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傻妃倾城重生毒妃乱天下

傻妃倾城重生毒妃乱天下

裤裤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苏沫在乱葬岗醒来,此时她顾不上害怕,满心都是重生的喜悦,她渴望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够报仇雪恨!上辈子,她自认为收获了真爱,并且为了那个男人赔上了全部。可是到头来才发现,竟然是为他人做嫁衣。在重重阴谋的背后,同时还有家中那位好妹妹的参与。今生,苏沫只为复仇而活!

主角:苏沫,北冥玄   更新:2022-07-16 09: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沫,北冥玄 的武侠仙侠小说《傻妃倾城重生毒妃乱天下》,由网络作家“裤裤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沫在乱葬岗醒来,此时她顾不上害怕,满心都是重生的喜悦,她渴望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够报仇雪恨!上辈子,她自认为收获了真爱,并且为了那个男人赔上了全部。可是到头来才发现,竟然是为他人做嫁衣。在重重阴谋的背后,同时还有家中那位好妹妹的参与。今生,苏沫只为复仇而活!

《傻妃倾城重生毒妃乱天下》精彩片段

 凤朝十四年。

大雨磅礴,青烟四起。

雨水淹没了窗外的喧哗,长亭上悬起的红色灯笼,滴答滴答,向下坠落着殷虹的水滴,如鲜血一般汇成了小河……

唐末把头靠在瓷罐的边缘,凌乱的青丝垂下,散落在大红色的地摊上,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这么歪着头木讷的望着窗上的油脂,和那上边映出的灯火花红一片光。

疼么?已经麻木。

泪呢?早已流干。

朱漆鸳鸯门一开,唐末把目光游离了过去,眸子瞬间放大了两倍,她脸上的表情也跟着狰狞了起来,像是再骂,但是她知道自己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了。

“殿下,今天真的是良辰吉日么?怎就大雨倾盆,妾身刚还听一些闲言碎语,说这是老天爷不许呢?”

“胡……胡说。”凌天翔嘴里像是含着一口水,一看就是喝多了,他单手只上房顶,嚣张的叫嚷着:“老天爷能奈朕何?凤朝是朕的,朕说娶谁就娶谁!还问他许不许么?”

唐末看着踉跄走来的一对璧人,哑笑着发出了阵阵怪声,贝齿被鲜血染红,让她本是狰狞的一张脸看上去更多了几分的狠厉。

啪!

唐末的脸被巴掌甩到了一侧,不过这疼痛跟她身上所遭受的相比,简直就是远远不及。

伴随着脸上的火辣辣,随着而来的是苏宝盈尖锐到让人生厌的声音,“都是你这个贱人!一定是你诅咒了我的大婚!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宝盈说话间脚步上前,一只盘凤纹路的缎面锦鞋狠狠的踩在了地毯上散落的青丝。

长长的青丝被拖出去好远,唐末的头也跟着不由自主的向前探去,每一寸的移动,让她犹如钻心一般的疼痛,但是却无力反驳。

“好了!你跟她一个人彘呕什么气,倒是折煞了你皇后的身份。”凌天翔语气慵懒,虽是劝阻,却懒散的双手向后拄上了床榻,眼底带着笑,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如果不是因为她,妾身刚就不会被忠臣私下议论,说什么雨?难道当我苏宝盈是傻子么?”苏宝盈越想越气,她脚下猛的一松,唐末就如同一个不倒翁,来回的摆动着身下的罐子。

面前的唐末,没有手,没有脚,已然成为人彘的她,被装在罐子里面,望着面前的蛇蝎女子,唐末想要怒骂,想要报复。

可,被割去舌头的她只能发出唔唔声。

苏宝盈看着唐末这一副狼狈至极的样子,心里倒是畅快了不少,但是以她的性格,可怎么够呢?

“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很冤枉很凄惨呢?”苏宝盈轻笑着再次上前,用一只手指嫌弃的撩起了唐末飞舞在脸上的碎发,一张狰狞着,痛苦着的面颊就暴漏在了她的眼前。

“那……如果我告诉你,你的孩子已经死了,你会不会更痛苦一些?他不是病了,他不是出了意外,而是做了一件替你赎罪的事情。”苏宝盈说道这里,仰头痴痴的笑了起来,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眯起优雅的弧线。

唐末不可置信瞪大眼睛,带血的脸庞越发狰狞。

“他……你的儿子,给我做了药引,你也知道的,这三岁大的孩童药效是最好的,我把他碾成了肉碎,放在我的燕窝中,啧啧……味道怎么说呢?”

一阵怪叫声附和着苏宝盈尖锐的大笑,让这世间的雨似乎都在这一刻停止了。

声音穿过轻薄的油脂窗,穿过长廊,在朱红的宫殿壁上来回的撞着,发出了阵阵的回响……

唐末双眼发黑,耳边的风声,令她原本麻木的心,再次撕心裂肺起来。

仿佛,面前蛇蝎美女的笑声,仿佛传的好远,好远……

三日前的一幕记忆犹新。

面前这一对男女,是如何对自己欺凌践踏,是如何当着她面在床榻之上颠龙倒凤,是如何杀死了她刚出世的孩子……

唐末的头微微摆动着,她难以控制的再次闭上了眼睛,干涩发疼的眼眶,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唐末!我的女儿!”

凄凉的一声,唐末猛然睁开眼睛!

曾经的一幕幕再次出现眼前!


 她一眼就望见了空地中央的父亲,唐末张开口,发不出一丝的声音,她只能拼命的摇着头,眼眶骤然睁大,呲牙欲裂!

父亲!母亲!哥哥!

还有她未满十五岁的幺妹一字排开在法场中间,皆是一身素麻,发丝凌乱,脖子上套着粗麻的绳子!

“放了我的女儿!放了她!她毕竟是皇后啊!凌天翔!当初我将女儿许你之时,你还记得你对我的誓言吗?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唐父如同发了疯一般,从地上一跃而起,朝着远处的观礼台奔去。

凌天翔端坐在高处,嘴角扬起了一个带着蔑视的弧度。

只见,他长袖轻甩,一道血柱如长虹一般跃起,唐父也随之倒在地上,毫无生气。

伴随着唐父的死,紧接着是母亲,哥哥,还有幺妹……

他们一个个,活生生死在眼前,活生生被面前这个当初自己最爱的男人残忍杀死。

唐末双眼噙满了血红,嘴角撕裂出了斑驳的血迹,怪叫声环绕在空荡荡的大地上,歇斯底里。

忽然,唐末脸上一阵温热,让她停下了最后的嘶吼。

这是最后一抹亲人的血液,扬在了她的脸上,她再也喊不出,像是被定住一般,成了雕像,失了灵魂。

“唐末,你看清了吗?谁才是当今的皇后?”

观礼台上高高在上的苏宝盈,得意的笑着。

唐末僵硬的抬头,看清了,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更加清晰,当然还有她身边的凌天翔。

那个男人,她曾经将他爱的死去活来,为了他任何事情都敢做……

她的眼里,忽然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

只见,唐末低下头,望着身下木车的一个棱角,她用尽全身力气晃动着瓷瓶,接着一头,狠狠的栽了过去……

此刻,她那双紧闭的眼角,已是满满血泪!

凤朝十六年。

乱葬岗内,处处白骨,处处尸体,处处阴森。

在一个坟墓上面,静静的压着一个锄头。

这时,一只血手蓦地从坟墓内钻出!

紧接着,人的身子,缓缓地从土中坐起来。

“唔……”

只是一声,唐末瞬间呆若木鸡。

这是自己的声音么?

为什么会有声音?

似乎还有别的……

唐末迟疑着向上伸展了手臂,一只满是泥土的小手挡住了眼前的皓月。

她腾的一下子从废墟中起来,她努力的长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手像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东西。

“嘶……”

痛!

闷哼一声,她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后脑,手臂再次抽离回来的时候,她的掌心里是殷红的鲜血。

一瞬间,记忆如同潮水,猛地灌进了她的脑海。

唐末错愕,她,竟然重生了?

下一秒,她便怪笑起来,“呵呵……真好……这样真好。”

至少,她活过来了。

唐末管不上许多,活着对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只有活着,她才能报那血海深仇!

唐末扶着头从脏乱不堪的土堆中站了起来,或是因为后脑勺失血过多,她觉得身上轻飘飘的,不过这对于死过一次的她已经是再好不过的了。

“苏沫?”

唐末低声喃喃一句,记忆中,这具身体乃是苏宝盈那个傻妹妹,从小在丞相府内受虐待,一切只因,她是个痴傻。

苏宝盈的妹妹?

思及此,唐末的嘴角,露出了嗜血笑容。

死之前,她是苏宝盈眼中钉肉中刺,而这一世,她居然要成为那个恶毒女人的妹妹,真是可笑!

唐末浅笑着,却也诡异至极,“你们做下的孽,总是要还回来的。”

借着夜色,唐末很快回到了她的“家”苏府……也就是丞相府。

试用了一下这具新身体,她的武功还在。

虽然奇怪,但她不会多想,因为这正是她想要的!

唐末轻身一跃,上了高高的围墙,伏在墙头,细细的打量着阔宅大院中的动静。

四下里漆黑一片,丞相府即便再富足也比不了皇宫,入了夜,便没什么人走动了。

唐末观望了一刻钟,终于放心下来,她脚尖踮起,身体一纵,就如同一直轻盈的蝴蝶落在了草坪之上。


 循着记忆,她是住在这身在大院的中间,跟下人们的屋子并排连在一起。

她冷笑,一个堂堂的嫡女小姐,不是应该住在深宅大院么?竟然被欺凌到连下人都不如地步。

死在乱葬岗,住在下人房,这些恶毒的人连自己的亲人都如此对待,也就不外乎对自己的礼遇了。

唐末脚步匆匆,眼看就到了自己的房前,一处亮闪闪,泛着银光的地方让她忍不住驻足。

是一口井!

井边还散落着一些白日里下人们没有洗完的衣物。

唐末有些好奇的探头过去,微微波光里,映着一张极为绝美的脸。

眉如新月眼如柳,瓜子的小脸,精巧的口,唐末伸手抹了抹脸上的灰尘,这身稚嫩到吹弹可破的皮肤,可谓是天生的尤物!

想当初,她是唐末时,纵然她没有绝色容貌,没有满腹经纶,可却有一身绝世武功,倾尽一切帮助凌天翔登上皇位。

岂料,最后她才恍然。

原来她一直都是凌天翔的踏脚石和利用对象。

凌天翔一直爱着的竟是丞相之女,凤朝第一美人……苏宝盈!

如今这副身体,虽是个痴儿,可竟然比苏宝盈还要美上三分!

唐末冷笑连连,果然是老天也给她报仇的机会!

从今往后,她便是苏沫!

沙沙沙……

突然,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苏沫屏住呼吸伏在了井口的后边,明月当空,让她很容易来到了来人的脸。

这不是丞相府的管家?

这么大半夜的他一脸喜悦的要去哪里?

苏沫沉吟片刻,轻然跟上了他的步伐。

穿过道道围墙,前后脚到了宅子深处,左厢房的门前,这管家终于驻足了脚步,他心急的双手搓在胸口,轻拍了房门。

苏沫看的真切,此处房门,这正是丞相之妻,三夫人荣氏的闺房。

嘎吱……

“你个死鬼,小点声!”荣氏一身单薄的真丝绸缎,笼着丰腴的体态迈出门来,她四下张望着,见真的没人,这才放心下来。

“去!先把花盆抱进来,我在里边等你~”娇滴滴的一声瞬间让苏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个老女人,居然……

“那个不急,先让我亲下,可是想死老奴我了。”管家粗手一环,身体向前猛的顶上了荣氏的身体,这粗野的举动,让荣氏娇喘连连。

苏沫脸色一红,把脸扭去了一边,她眸子一亮,看见了荣氏口中的那个花盆,眼底划过诡异的笑。

随后,苏沫来到了这具身体以往住的屋子,身子一软,背靠着墙壁,闭上了眼睛。

这具身体临死前受到了非人待遇,又加上她灵魂重生,此时此刻,竟是有几分虚弱。

一夜的梦,到处都是鲜血淋漓,她的父母兄妹,她刚出世的儿子,还有她自己被那两个禽兽不如的人设下圈套,困在了大罐之中……

“啊……”苏沫从梦中惊醒,额头上密密麻麻尽是汗。

梦中的事情仿佛从眼前闪过,苏沫眼底写满了深刻的仇恨!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三个丫鬟的说话声。

“我已经禀了三小姐,这房间以后就是我的了,你可不许跟我抢!”

“我才不要呢,刚死过人,我还嫌晦气!”

“呵呵,你们别争了,一个死人房间有什么好争的。”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两个丫鬟装扮的小厮推门进来。

她们看到苏沫,四双眼睛撞在了一起。

“鬼呀!”

噗通一声,这其中一个丫鬟白眼一翻当即晕倒在地。

“啊!”

另一名拔腿就跑了出去。

独留的一位也是战战兢兢,像是已经被吓的麻木了。

“你……你……你……”

半天晌,那丫鬟也只有这么一句。

苏沫不耐放的掀开身上的被子,一跃下了地,“你来的正好,快去给我打一盆水来。”

她要洗一洗身上这股子从死人堆里面沾染的恶臭。

面前的丫鬟吞了吞口水,“傻……哦不!大小姐,您真的没死?”

苏沫冷目一扫,这丫鬟身上起了一个冷战,哀嚎一声转身跑去了屋外。

不多久,丫鬟便端着水盆进去来,随后放下水盆就跑了。

苏沫站起身,走到了水盆面前。

此刻,她不是被做成人彘关在罐子内散发恶臭的阶下囚,而是重生后,等待复仇的苏沫!

半柱香后。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只见花容月貌的苏玉溪带着刚刚的丫鬟推门走了进来,苏沫此时已经梳洗整齐,端坐在了圆桌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