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一曲离别何处潇潇

一曲离别何处潇潇

夏雷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三年的美好过往,三年的真心相待,到头来,终于不过是一场错付。对于沈乐瑶,北辰奕向来不在意,她不过是一个廉价的替代品。白月光归来,北辰奕时时刻刻都想着让沈乐瑶消失在自己的世界,至于那三年陪伴,不过是她在自作多情,自取其辱罢了。女人终于心灰意冷,斩断心中最后一丝执念,选择放手。

主角:沈乐瑶,北辰奕   更新:2022-07-16 07: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乐瑶,北辰奕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曲离别何处潇潇》,由网络作家“夏雷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的美好过往,三年的真心相待,到头来,终于不过是一场错付。对于沈乐瑶,北辰奕向来不在意,她不过是一个廉价的替代品。白月光归来,北辰奕时时刻刻都想着让沈乐瑶消失在自己的世界,至于那三年陪伴,不过是她在自作多情,自取其辱罢了。女人终于心灰意冷,斩断心中最后一丝执念,选择放手。

《一曲离别何处潇潇》精彩片段

子时虽过,沈乐瑶仍是习惯性的留了灯,也在心底留了一个期待。

“吱呀”

推门声响起,一袭玄衣的北辰奕夹带着寒风走了进来,沈乐瑶本就畏寒,被风一吹,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但还是快步迎了上去,将男人身上粘着雪碴的大氅退下。

“军机处很忙吗?好些天你都没有回家。”

闻言,男人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十分敷衍的说道:“最近是比较忙。”

尽有千言万语,此刻也被男人的冷漠给冻结。

沈乐瑶抓着大氅的手紧了紧,也因为凑近,她闻到了上面除了雪的寒气,还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脂粉香气。

北辰奕为人自律,自省,洁身自好,哪怕是必要的公务应酬,他都不会出入那些风月场所。

而且大氅上沾染的脂粉味道沈乐瑶十分熟悉。

那是沈书瑶喜欢的味道。

北辰奕和沈书瑶的过往,沈乐瑶是知道的,只是三年前,她稀里糊涂的被算计和北辰奕有了肌肤之亲。

之后,北辰奕接她过府,沈书瑶则失望离开。

然而她住进镇国侯府,却没有任何名分,身份尴尬,她没办法理直气壮的质问他,所以,她只能默默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天晚了,早些歇息,明日还要早起。”

压下心底的苦涩,沈乐瑶上前想要为北辰奕宽衣,北辰奕抬手挡下了她的动作,从衣襟内取出一张地契递到沈乐瑶面前,语气冷淡的说道:“这是京郊的庄子,准备一下,明日一早搬过去。”

沈乐瑶一怔,半天回不过神来,木讷的抬起头与北辰奕对视。

冻住的血液慢慢回暖之后,哪怕心中早已经猜到了有了答案,她仍是不死心的问上一句,“什么意思?”

“书瑶回来了,她才是镇国侯府唯一的女主人,本侯不希望任何人,任何事会引起她的不适,让她烦恼。”

北辰奕回答的十分简洁明了,同时也深深的刺痛了沈乐瑶的心。

三年的过往,三年的真心,到头来终究不过是一场错付。

她在他心里,永远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替代品,如今正主回来了,她这个替代品就应该识趣的离开是么?

可是,当初被算计后,她从未要求过他负责,他却将她接到了侯府。

她以为他会娶她,会给她一个她渴望已久的家,他却再一次将她推进无尽的深渊。

“北辰奕,你可曾对我动过心?”剖开血淋淋的心脏,她问得十分小心翼翼。

北辰奕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因为激动而身体微微颤抖的沈乐瑶,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不曾。”

瞬间,沈乐瑶如坠冰窟。

是啊,她到底在期待着什么呢?

他若真的喜欢过她,又怎么可能舍得让她忍受三年外界的冷嘲热讽而无动于衷。

或许,多少是因为不甘心罢了……

“好,我会走。”忍痛咽下心中的苦楚,沈乐瑶没有去看摆在桌子上的那张仿佛是打赏给她的地契,默默的转头上了榻,翻身背对着北辰奕。

她不想被男人看到她已经决堤的眼泪。

那样,她会更加的难堪。

“哭什么?只是让你搬到别苑而已,又不是不要你了,有空本侯还是会去看你的。”

北辰奕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不懂进退的女人。

然而沈乐瑶听到了北辰奕的话,拭去眼泪,起身不可置信的看着自以为是的男人。

这次是气得发抖。

“你想把我当外室一样养着?”

北辰奕没有回答,可从他的表情能够判断得出,他就是这般想的。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

沈乐瑶态度坚决,语气肯定,这让北辰奕没来由的心里一紧。

他有些恼怒的上前一手捏住她的下颚,“做了本侯的女人,在本侯没有厌弃之前,你没有权利说不。”

“沈乐瑶,在本侯面前耍心机,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本侯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说罢,北辰奕甩开沈乐瑶,大步离开。


枯坐了一晚的沈乐瑶,在翌日天光微亮时整理好情绪,摘下腰间的香囊,把里面那张从月老庙求来的象征着幸福美满的姻缘符烧了。

让侯府的下人把北辰奕曾经赏赐的东西全都收回库房,不属于她的东西,她根本不稀罕。

一直以来,她想要的不过是一份像她父亲对母亲那样的真挚的感情罢了。

既然北辰奕给不了她,她便放手。

不过,昨夜北辰奕的威胁还是起到一定效果的,在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摆脱他之前,沈乐瑶只能先按照北辰奕的意愿,住进他为她准备的牢笼。

简单的收拾好自己的行囊,沈乐瑶带着贴身丫鬟夏荷走出了侯府的大门。

别了,北辰奕。

马车缓缓前行,沈乐瑶回头看着慢慢远去的朱红色大门,嘴角含着一丝苦涩的笑。

如果可以,她真的宁可和父母一起死在边疆,也不愿回到尔虞我诈的京都,遇见这个她命中的克星。

……

一路上慢慢悠悠的走,等去到京郊的宅子,再收拾一番,已临近黄昏。

沈乐瑶没有什么胃口,整个人显得十分疲惫,用了些清粥便早早的歇下。

然而夜深人静时,她好几次都从噩梦中惊醒,下意识的看向床榻的另一侧,那里已经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沈乐瑶无声的叹了口气,有时候,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辗转反侧到天亮,可能是两晚没休息好,沈乐瑶精神萎靡的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前往北郊大营。

“你脸色很差,是不舒服吗?不舒服就好生歇着,兵士体检的事情又不是缺你不可。”

一个低沉醇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沈乐瑶一听就知道是谁的,这个声音,不管什么时候听,都一如既往的令她心跳加速。

大营规定每年都要给营里的兵士进行一次体检,三天时间十多个医师要给将近五千多将士进行检查,工作量不可谓不大。

身为大营的医师,沈乐瑶并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给他人添麻烦。

“天气寒冷有些疲乏罢了,我的职责我可以完成。”

瞧她一副嘴硬的模样,北辰奕磨了磨牙,啧了一声,道:“随便你。”

看着他路过的背影,高大而挺拔,沈乐瑶的手指动了动,最终没有去拉住离开的他。

繁忙,可以暂时麻痹神经,不知不觉到了午时,可以休息半个时辰再继续。

沈乐瑶跟在众人身后去吃饭,突然前方有人惊呼起来,随着声响望去,最先映入沈乐瑶眼帘的是俊美不凡的北辰奕。

无论身处何方,他永远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然而,待她看到将士们起哄的对象是站在北辰奕身侧的沈书瑶时,脸上血色褪尽,苍白得犹如一张白纸。

“众将士为护家国,抛头颅洒热血,小女子十分敬佩,今日只是备了一些粗茶淡饭,你们就别打趣小女子了。”

沈书瑶一边觑着旁边的北辰奕,一边含羞带怯的说,两人姿态亲昵,军营的汉子又是不拘小节的性子,起哄打趣必不可少。

这一副画面深深刺痛了沈乐瑶的眼。

而接下来,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北辰的亲口宣布。

他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眼神温柔的看着沈书瑶,说道:“书瑶不仅是已故沈将军的女儿,更是我北辰奕未过门的妻子。”

一句话,彻底的粉碎了沈乐瑶心底最后一丝念想。

周围闹哄哄的声音,仿佛离她而去,耳鸣声不断,沈乐瑶整个人摇摇欲坠,好像一阵微风吹过,都能将她吹倒。

当年,镇国侯府没落,沈书瑶心气高,觉得北辰奕根本配不上她,便和沈老夫人设计陷害沈乐瑶和北辰奕,然后利用北辰奕的愧疚之心退了婚约跟别的男人私奔了。

但外界并不知道此事,沈家瞒得死死的,北辰奕更是绝口不提。

三年过去,沈乐瑶在其中,就好像是一个一笔带过的笑话。

暗自神伤的人不知道也有人在她的背后关切的凝视着她。

指关节微微弯曲,温灵蕴来回按压了各个手指好几遍,调整好心态,换上他那副玩世不恭的不羁笑脸,闪身凑到沈乐瑶身侧。


指关节微微弯曲,温灵蕴来回按压了各个手指好几遍,调整好心态,换上他那副玩世不恭的不羁笑脸,闪身凑到沈乐瑶身侧。

----------

感觉到一阵清风拂过脸颊,沈乐瑶下意识的低头敛眉,不能让人看到她此刻的神情的,还有脸上未干的泪痕。

“这边有甚大事发生,怎的闹哄哄的?”她的眼泪像一滴滚烫的岩浆滑进他的心房,他多么想将眼前的人儿揽入胸怀,细心呵护,然而他不能。

“哟,沈府大小姐居然回来了?啧啧,怎么看都不如我家小师妹好看,北辰奕看人的眼光还不如你师兄我呢,是吧,小师妹。”

温灵蕴吊儿郎当的抬手想要搭上沈乐瑶的肩膀,但被她侧身躲过。

“温师兄,你我皆已长大,男女大防该守还是要守的。”

小时候可以不拘小节,如今却是不可,毕竟人言可畏。

“行,师哥听你的就是,别不开心。”

话说得随意,背在身后的手五指却握成了拳。

若是当年……

算了,温灵蕴闭了闭眼,旋踵离开。

有些事,若是操之过急必定适得其反。

……

又是一整天忙碌的检查结束,沈乐瑶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别苑,脚上一趔趄差点绊住高高的门槛摔倒,幸亏守在门外迎接的夏荷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她。

“小姐,明日婢子去给您告假一天吧?您的身体……”

后面的话夏荷哽咽着说不出来。

沈乐瑶叹了口气,刚要开口安抚,突然心头一窒,紧接着呼吸不顺,额角冷汗直冒,她痛苦的五指拽紧胸口,再也站不稳倒了下去。

夏荷直接被吓哭了,托着沈乐瑶一脸的茫然不知所措。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你不能有事啊!”

“……药。”

沈乐瑶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吐出了这么一个字,夏荷瞬间清醒,将沈乐瑶安放在门边,迅速起身回屋翻找。

然而整个屋子被她翻得一片狼藉,仍是什么都没找到。

那是沈乐瑶救命的药,她明明记得有小心收好。

“怎么会这样?”

夏荷跌跌撞撞的跑回沈乐瑶身边,几近崩溃。

“侯府。”

沈乐瑶比夏荷考虑得多,大概也能猜到是谁欲加害她,只是没想到她的心疾发作得这般快。

沈书瑶没回来之前,北辰奕也曾为了她的病,不惜花费重金购买了多种珍贵的奇珍药材,正因为这样,她才误以为,她在他心里也是有一席之地的。

制作的药丸被人拿走了,侯府里应该还存有剩余的药材。

虽然他说过不允许她再踏入侯府半步,但她只在府外求药,不算违背他的意愿吧?

主仆二人连夜驾着马车匆匆赶往侯府,理所当然的被挡在了门外。

夏荷经过沈乐瑶的点拨,急忙下车后卑微的说明来意,并附上一纸药方。

“我家小姐病危,劳烦这位大哥帮忙把这份药方尽快转交给庞总管,小小心意,给大哥添酒钱。”

递过药方后再识趣的孝敬一份沉甸甸的酒钱。

“等着。”

看守的侍卫掂了掂钱袋子,笑得一脸的奸险,留下两个字再小声跟身后的人交代几句,转身进入侯府。

门外焦急枯等一刻的人儿,好不容易等到那位收了钱的侍卫回来,却没有看到他手里拿着任何东西。

“大哥,药呢?”

夏荷几乎是扑过去扒住那个侍卫,侍卫脸色骤变,一脚将夏荷踹开,“滚开,什么人都敢往镇国侯府门前凑,不想死就赶紧滚。”力道没有控制住,夏荷一头磕在了马车轮子上,头破血流。

“你们怎能这般欺人!”

顾不得自身的伤,夏荷愤怒的嘶吼向前理论。

而侍卫回去一趟像是得到了什么指示一般,一个个趾高气昂的看着又被无情踹翻的夏荷,发出吃吃嘲笑。

马车内稍微缓过来的沈乐瑶,耳鸣过后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眼眸低垂,苦笑出声。

遭到如此对待,不知是北辰奕的命令还是住进侯府的沈书瑶的主意。

然而不管是谁都对她怀揣着极大的恶意,将她的生死置之不顾。

爱情也好,亲情也罢,对于沈乐瑶来说,终究是错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