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离婚后前夫扒了我的马甲

离婚后前夫扒了我的马甲

水长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深爱十年,结婚三年,沈千帆是栗婧生命里的一束光,她拼尽全身的力气,只求能够离他的心近一点。深情一场,最终换来的却是男人的一纸离婚协议书,“她回来了,他们之间的交易结束”。栗婧从沈千帆的世界里彻底消失,同时带走的,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孩子。沉寂四年后,她破茧成蝶,华丽归来,身边倒追她的豪门贵公子,如同过江之鲫。某人那颗磐石一般坚固的心,终于松动,终于慌乱了……

主角:栗婧,沈千帆   更新:2022-07-16 08: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栗婧,沈千帆 的武侠仙侠小说《离婚后前夫扒了我的马甲》,由网络作家“水长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深爱十年,结婚三年,沈千帆是栗婧生命里的一束光,她拼尽全身的力气,只求能够离他的心近一点。深情一场,最终换来的却是男人的一纸离婚协议书,“她回来了,他们之间的交易结束”。栗婧从沈千帆的世界里彻底消失,同时带走的,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孩子。沉寂四年后,她破茧成蝶,华丽归来,身边倒追她的豪门贵公子,如同过江之鲫。某人那颗磐石一般坚固的心,终于松动,终于慌乱了……

《离婚后前夫扒了我的马甲》精彩片段

“栗小姐,你怀孕了,孕期7周,胎儿很健康。”

听到医生的话,栗婧看着手上的B超单,清眸下的喜悦怎么也掩盖不住。

她怀孕了!

跟沈千帆结婚了三年,她因为肚子没有动静而着急和难过。

这回终于怀上了。

栗婧兴高采烈拿着B超单回到沈宅,一进门,对上的是一双幽深而平静的眼眸。

坐在沙发上的沈千帆穿着深灰色的西装,身姿挺拔,五官冷峻,一举一动矜贵又清冷,是林城无数名媛千金的白马王子。

“我们离婚吧。”沈千帆冷冷吐字。

接着他把一份离婚协议书放在桌上,用平静的语气说着无情的话。

“她回来了,我们之间的交易也该结束了。”

栗婧呼吸一滞,脸色微白踉跄后退几步。

当初为了让她继母的女儿栗雨柔能完成自己的心愿,又不让沈家和栗家成为A市的笑话,她的父亲和继母哀求她,代替栗雨柔嫁给沈千帆。

沈千帆是她年少遥不可及的光。

即便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她面前,可她不愿毁掉自己心中的梦。

最后还是沈千帆找她,跟她谈了半个小时。

三年前那天,他所说的话,她差不多都忘了,只记得最后一句。

他说:“如果栗雨柔为了梦想不回来,那么你以后就是我的妻子。”

为了这句话,她决定赌一把。

可到最后,她发现,沈千帆的心是铁做的,她怎么也捂不热。

栗雨柔一回来,他立马跟她离婚。

她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签了!”沈千帆刚放下手中的钢笔,抬头淡淡扫了她一样,语气淡漠至极:“我会给你五百万和一栋别墅作为补偿。”

栗婧静静站在门口,手指紧捏衣角,鼓起勇气问出心中最想问的话。

“沈千帆,你有没有爱过我?哪怕一点点,一丢丢也好。”

最起码让她觉得自己曾经得到过。

沈千帆望着她,冷峻的面容平静无波,不带一丝感情,清冷道:“你说呢?”

栗婧苦笑一下,心底一片悲凉。

和煦的阳光照进来,落在他的身上,他仍旧是那般的光芒万丈。

曾经她以为自己靠近那一道光,现在才知道,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栗婧硬生生将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逼回去,坐下来拿起笔,一笔一划签下自己的名字。

半个小时后,两人从民政局走出来。

栗婧深深看一眼沈千帆,眼里的爱恋化成了悲痛和决然,转身大步流星离开。

沈千帆回到家中,栗雨柔已经拉着行李箱在等候。

她扑向沈千帆,那张明艳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妩媚又迷人。

“千帆,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有我,不然的话,怎么会等我三年。现在我回来了,我们可以在一起了。”

沈千帆低头,目光清冷又低沉,捏着她的下巴,道:“雨柔,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你又离开我,我不会再念及小时候的恩情。”

栗雨柔手指抚摸沈千帆的喉结,丝毫没有被他的话吓到。

她知道沈千帆的为人,也知道他这番话是认真的。

但是她更相信自己,沈千帆是她的,谁也不能抢走。

栗雨柔安顿下来后,她的母亲打电话过来了。

“雨柔,我找到当年救下沈千帆的小女孩了?”

“是谁?!”

栗雨柔激动不已,若不是她得知这件事,冒充那个小女孩,沈千帆也不会多看她一样,最后跟她在一起。

所以她绝不允许那个小女孩出现,破坏她的幸福。

“是栗婧!”

“什么?!”栗雨柔惊呼一声,瞪大眼睛,满是不相信。

怎么会是她?

栗雨柔惊愕不已,怎么也不相信,“妈,这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当年我们送栗婧去的道观就是沈千帆被救的地方。雨柔啊,你好不容易回到沈千帆的身边,不能被栗婧破坏你们的关系,毕竟栗婧待在沈千帆身边三年了,而且她怀孕了。”

那一刻,栗雨柔眼里闪过一抹杀意,“那她就不能留了!”


栗婧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她不想回栗家,因为那儿已经不是她的家了。

突然一辆面包车停在她面前,两个凶神恶煞的大汉从车上掉下来,往她身上撒了一把粉末,她便失去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栗婧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废旧的仓库里面,浑身发软无力躺在地上。

一股刺鼻的汽油味席卷而来,瞬间让她清醒过来,只见之前的两个大汉手里拿着拿着一个桶往仓库到处撒。

“你们是谁?我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

大汉把桶扔掉,冷笑道:“不要怪我们,我们也是拿钱办事的。”

栗婧双手用力握拳,低吼一声:“是谁要害我!”

大汉拿出打火机,脸上扬起一个狰狞的笑容,“我们自然不能透露雇主的信息,不过雇主让我给你带一句话,他说,只有你死了才不会阻碍他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

轰隆一声,栗婧脑袋一片空白,脸色苍白如纸。

是沈千帆!

为什么他那么狠心?

不肯放过她!

眼泪夺眶而出夹杂着浓浓的悲痛和欲绝。

大汉瞅见栗婧的脸色,阴冷一笑,“栗小姐,你就好好享受我们雇主给你的礼物吧。”

‘咔嚓’一声,打火机点燃了,大汉随手将打火机扔过去,两人转身离开。

走出仓库,大汉立马拨通一连串的号码。

“大小姐,事情已经办妥了,栗婧肯定烧成灰。”

电话里头传来栗雨柔得意的笑声,她非常满意道:“你们办事我放心,尾款我等会就打给你们。”

熊熊烈火逼近,栗婧痛苦地尖叫一声,她的手紧紧捂着自己肚子,想要爬起来,却使不上力气。

想到未出生的孩子,她对沈千帆的恨意达到了极点。

“沈千帆,你为什么那么狠心?我们已经离婚了,我怎么可能会阻碍你和栗雨柔在一起。”

“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不肯放过我们的孩子!我恨你!!!”

最后一句,栗婧歇斯底里咆哮着。

四年后,在凤凰酒店。

栗婧睁开眼睛,入眼的是那张熟悉的面容,高挺的鼻梁,眼皮下青影有点严重,脸上的疲倦之色溢出来,即便如此也难掩他清冷和高贵的气质。

栗婧咬着唇,愤恨瞪着那张俊脸,眼底的恨意一闪而过。

她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知道今天的事情跟沈千帆没有关系,是她五师父的杰作。

她小心翼翼下了床,飞快穿上衣服,头也不回走了。

刚离开酒店,她的电话响起,是五师父打来的。

“小婧婧,四年不见的前夫再次跟你躺在一张床上,这种感觉怎么样了?”

低沉而慵懒的声线从电话里头传来,栗婧轻叹一声,拇指和食指揉着眉心,无奈道:“五师父,我们不是说好了从长计议吗?”

电话里头的人声音忽然间变得严肃:“你能等,可是小悠悠不能等。你大师父的话,你也听到了,一年内你怀上孩子,用脐带血救小悠悠,小悠悠能有九成活下去的机率。”

这些她都知道,也明白自己该怎么做,可是真的面对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心无法平静。

见栗婧不说话,五师父又开口了。

“好了好了,事情已经办妥了,你就不用担心,你的大师父已经把你的身体调理好了,一次就中,所以不用再找沈千帆。”

听到这话,栗婧松了口气,嗓音柔和下来:“五师父,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五师父报了一个地址,栗婧拦截出租车离开。

与此同时,在酒店里。

沈千帆醒来目光深沉看着身旁残留的余温。

那个女人身上的味道让他无比熟悉,熟悉到失去理智,如同当年的栗婧。

栗婧,是她吗?

那个失踪了四年的女人。


他拇指和食指轻柔眉心,轻笑一声:“看来我被人算计了。”笑意的背后是刺骨的冰寒。

半响,沈千帆穿戴整齐后,桌上的电话响起,是手下打来的。

“沈爷,凌关会下午举行,这一次的奖品是您一直要找的蚀骨花。”

沈千帆眼眸眯了一下,低声道:“难怪找了这么久也找不到,原来被凌关会抢先一步买走了,还作为这一次大会的奖品,可见凌关会的野心不小啊。”

“有了蚀骨花,沈爷可以给雨柔小姐治病,你们的婚事可以如期举行。”

沈千帆没有说话,此时脑海里冒出四年前栗婧的模样。

他深吸一口气,冷声道:“查一查凤凰酒店的监控,我要知道昨天的那个女人是谁!”

手下顿了一下,连忙回答:“沈爷,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他抬脚迈出一步,一抹细微的光芒从眼前闪过,沈千帆侧过头看向床上,只见一枚兰花胸针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亮光。

他蹲下来,捡起兰花胸针,胸针背后刻着九个星星。

沈千帆微微蹙眉,喃喃自语道:“九星兰花胸针,难道是那个人?”

下午,栗婧站在凌关会的入口,侧过头看向身旁的男人。

一头齐肩的长发用一根闪亮的钻石发圈盘起的五师父——沈离珩,沈千帆的小叔叔。

“五师父,这一次凌关会的奖品真的是蚀骨花?”栗婧半信半疑问道。

沈离珩慵懒一笑,甩了一下长发,“千真万确。”

“蚀骨花,我势在必得!”

栗婧视线落在凌关会大门,神色严肃起来。

因为儿子的身体,需要蚀骨花来改变体质,她找了蚀骨花找了整整一年,毫无结果,却没想到蚀骨花在凌关会的手上。

走进凌关会,沈离珩跟栗婧说起了这次大会的情况。

“以你的武功,其他人可以不放在心上,唯有一个人,切记要小心。”

栗婧停下来,眉心微拧,沉声问道:“谁?”

“暗阁阁主。”

沈离珩桃花眼微微往上翘,仍旧笑着:“他也是为了蚀骨花而来,听闻她的未婚妻得了怪病,需要蚀骨花治疗。”

“想不到暗阁阁主是个情种啊!”栗婧轻笑一声,笑意不达眼睛,十分霸气道:“但我不会输!”

她的悠悠等着蚀骨花救命,她是无论如何都要得到蚀骨花。

主持人讲话完毕,凌关会开始,不少人听说暗阁阁主和就兰幽楼的九星兰花参加这次的凌关会,都不敢参加,所以这一次参加的人比往年少了很多。

而且众人的关注点都在暗阁阁主和九星兰花身上,当他们进入最后一轮决赛,对战的时候,场上的人热血沸腾,他们的支持者纷纷打喊口号。

“暗阁阁主,不败的神话。”

“九星兰花,璀璨的新星。”

与台下热闹的不同,台上的两人倒是冷静得很。

参加凌关会的人都带着面具,而沈千帆和栗婧两人还改变了声线。

所以两人站在台上,并不知道对方是谁。

“九星兰花,你很不错,但是你不能我的对手。”

沈千帆声线淡漠,给出了最中肯的忠告。

这两年来,九星兰花这个名字出现在所有的武者眼中,听说喜欢越级而战,甚至每一次越级之后都会提升一个等级。

本以为他遇到强劲的对手,却没想到……还是个武者。

身为武圣的他,跟她打,有点以大欺小。

栗婧面色阴鸷,沉声道:“少说废话,出手吧!”

话音落,她的身上威压倾斜而出,从武者一下子冲上了武宗后期。

见状,沈千帆恍然大悟,淡淡一笑,“原来如此,这是你每次能越级而战的秘密吧,故意隐藏自己的实力?”

“但你还是赢不了我,这次的蚀骨花,我要定了。”

沈千帆也没有保留,把自己武圣的威压展示出来,冲过去朝栗婧的胸口拍了一掌。

栗婧吐口血飞出去,却死死抓住比武台的柱子,不愿掉下去。

只要不掉下去,她就没有失去资格,还能跟对方打,还有机会拿到蚀骨花。

可是武宗和武圣存在的差异不是一点半点,而是一个鸿沟,不管栗婧怎么挣扎,她也不能打败对方。

沈千帆见栗婧不愿认输,不愿浪费时间,直接用武圣的威压将栗婧逼下台。

“这是你算计我的惩罚!”沈千帆一字一字冷声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