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将军夫人又又又跑啦

将军夫人又又又跑啦

刘优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周若乔是温良贤淑的千金小姐,到了婚嫁的年纪,家人为她安排了一桩婚事,新郎是大将军谢哲。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满脸都写着拒绝,不是因为谢哲不好,而是她曾撞见过一些不光彩的事情,对他有了刻板印象。然而,周家人并不知道那些事,还以为这是一段金玉良缘。周若乔手中没有证据,也不敢胡乱说话,只能委屈的穿上嫁衣,做了他的将军夫人……

主角:周若乔,谢哲   更新:2022-07-16 08:5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若乔,谢哲 的武侠仙侠小说《将军夫人又又又跑啦》,由网络作家“刘优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若乔是温良贤淑的千金小姐,到了婚嫁的年纪,家人为她安排了一桩婚事,新郎是大将军谢哲。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满脸都写着拒绝,不是因为谢哲不好,而是她曾撞见过一些不光彩的事情,对他有了刻板印象。然而,周家人并不知道那些事,还以为这是一段金玉良缘。周若乔手中没有证据,也不敢胡乱说话,只能委屈的穿上嫁衣,做了他的将军夫人……

《将军夫人又又又跑啦》精彩片段

大庆朝庆元四年春,风和日丽。

“咚咚锵,咚锵,咚咚锵。”

忽然,一阵敲锣打鼓声由远及近,声音越来越大,震耳欲聋中透着掩饰不住的喜气。

平和街上的人,纷纷放下手边的事情,朝着街心汇集,好奇的向前方看去。

一位俊郎的青年身着一件大红的织锦长袍,骑着高头大马,脸上有说不出的意气风发。他时不时回头看一眼,眼中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意味,让人看不出来他在想些什么。

在青年的身后,一顶精致的八抬大轿在热闹的鼓乐声中缓缓而行,而在轿子以后,则是佣人们抬着大小不一的箱子,那是姑娘的嫁妆。

新郎官前脚出了平和街,最后一抬嫁妆还没走进平和街,也勉强称得上是十里红妆了。

“这可是咱们的大英雄谢将军呀,他今天娶亲可真是一个大喜的日子。这次我大庆朝能够大捷,真多亏了谢将军英勇善战呀!”

一名书生样的男子看着谢哲的眼神有说不出的羡慕与赞赏,摇头晃脑的赞叹着。

“听说新娘子可是大庆朝第一美人儿,美人配英雄,正是天作之合了。我们不妨都去将军府外边儿看看,等晚些了说不得还会撒些喜糖。”

他周围的人对他的话纷纷表示赞同,路过的百姓听了之后也跟着他们一起往前走。到了将军府门前,聚集的竟然已经成了人山人海,靠后的就连台阶儿也是看不到的。

这样举朝欢庆的时刻,轿子里的新娘子却已经把自己身上的喜服捏的皱皱巴巴。盖头底下精致的眉眼儿里竟连一丝丝喜色都没有,她垂着眼帘,目光呆滞的看着盖头的一角,花瓣儿似的嘴唇微微颤抖,一滴泪就自她的眼角处滑落了下来,没入了喜服的嫣红里。

想起今早出嫁前祖父对她所说的话,周若乔心中就微微颤动,指甲使劲的掐进了手心。

“乔儿,祖父知道你不愿意。可是谢哲替我挡了一刀,当时差点就救不回来了,是我开口把你许配给他的。谢哲是个好儿郎,成亲之后他定会对你好的。你,你就好好跟他过日子吧。”

好儿郎,呵呵。周若乔的睫毛轻轻颤动,眼神中充满了绝望。就算他谢哲在所有人眼中都是叱咤风云的大英雄,拯救大庆朝的救世主!

可他在我周若乔眼中,也不过是个吊儿郎当的兔儿爷罢了!跟他成了亲,我这辈子还能有什么指望?

想起当年,谢哲挑着那俊俏小厮的下巴,跟人家搂搂抱抱的场景,周若乔胃里就在翻涌,一阵一阵的犯恶心。

当年可以视而不见,但这个人已经成了自己的夫君,这让她怎么能够不厌恶!

罢了,反正现在嫁都嫁了,只得像祖父说的那样,好好当一位管家的妇人,再养育一个孩子,这辈子好好的也就过去了。

轿子已经被四平八稳的放在地上,略略倾斜。听着谢哲已经踢了轿门,周若乔把手伸进盖头里,胡乱擦了一把泪,就躬身走了出去。一直有喜婆扶着她,跨过火盆走到正堂。谢哲并无父母亲眷,倒给她省了不少麻烦。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周若乔压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完成了那些繁琐的步骤,在她清醒过来时,就已经孤零零的坐在新房的千军跋步床上了。

感受着门外热闹的觥筹交错,屋子里的静谧在这时就显得分外可贵了,这甚至能给周若乔一种她还没有出嫁的错觉。

听着门外越走越近的脚步声,周若乔原本端放在腿上的左手滑落下去,紧紧捏住了被褥。扑通,扑通。

周若乔的胸口就像是揣了一只兔子,让她没办法冷静下来。

在花轿上所设想的一切都被她通通推翻,如果就这样赔上自己,她不甘心!

脚步声戛然而止,推门声却迟迟没有响起来。

周若乔咬着嘴唇,左手轻轻拂了拂已经皱褶的被褥,偷偷把盖头撩开了一个角。

一个高大的影子映在门口的油纸上,或许是在迟疑是不是应该进来,他不停的走过来又走过去,影子随着他的走动随大随小。

周若乔眼神左右游移,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才好。

忽然间,她眼睛一亮,走下床蹑手蹑脚的拿了一只小花瓶,飞快的坐回了床上。

小花瓶被她藏在身后,挡的严严实实。

想来,谢哲皮糙肉厚的,这么一只小花瓶应该不至于把人给打死吧?

门外,谢哲不停的走过来走过去,他好几次已经走到了房门口,碰到门的那一刻他却又胆怯了,手像触了电一样的闪开。

这时候进去应该说什么?

谢哲心一横,手不自觉的扯了扯衣襟,用力一推门,便大步的跨了进去。

周若乔听见门被推动的嚓嚓声,左手兀自一颤动,就捏住了自己的衣角。

右手却悄然往后摸,抓住了那只小花瓶。于是谢哲走过来时,就看到自己的新娘子一手摸着自己的大腿,另一手却撑住了床榻。

谢哲看到周若乔身体往后仰的样子,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脸更是不自觉的红到了耳根。

周若乔脸上蒙着盖头,完全不知道谢哲此时什么表情,但他脚步退后的摩擦声,她却是听的一清二楚,俏脸就不由一沉。

这个兔儿爷,莫不是一点颜面都不留?

看到旁边狭长的玉如意,谢哲无声的吸了一口气,一把抓了起来,手却微微颤抖着,慢慢悠悠的把周若乔头上的盖头揭了下来。

周若乔眼睛一点都不闪躲,右手抓的更紧的同时,俏脸微抬,直勾勾的盯着谢哲。

虽然早就知道周若乔什么样子,可见她在烛火中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却还是让谢哲忍不住有些发怔,心就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想了一会儿,他探出手来,伸向周若乔……

 


看着谢哲伸出来的手,周若乔瞳孔瞬间缩小,呼吸急促了起来。

“你…今天早些睡吧,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不如我们改日再好好谈谈吧!”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转头离开了。

临走时都没有忘记细心的关上门,只是没再抬头看周若乔一眼。

周若乔怔怔的盯着禁闭的房门,小花瓶从她手中咕噜咕噜的滑了下去,碎成了好几瓣儿。

他…真的就根本不顾我的颜面,就这样走了?

这是她根本没有想过的。

吱呀一声,房门开了一个小缝,白芷小心翼翼的钻进来关上门,飞快跑到了床边。看着魂不守舍的周若乔,又看着地面上花瓶的残骸,白芷硬生生的跪在了地上。

“小姐,算我求您了,咱们走吧!把姑爷是个…的事告诉老爷,他肯定就会接您回去了!”

“住嘴,白芷。祖父已经有很多烦心事了,他养我长大,自然是想让我嫁谁我就嫁谁。”周若乔的手机械的绞着衣角,她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白芷,伺候我更衣吧,我倦了。”

白芷咬了咬唇,眼睛里闪过一丝坚定。

她面对着周若乔往后撵着退了两步,就直接转身打开门冲了出去,“小姐,今天白芷就算是被人给打死,也一定要把姑爷给您带回来!”

“白芷你给我回来!”周若乔急得一喝,也不顾自己还穿着嫁衣,就急急忙忙提着裙子追了上去。

可她越追,白芷反是跑的越急。

新房离着谢哲的书房并不远,这将军府的格局跟周家又十分相像,因此白芷竟不费多少功夫,径直跑到了谢哲的书房外边儿。

回头看了一眼快要追上来的周若乔,白芷眼底闪过一丝着急,手不自觉的攥紧了。

忽然,一只手紧紧抓住了白芷的胳膊,周若乔眼神异常严厉的看着她,胸口生气的轻颤。

她身上的凤冠霞帔都没摘,就戴着这么重的东西一路上追到了这里。就算周若乔美得惊人,这时候也掩不住狼狈。

“你还嫌我今天不够丢脸吗?赶快给我回去!”

白芷鼻子一酸,她用力的缩了缩鼻头,把将要掉下来的泪又憋了回去。

她缓慢的摇了摇头,拉开周若乔一直拽着她的手,深呼一口气,冲着书房大喊,“谢将军,你给我出来!”

这声音十分洪亮,恐怕就是别的院子都能够听到了,白芷也着实用尽了力气。周若乔却几乎要晕过去了,她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几步,不敢置信的看着白芷。

“小姐,我是为你好,新婚之夜要是姑爷不在房中,你明天还怎么见人呀?”白芷咬了咬牙,看着周若乔面如死灰的样子,她终于控制不住眼角的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了起来。

“你们吵吵什么?老爷用功读书,诗兴大发却都被你们给搅和了!再这么吵吵,恐怕我真的要着人发卖了你们!”一个身影从书房里出来,骂骂咧咧的朝着周若乔主仆两个走了过来。

今夜将军府灯火通明,故而那小厮刚刚走到近处,就看到周若乔身上的凤冠霞帔了。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眼神复杂的看着周若乔,手不自觉背在了身后。“原来是夫人啊,夫人这么晚来干嘛?”

周若乔紧紧盯着那小厮,他生的白白净净,竟颇似女儿家般的清秀,并不是以前见过的。

至于看着自己时那隐隐约约的嫉恨,和话语中那略微有些发呛的语气,都不让周若乔有一丝一毫的惊讶。

若是人家客客气气,恐怕才让她不能相信。

“没事儿,我只是在屋里呆的闷着,故而出来散散心罢了,你不必招待我,自回去吧。”

周若乔边说,边用警告的眼神瞪了白芷一眼。

若是这丫头三番五次不听话,也没有留在身边的必要了。

白芷是从小陪她一起长大的,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倒还是第一次。

“那我可就走了,夫人还是早些歇着比较好,毕竟也是您累了一天了。老爷可是吩咐我明天把府中中馈交给您,不知几点去好呀?”

看来现在中馈就在这人手上了。

周若乔不理会这小厮的阴阳怪气,中馈她是一定要拿到手的,不然她就真的要任人鱼肉了!

“我起来的很早,你只管过去就是了。毕竟我未来也是将军府的女主人,受些累是应该的。”

那小厮脸色一变,直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

他干嘛会这样嘴贱,没想到夫人竟如此坦然的接下了。不过,那些人可没那么容易听话。就算是中馈交了,他也只等着看热闹。

“谢言,是谁在那边!”谢哲走了出来,冲着谢言喊了一声。

“是…夫人。”谢言不甘心的抿了抿嘴,听着谢哲的话,他却忍不住冲着周若乔挑眉笑了笑,“我告诉夫人,明天把中馈交给她。还说若是夫人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只管问我就好!”

周若乔瞪了一眼横眉冷对就要骂出声来的白芷,两只手端庄的搭在了一起。

她静静地看着冲她走过来的谢哲,眼神中就像是一片海,看不出一点厌恶,“是这样啊…”

谢哲竟有些不敢直视周若乔的脸,他抿起嘴笑了笑,双手背在身后,盯着谢言,“你不过是个半吊子,竟然在你们夫人面前耍宝,她可是管账的高手。她要什么,不必问过我,全都由她说了算就是了。”

这话倒让周若乔有些惊讶了,但她也只是温和的笑着半蹲行了礼,就退回去了。

倒是白芷,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周若乔那警告的眼神却并不是开玩笑的。

也只能跟着一起走了。

见她们主仆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谢哲的眸子变暗,也不知道在筹划些什么。

倒是谢言,略带着不甘心的语气,嘟囔着,“爷,您不是把中馈交给我了么?”

“家里现在又没有别的女主人,我的家当合该交给夫人,你一个男儿,管这些个事,倒也不嫌腻歪了。”谢哲调笑着摇了摇头,又往书房里走去了。

谢言一边跟在他身后,一边却又往后瞥了一眼,眸色深浅,到最后竟在嘴角处勾起一丝意义不明的笑……


周若乔踩着小步往前走,姿态优雅。

白芷一路小跑着,却极容易再次被甩开。

她委屈的撅起了嘴,慢慢的跟着,却一句话都不敢对周若乔发牢骚。

“你是去时跑的力用尽了是吗?要不要坐下歇一会儿,然后再接着跑呢?”周若乔坐回床上,冷冷的看着白芷,“我看你倒活脱脱是个女将军了,这样大的本事,给我做丫鬟真真委屈了你!。

白芷咬着嘴唇,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

她心知是自己犯了错,原本她不这样折腾,大家也就只知道周若乔是个不得宠的。

“罢了,我懒得跟你说,你又都不傻。”周若乔看她只是跪着,眼睛中全是愧疚,心就不由得一软,原本想好的话也吞了回去,“你收拾下这些碎片儿,回去好好想想。要是你再这样一次,那我这里也容不下你了。”

白芷用力的点了点头,就起身走了过去,把碎片都捡了起来。

她收拾的很干净,地上一点碎屑都没有。

“好了,今天不必守夜了,你回去也好好睡一觉把,明天怕是要好好陪我打一场胜仗!”

一切收拾妥当后,周若乔把白芷赶了回去,自己却根本就睡不着觉,总是胡思乱想着。

看来在这将军府是没什么指望了,孩子更是想都不用想。

至少还得把握好中馈,才能让以后的生活变得好一些。

无奈的叹了口气,周若乔闭上了眼睛,却突然听到窗户处有一声敲击声。

周若乔顿时睡意全无,浑身肌肉绷紧,浑身上下都战栗了起来。

她睁开眼睛,僵硬的转头看向窗户的方向,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心整个揪紧了。究竟是谁?这时候敲自己的窗户。

周若乔本想要起身去看看,但这每隔一小会儿就有一声扣击声实在吓得她不敢动弹。

只能躲进被子里边儿瑟瑟发抖。

为什么在周府就听过的扣击声,竟然跟到了将军府里边来?这到底是人是鬼,想要让我怎么样?

等了一会儿,终于听到完全没有声音了,周若乔才微微松了口气,兢惧的看着窗户。

她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脑袋来,就连这样,她都觉得冷。

难道…就不能让我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吗?

怀着种种疑问,周若乔迷迷糊糊竟也睡着了。

第二天,她是被白芷急切的摇醒的。

“小姐小姐,您快起来吧,那些管事婆子们还有昨天那个谢言都在花厅里等着呢!”

周若乔顿时就着急的坐了起来,掀开被子就走下去让小丫头们给她更衣,梳头打扮。“白芷,现什么时辰了?”

看了看镜子,又看了看外边还蒙蒙亮的天,周若乔微微挑眉。

白芷张了张嘴,咬着牙说,“小姐,现在才寅时两刻!”

寅时两刻!

周若乔瞳孔骤然一缩,手使劲的攥了起来。

她们这是要搞事情!

谢哲的宠爱也就算了,反正她并不稀罕。现在竟然用应该睡眠的时间来折腾自己,这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让自己接受不了中馈,只能做一个不管事的傀儡夫人吗?

想想都知道肯定是谢言做的好事!但是这件事绝不可能!可是来到这个地方,对这些丫鬟婆子根本就不熟悉,也没有任何能够帮自己的人。

想要找出治她们的法子…恐怕并不简单。

“啊…”

突然,白芷发出一声惊叫打断了周若乔的思路,她不由得皱起眉头,不满的看向白芷。却见白芷正站在窗边,脸上都是欣喜若狂的表情,见她看过来,双手不由的轻颤,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来,把手上的纸递给周若乔。

周若乔撩起眼皮诧异的看了白芷一眼,然后就低下头打开白芷递给她的那张纸。可她瞳孔骤然一缩,手也忍不住轻颤了起来,“这是从哪里来的?”

看了一会儿,周若乔把纸揉成了一个团儿,塞在自己的荷包里,表情严肃,“就是在那个窗户沿上夹着的,小姐,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好心,这下可好了。

白芷完全掩饰不住脸上兴奋的笑,她眼睛几乎弯成了一道弧度,可见是真的开心了,“走吧,我们这就去会会那些管事,婆子们。”

周若乔下巴微收,嘴角扬起一道弧度,眼睛中充满了笃定。

她本就极美,这下看起来更是美不胜收,浑身上下的魅力感。…

“谢言,你可不能坑我们呀!这新夫人是个什么脾气,我们都不知道。万一是个有手段的,我好不容易拿到的位置也就泡汤了。”

厨房里的管事婆子不满的看着谢言,厨房里是个肥差。如果可以,她当然愿意向夫人效忠,可现在谢言却组织她们跟夫人对着干。

这要是一个软脾气的还好,要是手段强大的,恐怕真的会把自己撤下去。

“你们别担心,夫人再大还能够大的过老爷么?你们可别忘了,昨天洞房花烛夜,老爷都没有在她屋里待着,足以证明是多不喜欢她了吧?就这样的,你们还怕她干嘛。”谢言斜了那婆子一眼,眼神横飞。

听了他这些话,这些个人果然就不说话了。

他手头要松的多,对这些人偷拿的事情也不是一点都不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周若乔目不斜视的走进花厅,径直就在主座上坐下了,连看都没看谢言一眼。

谢言嘴角一撇,眼神中颇有些不以为然,但也没说什么,恭敬的把对牌和账本递了上去。“夫人,这些就是将军府内宅的所有对牌和账本了,这些就是咱们府里管事的婆子们,下边儿,我给您一一介绍…”

“不用了。”

周若乔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就回过头,眉毛一挑,缓缓的站了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