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浮生若梦卿知我心

浮生若梦卿知我心

红言觅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轩辕国质子轩辕靖为了报仇,利用宇文长乐的感情,最终害得她家破人亡,凄惨死去。她死了之后,他才明白心中所爱,仇恨终究被爱意抵消,他用自己的余生,换宇文长乐重生的机会。当一切回到原点,悲剧还未发生时,轩辕靖只想守护长乐,却不料,前世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女子,不再为情爱痴迷,她要用自己的力量,守护自己最在乎的东西!

主角:宇文长乐,轩辕靖   更新:2022-07-16 07: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宇文长乐,轩辕靖 的武侠仙侠小说《浮生若梦卿知我心》,由网络作家“红言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轩辕国质子轩辕靖为了报仇,利用宇文长乐的感情,最终害得她家破人亡,凄惨死去。她死了之后,他才明白心中所爱,仇恨终究被爱意抵消,他用自己的余生,换宇文长乐重生的机会。当一切回到原点,悲剧还未发生时,轩辕靖只想守护长乐,却不料,前世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女子,不再为情爱痴迷,她要用自己的力量,守护自己最在乎的东西!

《浮生若梦卿知我心》精彩片段

“长乐公主来了,长乐公主来了!”一男子奔跑在大街上,高声呼喊以后再不见其踪影。

众人听闻惊恐不已,做鸟兽状散去。

街道两旁的门窗纷纷阖上,唯独醉仙楼上正对街道的一扇窗户一直未关。

“三皇子,你说今天女霸王出宫是不是又为了寻你?”沉昊透过未关上的窗户打量着瞬间萧条的街道。

正坐沉昊对面的男子面若冠玉,气质斐然,但是脸色淡漠,让人难以接近,此人正是轩辕三皇子轩辕靖。

“怎么,想死?”轩辕靖头也没抬,轻挥衣袖,窗户被彻底阖上。

沉昊后退了一些,轻声辩解:“全苍宇都知道长乐公主喜欢你,公主还向你求亲,你怎么能这样冷漠?”

轩辕靖讥讽一笑:“你刚刚都说她是女霸王,我等凡人怎么受得住?”

……

宇文长乐轻轻撩起纱帘,看着街道上空空一片,很是不解:“碧柔,今天不是集会的日子吗?怎么街道上没人?”

端坐在宇文长乐身边的沈碧柔抿嘴一笑,随即温声细语地安慰道:“大概是没到时候吧,上元节一般在晚上才热闹。”

长乐抑郁地低下了头,早就听闻上元节热闹非凡,可是这会儿怎么与平日里一样萧条?

“哼!我是公主,又不是瘟疫,他们怎敢躲我!”长乐不满地拉扯着纱帘。

“啊!公主!”残疾的老乞丐摔倒以后躺在街道中央,脸色苍白地惨叫一声。

“什么人!怎敢阻拦公主的马车,还不快滚开!”随行的宫人大声喝道。

沈碧柔与长乐听见马车外的动静探出了头,乞丐看见长乐以后浑身发抖,越是慌张,行动越缓慢。

“公主,这乞丐好生无礼,看见你不仅不行礼,居然还用恶心的眼神看你!”沈碧柔掩唇低声埋怨。

长乐听此心中愈发气愤:“哼!”

“公主,心情不好一定要发泄出来,憋在心里对身体不好。”沈碧柔不屑地看着乞丐,将身旁的长鞭递给了长乐:“公主,臣女听闻一种愉悦心情的好法子,希望可以帮到公主。”

长乐接过长鞭在手中装模作样地舞了几下,看起来颇为霸道:“什么法子?”

沈碧柔微笑着低头耳语:“反正这乞丐是个废物,公主何不鞭打他来纾解心情,乞丐能做此贡献该是他的荣幸。”

长乐舞鞭的动作一顿,看着乞丐艰难地挪动着,心底泛起同情,摇头以后松了手中的长鞭:“罢了,看着挺可怜的,打发他点儿银子。”

沈碧柔脸色一暗,很快再次挂着温柔的笑容,下车命人将老乞丐扶了起来:“老人家不用害怕,将银两收好赶快离开吧。”

乞丐老泪纵横,以为是沈碧柔求情救了自己一命,接下银两后连连作揖:“郡主善心,愿上天佑郡主安康!”

世人都知道长乐公主嚣张跋扈是霸王,碧柔郡主温柔善良是仙女。

醉仙楼上被关上的窗户再次大开,沉昊看着沈碧柔将银两交给老乞丐,感慨不已:“碧柔郡主比长乐公主实在是好太多,不论容貌还是性情。”

轩辕靖喝茶的动作一顿,冷眸说道:“你今日的废话太多,看来最近你很闲。”

“三皇子,饶了小的吧!我乖乖闭嘴,再也不说话了!”沉昊说罢安静地与轩辕靖对坐喝茶。


长乐想吃醉仙楼的醉虾,沈碧柔便提议侍卫强行撞开了醉仙楼的大门,一行人踏着众多惊恐的目光上了楼。

双腿打颤的掌柜将长乐一行人迎进“天字二号”包厢,接过菜单以后匆匆离开,生怕长乐轻易结束了他卑微的性命。

“靖哥哥今晚真的会去吗?”长乐脑海里浮现着心上人风朗俊秀的模样:“我这样打扮真的好看吗?”

沈碧柔抬手理了理长乐身上大红大紫且繁杂的牡丹凤凰纹浣花百褶裙,看着长乐脸上夸张的妆容掩嘴笑道:“公主您且放心,三皇子会去的。何况公主您这样的花容月貌,莫说三皇子,任何一个男子看见您,都会爱慕您的。三皇子一定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长乐听后心情好了许多,露出娇羞的神情,再次想到心上人,握紧拳头下定决心:“嗯嗯!还有,我今天穿的不是石榴裙,我要轩辕靖倾倒在我的百褶裙下!”

沈碧柔看着信心满满的长乐,眼里藏着毒意不敢让长乐察觉,在心底冷笑:“你不过是圣上捡回来的贱种!竟然事事压在我上头,就算身份尊贵又怎样,就算被冠上“宇文”姓氏又怎样?还不是被我玩弄于鼓掌之中。”

沈碧柔平复心情以后,恢复了优雅的笑容,主动握着长乐的小手:“公主如此尊贵且貌美,看上谁该是对方的福气!”

长乐回宫两年,沈碧柔是她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在长乐心中也只有沈碧柔会无条件的帮助自己,鼓励自己。

长乐感动不已,回握着沈碧柔:“碧柔姐姐,你真好!”

沈碧柔低头一笑,掩饰了眼中的厌恶:“公主,我们是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

……

“天字一号”包厢里的客人正是轩辕靖与沉昊,两人轻易听见了隔壁包厢的声音。

沉昊先是听见关于长乐“花容月貌”的说法,噗呲一笑:“三皇子,听见没,长乐公主可是花容月貌,错过可就没有了。”

凡是见过长乐模样的人都知道,长乐的模样与花容月貌毫无联系,应该归为惨不忍睹,对此沉昊佩服长乐盲目的自信与自恋。

轩辕靖稳坐如松,没有任何反应,因为对于轩辕靖来说长乐公主还不如普通人。

沉昊听了前半段话,平静地端着杯盏喝水,却因为后半段长乐那句“拜倒在百褶裙之下”彻底破了功,一口茶水不受控制地喷了出来:“哈哈!三皇子可是听见了刚刚那句话?你怎么不快点从了这个女霸王?”

轩辕靖淡定地收起掩面的折扇,他的身上没有半点茶水,但是另一只手里握着的杯盏已经碎了一地,声音透着无限的冷意:“看来你的确闲了。”

轩辕靖身为轩辕国的三皇子,被迫留在苍宇当质子,近两年来却因为长乐公主的喜欢在苍宇颇受关注。对于轩辕靖来说,这种喜欢是不屑且可笑的,何况长乐公主一直都在做蠢事儿。

轩辕靖毫不留恋地起身离开,沈昊还想听会儿隔壁包厢的墙角,却不得不追上轩辕靖离去的背影。

“天字一号”的门无声打开又合上,“天字二号”的说话声一直没有停下。


长乐感伤了一小会儿,她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随后欣喜地掏出了一枚玉佩放在心口,一脸憧憬:“有了这个,靖哥哥一定会娶我的!”

沈碧柔直觉不简单,不露声色地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长乐摊开小手,晶莹剔透的白玉卧在掌心之中:“这就是我上次同你说过的那枚玉佩,三年前我救过靖哥哥,那时他眼睛看不见,送了我这枚玉佩,说将来会娶我,只要靖哥哥看到玉佩,他一定会爱上我的!”

沈碧柔不相信轩辕靖会用一枚玉佩来确定救命恩人,惊讶道:“公主,你为什么现在才将玉佩拿出来?三皇子辨认不出来你的声音吗?”

长乐不好意思地笑笑:“那个……我当时馋嘴吃了毒蘑菇,成了小哑巴不能说话。原本以为玉佩被师傅没收了,最近我才从包裹里翻出来。”

沈碧柔眼眸里波光流转,微微一笑:“原来如此。公主一定会得偿所愿的!”

长乐摩挲着玉佩,开心得像只麻雀似的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沈碧柔一直温柔地看着长乐,偶尔眼神瞥到玉佩,心里有了计较:原来轩辕靖是只识玉佩不识人啊。

长乐自顾自地说了许多,最多的便是关于昆吾谷的十三年无忧无虑的时光。

若是以前,沈碧柔为了找到更多关于长乐救治轩辕靖的细节,一定会仔细听着长乐的话并在心里分析,但是现在沈碧柔的心思全部附在了长乐的玉佩上:自己得想办法将玉佩弄到手。

“碧柔姐姐,现在你可不能劝我继续高贵矜持。我救了靖哥哥,我就要他以身相许,要是还不说出自己的心思,我担心他被其他女子勾走了。”

沈碧柔捏紧手帕,勉强维持着微笑:“那……”

“马上就是本公主及笄的日子了,靖哥哥要是还不接受我的爱意,我就让父皇下旨,看他敢不敢不从!”长乐说着这番话的时候神采飞扬,胜券在握。

长乐有骄傲的资本,即使她在外的名声不好,但一直都是苍宇皇帝最疼爱的小公主。她若是想要什么,皇帝一定会为她办到。

沈碧柔看着长乐那张无忧无虑的脸,想到自己当初攀上她可不容易。

长乐两年前回归皇宫初期,长公主因为嫉妒宇文皇帝对长乐的宠爱,故意设计长乐意外落水,但是结局却是长公主下嫁御林军统领,长乐公主愈发得宠。

让沈碧柔最介怀的应是她与长乐都爱上了轩辕靖。长乐落水时刻是沈碧柔最先呼救,但是真正救了长乐的是跳入水中的轩辕靖。

随着时间的推移,沈碧柔不满自己明明哪里都比长乐强,却因为身份,连自己喜欢的男人,都要拱手相让!

沈碧柔内心的不甘滋生膨胀,手掌缓缓抚上自己娇媚的容颜,之后缓缓放下握成拳头,她在心底暗暗发誓:不但为自己,也要为家族拼一拼了!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