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豪门假千金是大佬

豪门假千金是大佬

德音不忘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叶灼重生了,重生之前,她是异界叱咤风云,无所不能的科技大佬。重生之后,她是人人唾弃的豪门假千金,鸠占鹊巢,不学无数,被才貌双全的真千金秒成了渣。重活一世,叶灼当然不允许自己活得这么窝囊!假千金?私生女?不好意思,她不需要依靠家族的光环,照样能够混得风生水起!原来,豪门假千金才是真正的大佬。

主角:叶灼,岑少卿   更新:2022-07-16 06: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灼,岑少卿 的武侠仙侠小说《豪门假千金是大佬》,由网络作家“德音不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灼重生了,重生之前,她是异界叱咤风云,无所不能的科技大佬。重生之后,她是人人唾弃的豪门假千金,鸠占鹊巢,不学无数,被才貌双全的真千金秒成了渣。重活一世,叶灼当然不允许自己活得这么窝囊!假千金?私生女?不好意思,她不需要依靠家族的光环,照样能够混得风生水起!原来,豪门假千金才是真正的大佬。

《豪门假千金是大佬》精彩片段

叶灼再次睁开眼睛,眼前是黑漆漆的一片。

鼻腔里尽是浓烈的酒味儿。

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作为一个科技大佬,

叶灼敏锐的发现周围的气息已经变了,这里已不再是她生活的那个世界。

这是哪里?

她没死?

叶灼摸索着拉开了灯。

“啪——”

屋子里亮起雪白的光。

叶灼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紧拉着的窗帘,满屋子的空酒瓶,还有抽了一地的烟头,无一不预示着屋主人的糟糕情绪。

就在这时,叶灼的脑海涌入无数记忆碎片。

叶灼慢条斯理的梳理着这些记忆碎片,得知一个重要结论,她重生了。

原主姓穆,叫穆灼,是个人人羡慕的豪二代。

不过,原主虽然出生豪门,却愚笨不已,不学无术,现在都已经读高中了,却连汉字都认不全

是个人尽皆知的草包,更是豪门茶余饭后嘲笑的对象。

三天前,一次意外,穆家人发现,原来穆灼并不是穆家的亲生女儿,而是当年在医院,不小心抱错了孩子。

这个意外如同五雷轰顶,让穆灼的世界彻底的失去了颜色。

本就不喜欢她的穆家人,现在更是对她嫌弃不已。

真千金叫叶有容。

叶有容温柔大方有才华,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跟蠢笨如猪似的原主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原主和真千金在同一所学校上学,真千金在学校的知名度很高,不但是大名鼎鼎的校花!还拿过不少国际大奖!

如果说真千金是天上的明月的话,那原主甚至连地上的泥巴都不如。

今天是真千金叶有容正式回归穆家的日子,穆家人非常重视叶有容,所以在楼下大摆筵席,请了无数名门望族亲朋好友。

回忆到这里,叶灼眯了眯眼睛,从现在开始,叶有容会变成穆有容。

而她也会从穆灼变成叶灼。

她们错位的人生,会在此刻步入正轨。

整理好思绪之后,叶灼打开柜子,准备去冲个澡。

身上全是酒味和汗味,大夏天的,实在是不舒服。

刚打开柜子,叶灼便被柜子里的衣服惊了下,入眼全是一些夸张到极致的衣服,大圆领的露胸装,超短裤,还有铆钉裤,超短裤,网格丝袜

一股浓浓的杀马特气息迎面扑来。

再看到床头柜上那张比杀马特还杀马特的照片时,叶灼都懵圈了!

卧、卧槽!

这特么是个人?

找了好半天,叶灼也没找到一件正常的衣服,索性也不洗澡了,只好在外面套了一件长袖的防晒服,顶着一副夸张的妆容,往楼下走去。

“爸、妈。”叶灼走到穆家父母面前。

看到叶灼下来,在场的宾客皆是鄙夷的看着她。

今天是穆有容回来的日子!

叶灼这个鸠占鹊巢的人出现在这里算是怎么回事?

她有什么资格叫穆家父母爸妈?

真是太不要脸了!

“她怎么还有脸出来?我要是她的话早就跳楼死了!还活在世上做什么?丢人现眼!”

“丑人多作怪!”

“听说她的亲生母亲叶舒,家里特别穷,到现在连套房子都没有,我看她应该是过惯了日子,所以才会赖在这里不走吧!”

“你们知不知道叶舒是小三啊?她还不知道谁的种呢......”

“原来是个没人要的私生女啊。”

“......”

众人议论纷纷,冷漠无情的话跟刀子似的,换做是其他人估计早都站不稳了,可叶灼的脸上却连半点异色都没有,稳如泰山。

穆太太沈蓉看着叶灼,硬着头皮道:“过来这边,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姐姐有容,以后你们姐妹俩可要好好相处。”

穆太太表面笑容依旧,其实已经恨透了叶灼。

叶灼这个小贱人,明明就不是她女儿,还赖在他们家不走。

真是不要脸!

叶灼不走也行,他们穆家有的是办法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叶灼看向穆有容,“你好。”

穆有容并没有理会叶灼,而是转头看向沈蓉,红着眼眶问道:“妈,我不是只有两个哥哥吗?她是你女儿,那我又是谁?”

从小到大,穆有容都有一种非常奇怪的直觉。

她觉得自己不是普通人,她讨厌阴暗的地下室,讨厌身边的低等人

她不相信自己是一个见不得人的小三生的女儿。

事实证明,不是她异想天开,她就是一个流落至民间的公主。

她是天生的贵族!

得知这个消息,她欣喜若狂!

可惜......命运弄人。

她忘不了前世那悲惨的命运。

一手好牌,被她打了个稀巴烂。

是的。

穆有容是重生回来的。

上一世,她是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被亲生父母认回来的。

回到穆家后,父母对她很好,给她报了很多培训班,让她从灰姑娘蜕变成变成一名华丽的豪门千金。

可惜,她最后有眼无珠,所嫁非人,看上了一个衣冠楚楚的禽兽!

就这么的做了炮灰,尸骨无存。

但,今生不是前世。

重生回来的穆有容有着普通人没有的金手指。

她还带着前世的记忆。

这一世,她将是最耀眼的存在!

她要让父母都以她为骄傲!

她要让穆家成为云京市第一大家。

而且,根据金手指提示,今天晚上有个跺跺脚就能让云京市抖三抖的财阀大佬也在宴会现场,可惜的是,在场的人实在是太多,前世的她又没见过这个传说中的财阀大佬

不过,她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肯定能吸引到财阀大佬的注意。

让财阀大佬非她不可。

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像上辈子一样,让叶灼那么轻易的死去!

叶灼不是想留在穆家吗?

那她就成全叶灼!

她要留住叶灼,她要让叶灼成为衬托她的绿叶,她还要让叶灼嫁给前世那个禽兽!她要叶灼这个丑货彻底的沦为她的垫脚石!

思及此,穆有容勾了勾唇角,眉梢染上几分微不可见的势在必得神色。

大厅角落那里坐着两个男人。

坐在上方的男人,头上压着顶黑色的帽子,帽檐的阴影遮住了五官,修长又白皙的指节间夹着一根香烟,袅袅烟雾下,本就不清晰的容貌,此时变得更朦胧起来。

另一只手捏着一串佛珠,深色佛珠衬得雪白的皮肤肌理分明。

身穿素色中式长衫,同色衣扣被一丝不苟的扣在最顶端,儒雅间透露着肃冷。

虽然看不清楚他容貌,但那身睥睨天下的气势实在是让人难以忽视。

另外一个长着一张英俊的脸,看起来吊儿郎当的,目光落在叶灼身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是难以置信世界上还有穆灼这种厚颜无耻的人。鸠占鹊巢,李代桃僵,五哥,你这未婚妻行径也太卑劣了......”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叶灼的行径的确不要脸。

作为一个冒牌货,她居然连真千金的认亲会都要来横插一脚!

说到这里,男子突然反应过来,接着道:“不对!跟你有婚约的人是真正的穆家千金,这个假千金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这种上不了台面的货色,连给他五哥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说话的人叫黎千东,是京城有名的权贵。

按理说,以穆家目前在云京的地位,是请不来这尊大神的。

但谁让坐在他对面的那位爷和穆家千金是未婚夫妻关系呢?

他是陪着那位爷一起过来的。

对面的男人抿着唇,双腿交叠着,清贵间携带着肃冷,身上笼着一层雪光。

黎千东叹了口气,“穆家真千金也太可怜了,白白被人家占了那么多年的身份也就算了,现在还要被迫认下这个假妹妹。”

这事儿搁谁头上,谁都不会好受!

语落,他抬头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不过说真的,五哥,没想到你这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妻居然长得这么好看!我还以为云京这个小地方,出不了什么美人呢。”

穆有容毕竟是穆家的血脉,长得确实很有几分姿色,要不然怎么是校花呢?

加上有妆容夸张的叶灼在前面对比着,就显得更漂亮了!

男人这才不紧不慢地抬眸,一双如古井般神秘的眼眸深不见底,皮肤很白,似是久不见太阳的那种白,眼尾上方生了一颗红痣,带着三分病态,还有七分是凌冽和桀骜。

一看,就是不好伺候的主。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淡淡道出一句话,攸冷的声音里裹着七分低哑,三分威压。

是那种好听到能让人窒息的声线。

黎千东吓得一抖,但还是壮着胆子道:“五哥,你和穆家真千金毕竟有婚约在,虽然岑家这些年不在云京,但你们岑穆两家毕竟是至交,如果湘姨和老太太非让你娶穆家千金不可呢?”

“五哥,你心里是不是有白月光了?”黎千东紧接着又问。

“白月光是什么?”男人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

黎千东道:“白月光就是喜欢的人,很喜欢很喜欢,非她不娶的那种。”

男人微微摇头,“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黎千东丝毫不怀疑这位爷的话。

他们认识已经十几年了。

他从未见过这位爷跟哪个女性走得近过。

不但没有见过,这位爷还常年吃素,每天除了在办公室处理文件,就是去附近的寺庙静心修行,聆听佛音。

就算这位爷那天真的当和尚了,他也不觉得奇怪。

穆有容继续咄咄逼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让舆论全部倾向于她这一边。

单从真假千金这一点来看,穆有容就赢了。

谁让叶灼是那个鸠占鹊巢的人呢?

叶灼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境地,看着穆有容道:

“穆小姐,占用了你十八年的穆家千金身份实在是对不住!我会马上会离开这里,回到属于我自己的地方。”

“穆家大小姐这个身份从现在开始物归原主,以后我叫叶灼。”

这里本就不是叶灼的家,也不是原主的家,所以,她不会赖着不走。

穆有容愣了下。

她没想到叶灼会主动提出离开。

这跟前世有点不一样。

前世的叶灼因为死皮赖脸的赖在穆家,不但被人唾弃,最后被穆家人出手弄死了。

按照前世的轨迹,她都准备好一套方案要狠狠打脸叶灼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了,现在叶灼突然决定要走,让她怎么打脸?

这贱人是在以退为进,故意装可怜,想骗取大家的同情心吗?

想到这里,穆有容的眼底浮现起一抹不屑的神色。

就凭叶灼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草包,还想在她面前耍心眼?

天方夜谭!

她是翱翔九天的凤凰,叶灼算什么?连个小麻雀都算不上!

穆有容轻轻一笑,嘴边浮现起几分嘲弄的弧度。

“物归原主?叶灼,你鸠占鹊巢取代了我整整十八年的人生,享受了十八年的富贵生活,现在一句简单的物归原主就想让我原谅你?”

叶灼脸上的表情很淡,“纠正一下,造成这十八年错位人生的人不是我,不是你,更不是我们双方父母,你有恨是人之常情,恨我怨我也正常,但你最应该恨的是医院,若不是他们的疏忽,我们的人生不会错位!穆小姐,当年的我们都是襁褓中的孩子,并没有谁对不起谁,更谈不上原谅。”

虽然原主的名声有些不好听,却从未对穆有容做过什么。

不过穆有容恨她也情有可原,毕竟这种事发生在谁身上,谁都不好受。

但,穆有容不该在她愿意退出的时候还咄咄逼人!

当年的原主不过是襁褓里的小婴儿而已,她并没有选择权。

穆有容冷笑一声,眼底全是讥诮,“你觉得医院那么神圣严谨的地方会发生抱错婴儿的事情?”


穆有容这番话说的不轻不重,却在人群中引起一阵唏嘘。

是啊!

医院怎么可能会发生抱错婴儿的事情呢?

说不定,这就是有人故意来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叶灼的亲生母亲本就是个行径卑劣的小三,还有什么更卑鄙的事情她做不出来呢?

若是换成旁人,肯定已经被穆有容这番话吓得不轻了。

但站在穆有容面前的人毕竟是叶灼。

一个曾经站在世界顶峰的大佬。

叶灼微微低眸,就这么看着穆有容,语调清浅的道:“既然穆小姐说得这么振振有词,想来一定是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这件事是有人蓄意而为的吧?华夏的法律是公平公正的,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在这里随时恭候穆小姐拿着证据去法院起诉我!”

穆有容眯了眯眼睛,看着眼前的叶灼,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心慌,眼前这人明明就是叶灼,为什么会给她一种威胁感?

难道她还比不上一个草包?

穆有容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接着道:“事情已经过去十八年了,就算有证据也被时间掩盖掉了,你这是强词夺理!”

叶灼微微一笑,“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你这种行为说的好听一点叫猜测,说的不好听那就要诬告!在说得严重点,咱们华夏还有个罪名叫诽谤罪!”

那种奇怪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穆有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跟叶灼争辩下去了,因为只有弱势方才能获取众人的视线和同情。

她得重新的抓住大家的视线,穆有容眼眶一红,梗着嗓子道:“你代替我在我家过了十八年的好日子,而我,却跟着你那个行径卑劣的妈生活在那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过着吃着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叶灼,你今天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指责我!”

听到这句话,穆太太握着穆有容的手都在发抖。

他们这些年住在高楼别墅,而她的亲生女儿却窝在地下室……

地下室是人住的地方吗?

她恨不得直接掐死叶灼。

其他人也皆是满脸同情的看着穆有容。

叶灼微微抬眸,“你我都是受害者,我并没有指责你,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而且,我也说了,我会马上离开这里,以后我姓叶,跟穆家再无瓜葛!你也没必要咬着不放。”

穆有容红着眼眶,“我哪里有咬着不放!你又何必咄咄逼人?我只是觉得当年的事情有些可疑而已!我知道你舍不得离开我家,毕竟你也做了我爸妈这么多年的女儿!以后我会拿你当亲妹妹对待......”

“天哪!五哥!你未婚妻也太善良了!都这样了,她还要原谅假千金!”黎千东感动到不行,他从未见过像穆有容这么善良的人。

闻言,周围的众人也纷纷称赞穆有容真是太善良了!

叶灼微微一笑,“谢谢你的好意,但这里终究不是我家。”

穆有容楞了下。

叶灼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都出言留她了,她怎么还是要走?

穆大兵立即招手让人拿来一份文件,“既然已经决定要离开了,那就把这份《断绝书》签了吧。”

在华夏国,养女也是有继承权的,既然叶灼已经决定要和穆家一刀两断了,穆大兵可不想在百年之后将遗产分给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外人。

叶灼居然毫不犹豫的就在断绝书的下方签了字。

断绝书一式两份。

叶灼将其中的一份收起来,然后朝着穆大兵和沈蓉道:“叔叔阿姨,再见。”

既然断绝书已经签了,那就没必要再叫爸妈了。

再叫爸妈的话,肯定会被人怀疑别有用心。

语落,叶灼屈膝一跪,直接跪在了地上,朝穆大兵和沈蓉很郑重地磕了个头,“谢谢叔叔阿姨多年以来的养育之恩。”

做人不能不知道感恩。

穆家将原主养这么大,叶灼是替原主跪的。

不行,不能就这么让叶灼走了!她还要让叶灼给她铺桥造路呢!

叶灼要是走了,谁来嫁给那个人渣?

穆有容的脸上闪过几分阴毒,很快就被动容的神色代替,“叶灼,我是城心想让你留下来,向来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怕你会不习惯地下室的生活,你留下来,我们一起好好孝顺爸妈。”

穆有容这番话说的及其有艺术性。

一来,她是在指责叶灼是个没有良心的白眼狼,养育之恩都没有报答就想走。

二来,她也是在众人面前彰显自己的大度。

闻言,边上的众人立即面色各异的看向叶灼。

是啊。

这叶灼也太没良心了吧?

养育之恩还没报呢,她就想一走了之!

闻言,叶灼微微回眸,语调淡淡的道:“穆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妈也养了你十八年,你为什么不留在我妈身边报答养育之恩呢?”

穆有容愣了下。

叶灼没给穆有容反驳的机会,不紧不慢地从地上站起来,微抬着下巴,灯光在她脸上陇着一层雪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穆有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人是叶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灼这个草包什么是变得这么口齿伶俐了?

难道,这是她重生后带来的蝴蝶效应?

叶灼微微回眸,准备离开,就在她回眸的瞬间,视线却落入一双深邃的眸子中。

他微微眯眸,眼底含着威压之色。

她神色不变,漫不经心的。

男人穿着旧式长衫,同色的复古盘扣一丝不苟的扣到顶端,精致的下颌如同刀雕般无瑕,皮肤是那种泛着冷色的白,鼻梁很高,周身散发着一股禁欲的气息,有睥睨天下之姿。

叶灼阅人无数,自然知道,这人可不是什么简单的权贵子弟,更知道,这人可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人。

她不想被这样的人盯上。

须臾,叶灼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转身离开。

男人看着叶灼消失的方向,脸上没什么表情,修长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

“五哥你看什么呢?”黎千东好奇的朝着男人看着的视线望过去,黑暗中,已看不到叶灼的身影。

“没什么,”男人起身,将指间的未燃完的香烟摁在烟灰缸里,“我们也回吧。”

“五哥,你不看你未婚妻了?”

再抬头,男人修长的身影已经走到了门外。

黎千东赶紧小跑着跟上,“五哥等等我!”


穆有容看着叶灼消失的方向。

眼底全是阴毒的光。

这一世。

校花是她!

穆家千金也是她!

叶灼就是个低等的贫民而已,有什么资格拿什么跟她斗?

就算叶灼离开穆家了,也逃脱不了,给她当垫脚石的命运。

历经过重生的洗礼,穆有容的演技非常高,这么看上去,好像是她在舍不得叶灼一样。

沈蓉心疼极了!

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善良。

叶灼抢走了她的一切,而她却舍不得叶灼那个废物,还提出把叶灼当亲妹妹

“好孩子,妈知道你心地善良,舍不得她走,但是为了她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叶灼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语落,沈蓉接着道:“对了有容,你养母她......这些年来,对你好吗?”

“我高一那年因为养母不给我交学费,差点被退学,最后还是因为我学习成绩优异,校长才免除了学杂费,破格录入。以前上小学的时候,大家都说我是个没人要的野种......”

说到最后,穆有容直接泣不成声。

其实养母对穆有容真的很好,从小到大没让她受过苦,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着。

就算知道穆有容不是她的亲生骨肉,还担心穆有容初回穆家会受到欺负,被人看不起,将所有的积蓄都给了穆有容,让穆有容拿来撑场子。

穆有容之所以敢这么颠倒黑白,无非就是仗着这里没人知道事实真相。

毕竟,这个世界上,有恶才能衬托出善。

有绿叶,才能衬托出红花。

那些低等人,生来只能成为衬托她的存在。

穆有容这话音刚落,周围众人皆是一脸愤怒的样子!

根据穆有容这些话,不难分析出,当年抱错孩子,都是养母一手所为。

这就是一出有计划的狸猫换太子!

要不然,养母怎么可能不给穆有容上学?

养母分明就是想让穆有容成为一个没有文化的废物。

恶心至极!

沈蓉哭着抱住穆有容,“我可怜的孩子,她怎么能这么对你,真是太恶毒了......”

穆有容拍了拍沈蓉的肩膀,语调悲伤,“没什么,这些年我早就习惯了,我毕竟不是她亲生的......”

“孩子,你受苦了......”沈蓉抱着穆有容,脸上又是愧疚又是心疼。

在众人看不到的角落里,穆有容的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弧度。

她的目的达到了。

今生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那个神秘的财阀大佬肯定也在暗处偷偷窥视着她。

叶灼按照原主的记忆,直接找到了原主母亲叶舒的住址。

叶舒租住在云京市最便宜的地下室。

这里脏乱不堪,阴暗不见天日,到处都散发着一股发霉的臭味。

正是晚饭时间,家家户户的老人小孩,都端着碗站在门口吃饭,见到叶灼时,众人眼底皆是露出好奇的光。

这个贫民窟,什么时候来过像叶灼这样的人?

原主不但化着浓妆,整个人还透露着的那种阴郁偏执的气场,盖住了本身的光华。

而叶灼不同,她是人人忌惮的科技大佬,就算异世界的领导见了她,也要礼让三分,此时虽然化着浓妆,但身上有种旁人复制不来的高者气场。

叶灼在众人的目光之下,敲响了紧闭的房门。

“笃笃笃。”

好半晌,里面才开了门。

叶灼见到的是一个脸色苍白,充满病态的中年妇女,就像现代版林妹妹,带着几分我见犹怜的气息。

“你、你是灼灼?”叶舒惊讶的看着叶灼,楞了半晌,眼底皆是不可思议。

叶灼看着叶舒,“妈,我回来了。”

“你、你叫我什么?”叶舒眼眶一热。

就在昨天,叶舒去找过叶灼,但叶灼却并不承认她,叶灼不仅不承认她,反而还狠狠的羞辱了她一番,说自己没有她这么丢人的妈。

叶舒伤心不已,却也无能为力。

叶灼不愿意承认她,而穆家也愿意继续养着她,所以叶舒只好放弃这个女儿。

可叶舒没想到,仅隔一天时间,叶灼居然找回来了,还主动叫她妈!

她这不是在做梦吧?

叶舒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当年,因为爱情,年仅十九岁的叶舒便怀上了双胞胎。

不过虽然是双胞胎,但在生产过程中却被护士告知,有一个孩子是死胎。

女儿诞生后,昔日与她如胶似漆的恋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消失便是整整十八年。

去派出所报案之后,她才知道。

恋人的所有一切都是假的。

无论是家庭住址还是名字

他就是个骗子。

一个花言巧语的爱情骗子。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未婚生女可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所以在女儿出生之后,叶舒的父母便要把孩子扔了,还给叶舒找了个婆家。

叶舒不舍得年幼的女儿,不顾父母的放对,带着女儿搬出了那个家。

这些年来,叶舒一边打零工,一边抚养女儿。

单身母亲的生活并不好过,但她从未放弃过女儿,也没有再婚。

叶灼看着叶舒,轻轻地拥住她,“妈,对不起,以前是我不懂事,请您原谅我,以后我会好好陪在您身边。”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叶舒喜极而泣,将叶灼往屋里带,“灼灼,快进来,家里比较简陋,你别介意。”

跟穆家相比,叶家这个阴暗地下室何止是简陋?

简直连贫民窟都算不上。

客厅约莫十平方左右,白色的墙纸已经旧得泛黄,水泥地面因为没铺地板的缘故,裂开了一条条细细的缝隙,隐约有些潮湿。

靠边摆着一张三条腿的桌子,还有一条腿则是被一根破棍子支撑着。

桌子前面老的不能再老的破电视柜上,摆着一台黑白电视。

叶灼没想到,在这个发达的年代,还能见到这种老古董。

不过客厅虽然破旧,却收拾得很整洁,空气中也闻不到什么怪味。

由此可以看得出来,叶舒是一个很干净的人。

“灼、灼灼,你喝水。”就在此时,叶舒端过来一杯水。

“谢谢妈。”叶灼双手接过杯子,喝了口水。

看着叶灼喝水的动作。

叶舒那双和叶灼一模一样的丹凤眸中写满了震惊。

叶灼真的变了。

她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几天前叶灼来过这里,叶舒和今天一样,给叶灼倒了杯水。

当时叶灼是什么反应?

她捂着鼻子,很嫌弃地道:“我连洗脸用的都是依云,你居然给我喝这种水!你想毒死我吗?”

彼时,叶舒还不知道依云是什么意思。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依云是一种很贵的矿泉水。

可今天,叶灼眼中竟然没有半点嫌弃的神色。

不过,面对叶灼,叶舒还是有些拘谨,“灼灼,马上就要吃晚饭了,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叶灼放下杯子,很认真的思考了下,“妈,家里有浴室吗?我想先洗个澡。”

脸上化着浓妆,身上还有酒味,叶灼此时只想舒舒服服的冲个澡,做个正常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