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至尊龙殿

至尊龙殿

至尊大镖客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江痕从小失去父母,跟哥哥相依为命。十五岁那年,他被一个修真大能带到修真界,收为关门弟子,从此开始了自己的修仙之路。从十五岁到十八岁,他只用三年时间,便成为人人敬仰的修真界至尊。王者归来之际,自己的哥哥却死于非命,江痕步步为营,追查真相,打算替哥哥报仇雪恨,却意外卷入惊天阴谋之中……

主角:江痕,苏月霜   更新:2022-07-16 07: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痕,苏月霜 的武侠仙侠小说《至尊龙殿》,由网络作家“至尊大镖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痕从小失去父母,跟哥哥相依为命。十五岁那年,他被一个修真大能带到修真界,收为关门弟子,从此开始了自己的修仙之路。从十五岁到十八岁,他只用三年时间,便成为人人敬仰的修真界至尊。王者归来之际,自己的哥哥却死于非命,江痕步步为营,追查真相,打算替哥哥报仇雪恨,却意外卷入惊天阴谋之中……

《至尊龙殿》精彩片段

柳佳念明明记得自己死了,死在那场有预谋的车祸里,可为什么她还会觉得肚子上被踢了一脚,接着是不知什么东西劈头盖脑地打下来,夹杂着妇人尖利的怒骂声:“起来,别装死,大清早地就到门口来找晦气,你存心的是不是?”

柳佳念很想睁开眼睛,可是此时她的眼睛似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正在此时,她的脑袋像是被针剌一般地疼了起来,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涌进了她的脑海,让她不由得闷哼一声,晕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的眼睛终于能睁开了,可是看看四周的环境,她又愣住了,这是哪儿?

四周是杂草丛生的荒野,再往上看就是参天的大树,柳佳念再闭了闭眼,回想着脑中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从记事开始到十三岁的所有,如同一幕幕的电影快放一样。

自己这是穿越了?饶是对于她这么个智商奇高的人来说,也有点难以接受。

穿越这个词她以前只在自己的助理口中听到过,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真会遇到这种离谱的事情。

更离谱的是,她现在不仅是个十三岁的农村小丫头,还是个刚死了娘的小丫头,至于爹,在那有限的记忆中是少得离谱,似乎是外出服劳役后就没回来。

而她之所以现在浑身都疼却是因为这个同样叫柳佳念的小姑娘,去求她的奶奶帮死去的娘许氏买棺下葬,才被狠狠地打了一顿。

而自己第一次醒的时候是在柳家门口,只是那时她睁不开眼。

柳佳念缓了好久才终于接受了自己穿越成另一个世界的人,只是她的记忆里没有关于这个国家的信息,只知道现在所处的地方是沈家村,至于县城叫什么,这个只去过一两次的小姑娘根本都不知道。

她想了想自己的处境,又想着躺在茅草屋里的便宜娘亲,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一步一挪地往记忆中村长家方向走,不管如何,那许氏也是这具身体的娘亲,她得请人把她葬了。

可没走几步,一件黑漆漆的石头从她怀里滚出来,柳佳念下意识地捡起来,只是还没等她看清是什么的时候,眼前一花,她眼前的环境又换了一个。

那是一个很空旷的屋子,大约有四十平米左右,屋子的墙壁是白色的,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但很明亮。

柳佳念木然地出了屋子,视线豁然开朗,屋门口不远有一棵大树,除了特别直和粗壮,真的看不出一点特别的。

旁边是一条小溪,小溪的尽头勉强看得出那是连绵无尽的高山。

小溪的对面是一片白色的浓雾,看不清对面是什么,而这边却有一片黑土地。

这儿又是哪儿?难道自己遇到个假的穿越?

这个念头一浮现出来,她的脑子里就响起一道稚嫩的声音:“没有,你还是在大顺朝,不过这里是您的随身空间。”

“空间?那你又是谁?”柳佳念问。

“我是这空间孕育出来的空间灵宠,没有名字,也没有实体,只在你进入空间时能与你进行神识交流。”

“行吧,那你就叫多多吧,出了空间我就不能跟你交流了吗?”

“目前是的,除非你能让空间升级,我就能找到个实体寄居,这样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跟你交流了。”

“先不着急这些,我得先找人把我这具身体的娘葬了。”柳佳念费力地站起来,“我怎么出去?”

“其实你可以先在屋子前摘一片叶子来吃,对你身上的伤有好处。”多多又说。

“吃叶子?难道这颗树有什么神奇之处?”

“你怎么知道?”多多的声音里满是疑惑。

柳佳念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长颈鹿,没事吃什么叶子,而且这树我不认识,我都不认识的树的品种,这天底下没多少了。”

“真是不知道说你自大好呢,还是说你自信好!不过这树还真不是普通树,这树上的叶子可止血疗伤,根茎可入药制成接筋骨的良药,至于那间屋子,里头的时间是静止的,这两亩地怎么用就不用我说了吧。”

“不用。”柳佳念一头黑线,对于土地她还是挺熟悉的,于是她就回到树下摘下一片叶子,“这是外敷还是内服?”

“都可以,不过外敷会使伤痕马上消失。”

听了这话,柳佳念果断地把叶子扔进嘴里,本以为是苦的,没想到却有淡淡地甘甜与清香,味道很好,她放心地将叶子嚼了两下咽进肚子里。

立刻的,她就觉得浑身清爽了许多,伸手去摸一下伤口,还是有点血迹在上面,可是却一点都不疼了,只是看着吓人。

柳佳念出了空间,朝着记忆中的里正家走去,快到的时候,她故意让自己看起来虚弱了很多,几乎是半挪着过去的。

这时候里正的三儿媳孙氏正好出来倒水,看到走着走着差点往地上跌的柳佳念,忙上前扶了一把,“小心!佳念?你这是怎么了?”

“沈家三婶!”柳佳念“弱弱”地叫一声,然后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等柳佳念“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沈家三房的屋子里了,面前除了孙氏,还有她的婆婆何氏,以及妯娌孙氏。

“醒了啊,佳念啊,你怎么伤成这样?”何氏温声软语地问。

柳佳念在心里对何氏说了声报歉,脸上却是手悄悄地在大腿上掐了一把,顿里眼眶就红了,“沈奶奶……我娘……我娘她不在了……”

何氏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就听柳佳念继续带着哭腔道:“我去求奶给娘备副薄棺,让她入土为安,可我奶嫌晦气,不但不给还让二伯娘把我打晕了扔到山上……”

“什么?他们居然这么对你?”沈家三媳杨氏本就是爆脾气,又因为与许氏交好,现要乍一听许氏没了,不等何氏开口就叫了起来。

何氏听着也直皱眉,“别的先不说了,老三家的,叫老三去镇上备口薄棺,先把佳念娘安置好,这事儿柳婆子做得太过份,我去找你们爹,让他去柳家好好说道说道。”


大华地产销售中心。

这里是徐凤秋上班的地方。

“凤秋,你今天运气也太好了,那个王总连讨价还价都没有,一口气就买了三套房子,你真不愧是咱们大华地产的金牌销售之花。”

穿着一身黑色职业套装的李晓雅,满脸笑容地说道,语气中不免有些羡慕。

李晓雅是徐凤秋的同事,也是闺蜜,所以两个人的感情一直很不错。

“一套房子提成就有两千块,你今天可是发大财了,我要打土豪,今晚一起去庆祝一下吧?”

徐凤秋笑着回道:“今晚怕是不行,我约了江炎晚上一起去看电影。”

“江炎?”

李晓雅她撇了撇嘴,露出了不屑地神色。

“凤秋,那个江炎到底有什么好的?你别怪我说话直,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工作,整天无所事事,还要靠你养着,简直就是个废物,根本就配不上你。”

“我要是你呀,早就把他给踹了。你说说你,要容貌有容貌,要身材有身材,咱们大华地产的韩少约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摆明是对你有意思,你干嘛非在江炎这颗歪脖树上吊死?”

徐凤秋撅了噘嘴,有点生气地说道:“晓雅,你别这样说江炎,他很爱我的,我也很爱他,这不就足够了吗?”

“爱?凤秋,这不是你大学刚毕业的时候了,你怎么还这么天真呢?”

“爱能当饭吃吗?这是一个物质的社会,如果没有物质基础,所谓的爱情,就是一种悲哀。不说别的,说个最现实的问题,你和江炎结婚三年了,万一你哪天忽然怀了孩子,你不能工作了,谁来养家糊口?”

李晓雅又继续说道:“孩子出生之后,这就又多了一张嘴,奶粉、尿布哪样不花钱?孩子再大一点,就得上早教班,将来还要上学读书,开销会越来越大,就你一个人养活一家人,难道不累吗?”

李晓雅的一番话,令徐凤秋有点不知该如何反驳。

作为一个女人,谁不想自己的男人可以为自己遮风挡雨,一肩扛起整个家庭的重担。

但江炎不想去工作,她也不想逼他。

“好了,晓雅,你不要再说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江炎是我自己选的男人,就算他再没出息,我也不可能和他分手。”

李晓雅恨铁不成钢地咬牙说道:“凤秋,你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悟呢?这江炎要是有本事,能让你过上幸福地生活,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是他现在什么都给不了你呀?”

“你说说你,平时省吃俭用的,买套贵点的化妆品都要犹豫一下,名牌珠宝首饰一样也舍不得给自己买,你何必如此委屈自己呢?”

“只要你和江炎离了婚,以你的条件,分分钟就能再找到一个比江炎优秀百倍、千倍的男人。你难道真要等到人老珠黄了,才追悔莫及吗?”

徐凤秋脸色不悦地说道:“晓雅,你不要再说了,我不稀罕什么明牌珠宝首饰,这些都是外在的,如果婚姻没有了爱,那跟坟墓有什么区别?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伤了咱们姐妹多年的情谊,马上要下班了,我不和你多说了。”

李晓雅见徐凤秋似乎真的有点不高兴了,无奈地叹了口气,也就没再说下去,但是她心里却有点恼恨江炎,毁了她闺蜜一辈子的幸福。

很快,下班的时间就到了。

徐凤秋收拾了一下东西,跨上包就向公司外走去。

江炎早早地来到了徐凤秋公司门口等着,希望能第一时间把惊喜送给她。

“江炎!”

徐凤秋一眼就看到了江炎,开心地朝着他跑了过来。

“你什么时候来的,等很久了吗?”

江炎微笑着摇了摇头,回道:“没有等很久,我算准了你下班时间过来的。”

“凤秋!”

忽然一道喊声响起,李晓雅跑了过来。

下班之前,她特意去补了补妆,粉面红唇,多了几分性感。

她打量了一眼江炎,看着他浑身上下不到几百块钱的地摊货衣服,露出了轻蔑地眼神。

“你们这是要去哪呀?”

徐凤秋回道:“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去看电影。”

李晓雅说道:“那咱们一起去吧,我男朋友马上就过来了,让他开车送我们,省的你们还得再打车。”


江痕一路跟着龙护,直到两人离开苏家住宅的范围,龙护才停下脚步,从怀里摸出一张照片,递给他。

“这是?”

江痕看着照片上的两人,一个女子,还有一个小女孩,江痕微微有些奇怪,不知道龙护给自己看这个干什么。

龙护轻声叹道:“她们是帝少的亲眷,女的叫陈雪儿,孩子叫江雨萌。”

“她是我哥的女儿?”江痕指着照片上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表情有些懵,素来什么事都和他说的大哥,竟然瞒着他生下了一个女儿?

“对。”

龙护点头,说道:“江雨萌是帝少的亲生骨肉,这些事,还是白皇和我说的,除了我和军殿三大将之外,没人知道。”

说到这时,龙护目光微微有些闪,只是低着头看照片的江痕没发现。

看着江痕微怔的表情,龙护掩饰住了眼底对江痕的不屑,解释道:“白皇,真名叫做白尘,是帝少手下的三大将之一,对帝少有着绝对的忠诚和敬畏!”

然而,江痕对龙护解释的什么白皇不感兴趣,他神色复杂的抬头,盯着龙护,缓缓问道:“我只想知道,她们母女,现在在什么地方?”

龙护并不知道江痕之所以不在乎白皇什么的,不是不知道龙殿在军方有多力量,和在整个华夏有多厉害。

他看江痕只顾着想知道陈雪儿和萌萌在哪里,心底微微嗤笑,看来大家说的没错,果真是不成器,竟然只惦记着这么一点小事。

不过不成器也好,只有这样,龙殿才能属于他!

龙护淡淡的开口:“他们住在南云市,那时候帝少回南都处理私事,就派我去保护她们,谁知道我的人在保护她们母女的过程中被人暗害,后来也就失去了她们的踪迹。”

话落,江痕神色陡然一冷,他一字一句的道:“你的意思,就是因为你的失职,才害我大哥的女儿被人绑架?!”

整个南云市的人,哪个见了他不是尊着敬着,哪怕是龙殿那些人见了他,不说尊着敬着捧着,但也不会这个样子,龙护眼底的不屑更加深,在他看来,也就江痕不知道他的身代表着什么,才会如此对他。

龙护轻哼一声,道:“看在你是帝少亲弟弟的面子上,我才和你说这些,至于陈雪儿母女的安全,你可以放心,白皇等人已经到了南云市,有他们出手,救个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江痕心里一片冷意,忍不住想杀人,这家伙失职让大哥的女儿处于危险之中,竟然还有理了!

想他还是天痕至尊的时候,有谁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行了,话我就和你说这些,我看你身手还不错,等帝少葬礼过后,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来找我,我让你加入军队。”

发现江痕真的如传言中那样没用后,龙护懒得再和江痕浪费口舌,停下脚步,淡淡的扫一眼江痕,语气随意,仿佛在对待站在鞋面上的一点灰尘。

江痕轻吐一口气,将陈雪儿母女的照片小心收起来,然后,冰冷的目光扫向龙护。

“如果这对母女出了什么事,你,苏家,还有整个军殿,都要为她们和我大哥陪葬!”

“记住,我不是在开玩笑!”

冰冷的声音落下,江痕转身快步离开,南云市距离南都不算远,但也不近,他现在赶过去,要好几个小时才能赶到。

龙护目光闪烁,眼底的不屑再也没有隐藏,臭小子,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没有江阎在,这南都市随便一个人就能将他碾死,真是不知所谓!

龙护望着江痕离去的背影,他缓缓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柳擎天,让你们柳家把人藏好,就算是苏家要人也不能给,白皇已经到了南云市,要是走漏一点风声,我们谁都不好过!”

“至于江痕,一个年轻气盛的毛头小子而已,用不着管他……”

挂断电话,龙护轻吸一口气,帝少已死,军殿战士人心大乱,边疆不稳,他这个南都护帅,说不定过几日就能被调到军殿去。

而在龙护不知道的地方,江痕嘴角微掀,眼中冷冽无比。

“若不是本尊百年历练,就差点被你给骗过去了,柳家……”

江痕筑基期修为,听力是常人的百倍,他刚才走出没多远,这才感觉不对劲,重新绕路折返回来,果真被他发现猫腻。

在江痕眼中,现在的龙护已经是个死人了,但他不急着杀,江阎之死,背后肯定牵扯到很多阴谋,查出真相,把这些人一网打尽,这才是江痕的目的。

龙护留着,还有用。

……

南云市,冰冷的地下暗室中。

“妈妈,我渴,我想喝水……”

小女孩虚弱的的声音打破空气的寂静。

“萌萌,妈妈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回答她的,是一个有些沙哑却依旧动听的女子声音。

一大一小,两人面色苍白,靠着墙壁抱在一起。

两天两夜没有吃东西,也没有水喝,陈雪儿还能忍受,但怀里的萌萌才是个三岁的小孩,她又怎么能忍得了……

“妈妈,我想爸爸了,爸爸是不是不要萌萌了,他怎么都不来看萌萌?”

小女孩睁着明晃晃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陈雪儿。

陈雪儿身体一颤,眼睛微红,泪水终于忍不住,一滴滴的滑落下来。

她知道,萌萌的爸爸再也回不来了,但这种残酷的事实,她又怎么忍心告诉天真单纯的女儿。

“你爸爸会回来的,他一定会的……”

陈雪儿喃喃自语,眼中的痛苦和绝望却是那么的刺眼。

哐!

不知道什么时候,暗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道光线投射了进来,照在蜷缩在墙角的两人身上。

光线渐渐拉进,陈雪儿眼中,几道身影,缓缓的朝她们走了过来。

“看来夜皇的情报没错,果真是帝少的女人和孩子……”

“别说废话了,赶紧救人!”

陈雪儿神色恍惚之间,只见到几个黑衣女子一步步靠近他们,而在这些女子的身后,通过模糊的光线,她隐约看见,地上堆满了一地的尸体……

当江痕赶到南云市的时候,他发现,竟然有人抢先一步在这里等着他了。

那人自称是白皇的手下,知道他是战神江阎的弟弟,也知道他来南云市的目的,说要带他去一个地方,能够见到想见的人。

江痕表面上不露声色,跟着这人上了车。

车子最后停在一栋小区前。

江痕目光一扫,就知道这个小区已经被人暗中保护了起来,他心里微松一口气,看这模样,这些人还真像是他大哥的手下。

一路跟随上到六楼,在一家门户前停下脚步。

“你想见的人就在里面,白皇处理完事情就会过来,他让你在这里等他。”

那人说完,转身下楼。

江痕摸出陈雪儿母女的照片,伸出手掌,轻轻敲了一下门。

没过多久,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爸爸!”

一道充满兴奋激动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然后江痕看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不顾一切的冲了出来。

“额……”

江痕一愣,刚想伸手抱起小女孩,谁知道小姑娘看清楚他的面貌后,狂冲的脚步就停了下来,眼中泪水蒙蒙,委屈的哭道:“你不是我爸爸,我要爸爸……”

江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小女孩就是他大哥的女儿,江雨萌,果然在她身上能够感受到大哥的气息。

“萌萌,你干嘛呢,快回来!”

小女孩身后,是一个长相俏丽,穿着家居服的温婉女子,她佯装着凶了小姑娘一声,这才抬头望向江痕,看到江痕的样貌,她眼里掠过一丝诧异,不过良好的素养让她压下这抹诧异,随后歉意的道:“不好意思,我女儿很久没见到他爸爸了,所以才会……”

“没事没事。”

江痕压下心中的异动,对着陈雪儿摆摆手,看到这对母女没事,他心里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看来大哥手底下的人,对他还算是忠诚,而那个龙护,应该是个例外。

陈雪儿抱起还在不停抽泣的女儿,心疼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这才对着江痕轻声问道:“请问你是?”

江痕收起照片,抱歉的笑了笑,说道:“应该道歉的是我,我来找人,没想到敲错门了,还把人家小姑娘给弄哭,我的错。”

陈雪儿母女应该就是一般的普通人,江痕现在不急着和她们相认,如今他要追查江阎死亡的真相,揭开苏家阴谋,为大哥报仇雪恨。

陈雪儿母女有白皇这些人的保护,暂时应该是安全的,江痕不想让她们牵扯进来太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