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法医狂妃王爷的心尖宠

法医狂妃王爷的心尖宠

樱花落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现代女法医苏芷晴,万万没有想到,穿越这种离异又狗血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觉醒来,她魂穿古代,穿成了一个正在受审的女犯人,还敢不敢再惨一点!直接认命狗带,那不可能,且看现代社会魂穿而来的美女小姐姐,如何找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绝地反击,再把算计陷害原主的凶手,绳之以法!

主角:苏芷晴,赭炎   更新:2022-07-16 07: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芷晴,赭炎 的武侠仙侠小说《法医狂妃王爷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樱花落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女法医苏芷晴,万万没有想到,穿越这种离异又狗血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觉醒来,她魂穿古代,穿成了一个正在受审的女犯人,还敢不敢再惨一点!直接认命狗带,那不可能,且看现代社会魂穿而来的美女小姐姐,如何找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绝地反击,再把算计陷害原主的凶手,绳之以法!

《法医狂妃王爷的心尖宠》精彩片段

痛......

剧烈的疼痛感从苏芷晴头部传来,脑袋似乎都要炸裂了,眼睛都难以睁开。

一波接着一波的疼痛无止息地传来,似乎是要侵袭苏芷晴的整个大脑。

头脑混混沌沌的,仿佛置身于一片虚无当中,有种轻轻欲飘的感觉,可是头部的剧痛却又是清清楚楚地传来。

虽然睁不开眼睛,但苏芷晴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豆大的汗珠从自己脸上掉落在地,滴答滴答,似是宣告着她的痛苦。

即使做军医这么多年,受过无数的伤痛,可是没有一次能让苏芷晴放在心上的。

就当苏芷晴认为自己快撑不住时,疼痛却开始慢慢减轻了,周遭传来孩童的啼哭声。

地上的人儿猛地睁开双眸,漠然地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环境:古色的青瓦房,洁净却又有点灰暗的墙,周围还围着一群身穿古代服饰的人。

这是哪儿?

各种各样的疑惑萦绕在苏芷晴心头,却不得答案,不知何解。

一道轻微的白光直直地射入苏芷晴的身体中,那白光轻微至极,没有人注意到。

苏芷晴脑袋一痛,过了几秒,苏芷晴才反应过来:她穿越了!!!

原身被诬陷与别人做出苟合之事不说,还被被人陷害成了杀人凶手,忍受不住耻辱,撞墙死了,却让自己这个二十一世纪的军医穿越了过来。

苏芷晴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隐秘军医,一双妙手,曾经将无数生命垂危的人从鬼门关拉回来过,所以也被当时的人们成为“鬼医”。

却因为去完成一个极度危险的任务而死亡,没想到竟然穿越到了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古代女子身上。

“姐姐,你没事了,真的是太好了。”耳边响起一道稚嫩的童声,语气里还带着点哭腔。

苏芷晴微微转过头,看见一个八岁左右的男孩跪在自己身旁,眼泪嗒嗒直掉,白皙的脸上却有一抹鲜红的五指印,略显红肿,与白皙的脸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发丝凌乱不堪,看起来好不狼狈。

这应该就是原主的弟弟——苏辰了吧。

“大胆苏芷晴,做了错事不承认,竟然还想着畏罪自杀。”朝堂的正前方坐着一个胖胖的中年御史,留着长长的胡子,脸色威严。

苏芷晴还没开口,就被苏辰抢先一步开了口:“我姐姐才不是那样的人。”稚嫩的嗓音回荡在朝堂内,清清楚楚地传进每个人的耳朵。

御史不耐烦地看了苏辰一眼,声音里有些隐忍的怒气:“竟然敢在朝堂上随意喧哗。来人,把这小兔崽子给我拖出去,丢在外面。”

苏芷晴皱了皱眉,眼中冷光一闪,对上御史的目光,道:“辰辰只是个小孩子,御史如此对待一个小孩子就不怕被人笑话吗?”

御史在看到苏芷晴目光的那一刻,心底油然产生一种恐惧感,但对方只是个小丫头,这种恐惧感很快就被御史压了回去,御史神色铁青,不知该如何是好。

如果现在把苏辰丢出去的话,就会给在场的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可如果不丢的话,就会有损自己的威严。

几个侍卫提到一半的手也不知该不该去抓苏辰。

“那本御史就宽宏大量一点,不与你们计较了。”御史冷咳了两声,神色十分尴尬,但又立即话锋一转,直接问苏芷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认不认罪?”

苏芷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冷道:“没有的罪,何须去认?”

御史盯了她好几秒,对此时的苏芷晴感到十分惊讶,在他的印象中,这个苏芷晴一直都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女孩,可是自从刚刚撞墙之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同样对此感到惊讶的还有苏辰,在场的所有人中,最了解苏芷晴的人莫过于苏辰了。

他看得停止了哭泣,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感到十分惊异。

御史拿起响板重重地拍了一下案桌,吩咐道:“带证人上堂。”

一个衣着繁华的人被带了上来,面部整洁,衣衫干净,就连走进来的步伐都透着贵气。他不急不慢地走到苏芷晴身边,向御史跪下磕了一个头。

御史急忙摆摆手,示意此人起来,道:“游管家客气了,还是快起来吧。鄙人本次请游管家来,是为了让游管家当个证人,游管家只需把你当天看到的事情说出来就行了。”

游管家甩起袖子站起来,看了一眼在旁边站着的苏芷晴,声音不缓不慢:“陈与其是我们起府的一名小厮


“哦?游管家可是亲眼所见?”苏芷晴嘴角浮现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目光直直盯着游管家。

“当然是亲眼所见,我还能冤枉你不成?”游管家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能听见。

“那为何我却不把游管家也杀了灭口呢?”苏芷晴一字一句地问,语气里透着一股坚决。

“我当时离你们有点远,是偷偷看见的,你没发现我。要是当时你发现了我,那么现在恐怕我也只是一句冰冷的尸体了。”游管家说着说着,还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那还请游管家把我当日的穿着给描述一下。”苏芷晴目视前方,语气不急不慢。

“你当日穿着一件白色长裙,背后系着一根蝴蝶兰腰带,戴的是玉兰簪子,脚上穿着绣着红色牡丹的花鞋。”游管家脸上勾起自信的笑容。

“苏芷晴,游管家说得可真?”御史故作模样地问苏芷晴。

“是,游管家说得十分正确,一个字都没有错。”

苏芷晴刚说完,周围围观的人都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原来游管家说的都是真的,苏芷晴竟然是个这样的人。”

“亏我还一直相信她呢,没想到......”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看她一副清清纯纯的样子,没想到背地里竟然是个这样的人。”

苏芷晴直接无视这些声音,眼神如冬日的寒冰般冰冷,反问道:“游管家刚刚都说了,发现我的时候离我的距离有点远,那又是怎么清楚地知道我当日的衣着的呢?”

一句话,全场都寂静了下来。朝堂里很静,静得连根针掉下来都听得见。

游管家看着眼前的苏芷晴,突然有些害怕,其实自己刚刚就发现了苏芷晴的不对劲了,却一直没放在心上,以为是她受到刺激的原因。

可是现在一想,这苏芷晴不是一般地不对劲,整个人就像是被换了一样,丝丝恐惧袭满游管家的心头。

足足好几秒的功夫,游管家才反应过来,说:“我那天仔细观察过你,当然知道你的穿着打扮。”

苏芷晴骤然发出一声冷笑,看游管家的眼神也像玩弄一般,道:“那游管家是早就知道陈与其会被害死?”

一语惊人,围观群众听到苏芷晴的话后都以质疑的目光打量着游管家。

游管家心底一震,脸上沁出丝丝冷汗,两条腿瑟瑟发抖,但他仍然装作面色平静的样子,向人群中传了个眼神过去。

当即走出一个面色枯黄的妇女,脸上爬上了几条皱纹,她直接就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道:“大人,求您为民妇做主啊!”

游管家看到妇女之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底的巨石顿时消失了。

御史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眉头微微皱起,询问道:“出什么事了,你尽管放心大胆地说出来,本御史帮你做主。”

那妇女听到御史的话后,直接就哭了起来,哭声回荡在大堂每一个人的耳旁:“我是陈与其的妻子,这次来就是为了让大人帮我讨回公道。”

所有人都不再发出声音,静静地听着。

“本来我和他过得好好的,虽然艰苦了点,可是生活却很安稳。没想到自从遇见了苏芷晴这个狐狸精之后,我相公就被她迷惑了,更没想到这次会被她杀害。”妇女一边说还一边用怨恨的目光瞪着苏芷晴,像是真的一样。

“这位大嫂你口口声声说我勾引陈与其,那么,我想问一下,陈与其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勾引的?”苏芷晴面不改色,脸色平静如湖面,没有因妇女的话而有一丝波澜。

说这话时众人心里都有些明了,苏芷晴五官精致,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而陈与其脸色黝黑,长满胡渣的脸上还有一条长长的伤疤蜿蜒而下,十分别扭,也十分丑陋。

妇女却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台词一般,低头道:“你是贪图我们家的银子,你看看你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全都是他变卖家产得来的。”

苏芷晴打心底里对眼前的妇女感到无语,低头看了看自己受手上的玉镯,抬头直接对上妇女的目光,冷冷一笑:“难道大婶真的认为我爹娘去世后家里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吗?我至于去勾引男人来获取银子吗?”

两句反问直接把妇女逼得无语,许久的宁静后,妇女又爆出一句:“你们苏府又没有银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身上穿的衣物就是陈与其买给你的。”

“你有证据?”苏芷晴虽然只吐出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但语气却是带着狂傲。

“你身上的衣服就是陈与其卖掉家里唯一的十亩地去翠烟阁买来的。”

翠烟阁,城里最有名的店铺。里面的衣服质量优良,材质丝滑,制作精美,深受皇宫贵族小姐的喜爱。但同时,里面的商品价格自然也不便宜,一件随随便便的衣服就要卖上百银子。

“那如果我说不是呢?”苏芷晴向来不喜欢废话。

“明明就是,怎么可能不是?”妇女一口笃定。

苏芷晴不说话,直接掀开衣裙的一角,露在众人面前,让大家看得清清楚楚。


“苏芷晴,你到底想干什么?”御史听不下去了,脸色差到了极点。

“你们都看清楚了,这衣角什么都没有是吧?”苏芷晴看着众人,问道。

这些人都不明白苏芷晴什么意思,傻傻地点了点头。

“没有就是没有,你还想变出什么不成?”妇女对苏芷晴的行动也感到诧异,尖酸地讽刺道。

“这位大婶,你口口声声说这是翠烟阁的衣服,可是,你知不知道,翠烟阁的衣服的裙角上都会有翠烟阁的标志的,而这件衣服上,什么都没有,这不就说明这衣服不是翠烟阁出产的吗?”苏芷晴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以前原主也经常穿翠烟阁的衣服,所以对这些也有了解。、

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年轻丫鬟的呼声:“对对对,我家夫人最喜欢翠烟阁的衣服了的,所以这个我知道。”

那妇女顿时面色尴尬,脸迅速红了起来,随即她像疯了一样坐在地上,叫道:“反正我曾经看见过你勾引过我相公。”

“没有证据的话,还请这位夫人少讲。”苏芷晴声音冷冷地,听不出一丝波澜。

“把陈与其的尸体带上来。”御史见局势不对,急忙吩咐道。

一架尸体被抬了出来,死者脸上的伤疤格外引人注意,他的脸庞潮红不落,嘴唇发紫,嘴角还留有鲜血。

妇女一看见这具尸体,也不顾什么脏,直接扑过去,抱着尸体大哭起来:“相公,你死得好惨啊。”听得所有人都不忍。

“苏芷晴,尸体在此,你还不迅速招认罪行。”御史对众人的反应十分满意,大声呵斥道。

苏芷晴随意瞥了一眼尸体,发现尸体除了面色和唇色不对劲外,其他的都很正常,看得出来,是死后再被灌进毒药的。要是是直接被灌进毒药致死的话,眼皮应该会浮肿起来,而眼前的尸体,眼皮没有什么不正常。

这些人用障眼法迷惑别人还可以,但迷惑她,绝对没有效果。她是谁,二十一世纪被称为“鬼医”的天才军医,一眼就能看出患者身受何伤。

苏芷晴直视许久没出声的游管家的目光,问道:“游管家你确定你是亲眼看见我喂陈与其喝的毒药?”

游管家嘴角勾起阴险的笑容,但只是一瞬间而已,却还是被苏芷晴捕捉到了,他懒懒地看了眼尸体,语气坚决:“是,我那天亲眼看着你喂陈与其喝的毒药,绝不会有错。”

御史又重重地敲了下桌面,示意所有人安静,他威严道:“苏芷晴,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你要是主动认罪的话,还可以给你留一条生命,要是不认罪的话,可是要诛灭九族的。”

看似是在劝告苏芷晴,而实际上是那苏辰的命来威胁她。可是苏芷晴,岂会是被威胁的人?

苏芷晴笑笑:“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何要承认?只不过陈与其的毒,倒像是被人杀死之后再灌进去的。”

一语狂出,所有人都以嘲讽的目光看着苏芷晴。

御史脸色一滞,但很快被掩饰了过去,嘲讽道:“这可是由宫廷里的御医亲自检查过的,证明陈与其是被就九胃穿心毒给毒死的,不会有错。倒是苏芷晴,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朝堂纪律,又该当何罪?”

苏芷晴无视所有人脸上的嘲讽,盯着陈与其的尸体,说:“要是我能证明他是先被打死而后被灌入毒药的呢?”

御史显然很不相信苏芷晴的话,他们用的毒,连宫廷里的御医都看不出来,一个小丫头片子又怎么会看得出来?

所以他当着众人的面保证:“要是陈与其是被先杀后毒的,就放过苏芷晴,以后绝不找她的麻烦。”

苏芷晴显然对这个保证不满意,她摇了摇头:“御史难道觉得这样就够了吗?那以后是不是随时出现一个人就可以污蔑我杀人了?”

御史艰难地转过头,眼神看着游管家,叫他想办法。

游管家对这个药还是十分自信的,他点了点头。

“如果你能证明自己的清白,那本官就把游管家和陈与其的娘子抓进牢狱,怎么样?”御史轻咳两声。

“那就请御史去帮忙拿把匕首来。”苏芷晴看了御史一眼。

“匕首,你要这个东西作甚?”御史十分疑惑,问道。

“开颅。”惜字如金的苏芷晴吐出两个字。

妇女面色一变,直接护住陈与其的身体:“你要干嘛?你已经杀害了我相公了,还想让他在阴间不得安宁吗?”

“我要向夫人说明两点,第一,陈与其不是我杀的,第二,不是御史说的么?要我证明自己的清白。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我,我只有这个办法了。”苏芷晴毫不在乎,脸上没有一丝正常女子该有的羞涩。

御史瞪了妇女一眼,示意要她听苏芷晴的话。

可是在自己相公的性命面前,妇女什么也顾不上了,她连连摇头:“你要是敢碰我相公,我不会放过你的。”

苏芷晴又有点同情眼前的妇女了,被别人偷偷当枪使了都不知道,还傻傻的相信了别人。

御史叫几个人出来,把妇女拖了出去,妇女一边拼命挣扎着一边朝苏芷晴大叫:“你要是敢碰我相公一下我跟你没完。”

一个侍卫把匕首恭敬地交到苏芷晴手上,所有人的眼睛都死死盯着苏芷晴拿着匕首的手。

“还请姑娘手下留情。”一声温润有礼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