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八零巧媳妇一心要宠夫

重生八零巧媳妇一心要宠夫

把头发留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姚熙媛活了五十多年,见惯了风风雨雨,最终却落入圈套,被人活活害死了。再次醒来,她重生到八零年代,变成了年仅十七岁的村花,看着镜中年轻貌美的脸蛋,姚熙媛喜不自胜。这辈子,一定要改变命运,找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男人。在原主的记忆中,她被人陷害,是一名军官救了她,醒来后,她本想找到军官报恩,可他拒而不见,还不分青红皂白的骂她……

主角:姚熙媛,傅峥   更新:2022-07-16 08:4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姚熙媛,傅峥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八零巧媳妇一心要宠夫》,由网络作家“把头发留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姚熙媛活了五十多年,见惯了风风雨雨,最终却落入圈套,被人活活害死了。再次醒来,她重生到八零年代,变成了年仅十七岁的村花,看着镜中年轻貌美的脸蛋,姚熙媛喜不自胜。这辈子,一定要改变命运,找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男人。在原主的记忆中,她被人陷害,是一名军官救了她,醒来后,她本想找到军官报恩,可他拒而不见,还不分青红皂白的骂她……

《重生八零巧媳妇一心要宠夫》精彩片段

秦氏夫人见小女儿挨了骂,开口劝安太师道:“锦曲也是为了她姐姐。”

“慈母多败儿!”安太师冲秦氏夫人说了一句。

秦氏夫人却只是叹了一口气,道:“老爷也别怨锦曲,就是我也舍不得锦绣,老爷是不是再想想?要报恩,我们这种府第,随他上官将军要什么,我们都给得起的。”

“老夫亲口答应下的亲事,还能再变吗?”安太师变了脸色,语带怒气地说道:“你就不要妇人之见了,儿女亲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还轮得到她们姐妹自己作主?我浔阳安氏的女儿,有这么不知羞的?!”

秦氏夫人抹起了眼泪,“我一个妇道人家,舍不得女儿怎么了?锦绣没托生在我的肚子里,可也是我一手养大的,我就是舍不得!”

看到结发的妻子伤心流泪,安太师重重地拍了一下身旁的桌案,终于不再说话了。

安锦曲跑上前去,拉着秦氏夫人的手,小声安慰起来。

安锦绣却只是冷眼旁观着眼前上演的这一出戏。没错,只是一出戏,前一世的安锦绣却偏偏看不穿。将自己这个庶女养在身边的嫡母秦氏,是众人口中的贤妻良母,前一世的安锦绣也曾经以为这个嫡母是个好的,一心为她着想,为她下嫁给上官勇一直报着不平,甚至暗许她与白承泽之间的私情。结果呢?安锦绣低下头,自嘲地一笑,想想自己的前一世,好像她就没有做过一件对的事。

“锦绣,”秦氏夫人在上面喊她:“你父亲的一句话,就要苦了你一辈子了!”

“母亲,”安锦绣往前走了几步,往地上一跪,说道:“上官将军救了父亲的性命,锦绣对他也是感激不尽,女儿嫁与他也是报恩,一定会好生伺候上官将军。”

秦氏悲声一止,她有些狐疑地看着安锦绣,这个庶女一向心比天高,这一回就这么认命了?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安太师对于安锦绣的话很满意,也松了一口气。上官勇这个准女婿,太师静下心来想想,其实真配不上他安书界的女儿。上官勇自幼家贫,未读过诗书不说,单就近三十岁的年纪,就让安太师皱眉,安锦绣还在二八年华,配上这样一个老男人,安太师一人独处之时,已经不知叹过多少气了。

秦氏这时突然又说道:“你出嫁之时,我让你大哥送你出门,不管你嫁与何人,我的女儿一定要风风光光出嫁离家的。”

安锦绣看向自己的大哥,只看见安大公子,安元文脸上顿时就有不悦之色。嫡长子送一个庶出的小姐出门,长了安锦绣的脸面,却让安元文这个工部侍郎跌了身份。前一世为了这个,安锦绣对秦氏这个嫡母感激不尽,却没发现自己的这个大哥并不情愿。

“好了,锦绣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吧,”安太师对秦氏的决定没说什么,他是亏待了安锦绣这个女儿,让长子送嫁也好,就算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一种补偿。

家人们都已退下,秦氏夫人却不走,对安太师说道:“锦绣已经愿嫁,老爷你就不要再逼她了。”

安太师对秦氏道:“你也下去吧。”

“你不疼这个女儿,我疼她!”秦氏却坐着不动,对安太师道:“有些话你就不要再对锦绣说了,老爷您真忍心再让锦绣伤心?”

安锦绣低头不语,重活一世的人心里清楚,五皇子白承泽此时已经向她的父亲暗示过,他想迎娶她这个安氏的庶出二小姐。她的父亲最早与秦氏商量时,是想将府中三小姐安锦曲下嫁给上官勇,最后秦氏哭求一夜,总算是“救”了自己的女儿。秦氏此时不让安太师再说话,无非就是不想安太师向她交底罢了。

“你也退下吧,”安太师终于没再说话,挥手让安锦绣退下去。

安锦绣退出了大房。

“这下你满意了?”安太师在安锦绣走后,问秦氏道。

“手心手背都是肉,”秦氏还是抹着眼泪,“我知道我对不起锦绣。”

“胡说!”安太师被秦氏这么一说,又有些恼了,“你养她长大,怎么待她也不为过,以后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

看着丈夫拂袖而去,秦氏这才面露冷笑,她的女儿自是要在枝头做凤凰的,至于小妾的女儿,有什么可珍惜的?庶出的女儿也想嫁入皇家,不是痴人说梦又是什么?想到府中的那些妾室,秦氏又是一阵气闷。

安锦绣带着紫鸳走在安府曲曲折折的回廊里,正是夏花艳丽时,安府里处处花团锦簇。安锦绣对身旁的鲜花熟视无睹,她只是想到自己与上官勇很快就要见面,脸上不自觉地就带了笑意。

“小姐,”紫鸳这时看左右无人,小声对安锦绣道:“那五殿下那里,要怎么办?”

安锦绣一愣,重生之后,对这个男人,她一次也没有想念过。

紫鸳一脸的关切,“小姐,你还是伤心吧?”

“没羞!”安锦绣重重地刮了一下紫鸳的鼻子。

紫鸳吃了疼,啊的叫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胡说了!”安锦绣假装凶恶道:“我与五殿下怎么了?最多来往过几封书信,紫鸳丫头,你小姐的清白可就在你的这张嘴上了!”

紫鸳吓白了脸,忙要给安锦绣跪下。

安锦绣伸手把紫鸳一扶,认真道:“我与五殿下真的没有什么,以后这个人与我们无关了。”

“嗯,”紫鸳点头,也认真对安锦绣道:“小姐我记下了。”

安锦绣扭头继续往前走着,她与白承泽在太子府的花园不期而遇,她去讨好自己当太子妃的嫡姐,他去讨好自己当太子的嫡兄,都是庶出的人,他出身皇家,她出身权贵,在这个嫡庶分明的年景里,多少有些同病相怜的意思。前世被弃之后,安锦绣想了很多她与白承泽的事,她将心给了这个男人,自认为自己的一颗真心是无价之宝,可对于白承泽而言呢?自己只是他与太师府搭上线的棋子,还是一个被他迷了眼的棋子罢了。

“小姐我们要去哪里?”看安锦绣不是往绣阁走,紫鸳在安锦绣身后问道。

“去看看我娘,”安锦绣说道。

“去看夫人要往这里走啊,小姐,”紫鸳给安锦绣指了一个方向。

紫鸳指的是往秦氏的院子去的路,安锦绣一笑,“我去看生我的娘,”她对紫鸳说道。

紫鸳愣了一下,迈步追上了安锦绣,“去看绣姨娘?”

“嗯,”安锦绣应了一声。

“为什么?”紫鸳木愣愣地问道,她家小姐一向不喜欢自己的生母,甚至连绣姨娘这三个字都不想听见,今天怎么想起来亲自去看绣姨娘了?

 


然后就听见军装青年惊呼:“天,怎么还把自己手给咬破了?”

基于姚熙媛的系列不正常表现,特意做了份智商测试题。

全部回答正确!

医生看着答卷,表情纠结:“正常人都不能全部答对,她居然这么快就全部答对了,不正常不正常……”

“……”姚熙媛只想翻白眼了。

就是些小儿科的脑经急转弯嘛,前世网上一搜,全是标准答案!她当初为了找吃播的系列素材,还特意去检索一番。

“我个人建议送去县里医院,用电子仪器检查下脑子!”

最后,医生好心给出建议。

姚熙媛当然不干,吵着闹着要回家。

军装青年妥协了:“那好吧,我送你回家,苗村姚家没错吧?。”

姚熙媛坐在三轮车兜里,诧异问道:“你怎么知道?对了,小伙……咳咳,小哥哥,你之前说的傅长官,是救我的那个人吗?还有你怎么说我是他看中的媳妇啊?”

现在回想起来,似乎还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军装青年哀叹了声:“还是别问了,你回家好好养病就行。”

“我真没病!”

“你见过哪个脑子有病的说自己有病了?”

“臭小子,你欠打是不?老娘我好歹是活了五十岁的人,有病没病自己还不知道?”姚熙媛瞪了眼过去。

“嗯,你说的都对……好了,坐稳了,我先送你回家!”

军装青年显然不想跟对方废话。

他心里也难受呀!

傅长官好不容易看中个媳妇,变成了傻子!

姚熙在苗村村口下了车。

废话,一般回乡省亲的男女们会租用这种小三轮,在村里显摆显摆……她和军装青年要是这样大咧进去,指不定被村里人说闲话。

刚才一路上,泥土清香与牲畜粪便味扑面而来,她再次接受了这个缺乏科学依据的现实。

既然重活一次,被人戳脊梁骨这种事情能避免就避免。

循着记忆的路线,姚熙媛走上了回家的路。

眼看着还有几户人家就要回家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娇俏的声音,“熙媛,你回来啦!”

转身。

熟悉的面容蹦蹦跳跳走向她,姚熙媛脑海顿时蹦出“李春喜”三个字。

浑身汗毛立起!

姚熙媛紧攥着拳头,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回想着前世临死时李春喜那狰狞可恨的面容……该死,真恨不得给她全身倒蚂蚁,咬死这丫的!

“你是李春喜?”姚熙媛咬牙问了句。

“是我啊,我是春喜,怎么去了镇里,不认识我……”

啪!

姚熙媛抬手,一个巴掌就招呼上去。

“姚熙媛,你干嘛打……”

啪!

姚熙媛反手,又是一巴掌打在对方脸上。

纤瘦的小手力道格外的大,泄出了毕生的火气,李春喜白嫩的两颊顿时显出鲜红的手指印来。

“就算你跟大福睡了,那也是你自己受不住巧克力诱惑,你打我做......”

还没等李春喜说完,姚熙媛两道阴冷的目光投来,冰锥般刺在她的身上。

“你说什么?”原来玉米地事件,这毒妮子也参与了一脚。

“我……我什么都没说!”

李春喜后退两步,面露恐惧之色,眉眼分明带着得逞笑意。

下秒,就着急忙慌离开了!


姚熙媛倒不急着追上去。

重活一世,她有的是时间,跟李春喜慢慢斗!斗死她丫的连渣渣斗不剩!

姚熙媛回到家中。

刚一进堂屋,便看见一中年妇人坐在缝纫机前摆弄两件衣服,一看便是上好的料子。

“回来了,快把我叫你买的纽扣拿过来。”

纽扣?

姚熙媛看向妇人,一身粗布衣服,身材倒是没走样,小脸有些许褶皱,五官俊秀,不难看出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女!

这是原主亲妈,谢琪!

想当年谢琪也是县城的大家闺秀,不过自打姚熙媛十岁那年出了一档子事,母女二人便一直生活在乡下。

好在谢琪的针线功夫出色,村里人尊称她一声“琪绣娘”,凭着这门手艺在村里也能勉强度日。

“妈,对不起,我忘了买了。”

谢琪放下衣服,走到姚熙媛面前,手正准备伸过去。

却是被姚熙媛后退一步,躲开。

谢琪收回手,没好气瘪嘴:“你个臭丫头,怎么去了趟镇里,改叫妈了?还有,退过去干嘛,以为我要打你?”

“……”孩子没办成父母交代的事情,不都是会挨打的么?

“怎么,是被人欺负了?说是哪个,娘给你出气去!”谢琪磨刀霍霍,拉着姚熙媛就往屋外去。

姚熙媛将做事风火的谢琪拉了回来:“娘~~~没人欺负我!就是有点累,想先去睡下觉。”

入乡随俗,将就着喊吧。

“睡什么觉?等会儿跟我一起去傅家送衣服!呃,话说你这衣服怎么换了?”

“就是去镇上买了套。”姚熙媛不想叫谢琪担心,随便撒了个谎。

闻言,谢琪抡起的拳头继而放下。

哎,也怪她自己没用,女儿本是千金大小姐的命,偏生跟她一起在这穷乡僻壤吃苦!

看着姚熙媛身上的衣服,评价了句:“眼光还不错,将就着穿吧。”

关于谢琪说的和她一起去傅家送衣服,姚熙媛打内心是拒绝的。

“……还不是为了帮你找好婆家?小时候给你订了门娃娃亲,现在傅家那小子有了出息,听说在县里当了大官呢”

娃娃亲?

姚熙媛一个头比两个大,“我才十七岁,不嫁人。”

就算二十七,三十七,四十七……她都不要嫁人!

谢琪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我十七岁的时候肚子里都有你了,那小子现在发达了,马上就要把他爹娘接进城里去过好日子了,做好了官太太,以后好给你娘我挣个面子,好好吐一口怨气。”

姚熙媛不以为意,冷哼,“当官太太又能怎么样?一辈子靠男人能有什么出息?结了婚,女人就要进厨房,要打扫卫生,要洗衣服,要操心柴米油盐酱醋茶,要伺候公婆,还要喂养小孩!到头来把自己熬成个黄脸婆,男人却五十一只虎,在外面乱搞一通!不值当啊!还不如自己打拼一番!”

回想前世,起初交往的一个个男友太渣,便断了她想结婚的念头!再后来,自己上了年纪,身边闺蜜们一个个不是抱怨老公出轨就是孩子叛逆,更让坚信当初的不结婚是明智选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