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灵始大陆

灵始大陆

闵暮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作为魔王的女儿,苏子戚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与常人不同。她是天生的魔神,不过却因为与生俱来的天赋而遭人忌惮。在小时候,她被父亲保护得很好,父亲替她抵御了各种危机。也许是命运使然,在长大之后,苏子戚终究没能逃脱自己的命运。她仅仅用了不到千年,便突破了神境,在魔族,成为了无敌的存在,可她的强者之路会一帆风顺吗?

主角:苏子戚   更新:2022-07-16 08: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子戚 的武侠仙侠小说《灵始大陆》,由网络作家“闵暮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魔王的女儿,苏子戚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与常人不同。她是天生的魔神,不过却因为与生俱来的天赋而遭人忌惮。在小时候,她被父亲保护得很好,父亲替她抵御了各种危机。也许是命运使然,在长大之后,苏子戚终究没能逃脱自己的命运。她仅仅用了不到千年,便突破了神境,在魔族,成为了无敌的存在,可她的强者之路会一帆风顺吗?

《灵始大陆》精彩片段

深夜,海棠会所VIP包厢,烟雾缭绕。

真皮沙发上,一对对俊男靓女抱在一起,喝酒欢腾,一片萎靡之色。

镶金大门被推开,顾心爱踩着十寸高跟鞋,扭着水蛇腰,轻撩长发走了进来。

她一屁股坐到了今晚酒局的核心人物,沈明远身边。

沈明远,江城商业圈的隐形大佬,贵族中的贵族。

是顾心爱今晚的猎物。

也是她的前夫。

纤纤玉指勾起高脚杯,她宛若一滩春泥化在了他身上,媚眼如丝勾着他。

“沈先生,今晚我陪你玩。”

说完,轻啄一口红酒便吻了上去。

包厢里的音乐戛然而止,麦霸手里的话筒掉到了地上,众人面面相觑,大家都不明所以。

这可是沈明远啊!不管是来聚会的富家少爷还是会所里的莺莺燕燕,没有人敢靠近他。

长形沙发正中心,方圆一米距离,只坐着他一个人。

这个女人可真勇猛!

顾心爱勾起唇角,轻轻离开他,柔声挑逗他:“甜吗?”

沈明远面容阴翳,一双眼沉如深海,静静的看着她。

“把你的脏手拿开。”

顾心爱轻笑,并没有放在心上,再次轻啄一口红酒,想要吻他。

他伸手挡住她的靠近。

骨节分明的手指,接过顾心爱手中的高脚杯,将酒杯移动到她头顶位置,顺着她的及腰秀发,毫不留情的倒了下来。

包厢里,传来一阵阵议论声,如蚊虫绕耳。

浓香的液体从她的长发上流淌下来,洒进顾心爱单薄性感的紧身裙里,将她胸前的衣料润湿,露出若隐若现的白色肌肤。

可她没有生气。

拿出手帕,擦拭着身上的酒渍,笑道:“原来沈总喜欢这个调调。”

沈明远将高脚杯丢到茶几上,眸色带着微笑,笑容不达眼底,直直盯着她。

“顾心爱。”

“三年没见,你的脸皮倒是厚了许多。”

顾心爱笑的超甜:“你不喜欢我这样吗?那我可以改呀,我,”

“滚出去。”他嗓音低沉,不怒自威。

顾心爱知道他的脾气秉性。

也知道,他生气了。

不过不打紧,来日方长。

这次失败了,她下次继续努力勾引他就是了!

刚要站起身,手腕被他猛地抓住。

沈明远冷硬的眸色看向不远处静默围观的人群。“我说的是你们。”

众人反应过来,立刻自发离开包厢,大气都不敢喘。

很快,包厢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沈明远用力甩开握住顾心爱的手,抽出两张纸抽,擦拭着刚刚触碰过她的皮肤。

“谁放你进来的。”

声音冷如寒冬。

顾心爱笑的眉眼弯弯:“我自己偷偷溜进来的。”

“我还穿了你最喜欢的裙子,怎么样?好看吗?性感吗?”

“顾心爱。”

沈明远微微蹙眉,眸光里带着杀气。“你在勾引我?”

顾心爱点头如捣蒜。“对呀,这已经是第七次了,你该不会才发现吧?”

“理由。”

顾心爱坐到他身边,温柔的环住了他的胳膊。“因为我爱你呀。”

“阿远,三年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知道错了,你想怎么惩罚我我都接受,只要你愿意重新接受我一次。”

他将纸巾丢进了垃圾桶,眼底泛起一抹冷嘲。

失踪了整整三年的女人,出现不满一周,勾引了他七次。

冷眸盯着顾心爱,他捏住她的下巴。“顾心爱,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她环住他的胳膊。“我想跟你重新开始。”

沈明远冷冷一笑。

他转移话题道:“看到那些酒了吗?”

隔壁水晶茶几上,放着一瓶半威士忌。

“喝光它们,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机会。”

顾心爱对威士忌过敏。

蜷缩在腿边的手,缓慢的握成了拳头。

这一瓶半下肚,无异于要了她的命。

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挣扎了两秒后,顾心爱猛地站起身。

“好!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反悔骗我,我就去电视台揭发你始乱终弃!”

话落,她拧开威士忌堵塞咕嘟嘟灌了下去!

几大口下肚,半瓶威士忌见底,顾心爱脸色潮红,身上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起红点点。

心脏脾肺灼伤了一样难受。

她瘫坐到地上,丢掉威士忌酒瓶,想要去拿另外一瓶,威士忌被男人一脚踹翻。

酒水洒了一地。

男人猛地起身,一把揪住顾心爱的衣领将她拽了起来。

“我们已经离婚了!”

“三年前就离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顾心爱难受的扯着自己的衣服,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

她想说点什么,可眼前的光线越来越模糊。

身体猛地腾空,似乎被人抱起……

随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杂货间内。

“阿川,姐姐该不会已经知道小泽不是她的孩子了吧?”

“别担心,苏白那个蠢货,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

“可是今晚她说的那些话,总让我感觉她哪里不一样了。”

根据女人的第六感,苏珊珊总感觉苏白这个傻白甜变了。

至于哪里不一样了,苏珊珊一时半会儿,说不清。

苏珊珊:“对了,那个老头子下周五去外地出差。”

陆川:“这是个绝好的机会,现在苏家的生意,我了如指掌,干掉老头子,苏白那个蠢货只会更加依赖我。到时候,苏家的家产,全是你我的。”

苏白握着手机录音的手指,寒凉一片。

眸底闪过一道骇人的凌厉。

爸爸的刹车线,果然是这对狗男女剪断的!

苏白握着手机录音,离开了后院的杂货间,浑身发寒。

趁着陆川和苏珊珊还在后院,苏白连忙去了苏启刚的书房。

苏启刚正在书房内看文件。

这些年,苏启刚上了年纪,对公司的很多事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前世,苏白一心恋爱脑,苏家公司的事务,几乎都是陆川在打理。

想到陆川的狼子野心,苏白说:“爸,咱们家的生意跟陆川公司的生意,我建议还是分开吧!”

苏启刚微微一愣,笑着说:“干吗,你跟陆川吵架了?”

“爸!我又不是小孩子,想一出是一出。我只是觉得,公事还是分开的好,免得以后牵扯不清。有几个生意,明明是苏氏的,可是陆川却拿去自己公司做了,营销额也全进了他手里的公司,爸,这不好。”

苏启刚摘下眼镜,道:“我的宝贝女儿都嫁给陆川了,以后整个苏氏,也是要陆川接手的。几个订单倒也没什么,只要陆川对你好就行。”

“爸,这个世界上,只有血浓于水的亲人才值得信任,比如您和我,其他人,到最后怎么样谁知道呢。现在离婚率这么高,谁也说不准。”

苏启刚听出了苏白的话外之音,关心的问:“苏苏啊,你跟陆川最近出什么问题了?”

苏白道:“爸,你信我吗,信我的话,就防着点陆川,现在有些事,我不方便告诉您,但我跟陆川,迟早是会离婚的。”

苏启刚问:“是不可解决的事?”

“是。我怀疑他背叛了我,现在正在收集证据,爸,你也不要打草惊蛇。”她没说苏珊,怕苏启刚不信,导致计划失败。

苏启刚很震惊,没想到看似孝顺有礼的陆川,会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这件事若是真的,爸自然是站在你这头的。”

“爸,我现在大四,已经是实习的状态,我决定了,不去别的公司,就去苏氏帮您打理公司。”

上一世,苏白一心做陆川的专职太太,根本没有心思去实习。

倒是苏珊珊那个白眼狼,借着实习的名义打入了苏氏内部,跟陆川串通一气!

这一世,她绝不会让苏珊珊踏进苏氏半步!

苏启刚欣慰道:“我的苏苏,果真是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

……

回到卧室。

陆川的公文包摆在卧室桌边,上面有一份竞标合同。

项目是,霍氏财团旗下的百货大楼建材供应项目。

陆川的云泽公司,是专门做建材这一块的。

苏氏也是。

霍氏这个项目,是块儿肥肉。

怎么也不能让陆川得逞。

霍氏……霍靳白。

她的导师。

就在苏白思考着如何替苏氏拿下这个项目时,陆川推门进来。

苏白拿着那竞标合同,从容沉着的笑着道:“阿川,没想到现在你生意做那么大,连霍氏的项目都有竞标资格了。”

陆川没想到苏白这个傻白甜会关注竞标合同,略微一怔,说:“那还不是倚仗岳父,才有今天的我。苏苏,我真的特别感谢你跟爸,我那小公司,多亏了苏氏的帮衬。”

说完,陆川低头就要亲她的脸颊。

苏白不着痕迹的偏开头,拿着合同说:“恭喜你啊,阿川。”

提起这个,陆川喜形于色,嘴上故作谦虚道:“嗐,其实也还没定呢,只是有竞标资格,但最后到底中不中,还不一定呢。”

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苏白忍住心中厌恶,道:“阿川,我最近要留在苏家陪陪我爸,你带小泽先回家吧。过段日子,我就要实习了,也会很忙,可能会对你和小泽照顾不周,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只是你实习做什么,我赚钱养你啊,实习多累。”

他就是怕她接触了苏氏那些业务后,不好掌控大权吧!

苏白巧言令色道:“我实习也是想锻炼一下自己的工作能力,以后好帮衬你嘛。”

看苏白这么柔弱贤惠的样子,陆川也没有多想,只以为,苏白对他死心塌地,什么都为他着想。

“苏苏,有你这样的贤内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苏白面上笑着,心里却想:那就以死相报吧!


其实杨潇可以直接解决了张扬,但是他没有那么做。因为听苏倩儿说,张家似乎掌握着陈雨霏公司的命脉。所以,不能贸然弄死张扬。

而且李默担心,这件事情的背会,会有其他的阴谋。所以必须搞清楚这件事情之后,才能动手。

现在只要让张扬付出代价,然后慢慢控制住全局就行了。

只要不出意外,张扬就会和墨墨一样,患上急性白血病。那时候,杨潇可以握住的筹码就更多了。

离开张家,杨潇直奔医院。

此刻,医院里。墨墨的手术顺利完成之后,在手术里观察了半个小时,然后既转移到了观察室。

观察室的环境要求非常高,除了主治医生和护士之外,其他人都不能进去。

所以陈雨霏和苏倩儿,都只能在门口隔着玻璃窗往里看。

但是手术之后,墨墨还没有醒过来。不过医生已经告诉陈雨霏,墨墨目前的病情很平稳。

“雨霏,医生已经说墨墨暂时没事儿了,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一下?”苏倩儿看到陈雨霏的脸色实在太过憔悴,便劝说道。

“我没事儿,我想一直陪着墨墨。”

“可是这样你的身体会承受不了的啊!我知道,你晚上还要处理公司的事情。”

苏倩儿对陈雨霏的情况,最清楚不过了。

自从墨墨生病,陈雨霏就一直陪在墨墨身边。公司的事情,只能是晚上去处理。这边十多天莱,陈雨霏都没有好好的睡过觉。

“我可以挺住的!”陈雨霏咬牙坚持着。

苏倩儿见状,也不好劝。她知道,陈雨霏是个很要强的女人,绝对不会轻易退缩的。

“对了,倩儿,你说那个杨潇,真的会去张家吗?”陈雨霏忽然想起杨潇,便问道。

苏倩儿闻言,摇了摇头,“不知道啊,我也不了解他。不过你问这个干嘛?难道,你在担心他?”

“切,你胡说什么呢!我巴不得他早点死呢,还担心他?我就是怕张家报复,到时候又是个麻烦。”陈雨霏立马否认。

“雨霏,你这样说,也不太好吧!其实你自己心里清楚,当年那件事情,也不完全是杨潇的错。你后来不是说了吗?你那晚因为吃了什么东西之后,神志不清,才会那样的。而且监控里看得清楚,的确是你主动的。”

苏倩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不知不觉的就为杨潇辩解起来。或许是因为刚才看到杨潇对墨墨的那种柔情,也有可能是因为杨潇对张扬的时候的那种霸气。

“倩儿,你有没有搞错,你竟然为他辩解,你是不是疯了?”

“我没有,我就是……算了,不说这个。”苏倩儿脸红起来。

“生气了?”

“没有,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当年的事情,我觉得你应该调查一下。毕竟是有人给你下药,那肯定是个阴谋。”

其实苏倩儿早就想跟陈雨霏这样说了,但是五年了也没有提起。直到今天见到了杨潇之后,苏倩儿才下定决心提这事儿。

“都过去那么久了,哪能查得出来啊!”陈雨霏叹息道。

她自己其实也想过这事,只是当时发生的时候,她脑子里乱成一团,根本顾不得去调查。后来又有了孩子,也就把那事儿给忘在脑后了。

“为什么查不出来?”

杨潇的声音,忽然在两人的身后响起。

陈雨霏和苏倩儿同时吓了一跳,赶紧回头。

“你神经病啊!”陈雨霏立马瞪了杨潇一眼。

“对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是知道出个声,吓死人了!”苏倩儿也埋怨一声。

杨潇脸色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吓倒你们了!我就是刚才听你们聊当年的事情,所以入神了。我还以为,当年什么都没留下呢,没想到还有监控录像。”

“闭嘴!有监控录像怎么了?不管怎么样,你都是个混蛋。”陈雨霏有些激动。

“停!陈总,你别误会,当年的事儿我不想辩解。但我刚才听你们说,那可能是个阴谋,所以为我觉得应该好好调查一下。要不然今后你和墨墨,可能还会遇到危险。”杨潇一脸正气的说着。

五年的牢狱,杨潇没有任何怨恨。他现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陈雨霏扫清所有障碍,为墨墨创造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

“滚,我的事儿,不需要你来干涉!对你,你怎么回来了?我不是告诉过你,手术结束之后,你就可以永远消失了。”

苏倩儿看到两人这样,心中很是无奈。这两人,真是一对冤家。只要见面,不超过一分钟,必定掐架。

“哦,我知道了,你是想要钱是吧?好,我给你。”陈雨霏说着,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杨潇。

“卡里有一百万,拿着这笔钱滚,永远不要再出现。”

杨潇没有接过银行卡,而是淡淡一笑,说道:“我说过,我会为你和墨墨扫清一切障碍。在那儿之后,我会离开的。至于钱,我不需要。”

“呵,不自量力。就一个张家,就不是你能对抗的。还妄想扫清一切障碍?不过要送死,我也不管你。但是现在,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更不要出现在墨墨面前。”

苏倩儿见两人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只好再次出言劝解道:“都别说了,你们真是的,只要见面必定掐起来。雨霏,你消消气。杨潇,你也先离开。墨墨现在情况良好,有我们在这儿就行了。”

杨潇闻言,点了点头。虽然他很想看看墨墨,但是陈雨霏在这儿,他肯定是没有机会的。

“那好,我先走了。你记下我的电话号码,有任何事情,可以立刻打给我。”

“嗯。”苏倩儿答应一声。

“倩儿,别听的,不要留他的电话。”陈雨霏却阻拦道。

“好吧!”苏倩儿无奈,只好听陈雨霏的。

杨潇微微叹了口气,也只好就此离开。反正配型登记的时候,已经留下了自己的号码。苏倩儿要是有什么事情找自己,也是可以找到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