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八零致富虐渣记

重生八零致富虐渣记

咪咕然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席雅宁上辈子有眼无珠,爱慕渣男,为了跟渣男在一起,她害得母亲抑郁而终,父亲去世,唯一的哥哥也被她牵连。最终,她惨遭算计利用,落得一个家破人亡,众叛亲离的下场。再睁眼,席雅宁重生回到了过去,这一世,她虐渣男,踩恶女,狠狠的报了前世之仇。帅气多金的彦霖出现,帮助她虐渣报仇,还将她宠上了天,重活一世,她终于遇见了对的人。

主角:席雅宁,严波,彦霖   更新:2022-07-16 08: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席雅宁,严波,彦霖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八零致富虐渣记》,由网络作家“咪咕然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席雅宁上辈子有眼无珠,爱慕渣男,为了跟渣男在一起,她害得母亲抑郁而终,父亲去世,唯一的哥哥也被她牵连。最终,她惨遭算计利用,落得一个家破人亡,众叛亲离的下场。再睁眼,席雅宁重生回到了过去,这一世,她虐渣男,踩恶女,狠狠的报了前世之仇。帅气多金的彦霖出现,帮助她虐渣报仇,还将她宠上了天,重活一世,她终于遇见了对的人。

《重生八零致富虐渣记》精彩片段

 “死肥猪,这是离婚协议书,签了它!”

夏日午后,席雅宁一身好看的粉色裙子,满心欢喜的等着丈夫回来。

却没想到,等待她的不是苦尽甘来,而是小三的嚣张示威。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推开门,也不等席雅宁默许,便径直坐在沙发上,俨然一副女主人模样。

席雅宁胖胖的手指紧握,满脸的肉都在颤抖,死死瞪着对面的女人,“白玉,你在胡说什么,这里是我家,请你马上离开,不然我要报警了。”

女人语气尖酸而刻薄,“呵呵,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黄脸婆一个,也敢好意思占着我家严波?死肥猪,还真是不知好歹。”

“不,不是的,你只是严波的远方表妹,我家严波不是这样的人……”

席雅宁着急的快哭出来,她随手抓起手机,似是在自言自语道,“我要打电话问清楚,不能冤枉了他。”

然而,不等席雅宁摸到电话,浓妆艳抹的女人已经先一步将电话抢了过来,重重摔在地上。

“席雅宁,这些年,他一直都和我在一起,啧啧,你可真是可怜,连自己男人都看不住,还留你在世上做什么?我要是你,早一头撞死了。”

“不可能……”席雅宁几乎用足了全身的力气,朝着白玉大喊道。

“吵什么吵?”严波推门而入,直接搂上刚刚说话的女人,一个眼神都不屑于施舍她。

“老公……”席雅宁最后一丝希望,都集中在严波身上。

“不要这样叫我,死肥猪,知不知道我每天看见你这幅胖到扭曲的嘴脸,我有多想吐?你要识相的话,赶紧签了它。”

严波的话,席雅宁感觉晴天霹雳般,直直霹在她心脏。

她为严家操持多年,对严波的母亲更是好上加好,严波怎么能这样对她?

“严波,这么多年,我到底哪里对不住你,你为什么要恩将仇报?”席雅宁攥紧了拳头。

严波站起身,直接狠狠甩了她一个耳光,厌恶的皱了皱眉,“当年还不是看在你父母生源广泛,对我事业有帮助,我能看上你?这么多年,害的玉儿没名没分跟着我,这一巴掌,算是你对她的亏欠。”

原来……

白玉说的都是真的!

想到此,席雅宁泪水波涛汹涌般流了下来,她伸出厚厚的手掌,捂着胖胖的脸蛋,“严波……”

“够了,别再叫我名字,让我觉得恶心,你这个贱货,看见你就倒胃口!”严波说话语气中,都带着浓浓的厌恶。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们这对渣男贱女……”她愤怒的看着他们。

严波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两根手指攥紧了席雅宁厚厚的下巴,冷声道,“你要怪,就怪自己有个好父亲!既然话说到这儿了,我也不怕告诉你,要不是当初你爸爸撞破我和玉儿的好事,我也不会杀人灭口!”

父亲?

席雅想到父亲对自己的疼爱,心里仿佛万箭穿心般,生疼的厉害。

当初她以为,父亲是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没想到,竟是严波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害死了自己父亲。


 “严波,我杀了你。”

席雅宁手掌抬起来,刚想打严波时候,便直接被严波推倒在地上。

严波抬起脚,狠狠对着席雅宁的腰上踹了两脚,接着,弯下身子,一手揪着席雅宁长发,另一只手抓着她头部,狠狠向地面撞去。

“你这个贱人,竟然还想骂我和玉儿?我看你他么的就是找死……”撞了十来下之后,严波这才起身,气喘吁吁的又狠狠踢了她大腿两脚,这才坐到沙发上。

席雅宁手指紧握,忍着身上传来的痛意,站起身,咬着牙,一字一句道,“严波,人在做,天在看,你迟早会有报应的。”

严波整了整衣服,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报应一说,只有软弱的人才会相信。签了字,赶紧带着你的女儿给我滚远点,别碍着我们!”

“严波,我爸何其无辜,我就是死,也要将你拉到地狱!”席雅宁拿起桌上的水果刀,直接对严波刺了过去。

严波看到席雅宁手上的刀,顿时软了下来,躲在玉儿身后,笑着劝道,“席雅宁,你想干什么,有话好好说,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到时候,想想你女儿怎么办?”

席雅宁冷笑,眼神带着浓烈的恨意,“这就怕了?”

她推开小三,白玉措不及防,被撞到了沙发上。

下一秒,严波趁着席雅宁分神,快速抓住了席雅宁手腕,让她手上没有任何力气。

很快,水果刀便到了白玉手中。

“啪!”

严波用了十成的力气,给了席雅宁一耳光。

席雅宁耳边轰鸣,她想看清眼前的男人,视线渐渐模糊,她肥胖的身子站在中间,体力不支,慢慢倒了下来,头部碰到茶几的角上,顿时滚滚鲜血流了出来。

血色暗红浓烈,好似一副诡异而华丽的作画,在地上缓缓铺陈开来……

席雅宁想到自己才五岁不到的孩子,心里升出无限的恨意。

不!

她不能死!

她要给父亲报仇,绝对不能让这对渣男贱女好好活着。

“醒醒,宁宁!”

母亲熟悉的声音传入席雅宁耳中。

席雅宁再度睁开双眼,身上盖着的土布被子缝缝补补已经不成样子,掉漆的黄色发黑的杨木箱子被安置在屋子角落,寒冷的风吹过来,纸糊的窗户莎莎作响。

“宁宁,你这孩子,发烧烧到四十多度,说什么胡说呢。”席母担心的摸了摸女儿的额头,狠狠的道,“严波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和你婚期将近,竟然还学别人劈腿,不给他点教训,还真当咱们家好欺负了是不是?”

席雅宁抬起手臂就要起来,赫然发现,手指纤细嫩滑,不像嫁给严波后那般肥胖粗糙,在细细盯着母亲看,母亲一头乌黑秀丽头发,虽然身子纤瘦,可看起来精神不错。

她掀开被子,一身半旧不新的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穿在自己身在,尽管如此,还是可以看到她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大腿……

为了确定不是做梦,她狠狠拧了下胳膊!

痛!

好痛!

这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着她,回到了一九八五年。

这一年,她十七岁,因为严波的事情放弃了自己高考,一门心思要做个好媳妇。

她跑去田野找严波,却看到严波和别的女人双双从草垛子里钻出来,衣衫不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上辈子,严波就是她的全部寄托啊,哪里能受得了那个刺激?可气不能发泄在严波身上,便只有虐自己了,她在河里洗了个冷水澡,便生了一场大病。

雅宁爸上门找严家要个说法,被严波妈辱骂,自己妈气的和严波妈厮打。

严波妈不慎自己撞在门上,下身瘫痪,将此事诬赖在母亲头上。

席雅宁亲自照顾躺在床上的严母,给严母看病,父母将旧家卖出去,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欠债累累。


 可严家像个旧社会的地主婆一样,一味的逼迫他们拿钱,并用席雅宁威胁,父母是老实人,见不得女儿受苦,便私下里找人借了钱,后来还不上,腿被打折,一到天阴下雨就难受。

等钱拿到手,严波公司发展越来越好后,席雅宁才知道,原来严母都是装的,为的就是讹钱。

而那个时候,席雅宁已经嫁给严波。

那是席雅宁那一生悲惨的开始。

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来的机会,她绝对不能让严波那家子人得逞。

“妈,我们的赶紧过去!”说着,席雅宁便下床,披了件黑色外套。

“宁宁,你爸这是在给你出气了,你就别管这事了。”

雅宁妈脸色一冷,要不是看女儿病情还没好,真想狠狠打她一顿,让她清醒过来。

自己女儿这么优秀,从追求者中随便挑出来一个,就要比严波好上很多,真不知道他们上辈子造了什么虐,生出这么愚蠢的女儿。

“妈,我是担心爸会吃亏。”

席雅宁着急的道。

严波这个渣男,她亲自收拾了才解恨。

渣男老说,母亲将他养大不容易,希望席雅宁能看在他的面子上,帮他主动分担点母亲的活儿。

那时候席雅宁傻,被严波甜言蜜语迷了眼,便主动承包了严家的所有活计,做饭洗衣,兢兢业业。

可万万没想到,渣男尽管和白玉勾结在一起,光天化日下做那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记忆中,严波将所有责任都推给白玉,说白玉不懂事,又是亲戚,毕竟是小姑娘,传出去对她名声也不好。

席雅宁傻,便原谅了他。

他们婚后严波便去了外面打拼,留她一个人照顾严母。

生活慢慢变好,她终于盼到甜头时候,却是小三上门叫嚣离婚,面临父亲死亡真相。

她气不过,和严波厮打,后来撞在茶几角上,严波为了毁尸灭迹,将她从二十层高的大楼上丢了下去。

今生,如果再对严波动情,她脑袋才进水了。

“你大病还没好,可不能这样折腾。”

席母看到女儿这样,心疼的不行。

“妈,严波他妈能说会道的,爸爸能是对手吗?你怎么这个时候糊涂了?”席雅宁着急,直接拉着母亲去了严家。

严家在村子的西边,三间红砖房气派整洁,这都是当初席家出的钱。

席雅宁为了让婚事顺利结成,便慌称怀孕,让父母出钱帮忙翻盖。

父母恨铁不成钢,将席雅宁关在屋子里饿了三天。

这个年代,婚前怀孕可是会一辈子被人戳脊梁骨的,名声不好听,除了严家,谁会愿意要一个怀过孕的女人?

最后没办法,席家父母只好以借条的方式将钱借出去。

席雅宁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柳舒怡的声音破口大骂,“席义昌,你这个老不死的,你女儿不自爱,被搞大肚子,你还有脸上门打人,我还没见过这么没皮没脸的东西,你再闹事,信不信我让你女儿的丑闻传遍村子里?”

她推门进去,就看到严波妈拿着柳条棍追打父亲。

父亲紧躲慢躲,还是挨了柳舒怡一记闷棍!

席父一身洗的发灰的西装外套,下面是一条松松垮垮的西装裤,一生清贫惯了,那盖房子的钱可是父母省吃省喝攒下来的。

席雅宁看到父亲的模样,一阵心疼,将父亲拦在自己身后,直接抢了柳舒怡的木棍,朝着她身上狠狠打了过去。

柳舒怡一看席雅宁发狠,直接坐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现在儿媳妇都欺负到我头上了,我还活着做什么,还不如干脆去下面陪他爸好了……”

刚从外面回来的严波眼看着席雅宁手上的木棍就要朝着柳舒怡打过去,他急忙大喊道,“席雅宁,住手!”

严波个子算不上高,只有一米七,但皮肤白,留着当下年代最流行的中分头,穿着席雅宁刚进城给他买的白色衬衫和宽腿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