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宋先生的小祖宗飒爆了

宋先生的小祖宗飒爆了

腊笔小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一世,唐黎被身边的魍魉小人蛊惑利用,一直活在谎言和骗局,下场自然是凄凉无比。一朝重生回到过去,唐黎发誓,她再也不会爱错渣男,相信心机女,任人愚弄。重活一世,她要么不嫁,要嫁就嫁最有权势,最矜贵霸道的男人,于是,她主动招惹上宋柏彦。某人身居高位,见惯了太多的声色犬马,却在这个招惹他的小丫头身上,失去理智!

主角:唐黎,宋柏彦   更新:2022-07-16 06: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黎,宋柏彦 的武侠仙侠小说《宋先生的小祖宗飒爆了》,由网络作家“腊笔小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一世,唐黎被身边的魍魉小人蛊惑利用,一直活在谎言和骗局,下场自然是凄凉无比。一朝重生回到过去,唐黎发誓,她再也不会爱错渣男,相信心机女,任人愚弄。重活一世,她要么不嫁,要嫁就嫁最有权势,最矜贵霸道的男人,于是,她主动招惹上宋柏彦。某人身居高位,见惯了太多的声色犬马,却在这个招惹他的小丫头身上,失去理智!

《宋先生的小祖宗飒爆了》精彩片段

“阿黎,闭上眼睛。”

韩继风温柔安抚的声音回绕在耳畔,枪声随即响起:“嘭——!”

唐黎霍地从梦里惊醒过来。

她坐在床上,脸色惨白,额头满是虚汗。

用手捂住自己炸裂般疼痛的脑袋,抬头之际,恰好看见液晶电视屏幕上映出的自己。

唐黎有片刻的恍惚。

随后,她掀开身上的被子下床。

站在镜子前,唐黎看清自己的样子。

小巧的巴掌脸,肌肤白如凝脂,柳眉如墨,海蓝灰的蓬松卷中长发,显得她憔悴的五官更柔美,脸上并没有被绑架后的狼狈。

至于头疼——

她轻轻摩挲着额角的纱布。

这不是枪伤。

唐黎记得,自己回到黎家2年后,也就是她19岁的时候,便是这副模样。

……她明明已经26岁。

意识到某种可能,唐黎快步离开卫生间。

站在卧室里,环顾着周遭。

她的心跳越来越快。

这是黎家,不是韩家。

不是那个嫁给韩继风后让她独守6年空房的地方。

而她,确实重生回到了七年前。

濒死前的画面,一幕幕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她同父异母的姐姐黎盛夏被绑架,韩继风把她骗去交换人质,因为她和黎盛夏有六分相似,他告诉绑匪,她才是黎家的大小姐,是黎文彦和欧阳倩的长女。

然而,在她被绑匪劫持后,韩继风却指挥特警开了枪。

当子弹打穿她的脑壳,她的视网膜上,还是韩继风冷静到近乎无情的脸庞。

那刻她彻底相信,韩继风对她不曾有一丝情分。

娶她,不过是她像黎盛夏。

——因为他对黎盛夏的爱而不得。

所以后来,当他有足够的权势,当黎盛夏离婚回国,她这个替身成了扎在他心头的蚊子血。

可是——

既然让她回来了,为什么不是她和母亲相依生活在滇南的时候?

那年,母亲还没因病去世,她也没北上寻父。

窗外隐隐传来鼎沸人声,也拉回唐黎游离不定的思绪。

顷刻间,往事如潮水般涌来。

唐黎想起来,现在额头的伤势,是她跟黎文彦和欧阳倩的小女儿黎鸢儿发生争执滚下楼梯造成的。

她跌倒磕破脑袋,黎鸢儿摔折一条胳臂。

医院里,黎鸢儿大哭不止。

为此,回家后,黎文彦把她关在房间自省。

“咚咚——”叩门声响起。

“黎儿小姐,寿宴马上就要开始,议员让我通知你下楼。”

黎家保姆吴妈说着话,也用钥匙开了门。

她推门进去,一眼就瞧见那抹坐在梳妆台前的倩影。

唐黎把梳子放回抽屉里,扭过头,微微一笑:“爸爸真的不关我禁闭了?”

吴妈微愣,没料到唐黎是这种反应,自从唐黎回到黎家,她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寡言自卑外加敏感,何曾这样明媚地笑过,还是在和二小姐打了架的情况下?

失神只是一瞬间。

随即,吴妈就恢复如常。

她把手里的裸色长裙放在床边:“这是太太为黎儿小姐准备的衣服,太太说了,让你换好衣服自己去后花园,她得陪老夫人招待女宾,就不再派人来催你。”

看着那件镶嵌着碎钻的长裙,唐黎弯唇笑,随后抬眸望向吴妈:“替我谢谢阿姨,我很快就下去。”

等房门重新合上,唐黎起身走至床畔。

长裙上,摆着一枚精致的胸针。

至于这裙子,是欧阳倩为黎鸢儿定制的成人礼礼物。

黎鸢儿很喜欢这条裙子,因为舍不得,也只在18岁生日那晚穿过一次。

只不过,她没参加黎鸢儿的成人礼,所以没见过这裙子。

即便时隔多年,唐黎依然清楚记得这场寿宴,正是这场寿宴,将她曝光人前,坐实她黎家私生女的身份,也让她贪慕虚荣、手脚不干净的名声传了出去。

唐黎不由得握紧长裙下摆。

她已经不是那个动不动就轻信旁人的小丫头,既然重活一世,有些事,她不会让它再发生!


唐黎走出房间,循着记忆找到黎鸢儿的卧室。

比起她住了几年的客房,黎鸢儿的卧室,是整个黎家装饰最精巧的房间,白色的公主床,粉色调的墙纸,象牙白的实木家具,处处透着温馨的氛围。

唐黎拉开衣帽间的某个抽屉,把裙子和胸针放进去。

上辈子,当她穿着这条裙子出现在花园里,黎鸢儿发出尖叫。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黎鸢儿却冲过来扯住她,要当众将她身上的裙子扒下来,一边失控的大嚷:“谁让你穿我的裙子!把我的裙子还给我!”

……

唐黎望向那枚胸针。

这是黎文彦送给欧阳倩的礼物,用来纪念他们结婚25周年。

欧阳倩很珍视这枚胸针,她又是天颐集团的董事长,经常出席各种场合,所以见过她佩戴胸针的人不在少数。

寿宴上,黎鸢儿发现唐黎戴着自己母亲的胸针,还是父亲送给母亲的,指着她大骂小偷,甚至不顾场合,道出她是破坏他们家庭的私生女!

欧阳倩给小女儿的一巴掌,更是引起一片哗然。

而她,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她想张嘴解释,看见黎文彦漠视的神情,喉咙干涩得发不出声音。

唐黎重新合上抽屉,她以前在黎家从未体会过所谓的亲情,如今重来,自然不会奢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刚站起身,门外传来一阵嬉闹声。

“你妈真帮你从法国定制了款LV的包包回来?”

“骗你们干嘛?不就个包,我妈出差顺手带回来的……”

一门之隔,是黎鸢儿的声音。

唐黎想从正门离开已经来不及,躲在衣帽间和洗手间都不安全,余光里,是瞥到的那扇阳台推拉门。

当黎鸢儿推开房门,卧室内空无一人。

阳台上,唐黎贴墙而立,交谈声不时从里面传来。

几个女生看完包,坐在床边说起悄悄话。

“鸢儿,今天是你奶奶的生日,怎么不见你家那个寄居的穷亲戚?”

另一个女生立刻接话:“是呀鸢儿,我还想看看她的鸡窝头。”说着,咯咯笑起来:“她是不是大脑迟钝啊,你让她帮忙试染发剂的颜色,她就真的帮你试了,你上次说她暗恋你姐姐的同学,真的假的?”

黎鸢儿嗤笑:“就是一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故事,继风哥哥帮我补习功课,刚好被那癞蛤蟆看见,从那以后就惦记上了。”

“你们知道她喊继风哥哥什么吗?韩老师~”

“哈哈……”

唐黎心里钝钝作痛。

有些真相,虽然上一世她后来知晓,现在亲身再经历一次,依旧做不到彻底释怀。

“鸢儿,我可以去阳台上看看不?”

“看什么?”

“想体会一把朱丽叶的感觉!”

黎鸢儿使唤道:“那你先帮我去拿一双丝袜。”

唐黎听了,看向旁边的空调外挂机。

另一边也是个阳台。

如果她再不走,迟早被发现。

脚踩在镂空围栏上面,唐黎翻出黎鸢儿房间的阳台,站到空调外挂机上,忍着紧张的心率,用最快最小心的速度翻进旁边房间的阳台。

刚站稳,她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焦烟味儿。

唐黎抬起头——

看见有个男人正朝阳台站着抽烟。

对方饶有兴味的眼神,显然目睹了她“翻墙入户”的经过。


男人背光而立,穿着白色衬衫,身型高大挺拔,在一米八零以上,房间灯光落在他的肩胛位置,有着柔和的光泽。

有些看不清他的脸庞,但唐黎辨别出来,他不是黎家人。

前世,她没在黎家见过这样一个人。

对方身上有着上位者的气魄。

黎文彦是国会议员,也算身居高位,论及积威在内,却不如眼前这个男人。

刹那间——

唐黎僵直在原地,进退两难。

她没料到这个房间有人,对方还正巧站在靠阳台的位置,她以为,这会儿黎家的别墅里应该没什么人……

毕竟天色已暗,又是黎老夫人70岁的生日宴。

就像吴妈,给她送完衣服也去花园帮忙。

已经是10月初,晚上6点左右,夜幕降临,唐黎身后是一片初上的华灯,灯火阑珊下,她消瘦的身形显得格外单薄。

透过半敞的阳台移门,唐黎看清了屋里的摆设。

——这是黎文彦的书房。

好像为了佐证她心里的猜测,黎文彦的感慨从房间里传来:“关于医改法的提案,国会内部确实存在不少分歧……”

同样是女儿,她并不得黎文彦的喜欢。

她母亲把“黎”作为她的名字,是在她身上寄托了对黎文彦的思念。

可是,两年前她带着母亲的骨灰,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来首都,看见黎文彦的第一眼,她心里的期待和忐忑就统统落空,只剩无法描述的迷茫彷徨。

母亲临终前给了她一个地址,却没告诉她,她的父亲在首都有家,家里有端庄淑雅的妻子和漂亮的女儿。

唐黎还记得黎文彦当时的脸色,他并不想要自己这个多出来的女儿。

那个时候,黎盛夏22岁,黎鸢儿16岁。

而她刚过完17岁生日。

唐黎和母亲在S国和缅越边境清贫度日十余年,早就懂得察言观色,不管是黎文彦还是黎老夫人对她的态度,都让她意识到自己的出身有问题。

上辈子,她嫁给韩继风几年后,陪着韩继风参加某次晚宴,遇到一位身份颇高的长辈,和她母亲称得上是故人。

直到那时她才知道,她的母亲唐茵并非“小三”,二十几年前,黎文彦在边境执行一项卧底任务,为了打进敌人内部,黎文彦利用当时对他有好感的大小姐唐茵,两人的感情发展乃至结了婚。

后来任务结束,唐茵的父亲身死,唐茵也失踪。

没多久,黎文彦被调回首都。

谁都没想到,唐茵当时已经怀有身孕。

前世唐黎回到黎家,直至她被特警失误击毙,期间整整9年时间,黎文彦从未把身世告诉过她。

……

“如果医改法真的实行,财政部以后每年的支出也会增加。”

书房里,黎文彦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他正往阳台走近。

当唐黎以为自己肯定会被抓,眼前的男人却回过身,顺手拉上那层厚厚的帘布。

然后,对方往里走。

唐黎脑海里,却是男人转身前落在她脸上的那一眼,温和得像在看顽皮小猫,他俊朗儒雅的五官上,又似有着淡淡的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