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深爱成殇恨意终

深爱成殇恨意终

春雷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顾应允被囚禁后宫五年,她明明有机会逃走,因为对轩辕祁的深爱,她放弃了逃生机会,傻傻的留在后宫,等待着他回心转意。然而,轩辕祁对她只有怨恨,没有一丝深情,为了救自己的心上人,他用刚出生的女儿做交换,完全不顾顾应允的恳求。他的无情与冷血,深深的伤了她的心,到后来,她坠入悬崖,尸骨无存,直到这一刻,他才看清自己的心。

主角:顾应允,轩辕祁   更新:2022-07-16 07: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应允,轩辕祁 的武侠仙侠小说《深爱成殇恨意终》,由网络作家“春雷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应允被囚禁后宫五年,她明明有机会逃走,因为对轩辕祁的深爱,她放弃了逃生机会,傻傻的留在后宫,等待着他回心转意。然而,轩辕祁对她只有怨恨,没有一丝深情,为了救自己的心上人,他用刚出生的女儿做交换,完全不顾顾应允的恳求。他的无情与冷血,深深的伤了她的心,到后来,她坠入悬崖,尸骨无存,直到这一刻,他才看清自己的心。

《深爱成殇恨意终》精彩片段

“风清染,你居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玲珑愣了一下,然后尖叫一声,朝风清染扑过去。

风清染冷笑一声,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一个漂亮的旋身踢,玲珑就被踢出去了。

她拍了拍衣服上的浮尘,然后信步走向玲珑,慢慢地蹲下来,轻笑一声。

“小丫头,我知道你很不服气,但是从我昨天侥幸活下来开始,我就正式踏入宸王府的大门,成为你们的主母。”

“识相的话,你以后就给我滚得远远的,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要不然,……”

风清染的手慢慢地伸向玲珑的脖子,然后一点一点收紧,脸上虽然还是刚才那副笑容,却格外瘆得慌。

“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的。”

收拾完玲珑以后,风清染起身朝府外走去。

宸王府外,一身月白色蜀锦云纹袍的萧宸刚刚想让人进去催一下风清染,然后就看到莫玄急匆匆地跑来,凑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她果真将玲珑打得需要休养半月?”

“是的,真是没看出来,王妃娘娘下手居然这么狠。”

萧宸挑眉轻笑一声。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留着她呢!”

莫玄微微蹙了蹙眉,“难道不是因为你留着她有用吗?”

“这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暂时还杀不了她。”

“这怎么可能?”

堂堂一个丞相之女,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是王爷的对手呢?

莫玄严重怀疑萧宸是在逗他玩。

萧宸眼中迅速地划过一抹狡诈。

“你若是不相信的话,今天晚上可以试一下她的身手。”

“好。”

见莫玄点头应了,萧宸眼中的笑意更加浓重了。

很快,就不是他一个人丢脸了。

想想就觉得很开心。

风清染出来以后就看到莫玄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劲,她微微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说道。

“你是何人,为何这么看着我?”

“回王妃娘娘的话,属下乃王爷的近身侍卫,兼王府的侍卫统领,莫玄。”

“至于为何会看王妃娘娘,只是因为之前听闻王妃娘娘其貌不扬,今日见到王妃娘娘这般光彩照人,才知传闻皆不可信。”

风清染微微摆手,冷笑一声。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白鹿都能说成是黑马,自是不可信。”

“行了,有什么话等回来以后再说,现在赶紧上马车,不要耽误了进宫的时辰。”

“是,王爷。”

风清染乖乖福身,然后身形一闪,就站在马车上了,她冲还站在地上的萧宸摆了摆手,然后掀起帘子,弯腰进去。

萧宸侧身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莫玄,莫玄开始怀疑风清染之前是不是故意藏拙,等所有人都对她放下戒心来,她才准备崭露头角?

半个多时辰以后,风清染下了马车,跟着萧宸进了太后的安寿宫。

“儿臣给父皇请安,见过皇祖母,母后。”

“臣媳给父皇请安,见过皇祖母,母后。”

皇上淡淡地扫了他们两个人一眼,让他们俩起身。

“谢父皇。”

风清染刚刚落座,就看到坐在上位的皇后笑着开口说道。

“清染,如果本宫没有记错的话,当初皇上可是将你姐姐风清湄赐给宸王的,可为何昨日大婚时,却是你跟宸王拜堂成亲?”

这位皇后娘娘看着面慈心善,实则心如蛇蝎。

难道她真的不知道因为萧宸之前的六个王妃都死在大婚之夜,导致全京城没有一个大家闺秀敢嫁给萧宸吗?

这种事情落在自己头上,不想办法找人替嫁,那岂不是成了傻子了吗?

风清染轻笑一声,态度极其端正,可眼中却带着一丝丝的嘲讽。

“母后有所不知,清湄姐姐大婚前五天,她房中出现了一个偷盗主子财物的丫鬟,在抓那个丫鬟的过程中,清湄姐姐不小心伤到了自己。”

“皇上将清湄姐姐赐给子初做王妃,本意是希望清湄姐姐可以帮子初化解他身上的煞气。”

“若是她就这么顶着伤残之躯嫁给子初,说不定会给子初引来更多的煞气,到时候,不但她性命不保,就连子初也会有性命之忧的。”

“但是广慈寺的慧灵大师说我久居后宅,福泽绵长,更有旺夫之相。”

“如果让我代替清湄姐姐嫁给子初,不但可以给风家带来福祉,还能帮子初挡煞。”

“若是时常为父皇和母后还有皇祖母祈福的话,还能让你们长命百岁呢。”

“我一心一意爱慕子初,能够嫁给他,是我今生最幸运的事情,我又岂会不答应呢!”

子初,是萧宸的表字。

萧宸眼睑微微下垂,拿起茶盏,挡住微微抽搐的嘴角,眼中划过一抹好笑。

这个小丫头,当真是一个戏精。

若不是因为他们两个人昨天晚上交手的时候,她为了活下来,招招致命,还有她眼底那抹藏不住的嘲讽,他说不定还真的会相信她说的鬼话。

皇后没有从风清染这里讨到便宜,心里头很不高兴。

但她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自然不会因为这件小事就失态,很快就一笑而过了。

“罢了,既然你现在已经嫁给了宸儿,那以后就跟宸儿好好过日子吧,早点给哀家生一个重孙,延续宸王府的香火。”

风清染适时地露出一抹害羞,轻轻点头。

“是,皇祖母,我们会努力的。”

聊了几句,风清染的茶杯空了,太后叫宫女来给她添茶。

结果宫女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添茶的时候不小心将茶水倒在了风清染的袖子上。

风清染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那个宫女从衣襟里取出一方帕子,擦她身上的茶水。

然后,那个宫女就顺势将她的袖子挽起来,手腕上方那颗鲜红透亮的守宫砂就暴露在众人面前。

皇后眼中划过一抹得逞的笑意,然后迅速地出声说道。

“清染,你和宸王,昨天晚上并没有进行周公之礼啊!”

风清染冷冷地扫了一眼那个看似毛毛躁躁,实则心怀不轨的宫女,不慌不忙地放下袖子,起身微微福身,清澈的声音响了起来。


想起前世的种种,叶佳蕙心里面的情绪五味杂陈,感觉都要冲破身体了。

“你个死丫头,干啥呢!还敢躲,老大媳妇儿,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鹏飞,别怕,奶奶在这里呢!就磕破点皮,也在这里大喊大叫,娇气给谁看呢!”

老太太搂住了宝贝孙子,看着叶佳蕙的眼神,觉得她真是反了天了。

平时真的给她好脸色了,今天居然敢反抗。

“奶奶,我瞧你眼神也挺好的,没有瞎啊!我这脑袋都磕出一个洞来了。”

“不过我也知道奶奶疼鹏飞,舍不得打他,没事儿,我这个姐姐教他做人。”

打蛇打七寸,叶佳蕙知道老太太平时最疼这个宝贝蛋了。

她冲了过去,把叶鹏飞从老太太后面扯了出来,把他按在了石头上,一巴掌打在了他的屁股上。

得意洋洋的叶鹏飞,挨了一巴掌,只感觉又气又羞,他嗷的哭了起来。

“赔钱货,死丫头,你敢打我,奶奶说了,你就是家里头的长工。”

“奶奶,救命啊,我要被打死了,要被打死了。”

叶佳蕙打了一巴掌,没有停手,又啪啪的打了好几巴掌。

她可是没有收力气的,这几巴掌下去,她自己的掌心都有些疼了。

“老天爷啊,你这个臭丫头,真的是反了天了,我饶不了你。”

老太太操起角落里面的扫帚,一扫帚打了下来,站在一旁的李三妹抱住了女儿,挡了这一扫帚。

“妈,这事本来就是鹏飞做得不对,你不能够总这么偏着鹏飞。”

李三妹就是典型的农村妇女,听丈夫的话,对公婆也孝顺,但是她忍不了有人这么对自己的女儿。

她自己可以受苦受累,但是她的女儿是她掌心上的宝。

“啥?我偏心着鹏飞又咋样,谁让你生的是个女儿,看着傻也就算了,今天居然还敢骂人打人了。”

老太太嫌弃的翻了个白眼,真是觉得当初是瞎了眼,怎么就让这倒霉鬼进了叶家。

本来在屋里头装死人的小叔一家,听到儿子的嚎哭声,放下了饭碗出来了。

“佳蕙,你干啥呢!咋还打起弟弟来了,赶紧把鹏飞放开。”

“真是的,就是没有吃到肉,你也不能够拿弟弟出气啊!有你这么当姐姐的吗?”

小叔叶向华板着一国字脸,就像是谁欠了他十七八万似的,那语气恶狠狠的像要打人。

叶佳蕙把叶鹏飞狠揍了一顿,把他从石头上推了下去,看他摔得呲牙咧嘴才收了手。

她看着这帮像是恶狼似的亲人,抹了把额头上的血,呲着牙往脸上一抹。

这年头,横的还就怕不怕死的,这人要是豁得出去,才能够活得更自在。

叶佳蕙多活了一世,脸皮早就厚得像城墙一样了。

“向华,你还愣着干啥呢!赶紧把这死丫头按住,真是气死我了,我得好好教训她。”

“还没有嫁出去,就敢对着长辈呲牙咧嘴,这要是嫁出去了,不得把屋顶翻了。”

看到小儿子出来,老太太急吼吼的催着,让他赶紧把人按住。

听到亲妈的这声召唤,叶向华倒是没有犹豫,小跑着就过来要按人,反正这事他没有少做。


“没钱就让你女朋友留下洗盘子吧!”

盛源海鲜酒楼。

张正满脸无奈,他身边,站着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

今天七夕,女朋友苏霞月非要拉他来高档酒楼吃饭,却不想张正平日的勤工俭学的花销都给她买了各种礼物……

如今却没钱付款……

再看那姓王的经理,那视线,直勾勾盯在苏霞月身上。

被妆容包裹精致的五官,长长的睫毛透出一股魅意,前凸后翘的身材,尤其那双挂着黑色丝袜的长腿,在短裙衬托下让人如梦如痴……

那副模样,鬼都知道他打着什么主意!

“我可以留下来洗碗!”张正咬牙道。

“你算老几,配洗碗?要不是看你女朋友还有几分姿色,今天老子……”

“哟!王经理好大的威风啊!”

话音刚落,门外缓缓走进一位眉清目秀的年轻人。

“家栋,你可算来了。”张正这才长舒一口气,他刚才留言给他兄弟来帮忙解围。

“你谁啊?”王经理看到来人,有些拿捏不准。

“我姓李,李氏珠宝的李。”李家栋一脸不屑,从胸袋中掏出一张金灿灿的卡片:“这是你们店的金卡,他们的账,我结了。”

“原来是李少的朋友!”

王经理毕竟是老江湖,急忙对着张正和苏霞月鞠了一躬:“刚才多有得罪,实在抱歉,抱歉!”

苏霞月显然很是受用,目光崇拜地看着李家栋。

“谢了阿栋,钱我会尽快还你。”张正目露真诚。

“不就几千块嘛,别放心上!”李家栋豪气地挥挥手:“对了,我正好送你们回去吧。”

“不要!”苏霞月恨恨的瞪了一眼张正,:“我不跟一起走!。”

“额,那就麻烦你一趟了阿栋,帮我把小月送回去吧。”

张正叹了口气,本来打算今晚回他们租的小窝里亲热一下,看来泡汤了。

刚想挥手拜拜,苏霞月已经钻进那台漆黑亮丽的宝马5系当中……

……

一间略微昏暗的出租屋里。

咔嚓。

门推开了。

张正面无表情地,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进来。

这出租屋,是他特意租下来,每星期六日跟苏霞月亲热用的,毕竟能省下不少开房钱。

他先将靠墙的一张黄色折叠桌给打开了,接着那大包小包的东西一股脑地倒了出来:毛笔、墨水、宣纸、煤炭、电风筒、砂纸……

张正死死地盯着这些东西,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有些犹豫不决,仿佛面临着最巨大的抉择难题!

张正有一个秘密,一个守口如瓶的秘密——那就是他极其擅长临摹仿制世上所有的古玩!

在临摹仿制上,他是世界第二高手。

第一高手是谁?是他爷爷!

自他出生以来,爷爷就一直让他沉浸在古玩临摹仿制的手艺中,手把手地教,学不会就打,往死里打!有一次,差点就真的把张正给打死。

整整十八年下来,张正学了老头子八成本领,手艺精湛得让人无可挑剔,可独当一面。

但奇怪的是,爷爷绝不准临摹仿制出来的古玩拿出去卖,他曾经恶狠狠地道:“你要违反了这条,我杀了你!”

张正对老头子是发自内心的害怕,绝不敢反抗。

但到了今日,张正内心终究是动摇了。

“我就仿制一件!就一件!神不知鬼不觉卖了,拿钱买生日礼物。”张正自言自语地道:“之后我绝不再犯。”

然而,他不知道世上有个定律:一次,等于亿次。

……

仿制什么呢?

张正沉思着。

爷爷在家中仿制了不少名画古董,可以说基本历史上能叫得上名号的,他能仿制过。

但是现在却有限制:

第一,太有名气的,容易穿帮,不能仿。

第二,年代太久远的,伪造年代感太麻烦,不能仿。

第三,瓷器玉制类的,仿造过程太繁琐,不能仿。

第四,物件太大的,太费神,没必要仿。

剔除这四大条件,就剩下书画和杂项。杂项就是竹、木、角、牙、文房四宝、绣品、铜器、手串、核雕等等。

“书画吧。”张正挑了个最简单的。

那么选谁的书画呢?

近代的肯定不能选,哪怕仿制得风格和技术完全一致,也很容易被人联系家属考证出来。

只能挑宋明清三代了,这三个朝代的书画最是登峰造极,尤其是宋代!

“书画,国画肯定不行,小小一幅也价值百万,我没必要赚那么多。”张正转着眼珠子自言自语:“就挑字画吧,选董文昌。”

董文昌是谁呢?

正是明朝四大书画家,顶级文人。

董文昌的草书、小楷都相当了得,他的一副真迹在2016年就在江港佳士得拍卖到了三千万的高价。

“董文昌最喜欢临摹,我就来了临中临,摹中摹,更能以假乱真。”张正嘿嘿笑着。

他撩起两只袖子,铺开宣纸,先制造年代痕迹感,紧接着磨墨,削毛笔尖儿,一点点地操刀起来,可谓轻车熟路,行云流水。

唰唰唰。

提笔,龙飞凤舞。

盖章,力贯纸张。

淡淡的墨水味,飘溢在空中。

大概两个小时左右,一幅“董文昌”的临摹字画出炉了。

张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匆匆将这幅字画卷了起来,二话没说,直接打了一辆滴滴快车,就往南城的锦鸿古玩市场出发。

……

锦鸿古玩市场。

热闹非凡。

小地摊、大门店,百花齐开。

张正在人群中快步挤着,他目光扫过一间间古玩店,最后锁定了一间名叫“范家古玩”的门店。

这门店还挺阔气,金漆招牌,红地毡铺在石阶上,门前左右都有美女迎宾客在招手。

“是你了!算你倒霉!”张正一口气沉下去,不疾不徐地往里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