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恶毒女配要和离

恶毒女配要和离

煮熟的鸭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书不要紧,可是穿成一个无恶不作的不良女配是闹哪样?白安安在一觉醒来后,有些感叹自己命运不济。同名原主因为嫉妒,一直致力于破坏男女主角的感情线,只不过恶人自有天收,最终没有落得好下场。为了活命,白安安决定反其道而行,离主角远远的才是王道!

主角:白安安,赫连煜   更新:2022-07-16 08: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安安,赫连煜 的武侠仙侠小说《恶毒女配要和离》,由网络作家“煮熟的鸭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书不要紧,可是穿成一个无恶不作的不良女配是闹哪样?白安安在一觉醒来后,有些感叹自己命运不济。同名原主因为嫉妒,一直致力于破坏男女主角的感情线,只不过恶人自有天收,最终没有落得好下场。为了活命,白安安决定反其道而行,离主角远远的才是王道!

《恶毒女配要和离》精彩片段

半个小时之后,穿着凉鞋,牛仔裤,白色衬衣的王韬,出现在了刘家饭庄的门口。

没过一会,身穿白色连衣裙,也是穿着凉鞋,袜子的李慧云走了过来。

见到王韬,她笑了笑,随即快走了两步,走到王韬的身边:“你等久了吧。”

王韬没有答话,而是看着这个笑面如魇的女子。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啊?”李慧云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便问道。

“突然感觉咱们好像好久没见了一样。”王韬展颜一笑说道。

“说什么呢?”李慧云笑了笑,以为这个家伙是在说情话,心中高兴,然后向饭庄走去。

这所谓的饭庄其实就是一个饭馆,进去之后,里面摆着几张桌子,现在还不到吃饭的饭点也没有什么人。

“老板,有包间么?”李慧云向坐在柜台后面的老板问道。

“有的,你们去吧。”老板点了点头,随后说道。“自己提热水。”

这个饭馆只有一个包间,李慧云其实问这话的意思是,包间有没有人订。

王韬提起一壶热水,进了包间里。

“天真热啊。”李慧云说着打开了风扇,然后坐在那里。

王韬倒了两碗水,然后便不再说话。

“你怎么了?没休息好么?”李慧云见他不说话,觉得有些奇怪,这家伙平时见了自己,一直说个不停,怎么今天这么闷。

“昨天晚上喝的有点多。”王韬还没有从发生在自己身上诡异的事情中恢复过来,哪里有心情说什么。

“这样啊,我昨天也喝了一瓶啤酒呢。”李慧云笑着说道。

接着她就打开了话匣子,说昨天自己宿舍几个人,谁谁喝了多少,谁谁干了什么。

一个个熟悉的人名从她的嘴中说了出来,王韬的脑海中也渐渐的浮现出了一个又一个人的形象。

原本这些形象都是已经忘记了的,只有在翻看老照片的时候,才会想起来,可是现在这些人的在自己脑海里是那么鲜活。

他们很多事情,自己也都想了起来,那么自己到底是重生了,还是周公梦蝶,那些自己所谓的经历,都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说了好一会,李慧云才停住了嘴巴,随即觉得更加奇怪,王韬这家伙今天是怎么回事。这半天只有自己在说话,他就是在那里嗯嗯啊啊的,仿佛是在敷衍自己。

“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感觉心不在焉的。”李慧云毕竟只是十八岁的少女,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没有啊,对了,你是不是有个表弟叫王涛?”王韬笑了笑,问了一句。

“对啊,我不是和你说过么,他和咱们同岁,和你是同音不同字。”听到王韬说起自己的表弟,李慧云神色微微有些不对,这家伙怎么突然提起自己的表弟了,于是便问道:“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他了啊。”

“你不是说他一直相当老师,只是没有考上师范,他现在做什么了?”王韬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

“他在一个学校代课,另外在自己学习准备考个教师资格证。”李慧云更觉得奇怪,怎么王韬老是问自己表弟的事情。

她哪里知道,王韬已经知道了她接触自己除了当挡箭牌之外,还有就是想购买王韬分配指标的事情。

前世的王韬一心相当老师,当然没有答应这个条件。可是现在的王韬,倒是不介意把分配指标卖给她,不过就算是卖,也得卖个好价钱才行。

王韬刚要再说什么,外面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慧云,你在哪里?”

听到这个声音,李慧云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王韬倒是松了一口气,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你还约了别人么?”王韬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神情,看着李慧云。

“就是赵强,你也知道,这个家伙一直纠缠着我,我今天约他来,也是想当着你的面,和他说清楚。”李慧云解释道。

“那让他进来吧,咱们说清楚。”王韬点了点头,说道。

李慧云脸上依旧是尴尬之色,不过还是叫了赵强进来。

“赵强,我今天约你来是和你说清楚,我是有男朋友的人。请你以后不要来烦我,尤其是咱们毕业了。我不想到了新单位,给同时留下不好的印象。”李慧云对大大咧咧坐下的赵强说道。

“慧云,咱们现在已经中专毕业了,算是成年了。上学的时候,大家都是在象牙塔里,看的是长得帅,成绩好。”

“可是真正步入社会之后,你才会发现所谓长得帅,成绩好没有什么用。成年人的社会,讲究的是人脉关系,他一个穷小子,能认识什么人?”

“我就不一样了,我叔叔是教育局的主任,以后咱们都是当老师的,评职称这种远了不说,就说眼前的分配工作。谁去哪个学校,还不是我叔叔一句话的事情。”赵强坐在那里一副苦口婆心,我为你好的模样向李慧云说道。

平心而论,赵强的话是有几分道理的,可是听到他这么说,王韬心里更加不爽。前世就是因为你,我去了偏远的山沟干了好几年,这回见到你,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

“有没有人说你的样子很讨厌。”王韬突然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赵强听到王韬这么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王韬。

就连李慧云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王韬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都是与人为善,几乎没有和谁红过脸。

因为来自农村,上学的时候他就有些自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李慧云觉得王韬老实可靠,才会选择他当自己的挡箭牌。

即便是得知赵强追求李慧云,他也只是说公平竞争,并且说什么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没想到王韬今天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在李慧云想来,等到王韬没有了什么利用价值,到时候分手的时候,王韬也不会死皮烂脸的对她死缠烂打。一般自卑的人,自尊心都很强,王韬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男女之间缠绵的情话打扰了宇文若玫,她突然就想起了琼瑶阿姨的好多作品,都是关于男女之间缠绵纠结的爱恨情仇,她还记得小时候特别喜欢看《还珠格格》,甚至一直认为自己是小燕子,古灵精怪无厘头,而邻居家的姐姐是夏紫薇,乖巧文静,直到长大后她才知道自己既是小燕子又是夏紫薇,有时候疯癫有时候斯文。

虽然已经长大了,她仍然最爱看《还珠格格》,电视上的某个卫视每次一到暑假就一定会重播,她看再多也不会觉得厌烦,在她心里,这就是一部极好的电视剧,可惜这个暑假的她在普罗旺斯度假呢,不然一定在家里津津有味地看着这部剧。

她侧头探着身子朝声源地看去,原来那对男女就在她后面,他们与她的距离就只是中间那棵树,难怪声音听得那么清楚。

只见女子一脸幸福的靠在男子身边,男子一手拥着女子的腰侧深情款款的地看着女子。一会儿之后,男子缓缓朝女子低下头去,宇文若玫也太厚脸皮了,就这样一直盯着他们看,其实一般情况下,遇到这种情况多少都会避让一下,可是宇文若玫脸不红心不跳地直直看着,只能说这年头年轻人的行为举止都是这么开放,看得多了自然就不觉得害羞了。

宇文若玫转移目光,才发现原来好多人包围着这对情侣。

哇塞,这对男女心理素质真强大,那么多人看着也脸不红心不跳,要是她,早就找一个地洞钻进去了。

“咔!”一声响起,这时宇文若玫才真正注意到周围还有各种摄影设备,这下她恍然大悟,原来在拍戏,看情况应该又是骗小女孩的泡沫偶像剧,她好像忘了自己也是小女孩。

难怪那对男女那么肆无忌惮呢,咦,不对,既然是电视剧,那刚才肯定是在借位,真没劲,宇文若玫还以为真的是亚洲男女在激吻呢,还十分期待呢。

“大家先休息一下,待会再来一次。”导演一发完话,化妆师和小助理就走到演员身边去,补妆的补妆,递水的递水,被别人伺候着真好。

宇文若玫一直关注着他们的动态,没有意识到危险正悄悄地逼近。

“砰!”

宇文若玫突然一惊,停顿了几秒,看着停在她正前面的不明物体一阵皱眉。

盯着久了,她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这个不明物体怎么还会一直嗡嗡地响,怎么那么像蜂窝啊。

就是蜂窝啊,看到几只小蜜蜂冒出来,宇文若玫终于反应过来,立马起身光速一般飞跑出去。

可是明显已经迟了,蜜蜂们早就盯上她了。

于是悲催的一幕上演,你可以看到清风微微吹拂中,一片薰衣草花海轻轻摆动,在紫色的海洋中有一个妙龄女子和一群可爱的小蜜蜂在演绎一场游戏人间你追我赶的浪漫场面。

这是一场画面很美的戏,美得让围观者不忍直视,蜜蜂不是谁都惹得起的,虽然惹不起,但还是躲得起,周围那群人明显就是躲得起的看客们,不敢轻举妄动。

意料之中,宇文若玫的下场很悲惨。

“小姐,真对不起,刚刚我们收音师没注意,收音话筒不小心打到了树上的什么东西,没想到是蜂窝,这是我们医疗队里的医生拿来的膏药,你先用上吧,我代表我们剧组向你道歉。”

此刻的宇文若玫狼狈不堪,一身红色疙瘩,看得人不免心疼。

真倒霉,今天真是诸事不顺,弟弟故意发信息气她就算了,心情不好出来走走还被蜜蜂追,宇文若玫愁眉苦脸的在内心一阵埋怨。

剧组见宇文若玫默默不语,不接过手中递给她的膏药,他也不好收回手,于是进退两难,气氛尴尬万分,但是此刻心理活动剧烈的宇文若玫丝毫不觉。

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剧组开始有人窃窃私语,说这女生架子怎么那么大,都已经跟她赔不是了,不接受也要说一句啊,什么都不说,怎么知道她要什么,我们即使有错,也不能被她这样子对待啊。

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了。

“同学,对不起,请你收下这支膏药吧。如果你觉得这样不行,我想我们也愿意给你一定的赔偿金,不过这需要你和我们的律师进一步协商,如何?”

一道温柔的男声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他把剧组职员手里的膏药拿过来,直接拉起了宇文若玫的手放在了上面,也不管宇文若枚接不接受,也不管男女授受不亲,虽然这个年代讲男女授受不亲太落后了,但是男女还是有别的。

宇文若玫被突然而来的触感拉回到现实,他的手真冰啊。她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不正是演戏的男主角么,长得还不错,不过她对帅哥早已经免疫,谁叫她三个弟弟在校园都是帅哥级别的风云人物。

他这个人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把药膏放在自己手上了,看她受伤了,给她的?宇文若枚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怎么有一些人脸色不怎么好,被蜜蜂追的是她吧,该难过该苦着脸的是她吧。

这女的怎么都没什么反应啊,剧组的人都跟她道歉两次了,宇文若枚听到周围人的窃窃私语才反映过来怎么回事,还有这个男主角也是替剧组来道歉的吧,刚才好像有听到什么同学,赔偿金,律师。

这人还挺仔细的,竟然看出她穿了校服裤,知道她是学生,用同学来称呼她。

诶,既然能看出她的校服裤,而不是认为是运动裤,那就表示他对校服比较了解咯,而且校服款式有好几种,她穿的是自己家那边的城市的校服款式,他也看出来了,看样子,也挺年轻的,他该不会跟她同一个城市吧。

宇文若玫觉得自己太会胡思乱想了,难怪语文老师老是说她的作文离奇古怪,很有创新,但是这样子的文笔比较危险,如果参加高考是不妥的,随后,她就慢慢转变风格了,完全就是模式化的高考作文,什么总分总,什么议论文,什么各种排比句…

回过神来,现在事情都这样了,就当自己运气不好吧,此刻心情已经跌到最低谷,她也不想再招惹其他人,也没有心思去管什么事情了。

“你们的道歉我接受,就这样子吧,这药膏我就拿走了,再见。”说罢头也不回大步就往家的方向走,留下了一个很酷的背影,剧组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神奇的女子。

男子顿了一下,轻笑了一声,他以为她是想要索赔呢,看来她刚才在发呆。

回到住处的宇文若玫苦着脸小心的洗了个澡,然后涂上了膏药。

这几天还是待家里算了,完全没心情了,更没形象了,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这副样子,她内心对弟弟们的满腔怒火不断翻涌。

要不是弟弟给飞机票,她才没想过来普罗旺斯,她的暑假就这么没了,早知道就好好待在家里了,跟着左团子到处逍遥也比在这里受罪好,可是世界上就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现在也只能坦然面对了,回家了得好好收拾那帮臭小子,特别是自己的亲弟弟宇文若臣,不用猜就知道他肯定是罪魁祸首。

宇文若玫视线从窗外回到了车里,耳边的风声呼呼的过去,在普罗旺斯发生的事还萦绕在心头。

被蜜蜂蛰了之后的几天哪也没去,实在是没什么颜面顶着这个样子在外面瞎转,要是吓到别人就不好了,还是在住所好好休养,还好不是什么毒蜂,不然估计她现在已经是生命垂危了,躺着回国了。

今天是是她回国的日子,她没有按计划的时间回国,而是提前了几天,因为不想一回到家就没得休息了,暑假也差不多快结束了,也得留几天好好在家里待着。伯伯派车来接送她回家,家里应该还没有人,那三个臭小子肯定还在地中海冲浪,不到假期最后一刻很难会回来,爸妈也出国旅行了。

看来今天得一个人在家了,自己一个人也好,安静,省事,不然迟早得被三个家伙活活气死。

车子在路上行驶一段时间过后,终于停在了家门口。

宇文若玫打开车门,在后车厢拿出自己的行李箱,拉着走到前门探下身子,“叔叔,今天谢谢你接我回家,再见咯。”

带着一丝小女生俏皮的语气,嘴角扯开了一个微笑,开车的叔叔也回头报以一个微笑,当作他的谢意。

宇文若玫起身径直就往家里走去。

打开了大门,看着小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一种亲切感就涌了上来,心情也好了起来,深深呼吸一口家的味道,回家真好,宇文若枚想到了落叶归根这个词语。

宇文若玫继续往前走到家门口,她把钥匙插进门锁上,手握着门把轻轻旋开,咔嚓一声,一推,家门就开了。

一看到里面的情景宇文若玫微微惊讶,然后安静地走进了门,给人一种暴风雨前的平静的感觉。

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此时的她竟然想起了曾经在课本上看到过的一句话,她是有多爱学习啊,以至于现在这种情况还能想到这些。

宇文若玫的内心早已经怒火中烧,在看到接下来的场景时。

 


“伯伯,月月今天能不能不去,月月太疼了,求伯伯放过月月......”

小小的人儿,眼中噙满了泪水,却不敢哭出来,只是可怜巴巴的哀求着洪老大。

洪老大根本不听,直接让人强行把月月拖去了天桥。

天桥上,人来人往,月月拖着断掉的双腿,一个劲的给过往的行人磕头。

行人们于心不忍,大多都会施舍一些零钱给月月。

一下午的时间,月月就讨了将近一千块钱。

洪老大心满意足的数着钱财,却压根没有给月月治腿的心思,冷声道:“去把这小野种给我关进狗笼子,不许给她吃的,饿上一天,明天才更可怜、更好讨钱。”

被再度关回笼子,月月已经饿得双眼冒金星,她可怜巴巴的望着正在狼吞虎咽吃着狗食的恶犬,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她太饿了,又疼又饿,她想爸爸和小姨沐清雨,望着渐渐昏沉下来的天空,小家伙哭的让人心疼。

“爸爸,月月想你,你快点来接月月啊,月月要死了,爸爸再也看不见月月了。”

小家伙委屈的咕哝着,也不知道是太饿了,还是太疼了,迷迷糊糊中,她闻到了热气腾腾包子的香味。

“孩子,快吃吧!”

说话的正是一直偷偷给月月送食物的瞎眼婆婆,她是天桥下的拾荒流浪者。

她拿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悄悄塞进了笼子里。

“婆婆,月月不吃,月月吃了,婆婆就没有东西吃了。”

小家伙看清来人,偷偷吞了几口口水,便不再在包子一眼,她怕她忍不住吃了瞎眼婆婆的口粮。

“真是个好孩子,快吃吧,婆婆吃过了,你还小,饿坏了身子就麻烦了。”

瞎眼婆婆虽然看不清月月的容貌,但却能感受到月月的善良,这也是她为什么经常给月月送东西吃的原因。

“婆婆,那算月月借你的,等月月将来有钱了,月月给婆婆买一百个包子!”

小家伙很认真的说着,最终还是将包子接了过来。

但她只是吃了一口,就把剩下的包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怀里。

偏偏这时,洪老大和他的手下恰好走了过来,当看到瞎眼婆婆偷偷给月月送包子,勃然大怒。

“好你个瞎老太婆,还敢给这小畜生送吃的,我看你是成心挡爷的财路!”

洪老大气的抄起一旁的铁棍,快步冲向了瞎眼婆婆。

“婆婆,你快走啊,那群坏人来了,你快走啊!”

月月急的大喊。

瞎眼婆婆吓了一跳,知道洪老大这帮人不好惹,急忙拿起拐棍就要逃跑。

可她一个瞎老太婆,哪里是洪老大的对手,还不等起身离开,就被洪老大一棍子砸在了脑门上。

顿时,鲜血如泉涌,年迈的瞎眼婆婆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捂着脑门起不来了。

可洪老大却不罢手,抄起铁棍,对着瞎眼婆婆又是狠狠的几棍子。

瞎眼婆婆哪里能扛住如此重击,很快就被打的奄奄一息。

“伯伯,月月求求你了,不要伤害婆婆,婆婆是好人,都是月月不好,月月不该要婆婆的包子。”

月月急的大哭。

“哼,放了她?我送她归西!”

洪老大狠厉一笑,再度抄起棍子砸向了瞎眼婆婆,显然是动了杀心。

“不要啊!爸爸,爸爸你快点来啊,你救救婆婆,月月不想婆婆有事,月月求你了!”

月月悲痛欲绝的呼唤着,也不知是饿的,还是惊吓过度,竟是晕了过去。

咔嚓!

晴空万里,突然响起一道惊雷。

雷声震耳欲聋,洪老大等人吓了一跳。

“玛德,这大晴天打毛的雷!”

洪老大啐了一口,正要再抡起铁棍砸下去。

一道巍峨的身影却是突然出现,死死的握住了下落的铁棍。

“你是什么人!?”

洪老大一惊,下意识询问道。

“要你命的人!”

林振毫无感情的说着,一脚踢中洪老大的小腹,洪老大直接倒飞了出去。

而后,林振快速看向了狗笼子。

狗笼子里,昏迷不醒的月月气若游丝,双腿扭曲变形到了让人不忍直视的地步。

“月月,我的女儿!”

林振瞳孔快速放大,瞬间布满血丝。

“混蛋,为什么掰断我女儿的腿?为什么把她关进狗笼子里?”

林振发疯一般的冲向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洪老大,一把就掐住了他的喉咙。

洪老大哪里是林振的对手,被推得极速后退。

洪老大的几个手下见状,这才抄起家伙冲向林振。

“我看谁敢动一下!”

林振的手下方力带人赶了过来,瞬间将几人团团包围。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可知道我是谁?”

洪老大愤怒的质问道。

林振没有回答,硬生生把洪老大砸在了墙壁之上,然后用力的提起,又用力的将洪老大的身子重重摔回墙壁。

砰!

砰!

一下接着一下。

洪老大很快就被摔的满嘴喷血。

“混蛋,竟然敢伤害我的女儿,我让你生不如死!”

林振双目泛红,直接从怀中摸出一盒银针!

战场上,他这一手逆天夺命针活人无数。

同样的,也可以致人死地。

或者,想死不能!

银针出鞘,在这黑压压的乌云下,闪烁着冷冽的寒芒。

银针运起,天空顿时电闪雷鸣,狂风呼啸!

正所谓逆天夺命,鬼哭狼嚎,他林振要救的人,阎王见了也要抖三抖!

他林振要死的人,阎王也不敢不收留!

林振运针如飞!

“啊!你做什么了!我好疼好痒啊!”

陡然间,洪老大只觉得浑身的伤口又疼又痒,像是被一万只蚂蚁撕咬一般!

更可怕的是,一般的伤痛对于他这种刀口舔血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但这一刻,他的痛感被无限放大!

“死......你让我死了吧!”

洪老大痛痒难耐,倒在地上来回打滚,眼球爆满血丝,用手不停的抓着身子,血流不止。

林振冷漠的看了洪老大一眼,他要让洪老大一直活在痛苦之中。

与此同时,林振快速冲向狗笼子,一把将月月抱在了怀里,颤声道:“女儿,爸爸回来了,爸爸对不起你,坚持住,爸爸马上给你治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