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神眼医婿姜炎

神眼医婿姜炎

古剑风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姜炎是一个被人瞧不起的上门赘婿,如今依靠经营一家小医馆为生。虽然赘婿的日子不好过,但是为了爱情他甘愿隐忍。突然有一天,一群壮汉找上门,小舅子欠了赌债,留的却是他的名号。屋漏偏逢连夜雨,女儿重病,妻子彻夜不归,竟然与前任搅合在了一起!这些事加在一起,让姜炎心灰意冷。陷入绝境之际,意外得到祖灵传承,赘婿的悲惨人生就此逆转……

主角:姜炎,林语嫣   更新:2022-07-16 09: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炎,林语嫣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眼医婿姜炎》,由网络作家“古剑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炎是一个被人瞧不起的上门赘婿,如今依靠经营一家小医馆为生。虽然赘婿的日子不好过,但是为了爱情他甘愿隐忍。突然有一天,一群壮汉找上门,小舅子欠了赌债,留的却是他的名号。屋漏偏逢连夜雨,女儿重病,妻子彻夜不归,竟然与前任搅合在了一起!这些事加在一起,让姜炎心灰意冷。陷入绝境之际,意外得到祖灵传承,赘婿的悲惨人生就此逆转……

《神眼医婿姜炎》精彩片段

东海市,神农药堂。

一群壮汉把药铺内外砸了个稀巴烂,各种草药混着坛坛罐罐的碎渣子铺了一地。

姜炎被他们摁在墙角,一阵拳打脚踢。

一人拎着棍子上去,抡圆了砸在了姜炎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姜炎的脑袋开花。

头发里面冒出滚烫的鲜血,瞬间把半张脸染红。

壮汉们这才住手,冲着姜炎啐了口唾沫大骂道,“我们老大说了,给你三天时间。你小子要是还不了钱,老子就放火烧了你的药铺!”

姜炎捂着脑袋靠在墙上,浑身酸疼,两耳嗡鸣,脑袋嗡嗡作响。

这些人是来要账的,姜炎没欠他们的钱,欠钱的是姜炎的小舅子徐小彬。

徐小彬在合同上签的担保人是姜炎。

现在他欠了一屁股账跑路了,要账公司把这笔账记在了姜炎头上。

姜炎掏出手机,给妻子徐丽丽打了过去。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证怎么被小舅子给用了?

他想找这个小舅子把事情问清楚,到现在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刚才姜炎给打了十几个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这会儿响了两下,终于接通。

姜炎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情,着急问道,“丽丽,你在哪?你没事吧?”

徐丽丽不高兴的骂道,“姜炎,你是不是有病啊?打这么多电话,把我手机都打没电了,你是闲的没事干啊?”

对面声音嘈杂,似乎是在KTV里。

姜炎闭上眼缓了口气,等她骂完,声音虚弱地问道,“丽丽,你弟是不是在外面欠钱了?”

“你问这干嘛?他欠不欠钱,我怎么知道?”

徐丽丽没有好气,很是不耐烦道,“你还有其他事情没有,没事我挂了啊!”

姜炎忍了口气,问她道,“你在哪?女儿呢?”

今天他店里的病人多,让徐丽丽帮着带孩子。

听声音,徐丽丽好像不在店里。

她满是不高兴,没好气道,“你问这个干嘛?我嫁给你,现在都没有一点自由了是吧?女儿在店里,有服务员照顾呢!你要是担心就接回去,没事别来烦我!”

电话挂断,不给姜炎任何说话的机会。

姜炎扶着墙勉强站起,在一堆废渣里找了些止血的草药,用牙咬碎了敷在伤口上,然后找了根绷带缠上。

他已经习惯了妻子的冷漠。

从他们结婚开始,妻子就哪哪儿都看不上他,对他说话从来都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

他在一个瓷罐碎片的下面,发现了一个做工精美的礼盒。

这个盒子巴掌大,紫檀雕刻而成,上面还带着鲁班锁。

姜炎以前没有见过,不知道谁放在这罐子里。

今天被这些人打碎后,刚好碰巧露了出来。

他没空研究这盒子,塞进内衬的口袋里,到外面拉上门,骑上自己的电动车急忙去了妻子开的服装店。

女儿姜楠楠今年三岁,由他一手带大。

妻子徐丽丽从不把女儿放在心上。

每天早出晚归,不是在店里就是在美容院。

没事跟闺蜜去泡吧喝酒,回到家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把一切家务活都扔给了姜炎。

即便如此,姜炎也是毫无怨言。

他和妻子是在东海医科大学认识的,妻子当时是系里的校花。

年轻漂亮,追求者众多。

她能选择了姜炎,还给他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姜炎已经是十分满足。

对她是百般娇宠,什么事情都由着她。

店铺开在东海最大的商场里,一年租金要十几万。

这些年实体店的生意不好做,全靠姜炎贴补,店铺才坚持开到现在。

他到了店里,徐丽丽招的员工吴芳芳正在埋头刷着视频。

地上磕了一堆的瓜子皮,服装标签和包装袋扔的到处都是,试穿的衣服也是到处乱挂。

姜炎过去,在柜台拍了下。

吴芳芳头也不抬,满不在意道,“要看什么衣服自己看,看不上就去隔壁,没看见人家正忙着嘛!”

姜炎拉下脸道,“你就是这么工作的?”

吴芳芳抬起头,一看是他,连忙站起,惊吓地结巴道,“姜,姜老板,你怎么来了?”

“楠楠呢?”

姜炎没心情教训她。

他在店里看了一圈,着急找着女儿。

服务生指了指后面心虚道,“楠楠在里面看动画片呢!”

“你让她一个人呆在库房里?”

姜炎惊诧的变了脸色,赶紧去了后面的库房。

里面没有窗户,空气不流通。

到处都堆着衣服,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姜楠楠瘦小的身体躺在地板上,旁边扔着几包饼干零食,地上摆着一个平板正在放着动画片。

姜炎冲上去,急忙把女儿抱起。

一碰她的皮肤,他马上惊了一跳。

女儿竟然发着高烧,浑身的皮肤都是滚烫。

姜炎抬头看了眼,上面有一个冷风出口正呼呼的吹着冷气。

孩子睡觉没有遮挡,肯定是感冒了。

“楠楠,快醒醒!”

“楠楠,能听见爸爸说话吗?”

他翻开女儿的眼皮看了看。

瞳孔散乱,情况很不好。

坏了!

姜炎心里咯噔一下,急忙抱着女儿站起。

服务员站在后面紧张问道,“怎么了,这是?”

“发烧了,你看不见吗?”

姜炎第一次动怒训斥别人,脑袋上都急的冒出了冷汗,抱起女儿赶紧跑出商场,打了个车往医院送了过去。


出租车上,徐丽丽给姜炎打了电话。

姜炎还没说话,徐丽丽开口便大骂道,“姜炎,你怎么回事?人家小吴白给你看孩子,你到店里还骂人家?人家现在跟我辞职,哭着说是不干了,你给我招服务员啊?”

姜炎憋闷道,“你知道她是怎么看孩子的吗?”

他正要告诉徐丽丽女儿生病的事情。

徐丽丽打断了他,一阵讥讽道,“对,对,就你看孩子看的好,你除了看孩子还会干什么?我没工夫跟你啰嗦,你赶紧给小吴打电话赔礼道歉。她要是不干了,你明天就给我看店。”

“徐丽丽,楠楠病了啊!”

姜炎着急闷喝,可是徐丽丽已经挂了电话。

姜炎崩溃,急忙给她回拨了过去。

打了两下,手机提示关机。

姜炎气的浑身都是一颤,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试着给女儿做了下推拿。

当初父亲让他学中医,他年少轻狂,看不上中医,故意报考了西医专业和父亲对着干。

这点推拿的手法,还是他胡乱学的。

不过,关键时候起了大用。

他只是在女儿的背上推拿了一会,上面已经微微发湿,开始有了排汗的迹象。

姜炎稍稍松了口气。

只听女儿干咳了声,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盯着他一声呢喃,“爸爸!”

姜炎今天所有的烦躁,在这个声音里全部被融化掉,眼睛一下都变得湿热起来,抱着女儿心疼道,“楠楠,对不起,爸爸来晚了。”

姜楠楠伸出小手,在他脸上擦了擦道,“爸爸,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楠楠不听话,让你生气了?”

“不,不是,不关楠楠的事儿。”

看着懂事的女儿,姜炎的心里越发的难受自责,觉得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害了女儿。

东海医院里。

主治医师王有德看了下体温计,盯着姜炎头顶的绷带瞧了瞧,满是鄙夷道,“小伙子,你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人了,还学人家小年轻打架呢?你女儿高烧39度,再晚来一会,人都没了,你知不知道?”

“是我的错,我该死!”

姜炎在脸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王有德开了张住院手续,把一张化验单交给了姜炎,跟他吩咐道,“这是你女儿的血常规,白细胞有些偏高,初步怀疑是高烧引发的炎症导致,需要住院观察。你去办下手续,先把孩子的高烧退下来再说!”

“谢谢了!”

姜炎打起精神,抱着孩子,拿上住院手续马上去了缴款大厅。

排队的时候,他看了眼化验单。

结果发现,姜楠楠的血型竟然是AB型的。

他顿时一阵疑惑。

他是B型血,妻子徐丽丽是O型的,怎么也不会生出AB型的血液。

他仔细看了看,上面的信息没错。

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轮到了他。

他暂时不去多想,收起化验单,心道或许是把徐丽丽的血型记错了。

住院要先交五千块押金。

他二维码支付的时候却遇到了问题。

银行卡提示余额不足。

他试了好几张银行卡都是一样的结果。

姜炎一头雾水,心道家里的存款至少还有十几万,可是银行卡现在连五千都取不出来。

窗口的工作人员斜了姜炎一眼,没好气地催促道,“你到底有没有钱?这么多人等着办手续,我们今天干脆为你一个人服务算了!”

后面的患者不满地催促道,“你能不能快点,大家都等着住院呢!”

“对,对不起!”

姜炎连连道歉,冲着工作人员不好意思道,“你好,能不能先住院,我回头马上把钱补上?”

“你想什么呢?当我们是慈善机构呢?”

工作人员冲他翻了个白眼,示意后面的人上前。

姜炎没办法,抱着孩子先站在一旁。

他急的出了一身汗,一手要抱着小楠楠,一手拿着手机不断翻看着存款账户。

他的手臂早就开始酸痛起来,全靠硬撑着才坚持到现在。

收款人员扫了他一眼,与同事讽刺道,“瞧见没,一个大男人连五千都拿不出来,真是穷的够可以的。他女儿真是不会投胎,怎么摊上这么个废物爹?”

同事八卦笑道,“可不是,估计都不是他亲生的!”

“有可能啊!”

收款人员噗嗤一乐,好像在聊什么开心的事情。

姜炎听见后,不快地扫了她们一眼。

他女儿都病成这样了,她们还心情在里面损人,而且还毫不避讳,声音大的恨不得所有人都听见。

他现在联系不上徐丽丽,只能给丈母娘打了电话,想从丈母娘那里先借点钱。

之前他断断续续借给小舅子五六万,小舅子可是一分钱都没有还过。

这些事情,丈母娘是知道的。

这是他第一次跟丈母娘借钱,心里面有些不好意思。

她丈母娘不好说话,从来都看不起他。

现在情况危急,他没有了办法,暗道这么急的事情,丈母娘应该不会拒绝,毕竟小楠楠也是她的亲外孙女。


铃声响动,丈母娘的手机接通。

姜炎长松了口气,正要开口。

丈母娘王秀芝在里面抢先哭喊大骂,“姜炎,你个废物东西,你们都死哪去了?你知不知道,小彬出事了。刚才一群人来家里要账,说他欠了人家一百多万。还说还不上钱,就要废了他啊!”

“什么?”

姜炎心里一惊,没想到这群人竟然去了丈母娘的家里。

他急忙安慰道,“妈,你先别急。这件事我知道,他们刚才也来找我了。小彬现在肯定没事,他们就是找不到小彬才来找我们的。”

王秀芝一下骂的更加厉害道,“你说的轻松,小彬不是你儿子,你当然不急。你和丽丽赶紧过来,小彬要是出了事情,我跟你们没完。”

姜炎着急解释道,“妈,楠楠生病了,我实在走不开。丽丽的手机关机,我现在也联系不上啊!”

“你少装蒜,我看你就是不想管这事!当初我就不该把丽丽嫁给你,你说你要钱没钱,要能力没能力,关键时候是一点用都没有啊!你要是不管这事,老娘就让丽丽跟你离婚。”

王秀芝暴躁如雷。

姜炎听她骂完,心急如焚道,“妈,小彬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楠楠现在重病,需要交五千块押金。我这里暂时拿不出来,你能不能先帮我垫上?等我联系上丽丽,我马上就把钱还给你。”

王秀芝顿时骂的更加大声,“我说什么看来着,你个废物连五千都拿不出来啊?你女儿死不死的关我什么事情,我儿子现在还不知道死活呢!姜炎,你太让老娘失望了。离婚,你和丽丽马上离婚!”

她气喝着挂断了手机,留下一脸无助的姜炎。

小楠楠闭着眼睛,突然一阵抽搐呓语,“爸爸,楠楠好冷。你抱抱楠楠,楠楠真的好冷……”

“楠楠别怕,爸爸抱着你呢!”

姜炎心中惊跳,知道女儿已经撑不住了。

他抱着女儿奔回了王有德的诊疗室,没有排队,直接闯了进去,急忙求救道,“医生,求你了,先救救我的女儿。我暂时拿不出住院费,你先让她住院救治。我马上想办法筹钱,肯定不会欠你们的!”

王有德拉下脸教训道,“小伙子,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没有钱你看什么病,你赶紧想办法筹钱去,不要打扰我给其他人看病。”

姜炎急的没有办法,噗通给王有德跪在了地上哀求道,“医生,救人要紧啊!我女儿不行了,我真的坚持不住了啊!”

病患家长纷纷同情道,“王大夫,不行让他女儿先看吧?”

“是啊,这孩子病得很重啊!”

“……”

大家纷纷劝着王有德。

王有德一脸不快的训斥道,“都安静一点,你们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你们要是再闹,那就都别看了!”

他怕姜炎影响他的声誉,打电话喊了保安过来,把姜炎强行拖了出去。

房门关上,王有德黑着脸直骂,“你们看看,现在真是什么人都有,一天净想着吃白食!你没钱来什么医院,不是自找麻烦嘛!”

话音未落,大门被砰,砰撞响。

“医生,医生,求你了……”

姜炎跪在门外着急长嚎,拼命的撞着大门,脑袋在门上都磕出了血。

他手足无措地摸着女儿的额头,翻开她的眼睛看了下。

她的瞳孔放大,心脏急速跳动,显然快不行了。

“楠楠,快醒醒,不要睡了啊!”

他着急哭喝,声音嘶哑,拼命摇了摇女儿。

小楠楠没有反应,已经陷入晕厥之中。

“楠楠,爸爸对不起你!”

“爸爸该死啊!”

姜炎悲从心来,急火上涌。

一头重重的撞在大门上,两个眼角竟然都冒出了鲜血。

砰的一声,大门被他生生撞开。

血泪!

他流血泪了!

一群排队的家长吓得大叫,纷纷同情的冲着王有德大喊,“医生,救人啊!要出人命了。”

“太可怜了!快救救孩子吧!”

“……”

群情激动,纷纷同情的帮起了姜炎。

王有德拍着桌子,无语大骂,“刁民,真是刁民啊!”

他不耐烦地出去看了眼,拿着自己的听诊器给小楠楠听了下心跳,顿时眉头直皱,暗叫不好。

这个小姑娘的心跳太快,很可能会猝死。

要是她真的死在这里,那他可是要承担责任的。

他急忙叫来了护士,马上带小楠楠进急诊室。

姜炎的眼前一黑一亮,好像要失明了一样,突然变得模糊不清。

他扶着墙站起,着急冲着身边的人问道,“我女儿怎么样了?她怎么样了?”

家长们纷纷安慰,“别急,进急诊室了。”

“小伙子,会好的,千万别急啊!”

“真可怜,这眼睛是瞎了吗?”

有家长被他满脸的血泪,吓得捂住了嘴。

小护士苏小菲看着姜炎的样子满是心纠和担心,扶住他安慰道,“你先别急,医生正在里面给她救治,你女儿会好起来的!”

她盯着姜炎带血的眼睛,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你眼睛没事吧?”

“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

“楠楠,你在哪里?”

姜炎的眼前一片黑暗,好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

他的脑子里只有女儿,已经听不见其他的声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