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北境玄帅

北境玄帅

东湖铁拐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三年的时间一闪而过,曾经的丧家之犬,如今已经成为了雄霸北方的玄帅!楚轩再次踏足故土,发现家里的房子早就不见,经过多番找寻,才找到母亲的踪迹,可是母亲竟然靠拾荒为生!在临行前,他把母亲托付给了多年的好兄弟照顾,没想到好兄弟不光夺了他寄回来的钱,同时还虐待母亲!玄帅震怒,他要看一看好兄弟的心,究竟是不是黑色!

主角:楚轩,李子琴   更新:2022-07-16 08: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轩,李子琴 的武侠仙侠小说《北境玄帅》,由网络作家“东湖铁拐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的时间一闪而过,曾经的丧家之犬,如今已经成为了雄霸北方的玄帅!楚轩再次踏足故土,发现家里的房子早就不见,经过多番找寻,才找到母亲的踪迹,可是母亲竟然靠拾荒为生!在临行前,他把母亲托付给了多年的好兄弟照顾,没想到好兄弟不光夺了他寄回来的钱,同时还虐待母亲!玄帅震怒,他要看一看好兄弟的心,究竟是不是黑色!

《北境玄帅》精彩片段

车辆停在一个小区的大门口,楚轩付过钱,拎着破旧的行李箱下车。

小区保安室的保安目光扫过楚轩身上,发现他衣衫破旧,旋即移开目光,冷哼一声。

又是乡下来投奔的亲戚吧?

回家的路很短,可在楚轩眼中,却觉得十分漫长。

三年前他就是顺着这条路回来的,如今,走的也是这条路。

只不过三年前,他是丧家之犬,三年后,他已经是雄霸北方的玄帅,麾下百万,兵锋所向,战无不胜。

楚轩上楼,在门前停驻片刻,深吸一口气,打算按下门铃。

房门,却突然间被打开了。

“找谁?”

浓妆艳抹的小姑娘探出头,满是略带警惕的问道。

楚轩一愣,看得出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孩神色有些慌张,好像在害怕着什么,但楚轩心想,自己也没有长得那么凶神恶煞啊。

楚轩将自己要找的人说了一遍。

那小姑娘突然收起了起初的害怕,脸色一转不耐的说道:“那家人早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你还是去别处找吧!”

说罢,她就想关门。

楚轩脸色一寒,伸手拦住她,将自己半个身子都挡在了门口轻声道:“你知道。”

刚才一刹那,他在这小姑娘的眼中看到了惊慌。

屋内突然传出一个苍老女人的声音:“琪琪,是不是他们又来了?唉!让他们进来吧,反正我们家也没什么东西了。”

听到这声音,楚轩一愣,被小姑娘寻到机会挣脱开来。

进屋后,楚轩环视一周,发现室内几乎什么家具都没有了,只有一个破旧的冰箱。

楚轩深深的看了手里的小姑娘一眼,心里五味杂陈。

卧室的门半吊着,床上只有一个劣质的木板,一个苍老的女人躺在那里,小声的咳嗽。

仔细看去,她似乎年纪并不是很大,可动作神态中却显现出一股迟暮的气息。

老人听到声响,身形有些佝偻的望来,眼睛不断眨巴着,看不清楚来人。

“我们真的没钱了,等下午就出去拾荒卖东西,可以吗?”

老人脸上出奇的平静,好像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小姑娘突然脆生叫道:“奶奶,我们不能去了,上次被他们抓住,你腿都被打断了一根!那群人肯定还在那里等着我们呢!”

楚轩心中一颤,手上的力道一松,小姑娘挣脱出去,她一溜烟跑到老人的身后,手里从床边拿出一条棍子,恶狠狠的瞪着楚轩。

她不让楚轩靠近奶奶半步!

楚轩看着老人,心神都有些发颤。

他缓缓走了过去,抱住老人,声音颤抖:“妈……”

他没想到,自己归来见到的,竟然会是这样的场景!

老人终于看清楚他的脸,泪水不由落下。

她心中思绪万千,想到自己消失了这么久的儿子回来了,自己家终于团圆了,她想笑,可似乎忘记了该怎么笑,经过这几年的折磨,让她只能咧着嘴,说道:“你是楚轩?真的是你吗,我的儿,你回来了?”

老人说着,就摸着楚轩的脸,她还是不敢相信,现在在她面前的是她的儿子。

“妈,你儿楚轩,是我,我回来了!二狗子呢,我拜托他照顾你们,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还没等他们母子寒暄几句,门口就传来了几人的叫喊声。

门被踢开,三个彪形大汉正朝屋内走来。

三人脚步浮夸,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

楚轩站了起来挡在楚母面前,楚母让苏小琪扶着,自己迎了上去。

那三个大汉也发现了他,阴阴笑着:“哟,楚轩?你有三年没回家的了吧,现在还回来干嘛?”

显然,他们之前认识。

楚轩默然片刻后,眸中闪过一丝冷光:“三年前赵思成打了我十耳光,我就还给他一巴掌,你们就要我家破人亡?”

其中一个瘦高的大汉嘿嘿一笑,“赵少爷也是你个杂碎惹得起的?我们不光让你家破人亡,还要……”

没等他说完,楚轩双目赤红,滔天的煞气从眼中迸出!

唰!

一道白光闪过从大汉眼前闪过。

随后,大汉只感觉脑后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啊!”

撕心裂肺的痛苦,从后脑位置传来,大汉疼的跪倒在地,面目狰狞。

他耳朵被割了下来,汩汩鲜血瞬间浸满了他的衣衫。

楚轩右手轻轻抖动,肉眼难以察觉的“丝线”极为乖巧的回到本来的位置。

上面的血,则是直接滴落,没有在楚轩身上沾染半分。

见到这一幕,其他两个大汉脸色惊恐,嘴唇直打哆嗦。

刚刚那一瞬间,楚轩好像变成了吃人的野兽,凶煞无比!

“咚!”

其中一个大汉闷哼一声,被楚轩狠狠一脚踹翻,重重的跌落在地。

最后一个大汉面容扭曲,神情惶恐。

他看到了自己的同伴一个被割掉了耳朵,另一个被一脚解决。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楚轩有些不适应。

在北境,他每次杀死敌人的时候,都会有风雪帮忙掩盖一切。

就连气味都不会残留。

现在楚轩要清理现场。

“琪琪,外面有车,你先带咱妈去上车,我还有点事情。”

楚轩扭头说道,一双眼睛深邃如夜空。

苏小琪呆呆的看着他,猛然点头。

“我们现在来谈谈。”

楚轩收回目光,最后一个人像是在看魔鬼一样看着他,声音都在发颤。

“你想……谈什么?”

空气中,突然出现一股尿骚味。

楚轩嘴角裂开在笑,眼神却无比冰冷:“自然是我问,你答。”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小段时间。

最终,楚轩得到了想要的全部答案。

正当第三个大汉以为自己逃出生天时,楚轩突然在他耳边小声道:“那小女孩下巴的伤痕,是你弄的吗?”

大汉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恐。

楚轩冷冷一笑,已经有了答案。


看到楚轩从屋里走了出来,苏小琪对他说道

“楚轩哥,我们快点去医院!”

苏小琪在车内催促道。

“这就来。”

他的身后,黑暗中,电话打通后,有人在另一边咆哮:

“你们TM的在干嘛?”

“让你们今天去把苏小琪给我抓来,你们这群废物,到底做好了没有!?”

他疯狂的咆哮,可是,对面似乎没人说话,或者,他说不了话。

出租车内,苏小琪像是一只小猫睡在车里,她似乎很久没睡过一次好觉了。

楚母怜惜的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轻声地对着楚轩说道:“这个,可是妈给你找的媳妇。”

她满脸笑容,但又说起别的事情事,像是想要把一切都在此刻交代给楚轩一样。

楚轩伸手抚平楚母额头上的皱纹:“妈,你别担心,很多事可以慢慢跟我说。”

“妈担心没时间了。”楚母笑着笑着,眼泪便落了下来。

楚轩眼眶一热,声音变得有些嘶哑

“没事的,妈。”

车上,楚母笑着,转眼间脸色苍白如纸,突然倒了下去。

“唉,卧槽,这什么事啊,你可别死我车上,我这新买的……”

司机说着说着,突然头皮有些发麻。

楚轩的眼睛此刻竟然发红,带着一股滔天的愤怒,让他惊惧万分。

“赶紧去医院!”楚轩声音里面带着难以压制的愤怒。

他手放在母亲的背上,一直用功力在给她续命。

不过效果甚微,他仍旧能感觉到母亲体内的生机正在缓缓的流逝。

车辆立刻疾驰,很快来到了医院。

楚轩心痛的抱着母亲,立刻进了医院。

“唉,你们等下……”

护士有些不满的看着楚母身上寒酸的衣服,正要说些什么,可突然间,楚轩扭头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让护士身心俱寒,头皮都差点炸开。

“通知医生,立刻急救!”

楚轩冰冷的声音让护士猛然反应过来,她掏出手机,连忙拨打了院长的电话。

急救室里面没人,楚轩见护士竟然还打电话,感到一阵无名火起。

砰!

楚轩直接一脚把门踹开。

母亲安置好后,楚轩让苏小琪守好门。

既然医院不能及时救治,那他只好自己出手!

套上了衣袖,准备好器具后,楚轩眸光一闪,开始治疗!

……

“怎么回事!?”

一个脸色肃穆的男人走了过来,护士立刻在他耳边添油加醋的告状。

这个男人,就是医院的院长蒋显峰。

听了护士的讲述,他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来:“胡闹!”

“进去有多久了?”

“半个小时。”

“那快点进去,说不定还能救人。”蒋显峰不愿意看到有病人死在医院,这对医院很不利,影响甚重。

他带人推开门,苏小琪焦急道:“你们不能进去!”

小姑娘咬着嘴唇,手里拿着一根棍子。

可惜,直接就被人夺了下来。

“还给我!”

她焦急的叫道,不准这些人进去打扰楚轩。

“给你?”

那夺下棍子的年轻人眼里闪过一丝暴虐。

一棍子,直接砸下。

“我这就给你!”他猛然怒喝。

苏小琪没有半分退缩,可棍临头上的时候,她的大眼睛里还是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惊惧。

可,等了几秒,棍棒还是没有落下。

楚轩出现在她的身后,一只手接住了棍子。

他的手上手术手套还没有脱下,上面染着丝丝的血迹。

“找死!”

楚轩眼神冰冷,三棍砸下去,那些人当即哭爹喊娘。

“住手!”

蒋显峰脸都绿了,连忙叫道。

可,楚轩只是淡漠的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

咚!

最后一棍砸下,那人哀嚎一声,右手直接被砸断了。

刚刚,他就是用这只手夺的棍子。

楚轩面无表情的看着怒火冲天的蒋显峰,甩出一块令牌。

蒋显峰扫了一眼令牌,脸色陡然变得惊惧万分。

这张令牌的质地细腻,而且它的上面,铭刻了一条龙!

玄龙令!

蒋显峰双腿一软,差点跪下去。

当晚,医院的高层集体赶到,却没人知道为什么。

……

把苏小琪留下照看他已经出手治好的母亲。

楚轩吩咐一声院长照顾楚母等人后,离开了医院。

大门那里有人在那里等着他。

“楚轩,你叫我来干什么?”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站在门口,面带不屑的看着他。

“陈天海,你很好。”楚轩声音平静。

陈天海,就是楚轩口中的二狗子,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

当年楚轩出500万,拜托他照顾自己的母亲。

“我当然好!倒是你,我都以为你死了!”陈天海轻蔑一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我把妈托付给你,你可知道她们现在的境地?”楚轩压低声音,眼中出现一丝怒意。

陈天海哈哈一笑,冷然道:“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天真,惹了赵少,你真以为自己能跑得了?看在五百万的份上,我劝你赶紧走,不然……”

啪!

楚轩一巴掌下去,陈天海的脸颊瞬间肿了起来,他有些诧异,旋即恶狠狠道:“楚轩,你TM不想活了?信不信老子找人废了你?”

楚轩眼神冰冷,森然寒意从他身上释放出来。

咚!

陈天海应声倒飞而出,剧烈的疼痛从胸口处传来,口鼻当即溢出鲜血!

楚轩一步一步向他走过去,宛如死神在靠近,陈天华惊恐的爬起来,一把抱住他的大腿

“楚少,我错了!这件事真不怪我,有人针对你们家,想让你们家破人亡,我……”

“噗通!”

他整张脸都被楚轩踹在地下。

地面上的石子磨破了他的脸,血混在了雨水里。

“你应该庆幸,我妈让我放过你。”

楚轩脚下踩着陈天海的脸,水打湿了他的头发,把他的眼睛遮住了。

“是、是!多谢咱妈!多谢咱妈!”语气惊恐,他模糊不清说着。

楚轩松开了脚,话语平静:“告诉我,是谁对我家动手的?你敢隐瞒一句,我就剁了你。”

苏小琪站在窗边,隔着窗户,看着曾经对自己傲慢无比的男人,如今却在自己哥哥面前,狼狈的像条野狗。

陈天海完全不敢迟疑,忍着痛说道:“就是赵思成!”

“你还有一次机会。”楚轩漠然道。

他不敢去看楚轩的眼睛,声嘶力竭道:“还有赵思宇,这件事就是赵思宇在背后谋划的!”

睁开眼,面前却已经空空如也,远远地,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滚出天幕,别让我再看到你!”

“谢谢楚少、谢谢咱妈!”陈天海有些语无伦次的感恩戴德。

接着他跄踉着起身,消失在雨幕中。


“楚轩哥,你要去哪?”苏小琪嘴角有些发寒,脸色露出不正常的晕红。

“我去给咱妈讨回公道。”楚轩轻声说道。

……

楚轩收回思绪。

手机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玄帅,清查已结束,天幕无人与您有血缘关系。】

【赵家二爷,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您母亲当年的爱人。】

楚轩看完后,关上手机。

他早就知道自己是被抛弃的,母亲心善,收养了自己。

“兄弟,换了身新衣服显帅啊!”医院旁边的商场外,送他们过来的司机有些意外的看着楚轩。

楚轩漠然看了他一眼。

司机讨了个无趣,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车辆缓缓行驶,楚轩正打量窗外呢,司机突然开口道:“找到人了吗?”

“嗯?”楚轩看了他一眼。

司机以为他是不好意思:“别不好意思啊,看你之前那样子,就知道你肯定是来投奔人的,现在找到人了吗?”

“找到了。”楚轩的声音让司机的心头一寒。

“那、那真是太好了……”司机悻悻然说道。

楚轩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在意,不过却也不再开口。

车辆停在了一栋别墅的大门不远处,楚轩看了眼,发现里面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是赵思成要结婚了,对方听说还是市首的女儿。”司机有些羡慕的解释。

楚轩点点头,赵家身为天幕第一豪门,赵思成更是明面上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自然配得上市首的女儿。

“不过你不用羡慕了。”他下车的时候突然说道,“因为这第一豪门,很快就会没了。”

司机惊骇万分的看着他,连忙驱车离开了这里。

......

临近赵家别墅。

“请出示请柬。”穿着西服的保镖很有礼貌的问道。

“我没有请柬,不过你可以告诉赵思成,我是楚轩。”楚轩轻声道。

他三年未归,赵思成却一直在“照料”楚母,想必,他不会让自己就这么离开。

保镖打了个电话,十分客气的请楚轩进去。

之后,联系了其他的保镖。

今天,赵家大宴,他们要瓮中捉鳖!

楚轩前脚走进来,后脚一个男人就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

“楚轩?”赵思成穿着一身喜服,有些不确定。

楚轩在北境呆了三年,容貌变化其实并不大。

只是这一身气势,与以往真的截然相反。

赵思成差点以为认错人了。

“赵班长,好久不见。”楚轩看着他,嘴角露出笑意。

正待他要出手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思成,爸妈在叫你呢,快点过去……”

赶来的女人呆呆的看着楚轩,声音戛然而止。

“小菲,好久不见。”

楚轩看着这个女人,目光有些晦暗不明。

“小菲,你还认识他吗?”赵思成揽着司杨菲,嘴角带着戏谑。

他很享受这一刻,楚轩是自己的对手,他的母亲,被自己折腾的奄奄一息,命不久矣,他的爱人,被自己掌控,身不由己。

司杨菲语气冰寒:“当然认识,他可是楚轩!”她的眼底,出现一抹意外之色,随后便换做阴狠,“我都以为他死在外面了!”

楚轩苦笑一声,果然还是在记恨自己。

当初他不告而别,只是不想司杨菲伤心,可没曾想,她的怨气如此之深!

“今天不是赵思成和市首女儿结婚?那你这是?”楚轩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

司杨菲淡淡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收起你假惺惺的关怀,不论他和谁结婚,我都是他的女人,你还以为你是学校里那个风云人物呢?醒醒吧!”

对于楚轩,她现在心中只有刻骨的恨!

当初,若是他不走,司杨菲也不用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躲避那个赌鬼父亲,更不会流落到如此境地,被人玩弄!

听到她的话,赵思成非常满意,轻轻揉了揉她的头,说道:“行了,你先去吧,我和老同学‘叙叙旧’!”

随后,司杨菲没有任何留恋,径直离去。

望着她的背影,楚轩心脏微微一抽,凌厉的眼神看向赵思成:“这一切都怪我,不过,她为什么会甘愿和你在一起?”

曾经的司杨菲,极其厌恶赵思成,青春活泼,怎会甘愿与他为伍?

“也没啥,就是她爸是个赌鬼,从我这里借了三千万。”赵思成一点都不以为然,“然后三千万他输了,司杨菲,就归我了。”

他露出笑容,眼睛看着楚轩,欣赏着他此刻的表情:“怎么样,三千万买一个司杨菲,我很大方吧?”

赵思成虽然跟楚轩一般高,此刻却好像在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带着报复的快意,看着这个昔日一直跟自己作对的男人。

在学校里你意气风华,在学校外,你的女人,在我床上爬!

楚轩强忍住了手里的“丝线”挥舞的念头,漠然看了眼周思成:“我记得,她父亲已经被我赶走了。”

三年前,他离开之前,做了很多事,包括给了二狗子五百万,也包括帮司杨菲解决他那个赌鬼老爸。

“是啊,可惜,让我找回来了。”赵思成笑着说道,“我要得到一个女人,根本不用费力气!”

他的笑,带着嘲讽,带着鄙夷,带着得意。

这种报复的快感,让他痴迷,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老对头,如今沉默着,一言不发,他就觉得自己做的一切,值了!

你消失了三年,我就毁了你所有的东西,连你最爱的女人,也被我拿在手里。

楚轩,你拿什么跟我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