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天医狂婿

天医狂婿

滇红普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陈阳与妻子结婚一年的时间,原本应该是最为甜蜜的阶段,可是他却感觉自己像单身一样。妻子一直嫌弃他是个外卖员,以至于从来都不肯给他好脸色。如今一年之期已到,账户重新激活,是时候恢复天尊的身份。于是陈阳决定把自己的过往全部告知妻子,并且给她一个美好的生活……

主角:陈阳,柳欣   更新:2022-07-16 07: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阳,柳欣 的武侠仙侠小说《天医狂婿》,由网络作家“滇红普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阳与妻子结婚一年的时间,原本应该是最为甜蜜的阶段,可是他却感觉自己像单身一样。妻子一直嫌弃他是个外卖员,以至于从来都不肯给他好脸色。如今一年之期已到,账户重新激活,是时候恢复天尊的身份。于是陈阳决定把自己的过往全部告知妻子,并且给她一个美好的生活……

《天医狂婿》精彩片段

“国家全面放开三胎,赶紧来生吧。”

陈阳看到这个消息,一阵苦笑。

自己现在和柳欣结婚一年。

可妻子始终看不起自己是个送外卖的。

平日里连碰一下都不让。

别说三胎了,一胎都不知道在哪里!

这时候。

叮当一声响动。

陈阳怀中的小灵通手机,接到了一条短信:天尊,一年约定之期已到,账户激活,还请您重掌天医殿。

看到这个消息,陈阳摘下美团头盔,露出一张晒黑帅气的脸。

他嘴角露出笑意:终于解封了吗?是时候和妻子摊牌,带她去享福了。她现在业务上亏了五十万,闷闷不乐,今天给她个惊喜,让她开心。

陈阳骑着美团外卖车子,直奔银行,激活账户后,取了五十万现金。

随手丢在外卖箱子里,便回了家。

路上,顺便买了一束玫瑰。

“今天是和柳欣结婚一周年纪念日。”

“我亏欠她实在太多,二十年前,是她把我从河里捞起来,是她的鲜血把我从死神手中抢夺回来。”

“现在结婚一整年,因为和师尊有约定,这一整年不可动用医武道术,不可动用天医殿钱财势力,以至于只能送外卖勉强糊口。”

“今天,一切都结束了!柳欣,我会让你做最幸福的女人!”

外卖摩托车直奔家中而去。

提着五十万现金,站到三零五门口。

陈阳掏出钥匙,刚准备进屋。

屋子里,却传来了男女对话的声音。

其中一个,正是自己的妻子柳欣!

陈阳听到这声音,脑子一下子炸开,胸中怒火,剧烈燃烧,周围的空气猛然间下降了十几度,杀意在弥漫。

手中的精钢钥匙,被他捏的粉碎。

此一年。

陈阳在家中百依百顺,对柳欣嘘寒问暖!

柳欣不喜欢他靠近,他就睡在杂货间。

柳欣喜欢吃酸辣,他就每天单独给妻子做酸辣菜系。

洗碗拖地,端水打扫马桶,所有的脏活累活,自己全都承担。

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房间里。

妻子的声音继续传来。

柳欣:“龙哥你能早点回国就好了!这一年,我一直在忍受陈阳那个废物。真不知道当初爷爷为什么非要让我嫁给那废物东西,懦弱无能,穷酸下贱,整天在家里只能端洗脚水拖地洗衣服,就指着送外卖赚那点钱,能有什么用!”

陈阳听到这话,燃烧的怒火,瞬间浇灭。

心脏,如同是被无数根钢针刺穿。

每呼吸一次,皆是疼的身体颤抖。

他爱柳欣,更受过妻子天大的恩情!

二十年前的大雪天,七岁的陈阳被仇家追杀,掉在河中,快死的时候,一个小女孩用孱弱的小手,把他拉上了岸。

那一刻,陈阳又饿又冷,他没忍住,一口咬破了女孩的胳膊,咕咚咕咚喝了小女孩几百毫升的鲜血。

小女孩没有离开,反而脱了衣服,用身体帮陈阳取暖,一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来。

后来,陈阳侥幸活命,遇到了师父,学习医武绝技,更是创立天医殿!

被人称之为医圣天尊!

直到一年前,陈阳终于找到了手臂上带着伤疤的女孩,正是柳欣!

所以,他不顾师父阻止,不顾属下挽留,执意来到青州市,和柳欣结婚。

成亲之后,陈阳极尽所能,对柳欣和丈母娘一家人百依百顺。

柳欣和家人,对他动辄打骂,经常侮辱。

但这一切,陈阳都忍了!

陈阳想要报答妻子的恩情,他相信自己做的这一切,终究会感动妻子。

可没想到,一年的时间,妻子仍旧对自己极尽厌恶!

现在,更是偷偷给自己戴帽子,还在那里羞辱自己!

疼,心脏真疼!

或许,是该到了放手的时候了。

既然妻子不想要这种报答,那……自己给她留下十个亿后,便默默消失吧。

陈阳擦了擦眼角,正想要爬起来。

这时候,电梯门再一次打开。

丈母娘蔡云和岳父柳大强走了过来。

蔡云看到陈阳提着外卖箱子坐在地上,一脸的厌恶,大声骂道:“你这废物呆这里干什么?偷懒是不是!真没用,赶紧滚去上班!”

蔡云踢开陈阳,就打算开门。

陈阳连忙说道:“妈,先别开门,柳欣她……”

“滚一边去!”

蔡云根本不理会,咔嚓嚓打开了房门。

房门推开。

就看到沙发上,柳欣和杨龙两个人正慌慌张张的穿衣服。

“妈!妈你们怎么回家了?不是说今天要和爸去迪士尼玩吗?”柳欣衣服穿的歪扭七八。

蔡云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然后她操起扫帚,指着杨龙,愤怒的骂道:“哪里来的狗东西,我打断你的腿!”

柳欣立即护在杨龙身前,大声说:“妈,他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杨龙,杨家的大少爷,上个月刚回国。”

“什么?他……他就是杨家大少爷?”

蔡云一听,脸上立即堆起笑容。

陈阳此时,站了起来,他叹了口气,说道:“妈,你别生气了,既然柳欣她终究不爱我,我……我愿意……”

“啪!”

蔡云转身,一扫帚打在了陈阳的肩膀上,“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滚!立即滚出去!别打扰了杨大少爷和我女儿聊天!”

“你……你说什么?”陈阳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岳母。

柳欣头发凌乱,走了过来,她扬起手,朝着陈阳的脸就是一巴掌,“狗东西!是你把我爸妈叫回来的吧!真没想到,你赚钱不行,打小报告倒是够恶心!我告诉你,我就是和杨大少爷睡了,那又怎么样?!”

陈阳看着眼前狠毒冷漠的妻子,看着气势汹汹的岳父岳母,看着那得意冷笑的杨龙。

心,彻底的冷了!

一年的默默付出,嘘寒问暖,忍让包容,竟然换来了一家人如此的态度!

陈阳咬着牙,体内怒火燃烧。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滚!”柳欣说着,再一次扬起巴掌,朝着陈阳的脸抽来!

“啪嗒”!

这一次,陈阳一把抓住了柳欣的手腕。

他愤怒,憋屈,仇恨!

他想把眼前妻子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然而,就在这时候,陈阳的双眼,又一次落在了妻子的手臂上。

手臂处,一排清晰的牙齿印,结了疤痕,永远的留在那里!

陈阳脑海中,猛的再一次回想起二十年前那个大雪的夜晚!

是她从河里把自己拉起来,是她的血让自己回复了生机,是她脱了衣服,在大雪的夜晚搂着自己,让自己没被冻死!

她……终究还是自己的恩人啊!

陈阳慢慢的,把妻子推开。

最终,所有的情绪,都化成了一声长长叹息。

“哎……”

陈阳低下了头,后退两步,说:“我……我们离婚吧。”


陈阳的心,已经彻底凉了。

此一年,卑微如狗,体贴关爱,也终究是难以走进柳欣的心中。

既然如此,干脆放手,让她幸福吧。

柳欣听到离婚两个字,愣了下,随即她愤怒的指着陈阳,“你这狗东西!还涨脾气了!告诉你,如果不是一年前,爷爷用家产相威胁,警告我如果不和你结婚,我们家就无法分到财产,你以为我会嫁给你!?”

“现在,爷爷死了,老娘也早就受够你这废物了!”

“离婚,今天就签离婚协议,今天晚上你就给我滚出去!”

陈阳点点头,说:“好,我今晚就走。另外,这是我送给你的。”

陈阳把外卖箱子放到地上。

“哈哈哈哈!哥们,我谢谢你了啊,和欣欣结婚一年,都能忍住不碰她!你莫不是太监吧!”

杨龙走了过来,一把搂住了柳欣的腰,“多谢你放手,我和柳欣最近会结婚,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喝杯喜酒。”

陈阳扫了一眼得意洋洋的杨龙,冷哼了一下,“好好待她,否则,我会杀了你!”

“威胁我?哈哈哈!你这废物竟然还敢威胁本少爷!”杨龙大笑起来,“知道我是谁吗?你这舔狗,可真是够痴情的!”

柳欣不耐烦的说:“赶紧滚出去吧,没用的东西,我业务上亏钱五十万,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你呢,你一点用都没有!可是龙哥,他只需要动动手指,就可以把五十万窟窿补上,这就是差距!”

杨龙捏了下柳欣的小脸,说:“放心吧欣欣,五十万对我来说小意思。”

陈阳不想再多呆,转身离开。

脚步仓皇而又凄凉。

他,天医殿主,一代天尊,医术无双,地位崇高!

他把心和肝,都掏出给了柳欣。

可,换来的却是这般厌恶和背叛!

“把你这垃圾带走!”柳欣朝着地上的外卖箱子踢了过去!

“嘭”的一下,外卖箱子翻滚,里面露出了五十沓崭新的百元大钞。

“啊!这......这是......”柳欣吓了一跳,慌忙弯腰去捡钱。

丈母娘蔡云看到这一幕,也是扑棱一下,扑倒在地上,不停的朝着那些钞票搂去。

“哎呀,我的妈呀,怎么会这么多钱?”蔡云欢喜的舌头打颤。

柳欣蹲在地上,摸到那些钞票,她的心突然微微一颤。

哪怕是养了一条哈巴狗,也终究是有些情感。

和陈阳结婚一年,虽没爱过,但朝夕相伴,无比熟稔。

但很快,这种情感就被掩埋。

她咬着牙,心中冷笑,如果不是一年前爷爷非要逼着自己嫁给陈阳这种废物,以自己的相貌条件,现在定然是进入豪门享福了!哪里还会为了五十万发愁?!

一边的杨龙看到地上的钱,眉头皱了下,随即他冷笑着说;“原来我的钱,是被陈阳这废物捡去了!他可真是够不要脸的,竟然把捡来的钱当成是礼物送给你。”

“你的钱?龙哥,这些是你的钱吗?”柳欣奇怪的问。

杨龙点头说:“当然!你之前跟我说,你亏了五十万,所以我就到银行取了打算交给你,结果路上弄丢了。五十万对我来说只是一件小事,所以刚刚也没告诉你。没想到是被陈阳捡来了!否则,你以为他一个送外卖的,能有五十万吗!”

“原来是这样!”柳欣冷哼了一下,心中对陈阳更是厌恶无比!

随即她笑着抱住了杨龙,“龙哥,你真好。等我和那狗东西领了离婚证,咱们俩就可以正式结婚了。”

杨龙点点头,随即他眉头皱了下,说:“欣欣,你这胳膊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上大学的时候,你胳膊上没有这个牙印,怎么现在多了这么恐怖的一排牙印伤疤?要不要紧?”

柳欣笑嘻嘻的说:“不要紧,这牙印子是爷爷让医生给我划出来的,说是能增加气运,让我后半辈子荣华富贵。爷爷真的是老糊涂了,先是让医生故意把我的胳膊划破,接着又非让我和陈阳那废物结婚!”

杨龙摇摇头,“你爷爷柳如山肯定是痴呆了,他以前可是号称精明老狐狸的,怎么到了你这里就乱搞呢。这伤疤,不会消不掉了吧。”

“可以消掉的!”蔡云搂着一大捆的钱,得意笑着说:“以前柳然那丫头,胳膊上就有这么一排牙印,前两年老爷子带着她去医院,用激光给消除了,现在胳膊上几乎看不出来了。”

旁边的柳大强,这时候一下子紧张起来,他赶紧“嘘”了一下,着急地说:“你们都闭嘴!老爷子临死前拉着咱们一家人,让咱们发过誓,这些事情永远都不能提,你们今天都怎么了?一个个口无遮拦的!”

柳欣气呼呼的说;“爸!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遵守爷爷的话?!爷爷他就是老糊涂了!他如果不是逼着我嫁给陈阳,咱们家现在至于过得这么窘迫吗?!”

此刻。

陈阳站在柳欣的房间外。

整个人入赘冰窟!

他的手脚不停颤抖。

大脑一片空白!

手里的那张全球唯一的天卡,寸寸开裂!

天卡,可透支十个亿,可在任何场所享受至尊待遇。

最重要的是,见天卡,如四大战神亲临。

天卡本就是大夏国四大战神联手打造,为报答陈阳救命之恩!若不是陈阳这个医圣屡次出手,四大战神早已经在战场上牺牲了!

原本,陈阳是折返回来,打算把这一张天卡,送给柳欣,偿还二十年前的恩情。

可......他却听到了这一幕!

柳如山!你这老狗!你竟然敢......偷梁换柱!

把柳然手臂上的疤痕驱除,又给柳欣的手臂上制作了一个!

原来......二十年前自己真正的救命恩人......是柳然!

房间里面,柳欣和蔡云等人还在谈论着柳如山死前的叮嘱。

柳欣问道:“柳然现在做什么呢?应该快要结婚了吧。”

“结婚?哼,谁会娶那个丑八怪呢!”蔡云大笑了起来,“她大三时候,脸被同学烫了个伤疤,后来大学没毕业就被赶出学校,连毕业证都没有。她家里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听说现在被债主逼着每天在码头搬钢筋还债呢。”

“啊?这么惨?咯咯咯,我记得她以前长得很漂亮,像个小公主,没想到竟然要在码头打工了啊。”柳欣听到堂妹这个消息,笑的很开心。

蔡云摆摆手,“以前是漂亮,就是不听话,脾气倔,她一家人都被老爷子嫌弃。你爷爷在世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孙女了。”

“原本你爷爷想安排柳然嫁给白家,结果柳然死活不同意,还把白家给得罪了。”

“所以,她现在活成这样,也算是咎由自取。”

“这么热的天,她一个女人还要在码头上搬钢筋,估计也活不了太久了。”

“轰!”

门外墙壁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陈阳听到丈母娘这番话,再也忍不住,一拳打在了墙壁上,朝着楼下就奔跑而去!

他要立即找到柳然!

一刻都不能再多等!

房间里。

柳欣等人听到门口的动静,诧异的跑出来查看。

“谁!哪个王八蛋!”蔡云立即咒骂了起来,她心疼的看着自己家墙壁。

墙壁上碎了一大块,水泥开裂,露出了里面大块的钢筋。

钢筋都已经弯曲。

柳欣也是跳着脚,气呼呼的说:“肯定是谁用铁锤砸的!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说不定就是陈阳那个废物!”

杨龙淡淡的笑着说:“这种底层人,性格中都有暴力基因,幸好欣儿你很快就能脱离火坑,彻底和他一刀两断了。”

“还好有你,龙哥......”

......

陈阳此刻已经冲到了楼下,他骑着电驴,直奔码头而去。

码头,烈日下。

一个巨大的货轮停靠岸边,货轮上装满了长长的粗大钢筋条。

大中午的,其他工人都在凉阴处休息。

唯有一道纤细瘦弱的身影,正弯着腰,喘着气,使劲的拖动钢筋往船下走。

这些钢筋是初加工的毛钢,表面带有许多凹凸不平的钢刺。

即便是带着手套,一个不慎也会被扎出血口。

中午阳光炽烈,钢筋表面温度能达到六七十度。

柳然咬紧了牙,强忍着巨烫,一步步拖动钢筋。

“嘭!”

“当啷!”

柳然脚下突然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一百多斤的钢筋条生生的砸在了她的身上。

钢筋上的毛刺,直接把她的手臂,肚子,大腿等地方,瞬间划出了血迹。

柳然疼的头晕目眩,几乎晕厥。

突然,一道肥硕的妇人身影快速的冲来。

妇人名叫张梅,是白浪金融公司的催收员。

张梅走到柳然身前,肥硕如大象般的粗腿,一脚踹在了柳然的胸前。

“嘭”!

柳然如虾米一样,弓着腰,口中一甜,吐出一口鲜血来。

“你这个没用的丑八怪!就你这样子,什么时候能还上钱”!

张梅说着,一只手就把柳然提了起来。

柳然不停的咳嗽着,胸前被染红,她细微的声音道:“张姐,我......我还能干,我能还上,欠了你八万块,我......我已经还了七万多了,剩下的,我这个月肯能能还完。”

“啪”!

张梅一巴掌抽在了柳然的脸上,“还完?还个屁!八万那是上个月的数,这个月利滚利,连本带息,还应该还我二十万!”

柳然眼睛里露出绝望,她只借了两万块,可现在,竟然......竟然要还二十万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张梅直接把柳然摔在地上,叉着腰,冷笑着说:“指望你搬钢筋是肯定还不上了。这样,你虽然是个丑八怪,但身材还不错,皮肤也白。接下来我会安排你去夜总会接客,那个地方都带着面具,相信以你的身材嗓音,应该能还钱了。”

说着,张梅招招手。

立即有两个打手跑来。

张梅吩咐说:“把她收拾下,带去星灿夜总会,今晚接客。”

“不......不要,张姐,张姐求求你了,我能行,我还能搬钢筋!”柳然惊恐哀求着。

张梅听到这话,抬起腿,就要再次踹向柳然。

“嘭!”

一脚落下。

然而,被踹飞的不是柳然,而是张梅。

张梅三百多斤的体型,直接飞了起来,重重的落在十米外的钢筋堆上!

柳然一怔,不可思议的看着身边。

身边,一个穿着美团外卖服装的帅气男子,正看着自己,满脸是泪。

血红色的泪!

柳然不明所以,她看着陈阳,感觉有点眼熟,好像是......自己堂姐的老公?!

柳然认不太清,她早已被驱赶出柳家,和柳家人来往很少了。

陈阳,的确哭了。

他一步步,朝着柳然走来。

每走一步,心中得怒火就强盛一分!

是她,那个善良的女孩,那个自己寻找了二十年的天使!

即便是没看到手臂,只是看着她的眼睛,陈阳就已经确定。

二十年前大雪天,是她的血救活了自己,是她拖光了所有的衣服,在大雪的夜晚,紧紧抱着自己,让自己脱离危险!

她应该是被自己捧在手心的公主!

可现在,竟然被一个恶妇,欺辱至此!

“噗通”!

陈阳突然跪在了柳然面前。

他颤巍巍的伸出手,拿起柳然的胳膊。

胳膊上,还残留着淡淡的疤痕印记,那是激光消除之后留下来的痕迹。

“啊啊啊......”

陈阳仰天大吼!

心中怒火迸发,如雪崩,似火山!

柳如山,你这老狗,骗得我好苦!

白浪金融公司,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如此欺辱我的恩人!

张梅的两个属下,已经把张梅扶了起来。

此时的张梅,身上都是血迹。

她已经出离的愤怒。

张梅大步朝着陈阳走来,“送外卖的傻子,你敢打老娘!你知道老娘是谁吗?告诉你,今天老娘把你大卸八块,卖了你的器官,弄死你一家人!”

陈阳猛然转头,怒视张梅。

张梅看到陈阳的眼神,吓了一跳,身体不由的一颤,几乎摔倒。

但很快,她就再一次有了底气!

她哥就是白浪金融公司的老总!

白浪金融公司不仅做高利贷,而且,还和青州市最有名的白狼团有关系!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白浪金融公司还是白狼团,那都是白家在背后支持的!

白家,乃是整个姜省鼎鼎有名的大家族!

青州市这小地方,谁敢招惹?!

张梅举起手,朝着陈阳的脸就扇了过去,嘴里骂道:“你这混账东西,老娘现在就打死你......咔擦!”

突然,张梅的手腕,生生的断掉。

接着,陈阳站起来,一脚把张梅踹倒在地。

下一刻,陈阳的脚,踩在了张梅的左腿上。

咔擦擦擦......左腿彻底断裂。

卡擦擦擦......右腿彻底粉碎。

卡擦擦擦......左胳膊也彻底断掉。

“啊......”张梅在地上哀嚎着,惨叫着。

陈阳怒火冲天,无尽杀气汹涌翻滚,“今天,我就要彻底,铲平你们这些恶棍”!

掏出手机。

陈阳拨通了一个久违的号码。

“我是陈阳,所有天杀阁成员,赶往青州市!”

这一刻,九州风雷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