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半世回忆半生殇

半世回忆半生殇

夏雷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深爱龚云枭的第十年,周雨舒得了骨癌,已经到了晚期。死,她是不怕的,遗憾的是,她这一生都活在爱而不得的绝望和痛苦里,龚云枭始终不肯施舍给她一个,哪怕是怜悯的眼神。爱至陌路,周雨舒终于放手,他恨她,恨不得她死,等到她真的死了,真的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他却听不得一点关于她死了的声音。

主角:周雨舒,龚云枭   更新:2022-07-16 07: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雨舒,龚云枭 的武侠仙侠小说《半世回忆半生殇》,由网络作家“夏雷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深爱龚云枭的第十年,周雨舒得了骨癌,已经到了晚期。死,她是不怕的,遗憾的是,她这一生都活在爱而不得的绝望和痛苦里,龚云枭始终不肯施舍给她一个,哪怕是怜悯的眼神。爱至陌路,周雨舒终于放手,他恨她,恨不得她死,等到她真的死了,真的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他却听不得一点关于她死了的声音。

《半世回忆半生殇》精彩片段

月色透过窗户倾洒在偌大的床上,皎洁的月色衬得女人脸色越发苍白。

腹中突如其来的绞痛感让周雨舒从睡梦中惊醒,她缓缓睁开眼,死死的摁住了腹部,好似这样就能让疼痛舒缓点。

艰难的从床上起来,她忍着痛下了楼。

苍白的脸上划过一丝淡淡的懊恼,“我怎么就睡着了呢……”

周雨舒伸手捋了捋微乱的发丝,整理好自己的形象。

她眼神不自觉的落向门口,眼底隐隐约约带着些许期待。

像是听到了她的心声一般,门外响起动静。

是龚云枭回来了。

一瞬间连疼痛都被欣喜盖住,她扬起明媚的笑容,“云枭,你回来……”

可男人的脚步丝毫没有停止,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直直的往客厅走。

冷漠的神色让周雨舒心底发凉。

龚云枭怎么会知道,短短的两个字几乎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明明对他这样的举动已经习以为常,可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心。

“你……你吃饭了吗?我做好了饭,要一起吃吗?”

她忍着剧痛,扬起一抹虚弱的笑容,几乎乞求的对龚云枭说话。

高大的男人闻言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她。

冷峻的脸庞不带一丝神情,看向她的眼神也是冷漠如冰。

可周雨舒却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脸上的笑容更深。

龚云枭冷笑,脸上的戾气更甚,讥讽道:“不要再假惺惺的装出一副贤良妻子的模样了,周大小姐。”

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周雨舒一下子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龚云枭冷冷的看了眼餐桌上精心准备的饭菜,毫无表情瞥了她一眼。

“怎么,你以为我会和你一起坐下来吃饭?”

龚云枭迈步走向她,低头看着她,忽的残忍一笑,抬手抚上她的脸庞。

一字一顿道,“痴心妄想。”

说罢就松开了手,不再看她,大步回到了卧室,任留周雨舒一个人在原地。

周雨舒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落。

她捂住唇,无声的哭泣。

没有龚云枭在面前,她再也忍受不住那强烈的疼痛,豆大的冷汗和眼泪混合在一起,她分不清到底是心理上的疼痛还是身体上的疼痛更甚。

她跌坐在地上,用尽了全部力气打通了急救电话。

书房里的龚云枭听到声响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处理公务的手微微一顿。

“这女人,又是在玩什么把戏,还嫌惹出来的事情不够多?”

之前是半夜装肚子疼,现在直接叫救护车。

无非就是引起他的关注,好让她放过周家。

龚云枭嗤笑了声,纹丝不动继续看书,眼中的厌恶更深几分。

那些小把戏他看够了。

她越是这样,他越不想让她好过。

心中的怒火翻涌,龚云枭眸色阴冷。

咔嚓——

捏断的笔在桌子上滚了个圈,砸落到地上。

“背叛我,然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当真以为我没脾气!”

桌面上的手机突然收到了消息提醒。

看到来电的人,龚云枭眉目收敛起怒意,修长的指尖划开了手机。

童沐:云枭,你明天有时间吗?可以来看看我吗?

童沐:我……我有点想你。

……

医院。

周雨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睁眼便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

浓重的消毒水味道和熟悉的点滴,她看着天花板自嘲的笑了笑。

就这样睁着眼一直看着天花板直到眼睛酸涩,泛起生理性泪水,这才叹着气闭上了眼睛。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她莫名的,从心里扬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直到医生过来把检查报告送给她的时候。

那种不好的预感才真正的得被摆上明面。

那份才出来的检查报告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

胃癌晚期。

在她爱着龚云枭的第十年,她得了癌症。


窗外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可周雨舒却身心冰冷。

像是一下子被抽取了所有精力,周雨舒冷意从骨头缝里溢出。

“癌症啊……”眼泪不顺着眼角滑落,打湿了检查报告,“我怎么就得了癌症呢……”

上天好像给她开了巨大的玩笑。

她好不容易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她还没有挽回龚云枭,她就要离开了。

……

深夜,龚家别墅。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别墅却显得冷冷清清的。

周雨舒呆坐在沙发上,低头不语,娇弱的身躯好似完全融入黑夜中。

黑色宾利车缓缓驶进别墅,龚云枭下了车大步走进别墅。

一进门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周雨舒。

一声不吭,看起来有些落寞的样子引起了他片刻注意。

他挑眉不屑,收回视线上楼。

“云枭……你等下。”

周雨舒双手交叠,抬眸看着他。

“我想跟你说件事情。”

他脚步没停,丝毫没有想要听她说话的欲望。

“我们……我们离婚吧。”

周雨舒看着这个日思夜想心心念念爱着的男人,心头酸涩不已。

她爱了他整整十年,她的青春也都给了他,可结果却不尽人意。

终于嫁给了他,却得来的是他的嫌弃,不仅如此,自己还受了一身的情伤。

周雨舒突然觉得太累了,她想放过他,不想再拖累他了。

这句话用尽了莫大的勇气,指甲已经深深陷入掌心,刺痛感让她愈发清醒,龚云枭终于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身,冷着脸目光鄙夷刺骨。

“你又在作什么妖?离婚?你以为我不想跟你离婚?”

周雨舒苦笑,“我知道你想,所以我提出来了。”

她侧身拿出包里的离婚协议书,那白纸上她的名字早已签好。

周雨舒抿了抿唇,低头迅速抹去了眼泪,伸手将离婚协议书递了过去。

她这又是在欲擒故纵的做些什么?

龚云枭不相信她会真的提出来,冷笑着接过纸张。

指尖相碰,她指尖冰凉,龚云枭心头微颤,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接过协议书,他随意的看了几眼,看到她熟悉的签名。

嘴角扯了扯,龚云枭感到有些可笑。

“怎么,周大小姐终于想开了。”他低头对上她的眼睛,眸色极冷,“不过不愧是周家的小姐,和我离婚,你又打的什么主意?”

“还是说,你是想迫不及待和我离婚分到一笔财产再和秦岩在一起?”

周雨舒一愣,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她第一次觉得百口莫辩,被心爱的人误会,她却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解释那一切。

“云枭,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你的一分钱。”

她哽咽道,“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秦岩在一起!”

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龚云枭扭头冷笑,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语气森冷。

“装什么一问三不知,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周雨舒!”

当初疯狂追他的是她,抛弃他的人也是她。

她明明知道的,秦岩是他最厌恶的人。

却莫名其妙说分手,转头就和秦岩在一起。

后来又用恶劣的手段,逼他娶她。

如今现在又提出离婚,简直可笑至极!

龚云枭撕掉手上的离婚协议书,眼底冰冷满是寒意。

“滚!我不想看见你。”

见他要走,周雨舒一时也顾不得形象,连忙伸手去拉住他。

“我发誓,只要你离婚,我不会要你一分财产!”

“云枭!你不是喜欢童沐吗,我成全你们。”

龚云枭甩开她的手,唇角勾起残忍的笑意,“对,我是喜欢童沐,她比你要好太多了。”

“但是我告诉你,周雨舒,婚离不离是由我说了算,你没有资格!我要娶童沐,也是要让她光明正大,风风光光的进来。”

见周雨舒瞬间苍白的脸色,龚云枭心里突然升出一股报复性的快感。

想离婚,不可能。

在他还没有看她到痛苦的样子之前,他绝对不会离婚。


白倚兰的电话是在龚云枭上楼不久才响起来的。

周雨舒捡起被撕成碎片的离婚协议书,转身接通了电话。

“妈……”

“雨舒啊,怎么办怎么办啊……”电话那头,是母亲声嘶力竭的哭腔。

“你爸爸……你爸爸他病情加重了。”

咚——

手机从手上滑落,周雨舒突然觉得世界一片寂静。

电话里刺耳的哭腔她听不清了,只知道急忙赶到医院。

赶到医院就看到了哭成泪人的白倚兰。

她哭的声嘶力竭,肝肠寸断,可周雨舒只觉得心寒。

假……假的要死。

要不是她亲眼看见那些事,她估计现在还觉得母亲是真的爱着父亲的。

“雨舒、雨舒!你来了。”女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快!快给云枭打电话,爸爸现在要手术,要一大笔费用……”

周雨舒拨开了捏着她手臂的双手,低垂着眼眸道:“要不到的……”

他恨不得她死,怎么可能会给她钱。

“周雨舒!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爸死吗?你还是不是个人!”白倚兰一边哭一边用力的锤着她,像是恨铁不成钢。

“妈!”周雨舒忍无可忍,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声音嘶哑,“我会想办法的……爸不会出事的。”

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出掉公司。

这是现在唯一一个办法,唯一她能拿的出手的办法。

白倚兰一巴掌甩到了她的脸上,几近癫狂,“你能有什么办法啊!你就是想看着他死!”

“周雨舒,你真的太让我寒心了!”

她被打的偏过了头,白嫩的脸上顿时浮现出巴掌印。

这巴掌打的白倚兰心底这才有些解气,她不再看周雨舒。

继续看着病床上的男人哭。

周雨舒死死的咬住唇,直到嘴里弥漫开铁锈味这才松开。

不再看发疯的母亲,周雨舒快步离开的病房。

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止疼药,她迅速的吃了一片,倚靠着墙独自发呆。

这两天内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犹如一个又一个的石子。

在她心里溅出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她没注意到,在不远处还站着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

女人抱着双臂,一脸玩味的向她走了过来。

“周雨舒?好久不见啊。”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

思绪被拉回,她转头看向那女人。

她脸色苍白,一双杏眼带着讥讽的笑意,容颜精致而秀丽。

童沐……

她是龚云枭现在深爱的人。

周雨舒不语,将止痛药放回口袋里,转开了视线,扭头就走。

童沐不怒反笑,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甲,淡淡开口。

“听说你父亲要不行了?”

她吹了吹自己的指甲,又去玩弄自己的发丝,“没想到堂堂周家大小姐也会落得今天的如此下场。”

“你说够了吗?”周雨舒转身,冷冷的看着她。

“当然没有!”童沐突然大声说道,“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种对什么事都像是看不起的人,我真的讨厌死你了。”

“凭什么,同样为人,你就要比我高一等!”

她眼神得意,语气不由得上扬,“不过现在,看你这幅可怜模样,我倒是开心了不少呢。”

她手指蓦地缩紧,“闭嘴!”

“我就不!周雨舒你看看你现在,云枭不爱你,你妈也不爱你,连你爱的父亲也马上就要没了,你拿什么跟我比?”

她走向周雨舒,指尖慢慢划过她的脸颊,吐气如兰,“你知道吗,其实云枭根本没有出差,那段时间他可是每天晚上都会来医院彻夜陪我呢。”

“还有,周家……可是很快就要完了哦。”

“童沐,你什么意思!”周雨舒被她的话激怒,一把拂开她的手,视线死死的盯着她。

“什么叫周家马上就要完了,你给我说清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