苏七不禁好笑,小团子的这个优点,跟她志同道合啊。

大白一声虎啸,兴奋地冲向死人坑的一个角落。

停下后,它嫌弃的用爪子把一张草席子掀开,一阵强烈的尸臭味瞬间散开。

苏七站得离尸体不算远,她能看到,死者呈蜷曲状,穿着一身紫色的华贵衣袍,胯部以及脸部,鲜红一片,光着脚,脚后跟有明显的擦伤,像是被拖拽后留下的。

凭她多年的法医经验,死者应该是死于非命,且死亡时间不会超过七天。

她想起小团子,下意识地想让他闭上眼睛,别看。

哪知道,小团子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他出现在了尸体旁边。

大白慵懒的蹲在他身边,乖巧得像一只大猫。

“闽西的紫色织锦,腰带上绣有竹叶纹。”夜小七手里拿根树棍,挑着尸体的衣服翻看,小脸上面色不改,喃喃自语完,忽然兴奋的转身抱住大白的脖子,在老虎脸上叭唧地亲了一口,“大白,你太厉害了,我们找到人了,顺天府的悬赏银,是我们的喽。”

苏七站在原地,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什么样的神仙爹妈,才能生出这么……这么特殊又可爱的小团子?

小大人一样,简直可爱极了,好想把他抱回家养着玩。

夜小七亲完大白,熟练的爬到大白的背上,冲着苏七挥挥手。

“小姐姐,你等我一会哦,我去顺天府找张府尹来,然后请你吃冰糖葫芦好不好?你帮我看好尸体可以吗?”

反应过来时,苏七已经下意识地点头了,“好。”

很快,夜小七骑着大白离开了。

她这才反应过来,小团子去叫人,她很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如果顾家的人发现她还活着……

可她已经答应小团子了。

想了想,苏七只能先撕下一角衣服,蒙住脸,只露出双眼,再拉了拉刘海,把额头挡住。

面对死于非命的尸体,苏七有点手痒,职业病发作了,心痒难耐地蹲到尸骨旁边。

她需要在京城立足,验尸破案赚点外快,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而且,还死者公道,让真相大白,一直是她的信仰。

近距离看,死者的尸首更是惨不忍睹。

头发被血浸透,白花花的脑组织夹杂在其间,脸部被砸得血肉模糊,已经没有五官了。

但他的脸部肌肉有生活反应,说明他是在死前,遭受了凶手的反复钝击。

往下看,死者的手腕被锐器切割,断口没有生活反应,手掌不在现场。

凶手的凶残,让苏七皱了下眉,她的目光停留在死者的胯部,这一处同样遭受过反复的钝击,血肉跟布料粘在了一起。

她吐出一口长气,习惯性的摸向口袋,想弄颗糖放嘴里含着。

这才想起来,这里是古代。

这时,大白驮着夜小七回来了,同时出现的还有数名官差,为首的人穿着青色的官袍,头戴官帽,大概是跑得急,满头大汗地气喘吁吁。

“张府尹,我可没哄你哦。”夜小七跳下虎背,指指死人坑底的尸体,“喏,悬赏单上的人在那里。”

张柳宗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过去,只一眼,他立刻被尸体的惨状吓得一个哆嗦。

夜小七耸耸小肩膀,冲他伸手,“现在,赏银可以给我了么?”

张柳宗回过神,战战兢兢的从袖子里掏出一碇银子,塞到小祖宗的掌心里。

如果不是小祖宗想凭能力赚钱,他恨不得把家底都送给他,谁让他身份金贵呢。

夜小七宝贝的把银子收好,笑眯了小眼睛,望向苏七时,喊道:“姐姐,你快上来呀,我请你吃冰糖葫芦去。”

苏七隐在面巾下的唇角一弯,瞥了眼死者,刚要挪步,张柳宗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不行,她不能走。”

夜小七肉嘟嘟的脸立刻一板,奶凶奶凶的瞪着他,“为什么,难不成,你想拦我的人?”

大白感受到小主人的怒火,虎眸一转,警告般地盯着张柳宗。

张柳宗内心在崩溃,擦了把冷汗才道:“小世子,您误会了,您方才说过,发现尸体的时候,这姑娘也在,下官觉得……觉得将她带回顺天府审讯一番,才符合规矩。”


夜小七不再看张柳宗,伸出小胖手,拍拍大白的头,然后像小大人似的,语重心长的对它说教道:“大白乖哦,你一定一定要忍住,不能因为别人欺负我而杀生,要记住,吃人是不对的!”

张柳宗瑟瑟发抖:“……”

小团子护短的模样,让苏七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眸光如星辰般耀眼明亮,又因为刘海的遮挡,无人能窥得其风华。

眼瞅着张府尹的双腿要软下去,她这才开口道:“小团子,张府尹怀疑我很正常,你让他先下来查看尸体的情况吧,我有办法洗清嫌疑。”

若是她一鸣惊人,兴许还能捞着一个“铁饭碗”。

夜小七闻言,不可思议的瞪圆了眼睛,小姐姐要怎么自证清白?

“那小姐姐加油哦,我等你。”

夜小七暗暗决定,小姐姐要是真的很强大,回城后,他除了要请她吃糖葫芦,还要……嘿嘿嘿。

他粉雕玉琢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狡黠的笑。

张柳宗震惊得下巴都快要脱臼了,除了那位,这小祖宗什么时候对人这么乖顺过?

这时,仵作匆匆赶到。

张柳宗带他一起下到死人坑底,站在死者王大贵一米开外,不敢靠得太近。

没有了来自小祖宗的压力,张柳宗摆出官架子,捂着口鼻,下巴微微往上抬着,压根不拿正眼看苏七。

尤其是瞥见她娇小瘦弱、衣服肮脏的模样后,更是不屑的冷哼一声,“本官告诉你,你能哄得住小世子,却哄不住本官,人是不是你杀的,仵作一验便知。”

苏七平时最讨厌先入为主的人,尤其是糊涂的“法官”,眸子沉了沉,却笑道,“那还是请仵作赶紧验尸吧,他若验得对,自然能还我清白。”

张柳宗朝仵作老许示意了一眼,“你去验。”

“是。”

老许五十多岁的样子,有点驼背,他背着工具箱走近死者王大贵,蹲下身后,从工具箱中取出一副粗劣的皮制手套戴上。

他不怕尸体,直接伸手摸向死者被砸得稀巴烂的脸……

“等等。”苏七皱眉叫停,“你怎么能直接摸脸呢?取证了么?凶手拿凶器砸脸,肯定会留下关于凶器的线索在死者的脸部,一个案子,在尸源已知的情况下,得先将凶器确定,这样才能有助于日后推理案情啊。”

老许的手僵在半空中,被个小姑娘当众质疑“专业”能力,他的老脸瞬间一黑。

但他先忍了,没再动死者的脸,而是按照平时验尸的手法,仔细查验死者的表面。

“府尹大人,王大贵于三日前失踪,看他尸首的腐烂程度,应该是在失踪后便遭了毒手,他身上的财物皆已不见,凶手杀人毁尸,大概是为了劫财。”

话毕,老许又抬起死者的半边身体,立刻发现其后背沾上的泥土,“府尹大人请看,王大贵身上有泥渍,这小姑娘身上也有。”

张柳宗瞪向苏七,“大胆嫌犯,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苏七无奈的向前几步,蹲到老许身边,从他的工具箱里取出另一副手套戴上。

她最看不得别人这样糟蹋尸体。

尸体是死者留在人间的最后证词,如果法医仵作不慎重对待,那谁还能听得到他们的声音?

她从老许的工具箱里面取出一柄柳叶刀,直接在死者稀巴烂的脸上刮弄起来。

老许懵了,双眼瞪得如铜铃般大,无法置信,她一个小姑娘,居然能在惨死数天的尸体面前,这么镇定?

“你你……你这小姑娘要做什么?”

苏七声音沉稳,“替死者说话。”

老许的眼睛持续瞪圆,张柳宗皱了皱眉,倒也没打断她。

看着她一双素手在那堆烂肉上动来动去,两人只觉得嗓子眼一阵干痒。

没一会儿,苏七把刮弄出来的物体堆积在一起,“这些粉沫状的物体嵌在血肉里,很有可能是从凶器上脱落下来的。”

说完,她将粉沫状的物体在指尖捻了捻,“有颗粒感,应该是从石头上脱落下来的。”

而后,她把物证放到边上,伸手在死者张大的嘴里捣了几下,双眼微眯,心底有了一个大胆的判断,却没有直接说明。

她睨向一脸错愕的张柳宗,突然来了兴趣。

隐在蒙面巾下的唇角一弯,“张府尹,如果我自证了清白,你当如何?”

张府尹回过神,不自觉地微微咽了一口唾沫。

他是堂堂顺天府的府尹,怎么能被个嫌疑人恐怖的验尸手法吓住?

重新摆出官架子,他居高临下的看她。

“你若是自证了清白,你说如何,本官便如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