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霸总追妻难

重生霸总追妻难

金柚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顾霆意高冷矜贵,年少多金,拥有众多的追求者,却偏偏迎娶了灰姑娘言景溪,原以为这是一场真爱,殊不知从头到尾都在他的计划中,这场无爱婚姻,让她成了最大的笑话。重来一世,言景溪及时醒悟,她不能在重蹈覆辙,不能再爱上顾霆意,这个男人太高贵,是她高攀不起的。这辈子,两人最好的结局就是擦肩而过,可是顾霆意好像不愿意……

主角:言景溪,顾霆意   更新:2022-07-16 09: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言景溪,顾霆意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霸总追妻难》,由网络作家“金柚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霆意高冷矜贵,年少多金,拥有众多的追求者,却偏偏迎娶了灰姑娘言景溪,原以为这是一场真爱,殊不知从头到尾都在他的计划中,这场无爱婚姻,让她成了最大的笑话。重来一世,言景溪及时醒悟,她不能在重蹈覆辙,不能再爱上顾霆意,这个男人太高贵,是她高攀不起的。这辈子,两人最好的结局就是擦肩而过,可是顾霆意好像不愿意……

《重生霸总追妻难》精彩片段

“碰”的一声枪响击碎了漆黑的夜。

“抓紧我!”

男人眉弓阴影下的漆黑眼瞳带着让人心惊肉跳的危险,半边脸隐在没有光的地方。

他匐在栏杆被撞的碎烂的大桥边缘,紧紧拽着身体悬空在桥下,满是伤痕的女人。

在她身下就是汹涌冰冷的江水,猛烈的风刮着她身上的裙子猎猎作响,娇小孱弱的身体在半空中摇摇欲坠。

段景淮抓住她的手腕,紧绷着的手臂隆起肌肉线条流畅的弧度,周身弥漫着冰冷到冻骨的气息,咬牙嘶吼。

“楚烟,你疯了是不是?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楚烟仰着苍白的脸,细白的胳膊上布满是车窗玻璃碎片擦出来的伤痕。

胸口有一处肉眼可见的枪伤,看着男人有些失控的表情,她边咳血边笑了起来,后背全是因为疼痛而泛起的冷汗。

“我当然知道。”

要搭上命的事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可笑又可悲。

自己的名字第一回从段景淮的嘴里带着情绪的念出来竟让她忍不住眼睛一酸。

“你快点走!”开口声音沙哑的像磨坏了的砂纸,被段景淮从桥边拽上来,楚烟挣扎着把胳膊抽出来,推了下段景淮,“今天和你约好的交易一开始就是假的,根本不会有人拿货来见你!他们带了抢,是想要你的命!”

拿枪的黑衣男人表情狰狞,“楚烟!又是你来坏我的好事,一而再再而三,不要以为你是个女人我就真的不会杀了你!谁来也救不了段景淮!今天你们两个都得死在这儿!”

段景淮的瞳孔收缩了下,他攥紧了女人下坠的肩膀,看着边上的一群保镖,“区区一个人都抓不住,我雇你们来看戏的?”

楚烟艰难的呼吸着,一只大手紧紧的拽着她的胳膊,带着种不容反抗的力道。

从胸口向上蔓延的冰冷像是毒蛇一样顺着爬过来,她开始听不清周围的声音,紧抓住男人的手也开始脱力。

整个江城的人都知道她楚烟死皮赖脸的追了段景淮这么长时间,终于得偿所愿拿下了婚约,成了名正言顺的未婚妻,殊不知段景淮一直对她冷若冰霜,甚至连碰都没碰过她。

她不受宠的事情被大肆宣扬,小道消息像四散的雪花一样井喷。

都说段景淮心尖另有其人,再过半个月就要从国外回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还是个小明星,只可惜身份上不得台面。

所以段景淮迫不得已才和她订婚。

因为她倒贴,还搭上了楚氏的股份。

不远处黑衣男人被蜂拥而至的保镖按着头跪趴在地上,手里原本攥紧的抢也被踢飞到根本够不着的地方,他瞪着猩红的眼睛,不甘心的看着两人的方向,尖锐着声音咬牙切齿道,“楚烟!段景淮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连命都要给他赔上!要是我们联手,段景淮早就死了!根本活不到现在!”

“你是真他妈的蠢透了,这些年帮着他不惜折损自己家产还要供他资金周转,上次还为了他喝酒喝到大出血直接进了医院!他呢?他连看都没来看过你一眼!训狗抽一鞭子之后还要给颗糖呢!段景淮有给过你一天好脸色吗?”

“他都没拿你当条狗看过!”

“段景淮,以前我欠你的……”楚烟的视野范围内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声音也跟着小下去,“现在就算还完了。”

下辈子,我再也不要遇见你,再也不要,同你纠缠……

意识被漩涡般的卷走前一秒,她听见男人隐忍的带着怒气的声音,竟然在喊她的名字。

“楚烟,不许闭眼!”

头疼欲裂中,耳边嗡嗡的交谈声密集的钻进耳朵里。

“段少过生日,蛋糕用得着她来亲手做?我看段少定的蛋糕足足有五六层,她做的那是个什么?就算装了个精美的包装盒,还是跟烂泥巴一样和在一起,这样巴巴的跟过来送给段少,估计段少是不会收的……她还真把自己当个角色了!”

“声音小点儿!听说这还是楚小姐做了四天四夜才弄出来的呢……”

楚烟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好不容易才站稳。

她站在一扇门前。

耳鸣的症状逐渐消失,面前紧闭着的门,身边议论纷纷小声说话围着的众人,还有正站在右手边紧拽着她胳膊的力道,都让她震惊的发现,自己现在根本不在江北!

明明她上一秒还替段景淮挡下了一枚致命的子弹险些坠江!

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胸口仿佛还残留着中枪带来的疼痛,下意识的轻微颤抖,她慌乱的想去摸伤口确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却发现自己拿着个东西。

手心沉甸甸的重量还在不断往下坠,楚烟不敢置信的低头,发现拿着的是个制作精美的手工芒果蛋糕。

蛋糕的顶上还被人用粉色的果酱挤了“生日快乐”几个大字,边上歪歪扭扭的画了个含蓄的爱心。

和她的字迹完全相同。

曾经遥远又暗淡无光的记忆一瞬间重叠。

这个蛋糕是她亲手做的。

更准确的说,是她曾经做的。

楚烟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下。

她有一个做梦一样的猜想。

“发什么愣呀?”

她蓦地回头,对上一个女人画了精致妆容甚至有些妖冶的脸,红的晃人眼睛的唇轻启,带着温柔到让人后背发凉的声音,“姐姐,怎么不走了?该不会是又害羞了吧?刚才还说要给景淮哥哥一个惊喜呢!”

楚烟开口有些喑哑,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楚、楚曼凝。”

她用劲的咬了下唇,轻微的刺痛传来,楚烟突然笑了。

不是做梦。

她竟然重生了!

 


楚烟攥紧了手,肩膀轻微的发抖,看起来似乎是因为穿了清凉的露肩装而冷的受不住,靠近看才能发现她微垂着隐在阴影中的唇角微微上扬。

她因为兴奋和莫大的喜悦而发抖。

重生到了三年前和段景淮订婚之前,还碰见穿着年轻靓丽的楚曼凝。

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最会装成人畜无害的小白花,总是一副想要和她亲近的样子,背地里却不知道故意使了多少绊子!

楚曼凝骨子里就和那个在她母亲一死就迫不及待的带着张尖酸刻薄的脸进了楚家大门的女人虞柔一模一样!

无数次故意害她,让她出丑。

鼻尖飘来的芒果清香让楚烟瞬间想起现在是什么时候。

三年前段景淮过生日的那天,她花了大功夫做了个芒果蛋糕,最后却被段景淮丝毫不留情面的当场扔掉!

段景淮芒果过敏,她对段景淮知之甚少还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这次能定能给段景淮惊喜。

而楚曼凝明明知道这件事,还故意怂恿她去做芒果蛋糕,让她给段景淮留个好印象。

楚烟自嘲的笑了笑。

好印象估计半点都没留,倒是留下了愚蠢的印象。

她像个傻子一样被人耍的团团转!

不知道楚烟的身体里已经换了一个灵魂,楚曼凝见她站着动都不动还以为她在紧张,立刻殷勤的往前走了几步鼓励她,“景淮现在就在休息室呢,这会儿给他惊喜正好,还是姐姐亲手做的他喜欢的蛋糕,景淮肯定很高兴。”

楚曼凝的唇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她看了眼边上围聚的众人,短暂的寂静之后立刻一阵喧闹,全都在七嘴八舌的鼓动楚烟大胆些。

“曼凝说得对啊,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了!这蛋糕闻起来就香,段少还真是有口福,也不知道等会儿有没有机会让我们也跟着尝一口楚大小姐的手艺!”

“楚大小姐这么用心的做了蛋糕,说不定今天生日一过,明天你就真的成了段太太了!”

议论声中夹杂着几个女人的轻笑,“段少怎么会不给楚大小姐脸呢,这么轰轰烈烈的追人,肯定早就在段少心里留下深刻印象了。”

“姐姐快进去吧。”楚曼凝眼底闪过笑意,她的手轻轻贴在楚烟的背上,想把人往前推,却发现楚烟纹丝不动,站姿也不像之前来时有些畏缩胆小的样子,脊背挺直,微垂的侧脸被走廊上暖黄色的顶灯勾出一层淡淡的轮廓。

“你很着急?”

把视线从可笑的芒果蛋糕上挪开,楚烟不笑的时候黑沉的眼睛又冷又利,明明精致的无关还是温柔的模样,却像是多了层让人灵魂震颤的矜贵和高傲。

和几分钟之前的楚烟完完全全的,割裂开来。

刚才还在吵闹着催楚烟进门的众人突然安静了下来,脸上没了看热闹的表情,反倒有些古怪。

不知道为什么,站在面前的楚烟像是从里到外都换了个人一样。

楚曼凝愣了下,她的嘴角僵硬片刻旋即又露出温和的笑来,亲密的靠在楚烟的肩膀边上,“我这不是在为姐姐着急,你这么喜欢……”

楚烟自嘲的勾了下唇,听见喜欢两个字只觉得刺耳的不行,还冻的她心脏疼。

轻轻一动肩膀,她挣开力道走到紧闭的房门前。

余光瞥见楚曼凝紧盯着这里的眼神。

除了看笑话般期待,更多的是种她现在才能看得懂的嫉恨。

顺着楚曼凝的意思,楚烟纤长白皙的指节微弯,轻轻靠在门上,在快要碰到门板时又蓦地收了回来。

静谧的空气中传来一声不屑的轻笑。

楚烟漠然的转过身,把手上一直拿着的沉沉的蛋糕随手扔进了边上的垃圾桶里,动作行云流水,带着种叫人心惊的冷漠,像随手扔掉了一个垃圾一样轻松。

一直站在边上的众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姐姐!你怎么把蛋糕扔掉了?!”楚曼凝忍不住惊叫出声,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已经整个落入垃圾桶的蛋糕盒,“这不是你辛辛苦苦才做出来的东西吗?”

给楚烟出谋划策之后,她为了确保最后做出来的成品里也有芒果,一直都在关注着楚烟制作的进度,也知道楚烟这种天生和厨房犯冲的小公主要练坏无数个失败品才能做出来一个勉强看得过去的成品。

楚烟自己做自己吃,还有不管为了段景淮做什么东西都要极尽完美的坏毛病,熬夜做了好几个成品,只为了找到甜度配比最适合的那一份。

“不想送了。”楚烟神色淡淡,微扬的眼睫看着楚曼凝,开口声音没什么感情,

“我累了,你们好好玩吧。”

她上辈子掏心掏肺的为段景淮做了那么多事情,从事业一路帮着忙到感情,甚至最后还要忍着疼给段景淮的心上人抽走那么多血。

凭什么?

她楚烟又不是没有感情没有心的机器人,只会任人利用!

像最后被段景淮扔进垃圾桶的蛋糕一样。

所有的真心都被人任意践踏。

没有尊严。

现在她可没心情跟着这群阴阳怪气的人玩,不奉陪了。

“这……这怎么回事儿啊曼凝?不是说你这个姐姐盼了好几天,就为了今天来讨好段少的吗?”

楚曼凝的衣服被边上一个女人轻轻扯了下,她攥紧了拳头,指甲深深的陷入皮肉里,看着楚烟已经远去的背影,嘴角的笑顿时消失,她冷着脸带着点咬牙切齿,“我怎么知道她突然改了主意。”

休息室大门突然打开。

“你们都站在这里干什么?别挡着段少的路!”

 


助理率先推开门,紧跟着出来的男人面容俊美,周身散发出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危险气息,正皱眉看着吵吵闹闹的走廊,脸上带着不悦的神情。

“景淮!”看见段景淮竟然出来了,楚曼凝的眼底一亮,她提着轻便的白纱裙摆快速的走到男人身边,放软了声音道,“你怎么才出来啊,还、还真是不巧。”

她的眼神不加掩饰的往垃圾桶的方向飘过去,蛋糕盒子因为太大了,刚好还露出一个狼狈的边角出来,让人一眼就能看见。

“景淮要是再早几分钟出来就好了。”楚曼凝轻声道,“刚才姐姐就在这儿,在门口拿着做了好久的蛋糕,准备当作生日礼物送给你呢,结果现在……”

“现在怎么了?”

头顶上传来冰冷到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楚曼凝的嘴角却勾起一抹笑意,再抬头看着男人时眼底满是气恼和不平,她伸手想去勾着段景淮,却被往后退的男人刚好躲开。

她抿了下唇把手收回来,攥紧时指甲深深的陷在手心里,“现在蛋糕被姐姐给扔了,明明是她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现在挡着大家的面扔掉,这不是摆明了不给你面子吗。”

楚曼凝瞥了眼男人的眼色,发现是预料之中的阴沉,甚至因为她的话隐隐有了动怒的意思,她按耐住心底的得意,还接着添油加醋,“虽然说姐姐有大小姐脾气,喜欢这样甩人脸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我还以为她这么喜欢景淮,肯定不会……”

“拿过来。”

男人有磁性的声音打断了楚曼凝的话,她惊了下,还以为段景淮在和她说话,下一秒一直跟在段景淮身边的秦助理却动了。

面无表情的走到垃圾桶面前,秦助理转头看了眼段景淮的眼神,确定要拿过去的就是垃圾桶里的蛋糕盒子,他微微皱眉,拎着盒子上两根已经粘腻的搭在一起的绸带。

盒子四面都是硬卡纸,里面还有层透明的保护壳,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扔了,但只是粗浅的把原本有形的蛋糕撞散架了。

现在糊糊的塌成了一团,因为有保护壳所以里面的蛋糕并没有弄脏。

段景淮接过蛋糕盒,托着还散发着冷气的底,沉默的看着里面已经完全塌陷形状非常难看的蛋糕。

秦助理眼尖的瞥见雪白的奶油中好像夹杂着少数不怎么显眼的芒果肉,心脏猛地一跳,他连忙上前一步,“段少!这个蛋糕是……”

段少对芒果过敏,而且过敏后的症状很严重,就算只吃了一小口也拿不准会出现什么后续情况。

但是他出声已经晚了,段景淮用手指粘了些带着果肉的蛋糕奶油放进嘴里。

入口味道有些古怪。

果然是那个笨手笨脚的女人会折腾出来的东西。

段景淮面容纹丝不动的咽了下去,视线淡淡的扫过满是震惊的众人,冰冷道,“口感很细腻,甜度也刚好,这是楚烟做的?”

楚曼凝的声音古怪,“是、是她做的。”

段景换的眼神变得有些阴沉晦涩,垂眸看着指尖还沾着的散发清香的奶油,下颚线绷的死紧。

胸腔还带着冰冷窒息的空气,他明明已经处理好了楚烟的葬礼,在办公室里下达指令,突然感觉到一针眩晕,只是几秒钟的短暂瞬间,他就回到了三年前自己的生日宴上。

他记得这个蛋糕。

楚烟亲手做的,最后也是被他亲手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对芒果过敏,楚烟却做了芒果蛋糕送来,他当时挺想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来故意害他的。

但楚烟好像真的只是误打误撞。

这个女人每次努力的方向都完全不对。

闭上眼的时候,楚烟苍白着脸死在他怀里的场景都历历在目,甚至成为上辈子在楚烟死之后三个月的梦魇。

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狠狠的拨动了下,原来上辈子楚烟因为他的冷待,就是一直沉默的生活在这样满是冷嘲热讽的环境里。

“景淮!你、你刚才是不是没吃出来……”楚曼凝并没从段景淮的话里听出对楚烟的赞许,咬牙有些不甘的想要提醒,“楚烟这次做的可是芒果蛋糕,你不是对芒果过敏吗!不能吃这个的啊!”

芒果肉切成又细又长的形状夹在奶油中间没办法挑出来,其实是她告诉楚烟的主意。

但是现在段景淮明明知道自己过敏,怎么还去吃!

楚曼凝的声音有些尖锐,段景淮的表现太过奇怪,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怒气,还在为踩了雷点的楚烟说话,这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她开始慌不择路的挑事,“楚烟说不定就是故意做了带芒果肉的来害你的!你看她还特地把果肉切的这么小夹在奶油里就是不想让人发现……”

“你知道她做的是芒果蛋糕。”段景淮垂眸意味深长的看着楚曼凝,漆黑的眼底带着点冷冽和警告,“你也知道我过敏。”

“那你是故意的?”

“我……”楚曼凝下意识的捂了下红唇,原本靠在段景淮边上的肩膀蓦地僵硬,她蓦地抬头对上男人深不见底如同深渊般可怖的眼底,后背开始不断的冒冷汗,甚至手指都开始发抖,她打了个哆嗦,“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我也不知道,楚烟她做之前也没和我说,刚才才看到是芒果的……”

楚曼凝看着男人逐渐变冷下来的眼神,慌慌张张的想要解释,却被人甩手拍开,她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两步,被段景淮危险眼神攫住时像是被一下子看到了底。

楚曼凝的腿发软,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完全没注意到段景淮已经离开了。

……

“蛋糕带回去,让管家重新冰一下。”段景淮动作很轻的把包装盒合上,递给一边战战兢兢的秦助理。

秦助理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道,“段少,刚才这个蛋糕是芒果的,芒果过敏可能吃上一口就会……”

他话还没说完就蓦地察觉到段景淮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段少!”

秦助理大惊失色,连忙拎着蛋糕盒子过来扶住已经开始面色发红的段景淮,他一边拨通着急救电话一边朝边上的保镖招了招让他们赶紧过来搭把手。

秦助理紧皱眉头,不解的看了眼盒子。

段少芒果过敏的症状都这么严重了,刚才知道蛋糕是芒果的,还要去吃。

有这么重要吗?

明明之前楚烟小姐在段少这里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女人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