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回2000年

重回2000年

落花飞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陆飞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回到2000年。前一世,他是一个没用的男人,对不起父母亲人,对不起老婆孩子,一生碌碌无为,浑浑噩噩。重活一世,陆飞决定做个好男人,好父亲,好儿子。这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这是一个遍地是黄金,只要肯努力,就能出人头地的时代,这一世,他要努力奋斗做人上人!

主角:陆飞,童晓君   更新:2022-07-16 07: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飞,童晓君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回2000年》,由网络作家“落花飞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飞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回到2000年。前一世,他是一个没用的男人,对不起父母亲人,对不起老婆孩子,一生碌碌无为,浑浑噩噩。重活一世,陆飞决定做个好男人,好父亲,好儿子。这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这是一个遍地是黄金,只要肯努力,就能出人头地的时代,这一世,他要努力奋斗做人上人!

《重回2000年》精彩片段

老旧的屋子,散发着一股霉味,让人感觉到刺鼻,墙壁和橱柜上贴了很多海报,那是港片里的古惑仔。

柜子上摆着一个老式的随身听,正放着陈小春唱的叱咤风云。

厨房的镜子里,陆飞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镜子里蓬头垢面,流里流气的青年,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他很难相信,一顿酒而已,把自己喝回了二十年前!

这个时候他还是一个混子,用港片里的话说那是古惑仔,吃喝嫖赌样样俱全,那个时候的学生青年个个都疯了一样的崇拜陈浩南够义气,重情义,山鸡够风流。

作为这个时代的青年,陆飞也是这一类250,而且对这些古惑仔的迷恋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看着满屋子贴的海报就知道了。

这几天他没事起来就狂扇自己嘴巴子,脸都拍肿了,想看看到底哪一个才是梦,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不仅如此,他还疯狂的喝酒,喝到把胆汁儿都吐出来也还是没能回去,这才终于确定这事真的不能在真。

“真是......不可思议!”

陆飞摸着自己的脸,神色说不出的古怪。

吱呀——!

正当陆飞沉浸在思索之中,门被推开,他转身看过去,是一个漂亮的姑娘,一米七不到的个头,五官精致,着实是一个美人坯子,身上带着那股这个时代的纯朴气息,让让感觉别有一番风味。

不过她脸上的伤着实让人感觉大煞风景,像是被人打的,有好几天了。

四目相对,陆飞尴尬的笑了笑,他当然知道这个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女孩。

眼前的姑娘叫童晓君,是陆飞现在的妻子,回想着他们两人之间的事,他都想一刀把自己给捅了,回想着过往,他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姑娘吧。

当年陆飞年少无知,喝醉了酒,睡了童晓君,这其中的细节他是混乱的,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

这个事闹得挺大的,要不是他老爹老妈上门跪着求着请童晓君原谅,这会儿的自己应该在蹲大牢。

既然事已成定局,两人就草草的结了婚,只可惜,陆飞真的混蛋的可以,婚后依然游手好闲,跟一帮不三不四的朋友出去瞎混,还染成了赌博的恶习,童晓君说他,他生气还动手打人。

脸上的伤就是陆飞的杰作。

后来童晓君实在忍无可忍,哪怕丢尽了脸也要跟陆飞离婚。二十一世纪初期,对于一个农村来的姑娘,离婚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可童晓君毅然决然的还是要离,可见陆飞当时有多么的混蛋。

再后来陆飞听说了童晓君怀孕了,孩子是他的,离婚之后就打掉了,让他悔恨了很多年,后来他一直想方设法的弥补,但再也没见过她。

二十年的摸爬滚打,让陆飞彻底沉稳了下来,也意识到了自己当年的混蛋行为是有多么的令人发指。

“那个......”

陆飞尴尬的挠了挠头,他记得没错的话,童晓君这是最后一次回来收拾东西,他们已经办过离婚证了,这会儿已经有了身孕。

童晓君看了他一眼,表情冷漠,一声不吭,然后绕过陆飞打开橱柜收拾里面的衣物。

“可以,不走吗?”

陆飞顿了顿,眼泪已经打湿了眼眶,带着哽咽的说,:“我知道自己挺混蛋的,对不起!”

听到这话童晓君收拾衣服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不过只是停顿了那么一秒。

看得出来,童晓君的早已经心灰意冷,不再对这个男人抱有任何幻想,决定离婚也不是一时的冲动,他们结婚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陆飞见童晓君不说话,想了想说,:“我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已经不来往了,也不赌了,我会出去找份工作,我会撑起这个家的,别走好么......”

听到这话童晓君终于站起身,看着陆飞愣了一下,因为她第一次看见陆飞哭,不过尽管如此她还是冷漠的说,:“跟我已经没关系了,就这样吧,挺好,你轻松我也轻松。”说着继续低头收拾。

知道自己的话不能打动童晓君,陆飞走向周线亲的背后一把抱住她,:“对不起晓君,是我不对,给我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我一定让你有一个完美的家。”

“你放开,我已经不是你老婆了,你再这样我报警了。”童晓君死命的挣脱着,眼泪裹在眼眶里:“我已经给过你无数次的机会,可你从来没有珍惜过,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不放,我死也不放。”陆飞带着哭腔说,:“我知道我一放手你就永远也不会回来了,最后一次,原谅我最后一次,我求你了。”

陆飞的哭声让童晓君不在挣扎,在那么一瞬间她的心软了,因为她已经有了身孕,若非心如死灰,她怎么会这样,她恨自己不争气,为什么对这个男人还抱有幻想,他害得自己还不够惨吗?

陆飞抱着童晓君说,:“我会弥补以前犯下的错,一定不会让你后悔嫁给我。”

童晓君摇了摇头,:“我没有后悔遇见你,只是觉得好遗憾,努力了这么久,想让你变好,可到头来连一点像样的交代都没有,突然觉得,好心疼!”

“放手吧,我们,真的结束了,你根本不配做一个丈夫!”

童晓君没吵,说的很黯然,慢慢的挣脱陆飞的双手,拉着皮箱缓缓的离开。

“房租到期了,你要住就继续住,房租自己想办法吧!”临走时童晓君黯然的看着这个让她失望透顶的男人,红着眼睛离开,她不是伤心,而是不甘心。

陆飞知道,现在的自己说什么她都不会听,现在的童晓君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离开他了,可是他怎么可能让这样的悲剧再发生?绝不能!

他记得没错,童晓君这段时间会回娘家,跟她妈商量自己怀孕要不要打掉的事,结果显而易见,童晓君不会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带不合适,给陆飞更不可能,他是那么的不负责任。

按照以前,这孩子生下来的确不合适,这个时候正是陆飞倾家荡产的时候,他对不起的人太多了,童晓君,自己爸妈。

然而老天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怎么能让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绝不允许,绝不••••••


想到父母,陆飞慢慢的掏出了手机,看着手机的通讯录,他的手有些抖,慢慢的按下了那个久违的号码。

其实陆飞儿时的家还是挺富裕的,吃喝不愁,父母在城里开的一家饭馆,生意不错,年收入有了好几万了。但是因为陆飞败家,沾染上了赌博,最后不仅把房子卖了出去,还欠了二十几万的债,逼的父母把饭馆也卖了,现在在老家。

没过几年,父亲因为患病没钱治就去世了,母亲也郁郁而终。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就在陆飞以为没人听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谁啊?”电话那头响起了陆国峰的声音。

陆国峰的声音有些疲惫,听着让人心疼,陆飞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爸,是我。”陆飞忍着哭腔回应着。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

“你还打电话回来干什么,又在外面欠了赌债?我已经没钱了,你非要逼死我和你妈你才甘心吗?”陆国峰在电话那头怒道。

陆飞被父亲呵斥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前世的愧疚加上现在的怀念,让他再也忍不住,泪如泉涌。

“是小飞?”电话那头出来了另一个声音,说话的人是他的母亲,李玉琴。

李玉琴的声音也很疲惫,但听得出来只是简单的一句就能知道,尽管自己再怎么不争气,她还是那么的关心自己。

“对,妈,是我!”陆飞对着手机说道,:“我想回来看看你们。”

“小飞要回来?电话给我,我跟儿子说两句。”

电话那头李玉琴跟陆国峰说道,:“你去村头买两斤肉回来,整点菜,等儿子回来给儿子弄红烧肉吃,儿子最喜欢吃!”

“他回来肯定没好事,还弄红烧肉,还不如给扔粪坑。”陆国峰埋怨的一句,过了一会又提醒李玉琴说,:“让他多穿点,天冷,做客车回来,快到了镇上给家里打个电话,我骑三轮车带他。”

电话里,李玉琴跟陆飞又说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电话打完之后手机传来了信息提示,欠费了。

而现在他手里,连坐车的钱都没有。

人活到这个位分是奇才,陆飞真的把自己活的不如狗,身上竟然掏不出一分钱。

他记得不错的话,这段时间连吃饭钱都没有的他,跟他一起几个以前一起混的去抢钱了,后来的几个月又干了几次,最后锒铛入狱,做了两年劳之后才开始老实,不过之后的生活一直不如意。

重生,或许是老天爷给他的一个机会,弥补他曾经犯下的错吧。

考虑再三,陆飞决定过两天再回,至少要有回家坐车的钱,同时他也要趁这段时间把童晓君给挽回回来,挑起一个做丈夫的责任,他亏欠她太多了,这一次,他要弥补,不让童晓君跟她肚子里的孩子过上好日子,他就一头撞死。

搞钱,或许对以前的陆飞来说很难,但带着未来二十年记忆的陆飞来说,钱,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可惜了他需要一步步来,而无法一步登天,比如买彩票什么的。

二十年里他当然也想过买个彩票撞大运,可惜,所有的彩票号码他一个都记不住,所以想要一步登天也不可能。

下午,陆飞把家里的那些海报都撕了,把家里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虽然这三十平米的合租房很简陋,但收拾干净会让人心情愉悦。

收拾干净陆飞饿了,给自己煮了一碗粥,陈旧的米缸里只还剩半碗米,他的脑袋有些乱糟糟的,因为一直想该从什么地方入手赚钱,要是再不想办法搞钱,别说改变了,他就要饿死街头了。

砰砰砰!

正当陆飞思考着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

“我啊,飞哥,黑狗!”门外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

这个黑狗叫李文涛,因为他长得有些黑,那个时候他们一帮在外面瞎混的二逼青年都有绰号,陆飞叫飞机,全是跟古惑仔电影里面学的,那个时候的古惑仔系列真的是坑了不少青少年。

打开门,是一个寸头青年叼着香烟,穿着大脚裤,耳朵上还挂着耳钉,就这份装扮放到二十年后,晚上走在街上就会被治安所逮走了。

“飞哥,怎么回事啊?这几天怎么都不出门找哥几个玩了?”李文涛走进门说。

“家里有点事儿。”陆飞看着他,脑袋里飞快的思索着,他在想李涛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挖的。

“走,上网去啊?等你组队呢!”李文涛拍着陆飞的肩膀说。

这个年代的青少年玩乐跟游戏挂钩,游戏厅和网吧,慢慢的网吧会代替游戏厅的火爆,因为相较而言,网吧游戏的可玩性,要比游戏厅的单机好玩的多。

听到李文涛说上网,陆飞眼前一亮,上网打游戏,以前是家常便饭,而且跟那家星星网吧的老板很熟。

这个时候阜城的网吧还没那么火爆,充其量十家,陆飞记得没错的话,而接下来的两年,会以一年十几二十家的速度崛起,开店的一个个都赚的盆满钵满。

这不就是自己赚钱的机会么?

“走走走!热闹热闹。”说着陆飞搂着李文涛出门。

网吧里,正直礼拜天,人声鼎沸,陆飞跟李文涛到了的时候都没机子,那小胡子老板见到陆飞和李文涛两人的时候都有些头疼,因为这帮人以前在这不少闹事,打架斗殴很常见。

以前过来的时候没机子,陆飞就要捣乱了,看见谁直接让他下机,然后自己上,不服的就一嘴巴,所以这一片儿谁看见他们几个都怕,蛮横不讲理的货。

“哎哎哎,那个谁,你们俩下去下去。”李文涛进门逮着两个中学生模样的少年要抢,那两个中学生看见他们两都是缩了缩脖子,明显有点怕。

陆飞急忙道,:“你干什么?强盗啊,人家小孩玩的好好的。”

“嗯?”听到这话李文涛愣了一下,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今天是礼拜天,不抢这些孩子能在这玩一天,他们还怎么玩?

而且以前陆飞来抢机子的时候可比他蛮横多了,今天怎么了?转性了?

那小胡子老板也是愣了一下,破天荒的头一次见陆飞这么客气,那两个学生也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那我们......”李文涛奇怪的说。

“等啊,斯文点!”


‘等啊,斯文点!’

听到这话涛子感觉自己脑袋都不大好使了,抓了抓头,眼珠子乱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说着陆飞朝收银台的老板走了过去,老板见了陆飞就笑眯眯的,这种人他们有时候也得应付着。

“老板,你好啊。”陆飞笑眯眯的坐在了小胡子老板收银台前面。

小胡子老板急忙掏出一根烟递给陆飞,然后又给一旁的李文涛递了一根说,:“礼拜天,机子坐满了,等一会儿,等一会儿啊,一会儿有几台机子就到时间了,一马给哥俩安排。”

“不急不急!”陆飞笑着摆了摆手,他哪来的钱上网,吃饭钱都没了还上网?

陆飞抽着烟说,:“老板,生意不错嘛。”

小胡子老板叫胡建国,四十来岁,这网吧才开一年多,也是第一次开店。

“哎,勉强混个温饱吧。”胡建国呵呵的笑着说,显然有点低调。

“不会吧!”陆飞惊讶的说,:“你这四五十台机子,营业额,一天怎么也要一两千吧!”

胡建国摆了摆手说,:“哪有那么多,也就礼拜六礼拜天能有个一千左右,平常学生们都上学,哪有这么多的,礼拜一到礼拜五连三分之一的机子都坐不上,白天没生意,晚上才能做点儿!”

“这样啊。”陆飞点了点头。

开网吧的成本在哪里,机子,房租,装修,电费,网费,就这些,再顾个网管,当然,胡建国自己就懂一些电脑,所以这个网管就是他自己。

一台机子的主机加显示屏,不可能买太差的,因为都是要玩一些网络游戏,太差的玩不了,差不多点的批量购买也要两千一台,五十台就是10万,房租每年2万,电费每个月也要千把,一年就是一两万,网费就不说了,一年2千足够,这种简陋网吧装修也要不到2万块钱,而且还是一次性的。

按照胡建国的说法,一个礼拜有两天1000的收入,礼拜一到礼拜五平均也有个两三百,一个礼拜就有将近3000的营业额,一个月12000,除掉电费网费能有万把。

一年除去房租算他剩余10万,两千的电脑五年一换,除掉这个他五年就可以挣40万了,一年八万。

一年赚八万,在这个年代已经非常不错了,不过陆飞却一眼就看到了胡建国不怎么会做生意,这五十台机子不24小时连轴转他都觉得失败。

如果让他来搞一个网吧,50台机,一年少说也要在10万的基础上翻一翻才行。

想了一会儿陆飞突然笑呵呵的说,:“老板,想不想多挣点儿?”

“多挣?”胡老板笑呵呵的说,:“我倒是想挣,不过网吧行情都这样,做的大多都是学生的生意,没什么办法。”

陆飞突然说,:“我有办法,可以让胡老板一个礼拜的营业额翻一翻,就看你信不信我了。”

“多少?”胡老板愣了愣,:“翻一翻?”

“不信?”陆飞笑眯眯的说。

听着这话胡老板差点笑出声,但又不敢真的笑陆飞,毕竟在他眼里陆飞是个二混子,摇了摇头说,:“不信!”

信就有鬼了,礼拜一到礼拜五生意淡是网吧的通病,而且客流量了远没有那么多。

这个时候整个阜城的学生百分之九十还在玩游戏机呢,所以网吧还没火爆。

陆飞想了想说,:“这样,我在你这呆一个礼拜,这一个礼拜让我经营,要是营业额翻一翻,多出来的一番我们五五开,要是不能,就当我说话放屁,行不!”

听着这话胡老板眼珠子转了转,他没搞懂陆飞想搞什么鬼,他一个二流子懂经营?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吧。

见胡老板犹豫,陆飞急忙说,:“反正你也不会亏,这还不答应?”

胡老板点了点头笑说,:“我也不骗你,我这一个礼拜的营业额3000,只多不少。”

见胡老板上钩了,陆飞心里哈哈一笑,人嘛,哪有不贪的,只要拿到一个礼拜的经营权,他要用这一个礼拜的时间开一家自己的网吧,然后迅速复制,迎接即将7月份开发的“传奇”游戏。

陆飞清晰的记得传奇有多火爆,传奇出来的时候,一个网吧100台机有80台玩传奇,也是那个时候,游戏厅的顶峰时期缓缓降落。

现在是3月份,还有四个月的时间,足够让他驾驭。

“还不信,胡老板,这样,你让我经营一个礼拜,一个礼拜我给你4500,要是做不到我自己掏钱贴给你。”陆飞又拍着胸脯说。

“你要是同意,我给你拟一份合同,咱们就规规矩矩,上纲上线的,我要是反悔你就拿这份合同去告我,保证一告一个准。一个礼拜之后胡老板要是觉得我经营的好,可以继续给我经营,当然,也可以随时拿回经营权,怎么算你都不会亏的是不?”

胡老板看着陆飞想了好一会,因为陆飞说得的确让他心动,本来一个礼拜3000,现在变4500,是个正常人都不会不多想。

胡老板当然也考虑到陆飞会拿着他一个礼拜的营业额跑路,但他又说上纲上线写合同,这就让他不得不信了。

有了合同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行......吧!”胡老板点了点头说,:“让你试一试,年轻人嘛,我下个礼拜也正好有点事回一趟老家。不过说好了,这一个礼拜我这里的东西可一件不能少,少一件都要你赔,还要备注一个礼拜后我随时可以拿回经营权。”

陆飞哈哈笑道,:“当然当然!咱们白纸黑字写清楚,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对吧。”

“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说着胡老板就在自己电脑面前打纸质合同,合同是胡老板拟订的,看起来样样都对他有利。

胡老板也想的很清楚,一个礼拜,他做的成自己赚,做不成自己还是赚,若是做成了更好,他只要摸清对方的路数以后自己搞,也用不着陆飞了。

想到这胡老板笑了,笑得很开心,陆飞也笑了,笑得更开心。

当两个人同时笑的时候,一定有一个人在傻笑,不过谁傻笑?谁傻谁知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