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商人是怎么炼成的

商人是怎么炼成的

金铉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1986年,曾毅和高静在同一家工厂工作,他们都是销售科的科员,两个人情投意合,感情不错,每天在厂里出双入对。有人追求高静不成,就看他愈发的不顺眼,隔三差五就找他的麻烦,甚至冤枉他贪污腐败。下岗潮前夕,曾毅觉得自己得早做打算,他和女友的未来,还压在自己的身上。经过深思熟虑后,他决定下海经商!

主角:高静,曾毅   更新:2022-07-16 08: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高静,曾毅 的武侠仙侠小说《商人是怎么炼成的》,由网络作家“金铉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1986年,曾毅和高静在同一家工厂工作,他们都是销售科的科员,两个人情投意合,感情不错,每天在厂里出双入对。有人追求高静不成,就看他愈发的不顺眼,隔三差五就找他的麻烦,甚至冤枉他贪污腐败。下岗潮前夕,曾毅觉得自己得早做打算,他和女友的未来,还压在自己的身上。经过深思熟虑后,他决定下海经商!

《商人是怎么炼成的》精彩片段

一九八六年六月,江州市黄江县国营黄江铁工厂。

高静一脸着急地在厂纪委询问室外徘徊,现在工厂到处都在疯传,销售一科科员曾毅卷入了一起贪腐案件中。

原销售一科科长刘尚奎吃回扣八千块,而曾毅知道这个事情不但不举报,反而收了刘尚奎五十六块钱封口费,现在厂纪委调查处正在对曾毅展开调查,而且已经找他来谈了好几次话了。

“曾毅,最后再问你一遍,上个月二十三号晚上,刘尚奎给你的那五十六块钱,到底是不是封口费?”张峰有些气急败坏,“你不要以为自己不承认,我们就没有证据。”

“我早就说了,这钱是刘尚奎还给我的,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曾毅坐在椅子上懒洋洋地说道。

他知道张峰不是一天两天找自己麻烦了,这两个月以来,一直在找他麻烦。

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高静,这家伙追求高静,但是却被人家拒之千里,而高静却跟他走得很近,每天在厂里出双入对。

啪!张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有些气急地看了一眼正在做笔录的同事。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把刚才询问的笔录给他看一遍,让他签字,你们就先出去,我跟他单独谈谈!”张峰便说道,两个做笔录的人员办完这些,便出去了。

“怎么?你还想给我用刑啊?”曾毅瞥了他一眼说道,“张峰,我告诉你,有本事你动我一下,明天我就敢去上访信不信?”

“放心,我不会用刑的,只是告诉你,别他妈以为老子拿你没办法。”张峰冷笑着威胁道,“就凭这五十六块钱说不清楚来源,我就有办法把你开除出厂,而且还在你的人事档案上记录上这么一笔。”

“给你条路选,主动离开高静,厂里在处理你的时候,我可以让我爸提出不用在你人事档案上记录这次的事情,你就没有污点,还可以给你写介绍信到肥皂厂工作。”张峰冷笑着说道。

“不然的话,不但开除,还在你人事档案上记上一笔,你这堂堂大学生刚一工作履历上就有污点,以后哪家单位还要你?好好想想吧!”张峰在曾毅的肩膀上拍了拍。

“说完了?”曾毅瞥了他一眼,站起来,“张峰,你想得美!”

说完他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小院外,他就看到了高静在焦急等待的倩影,喊了她一声。

“曾毅,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高静干净迎了上来关切地问道,那白皙的脸蛋都急红了,像一个苹果一样,一看就忍不住想咬一口。

“静静,你想什么呢?我们只是询问,又不会对他用刑!”张峰走出来笑着说道。

“别叫我静静,我跟你还没熟到那份上。”高静没好气地说道,她对张峰没什么好印象,整天来缠着她。

“行,那我先走了。”张峰笑了笑,又看了曾毅一眼,“刚才跟你说的,自己好好考虑清楚!”

“不用考虑了。”曾毅笑了笑,“你啊,还是注意一下你跟刘主任的关系吧,别到时候……”

曾毅做了一个你懂得的表情,张峰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突突,这小子怎么知道自己跟刘主任走得近的事情?

“他跟你说什么了?”高静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他就在里面跟我装个逼,装逼遭雷劈的玩意儿!”曾毅看着张峰离去的背影,啐了一口说道。

“什么……装逼遭雷劈?什么意思?”高静有些糊涂,她总觉得曾毅嘴巴里经常会冒出来一些新词儿。

比如说什么我去、坑爹、伤不起等等,对于普通工人来说,他们以为曾毅是个大学生,见多识广,这些新词都是书本上的。

可是同样身为大学生的高静却是知道,这些词以前根本就没出现过!到现在她都没弄清楚装逼是什么意思,只猜想应该是骂人的话。

“没,我就是说句顺口溜罢了。”曾毅哭笑不得,他都觉得很郁闷,到现在都还没能想得明白。

他本来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家公司的高管,遭遇了一次大车祸,在昏迷之前,他以为自己要死了,可是没想到清醒过来,自己却身在了一九八六年!

在前世,他也看过不少重生的小说,可是从来没发现有一天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发现自己重生一遍,历史轨迹却是发生了改变,前世,他大学毕业是直接分配进了江州市第二轻工业局当了一名科员。

可是现在呢,却被分配进了江州市政府出资成立,由江洲市二轻局为业务指导上级的国营黄江铁工厂!

曾毅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重生轨迹会产生偏差,但他知道这肯定有原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他心中有些担心,害怕后面出什么问题。

不过曾毅也不想这么多了,既然重生一回,那就好好活一回,见招拆招呗。

“行了,走吧,快吃午饭了。”曾毅笑着说道。

“你还有心情吃得下,也不知道厂里怎么处理你这个事情……”高静叹了一口气,曾毅便将手从裤兜你抽出来,想推着她走。

“行了,我自己会走,推推搡搡的,工厂好多人都在说咱俩处对象呢。”高静白了他一眼。

“说就说呗,身正不怕影子斜!”曾毅笑着说道,不过还是将手拿开给放进了裤兜,摸着里面一片小包装。

其实这就是一片姨妈巾,前世,曾毅在二轻局工作,陪领导来黄江厂考察工作,遇到了一个能让他命运轨迹发生转折的人。

而这个人当时出了很大的洋相,之所以出这个洋相,就是她忘记带姨妈巾。

曾毅一直算着这个机会,所以今天特意准备了这玩意。

而且这东西很不好买,前两年姨妈巾才进入国内,价格卖得高,而且货还少,因为普通老百姓舍不得花钱买。

与此同时,黄江厂小会议室,张峰作为厂纪委询问人员,已经到这里来开会了。


“张峰,你刚刚询问了曾毅,你来说说情况吧。”厂长杨志刚便说道。

刘尚奎这个案件,黄江厂是很重视的,甚至都惊动了二轻局的领导,吃回扣八千块钱这是个什么概念?

黄江县县长的工资是一百五十块,相当于一个县长不吃不喝四年半的工资,而黄江铁工厂的普通工人工资三十六块,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不吃不喝十八年半的工资!

这件事够直接捅到市纪委的了,因为黄江铁工厂虽然地盘在黄江县,但却是江州市政府出资成立的,同样是正处级单位。

只不过铁工厂修建在距离江洲市区二十八公里外的黄江县罢了,考虑到影响,市政府没有让上一级单位插手,而是让黄江厂纪委办理,形成文件上报。

就在前几天,刘尚奎突然说要立功,要举报。

而他举报的对象则是本科室的副主任科员曾毅,说他收了自己五十六块钱的封口费。

收钱就在黄江厂外不远的杨柳胡同,而且还有证人,证人就是两个刚下班的工厂女工。

五十六块虽然不多,但也是一个普通工人的一个多月的工资了,所以厂纪委开始办这个案子。

“这个事情是张峰负责的,就让张峰来汇报吧!”黄江厂纪委书记姜文达便说道。

“杨厂长,那我就汇报一下。”张峰赶紧坐正了身子,脸上带着笑意,“按照刘尚奎的说法,这五十六块钱是封口费,但是按照曾毅的说法,这五十六块钱是以前刘尚奎借了他的钱,这是还给他的。”

“但是上个月二十三号,咱们工厂的黄素梅和金秋菊的确在下班路过杨柳胡同时,遇到了刘尚奎和曾毅,而且也的确看到了刘尚奎给曾毅钱。”张峰又说道。

“也就是说,这个钱到底是还给曾毅的,还是给的封口费,并没有确凿的证据?”厂长杨志刚皱眉问道。

“是这么个意思,没办法,这个是真没办法调查。”张峰便笑着说道。

“二轻局的领导很重视这个事情,毕竟八千块不是小数目,刘尚奎造成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现在又牵扯到了曾毅。”杨志刚有些恼火。

“曾毅和高静两个人,是上级给咱们分配来的大学生,是咱们黄江厂未来的希望,这次上头给咱们江州市的企业总共分配了五十六名大学生,二轻局的领导很重视他们啊!”杨志刚又说道。“你们看看,这件事怎么解决啊?”

与会的副厂长、宣传部部长、厂纪委领导都在,一个个的都没有说话。

“既然大家都没开口,要不我说两句吧?”这时候厂组织部部长张明远开口了。

他是张峰的父亲,也是他鼓励张峰去追求高静的,因为高静的父亲,是黄江县临江街道办事处主任。

原本以为两家人也算是门当户对,手拿把攥,但是没想到高静根本看不上他这个只有初中文凭,说话还带脏字的儿子,反倒对一起分配来的曾毅有好感。

“我认为,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那五十六块钱是封口费,但也没有证据证明不是。”张明远开口说道,“而二轻局的领导又很重视这个案子。”

“前不久市里才查处了好几个企业里的蛀虫,为此刘副市长还亲自来我们黄江厂考察调研,特意提到了一定要清正廉明,我个人认为,咱们必须得拿出我们的态度来,不能因为他是大学生,就放任这个问题!”张明远又说道。

“老张你的意思是……”杨志刚便看向了他。

“开除!”张明远就两个字。

“这个恐怕是有些重了。”纪委书记便说道,“我们的原则是,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曾毅的事情并没有确凿证据。”

“但是二轻局的领导要交代啊!”张明远一口接过来,“要不这样吧,我建议这件事就先这样,形成文件,一起上报二轻局,看局领导怎么说!”

众人就有些品出味来了,张明远这是铁了心要把曾毅给清除出黄江厂啊!

这家伙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大家伙一清二楚,不就是自己的宝贝儿子竞争不过曾毅吗?

上报二轻局?谁不知道你张明远是二轻局纪检室主任的小舅子,曾毅的事情要是上报上去了,估计那也就是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的结局了。

“这样吧,那就上报二轻局,看局领导怎么批示吧!”杨志刚不愿意跟张明远狗屁倒灶,虽然他也很重视曾毅这个大学生,但是这个案子可大可小,搞起来很麻烦。

会议在厂领导们各自盘算小九九的气氛中散了,快到中午了,也没必要继续开下去,填饱肚子要紧。

吃完午饭,曾毅和高静肩并肩一路聊天进了厂大门才分开,中午得回去趴桌子上午休。

不过曾毅却并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看着手表掐着时间点,偷摸着到了销售三科这边。

办公室里,三科副科长管柔正坐在椅子上看材料,曾毅赶紧敲了敲门。

“管科长,忙着呢?”曾毅笑呵呵地说道。

管柔比曾毅大两岁,在黄江厂被公认的两朵厂花,一个是刚进厂没几天的大学生高静,另外一个则是前两年进来的管柔,同样也是大学生。

而曾毅还知道管柔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江州市第二轻工业局长兼党委书记管仲伯的千金!

曾毅能够感受得到,因为自己和高静走得近的关系,张峰父子俩肯定要对自己下手。

他也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得自救,所以他就瞄上了黄江厂的冰山美人管柔。

八十年代自然没有冰山美人这个词,但曾毅可不是这个年代的人,没办法,就算是坨冰山,曾毅也得过来烧烧火,把她给融化了。

“有事?”管柔瞥了他一眼,态度依旧很冰冷,“有事就快说,我马上要休息了。”

“有事,就是小事儿,我过来给管科长送个小东西。”曾毅笑呵呵地说道,走过去,将兜里那包姨妈巾掏出来,放在了桌上便撒丫子跑了。

“你……”管柔一看是这个,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曾毅……”

她本来想追出去把曾毅大骂一通,可是刚起身,脸色就变了。


管柔这个月例假有些不正常,已经延迟了好几天,今天早上走得急,她也忘了带姨妈巾。

肚子的疼痛让她来不及多想,抓起这包安乐赶紧往厕所里跑,五分钟之后,管柔才一脸惬意地出来。

回到办公室,管柔就开始想这个问题了,曾毅是怎么知道她的例假会在今天来,而且几乎是掐着点来的?

曾毅前脚跑了,她的肚子后脚就不舒服,这其中有没有必然的联系?难道他在暗中调查自己?

也不对啊!就算调查,也不可能调查得这么精确,能掐着自己例假来的点吧?

管柔哪里知道,曾毅前世,其实也是想跟她打好关系的。

曾毅的前世,大学毕业后分到了二轻局,经常往单位管辖下的企业跑,也打听到了管柔就是局长管仲伯的女儿。

之所以他知道今天管柔会有这尴尬,还是因为前世也是这个时间点他来黄江厂的时候碰到的,当时整个销售三科都给闹得很尴尬,到了这一世,曾毅自然要跟管柔打好关系,所以就一直把姨妈巾给备着。

因为自己的事业路线出现了偏差,其实曾毅心里也有些打鼓,不知道这种事情会不会也有偏差,不过看样子还好,管柔的例假如期而至。

黄江厂纪委迅速形成了文件,把刘尚奎案件做了个整体的总结,纪委书记姜文达把文件送到了厂长杨志刚的案头。

两人一合计,由姜文达把案情总结送到二轻局去,交到了二轻局纪检室主任刘光明的手上,他就是张明远的亲姐夫。

姜文达也没办法,他不相信曾毅会做出那种事情来,但奈何厂里没人替他说话,杨志刚还有一年出头的时间就要退了,谁都在盯着厂长的位子,实在是没有谁愿意在这种事情上去牵扯精力。

曾毅的前程,一切就听天由命了。

下午下班,曾毅骑车往家赶。

销售科是不用加班的,骑着车沿着临江河走,这一片都比较荒凉,曾毅也算是感触颇深。

在前世,临江河早已经被开发成了一片商住楼,一个小小的县城,一条七八米宽的河道,被县政府开发成沿河公园过之后,两边的土地就被开发商买下来了,还打起了什么河景房的广告。

不远处,一群身影不停地晃动,倒是把曾毅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应该是在打架!

骑着车往那边赶,他才算看清楚了,打架的是他的发小葛凯旋和杨学林。

而他们的对手则是几个穿着喇叭牛仔裤,白衬衣,留着长长头发梳着边分头的二流子。

八十年代,这种打扮在黄江县只有一种人,那就是社会上的社会小青年!

还有一个女孩子站在旁边焦急地喊着不要再打了。

见着自己的发小受欺负,曾毅自然不能坐视不管,把自行车往旁边一扔,在草丛里找了一块破木板子就朝着那些社会小青年冲了过去。

有了他的加入,社会小青年有些吃不消,曾毅上的大学有体育专业,天天跟一帮子体育生厮混,体能也是非常不错的,手下也有真功夫。

社会小青年们迅速退到了一边,双方又形成了对峙的态势。

“你们怎么跟一群社会小青年杠上了?”曾毅问道。

“曾毅哥,刚才那家伙吃小花豆腐!”小胖子葛凯旋指着社会小青年那边说道。

小花是他的同事,几个人下班,一个社会小青年见小花长得漂亮,擦身而过的时候伸手摸了她的屁股,所以两帮人就这么打起来了。

“小杂种,说话要有证据,不要以为你来了帮手老子们就怕你!”对面领头的一个社会小青年指着葛凯旋说道。

“不怕?知道临江街道这地方,谁说了算不?”曾毅冷笑一声,气势不减,“我未来老丈人是临江街道办事处主任!”

“临江派出所副所长是我妈的学生!有本事你动我一个试试!老子只要把你的长相去派出所一说,你看他们找不找得到你!”曾毅拿着木板指着那个社会小青年头子呵斥道。

这话一说出来,倒是让这些社会小青年有些打退堂鼓了,他们的长相在派出所都是挂了相的。

“行,小子你有种,咱们以后走着瞧!”那社会小青年最后也只能扔下一句狠话,带人走了。

“行啊,曾毅哥!”杨学林这才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你什么时候成了街道办主任的未来女婿了?”

他们三个是发小,所以对各自的情况很熟悉,临江街道派出所副所长的确是曾毅母亲的学生,是他母亲教师生涯中的第二批学生。

但这未来老丈人是街道办主任,这个就有些不太了解了。

“曾毅哥,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没跟我们说啊?”葛凯旋也笑着问道。

“我跟你们说,少在外面提,八字都还没一撇!”曾毅没好气地白了两人一眼。

他只是把高静的父亲这张虎皮扯出来而已。

“你们仨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曾毅好气问道。

“哦,不想在三食堂干了。”葛凯旋便说道,不过他还是先把小花给打发走了。

“你是不是傻?好歹是正式工,不想干了,你上哪儿干去?”曾毅没好气地说道。

“曾毅哥,咱们马上就下岗了,还什么正式工啊!”杨学林就说道。

他们两个都是在前进厂三食堂工作,一个是红案,一个是白案,工资都不错。

“前进厂要搬回东北了,三食堂随之就要撤,咱们可不要下岗了嘛!”葛凯旋无奈地说道。

“这么快?”经他俩这么一说,曾毅总算想起来了,的确也是这样。

三食堂的管理单位前进厂,其实并不是江洲本地企业,而是在六三年的时候,国内搞大三线建设,从东北迁移过来的一家专门制造卡车传动轴的厂子。

前进厂鼎盛时期,曾经达到了一万多人。

“下岗潮的前夕啊!”曾毅念叨了一句。

“什么潮?”杨学林和葛凯旋一愣神,问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