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神医毒妃她疯狂掉马

神医毒妃她疯狂掉马

清酒欢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为了保住祖传医典,华夏神医云洛烟在高崖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一脚跨越千年,她的灵魂穿越到了古代世界,成为了被沉湖的云家四小姐。捡回一条命之后,云洛烟决定重回云府,报仇雪恨,定要让那位“好姐姐”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恶毒!在积极参与宅斗事业之余,她还招惹上了一位高冷傲娇的皇子……

主角:云洛烟,夜无忧   更新:2022-07-16 08: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洛烟,夜无忧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医毒妃她疯狂掉马》,由网络作家“清酒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保住祖传医典,华夏神医云洛烟在高崖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一脚跨越千年,她的灵魂穿越到了古代世界,成为了被沉湖的云家四小姐。捡回一条命之后,云洛烟决定重回云府,报仇雪恨,定要让那位“好姐姐”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恶毒!在积极参与宅斗事业之余,她还招惹上了一位高冷傲娇的皇子……

《神医毒妃她疯狂掉马》精彩片段

“云洛烟!你跑不掉了!”

“如果你把‘医典’交出来,兴许我们还能留你个全尸。”

华夏一处断崖边,几名神情狰狞的男子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一名妙龄女子。

女子身上多处伤口,鲜血顺着伤痕染红了衣服,但她神情丝毫不见痛苦,眼中讥讽之色不断。

“呵呵,你们要,就自己来拿吧!”

说着,她纵身一跃。而那底下,则是万丈深渊……

远方一湖泊边。

“手脚麻溜点,直接丢进去!”

湖面传来“噗通”一声巨响,女子这才满意地点头。

“唔……”

一股深重憋闷的感觉袭入心肺,云洛烟顿觉一阵窒息,她本能地伸出手想要触摸些什么,入手却是一阵冰凉。

她在水里!

瞬间清醒的云洛烟连忙挥动手臂,双腿一并使劲,浮出水面爬上草地,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没想到那‘无崖’底下是个湖泊,那些人肯定想不到自己逃过了一劫。

云洛阳下意识伸手摸向自己胸口,却是平坦一片。

心中顿时一惊,她的医典呢!!

令她惊讶的还不止消失的医典,更震惊的是她现在的双手,以及身体。

她的手因为长期与药草接触,在左侧无名指处有一个暗红的印记,那是之前误碰五毒草导致的,皮肤直接坏死了。

而现在,自己的双手不仅完好,甚至还小了一号!

简单来说,这不是她的手!也不是她的身体!

云洛烟在愣怔了片刻后便接受了事实,她穿越了……

于此同时,脑中记忆奔涌而来,她下意识闭上了双眼。

似是云里看花,之前发生的一幕幕逐渐在她心中变得明朗、清晰。

云洛烟再次睁眼,眼中利芒一闪而过,嘴角缓缓上勾。

迷晕了原主不说,还妄想将其沉湖,云白莲啊云白莲,你可真是我的“好姐姐”啊……

既然是你让我重生,我们又都叫云洛烟,那便让我,替你好好活下去!

冷笑一声,云洛烟也不弄干衣服,就这么湿哒哒地往云家大院走去……

……

此时的云家大院,二小姐云白莲正心情颇好地喂食着院中的锦鲤。

解决了云洛烟,对她来说,无疑是件大喜事。

而就在她极其悠哉地逗弄池中鱼儿时,一模样俊俏的丫头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二……二小姐,鬼……鬼来了……”

那丫鬟一副见鬼的模样,嘴里还一直念叨着“水鬼”“报仇”等字眼。

“大白天的哪有什么鬼,我不是叫你去锦绣阁买衣服吗?衣服呢!?”

云白莲见丫鬟手中空空如也,不由有些恼怒。

“小,小姐……衣服……衣服被水鬼拿走啦!”

梅花一脸惊恐,一边手足乱舞比划着什么。

“光天化日的什么鬼,你好好说话,到底发生了什么!”

见自家小姐追问,梅花索性一闭眼,抖珠子似地说道:

“四小姐变成水鬼回来了!衣服也被她拿走了!”

梅花是云白莲的贴身侍女,自然也知晓她将云洛烟迷晕投湖之事。

听到自己的丫头如此说话,云白莲震惊之余还是有些不信:

“你确定那是云洛烟那个小贱人?”

“千真万确!她身上的伤口还是您叫奴婢打的呢!”

梅花说的果断,云白莲却是疑惑不解。

“不可能啊……那药我可是下足了剂量,她绝对醒不过来……”

而现在问题是,云洛烟不仅醒了没被淹死,还回云家了!

之前自己趁着爷爷不在,才敢对她下手,就指望让她彻底从云家消失,一了百了。

谁曾想,她居然活着回来了?!

难道真的是鬼?回来向她索命来了!!?

云白莲越想越心惊,但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走,去看看。”

“不用了,我的白莲姐姐,我回来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云白莲下意识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来人一头湿漉漉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开来,一身衣服混着血水湿哒哒地附着在身,女子脸上在笑,只不过那笑意,丝毫不达眼底!

来的不是云洛烟是谁?

“云洛烟……你没死!”

云白莲下意识地惊呼道。

“怎么,我没死,你很惊讶?还是说……你想把我弄死?”

云洛烟打算先装不知情。

对付敌人,慢慢折磨才是最好玩的事情!

闻言,云白莲微微一愣,随之马上换上一副和善的笑容:

“四妹妹怎么说话呢,姐姐怎么会希望你死?姐姐只是看妹妹这一身的伤痕,有些惊讶罢了……”

确认了来人确是活的云洛烟无疑,云白莲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假惺惺地说道。

反正当初打她的时候她已经被迷晕了,谅她也不知道是我干的。

云白莲这般想着。

云洛烟心中冷笑,面上却不显分毫。

她伸手挥了挥手里的衣服,对云白莲道:

“妹妹自然是相信姐姐的,只是……姐姐你也看见了,妹妹这样子着实有辱云家脸面,好在有姐姐这件衣裳救急,这才没让外人笑话了去,妹妹再次多谢姐姐了!”

不就是装吗,搞得谁不会是的。

什么情况??

云白莲下意识地看向了自己身边的丫鬟,以眼神示意她这是怎么回事。

梅花听到云洛烟所说,心中顿时一个咯噔,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自家小姐,见其紧紧盯着自己,便支支吾吾道:

“没……没事。”

“说!”

云白莲哪看不出自己丫鬟有所隐瞒,当即拉下了脸。

只是,当梅花说出方才发生的事后,她的脸顿时又黑了三分。

原来,方才云洛烟满身狼狈地回到云府,加之走的是正门,便有不少路人对其指指点点。

其中不乏有看好戏的,但由于云洛烟的脸被长发遮住了,众人未能看清样貌,只看见她进了云府大门,便想着是云府中人。

但在下一刻,他们看着她拿过丫鬟梅花手里的衣服中,顿时一阵了然。

原来是云家二小姐云白莲!

瞧瞧,这是发生什么了,怎么整得一身狼狈不说,身上还有伤痕……

一时间,众人心中浮起了千万联想……


“云洛烟!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让我背锅!!”

“姐姐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可没说自己是云家二小姐。为了不给家门蒙羞,我二话不说可就直接跑进门了!”

云洛烟迷茫道。

云白莲快被气死了。

你倒是说清楚自己是四小姐啊!你不说话,不就默认自己是二小姐?

直接跑进云府,不就成了无颜面对众人吗!

最重要的是,众人皆知,梅花是她云家二小姐的丫鬟!

这让她以后如何见人……!

“你,你现在就给我出去,和他们说你是四小姐,不是二小姐!”

云白莲愤怒地看着云洛烟,吼道。

“真的吗,姐姐?”

云洛烟装作无知地问道,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对!告诉他们你是四小姐,不是二小姐!”

“好吧。”

云洛烟欢快地答应了。

这么爽快?

云白莲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洛烟快速跑出去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隐隐有丝不好的预感。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在后面喊道:

“云洛烟,我的衣服!”

云洛烟没有理会她,如她所愿到了云府大门。

此时门外的人已经散去了不少,但还有几个在与他人诉说着方才发生的事情。

云洛烟忽然出现在门口,顿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咳咳。”

见众人都望着自己,她清了清嗓子,大声道:

“诸位,很抱歉,你们认错人了,我其实不是二小姐,我是四小姐。”

众人有些愣怔地看着她,有些不明白她的举动。

“我真的是四小姐,不是二小姐!”

云洛烟加大了音量,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迅速将自己手中的衣服一团藏到了身后。

这欲盖弥彰的动作自然瞒不过众人的双眼,顿时,一阵鄙夷的目光朝她涌了过来。

“没想到这云府二小姐表面温柔和善,实际居然是个连实话都不肯说的人。”

“就是就是,还想拿自己姐妹当挡箭牌,真的是差一点就被她骗过去了!”

“就是就是,没想到这云府二小姐竟是如此敢做不敢认的人!还想嫁祸给自己的姐妹,这事啊,没准就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云老爷子一身勤勤恳恳,没想到孙女竟然如此不知检点……”

“走了走了,看着就晦气……”

众人越说越离谱,有的人甚至都想“出口成脏”了,碍于云府的震慑,那些人朝地上啐了几口便簇拥着离开了。

云白莲赶到门口的时候,便见云府门口人已走空,竟是比破败旧阁还要凄凉。

“云洛烟!!我可是你姐姐!你怎敢如此对我!?”

云白莲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长年维持的美好形象,在这一刻瞬间崩塌,那张美丽的脸上此时阴云遍布,望着云洛烟的眸子闪着凛凛寒光。

这个小贱人,怎么不去死呢!

看着云白莲气急的样子,云洛烟勾唇一笑:

“姐姐,我可都按照你说的话说了,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云洛烟直直掠过愣在原地的云白莲,嘴角微勾,朝自己院落走去。

原主身为云家四小姐,吃穿住食云家从来没有亏待过她,只不过自己的父母走得早,云景天虽是原主爷爷,却又是一家之主,虽最是疼爱自己这个小孙女,却也难免有照顾不到的地方。

就比如,刚出去没几天,云白莲就试图杀了她夺宠了。

但云白莲对她的恨意明显不止这些,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一则婚约。

太子妃之位!

云白莲自小就喜欢太子夜翳,对于婚约人选不是她而是云洛烟,她一直记恨在心。

这婚约,是夜月国皇帝夜铭天为了补偿云府,而立下的婚约。

云清大将军,也就是云洛烟的父亲在世的时候,便是一身战功赫赫,名下精兵五十万,是夜月国名副其实的“战神大将军”。

然而,在平定北渊的战事中,却不慎中了奸计,跌落悬崖,尸骨无存!

云家除了云清,没一个拥有将军之才,夜铭天只好痛心万分地收回虎符,给予云家荣华富贵的同时,又将年幼的太子赐婚给了云清大将军之女云洛烟,希望云家能与皇室永远交好。

至于云洛烟的母亲水烟儿,在云清出事当天便启程寻找,然后便再也没了音讯。

久而久之,众人也只认其死在了路上。

毕竟对于云清怨恨的敌人残党旧部,指不定会对其妻子下手,更何况,随同出去的那些士兵也没有一个人回来……

云老爷子悲痛之余不得不继续承担云家家主的责任,大儿子终日留恋美酒花乡,二儿子战死沙场,三儿子……沉迷书籍,就是个妥妥的书呆子!

试问谁还能执政云家?

理了理思绪,云洛烟叹了口气,捏了捏瘦弱的小胳膊小腿,找了些纱布上药,脱了衣服开始处理伤口。

作为拥有“妙手春”称号的华夏神医,处理些伤口自然不在话下。

伤口已经不在流血了,却因为长期潮湿,显得有些浮肿。

泡水的时间太长了,单纯的涂伤药显然已经不够。

简单地处理一下之后,云洛烟随手换了件衣服,打算前往方才那个湖泊边寻找药草。

自己记得,方才路上看到不少珍贵草药呢。

这里的人显然都不懂,那地方,可算得上是个“药草库”了。

她在屋子里寻了把小巧的匕首,找了些碎银,拿了个布包便打算出门了。

回来的路上她也打算顺便给自己打造一副银针,毕竟身为神医,怎么能没有趁手的工具呢?

云洛烟并没有走正门,自己的院落后正好有面不算太高的院墙。

她手脚麻利的爬上院墙,轻轻跃下,倒也干净利落。

循着脑中的记忆,云洛烟很快便走到了湖泊所在的一片丛林。

这里人迹罕至,偶尔传来的鸟鸣证实着此处并非了无生机。

云洛烟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不放过任何一处角落。

在长期的丛林体验中,像这种野兽稀少的丛林,通常蛇虫鼠蚁会比较多,这里也不比现代,万一被什么毒虫咬了,不能马上免疫毒素,那可就真的是一命呜呼了……

至少在她没有做出能解百毒的解毒丸之前,不能轻举妄动。


一路极其小心又谨慎地采集着药草,遇到珍贵万分的,忍不住跳起蹦得老高,又悄悄收了势,生怕惊动了什么毒蛇蝎蚁。

不知不觉,又来到了之前被淹的那个湖边。

只不过,此时的湖泊中,似乎有个人。

云洛烟下意识地走近了些,再近了一些……

终于,她停在了湖边,就差一步就能跨入湖中了。

抬眼看着面前的男子,十八九岁的样子,一双明眸锐利如鹰,剑眉英挺,棱角分明的轮廓犹如刀削斧凿。因痛苦而紧抿的薄唇有些苍白,但却无法遮挡他逼人的气势,以及那浑然天成的高贵与优雅。

云洛烟不禁看痴了。

她的小心脏不受控制地扑通扑通疾跳了两下,本想收回的目光就是没收成功,咽了咽口水,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

“小东西,看够了吗?”

忽然,一声轻笑自湖中传来,若不是忽略他头上的薄汗,云洛烟当真要以为对方闲情逸致地跟自己调侃了。

只一眼,她便看出了湖中的男子中了毒,还是很深的毒。

“你中毒了。”

她简而言之地道。

男子瞥了她一眼,挑了挑眉,那意思是,如你所见。

“是什么毒你知道吗?”

云洛烟再次问道。

男子有些讶异地看了看她,随后又是一阵闷哼,显然很是痛苦。

过了片刻,他低沉道:

“说了你也不知道。话说,小东西,你一个人来这种地方干什么,这里很危险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么一个小姑娘说话,甚至在她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便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不过这小姑娘也着实有趣。

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穿的衣服的款式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只是那肩上挎着的小布包,明显是一些草药,难道是药王谷的人?

不,不对,药王谷的人不会出现在这里,更何况,自己身上这毒不就是他们下的吗?

呵。

想到这里,男子又恢复一开始的冷漠,没什么好气地道:

“你走吧。我的毒你解不了。”

按理说,再次见到药王谷的人,自己应该将她杀死的。

按他以前就算是错杀,也不能放过的性子,就是应该这样的。

但不知为什么,望着小女孩眼角眉梢透出的机灵劲,以及那肤白胜雪、眉目如画的小脸上,透出的担忧之色时,他又觉得莫名的不忍,心中的一块地方似乎被触动了些许。

这种感觉很是奇怪。

算了,自己还不能确定她的身份,再者现在毒发,内力不剩三成,强行运功只会加深毒性。

就放过她吧。

夜无忧定了定心神,继续泡在水中,不再理会一边的云洛烟。

但云洛烟岂是那种容易放弃的性子?

见湖中男子不搭理自己,她索性坐在了一边,光明正大地“观赏”起来。

压抑着毒性的夜无忧一直能感受到一股炙热的视线看着自己,他没好气地道:

“你还在这里干嘛?”

“看你啊。”

云洛烟大大方方地承认道。

“……”

怎么办,好想打她。

许久之后,许是承受不住那道目光,夜无忧深吸一口气,道:

“你能解我的毒?”

“能啊,这世上还没有我解不了的毒呢!”

云洛烟信誓旦旦地道。

这倒是实话,只要知道毒发原因,知道毒药是由何种材料搭配而成的,再找到相应的解药,便能解毒!

这就是对症下药!

闻言,夜无忧却有些不以为然,对她的身份也越发不在意起来。

这小姑娘年纪轻轻,便说如此大话,怎么看也是个连草药都没认全的小妮子。

自己本就不该抱希望的不是吗?

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夜无忧摇了摇头,彻底无视了云洛烟。

“哎,你这人说话怎么老是只说一半啊!你倒是说说你中的什么毒啊!”

云洛烟撇了撇嘴,有些无语地说道。

“罗刹七绝。”

夜无忧睁眼瞥见云洛烟小脸的沮丧,不由自主地开口道。

望着她疑惑的眼神,他又补充道:“由七步草、五毒花、九星莲、幽夕子,配以世间最毒之蛇的蛇胆,最毒蝎子的蝎尾,历经七七四十九日,在月圆之夜加入黑狼血,放置九九八十一天,方能炼制而成。”

看着小姑娘脸上的疑惑逐渐变为惊疑再之是讶异随后转为震惊,他无所谓地道:

“我中的毒差不多是这毒稀释过后的五分之一,不至死,每月会有三天都会毒发。”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小姑娘说这么多,甚至将自己每个月毒发的虚弱期都告知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气急。

要不还是杀了吧……?

“能解。”

就在夜无忧酝酿着,打算将云洛烟杀死的时候,云洛烟忽然兴奋地朝他说道。

手下的动作微微一顿,渐渐收了势。

“怎么说?”

说不相信是真的,说激动也是真的。

虽然不相信这样一个小姑娘有办法解困扰自己多年的毒,但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

“我能解你的毒,只不过我现在手里只有做解药的两种药草,其他的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若是有,我保证,我不仅能将你体内毒素完全驱除,你的内力也会更进一层!”

云洛烟拍了拍小小的胸脯,打着包票道。

这毒,她在“医典”中看到过,其中就写着解决之法。

虽然医典消失了,但是里面的内容,她可都熟记于心了。

因此,要解了这罗刹七绝,不是问题。

只是这药材……

云洛烟正想着怎么形容,便见湖中那男子一副“你在开玩笑”的神情,心知对方不相信自己,她撇了撇嘴道:

“你毒发的前一天便会感觉全身气血拥堵,经脉闭塞,若是动用内力,手三穴会麻木僵硬,昆仑穴还会有针刺的感觉,毒发当日之前的状况会有所缓解,但随之便是全身的刺痛,犹如置身烈焰之中,又宛若刀剑穿身,强行运气便会受内伤,需得持续在冷水中浸泡,待毒气传遍全身,以内力顺着经脉逐渐压制,此次的毒发才算彻底过去。”

看着对方随口便将自己的情况说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夜无忧的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她明显知道并了解这毒,或许……这小东西真有办法不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