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豪门盛宠影后她百媚千娇

豪门盛宠影后她百媚千娇

白不拖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鸳混迹娱乐圈多年,绝对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她坐拥黑粉无数,得罪半个娱乐圈,是人人都不待见的狐狸精,糊穿地心。有一天,被全网黑的她,突然成了顶级奢侈品代言人,一炮而红。有人说沈鸳终于向恶势力低头,不再向潜规则说不,却不知,没有什么富豪权贵,是默默守护她十几年的徐锦年回来了。这场爱情,从青春起开始,从未有人辜负!

主角:沈鸳,徐锦年   更新:2022-07-16 08: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鸳,徐锦年 的武侠仙侠小说《豪门盛宠影后她百媚千娇》,由网络作家“白不拖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鸳混迹娱乐圈多年,绝对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她坐拥黑粉无数,得罪半个娱乐圈,是人人都不待见的狐狸精,糊穿地心。有一天,被全网黑的她,突然成了顶级奢侈品代言人,一炮而红。有人说沈鸳终于向恶势力低头,不再向潜规则说不,却不知,没有什么富豪权贵,是默默守护她十几年的徐锦年回来了。这场爱情,从青春起开始,从未有人辜负!

《豪门盛宠影后她百媚千娇》精彩片段

夜色浓厚的压下,苏野近乎哀求的对身边的女人说:“这个局,投资商也会在,在金主爸爸面前,你可千万得管住嘴啊!”

回应他的,只有女人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

苏野抓狂。

他职业生涯的瓶颈或许就是沈鸳了。

苏野在娱乐圈内,出了名的眼光毒辣,当初签沈鸳的时候,就是相中了她狐狸精似的艳绝长相,和与生俱来的大家闺秀的气质。

她身段好脸蛋好,今晚的深色鱼尾裙和手套的复古风打扮,将整个人承托的格外风雅优美。

就像一副中世纪的油画,她浑然成景。

可就是一张嘴不讨人喜欢,性子也非常冷淡,和她不熟悉的只会觉得这个人缺乏感情,不喜欢笑。

苏野带她这么久,发现她只是慢热,可是,娱乐圈这种地方没人会想要去亲近这种慢热的人。

因为一张嘴不讨喜,性格冷淡,好多角色和代言都因此泡汤了,出道这么久,只有一部高分电影作品拿得出手。

“姐姐,就当我求你了。”苏野压低声音说:“你不是非常缺钱吗?这次这个电影角色要是拿下了,你弟的治疗费就有了。”

沈鸳脚步一顿,涂抹殷红的嘴唇勾出了一抹格外邪气的笑容,不走心,但是很勾人,她说:“你放心。”

“拿得下。”

“我有信心。”

她给了苏野安心三连,苏野觉得自己并不能安心。

上一位金主爸爸因为想和沈鸳喝个交杯酒,什么目的大伙心知肚明,被沈鸳轻飘飘的怼:“没有镜子,这杯里也有酒是吧?看得清,你照照自己配吗?”

那位小老板被这句话气的直接把他们轰了出去,还连带着能力范围内的封杀。

沈鸳至今通告少得可怜,博客粉丝只有颜粉。

今天的金主爸爸不是一般人,苏野怕她继续得罪人。

沈鸳倒是一脸淡定,只有自己知道平静之下的心底有多紧张。

投资商姓的徐,她认识,很早以前就认识。

这个局就是冲着她来的,不怪她有这个自信,只是年少时期的情感太刻骨铭心,她太了解那位徐少爷的心思了。

京城商业圈的天之骄子,新闻只多不少。

推开包厢房门进去之后,发现里面想要来竞争的女明星有很多。

而被他们簇拥于中心奉承的,是一个极为年轻的男人,也是本次电影《无双》的最大投资方。

男人身上穿着高定西装,表情透着散漫,清冷矜贵,无意识的把玩着指尖的一枚戒指。

沈鸳进去后,他目光落在那样风雅魅惑的女人身上,微微怔了一下。

最靠近他身边的,是负责这次电影《无双》的总导演斐济,他给徐锦年倒酒,扫了眼走过来的沈鸳,眼里满是惊艳,说:“那位是周秘书给我的名单上,最后一位受邀女星,说实话,这次女主角,我最属意的就是她了。”

“她?”徐锦年薄唇微启,那一瞬间,收敛回了所有情绪,变得很是冷淡高贵,箴言说:“想不到她还真的会来。”

“徐少认识?”斐济会错了徐锦年的意思,以为这位文雅清冷的大少爷对沈鸳有了兴趣,了解过这个过分冷淡洁身自好的女人。

这么好品相的女明星,内娱很少很少,斐济听说,沈鸳是落魄书香门第出生,这种气质不是一朝一夕养的出来的,娱乐圈几乎没有人能比得过她。

就是可惜人性子实在不好相处,混圈有段时间了,没朋友,没人脉,更是没资源,好像还被几个圈内小老板联手在打压。

斐济感叹的说:“我想,她这回是不得不来,不然要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

徐锦年朝他那掀了一下眼皮,余光却在打量着沈鸳,勾起一抹冷笑。

老情人了,怎么能算认识

边上人只觉得他浑身都是低气压。

好端端的,怎么忽然不高兴了

沈鸳落座,没敢看徐锦年一眼,有些紧张的拽住了随身携带的包带,目光垂落,面无表情,给人一股子疏离感。

她这样的脸和气质是让人容易着迷的,不然苏野也不会这么执着她身上。

要是开窍了,火起来,一定能成顶流。

更何况,沈鸳是有实力的。

这里其余过来奉承的女明星很多,另一头离徐锦年比较远一点的三四线小明星杜笙笙,就是沈鸳同公司的死对头,她记恨苏野这个曾经的王牌经纪人不选她,反倒动用全部人脉,给沈鸳接了出道电影《黑色星期天》一举拿下新人奖。

这原本应该是属于她的才对,沈鸳算什么?脸好看的花瓶而已。

她阴阳怪气的说:“哟,这位沈大小姐怎么也会来这种局了,不是清傲的很,瞧不上眼么?”

苏野不喜欢这个眼界格局小的女人,当即就想怼回去,却被沈鸳按了一下手,禁了声。

明明是大夏天,很热的温度,她这么穿还带着绅士手套,从外面的热空气里面进入这里,却浑身都很凉爽,按苏野的手指很软,没什么力道似的,像团棉花。

沈鸳这长相就像只狐狸,眼尾上挑,随便一个眼神就有说不出的风情,只是她并不用天生的好皮囊勾人心魄,她用清冷的性子拒人千里。

若即若离,惹人心痒,又爱又恨。

她目光斜过去看着杜笙笙,慢条斯理的说:“平时的局,确实瞧不上,这次不一样。”

轻笑一声,没什么感情,却玩味的说:“京城的小太子爷在呢。”

杜笙笙冷笑:“你想靠脸攀上小徐少?你在做梦吗?”

沈鸳性子太傲了,这个圈内人都知道,她本来出道拍的荧幕初作《黑色星期天》演的是一个女杀人犯,格外出彩,就因为这个性格,一路被黑,败坏了作品给她带来的热度和观众好感度,所以当初即便电影热度那么高,却依旧大火不起来。

而京都小太子爷,徐总的老来子,徐锦年,人人都要恭恭敬敬喊一声小徐少的大佬,出了名的禁/欲清贵,不近女色。

传言说,他心里是有一个白月光的,无人能及。

这里的其他女明星无一不在感叹优秀的人,反倒专一情深。

她们宁愿徐锦年渣一点,他有脸有钱,她们便有机会。

可是事与愿违。

杜笙笙很有底气的嘲讽她说:“一个花瓶,连摆在屋里都没人要。”

“没人要那是没人敢要。”沈鸳不咸不淡的回怼回去,红唇沁着嘲笑,看起来有丝狡黠的坏意,说:“花瓶也能精致漂亮的让人只敢远观,不敢亵渎。”

杜笙笙:“………”真踏马不要脸。


苏野暗道一声:漂亮。

杜笙笙气的,咬咬牙说:“你那是没人敢亵渎么?那些人不过是想看你放下/身段跪下来求他们罢了,看吧,封杀只是开始。”

苏野喝了口酒,冷声说:“杜小姐,我苏野再怎么说在圈内也并非籍籍无名,得罪我的艺人?当我不存在呢?”

杜笙笙冷哼的偏开头不在回话。

徐锦年把玩酒杯,余光一直注意着沈鸳。

她变化实在太大了,年少时身上那股子纯粹的干净已经见不到了。

没来由的,徐锦年烦躁的拉了拉自己的领带,然后起身对斐济说:“我出去抽根烟。”

“徐少什么时候回来?”

徐锦年没说话,居高临下的俯视,深深看了沈鸳一眼。

沈鸳:“……”她低着头,小抿了一口酒。

她在紧张。

徐锦年喉结滑动,轻笑了一声,大步离开。

“出去找人聊聊?”苏野目光跟了出去,推搡了一下沈鸳说:“我觉得无双那个女一号很适合你,既然都邀请你过来了,你要不去在金主爸爸那努力争取一下。”

这位大姐的个人魅力没的说的,苏野有股盲目的自信。

“如果。”沈鸳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掩饰掉本该藏匿得很好,却溢出来的几分紧张,故作轻松的说:“我成功了之后,是不是我弟弟就有救了?”

苏野说:“那当然!这次电影热度起来,我就给你找最好的公关团队洗白炒作,你保证有一段时间,片源代言不断,你弟的治疗费也有希望。”

这是左右沈鸳的资本,苏野已经拿捏好怎么利用了。

沈鸳轻咬嘴唇,下定决心般的说:“好。”

虽然很不想保持这样利用的心态去接近徐锦年。

但是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弟弟的病真的等不了了。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沈鸳缓缓起身,抚平裙子褶皱,漂亮的秀眉轻皱,退出包厢。

杜笙笙冷哼,只觉得她是去徐锦年面前自取其辱。

其余人显然也是这么想的:“沈鸳没机会了,去也没用。”

“人小徐少心里有人,一屋子的鲜花,他愣是连余光都没多给。”和杜笙笙同咖位的女星端起酒杯靠近斐济,笑说:“导演你说是不是?”

“这可不一定。”斐济身为男人,明白沈鸳给人的诱/惑力有多大,他笃定的说:“鲜少有男人能拒绝得了沈鸳。”

很欲的长相,很纯的气质。

又纯又欲,斐济都好心动。

其他女明星非坚信徐锦年看不上沈鸳。

“商圈大佬哪个不喜欢乖的?沈鸳那种人,想要她乖,得调教。”

杜笙笙嘲讽的说:“沈大小姐不给机会啊,有清骨,有傲气呢。”

这话说道斐济心坎去了,但是他不敢附和。

别人不知道,他作为发起人很清楚,徐锦年这个局大概率就是冲着沈鸳去的。

徐锦年没走远,沈鸳出门的时候,他就那么站在走廊里,目光炙热的看着她。

沈鸳脚步一顿,和徐锦年隔着一段距离,遥遥相望。

她漂亮的眼眸里水波粼粼,印入了走廊白炽灯的苍白光芒。

徐锦年忽然伸手,慢条斯理的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带,喉结滚动几下,然后缓缓靠近了那个美如画的女人。

这家店都被小徐少包了下来,局的目的是为了引来这个人,包店的目的是不想被闲杂人打扰。

徐锦年伸手,把也不抵抗,安静的沈鸳拉上了这间会所的休息室里。

这里面没开灯,黑漆漆的,沈鸳背靠关上的房门,适应了黑暗这才看得清面前人的轮廓。

记忆里的徐锦年停在了十七岁的仲夏末,往后的信息和消息只能在财经新闻上才看得到一张轮廓模糊的照片。

他个子更高了,肩背也不单薄了,还比以前更加沉稳清隽。

沈鸳仰着头,忽然笑了一声,说:“传闻中性冷淡又深情的小徐少?”

“我在等谁?”徐锦年气息逼近,带着自己身上冷冽的木质香,和沈鸳的呼吸强硬的交织在一起,哑声说:“你不是清清楚楚吗?”

沈鸳轻轻眨了眨眼,眸色有点暗,索性房间没开灯,徐锦年看不见她眸子里短暂出现的水光和愧疚。

她已经配不上这个人了,他太优秀了,而沈鸳自己……

她已经不是从前位于海城的名媛食物链顶端,百年书香世家背景的沈小姐了。

沈鸳想动,徐锦年便加了力道把她死死抵在了门后。

“说话。”徐锦年嗓音很沉,带着几分没来由的愤恨:“这么多年没见,连话都和我没有的说了么?”

“不是。”向来冷静毒舌的圈内小妖精,第一次慌了神。

她压下慌张,用尽量平稳的语气说:“该说什么?好久不见吗?”

“还是对不起?”

徐锦年气笑了,他觉得自己忽然涌上心头的脾气和自己的所作所为有点荒唐。

这个女人十几岁那会儿就是清心寡欲,干净的宛如谪仙,从来都是这样。

十七岁的时候,他还能凭借少年人不服输,敢爱敢恨的勇气,去追上一追,够得着沈鸳的手。

现在忽然觉得,她与生俱来的疏离感连他也靠近不了了。

他想拥有她,迫切的,圈在身边,不是把她当金丝雀关着。

是惯着,惯坏了,惯出比从前那样更坏的脾气。

他是做到过的,这次应该也可以!

徐锦年放开了沈鸳一点,给她喘息的空间,单手抵着门,低头,一手逐渐顺着黑暗里女人的轮廓,抚/摸上她的脸颊。

五官更精致了,也瘦了,徐锦年听说过封杀的事情,她入圈后的日子并不好过。

“不会说话就算了。”徐锦年平静的说。

沈鸳:“……”她偏开头抿嘴。

她现在的性格确实不讨喜,连徐锦年也不喜欢了吗?

徐锦年:“你不是想要无双的戏份么?拿出做交易的态度吧。”

“我…”沈鸳不知道“交易态度”具体是什么样的,这一刻她忽然生出负罪感。

这是这么多年的遗憾,和对徐锦年的亏欠悔恨交织,复杂又难耐,像被人扼住喉咙,扼住心口,她能顺畅呼吸,可就是觉得很累很艰难。

沈鸳小声说:“我需要怎么做?”

徐锦年不知道自己是该心疼她因为一个戏份就要委屈自己的本意,还是该气她不继续坚持自己的清高。

“你们娱乐圈不是流行包/养吗?”徐锦年拇指在她的嘴唇上摩/挲着,看起来有几分暧昧的意味,语气却很冷静的说:“沈小姐觉得我这个金主怎么样?”

“你想我利用你么?”沈鸳嘴巴张张合合,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徐锦年的指尖,“徐少这么喜欢被利用?”

徐锦年周身气息一下危险起来:“真是越来越不会说话了。”

“我不一直都这样吗。”

“你们沈家的规矩呢?不规束你的说话方式?”

沈鸳忽然闭嘴,一言不发,在黑暗里看着他。

徐锦年心中不是滋味,懊恼自己怎么和旧见面就是剑拔弩张。

沈鸳似乎没在意,踮起脚尖,在徐锦年的唇上碰了一碰,蜻蜓点水的一下,带着一股令人沉/沦的清香。

她分明是规矩风雅刻入骨子里的沈小姐,主动亲人这件事徐锦年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她身上。

徐锦年顿住了,脑子里绷着一根弦,环绕于周身的危险气息一下子更燃了。

“你…”

他能看清黑暗里,沈鸳咬了下红润的嘴唇,轻轻的问他:“bao养,是这样的吗?金主?”

真是个妖精。

弦崩断,徐锦年低头,吻了下去。

他惦记了好多年的妖精。

在他十七岁的时候,惊艳了他整个青春。


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的天光,沈鸳睁开酸涩的眼睛,凭感觉摸到了枕头底下的手机。

她浑身骨头都感觉不是自己的,眯着眼看了一下时间。

早上九点半。

身边搂着她的男人在她有动作开始也醒了,勾了胳膊把沈鸳捞怀里,低头亲了一口,哑声说:“怎么,今天还有事?”

“有个通告。”沈鸳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说:“无双那个…”

这一句话直接破坏了此刻触动徐锦年心底的那抹温馨。

“给你的角色。”徐锦年坐起身,目光幽深的看着她:“我说到做到。”

他的目光落在沈茵凹陷的锁骨上,那里有一抹鲜红,在直白的勾出两个人昨夜的回忆。

沈鸳闭眼,动作很缓慢的撑起了身子。

她身上的睡裙是裸色,布料丝滑,衬托肌肤雪白,乌发散落在肩头,身后,很漂亮。

徐锦年伸手在她锁骨上摸了一把,忽然说:“如果沈家没有出事…”

他或许根本没机会能得到当年圈内封神一般的沈鸳。

他忽然生出近乎恶劣般的得意。

这个人是他的了。

沈鸳目光沉静的看着他,自嘲一笑:“没有出事,我怎么会有机会进娱乐圈。”

或许和徐锦年重逢,只会是以一种尴尬的方式。

她压下心里的异样,神色如常的起身换衣服,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补妆品,对镜描眉。

沈鸳的嘴唇有点微肿,架不住徐锦年昨天那样的亲吻,咬出来的。

她的一举一动,都像一幅画鲜活起来的感觉。

很赏心悦目。

徐锦年让人送来的新衣服,给沈鸳的是一件墨绿的和风裙,还体贴的配了一双黑手套。

他撑着下巴在一旁看着她,似乎很享受。

沈鸳画完眉毛,慢条斯理的戴上手套,遮住漂亮的手指和细白的手腕,被徐锦年摁了肩膀,轻轻的接了个吻。

“我送你。”徐锦年拇指摩/挲她的脸颊,半点没有昨天的凶,有点恋恋不舍的意味,说:“你要回公司?”

沈鸳看着他,眸光水润漆黑:“嗯。”

那是一双会说话似的眼睛,就是缺少几分神采,很是沉闷。

徐锦年心情很好,觉得和沈鸳的事情,来日方长。

他一开始本以为,做这个局沈鸳不会来的。

结果出人意料,却正和他意。

这个人辜负过他。

他是气的,可真要报复却也根本舍不得。

小徐少亲自开车到JYJ娱乐公司停车场,目送沈鸳离开后,徐锦年拨了个电话给无双导演斐济。

这人算他的大学同学,交情一般。

斐济怎么会不知道徐锦年对沈鸳的心思

大家都是男人。

什么深情专一小徐少?商圈大佬哪个不是多情人,谁抵得住沈鸳的个人魅力

若即若离的距离感,清冷高贵,一张脸,一双水眸,人间极品。

斐济嘿嘿一笑,心知肚明的问:“少爷,是不是女主有内定人选了?”

他这个剧本磨了很久,花费心血,想拍出来选角也很仔细,就是没钱。

无双肯定不是作为商业片赚钱的,是文艺片,讲究剧情和镜头细节美感。

因为太多规矩之类的,不挣钱,前期还耗钱,所以斐济一直拉不到什么投资。

后来徐锦年的秘书找上他们,说小徐少看了剧本,对这个感兴趣,并且列出女演员名单,让他挨个约来酒局。

说实话,名单上虽然都是长得不错的女明星,可演技都平平无奇。

除了沈鸳,没一个能看的,简直就是一群绿叶过来当陪衬。

斐济老早就嗅到了徐锦年心怀叵测的意思。

徐锦年慢条斯理的说:“是谁,你不是心里有数了么?”

看来昨天一夜过去,让这位大爷心情很好。

没什么比拍电影投资商是京都太子爷更好的背景了。

而且女一号也能是他期望的那位。

斐济乐的合不拢嘴!

JYJ娱乐传媒。

苏野接人去了,沈鸳收到消息,便也没着急上公司会议室。

她下楼,来到茶水间,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沈家规矩,不允许喝咖啡或者寻常饮品。

喝茶也要好茶叶,沈鸳现在只能白嫖公司的。

她叹气,真是一身公主病朝夕改不了。

杜笙笙正好回公司,见她捧着杯热腾腾的茶,神色有点差,敛眸站在茶水间,眼下有一点这挡不住的乌青。

漂亮的有些动人。

她忽然内心激动起来,以为昨儿这位小姐在徐锦年那受辱了,就忍不住幸灾乐祸道:“哟,沈大小姐回来了?事情成了没?啧,这个憔悴模样妆容都挡不住,被徐少拒绝了伤心一晚上了吗?昨儿都劝过你了,何必还要去徐锦年面前自取其辱呢。”

杜笙笙捂着嘴笑出声,她生出快意来。

沈鸳也能有今天。

论业务能力和交际能力,分明她才是最值得被捧的那个,苏野真是眼瞎!

沈鸳只是抬眸,轻飘飘的扫了她一眼:“没通告?”

杜笙笙表情呆滞:“……什么?”

沈鸳穿的平底鞋,仪态端庄,举止风雅,转而往电梯那走去,说:“整个公司,只有你和我最闲。”

潜在意思就是说,我凉?你不也一样

杜笙笙恼怒了一瞬间,又很快释然,昨天晚上她陪了制片人好久,人家已经答应给她无双女二的戏份了。

这是部好ip能拿奖的,投资方还是徐锦年。

她略有些得意的说:“我和你可不一样!”

沈鸳回眸,浸着冷意的水眸,眼尾满是清冷的欲,看透一切的说:“我劝你少做点梦,暂时身边没有经纪人,别自己上赶着让人白嫖。”

“你!”杜笙笙上下打量她,忽然想到什么,眉梢都是不屑,冷哼道:“还有闲心管我?没有镜子,就照照你手里的茶,掂量自己配不配得上徐少的白月光,穿什么不好,碰瓷人家白月光的衣服,怎么?衣服能让你改头换面?”

沈鸳顿了下,眸子染上一抹怒色:“你什么意思?”

杜笙笙见她脸色变了,更加得意,说:“我什么意思?自己去翻看娱乐新闻咯。”

她踩着高跟鞋,笑着走开,步步生风,还恶劣的狠狠撞了沈鸳一下。

沈鸳站稳身子,低头,拿出手机,搜索关键词。

徐锦年,白月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