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离婚后她飒爆全球

离婚后她飒爆全球

素馨小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连翘是连家千金,同时也是秦氏总裁的夫人,他们结婚三年,却每一天都在暗自较量。这段婚姻带给她的没有幸福感,有的只是悲凉。一场精心策划的陷害,连翘被判入狱八年,而她所“伤害”的那个人,正是丈夫的白月光。八年牢狱,她只在里面呆了五年便重获自由。一切都是新的开始,从今以后,她只为自己与孩子而活!

主角:连翘,秦琛,齐白   更新:2022-07-16 08: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连翘,秦琛,齐白 的武侠仙侠小说《离婚后她飒爆全球》,由网络作家“素馨小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连翘是连家千金,同时也是秦氏总裁的夫人,他们结婚三年,却每一天都在暗自较量。这段婚姻带给她的没有幸福感,有的只是悲凉。一场精心策划的陷害,连翘被判入狱八年,而她所“伤害”的那个人,正是丈夫的白月光。八年牢狱,她只在里面呆了五年便重获自由。一切都是新的开始,从今以后,她只为自己与孩子而活!

《离婚后她飒爆全球》精彩片段

江州,法院。

“全体起立,现在宣读审判结果……被告人连翘犯故意绑架伤害罪、故意杀人(未遂)罪,罪名成立,两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

法官威严的宣判声响彻审判庭内外,惊飞了停憩在高墙大院上的信鸽,它们成群成群的扑腾着翅膀飞向蓝天。

随着连翘被狱警押出法庭,早就守候在外的各大电台、传媒、娱乐网站记者蜂涌上前。

“判了八年,请问连小姐对这个审判结果满不满意?”

“会不会提起上诉?”

“听闻法院应琛少诉求,当庭解除了你和琛少的婚姻?”

“三年夫妻情尽,请问连小姐此时是什么心情?有没有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问话间,长枪短炮争先恐后往前戳,几乎戳到了连翘的脸上,狱警和律师只能尽量的阻挡,连翘的律师更是说着‘让一让,请让一让,后续事宜会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话。

未采访到只言片语的记者们仍旧不放弃的往前冲,可因了狱警和律师的原因,他们接触不到连翘分毫。

“连翘,你该死!你该死!”

随着一道清厉、尖锐的女声响起,盖过了现场所有的声音。人们纷纷转头看向正一迳说着话一迳怒气冲冲走来的女子。

是她,云瑚。庭审案受害者云珊的谪亲妹子。

瞧云瑚这气势,明明是为其姐报仇来了啊。

见有八卦,一众记者纷纷给云瑚让道。

云瑚,算得上江州有名的名媛,素以温婉、干练著称,而此时,她脸上布满怒气,一惯精致的脸庞满布狰狞。

行至连翘面前,云瑚以不屑、轻蔑、讥讽的神看着面前戴着手铐的人,再度厉声道:“连翘,你毁了我姐,你毁了她了,你毁了她一生,八年牢狱如何能够抵罪?你该死,该判死罪。”语毕,她伸手狠狠的向连翘的脸上扇去。

耳光并没有如愿打到连翘脸上,被连翘身边的律师伸手挡住了,云瑚怒斥着“放开,你放开……”

拉拉扯扯中,现场乱了,从法庭中又冲出了大批警员来维护现场秩序。

远方,掩映在大银杏树下的一辆黑色的Lykan车中,坐在后座的金贵男人双眼若染了墨般的黑沉,似是看着混乱的方向,又似没有看着混乱的方向。

驾驶座上的助理小心翼翼的回头瞟了眼自家Boss,只觉得Boss素来温润恬淡的眸中满蕴****。

那****分明写着恨,恨着远方那被狱警押上囚车的女子。

助理心中哀叹:少夫人啊少夫人,你怎么就……这一次,也难怪Boss也不容你了啊。

“开车,去医院。”

随着冷冽的声音响起,助理立马回神,“是。”

少时,押解囚犯的车和黑色的Lykan在一个交叉路口相逢,然后背道而驰,瞬间消失在彼此的后视镜中。

五年后。

某国女子第一监狱。

厚重的铁门开启,高墙大院内,四道身影缓缓走向铁门,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老有少。

这四人是今天刑满释放的人员。跨出眼前的铁门后,她们将不再是待罪之身,而是自由之人。

守在铁门前身穿警服的中年女子先后接过了四人手中的手续单子,对比、盖章,然后一一叮嘱四人:“0315,你可以走了,向前走,莫回头。”

“1276,你可以走了,向前走,莫回头。”

“0082,你可以走了,向前走,莫回头。”

“2547,你可以走了,向前走,莫回头。”

莫回头,不要再走回头路,图个吉利。

四人纷纷恭敬的给女警鞠躬,说着‘谢谢’的话,然后跨出铁门,不再回头。

铁门外,大千世界,有人迎接的自是喜笑颜开,没人迎接的自是神形落寞。

当狱警多年,女警看得多了,不再似原来感慨万端,只用一双冷漠的眼看着手中握着的那一沓出狱手续诧异自语:“1314怎么还没有出来?今天应该也是她刑满释放的日子啊。”

监狱中,没有名字,只有代号。

之所以记得这个1314,是因为1314的神秘,说她是囚犯似乎又不是囚犯,说她不是囚犯但她偏偏就在这里呆了五年。

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出狱的日期推迟了?

女警正寻思间,一抹高挑的身影从远方缓缓行来,正是她方方念及的1314。

1314不似先前那出狱的四人恭敬的给女警鞠躬,而是嘻皮笑脸的招手‘嗨’了一声,随即大步上前,亲热的揽上女警的肩膀,然后清脆的唤了声‘张姐’。

女警姓张。

张姐对1314的行为已经习以为常,并不反感,只是冷声道:“1314,恭喜你,出狱了。”

闻言,连翘的脸上扬起若野花般灿烂的笑,两颊上的两个酒窝亦似盛满了水般的荡着漾着,一时间看得张姐失了神。

连翘一边将手上的出狱手续单拍在张姐手中,一边笑道:“谢谢你,张姐。得空我回来看你。”

“呸呸呸,乌鸦嘴,别说回来的话。”说话间,张姐手指着铁门外的世界,“出去后,别回头。”

连翘‘咯咯’一笑,扑闪着两只桃花眼,甚是俏皮:“我回头的次数还少吗?”

是啊,这五年时间,这个1314回头的次数确实不少,这也正是张姐觉得眼前的1314和其她囚犯不同的地方。

与其说1314是五年牢狱,倒不如说是五年病狱,她长期以‘病了,看病去’为由保外就医,其中最长一次的保外就医长达一年有余。

张姐出生于医学世家,少时亦将望闻问切学了个大概,自是明白这个1314根本没病。至于这个1314为什么总能以‘看病’为由出狱溜跶溜跶,想来身份必是不同凡响。

这个世界总存在着不公平之处,由1314可见一斑。

然,狱警守则第一条就是守口如瓶、不论是非,更何况她觉得1314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所以……

“行了,张姐,别一副舍不得我的心疼样,放心,这次我不会回头,拜拜了您啦。”一迳拍着张姐的肩,连翘一迳扬首笑着步出铁门。

迎着风,缓缓阖门的张姐眯眼看着1314那高挑的背影,记得初次见到1314,脸上还有少许婴儿肥,如今经过五年的磨砺,脸上的婴儿肥不见,身材也比原来清瘦了不少:1314,但愿从此不见,但愿从此你幸福平安。

随着铁门阖上的声音,连翘的身子顿了顿,但也只是顿了顿,并未回头。

放眼看去,没有迎接她的人。

自嘲一笑,迳自直行,直至一个路口,左转,又行了百米余,她长吁一口气,这才停下脚步,靠在了监狱的围墙上,双手环胸,抬头看着阴沉的天空。

八年刑期,她五年就出来了。


魅色。

一个纸醉金迷的场所。

今夜来魅色的各方权少又不少。

只因魅色这段时日颇多传奇,引无数权少竞折腰。

随着三个身材挺拔、面容俊朗的青年走进魅色,美女们的眼睛均一亮。

不说美女们盯着这三人差点回不过神,就是其他的男人们盯着他们三人也差点没有回过神。

在这种地方能看见各方权少的机会虽说不少,但能够看到大神级权少的机会却不多。

而现在,进来的这三个青年,正是大神级的权少。

于是乎,美女们抬头、挺胸、翘臀,摆出最优雅迷人的笑,蜂涌着上前……

无视纷纷簇拥上前的一众美女,三尊大神目不斜视前往舞台方向。

魅色的经理早得知这三尊大神要来,是以在离舞台最前沿的地方留了三个VIP座位。此时,一见这三尊大神到了,他立马笑着上前迎接,将三人安排就坐,并殷勤笑道:“三位稍等,已得到通知,凤凰马上就到。”

说起魅色,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娱乐场所,在江州同行业的排行榜上甚至排不进前十。但自从一个月前来了一个神秘的女人后,魅色一跃成为同行中的佼佼者。

女人的神秘在于她长期戴着凤凰面具,更以一袭黑色紧身皮衣、皮裤装扮亮相于魅色的舞台,在魅色载歌载舞后便驾着她那拉风的哈雷摩托迅速消失。

每夜,来如风、去亦如风。

因了她的到来,因了她的神秘,更因了她那无人能比拟的劲歌热舞,一个月的时间,她为魅色吸引了无数客人,魅色在娱乐场所中的排名直线上升,如今已稳居同行业排行榜榜首。

神秘女子的代号:凤凰。

行业有笑谈:魅色是棵梧桐树,终于引来了一只金凤凰。

在魅色经理好生招待三位大神并且详细介绍凤凰的时候,舞台的后方起了骚动,尖叫声不时传来,紧接着传来‘凤凰来了,凤凰来了’的喧哗声。

一时间,早早守在舞台前的人沸腾了。先前还被各方男女万众嘱目的齐白、楚楠、燕七这三尊大神被彻底无视,连魅色的经理也不待见他们了,而是热切的看向舞台方向。

随着一声清脆的“Ladiesandgentlemen,areyouready”的声音传来,齐白、楚楠、燕七三人的虎躯均是一震:这声音,太熟悉。

紧接着,为了凤凰慕名而来的人都疯狂了,尖叫着‘准备好了’的声音是此起彼伏,将凤凰后面所说的话都淹没了。

在齐白、楚楠、燕七三人面面相觑间,万众期待的凤凰手拽吊绸从天而降。

她一如以往,一袭紧身的黑色皮质衣裤,面上仍旧戴着凤凰面具。不同的是,今夜的她背上还背着一双金色的翅膀,一如她面具的金色,似金色的火焰。

手拽吊绸的她绕场飞行,若一只浴火的凤凰展翅翱翔。

“凤凰!凤凰!凤凰!”

人群的尖叫声、惊叫声更热切了,震得三位大神嘴角同时一个抽搐。

“小白,我建议,你们家的会所也可以效仿效仿,否则就等着关门吧。”

齐白闻言炸毛,“齐白,齐白,我是齐白,不是小白。”

“楚楠说得对,再不思进取,你们家的会所可以关门了。”这回说话的是燕七。

他们三人今天之所以来魅色就是因为这只凤凰,因了这只凤凰,魅色生意大好,他们来考察,顺便取取经。

在三人说话间,绕场飞行两圈的凤凰已经稳稳的落在了舞台的正中央,随着吊绸升起,她背后的翅膀也随之升起,徒留她一人孤单单的站在舞台上。

这场面,怎么看怎么惹人心疼。

一时间,热闹不再,四周静极。

突地,凤凰高举起右臂,脆生生的声音若天籁传来,“我是凤凰,我愿折断翅膀,不去天堂。”

随着凤凰话落,围着舞台的一众看客再度疯狂起来,“凤凰,留下!凤凰、留下!凤凰、留下”的叫着。

再度听到凤凰的声音,齐白差点一个不稳从VIP座上摔下来,目瞪口呆中和楚楠、燕七面面相觑。

疯狂嘶吼的人群在凤凰一个轻轻的挥手下,现场再度安静下来。紧接着,她抬高手臂,打了个响指,问:“Doyoureallywantit?”

下面的人群兴奋的回答:“Yeah!”

她又问:“Doyoureallywantit?”

下面的人群又兴奋的回答:“Yeah!”

她再问:“Doyoureallywantit?”

下面的人群再度兴奋的回答:“Yeah!”

至此,她魅惑一笑,道:“OK,music,go!”

那金色面具上,展翅飞翔的凤凰自额头而生,凤尾沿着右半边脸颊垂落,遮掩住了她大半的脸孔,只露出娇挺的鼻、艳红的唇以及左半边小小的半边脸颊。凤翅之中,隐约露出一双灿若桃花的眼睛。

哪怕就只露出这少许部分,但仍旧挡不住她左颊那因了笑而深陷的酒窝,挡不住那因了笑而微弯的樱唇,大有‘一笑百媚生’之态,更惹得人疯狂了。

听到这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看到这再也熟悉不过的笑,齐白终于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更因为过于震惊没有及时起身,手居然还被疯狂扑向舞台的人给踩了一下。

“Sh一it!Sh一it!Sh一it!”齐白一迳叫骂着一迳抽回手要去揍那个踩了他手的人,但抬眼间,眼前乌压压一片都是人,哪里找得到踩手的主?

VIP座此时全然成了摆设,所有的人蜂涌到舞台前,随着强劲的音乐舞动着身躯。

舞台上是她激昂的唱:“Go,go,go!”

舞台下是人群兴奋的和:“Go,go,go!”

舞台上又是她激昂的唱:“Ale,ale,ale!”

舞台下又是人群兴奋的和:“Ale,ale,ale!”

可以说,整个会场,除了齐白、楚楠、燕七三人还算清醒,其余的人皆已疯狂,疯狂到了极至,也兴奋到了极至。

“……Herewego!Ale,ale,aleGo,go,goal!Ale,ale,aleArribava!ElmundoestadepieGo,go,goal!Ale,ale,ale……”

火辣的身材、热烈的舞,疯了一个舞台,也疯了整个夜。

“是她。”呆呆的望着舞台,齐白肯定道。

“是,是她。”楚楠亦肯定道。

“不错,是她。”燕七作了最后的总结。

“K一ao”一声后,齐白急忙从怀中掏出手机,毫不迟疑的播通一个号码,三声后,手机接通,传来男人浑厚的声音:“小白!”


一时间,忘了正事,齐白因了称呼再度炸毛,“齐白,齐白,我是齐白,不是小白。”

楚楠、燕七纷纷无语: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小白,什么事?”男人浑厚的声音依稀传来,如大提琴般低沉迷人。

“你在法国还要呆多久?”齐白终于不再纠结自己的称呼,问。

“唔,还得一个月。”

“已经两个月了,怎么还要一个月?”说话间,齐白漂亮的单凤眼中闪着恶作剧的因子,语气显得暖昧无比:“是不是体力不济?要不要兄弟我去帮帮忙?”

电话另一端的男人顿了顿,脑中想像得到齐白那甚是邪恶的神情,没什么情绪回道:“南非的矿出了点问题,不介意你去帮帮忙。”

南非!那个鸟不拉屎且有吃人族的地方,打死他他也不去,是以齐白‘喂喂喂’三声后,大声道:“喂,你大点声,这里太吵,我听不清楚,喂喂喂……”

因为舞台音乐震耳欲聋,再加上人群太过疯狂,所以齐白早就寻了个安静的地方打电话。楚楠、燕七二人也紧随在他左右。

此时齐白故意说着些‘听不清’的话,无非是不想去南非罢了。

担心时间久了扛不住电话对面男人的坑蒙拐骗、威胁利诱然后自己真从了他去了南非,齐白在又故意嘶吼几声‘喂喂喂’后毫不迟疑的将手机丢到了楚楠怀中并道:“信号不好,我听不清。”

楚楠丢了齐白一个白眼,拿了手机,道:“阿琛。”

电话对面的男人正是秦琛,自是知道齐白的小动作的,见怪不怪,道:“楚楠!又和小白在哪鬼混?”

楚楠不答反问:“法国的事还得一个月?”

“嗯。”

“一个月后呢?你会不会转道去南非?”楚楠早知秦氏在南非投资的矿出了点问题,但问题不大。

秦琛迟疑一阵,道:“有这个打算。”

那点破事何需秦大总裁出马解决,是以楚楠建议道:“换个人去吧。”

“怎么了?”

“你尽快处理完法国的事,回来就知道了。”语毕,楚楠直接挂了电话,生怕一个多嘴多舌惹出无端祸事。

彼时的法国正是白天,秦琛正坐在一张藤椅上,看着手中突然暗了的电话,道了声‘这是怎么了’后,抬眼看向远方葱葱郁郁的葡萄园,若有所思。

他有一双黑得似墨染的眼睛,棱角分明的脸颊似大理石雕刻般完美无暇,其上带着独属于他的冷冽气息,黑色衬衫、黑色西裤令他即使是坐着也显得气势迫人。

半晌,他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抬步往葡萄园中走去。

这座葡萄园有着百年历史,是他半年前收购的。葡萄园中有城堡、别墅、酿酒坊,还有一个小型的跑马场,可谓集娱乐、住宿于一体。这两个月他留在法国就是为了打理它。

还有一个月,他亲自酿的第一批葡萄酒将出炉……

所以,江州哪怕有天塌下来的大事,他都不打算回国。

再说齐白、楚楠、燕七三人,挂了秦琛的电话后,同时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望着夜景发呆。

楚楠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轻轻的敲着落地窗的玻璃,不时的发出‘叩叩叩’的声音。

清脆的声音似敲击在了他们的心坎上,往事一一掠过……

八年前,秦琛、云珊大婚日,连翘绑架了云珊,逼婚成功。其后,秦琛送云珊出国游学。

五年前,云珊归国,一扫往日温柔敦厚的禀性,悍然插足连翘、秦琛的婚姻。

连翘打小被秦琛宠得无法无天,眼中自是揉不进一粒沙子,打电话约谈云珊。

云珊欣然赴约。

万不想在约谈地,连翘和云珊同时遭遇绑架。

连翘成功逃脱,云珊惨被轮。

那一日,秦琛赶到废旧仓库救人时,只看见满地的碎衣布片和满身青紫躺在血迹中的云珊。

约谈场地只有连翘、云珊二人知道,云珊横遭惨祸,连翘却安然无恙。于是,云珊愤然指责这起绑架是连翘所为。

连翘断然否定。

当事时,秦琛之母指证听到过连翘约谈云珊的电话。婆婆大义灭亲,亲自指证媳妇,很明显,连婆婆都不忍心云珊的遭遇了。

但连翘,仍旧强硬的表明自己没有参与绑架。

因了连翘强硬的态度,伤心欲绝中的云珊将连翘告上法庭。

在法庭上,连翘断然肯定自己没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再加上那几个绑架犯尸骨无存,在没有人证的情形下,因证据不足,法庭宣判连翘无罪,当庭释放。

云珊不服审判结果提起上诉,案子进二审。

也就在这个二审前期,出事了,连翘驾车撞向了自家公公,也就是秦琛父亲的车。

当事时,秦父的车上还有秦母,而秦母是指证连翘约谈云珊的证人。

所有人断定连翘是恨婆婆胳膊肘往外拐的维护云珊,于是心起歹念,蓄意谋杀。

车祸中,秦母仅伤了左腿,惨的是秦父,在那场车祸中虽然保得一命,但至今仍旧躺在医院,完全一个植物人般的存在。

哪怕云珊被辱,哪怕秦父被撞,哪怕秦母信誓旦旦指证连翘‘该死’,秦琛都有办法替连翘妥妥的洗去罪责、安然无恙、无需坐牢。

可偏偏,也许是一来二去的庭审令连翘伤神至极,她和秦琛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争吵到最后,连翘更是将一纸流产手术单丢到了秦琛的脸上。

那是秦琛和她的第一个孩子,是车祸受伤时身体检察中发现的,是秦琛命一众医生好不容易保住的。

至此,秦琛恨连翘,恨不得食她的肉、喝她的血。他不再管连翘的事也便罢了,更亲自指示法庭量刑从重,同时提出离婚诉求。

连翘呢,一改一审时的否认有罪,在二审的时候承认了所有的罪行。于是,故意绑架伤害罪、故意杀人(未遂)罪,两罪并罚,判刑八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