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盖世人皇牧尘

盖世人皇牧尘

忘情牛肉面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十年前的那个夜晚,牧尘一生难忘。当年,他十五岁,是东境首富的儿子,师承医圣,年纪轻轻便已经震惊医学界。可是在中秋夜,牧家上下百余口全部被屠杀殆尽,一时间横尸遍野,血流成河。牧尘虽然躲过了屠杀,但那些人并没有打算留活口,危急时刻巧遇唐家大小姐唐雨晨,在其帮助下,捡回了一条命。经过了十年的蛰伏,牧化身人皇强势归来,开局第一件事便是迎娶唐家千金……

主角:牧尘,唐雨晨   更新:2022-07-16 09: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牧尘,唐雨晨 的武侠仙侠小说《盖世人皇牧尘》,由网络作家“忘情牛肉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前的那个夜晚,牧尘一生难忘。当年,他十五岁,是东境首富的儿子,师承医圣,年纪轻轻便已经震惊医学界。可是在中秋夜,牧家上下百余口全部被屠杀殆尽,一时间横尸遍野,血流成河。牧尘虽然躲过了屠杀,但那些人并没有打算留活口,危急时刻巧遇唐家大小姐唐雨晨,在其帮助下,捡回了一条命。经过了十年的蛰伏,牧化身人皇强势归来,开局第一件事便是迎娶唐家千金……

《盖世人皇牧尘》精彩片段

日出东方,霞光满天,照耀在云川城。

一架豪华客机悄无声息地降落在了云川机场,机场所有的人员和设备全部停歇,仿佛陷入了死寂。

十分钟后,牧尘从机场走了出来,肩挎着一个帆布包,留着寸头,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棱角分明,气宇轩昂。

“人皇,彩礼已经准备妥当,随后送达!”

一个瘦削的身影走了过来,步履轻盈,眼神肃牧。

他叫刑天,是牧尘的护卫。

“很好,既已回归大夏,以后就叫我少爷吧,我的身份不宜暴露。”

牧尘看了一眼刑天,然后上了一辆出租车,“按照计划去准备吧,我自己去唐家。”

“是!”刑天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牧尘上了车,报了目的地。

司机师傅一听他要去唐家,笑了笑,问道:“你去唐家,竟然没有专车送?”

专车送?

牧尘愣了一下,“去唐家,还要专车?”

唐家虽然是东境的二流唐家族,有些权势,但也没必要摆这么大的谱吧?

司机师傅看了一眼牧尘,然后才说道,“害,你还不知道?昨天晚上凌晨,沉寂了半年的人皇突然宣布回归大夏,将要迎娶唐家之女,婚期就定于下月初七七夕节呢,可能这两天就要上门提亲了吧?”

“唐家有了人皇这尊女婿,从今往后谁还在敢小觑?说不定这东境,以后都是唐家的天下了。”

“这时候去抱大腿的人,哪个不是非富即贵,哪个不是专人专车?”

司机师父说罢,一脚油门踩下去,呼啸而去。

牧尘嘴角笑了笑,眼神微微黯淡了下来,似乎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牧尘是十年前东境首富牧尘的儿子,那时候他刚刚十五岁,但却已经是少年成名,师承当时医圣,名冠京华。

但十年前的那个中秋夜,却是牧尘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伤痕。

那一晚,牧家突遭横祸,被人陷害,一百二十八口人在一夜之间被屠戮殆尽,只有牧尘因为当时贪玩回去晚了一刻钟,躲过了最凶残的杀戮。

牧尘当晚虽然逃过一劫,但幕后黑手绝对没有打算放过他,派遣数十名高手追杀,想要赶尽杀绝。

牧尘遭到追杀,濒临死亡之际,遇到了和他年纪相仿的唐家大小姐,唐雨晨。

那时候唐雨晨虽然还是个小女孩儿,但却心地善良,动了恻隐之心,把牧尘藏到自己的闺房,让他躲过了生死一劫。

牧尘死里逃生,几经辗转,流落境外,直到遇到了上一任人皇殿的殿主。

老殿主不仅救了牧尘,还将他收为自己的嫡传弟子,倾囊相授,将他培养成了人皇殿的少殿主。

如今十年已过,人皇殿在牧尘的手里早已经发展成为全球第一的组织,虎啸全球。

而作为人皇殿殿主的牧尘,更是被冠以人皇称号,人间皇帝,杀戮之王!

十年沉浮,十年血恨!

牧尘如今一朝归来,只为两件事!

其一,报仇!

报牧家之仇,血债血偿!

其二,报恩!

报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唐家别墅,坐落在云川西城。

人皇要迎娶唐家之女,这件事情早已经刷遍了全球,虽然唐家只是二流家族,但却是今天全球瞩目的焦点。

别墅外面,早已经排起了长龙,数百辆价值千万的豪车排成排,数千名豪门子弟翘首以待,只为攀上唐家这枚高枝。

“父亲,天佑我唐家啊!”

唐风,唐家的现任家主。

看着外面排成队的豪门巨子,唐风忍不住暗自咋舌,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眼中充满了倨傲的神色,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得意。

外面这些人,可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啊。

往日里,唐家连这些人的脚趾头都碰不到。

可现在,他们却都排成队上唐家恭贺!

唐家,不想崛起都难啊!

“风儿,这是老天庇佑我唐家,我他们家必将一飞冲天,傲视群雄!”

唐炳天是唐家的老爷子,早就已经退任了,年逾古稀,久病缠身,但今天却是红光满面,得意至极。

人皇看上了唐家的女人,这是唐家的荣耀!

是上苍对唐家的恩赐!

“爸,所有席位已经安排好了。”

这时,唐风的二女儿唐雨菲从旁边走了过来,穿着艳丽,媚影动人,下巴壳都快戳上天了。

“好,请各位贵宾进来吧。”唐炳天站起身来,眼中神采奕奕,光芒浮动,“雨菲,你受人皇恩宠,自要保持你的矜持,不可再像往日浮夸,明白吗?”

“是,爷爷,我明白,我定不会辜负人皇的宠爱。”

唐雨菲微微颔首,挺了挺胸膛,峰峦耸起,微微轻颤。

唐雨菲转身欲出,但却忽然间目光一瞥,落在了角落里一个女人的身上,眼神立刻冷了下来:

“唐雨晨,滚过来!”

唐雨菲一声训斥,唐家众人的目光立刻收缩了一下,看向了角落里的女孩。

她叫唐雨晨,是唐雨菲的堂姐。

“怎……怎么了?”

相比唐雨菲,唐雨晨就像是一个乞丐一样,穿着一件黑色的裙子,已经泛白了,戴着面纱,看不清容颜。

啪!

唐雨菲啪的一巴掌抽在唐雨晨的脸上,顿时让唐雨晨打了一个趔趄,身体撞在墙上,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没长眼吗,没看见外面这么多宾客,不知道去端茶倒水?”

“还真把你当做唐家大小姐了,赶紧给我滚出去干活!”

“我马上就要成为人皇的女人了,好好表现,让我满意了,我就让你做我的贴身丫鬟。”

唐雨菲面带讥讽,眼中满是冷笑,日常欺辱唐雨晨,她早就已经轻车熟路了。

唐家有两女,虽然人皇没说娶谁,但唐家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人皇要迎娶的,必然是唐雨菲。

原因无他,只因唐雨晨是一个毁了容的丑女,早就已经被人淡忘了!

唐雨晨本来是云川十大美女之首,有沉鱼落雁之姿,倾城倾国之貌。只可惜,五年前唐家发生大火,唐雨晨身陷火海,被烧得面目全非。

事后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却就此毁容,浑身上下都是伤痕,一下子就从人间角色变成了人间丑陋,再也无人问津。

唐雨晨失去了容貌,也就失去了众人的追捧,在唐家的地位一落千丈,如今更是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即便是唐雨晨的父母,对她也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一个丑女,只会成为家族的累赘,还指望能有好脸色给她看?

“哼,谁把这个贱女放进来的?”

唐风看了一眼唐雨晨,脸色冷若冰霜,“今天来得可都是名震一方的大人物,把她放出来不是徒增笑话吗?”

“爸,是我放进来的。”唐雨菲接过话茬,“我看今天忙碌,就把她放进来打杂了,低廉的劳力,不用白不用。”

唐雨菲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不过大家心里面都很清楚。

让唐雨晨进来打杂是假,借机羞辱她才是真。


“既然放进来了就看好她,别丢人现眼!”

唐风冷哼了一声,和老爷子转身进屋。

虽然外面宾客已经有序而入,但是唐风却有意摆谱,等所有宾客都来了,再出门迎接。

毕竟如今唐家的地位不一样了,得保持大家风范!

见唐风他们离开,唐雨菲立刻换了一副脸色,满脸笑意,到门口去迎接宾客。

这可是露脸的好机会,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恭喜唐小姐,贺喜唐小姐。”

宾客进来看见唐雨菲站在门口,立刻便明白了。

人皇钦点的女人,应该就是唐雨菲了!

不过这件事情想想也就释然了,如今唐家第三代子女中,除掉已经毁了容的唐雨晨,谁敢和唐雨菲相争?

而至于唐雨晨,一个已经毁了容的女人,谁会在意?

唐雨菲面带笑意,高傲的就像天鹅一样,和前来恭贺的宾客寒暄致意,无形中俨然已经把自己当做了人皇的女人,似乎想要睥睨天下!

众宾客进入唐家,都落座之后,唐炳天父子才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走路带风,眼中带傲,开始象征性的寒暄致谢。

唐炳天父子极力压制着自己激动的情绪,红光满面,走路都似乎飘起来了。

门外,牧尘下了出租车,踱步走来,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站住!”牧尘走到门口,被保安拦了下来,“报上你的名号!”

保安见牧尘身着普通,只以为是来混吃混喝的,便拦住了他。

“我是来提亲的。”

牧尘微微抬头,朗声说道。

提亲?!

牧尘此言一出,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纷纷转头,目光聚集在了牧尘的身上。

难道是人皇的人到了?

唐炳天更是瞳孔收缩,面色恭敬地立刻从人群中走了过来,正要拱手相问,门口的保安却淡淡地说道:“老爷,他是从出租车走下来的,我看像个骗子。”

出租车走下来的?!

唐炳天半躬着的身子僵了一下,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抬起头又仔细打量了一眼牧尘。

虽然长得看似不错,但身上的穿着就是几十块钱的地摊货。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人皇派来的呢?

“老爷,要不我这就把他赶出去?”

保安脸色冷了下来,正准备把牧尘赶出去,唐炳天却挥了挥手,说道:“今天是我唐家大喜的日子,不要因为这种小事儿影响了大家的兴致。”

唐炳天说罢,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指了一下旁边最角落的一个桌子,“年轻人,既然来了,也别说我唐家没有待客之道,去那里坐下喝杯茶吧。”

唐炳天说完,转身离开。

牧尘淡然一笑,径直朝着角落走了过去,绝对不是因为他想去喝茶,而是因为他刚走进门,便看到了唐雨晨的身影。

此时,唐雨晨正站在角落里面,手上托着茶盘,脸上戴着面纱,看不清她的样子。

牧尘心里面咯噔一沉,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就是这个女孩,就是她救了自己的命!

可为什么,她现在竟不以真面目示人?

当年那个善良美丽的女孩,这些年经历了什么?

“雨晨……”牧尘遭到了唐雨晨的面前,微微张开嘴,却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塞住了,“你,你怎么成这样了?”

唐雨晨听见牧尘叫自己,微微打了一个激灵,昂起头,看着面前的牧尘,似乎有些熟悉,“你认识我?”

“我……我是小鱼儿啊……”牧尘的声音已经哽咽了,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他的心里面似乎有针在扎,从怀里取出来了一枚簪子,递到唐雨晨的面前,“你,你还记得他吗?”

这是一枚很普通的竹簪子,但唐雨晨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奶奶留给她的遗物,一对竹簪,当年给了一只给牧尘。

“是,是你?!”

唐雨晨眼中放出了光芒,又惊又喜。

竟然是当年自己救的那个男孩?!

“你怎么回来了?”唐雨晨的声音很微弱,低下了头,似乎不想让牧尘看到自己的样子,“你来做什么?”

“我来……”牧尘还没有说话,唐雨菲却是接过了话茬,“还用说吗?肯定是来蹭吃蹭喝的!”

所有人都认为牧尘只不过是来蹭吃蹭喝的,唐雨菲更是压根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但是唐雨菲没有想到,牧尘竟然和唐雨晨认识,而且似乎还有交情。

恨屋及乌,唐雨菲立刻对牧尘充满了冷意。

“我说呢,这小子怎么会突然来我们唐家,原来是和这个贱人认识!”

唐雨菲冷哼了一声,走到唐雨晨的面前,居高临下,俯视道:“说,这个男人是不是你的姘头?”

“啊……”唐雨晨顿时一惊,连忙否认,“不,他不是……”

“哼!还敢顶嘴?”唐雨菲更怒,一把揪住了唐雨晨的衣领,往自己面前一拽,“这男人明显是奔着你来的,不是你的姘头,谁会看上你?”

唐雨菲的话早就已经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此时更是纷纷出言讥讽。

“这小子脸还真大呀,不仅蹭吃蹭喝,还在这种场合和唐雨晨搭讪,真是不知所谓!”

“哎,唐雨晨毕竟也是曾经的女神,虽然现在毁容了,但是关了灯不都一样嘛,哈哈哈……”

众人嘲笑不已,唐雨晨身子簌簌发抖,这些人的话语就像是刀子一样扎在她的身上,让她恼恨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闭嘴!”

正当众人还想议论的时候,牧尘却是猛然一声爆喝,豁然转过身来,眼神如刀,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一群垃圾,嫣然敢在这里嘤嘤狂吠?”

“谁再让我听见半个侮辱性字眼,我灭你们九族!”

声音响遏云霄,掷地有声!


众人豁然一愣,被牧尘吓住了,但是下一刻,却是爆发出哄堂大笑。

“我靠,这小子是傻了吗?竟敢在这里放肆!?”

“哪儿来得楞头青,敢在这里胡言乱语,叉出去乱棍打死!”

虽然牧尘刚刚爆发出来的气势震慑住了他们一下,但是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可不认为牧尘真有什么能耐。

“呵呵,竟敢在这里狂妄?”

唐风立刻走了过来,脸色一冷,手一招,身后的保镖立刻走了过来,冷冷的盯着牧尘,“还真是给你脸了是吗?”

“从这里给我滚出去,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牧尘眼神冰冷,看着围拢过来的人,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区区蝼蚁,何足挂齿?

“别,别……别伤害他。”唐雨晨立刻拦在了牧尘的前面,眼中流露出乞求的神色,“他……他没有恶意,你们放过他吧……”

唐雨晨说着,转过身,眼中秦之泪,看着牧尘,“你赶紧走吧……”

“走?”唐风冷哼一声,眼中锋芒更甚,“你当我唐家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二叔,你就放过他吧……”唐雨晨的声音哽咽着,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一边向唐风求情,一边推牧尘,想让他赶紧离开。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要闹出不愉快……”

“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唐雨菲脸色早就已经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了,一把拽住了唐雨晨的胳膊,狠狠拧了一下。

“还说不是你的姘头,这么护着他?真是把我们他们家的脸都丢尽了!”

“来人,把这两个废物都给我扔出去,免得在这里影响大家的心情!”

唐家的保安轰然应诺,立刻围拢了过来,周围的人散开了一条道路。

唐雨晨眼中顿时布满的恐惧,额头上冒出了浓密的汗珠,心里面更是焦急不已。

她知道牧尘没有恶意,可如今的唐家,早就已经变了样。

他们的眼里揉不得任何沙子!

“想动手?”牧尘脸色冷了下来,挡在了唐雨晨的前面,傲然而视,“你们配吗?”

嗯?!

众人一愣,片刻之后眼中瞬间布满了的愤怒。

好家伙,你是真看不懂情势吗?

这么多人包围着你,竟然还敢口出狂言?

“你,你别说了!”唐雨晨狠狠的瞪了一眼牧尘,心中又气又恼,“你快住口,你真不想活了吗?”

你真是个楞头青吗?

看不懂现在的情况?

这个时候还在这里打嘴炮,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忽然间门口传来一阵喧嚣,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见二十个黑衣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每两个人抬着一口楠木箱子,沉甸甸的,走进别苑,一字排开。

十个箱子放下,为首的人往前跨了一步,大声喝道:

“人皇彩礼到,请唐家验收!”

轰!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所有人轰然起身,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箱子,眼中满是好奇和炽热。

人皇的彩礼,必然是价值连城!

所有人都好奇,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更让人期待的是,既然人皇的彩礼都到了,那人皇也快到了吧?

“快,快……”

唐雨菲听见彩礼,眼中立刻冒出了光,狠狠的瞪了一眼牧尘他们,松开了唐雨晨,冷声道:“暂时先放你们一马,等我验完彩礼再收拾你们!”

所有人都围拢到了彩礼的面前,唐雨菲更是像恶汉看到了米饭一样,立刻扑了上去。

“快打开……我要看看人皇给我准备了什么样的彩礼……”

咕咚!

下一秒,几乎所有人都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紧紧地盯着十口箱子,等待着揭开的一刹那。

这可是人皇的彩礼,得奢华到什么程度啊?

嘶——

箱子缓缓打开,每打开一个箱子,周围人便倒吸一口凉气,

十个箱子全部打开,所有人的脸都在抽搐着,目光呆滞!

果然没错,每一个箱子里面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都是无价之宝!

凤冠琉璃衣,紫金凤纹裙!

碧玉百彩靴,玉脂麒麟镯!

还有各种各样的首饰我、古玩、字画,而最后一个箱子里面的东西,其价值更是无法估量。

竟是满满一箱子的钻石,每一个都是鸽子蛋大。

炫彩夺目,耀眼光芒!

“这……这些……都是彩礼?!”

即便唐炳天见多识广,活了一辈子,看见眼前的这些东西,还是忍不住双腿打颤,只觉得口干舌燥,气血翻涌。

“奉人皇之令,这些仅仅是彩礼的一小部分,结婚时,另有彩礼!”

嘶!

众人只觉得要晕过去,早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了。

单单是今天这些彩礼,价值已经是几十个亿了!

那结婚时候的彩礼,还不得翻天?

“都……都是我的……”

唐雨菲眼睛都看花了,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起一伏,就像是吹气球似的。

这是她做梦都不敢想象的财富,可现在却确确实实的摆在自己的面前!

都……都是我的!

我马上就是人皇的女人了!

哈哈哈……

唐雨菲似乎已经疯狂了,狠狠的抓起了一把钻石,把脸贴了上去,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满是钻石气。

“都是我的,都是我的,哈哈哈……”

“谁说这是你的了?!”

唐雨菲正沉浸在珠光宝气之中,牧尘的话却从她的背后传来,冰冷至极。

“这是我给雨晨的彩礼,和你有什么关系?给我放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