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鬼公子的大丫鬟

鬼公子的大丫鬟

绾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十五岁的钟灵,因为碍了继母的眼,被卖到宰相府,签了终身的卖身契,父亲无能,嫌她是女儿身,也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白天,钟灵跟随师父学习人情世故,到了晚上,她要陪一个男鬼谈情说爱,这男鬼不是旁人,正是十五年前仅仅出生三个月,便不幸夭折的宰相府大公子。这位大公子究竟是怎么死的,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所有人的心头,她决定查清真相,还某人一个公道!

主角:赫连正,钟灵   更新:2022-07-16 07: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赫连正,钟灵 的武侠仙侠小说《鬼公子的大丫鬟》,由网络作家“绾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五岁的钟灵,因为碍了继母的眼,被卖到宰相府,签了终身的卖身契,父亲无能,嫌她是女儿身,也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白天,钟灵跟随师父学习人情世故,到了晚上,她要陪一个男鬼谈情说爱,这男鬼不是旁人,正是十五年前仅仅出生三个月,便不幸夭折的宰相府大公子。这位大公子究竟是怎么死的,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所有人的心头,她决定查清真相,还某人一个公道!

《鬼公子的大丫鬟》精彩片段

贞平三年,赫连正出生仅三个月的长子突然夭折,故事便是从这里开始。
自大公子夭折的十五年后,赫连正早已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姨娘也是娶了一个又一个,即便大夫人再无生育,姨娘们也为他生下了两男两女。
当年大公子的死似乎淹没在了过往的时光中,可是在某些人的心里,此事永远都过不去。
望着黑漆漆的天空,仲灵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提着灯笼轻手轻脚的跨出门去。
她今年十五岁,只因碍了继母的眼,便被继母卖到了宰相府,签了终身的卖身契,从此是死是活,再不与她有关。
父亲无能,念着自己是女儿身,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无力抗争这一切,好在宰相府是大户人家,虽然没了家,但她再也不用挨饿了。可是,就在她准备接受现实,在宰相府做一个粗使丫鬟时,突然莫名其妙的成了这斋月楼的三等丫鬟。
斋月楼,对于宰相府众人来说最是讳莫如深。大公子去世后,大夫人全当他还活着,除了把这斋月楼作为他的住所外,她还给他配了十几名丫鬟和小厮。
不过在她心中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所以命人每月十五晚,都要祭奠大公子。
仲灵刚刚来到斋月楼,这祭奠大公子的差事毫无疑问落到了她的身上。
今天,是她第一次祭奠大公子,偏偏是个无月之夜,伸手不见五指,所以她难免有些害怕。
一边念着“阿弥陀佛”,一边胆战心惊的留意着四周。
好不容易走到了大公子的房间,她重重的吐出一口气,随手将灯笼放下,蹑手蹑脚的点亮了整间屋子。
大公子的房间布置的很简单,却又处处流露着用心,仲灵从中似是能够感受到大夫人对大公子的思念,就像她也很想念娘亲一样。
娘亲生前的东西她也收拾的就跟娘亲还活着似的,不知她走了之后,那个可恶的继母会怎样对待那些东西。
轻叹一声,仲灵开始做起正事,从挎来的篮子中拿出一叠纸钱,一张一张的放在火盆里,才刚刚放了几张,身后的门却“嘭”的一声关上了。
仲灵一个激灵,慌乱中手里的纸钱散落了一地。
仲灵尖叫一声,随即拼命地砸着门,本能的想要呼救,却发现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
仲灵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身上更是颤抖不已,娘亲曾说过,那些鬼怪本事大得很,定是他们让她喊不出声音了。
可是,娘亲说只有做过坏事的人才会撞见鬼,她并没有做过坏事啊,为什么也会撞见鬼呢?
唉,撞都撞上了,她也顾不上想原因了,只能希望对方能看在她年幼无知的份上,饶过她这一次。
仲灵壮了壮胆子,稍稍离开门,不停地作揖,祈求这个鬼放过她。突然,一道仿若从地狱传来的沙哑声音响起,“你可知你是第几个来此祭奠的人?”
仲灵吓了一跳,作揖的速度越来越快,脑袋使劲地垂下去,恨不得扎到地底下去,与此同时,身子也在悄悄地往灯笼处挪过去。娘亲说过,鬼都怕火,只要到了灯笼那里,肯定就会没事了。
谁知,就在她快要靠近灯笼的时候,灯笼忽然升高了,房中不知刮起了什么鬼风,散落在地的纸钱全都飞了起来,肆意的飞来飞去,发出呼呼的声音。
仲灵一个尖叫,连忙又跑到门口,拼命地拍打着门,希望有人能听到动静,来救救她。
可是,无论她如何拍打,都没有人来救她。

仲灵不由第一次体会到绝望的感觉,就算她被继母卖掉,她都没有体会过这种无助,此时却真切的感受到了。
难道她就要这样死掉了吗?
那她能再见到娘亲吗?
眼泪不由的滑落,离她不远处的断阳见了,脑袋里满是疑问,这个小丫头怎么了?他不过是跟她说了句话,为什么把她吓哭了?
自己有那么吓人吗?
还有,这个小丫头一进来就跟见了鬼似的,又是砸门,又是尖叫,害他睡都睡不成,他跟她说句话,还没跟她算账,她居然就哭了。
今天果真是不宜见人啊。
断阳无奈的叹息一声,轻轻地拍了拍她,“你别哭了。”
感觉到有人在拍她的肩膀,仲灵吓得不行,根本就没有精力去听断阳的话,便害怕的蹲到地上,将脑袋深深埋在膝盖里。
断阳彻底无语了,伸手摸了摸自己还算英俊的脸,跟着她蹲下去,提高了音调,“我有那么吓人吗?”
但是,她不认识鬼呀。
这时,断阳又开了口,“小丫头,你在怕什么?”
仲灵心中的疑惑更大,眉头深深地皱起来,终是想了起来,这人不是斋月楼的小厮断阳吗。
他居然装神弄鬼的吓唬自己!
仲灵顿时蹦的老高,指着他刚想骂他,却见从一扇开着的窗户里看到整个斋月楼亮了起来。
然后就见断阳脸色一沉,猛地拉开了门,仲灵脸上瞬间染上一抹尴尬。
当时她太害怕了,竟忘了这门是要从里面拉开,而不是推开的。
唉,原来都是自己在吓自己啊。
不过仲灵来不及细想,就跟着断阳往院里跑去,很快,二人就到了院子的空地上,她刚想喘口气,眼角余光就看见一具死尸,霎那间吓傻了。
那人白天的时候还跟她笑着说过话,怎么眨眼就死了呢?
“我发现她之后,赶紧回房叫了人,把她搬到这里来了。”牛子又道。
一个叫做二虎的人立即站出来,点了点头,“嗯,牛子说的都是真的,是我俩把她抬到这里的。”
红袖拧起了眉头,只这样问,似乎什么头绪都没有问出来,她只是个丫鬟,并不擅长断案,何况死的又是大丫鬟,只能报给了上边。
不多时,大夫人身边的沈妈妈就来了,才到院门口就吆喝起来,“都给我说说,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人怎么就没了呢?”
沈妈妈是大夫人身边最得力的人,众人一听到她的声音,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立马稳住了心神。
红袖连忙迎过去,“沈妈妈,听人说,秋水姐姐是在茅房那里找到的。”
“茅房?”沈妈妈的音调高了八度,视线移到秋水的尸身上,一眼就看到她脖子上的勒痕,顿时沉下了脸。

白天,大夫人只是说了这丫头几句,这丫头怎么就想不开自尽了呢。
沈妈妈顿时有些不悦,自大公子死后,大夫人便再也无法生育,虽说老爷顾及着大夫人娘家,没有对大夫人使过脸色,但若是这逼死下人的闲话一旦传开,那一直眼馋掌家之权的二夫人一定会抓住这个把柄。
何况,秋水不是签了死契的丫头,到了岁数,她是可以离府的。
声音似是有些熟悉,仲灵轻皱眉头,见对方渐渐松手,立即退后一步,回过头来。
竟然又是断阳!
他三番两次吓唬自己,仲灵难免有些气愤,小嘴刚要嘟起,就见断阳手指了指前方,下意识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这才发现她竟走到了秋水姐姐生前的房屋。
秋水姐姐是大丫鬟,自然是一个人住一间房,此时黑漆漆的,似乎透着一种失去主人的伤感。
仲灵还觉得是自己的煞气间接害了秋水姐姐,心里有些难过,想要给她拜上三拜,断阳出其不意的拉住了她,且躲进了暗处。
就在这时,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突然钻进了秋水的房间,仲灵立即身子一怔,她认得那双眼睛,就是昨夜她见过的那一双。
她是谁?为什么要进秋水姐姐的房间?
不一会儿,那人就又偷偷摸摸的出来了,消失在夜色之中。
仲灵挣扎着要站起来,想喊人抓住她,断阳却死死地拉着她,直到再也没有可能抓住那人,断阳才松了手。
仲灵腾地站起来,叉起腰,怒问,“你为什么拦着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