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赘婿仙帝小说

赘婿仙帝小说

三少爷的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叶辰原本是叶家的少族长,可是仅仅因为没有父母的庇护,他便被污蔑抢夺他人机缘,甚至被废掉了少族长之位!更加离谱的是,族人为了利益,要把他送到荒天古域做上门女婿!在途中,叶辰意外得到了上古仙帝的传承,一跃成为了镇世天棺之主!当初那个被人瞧不起的少年,碾压诸天神魔,成为了真正的大能!

主角:叶辰,陈若烟   更新:2022-07-16 07: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辰,陈若烟 的武侠仙侠小说《赘婿仙帝小说》,由网络作家“三少爷的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辰原本是叶家的少族长,可是仅仅因为没有父母的庇护,他便被污蔑抢夺他人机缘,甚至被废掉了少族长之位!更加离谱的是,族人为了利益,要把他送到荒天古域做上门女婿!在途中,叶辰意外得到了上古仙帝的传承,一跃成为了镇世天棺之主!当初那个被人瞧不起的少年,碾压诸天神魔,成为了真正的大能!

《赘婿仙帝小说》精彩片段

沧澜古域,落日山脉,叶家!

“沧澜皇室恭贺道子突破尊者境,赠送万年药王一株。”

“狂龙宗为恭贺道子突破尊者境,献上古经秘卷一份。”

“阴阳教恭贺道子突破尊者境,赠送法宝阴阳镜一面。”

“……”

叶家外,前来送礼的势力络绎不绝。

这一切都是因为叶家的道子叶谪仙!

身为沧澜古域年轻一代的领军者,叶谪仙自出生时便光芒万丈,紫气东来十万里。

刚一岁时有瑞兽麒麟寻来认主,两岁身生七彩光环、照耀天地,觉醒太阳神体。

三岁踏入修行,叶谪仙打破气血境极限,肉身力量达到十万八千斤。

四岁仅用三月铸体大成,五岁生日刚过便凝灵圆满,六岁铭刻了三百道痕,七岁点燃神火,成为照神境。

十一岁时叶谪仙突破化龙,被立为叶家的道子,成为了沧澜古域年轻一代最强序列的有力竞争者。

今日,叶谪仙不过年仅十八,便成就尊者境,正式成为十大最强序列之一。

要知道,沧澜古域修行体系,总共分为气血,铸体,凝灵,铭道,照神,化龙,尊者,王者,圣人,大帝十个境界,每境九重。

十八岁的尊者,叶谪仙可以说是史上最年轻的尊者了。

今日,乃是叶谪仙称尊的庆典之日,虽说叶家外熙熙攘攘,可叶家内却是噤若寒蝉。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场审判!

道天殿内,叶辰琵琶骨被两道锁链穿透,全身布满剑痕。

可即便身受重伤至如此模样,叶辰依旧咬牙站立着,不让自己跪伏在地上。

他目露凶光,恶狠狠的盯着大殿中央。

那里,站着十几道人影。

其中一位白衣少年,衣着华贵,容貌俊美,气质近仙。

他便是叶家的当代道子,叶谪仙!

“叶辰,还不跪下给你堂哥道歉,原谅你抢他机缘之事?”

叶谪仙身旁,一位国字脸的老者开口呵斥道。

他是叶家大长老,叶雨!

叶雨是叶谪仙的爷爷,他们一脉自古是支脉,无法执掌叶家实权。

叶谪仙的出现,让叶雨看到了支脉崛起的希望。

因此,即便他已经王者九重,可还是时时刻刻替叶谪仙发言。

“呸,那朵血炎花明明是我娘留给我提升气血之用,何时成了他叶谪仙的机缘。”

叶辰情绪激动,喷出一口血痰。

“叶辰住口,谪仙身为叶家道子,叶家之中的一切资源都理应为他所用。”

“你擅入叶家宝库,拿走血炎花,让巩固谪仙根基的血魂丹无法炼成,实在是太自私了!”

不等叶辰说完,叶谪仙身旁,便有一位中年人主动开口。

叶辰抬头,定定的看着前方,眼中闪过滔天恨意。

无他,那开口说话的,是他的亲生父亲——叶家当代族长,叶桦。

叶谪仙虽属支脉,可他自出生起便是绝世妖孽,是吸引了整个叶家注意力的存在。

以至于,在这个叶家逐渐没落的时代,整个家族都将未来寄托在了叶谪仙的身上。

叶桦从十八年前,叶谪仙出生的那刻,便觉得叶家的辉煌,要靠大长老的孙子。

至于自己儿子叶辰,叶桦无数次在夜里叹息,为什么叶谪仙不是自己的亲子。

为什么自己生出来的,会是一个废物?!

是的,叶辰在叶家族人的眼中。

叶辰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废物!

与光芒万仗、耀眼灼目,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世人焦点的叶谪仙相比。

叶辰虽然是叶家族长的亲子,属于嫡脉,身份特殊是少族长,但修行天赋却是一塌糊涂。

叶辰自八岁开始便一直停留在气血境,至今未进一步。

不仅叶桦对他万分失望,整个叶家族人也给尽了白眼。

甚至是叶谪仙都有很大的意见。

叶谪仙自出生以来便是完美的。

可是,他唯一觉得不完美的。

就是自己的支脉身份。

他想做嫡脉,想做叶家的少族长。

可是,少族长的位置却是叶辰的!

若是叶辰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强,或者是跟自己同等级的天才,叶谪仙都不会说什么。

可叶辰偏偏是个十年都突破不了气血的废物!

叶谪仙更是觉得有这样的堂弟,还占在自己最想要的位置上!

是对自己的一种耻辱!

因此,在叶家一年前的一次长老会上。

叶谪仙直接提出剥夺叶辰修炼资源,不许他继续修行的意见。

而叶辰的父亲为了叶家的未来,不愿违背叶谪仙的决定,选择了认同!

就这样,叶辰被关在了叶家禁地,一个无人问津、自生自灭的地方。

若不是叶辰的母亲知晓自己的儿子修行天赋低下,早早的便在去世前教给叶辰许多捕猎知识,叶辰早就饿死在了禁地之中。

半日之前,叶辰感觉到自己冲击了十年之久的气血境瓶颈有所松动,便连忙出了禁地。

想要从叶家宝库中取出母亲去世前留下的血炎花,冲击铸体境,可却被叶谪仙遇见。

叶谪仙不仅重伤了叶辰,还将他像犯人一般折磨一通,带来叶家的道天殿,召开了长老会议。

要求叶家长老们,对叶辰私自离开禁地,拿取血炎花的行为进行审判。

“叶桦!我是你儿子啊!你这么说不觉得无耻么?!”

叶辰即便是琵琶骨被两条锁链贯穿,可仍旧愤怒出声。

在他眼里,自己的父亲,就是个禽兽不如的畜生!

虎毒还不食子呢!

为了一个叶谪仙,他居然堂而皇之说自己的亲子有罪!

“叶辰,你话说的太过了!”

“族长,几位长老,我觉得叶辰他不尊长辈,理应剥夺少族长身份!”

就在这时,一直处于平静的叶谪仙开口了。

叶辰的反应,早就在他的计算之中了。

为了名正言顺的剥夺叶辰的少族长之位,叶谪仙已经等了半日之久。

“谪仙言之有理,就这么定了。”

叶桦点点头,叶谪仙是叶家的希望。

他既然开口,那就得满足。

“族长,既然叶辰不再是少族长,那少族长的位置可是空缺了出来。”

“既然如此,便让谪仙做叶家的少族长如何?”

大长老叶雨的脸上露出笑容,对叶桦讲道。

“这……少族长之位乃是嫡脉方可继承,这可是叶家自古以来的规矩啊……”

“族长,若是你想,我可以让谪仙认你做亲父,过继到你名下!”

叶雨仿佛早就知道叶桦会这么回答,叶桦话还未说完,便如是说道。

“大长老此言当真?”

“当真!”

只见叶谪仙瞬间跪倒在了地上,对着叶桦磕头道:

“族长,还请您认下我这个儿子!”

“族长啊,谪仙都这样了,您就同意吧!”

“对啊族长,您有了谪仙这个儿子,将来他取得辉煌成就时,您也有光不是。”

“族长,叶辰不过是个废物罢了,您难道想靠他撑起叶家?”

“……”

大殿中,来参加叶家会议的长老们,纷纷开口劝解。

“好!那我便同意了!谪仙我儿,快快起来,地上凉~”

“谪仙,今日之后,你便是叶家的少族长。”

叶桦脸上露出喜色道。

此时此刻,站在大殿中的叶辰,感觉如坠冰雪深渊,心如寒风刺骨痛一般的凉。

这他妈短短几息之间,这群家伙们不仅给自己定了罪,剥夺了自己的少族长之位。

居然还假模假样的演了一出“父子相认”的戏!

“真是无耻至极啊你们!”

叶辰气的浑身发抖,大声嘶吼道。

听到大殿中回荡的话后。

叶桦转过头看向叶辰,他脸上的喜色消失,带着无比的嫌弃道:

“你这个废物,谪仙做你亲哥哥有什么不好。”

“对了,今天你正好从禁地出来了,就收拾一下,明天去荒天古域。”

“荒天古域?”

在叶辰皱着眉头疑惑道。

他仔细想了想,荒天古域是与沧澜古域临近,也是一方大域。

可与稳定安宁的沧澜古域不同的是。

荒天古域混乱无比,上面各种势力繁多。

那些势力之间,经常为了争夺各种修炼资源,进行互相征伐。

在荒天古域之中,人命如草芥、微尘,可谓卑贱无比。

叶桦将自己送到那里做什么?

“咳咳,叶辰啊,你今年已经十七了!”

“虽说你不尊重我,可终究是我的儿子啊。”

“为父为你安排了一门亲事,让你去荒天古域辉耀王朝的陈家,做赘婿!”


“陈家赘婿?为什么?!”

叶辰双目一凝,虽说他自小不跟自己的父亲叶桦亲近,可是对于他的性格还是知之甚深的。

叶桦可谓无利不起早,既然让自己去什么陈家做赘婿,那一定有什么利益关系。

果不其然,听到叶辰的问话后,叶桦笑着指了指叶谪仙道:

“你哥刚刚突破尊者境,太阳神体的至阳之力过强,需要一枚寒烟蕴灵丹调和一番。”

“那陈家乃是炼丹世家,正好有一枚寒烟蕴灵丹存在,因此,我与诸位长老在不久前决定,由你入赘陈家换取丹药!”

“叶辰,叶家这些年带你不薄啊,你哥是我们叶家的未来,你可要知道轻重……”

“轰!”

几乎是一瞬间,看着自己滔滔不绝的父亲。

叶辰脑海中如晴天霹雳一般炸开!

他万万想不到,能心平气和和自己说出这些话的,居然会是叶桦!

这些话若是大长老来说也就罢了。

可是叶桦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啊!

“叶桦!你真是个畜生!这些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

“用我去交换一枚丹药,还是给叶谪仙用,我看你是失了智!”

此时此刻,叶辰的眼中全是怒火!

叶家虽然在表面上一片平和,可暗地里的嫡脉与支脉之争一直存在!

将自己的儿子送去荒天古域交换一枚七品丹药,来提升支脉天才的实力,真是愚不可及!

“叶桦,你会以为叶谪仙答应做你儿子是真的吧?”

“你这个叶家家主,只不过是他执掌叶家的跳板!”

“这件事我不同意,谁愿意去做赘婿就去,叶家我是不会离开的!”

叶辰近乎是在道天殿中嘶吼着开口。

“住口!你这个废物,我自今日起便已经是你亲哥了,你这些话是在离间我与父亲之间情感!”

叶辰话音刚落,待在叶桦身边的叶谪仙脸色一沉。

只见他虚实转换,瞬间来到了叶辰面前。

“啪!”

叶谪仙也不废话,直接一巴掌便甩在了叶辰的脸上。

叶谪仙如今已经是一位尊者,叶辰不过才气血境而已,根本吃不住叶谪仙的掌力!

叶辰立刻便如同破布娃娃一般飞了出去。

不过,叶辰两侧肩膀处的锁链,却被叶谪仙牢牢的抓住了。

因此叶辰刚被打到半空中,便叶谪仙抓住锁链扯了下来。

叶辰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脸上呈现出剧烈的扭曲。

“废物就是废物,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也敢乱说!”

“父亲,诸位长老,还请立即作出决定,将叶辰族谱除名,逐出叶家,送入陈家永为赘婿!”

叶谪仙直接转身,面向叶家的长老们行礼道。

“嗯,这叶辰真是放肆,简直是口无遮拦,我同意谪仙的话!”

“确实大逆不道,若不是他还有用,非得打入叶家地牢不可,我也同意!”

“叶辰不尊父兄,理应受逐出叶家之罚,我也同意!”

“……”

叶家道天殿中,十几位长老一一表决。

全部同意将叶辰逐出叶家!

“叶谪仙,你好狠毒啊!”

叶辰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死死的盯着叶谪仙道。

将自己逐出叶家,那么叶谪仙得到少族长之位,将再无隐患。

真是下的一步好棋啊!

“叶辰,是你自作自受而已!”

叶谪仙淡淡的瞥了一眼叶辰,脸上尽是冷漠之色。

“叶桦,这些老不死的们都同意了,你的意见呢?”

叶辰将自己的目光投向叶桦。

族谱除名,逐出叶家!

一旦身为族长的叶桦同意,就代表着从此以后叶辰不再是叶家的一员。

也代表着,叶辰跟叶桦断绝了父子关系!

“这是长老们一致的决定,你只需要服从就好,有谪仙在,叶家无你也罢!”

叶桦很快就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几乎是一瞬间,叶辰万念俱灰!

叶桦的这一句话,直接将叶辰的心刺穿了。

叶辰从未感到如此的疲惫,他握紧拳头,继而松开!

看着道天殿中的所有人,叶辰眼神黯淡的自嘲一笑道:

“呵呵,这样的叶家,我不待也罢!”

“让我去陈家入赘可以,但我要祭拜母亲,并带着母亲的魂灯离开!”

叶辰的母亲,早在五年前就去世了。

叶辰从小到大,整个叶家只有他的母亲相信他不是废物。

叶辰的母亲也是一名修士,还是一位强大的圣人!

她经常出入各种秘境禁地,为叶辰搜寻天材地宝来铸造根基。

可惜不知为何,叶辰肉身就像是个无底洞般,无论炼化多少珍宝,始终处于气血境!

叶辰的母亲,便是在五年前进入一处禁地时,失去了踪影!

就连叶家的魂灯都灭了!

正所谓魂灯灭,人必亡!

因此,哪怕叶辰的母亲是为圣人境的强者。

叶家也判定叶辰的母亲已经死亡了!

母亲为自己而死,一直是叶辰心中的痛!

因此,若一定要离开叶家,叶辰必定要带走母亲的已经熄灭的魂灯!

那是母亲曾经在世上的证明!

“叶辰,母亲的魂灯你带不走!”

“如今我已经归入父亲名下,那么母亲的魂灯理应由我来日日祭拜!”

“你就踏踏实实的去做你的赘婿吧!”

叶谪仙嘴角上扬,眼中露出戏谑的眼神。

他知道叶辰在乎什么!

对于这种反抗自己的废物,他越在乎什么,自己就越要让他得不到什么!

此时此刻,叶谪仙的内心舒畅无比。

少族长之位是自己,废物叶辰滚去做赘婿!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叶谪仙,你这个狗娘养的!”

这一刻,叶辰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他鼓足全身的气血之力,疯狂的往叶谪仙面前冲去。

他要杀了叶谪仙!

可惜,叶辰两侧肩膀的锁链,牢牢的锁住了他的琵琶骨!

叶辰根本到不了叶谪仙的面前。

“废物就是废物,还认不清现实么?”

“我就算站在这里让你碰,你也碰不到!”

看着状若癫狂的叶辰,叶谪仙只想笑。

“我去你妈的!”

“噗!”

不过,叶辰虽然碰不到叶谪仙,却不代表无法反抗!

他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叶谪仙一身。

只见叶谪仙的一身白衣,瞬间变得污秽无比!

“你这个混蛋!”

叶谪仙近仙的气质,瞬间破掉了!

叶谪仙右手抓住叶辰的头,猛然发力,直接按倒在了地上。

只听轰的一声,道天殿的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坑洞。

叶辰的头着地,瞬间感觉晕晕乎乎的。

还未等他回过神来,叶谪仙便一脚踹在了叶辰的腹部。

叶辰的身体,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飞射了出去。

叶谪仙的这一脚,充满了狠厉!

就连锁住叶辰琵琶骨的两条锁链。

都被绷断了!

叶辰滚出了几十米外,躺在青石地板上,一动不动……

“一个废物也敢反抗谪仙,真是不知死活!”

“族长,叶辰就是个蝼蚁,死不足惜!”

“我建议现在就派人将他送往陈家,免得死在叶家还得处理!”

大长老叶雨看到叶辰的凄惨模样,笑着说道。

他眼睛里,只有叶谪仙是人,叶辰只是一个废物而已,无需在意死活!

“嗯!”

叶桦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咳咳,好一个团结的叶家啊!”

“叶谪仙,叶雨,叶桦!还有你们这群长老们,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所有的人都后悔今日做的一切!!!”

就在这时,趴在地上的叶辰居然还能开口说话。

只见他从地上匍匐着爬到一根柱子旁,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站起来,靠在了石柱上。

叶辰目露疯狂,全身染血,说话时两条手臂无力的在两侧晃荡着。

刚刚那两条锁链绷断的时候,他的琵琶骨受到重创,手臂没有知觉了。

“哼,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莹火怎敢与皓月争辉!”

叶谪仙见到叶辰居然再次站起来了。

再次来到叶辰身前!

“轰!”

这一次,叶谪仙捏了一道拳印,并动用了一丝太阳神体的力量!

只见,叶谪仙的身体散发一阵光芒。

耀眼无比!

“死!”

叶谪仙打出拳印,狠狠的击中了叶辰心脏位置!

叶辰的口中立马喷出一道鲜血!

这一次,叶辰口中的鲜血刚刚临近叶谪仙,便被他周身的光芒蒸发掉了!

太阳神体,至刚至阳,可净化一切!

心脏受此一击,叶辰眼前立即模糊,转而意识陷入了黑暗。

“父亲,立即将叶辰族谱除名,送往陈家吧!”

“陈家既然想要赘婿,那就给他们!”

“不过陈家可没说必须是活的!”

“寒烟蕴灵丹,我要定了!”

看着躺在地上的叶辰,叶谪仙笑了。

叶家,注定是他叶谪仙的!


“我这是,在哪?”

叶辰的意识在一片黑暗中沉沉浮浮,四处游荡,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多少次发问了。

叶辰记得,在他意识的最后,叶谪仙很明显动了杀机,直接把他的心脏击碎了。

“按理说,我应该死了才对!”

“嗯,这片黑暗,看来就是死者的归宿!”

叶辰内心有些悲哀,自己的一生还真是个笑话啊!

十年气血、族谱除名不说,甚至在死前连母亲都未能祭拜!

“叶家,我若未死,必让尔等付出千倍代价,后悔所做的一切!”

黑暗中,叶辰回想起之前的点滴,不由得恨恨道。

“轰!”

就在这时,一道轰鸣声猛然在黑暗深处炸响。

整片黑暗仿佛受到某种力量的干扰,如同攥在拳头里纸张一般,被不断的揉捏。

“轰!”

又是一声自黑暗深处传来的巨响。

“嗯?这是什么?!”

就在这时,叶辰见到,黑暗深处突然出现一道道神秘的光芒。

这些光芒散发着神秘的气息,它们撕裂了黑暗,不断在远处汇聚!

很快,这些光芒成片,成海!

不过片刻,叶辰远处的黑暗,已被一片无垠的混沌之海替代了。

那是一片神秘的区域!

里面,混沌雾气飘荡,让里面的雾气时隐时现。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叶辰发现这片混沌之海。

更像是一处古战场!

里面,不断的有残破的星辰,神秘的巨尸,以及断裂的兵器飘过!

那些星辰,无一例外都是破烂不堪的,有的已经彻底破碎。

甚至叶辰曾见到,一颗星辰飘过,上面布满了指痕,刀狠,掌印!

叶辰不知道,到底得是多强的力量,才能在一颗星辰上留下攻伐的痕迹。

而那些巨尸就更恐怖了,每一具甚至比星辰还要庞大!

这些巨尸,各种种族的都有!

叶辰在不久前还看到过一个震撼的场景。

那是一条黑色的大龙,长达亿万里不止。

它浑身染血,一身漆黑的龙鳞光芒黯淡,残破不堪!

它就在半空中漂浮着,轻轻一碰,甚至将一个星辰撞碎了。

可就是这样恐怖的存在,却被无数道锁链捆绑着,早已化作了一具尸体!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叶辰感觉到不可思议。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条黑色的大龙。

乃是一条传说中的真龙!

真龙,乃是堪比大帝的存在!

能将一条真龙束缚住,并化作尸体。

太恐怖了!

突然,混沌之海深处,一道恐怖的剑光,骤然亮起。

这道剑光长达亿万里,剑气挥洒下。

贯穿了天地!

这剑光所过之处,混沌雾气全都避散。

剑光直直的斩向不久前叶辰见过的黑色大龙!

随后,在叶辰惊骇的目光中,无数的龙血喷洒而出。

那条真龙尸体,被一剑斩成了两半!

“锃~”

一道剑鸣声起。

混沌之海中,一柄从中间断裂了的剑器现身。

“这……太恐怖了!”

叶辰傻眼了,这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兵器。

都断裂了,还能斩开真龙尸体。

太可怕了!

叶辰知道,种种迹象表明,自己意识所处的,绝对是一个恐怖无比的地方!

他不知道,自己的意思。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是它复苏了么?”

突然间,叶辰想起,自己体内曾封印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神秘的光团,叶辰曾跟母亲透露过这件事,可母亲探查了很多次。

也没发现有光团的存在。

这十七年来。

叶辰虽不知道那光团究竟是什么。

可他踏入气血境后,吸收的灵气全都进了光团之中!

十年气血,非是他的天赋不行!

是有外因!

莫非自己死后,那光团居然复苏了?!

“哎,真是死的早不如死的巧,能在彻底死亡前,看到你是什么,我也满足了!”

叶辰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的心脏被叶谪仙击碎,肯定死翘翘了。

如今,能知道,自己体内的光团居然是一片混沌战场。

知足了!

“或许,我该去往这战场之中看看!”

叶辰心里,终究是有些不甘心的!

那可是整整十年,自己都在为光团提供灵气,必须得进入战场具体感受一下才行。

反正自己现实中已经死了,也不怕这战场彻底灭杀自己!

心思既定,叶辰也不犹豫,意识直接往混沌战场飘去。

不过,就在叶辰踏入战场之时,一道无比苍茫的声音,骤然响起道:

“埋葬诸天之后,终于有新的生灵出现了吗?”

“谁?谁在讲话?”

叶辰懵了!

这混沌战场之中,怎么还有活人?!

“莫怕!莫怕!”

苍茫的声音再度响起,只见叶辰身前,混沌雾气们四散而去。

而后,一个无比庞大石棺悬浮在了他的面前。

这具石棺,比那些战场中漂浮的尸体。

还要巨大无数倍!

星辰与之相比,都如蝼蚁一般大小!

石棺横列在战场半空中,散发着一股古老的气息,强大无比,恢宏浩瀚,无边无际。

这巨棺之前仿佛被埋在混沌土中,现在是刚刚出土,巨棺上布满了土迹。

可即便这样,仍然无法掩盖石棺四面,雕刻着的一道道石刻!

一面雕刻花鸟虫鱼,世间草木!

一面雕刻山川河流,日月星辰!

一面雕刻古老种族,不朽神魔!

一面雕刻远古先民,人道祭祀!

至于上方的棺盖也有一些石刻。

是一篇古老文字。

仿佛远古神衹留下的,神秘无比!

“说话的,是一具棺材?!”

叶辰抬头看着石棺道。

“吾乃镇世天棺,仙帝兵器!”

苍茫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一次,叶辰听的无比清楚,之前的声音,确实是这具石棺发出的。

“敢问,何为仙帝?”

叶辰今年十七,听说过诸多沧澜古域有三位大帝存在。

可对于这仙帝却一无所知。

“真仙之上,可划为玄仙,仙尊,仙王,仙帝四境。”

“昔日仙界,有三位仙帝并存!”

“埋葬诸天时,三位仙帝齐齐陨落,世间不知已过多少纪元!”

石棺再度发出苍茫的声音,或许是为了让叶辰更容易理解自己的话。

石棺传递了无数的图文与信息,进入叶辰的脑海。

一瞬间,叶辰便将一切都理清了。

“它乃乃的,就是你这个家伙,为了苏醒,这些年一直在吸我的灵气!”

不过,叶辰没想到的是,图文信息里竟然包括了自己十年气血的原因。

原来自己体内的光团,是这片古战场的一道裂缝。

而镇世天棺,在不断的借助裂缝,吸取自己的灵力。

叶辰简直要疯了,要不是镇世天棺。

自己根本就不用受辱十年,也不会死!

“你这个混蛋,老子跟你拼了!”

这大概是叶辰十年来的第一次失态。

“咳咳,莫急莫急!”

石棺再度开口,并发出一道光芒,将叶辰束缚在原地。

石棺苍茫的声音中少见的有些不好意思。

就在刚刚,它通过自身的伟力,感应到了叶辰十年来经历的一切。

“叶辰,你,不想复仇么?”

“叶辰,你,不想寻找母亲最终下落么?”

“叶辰,你,不想站在世间的巅峰么?”

接连三声质问,在半空中响起!

叶辰愣住了!

“我,不是心脏破碎,死了吗?”

叶辰眼神黯淡。

“并没有,你仅仅是意识进入了这片混沌战场!”

“你,想不想成为仙帝?!”

石棺的声音在叶辰的耳边回荡。

“……”

“我当然想,可是我能行么?”

叶辰虽然十年气血,可刚刚石棺的质问,其实正切中了他的内心。

曾经刚刚踏入修行之路的他,最想做的。

便是站在世间巅峰!

可惜,后来发生的一切,让他始料未及。

“当然可以,吾乃仙帝之兵,掌控仙帝传承,你可愿接受?”

镇世天棺说到这里,棺盖发光,上面雕刻的文字如虚幻般一个个的悬浮在叶辰面前。

“我愿意!”

叶辰早就通过镇世天棺给的信息。

知道仙帝意味着什么。

仙帝传承,那可是至高的机缘!

“善!”

叶辰刚刚同意,他身前悬浮的古老文字,便一股脑的冲进了他的识海中!

《皇极御天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