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何日画卿颜

何日画卿颜

千金不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穆安颜是相府嫡女,不光身份尊贵,同时才情也是一等一的卓绝,一度被认为是名门贵女中的典范。后来她嫁给了威名赫赫的铁血将军,一段英雄与美人的爱情故事传为了佳话。可是在光鲜亮丽的背后,穆安颜却把自己的尊严踩在了脚下。只因为她对宇文孤爱得深沉,可是这个男人却只把她当做仇敌……

主角:穆安颜,宇文孤   更新:2022-07-16 08: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穆安颜,宇文孤 的武侠仙侠小说《何日画卿颜》,由网络作家“千金不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穆安颜是相府嫡女,不光身份尊贵,同时才情也是一等一的卓绝,一度被认为是名门贵女中的典范。后来她嫁给了威名赫赫的铁血将军,一段英雄与美人的爱情故事传为了佳话。可是在光鲜亮丽的背后,穆安颜却把自己的尊严踩在了脚下。只因为她对宇文孤爱得深沉,可是这个男人却只把她当做仇敌……

《何日画卿颜》精彩片段

“啊……”

穆安颜被一盆凉水直接泼醒,一声惊叫猛然的从马车里坐起来。

刚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一张冷若冰霜的脸,狭长的眉头入鬓,目如寒星点点,薄唇抿成锋利的一条线。

穆安颜下意识的往后退,靠在一边捂着嘴巴咳嗽,她不知道自己又哪里招惹到宇文孤了。

“穆安颜,你把若烟抓到哪里去了?”

宇文孤居高临下的看着穆安颜,眼睛闪着幽光,整个人的冷静下面都压抑着一触即爆的怒火。

穆安颜蹙起了眉头,苍白的脸上浮现一片迷惑的神色。

“你倒是会装无辜,你以为我会信!”

宇文孤说着弯腰上前,穆安颜尖细的下巴被铁钳般的手指捏住,一张精致艳丽的容颜立刻展露了出来。

“你说不说?”

“咳……我没有派人抓她。”穆安颜眼里立刻浮现一层泪光

“你没抓她,她怎么会不见了?”

穆安颜心底发凉,几日前启程回姑苏的队伍很精简,她是独自坐着一辆马车。

而身为她夫君的宇文孤,却是一直都陪在苏若烟身边的,他们两个一直在同一辆马车,现在,那个女人不见了,他却来质问自己!

苏若烟是突然间就不见了的,但是宇文孤却把这个怪罪到了她身上,一心的逼着她说出苏若烟的下落来。

“你最好别逼我动手!”

宇文孤话里的威胁渐浓,穆安颜闭上了眼睛,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她还能如何?

“好,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宇文孤说完就抬手撕了穆安颜身上的衣服,穆安颜浑身颤抖的往角落里缩去,不知道是冻得还是气的。

“你住手,你不能这样对我,宇文孤你不能。”

穆安颜双手护着自己最后一件薄薄的内衫,绯色的凤凰花映衬着白皙如玉的肤色,宇文孤红了眼,呼吸也跟着变得有些沉重。

漆黑如缎的长发被宇文孤拽在手里,穆安颜吃疼的扬起头,露出白皙纤细的脖子。

“我能,我想对你怎么样就怎么样!况且你一直针对若烟,甚至不惜暗害她,不就是为了得到我么!现在我就成全你!”

宇文孤发泄完就抽身离开,穆安颜瘫软在一边,长发披散在周身,眼泪顺着紧闭着的双目划过脸颊。

“哼,等我找到若烟再来处置你。”

穆安颜昏睡了过去,当夜便发起高烧,宇文孤带着人出去找苏若烟,无人顾及穆安颜是死是活。

深夜穆安颜被高热烧醒想要喝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帐篷黑漆漆的,空无一人。

而外面却嬉嬉闹闹的,似乎是苏若烟终于回来了。

苏若烟平安的被找了回来,怀里抱着一只脏兮兮的小猫,抬头带着愧疚的看着宇文孤。

“都是若烟太不小心了,路上看到这小猫这么可怜就……”

“无事,你就是一直太善良了,才会被人一直欺负。”

宇文孤说着就看到了一边神色匆匆的丫鬟,“站住!这个人是谁?”

丫鬟看着宇文孤面色不善,立刻就跪下道:“将军,我家小姐身子不舒服,这是为小姐请的大夫。”

“宇文哥哥,太好了,这可怜的小猫有救了,可以让他给我看看猫吗?小猫要是再不治,我害怕它会死掉……不会耽误太久影响姐姐的……”

苏若烟楚楚可怜的看着宇文孤,一双魅惑的眸子里含着水雾,看的宇文孤一阵心软。

“你,过来,先看看这只猫怎么了。”宇文孤看也不看跪着的丫鬟,指了指大夫。

穆安颜的丫鬟立刻就泪流满面,小姐烧的那样厉害,可耽误不得啊。

“求将军怜惜我家小姐,如今高烧不退,自将军离去还没有醒来,奴婢……奴婢怕小姐出事啊……”

“姐姐怎么会病的这样厉害?”苏若烟扬着一张担忧的小脸说:“那还是让大夫快点去瞧瞧吧,宇文哥哥这只小猫就让我自己来包扎吧。”

“让她多等一会儿也不会死,你过来……”宇文孤一脸的不耐烦,直接把大夫抓了过来。

“将军……难道在将军眼里,我家小姐还比不过这奴婢的一只猫吗?”


穆安颜只感觉自己置身在冰火两重天中,有时像是被人架在火上烤,有时又像是被人浸在了冰水里。

难受的像是要死掉了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的听到有人在自己的耳边哭,穆安颜恍然的睁开眼睛,入目一片陌生的床幔。

“小姐,小姐您醒了吗?玉儿姐姐被将军被抓走了,说要把她发卖到田庄去!”

“玉儿?人呢?”

穆安颜听到自己贴身丫鬟的名字也急了起来,但是身子太多虚软,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快,扶我起来!”

穆安颜有气无力的说道,小丫头刚要扶着穆安颜出去,门口的嬷嬷就跪了下来。

“小姐,行事如今都是要三思啊,你已经嫁入宇文家了,和以前都不一样了。”

“带我去见将军!”

玉儿是穆安颜自小就伺候在身边的丫鬟,自与一般人不同,如果她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就应该早点给她找个可靠的人家。

穆安颜心里着急,虚浮着脚步去找宇文孤,还没有走近就被人拦了下来。

“我要见将军!”

守在外面的侍卫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上前通报,宇文孤大声的说了句不见,后面还跟着一阵嬉笑声。

接着房门被打开,穿着深绿色衣裙的苏若烟走出来,怀里还抱着一只白猫。

“姐姐终于醒了,都是因为我贪玩让姐姐误受了将军的责罚,在这里给姐姐赔个不是了。”

“我没有身份卑贱的妹……啊……”

穆安颜的话还没有说完,细嫩的脖子就被冲出来宇文孤给抓在了掌心里。

“你说谁身份卑贱?在我看来若烟不知比你高贵多少倍!”

宇文孤说着就更加收紧了力道,穆安颜脸上一片涨红。

“等回到姑苏,我便要抬了若烟平妻的身份,日后平起平坐,论起先来后到,你应该叫她姐姐才对!”

穆安颜眼里盈着泪,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宇文孤松手把穆安颜扔在了一边。

“你最好安分,别以为你是穆家的人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将军不要这样吓唬姐姐,我知道自己的身份卑陋,不敢和姐姐相提并论,我只求着能守在将军身边,就算是没有名分我也心甘情愿。”

穆安颜捂着脖子咳嗽了几声,跟过来的丫头跪在一边,吓得浑身颤抖。

穆安颜能感觉到刚刚宇文孤是真的对她动了杀念,心里存着的侥幸念想也跟着消散了。

他确实是对自己厌恶至极。

“我……我的丫鬟呢?”穆安颜没有力气起来,索性就瘫坐在地上,声音嘶哑的问道,“你把她抓到哪里去了?她犯了什么错?”

“她冲撞了若烟,不懂尊卑的贱婢按照我宇文氏的规矩应该要杖毙的,如今只是准备把她发卖已经是若烟求了情。”

“将军,那个毕竟是姐姐的贴身丫鬟,她看不惯我也都是为了护主。”

苏若烟娇嗔着说道,随后又看向了穆安颜,“姐姐不用担心,妹妹帮她挑了一户十分殷实的人家,家算是嫁过去也是当家奶奶。”

穆安颜闻言喉间就涌上一片腥热,怒火又加急火的吐出一口血。


“她是我的丫鬟,是生是死,是去是留都应该由我做主。”

穆安颜抬手擦去嘴边的血痕,美艳的眉眼间透着一股决绝,眸光清凛的看着宇文孤。

“我若是就此福薄死了,还恳请将军让我带来的奴仆都回帝都与家人团聚……”

宇文孤眯起狭长的眸子,弯腰攥着穆安颜的衣襟把人给拎了起来。

“你威胁我?”

“不敢,将军翻手……便可……定人生死,我是求将军……”

穆安颜像是强弩之末,最后的话还没说出来,眼前一黑便又晕了过去。

穆安颜再次醒来已是三日后,马车摇晃着赶人,榻边守着眼睛哭肿了的玉儿,看着穆安颜转醒又开始哭了起来。

“小姐,我还以为再也伺候不了你了。”

穆安颜靠在软枕上,吃了一点米粥,缓了两口气又让小丫头送水过来净面。

“回来就好,有我在的一日便会护你们一日。”

“奴婢是气不过,将军实在太过分了,冤枉了小姐还那样对待小姐,小姐生病了也没有人去请大夫,苏若烟不见了根本就和小姐没有任何关系!”

“她抱着一只脏兮兮的猫回来,刚请来的大夫就要先给她看猫!”

玉儿边说边哭,“奴婢实在是为小姐难过,就多说了两句,然后就被将军的人给带了下去,还要把我发卖给一处田庄管事的痴傻儿子。”

穆安颜拍着玉儿的肩膀,知道这次也真的是被吓坏了,往日随着她在穆府锦衣玉食,哪里受过对待,但是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了。

她是穆府的嫡小姐,也是穆府用来联姻的棋子,那天晚上母亲跟她说的话,她到了今天才算是明白了。

“别哭了。”穆安颜叹了口气,让人下去先去梳洗整理。

从帝都到姑苏赶了两个月,到宇文府的时候,已是梧桐落叶满地的时节。

穆安颜还没有回来,被将军嫌弃的事情就早早传了回来,披着一件白狐披风下了马车。

刚站稳就看到宇文孤已经带着苏若烟进了府,穆安颜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只是抬头看了看这个陌生的地方。

很美丽,很陌生。

安置穆安颜的清风苑很是偏僻荒凉,奴仆们打扫了半日穆安颜才有了一个坐下休息的地方。

这边茶水还没喝一口,苏若烟就施施然的走了过来,穿着紫色华美的一群,带着满头的珠翠,脸上带上一抹得意的轻笑。

“姐姐的身体可是好了?这一路被将军缠着,总是脱不开身,今日见到姐姐,可是消减了不少。”

穆安颜走了出来,苏若烟搭着丫鬟的手就走近了穆安颜。

“嫁人的滋味可好?将军可是你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夫君,如今得偿所愿心里定是痛快非常吧!”

穆安颜身体虽然虚弱,但是面对苏若烟还是拿出了穆府千金的威势。

“你在将军面前乱说了什么?苏家被流放千里与我穆家何干!”

“我苏家是怎么被流放的你不清楚吗?天下的好事难道都要你穆家全都占了吗?你是天之骄女又如何?也该试试这种被人当做玩物的滋味!”

“苏家流放是你姐姐谋害皇子不成,你们苏家罪有应得。”

“是不是罪有应得你们穆家最清楚,如今看你想了这么多年的夫君对着我死心塌地,心心中作何感想?”

苏若烟的眼里带着满满的愤恨继续道,“这些还都是刚开始,不仅是你,还有你们整个穆家,都别想好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