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错把豺狼当狗崽

错把豺狼当狗崽

宁萌茶茶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白瑶光上辈子有眼无珠,错把豺狼当狗崽,堂堂瑶光灵尊,纵横一世,却惨死在自己亲手养大的孽徒手中。再睁眼,死不瞑目的她涅槃重生,强势归来,手刃孽徒,清理门户,自然是要的。白瑶光在复仇虐渣的路上越走越远,却不料,前世的宿敌夜重华竟然盯上了她,他们不是仇人吗?这个男人怎么总是在帮她?

主角:白瑶光,夜重华   更新:2022-07-16 08: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瑶光,夜重华 的武侠仙侠小说《错把豺狼当狗崽》,由网络作家“宁萌茶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瑶光上辈子有眼无珠,错把豺狼当狗崽,堂堂瑶光灵尊,纵横一世,却惨死在自己亲手养大的孽徒手中。再睁眼,死不瞑目的她涅槃重生,强势归来,手刃孽徒,清理门户,自然是要的。白瑶光在复仇虐渣的路上越走越远,却不料,前世的宿敌夜重华竟然盯上了她,他们不是仇人吗?这个男人怎么总是在帮她?

《错把豺狼当狗崽》精彩片段

“孽徒!你竟敢......噗!”

灵犀宗大殿。

白瑶光正襟危坐于万年冰魄玉床上,正在全神贯注运功疗伤,没想到,一柄泛着青霜的剑,毫无预兆地刺入她的心脏。

眼前,手持青霜剑仙姿卓越的俊朗男子,正是她亲手养大的徒儿风寻鹤!

白瑶光不可置信地望着他,鲜血从唇角不断溢出,眼底一片痛色!

她与炼狱城那个死对头大战,身受重伤,刚回来闭关疗伤。

这一剑不止让她前功尽弃,也碎了她的元神。

因为青霜剑在九州大陆是出了名的所向无敌,只要一剑击中对方心脏,便会碎其元神。

这把剑还是她亲手淬炼送给他的!

她死也没想到,给予自己一击毙命的人,不是千军万马的魔军,也不是胡搅蛮缠的死对头,竟然是自己最疼爱最毫无防备的徒弟!

“为什么?”

白瑶光凄厉的呛出一口血。

风寻鹤静静看着她,平日乖顺的脸上此时笼罩着无形的戾气和愤懑。

“师尊,别怪徒儿,是你对不住我在先,挽烟她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修士,你却杀了她,如今挽烟需要一副完美的肉身来重获新生。”

“师尊是九州大陆最厉害的灵尊,你的肉身,最合适不过了。”

白瑶光气得一口腥甜涌上,又硬生生咽了下去。

骗她感情,伤她真身,碎她元神也就罢了,如今竟然连她肉身也不放过?

真是错把豺狼当狗崽,白养孽徒三百年!

“孽徒可知云挽烟并非真心对你,她才是那个泄露秘密,挑起正邪交战的人......”她突然瞪大眼,想到了一件荒谬而又可怕的事,“不是她,是你!”

风寻鹤轻轻一笑,清冽磁性的音色透着说不出的诡寒,“只有天下大乱,徒儿才能从中获利,只要平复了这场生灵涂炭的大战,我便是下一任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灵尊!”

“九州大陆第一门派灵犀宗,也归我所有!”

“所以你利用了本尊,也诓骗了云挽烟那蠢女人......”

“非也。”风寻鹤骨节修长的手指缓缓握上剑柄,温文尔雅的用力捅了进去,“徒儿是真心喜欢挽烟的,可惜师尊百般阻挠,要她性命,那我只好让师尊彻底消失了。”

青霜剑一下子透背而出,鲜血染红了冰魄玉床。

白瑶光痛得浑身止不住的颤栗,此刻,她的灵力正源源不断飞速流失,元神也在渐渐分离剥体。

这种痛,来自于灵魂深处,犹如刀绞,硬生生将她三魂七魄剥丝抽茧般从肉身血淋淋的剥离开来。

“你与云挽烟才认识多久,三个月!”

“而本尊养育你三百年,若非本尊当初虎口夺食救下年幼无知的你,你早就成为魔兽腹中餐!”

“风寻鹤,你欺师灭祖,不怕遭报应么?”

白瑶光字字泣血,每说一个字,痛入骨髓深处,绝美倾世的容颜,此刻苍白得毫无血色,甚至因剧烈疼痛而扭曲冒汗。

风寻鹤俊逸的脸上露出灿然的笑,“所以看在师尊养育我的份上,没有让你死的太难看。且挽烟以后会成为你,会替师尊体面的活在这世上。”

“师尊,放心的走吧,以后九州大陆交给徒儿便是。”

他声音温柔得要命,手指轻轻摩挲在她脸颊上。

白瑶光不懂,为什么三百年的师徒感情比不上他和云挽烟的三个月!

“云挽烟到底有什么好,让你不惜背叛本尊......”她话音越来越虚弱。


“大战开始之前,你让我身入禁地,取克魔神器可还记得?”风寻鹤抿紧薄唇,眸中只有深不见底的黑,“你明知禁地有上古凶兽镇守,却不告知我实情,让我在灵力最弱时进去取神器,害得我重伤坠崖,九死一生!”

“若不是挽烟救了我,我早已不在人世!”

“从那一刻起,我才顿悟,你当初收留我,不过就是收留了一只小猫小狗那样,何曾真心待过我一天,只不过是把我当做消遣和驱使的奴隶罢了。”

风寻鹤说到痛点,恼怒地掐住她的脖颈,俊脸阴沉又扭曲,透着强烈的不甘心,“我的生死,你才不会在乎的对吧!”

听着他充满怨恨的控诉,白瑶光窒息般的痛,心如死灰地笑了。

“咳咳......原来在孽徒心里,为师竟这般不堪。”

之所以派他去禁地,是因为她算出,他突破瓶颈的机缘在那,她以为是要打败那头上古凶兽,才派他前去。

当时怕他不敌,她暗暗跟在后面,暗中助他,若不是她,他连禁地门口都进不去。

且,伤得更重的人是她才对,否则这次和死对头交战,她也不会旧疾复发,重伤如此,更被孽徒轻而易举的偷袭。

他说云挽烟在崖底救了他?

可笑至极!

救了他的人,明明是她!

她与那头上古凶兽大战一场,仅剩一成灵力,依旧不顾一切的强行飞下崖底救了他。

风寻鹤怎么能说是云挽烟救了他?

“她怎么救的你?”白瑶光倒想知道。

“挽烟与一般修士不同,她生来有一颗九窍玲珑心,是世间最纯粹良善之人。我重伤坠崖,昏迷之时,迷迷糊糊看见她掏出自己的玲珑心,救了我,我到现在还记得,九窍华光,那是世间最美丽最治愈人心的光。”

他说着,俊逸的脸上露出温和又痴迷的爱意。

“是这样的光么?”

白瑶光一声闷哼,反手握住青霜剑,硬生生将自己的心挖了出来。

刹那。

灵犀大殿光芒大作,流光溢彩间,映出风寻鹤那张满目错愕又震惊的脸。

“九窍玲珑心?”他失声大叫,心脏不可遏制地一颤,“怎么会在你这里!!!”

这......这绝对不可能!

这颗心分明是挽烟的才对!

肯定是白瑶光杀了挽烟后,从她那抢来的!

看着白瑶光唇角含血,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眼底满是嘲弄。

风寻鹤突然没来由地害怕恐惧起来,怕有些事并非是他心里认定的那样。

“你说!是不是你从挽烟那抢来的?是你偷了她的心是不是!”

“呵。”白瑶光意识逐渐飘忽,绝美容颜透出几分讽刺,“纯粹良善有何用,错把孽徒当爱徒,错负了本尊一生。”

“风寻鹤,你永远也别想知道真相了,本尊不会给你任何报恩的机会。”

啪地一声。

白瑶光面无表情,亲手捏碎了自己残破的九窍玲珑心。

心如死灰也不过如此。

“不——!”风寻鹤两眼瞪大,莫名又巨大的恐慌将他淹没,惊慌失措地去抱她,“白瑶光,你要死也得把话说清楚!”

可惜来不及了,心脏瞬间碎成无数星光,飘散在虚空。

连同她的元神,也散了。

“孽徒风寻鹤,本尊以元神起誓,诅咒你有生之年永不安宁,日夜活在愧疚之中,心魔缠身,不得善终......我永不原谅你!”

决绝狠厉的毒咒落下,白瑶光整个人向后倒去。

“白瑶光!”

弥留之际,她好像听见殿外传来炼狱城千军万马进攻的声音,还有死对头夜重华在喊自己。

用力睁开眼,模糊间,但见一道熟悉高颀玄衣的身影飞进大殿


男人一巴掌扇飞了孽徒,抢过自己,紧紧抱在了怀中。

一滴又一滴沉重悲恸的泪珠砸在她脸上。

重得她的元神无法承载。

她只觉奇怪,却来不及多问。

五感消失,意识被强行拽入虚无,彻底消散如烟,躺在他怀中再无生息。

若有来世,她再也不要当什么良善之辈,她要做世间最冷血无情之人,必当亲手手刃孽徒......再顺便问问死对头为什么对着她哭丧?

难道是喜极而泣......?

一处僻静的山脚下。

“贱人!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竟敢勾引天下第一宗主,真是有辱师门!”

啪!

白瑶光是被人活活踩脸踹醒的,还未睁眼,她便觉四肢百骸剧痛难忍,好像被钝刀千刀万剐过一般,全身颤栗,以至于痛到无法让她思考。

“青黛师姐,她这是自以为仗着名字和瑶光灵尊撞了名,可以在寻鹤宗主那博得一丝好感,殊不知这是东施效颦,寻鹤宗主可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呢。”另一个粉衣少女捂嘴嘲笑。

江青黛盯着地上苟延残喘的白瑶光,脸上露出一抹春风得意。

“掌门有令,白瑶光做出有辱师门的下贱行为,废其灵脉根基,逐出碧波门!”

耳边传来少女银铃般刺耳的嬉笑。

白瑶光终于从剧痛中找回一丝清醒。

碧波门?

那不是九州大陆排名百开外的一个小门派么,她堂堂天下第一灵尊,什么时候成小门派的弟子了?

还有,她不是已经形神俱散,灰飞烟灭了么。

这是怎么回事

突地!

脑海中被强行灌入一段不属于自己的陌生记忆。

白瑶光痛苦地蜷缩在地,将脑海里这段记忆梳理清楚。

原来,是她重生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和她同名同姓,年仅十六,是九州大陆青鸾国白家人氏,因灵根不错,被碧波门收入门下,拜师修炼十年整。

在门派里算是小有所成,一年过启灵学徒,两年步入初级灵者,五年晋升灵士,如今修为境界是中级灵师。

白瑶光微微眯眼,九州大陆以气化灵,以灵而修,称为灵道。

灵道又分为九阶境界,从次到优划分为启灵学徒、灵者、灵士、灵师、灵王、灵皇、灵帝、灵尊,最后最厉害的是羽灵尊,传说修炼到这个境界,便可羽化登神。

每个阶段各分初级,中级,高级,巅峰四个时期。

而当初的她,是九州大陆修为最高强的灵尊。

在她看来,原主的天赋不错,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成就,按理说,像碧波门这种小门派更懂得珍惜灵根不错的弟子。

但原主被废了,一夜回到解放前。

究其原因正是不日前,孽徒风寻鹤来碧波门授课。

而原主因幼年一次机缘巧合见过孽徒,对其一见倾心。

风寻鹤难得离开灵犀宗,四下云游授业,原主受了师姐江青黛的怂恿,喝了她递过来的酒,一时头脑发热,衣裳不整地闯入了风寻鹤的房间。

下场可想而知,丹田被废,灵脉被剔,形同废人,如丧家之犬般在荒郊野外受江青黛的羞辱。

“师妹啊师妹,自从你进入碧波门后,抢走了我多少风光,如今也该让你尝尝被人践踏的滋味。”江青黛得意大笑,狠厉地一脚又冲她肿胀的脸上踩去。

这张清纯美丽的脸,也是江青黛心里的一个痛,她要狠狠踩个稀巴烂,让白瑶光再也不能以色侍人!

然而,这一脚没能如愿!

白瑶光忽然往地上抓了什么。

以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出手如电!

一根尖锐树枝,快狠准的穿透了江青黛的脚背,将她狠狠钉在地上!

“啊啊啊——!”江青黛痛得尖叫,随行的粉衣少女更是吓得扭头就跑。

白瑶光强忍着四肢百骸的剧痛,缓缓站起,趁着江青黛没反应过来之际,迅速封住她的灵脉,再一把扼住她的喉咙。

“那孽障风寻鹤还在碧波门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