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蛇婿王天赐

蛇婿王天赐

天朝无笔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王天赐的命运,跟蛇有着无法摆脱的关系。当年,家里经营着一家小餐馆,蛇肉蛇汤是很多食客喜欢的美味。在惊蛰的那一天,有一位顾客送来了一条大蛇,父亲把它关进笼子里之后便与爷爷去了山里。可是当他们回到家,却发现母亲被大蛇死死缠住,已经奄奄一息。在一年后,王天赐出生,他出生之时,左肩上出现了一条栩栩如生的蛇像……

主角:王天赐,玄衣   更新:2022-07-16 08: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天赐,玄衣 的武侠仙侠小说《蛇婿王天赐》,由网络作家“天朝无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王天赐的命运,跟蛇有着无法摆脱的关系。当年,家里经营着一家小餐馆,蛇肉蛇汤是很多食客喜欢的美味。在惊蛰的那一天,有一位顾客送来了一条大蛇,父亲把它关进笼子里之后便与爷爷去了山里。可是当他们回到家,却发现母亲被大蛇死死缠住,已经奄奄一息。在一年后,王天赐出生,他出生之时,左肩上出现了一条栩栩如生的蛇像……

《蛇婿王天赐》精彩片段

我的生日,刚好是惊蛰,我出生那天有人给我家餐馆送来了一条松花蛇。

所谓的餐馆,就是我爸自己改建的,主要食材都是野味,招牌菜就是各种蛇肉蛇汤。每年寒暑假,都有不计其数的人,慕名而来。

被我爸杀掉的蛇,成千上万。

把那条松花关进笼子后,我爸跟着我爷爷,去了山里。

他们布置好陷阱,一回到家里,就看见我妈被那条松花死死缠住,已然陷入昏迷。

我爸顿时怒及,提着刀就准备下手,可到了跟前,松花却是不翼而飞。

自此以后,我妈的性格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人都变得痴痴傻傻,总下意识觉得自己不是人,而是蛇,没事就在地上爬行蠕动,专找各种洞钻。

家里人想尽了一切办法,却是丝毫不见起效。

我爸更是怒火中烧,自此变本加厉的开始捕蛇杀蛇。可说来也奇怪,自从发生了这件事后,那些蛇好像就凭空消失了一般,就连日常过来卖山货的村民,都说最近见不到什么蛇了。

更蹊跷的事情来了,没多久,我妈的肚子就鼓了起来,我爸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是他的种还是蛇的,原想狠心打胎,奈何姥姥死活不肯,把我妈接回娘家去了。

更诡异的是,等到我终于出生了,左肩却赫然出现了一条栩栩如生的蛇像,白骨生生,拇指大小,寒意逼人。

裸漏在外面的只有一颗蛇头,其余部分深深的刺进肩胛骨里,宛若我自身长出来的一般。

姥姥向来强势,不顾一切劝阻,叫来了村子里的江湖郎中,硬生生的把那玩意从我的肩胛骨里面取了出来。因此我左边的肩胛骨处,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持续至今。

至于从我身上取出来的那玩意,则被姥姥用雄黄泡着,埋在了院子里的桃花树下。

从我落地,直至三岁,我就没离开过姥姥家,直到三年后的惊蛰,我爸突然出现,要把我刚刚才才能直立行走的娘,接回去。

也是这一年惊蛰,我爷爷撒手人寰,听说死的十分离奇,在一个山洞里,浑身上下只剩累累白骨,皮肉丝毫不存。

具目击者说,发现爷爷的时候,四处都是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蛇,它们啃噬了爷爷的肉,这是明摆着在报复我们家,因为我们家杀了太多蛇。

次年,我妹妹出生了,我跟姥姥刚刚听闻这个消息,就再次传来了一个噩耗。

我娘疯了似的用刀捅了我爸,随后逃进深山,被村民寻着的时候,已然成了一个真疯子。

更加离奇的是,我爸侥幸活了下来,只是醒来后就离开了医院,自此下落不明。

而我跟我妹妹以及我那个疯子娘,从此就一直跟着姥姥生活。

为了不让别人看见我肩胛骨处那道触目惊心的疤痕,我几乎从来没有穿过v领的衣服,只要能带着围脖就带着围脖,实在太热就在脖子上搭条毛巾。


姥姥也会在每年的惊蛰之前,把我所有的衣服都用药草熏陶一遍,然后换掉挂了一年的中药吊坠。

可人有失足,马有失蹄,高中毕业那年,我正在地里帮姥姥做农活,周围还有一些同龄的男孩子。

原本一切正常,大家说说笑笑干着活,但村里的绿萍突然一脸焦急的朝着我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往我手里塞了个物件,转身就跑了。

绿萍比我大几个月,是村长的女儿,我们一直都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关系不错,大家都心照不宣。

我愣在当地,看着手里那个用黄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东西,一股寒意油然而生。

随后,阵阵刺痛从左边肩胛骨处传来,宛若有什么东西,想从我肩胛骨那里钻出来似的。

周围的同龄人顿时哄然大笑,并未察觉到我的异样,只是起哄般催促我赶紧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

王树宽对王绿萍向来有爱慕之情,见我愣在原地,顿时急不可耐的伸手就把东西抢走了,一眨眼时间就打开了。

可包裹一打开,王树宽就吓得面无血色了,绿萍送给我的,赫然是用蛇骨做成的项链。

蛇骨链,最近极为流行。据传品相最好的蛇骨链,是抓到野生的蛇,随后固定头尾,用刀划开蛇皮,剜出里面的肉,只余骨头,送到寺庙寻高僧开光,制成蛇骨链。

蛇为邪物,骨也邪门,尤其是对于婚姻及生育,传闻更是有求必应。

我所出生的地方,人们对于吃蛇肉喝蛇汤的习惯,由来已久,捕蛇的法子,更是千奇百怪。大抵正是因为过度捕杀,从我记事起,就以及很少能看到野生的蛇了。

以至于很多像我爸以前开的那种餐馆,因为收不到山货,只得自己养殖了。

而吃完后剩下的骨头,也进行了再加工,制成了各种首饰出售,其中蛇骨链,就是最为畅销的首饰。

年轻男女,表达爱慕之情,蛇骨链也就成了最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我很意外,没想到王绿萍会送我蛇骨链,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让我更加意外的是,王树宽一脸阴沉,一边冷哼,一边把那条蛇骨链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哼,王天赐,你不是一直都穿高领衣服吗?又总是搭着一条毛巾,着蛇骨链反正你也不会喜欢,不如让我戴好了。”

话音落地,也不等我回话,自顾自的就走了。

尽管我有点气愤,不过也算是变相帮我解围了,其余人见没热闹看了,也就作鸟兽散了,我也没往心里去。

可就在当天夜里,我做了无数个离奇的梦,梦里有无数的蛇,那些蛇开口喃喃低语着,暧昧不清。

次日一大早我就起床了,正在给妹妹做饭,刚点着火,王树宽就一脸阴沉的走了今来。

我皱眉沉思着,难道他跟王绿萍有什么口角?怎么大早上的,甩脸色啊?

还没等我问,一股浓重的腥臭之气,瞬间扑鼻而来,让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那味道就是从王树宽身上传来的,我对这个味道极为敏感,王绿萍家就有一个养蛇场,每次路过王绿萍家,这种味道就会铺天盖地的传过来。

“拿去!”王树宽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说话的同时,舌头还朝外翻着。

我一头雾水,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了,接着手里就多了一条蛇骨链,正是昨天王绿萍送给我的那条。

可这玩意应该在王树宽脖子上戴过,也是从他手里递给我的,入手却是瞬间就传来一股刺心的寒意。

王树宽见我拿回去之后,舌头吐了几下,两只眼睛眯了起来,只余下一条缝隙,竟然发出蛇一般的嘶嘶声来,我脸色一变,下意识后撤了好几步。

他却恍若未闻,发出一阵奇怪的笑声后,没再多说一个字,转身又走了。

只是此时王树宽走路的姿势极为怪异,两条腿好像不听使唤一般,扭在一起,就连上半身,也是扭来扭去的,我看的提心吊胆,好像一不小心,他就会摔倒似的。

等我回过神后,空气中只余下了刺鼻的腥臭味。

而我多年未曾露面的疯娘,今天突然太阳打西边出来似的,从里屋冲了出来,盯着王树宽,就笑得前仰后合得。

可慢慢的,笑声突然变成了哭声,哭的撕心裂肺,疯了这么多年得她,突然准确得叫出了我得名字,随后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我。

就在我惊疑不定得时候,疯娘得清醒转瞬即逝,又变成了那个疯娘,我只得做好饭,让妹妹喂她吃。

我看着手里得蛇骨链,一股厌恶,油然而生,皱着眉头,丢进了柜子里,害怕被姥姥看见,又少不了一顿训斥。

吃完饭,我就去地里干活了,等我晚上回家后,睡觉得时候,鼻端却是再次传来了一股极为浓厚得腥臭味,跟白天王树宽身上那股味道一模一样!

接下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来到我的床上,如同鬼压床一般,压得我无法动弹。

我使出浑身解数想要下床,身体却没办法听我使唤,脑子也有点昏昏胀胀的,然后我突然感觉到大腿脚腕儿有一阵极致的痛感传来,紧接着耳边传来一声冷哼,那个压在我身上的东西被什么东西丢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我看上的男人,你也敢碰?”女子的声音妩媚且充满威严。

紧接着我听到了“嘶嘶”的蛇信吞吐声,然后有什么东西离开了我的房间。

心里悬着的心刚刚放下,却听到那女子咯咯咯的笑了几声。

“你终于成年了,我等你成年等太久了。”

紧接着,我感觉有一双温暖的手在抚摸着我的身体。

这双手光滑且温柔,仔细的抚摸着我身体的每一寸。

我想要反抗,却发现只是一种奢望,嗓子里面的话堵在嘴里,什么都说不出来。

半睡半醒间,我的脑海里不断闪过缠绕在一起的蛇身,乌黑浓密的秀发,以及一对拥抱在一起的男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