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我的神秘诡夫

我的神秘诡夫

曾紫若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黎言的老公是一名写灵异小说的大神作家,两个人没办婚礼,结婚还不到一年,她就怀疑自己的丈夫出轨了。黎言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吴生出轨,却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直到一个女鬼找上门来,她才知道原来吴生笔下的鬼故事并不是他杜撰的,而是他亲身经历的,最可怕的是,老公没出轨,但老公不是人,而是一只鬼!

主角:黎言,吴生   更新:2022-07-16 09: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言,吴生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的神秘诡夫》,由网络作家“曾紫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言的老公是一名写灵异小说的大神作家,两个人没办婚礼,结婚还不到一年,她就怀疑自己的丈夫出轨了。黎言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吴生出轨,却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直到一个女鬼找上门来,她才知道原来吴生笔下的鬼故事并不是他杜撰的,而是他亲身经历的,最可怕的是,老公没出轨,但老公不是人,而是一只鬼!

《我的神秘诡夫》精彩片段

我怀疑我老公出轨了。

他是一名写灵异的大神作家。

我们结婚还不到一年,没办婚礼。

领证也是因为奉子成婚,所有结婚该有的流程,都因为意外怀孕而搁浅。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感情不好,相反,他是爱我的。

两百七十六天孕期从不缺席的陪伴,因为身子底子差每周两次跑急诊。

以及孕后期出现血液高凝而早晚两针打在肚皮上的低分子肝素钠,加上我老公无数次因为心疼我而偷偷流的泪,无一不承载着他对我的深情厚爱。

按理说我不应该怀疑他的。

因为他职业的特殊性,他不需要朝九晚五的去上班,所以他很宅,且每天都陪在我身边。

孩子没生下来之前,我没改掉晚睡的习惯,他每天都会陪同我一起入睡,因为孕晚期怕我平躺,所以他每晚都要定时帮我翻身。

生了孩子后,他又开始了通宵码字的生活。

基本上我和孩子睡醒起床,他才会回房睡觉。

而我对他的怀疑,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我怀疑他出轨的第一个铁证,是他手机里的微信步数。

每天凌晨我会不定时的起来给儿子换尿布喂奶,那个时候看手机,会发现一直坐在房间里码字的他,手机里的微信步数已经四五千了,到早上起来,就会飙升到一万多。

这个步数怎么说呢?我家保姆每天都要早起跑步,差不多是她围着小区跑三圈的距离。

所以我怀疑他的出轨对象,应该是在不需要开车去私会,且脚步可以丈量的地方,比如,就在我们这个小区。

也就在我发现他微信步数异常的那天,他跟我提出了分房睡。

理由是他怕太晚回房间会吵到我和孩子休息。

俗话说,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了,就会在心底生根发芽。

大概是因为产后激素水平直线下降的缘故,我对他的信任大打折扣。

但有一点我不明白,如果他每天晚上都偷偷出去跟人私会的话,那他是怎么做到在我每一次醒来之前,及时的回到书房里伏案疾书的呢?

我也想过会不会是手机出了问题,才导致微信步数统计出错。

但我问过身边的朋友,她们都说微信步数是能反映出一个人行为的蛛丝马迹的。

可我不想因为怀疑就把出轨的罪名扣在他头上,所以我找了个很恰当的时机,开玩笑的问他为什么每天足不出户却能行走上万步?

当时正好在餐桌上,我看到他夹菜的手停顿了好几秒,随后他冲我一笑,一如既往的吓唬我说:

你不知道吧,其实我并不是我。

谈恋爱的时候,他总喜欢给我讲各种各样的灵异故事,我胆小,每次听完就不敢一个人睡觉,更不敢一个人上厕所。

跟他恋爱两年,他给我讲的灵异故事,够他写上好几本书了。

换了平时我听到这样的话会觉得毛骨悚然,但这一次,我却觉得他是在欲盖弥彰。

尤其是吃过午餐后我去整理他的房间,发现他房间里有一股异香,我从不喷香水,他也并不是一个很注重个人形象的资深宅男,我敢断定,他有情况。

为了查找他出轨的证据,我决定有所行动。

作为一名纯母乳喂养的全职妈妈,熬夜是我必须要掌握的基本技能。

所以当天晚上,我把孩子奶睡着了之后,就一直在侧耳偷听书房里的动静。

我老公是用机械键盘码字的,夜深人静的时候会从书房里传来哒哒哒的键盘声。

凌晨两点四十四分的时候,我刷新手机里的微信步数,发现我老公已经走了三千四百九十步,隔了十分钟再刷,步数就已经上升到了四千步,而书房里哒哒的键盘声,未停!

联想到我老公在饭桌上说的那句话,我突然打了个寒颤。

大概是这几年听多了他讲的灵异故事,我的胆子比起刚认识他的时候大了那么一点点,所以,我借着手机光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儿子,然后掀开被子光着脚丫偷偷下了床...


我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间门,因为书房里的灯是经过改装的,显得过道里很亮堂。

键盘声一直没有停过,我再刷新微信步数的时候,停在四千步,好像没有什么异常了。

为了给我的夜起查看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我都想好了,路过书房的时候我先瞟一眼,如果他坐在电脑前码字,那我就径直去饮水机旁,装模作样的喝杯水,然后关切的给他也倒上一杯。

就短短几步的路程,我的内心活动丰富的能拍一部好几集的捉奸大片,让我长舒一口气的是,他在。

他端端正正的坐着,双脚也不像往常一般交叉,似乎没感应到我的出现。

我有些心虚,快步路过书房。

按照计划,我喝了口水,再倒一杯朝书房走去。

也就在此时,我鬼使神差的再刷新微信步数的时候,比之前多了二十多步,这就代表着,他在移动。

不可能。

他明明就在书房。

键盘打字的声音也一直不绝于耳。

我总不能因为一个会变化的微信步数,去怀疑一个我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且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枕边人吧。

思及此,我走进了书房。

我老公怕冷,书房里开着空调,他的手机保持着黑屏摆放在他的左手边充电。

我轻轻把水杯放在一旁,和以往一样,我加了一句:

“喝点水,别太累,写完早点睡。”

我老公平日里脾气很好,但是他在创作的时候最讨厌被人打扰,一般这个时候如果他心情愉快不卡文的话,会抬头看我一眼后,说一声谢谢老婆。

就算我的打扰正好撞在他卡文的时机,他也会很不耐烦的回我一句知道了。

但今晚,他没有任何反应。

我的到来好像并没有影响他码字的速度,没有得到他任何回应的我,自觉没趣,悄悄的退了出来。

回房之前,我又特意看了他一眼。

他保持一种全神贯注高度集中的状态,以匀速敲击键盘的方式在码字。

似乎是进入了一天当中最高效码字的时刻。

我松了口气回房间,儿子睡的很香,他喜欢把两手摊开了睡。

在这个倒春寒的季节,我怕自己不能及时给他盖被子,所以晚上我通常会开着空调,外面鬼哭狼嚎般的风声带来的清冷丝毫没有影响房间的温度。

老公在码字,儿子在熟睡,只有我在胡思乱想。

我觉得很羞愧,盯着儿子多看了一会儿后,我发现这小家伙即使是在深度睡眠的时候,两只小手也会偶尔的握紧一下,或是稍微有些动弹,我在给儿子盖被子的时候,突然脑袋一激灵。

不对。

我老公不对劲!

可能没接触过我们这一行的人,对我们创作时候的状态会不太了解,我们通常码字的时候,就算速度再快,灵感再足,也不可避免会出现打字速度停顿,或是因为大脑思维过快过慢而出现错别字,必要时候还会使用到回车键等情况的发生,但我老公刚刚码字的状态,就像是一台机器在高速且丝毫没有卡顿的运转。

还有他码字的坐姿!

我从没见过他坐姿如此笔挺,两腿与肩同宽分开,双手伸直只有十个手指头在飞快动弹的码字方式。

怪不得我路过书房瞟他那一眼的时候,觉得他看起来很反常。

我也尝试了一下,坐起身来,把双手放平,十个手指头模仿我老公码字的样子,很累。

就算是十指不动弹,单单是把手放平,我也坚持不了多久。

所以我老公到底是怎么了?

又或者说是我眼花了?

我越想越觉得蹊跷,再刷手机微信步数时,已经四千七百多步了,如果说我老公的坐姿是我因为心虚而看的不真切的话,那他的手机又是怎么回事?

静置的手机是不可能自己产生微信步数的,除非...摆在书桌上充电的手机,是备用机?

那他的常用手机去哪儿了?

为了解开我内心的疑惑,我再次起了床,大概是卫生间的窗户没有关,风太大把摆在窗口快用完的洗发水瓶子给吹倒了,嘭的一声下了我一大跳。

不过还好,书房里哒哒的键盘声仍在继续。

我慢慢靠近门口,打开手机微信给我老公发了一条信息。

你饿了吗?

这是我们到了半夜问的最多的一句话。

他从不设置静音,我也不确定我能不能听到他手机收到微信的声音。

但让我浑然一惊的是,这个收到微信的声音特别的响亮,似乎就在门口,我还没来得及多想,卧室的门突然就开了,借着过道里明亮的灯光,映入我眼帘的是我老公那张略显苍白的脸。

他的出现,似乎带着外头冷冽的寒风,让仅穿了一件短袖T恤当睡衣的我,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更让我寒毛直竖的是,此时书房哒哒的键盘声,仍!在!继!续!


我下意识的退了两步,出于本能,我老公伸手来搀扶我,他的手,很冷。

与此同时,我瞟到他手机微信打开的是我跟他的聊天界面,最后一条信息是我刚刚发给他的那四个字:你饿了吗?

我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推开他,无比慌张的问他:“你手怎么这么凉?”

老公走进卧室,先是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儿子,而后才转过身来对我说:“我码字出了一身汗,正准备进房间来洗个澡,不信你摸我后背。”

这是我老公一直以来的臭习惯,他因为跟我在一起后每天吃夜宵,一年增胖了三十多斤,现在变得特别容易出汗,所以他一定会在最里面穿一件隔汗的短袖,而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强迫我伸手进去摸他那汗涔涔的后背。

我没有伸手,始终跟他保持着两步远的距离,仍旧止不住浑身哆嗦的问:“书房里不是开了空调吗?怎么感觉你很冷一样。”

提到书房,对哦,书房。

我后知后觉的发现,书房里哒哒的键盘声不知何时停止了。

难道刚刚是我幻听了?

老公笑着解开外面的厚棉睡衣,很自然的接过我的话:

“就是因为开了空调,热出一身汗,被过道里的风这么一吹,好冷,不行,我得赶紧去洗澡,不然我要冻感冒了。”

他好像没有发现我的异常,脱掉衣服后,还顺手把他的手机递给了我:

“你不是饿了吗?想吃什么自己点。”

说完,他进了洗手间。

很快,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我坐在床边,感觉一切都很恍惚。

从我们恋爱到结婚到现在有了孩子,我知道他的手机密码,却从来没有私自碰过他的手机,今晚也不例外。

我只是打开我自己的手机,查看了他的微信步数,刷新了好几遍后,这个数字停在了四千七百二十一步。

这二十一步,莫非是从书房走过来的步数?

我脑袋里很乱,看着老公随手丢在床尾的衣服,我把睡衣摆在一旁,拿起那件汗湿了的短袖准备丢进装脏衣服的篓子里,打开卧室门的瞬间,我鬼使神差的闻了闻这件短袖的味道,除了汗臭味,再无其他。

我又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未停。

我蹑手蹑脚的走去书房,平推门挡住了客厅的寒冷,书房里确实是开着空调的,很暖和。

我坐在老公码字的椅子上,模仿着他刚刚码字的样子。

因为书桌和手伸直时的距离相差了几厘米,所以手部是没有着力点的,这样码字不但无法高效,反而会很累。

那他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种奇怪的码字坐姿方式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整个人有些颓然的往椅子上一靠,在深深叹过一口气后,可能是全身放松下来的缘故,我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异香。

我们家书房的布局是,面对着书房的这一面,是置物柜和书柜,而背对着写字台的那一面,是一整面墙的衣柜,这个衣柜里摆放着过季的衣服和床单被褥,置物柜里摆着我的包,书柜上除了我喜欢看的一些书籍之外,剩下的全都是我老公出版的灵异小说。

那小说的封面就像是百鬼夜行,看得我毛骨悚然。

我本来就胆小,盯着老公写的灵异小说看得久了,加上外面的冷风像受了冤枉的鬼魂一样凄厉的嚎叫着,我猛地站起身来,想快速逃离这个我老公书写恐怖故事的小空间,因为起身时太过于慌张,我不小心碰到了老公的键盘,点亮了他的电脑屏幕。

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那电脑屏保上溢着瘆人的鲜血,上面写着一行惨白的字:亲爱的,千万别回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