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赢家

赢家

洞房波败本尊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如果不是家中突遭变故,赵汉良的生活绝对不会是如今这般田地。两年前母亲查出患了重病,为了高额的手术费,他放弃了工作,入赘到了江家。两年来,他背负着一个无能的名声,在江家受尽了委屈,可是为了母亲,他全部忍受了下来。如今彩礼已经花光,母亲的病情再度复发,他向妻子张口借钱,却被痛骂了一顿。走投无路之际,赵汉良的人生发生了逆转……

主角:赵汉良,江雪莹   更新:2022-07-16 09:2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汉良,江雪莹 的武侠仙侠小说《赢家》,由网络作家“洞房波败本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如果不是家中突遭变故,赵汉良的生活绝对不会是如今这般田地。两年前母亲查出患了重病,为了高额的手术费,他放弃了工作,入赘到了江家。两年来,他背负着一个无能的名声,在江家受尽了委屈,可是为了母亲,他全部忍受了下来。如今彩礼已经花光,母亲的病情再度复发,他向妻子张口借钱,却被痛骂了一顿。走投无路之际,赵汉良的人生发生了逆转……

《赢家》精彩片段

“雪莹,能不能借我二十万,我妈的肾源匹配到了,急需要二十万来做手术。”

江家别墅二楼的房间里,一个青年毫无尊严,低声下气的哀求。

他的面前站着一位极为漂亮的女子。

女人江雪莹淡淡地看着青年,眼神之中闪过一抹鄙夷。

“借钱?你还有脸向我借钱?你可别忘了我们的合约?”

江雪莹冷笑出声。

青年浑身一颤,脸色发白,他抬头盯着眼前这个女人。

这就是自己结婚了两年的妻子。

他知道希望很小,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居然这样心狠无情。

怎么说现在自己的母亲名义上也是妻子的婆婆!

他叫赵汉良。

两年前母亲身患尿毒症,虽然自己刚考上吃皇粮的职位,但是只是普通人员,他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只是对于治病仍是杯水车薪。

就在他正走投无路的时候,江雪莹找到了他,以三十万的条件让他入赘江家三年,三年之后,两人就解除婚约,不过他们只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

赵汉良不明白江雪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母亲治病正需要钱,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江雪莹是云州县首富江百川的大女儿,学历高,人长得又漂亮,追求她的人多不胜数,其中更不乏一些吃皇粮的二代,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两年前居然会招了相貌平平家世不堪的赵汉良当了上门女婿。

江百川纵然百般不情愿,奈何女儿江雪莹性格强硬,说一不二,认准的事根本不可能改变,所以他也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了这门亲事。

可是,这两年!

赵汉良可以说是低声下气,一切完全按照岳父岳母一家的喜好来。

做家务,打扫卫生,有时候还需要摇尾乞怜。

自己活的就像一条狗一样。

这三年,虽然他们有名无实,但是赵汉良自认,他作为一个丈夫,尽职尽责。

没有半点过错,小心翼翼。

但是现在呢。

自己母亲需要做手术,急需用钱。

二十万对于江雪莹来说很轻松,而且赵汉良也是他丈夫,况且还只是借用。

可是,江雪莹居然讲出这种话。

他心凉啊!

他好恨!

可是没办法,含辛茹苦照顾自己母亲,他不能不救,赵汉良恳求道:

“这笔钱算是我借的,我一定会还给你,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求求你了,好吗?”

赵汉良的声音颤抖,极其卑微。

“还?你拿什么还?就凭一个月几千块钱的工资吗?”

江雪莹神情冷漠,那眼中的嘲讽和鄙夷,就如同刺在赵汉良心中的刀子。

“今天是我妹妹蝶影二十岁生日,我还要去忙,你就待在房间里别出来,哼,出来也只会给我丢人,和一个废物一样。”

江雪莹冷声丢下一句话,摔门离去。

看着江雪莹离去,赵汉良顿时一阵无力。

他太了解江雪莹了。

这个女人既然拒绝借钱,你就是跪在她面前也不可能把钱借给你。

这时,医院打来电话。

“你要是再不交钱,肾源明天只能让给别人了!”

砰的一声!

电话挂断,更是重重砸在赵汉良心脏上。

自己必须要尽快借到钱才行,想方设法。

赵汉良打开门,向楼下看了一眼,诺大的宴会厅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他正想悄悄离开,就听小姨子江蝶影在楼下招着手叫道:

“姐夫,姐夫。”

赵汉良想走也走不了,只得硬着头皮下了楼。

江百川是不同意这么亲事的,所以对赵汉良根本就没有过好脸子。

丈母娘刘晓琴更是打心里瞧不上赵汉良,平时没少挤兑他。

而结婚两年,他们连个孩子都没有。

更是让赵汉良落了个“无能”的称号,也只有这个还在读大学的小姨子对他还算不错,但也正是这样,家里更是防火防盗防赵汉良,就连江雪莹都警告过他好多次,让他离蝶影远一点。

“姐夫,今天我生日,你送什么礼物给我?”

江蝶影涉世不深,一脸的天真烂漫。

赵汉良真的没有心情,但是还是脸上挤出笑容。

拿出一个也就是几十块钱的一个音乐盒。

江蝶影一看到立刻就满脸欢喜。

“哇,好棒,谢谢你姐夫!”

说着,就一口亲在了赵汉良脸上。

这时,一个身装革履的年轻男子讥笑道。

“呵呵,蝶影,你姐夫真够废物的,就送你这么一个东西,也是,他那点儿工资还不够给他爸吃药的,能买个音乐盒就不错了,来,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看看如何?”

这位叫吴志凡,更是皇粮二代,跟赵汉良是同事,同在远河镇工作。

在江雪莹结婚之前,吴志凡也是她的追求者之一,志在必得,所以被赵汉良横刀夺爱早就心生不满,工作中一有机会就给赵汉良穿个小鞋,现在有取笑的机会,当然对赵汉良嘲讽不已。

由于江百川是县里的富商,地方对他都是敬重有加,所以女儿生日,吃皇粮的二代吴志凡也代表他老子上门祝贺。

“谁稀罕你的东西,我就是喜欢这个音乐盒。”

江蝶影很讨厌吴志凡这种人,看也没看吴志凡手中的礼物。

“小蝶,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

江百川溺爱地训斥了一句,随后向吴志凡笑着道:

“志凡啊,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都没看到你。”

“我也是刚到,江叔叔,我爸在开会,可能来不了。”

“这都是小事情,有这个心意我就很感谢了”

“江叔叔,你先忙,不用管我的。”

江百川拍了拍吴志凡的胳膊,继续去招呼别人。

他倒是看了赵汉良一眼,只是那一眼只有鄙夷和厌恶。

看着江百川走远,吴志凡这才戏谑着道:

“赵汉良,我特么就不明白了,你有哪一点配得上雪莹的,论家世,你就一乡巴佬,家里还有个老病鬼子妈,论工作,你工作两年了,没提拔就算了,就你一个月的那点儿工资,还不够雪莹买套化妆品的。”

“可雪莹现在是我老婆。”

赵汉良不想在蝶影生日上惹事,只是冷着脸回了一句。

吴志凡一声冷笑:

“老婆?你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雪莹还没同过房吧,这样吧,你要是和雪莹离婚,我给你一百万,够不够?”

“你特么脑子有病吧?”

赵汉良骂了一嘴。

“你敢骂我?”

吴志凡一愣,刚想有所动作,这时,就听丈母娘刘晓琴大声道:

“各位,有件事情我要宣布一下。”

众人都看向了刘晓琴,刘晓琴一脸走到赵汉良面前,一脸鄙夷。

“赵汉良,你跟雪莹结婚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两年之内你必须升职,否则,你就要和雪莹离婚,现在两年了,你还是一个废物,一无是处,趁着这个机会,我替雪莹宣布一声,你们以后就各过各的,明天你们就去把婚离了。”

呵呵,赵汉良露出惨白的笑容。

果然啊,这一家人,还是这副嘴脸。

他这几年的付出,到底换来了什么?

刘晓琴接着说道:

“赵汉良,当初你们的婚事本来就是门不当户不对,我要不是看你可怜,雪莹坚持,你哪能癞蛤蟆吃上天鹅肉,现在事实证明,你就是废物,烂泥扶不上墙,现在只会拖累我们女儿。”

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赵汉良,那眼神中的鄙视嘲讽,没有丝毫的掩饰。

赵汉良嘴唇发白,心里已经悲凉到了极点。

母亲重病在床,岳母逼宫离婚,妻子无情冷血。

我赵汉良……到底做错了什么?


江雪莹有些厌倦地转开目光,当初虽然约定是三年,但自打和赵汉良结婚之后,她所面临的一切都已经迎刃而解,对于她来说,是满三年解除婚姻还是现在就提前解除,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微微吐出了一口气道。

“当然要离婚,不过你放心,我给你二十万,算我补偿你,也能给你母亲治病不是?”

江雪莹的这句话成为了压垮赵汉良的最后一根稻草。”

是啊,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合约丈夫而已。

只有自己天真。

能够有钱给母亲治病,自己还要求什么?

“等一下。”

刘晓琴怒骂道:

“赵汉良,你还要不要点脸?这两年,江家待你不薄吧?你吃的喝的住的,哪一样不是江家的?再看看你,为江家做过什么贡献?好在江家家大业大,你有没有贡献我们也不计较,可你们连个孩子都没有,难不成我们家雪莹找了一个太监?”

刘晓琴话音一落,大厅的人顿时爆出一阵轰笑,是啊,比起一个窝囊废还要窝囊的就是生不出孩子来,江雪莹这么一棵上好的大白菜被猪拱了,你愣是没拱出个头绪来,还算是个男人吗?

赵汉良冷笑了一下,不管怎么样,蝶影这个小姨子好歹对自己不错,今天是她的生日,有些话他真的不愿意说出口。

这两年,他的确没为江家做什么贡献,自己的工资也全花在了给母亲治病上,但也正是这样,他根本没在江家住过几天,至于生不出孩子来,他根本没有和江雪莹同过房,这要是能生出孩子来就奇怪了。

“想当初,我就不同意这门亲事的。”

江百川声音微微提高了一些。

“赵汉良,你们的这个婚姻就是一个错误,如果不是雪莹一意孤行,你不可能在江家待上两年,也幸亏江家还有点儿底蕴,否则就凭你,别说养活雪莹,恐怕到头来还要雪莹养着你。”

“我一直想着,哪天你能争口气,也不枉雪莹看中你,但你太让我失望了,外界说你是个废物,事实证明一点都不假,烂泥的确是扶不上墙的。”

“你们没有孩子,这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趁现在把婚离了,对雪莹来说也是一个解脱,你记住,不仅是我们江家,放在哪里,都不会白养一个废物。”

“爸,妈,你们能不能别这么现实?”

唐蝶影气得跺脚。

“离,离,离,这不还没离吗?没离之前,他好歹也是江家的女婿,你们这么说他,自己不觉得丢脸吗?”

“让我们丢脸的不是我们自己,而是他赵汉良。”

刘晓琴尖声道:

“正是因为他,才把我们江家的脸给丢尽了。赵汉良,你还不滚吗?还嫌丢的人不够吗?”

“别浪费时间了,赵汉良,你跟我上来,我现在就开支票给你。”

江雪莹的表现是一刻都不想等,更是让赵汉良心寒!

“好。”

这个家没有给赵汉良带来一点温暖,二十万的救命钱显得更为重要,只是赵汉良没想到江雪莹会如此无情,一只猫养两年还有点儿感情呢,更何况是人呢,他心灰意冷,在众人的目光中跟在了江雪莹身后。

“姐夫,姐夫……”江蝶影叫了两声,跺着脚道,“妈,姐,你们怎么能这样?爸,你倒是说话啊。”

“没什么好说的,早解脱早好。”

赵汉良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脚已经踩到了台阶上,这时就听吴志凡洋洋得意道:

“对了,赵汉良,有件事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的,现在不如告诉你,你的那个项目由我接手了,而且镇里还因为这个项目得到一个提拔的名额,不好意思,属于我了,我铁定提拔副科,到时候你在我手下混,我肯定会照顾你的,你不打算感谢我一下吗,哈哈?”

赵汉良不由回过头,吴志凡所说的这个项目,以前一直是他在跟进,基本上已经敲定了投资二十亿,到了最后关头,镇里把自已撤了下来,改成了吴志凡去跟进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他那位副县长老爸打了招呼。

吴志凡讥讽道:“赵汉良,是不是很无奈?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谁让你是一个废物呢?废物永远只有被人踩在脚底的命运,你翻不了身的。”

这时,门口忽然走进来两个中年人。

一见这两人,江百川顿时一惊,另一人他不认识,但其中一个他可是认识的,正是云州县委书记孙同城。

江百川连忙迎了上去,陪着笑道:“孙书记,您怎么来了?”

“江氏集团可是咱们远河的纳税大户,家有喜事,我这个当书记的,当然是要上门庆祝,江总不会不欢迎吧?”

说话的正是县委书记孙同城。

“孙书记说的哪里话,您可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啊,您能来,寒舍可就蓬荜生辉了。恕在下眼拙,不知道这位怎么称呼。”

与孙同城一起来的还有一位中年人,看上去很陌生。

孙同城呵呵一笑,正要开口,就见吴志凡上了前来,介绍道:

“江叔叔,这位是上京兴业集团的董事长林总,这一次到云州来投资,就是由我跟进的。孙书记您好,我叫吴志凡,宋安国是我舅舅。”

吴志凡虽是副县长宋安国的外甥,但平时也是很难近距离接触孙同城这样的一把手,现在有这个机会,自然要上前露个脸,加深印象。

“我知道你,原来安国县长是你舅舅,果然是一表人材,兴业集团项目是你跟进的吧,辛苦了。难怪组织部推荐提拔你,果然一表人材。”

孙同城赞了一句。

“孙书记谬赞了,那是我应该做的。”

吴志凡谦虚了一句,抬头看向了已经走到楼上的赵汉良,目光里充满了得意。

孙同城的目光落在了江百川身上:“江总,赵汉良是你家女婿吧?我正在找他!”

“什么,要找赵汉良!?”

“找他干嘛!?”


江百川不由一愣,下意识地就认为赵汉良闯了事端,惹了麻烦,赶紧道:

“赵汉良的确是我女婿,不过就在刚刚,小女已经跟他解除了婚约。”

“哦?”

孙同城微微一愣。

“是啊孙书记,不知道我们家那个前废物女婿又闯了什么祸。”

刘晓琴也附和了一句,急着撇清江家和赵汉良的关系。

那位一直没说话的林总这才冷冷一笑:“解除婚约了啊?那他人呢?”

吴志凡巴不得给赵汉良烧把火,没分没寸地道:“孙书记,他不会是犯了什么错吧?他毕竟还年轻,如果不是什么大错的话,我斗胆请孙书记原谅他一回吧,毕竟同事一场。”

孙同城瞥了吴志凡一眼,眼神略略有些冰冷。身为县委书记,自然能够听得出来吴志凡是明褒实踩。

吴志凡被孙同城这一眼看得全身冰凉,心知自己有些表演过头了,赶紧一指楼上道:“赵汉良就在楼上,我去叫他下来,呐,他出来了。”

这会儿工夫,江雪莹已经开好了支票,全程无话,赵汉良接过支票,直接扭头就出了门,正好被吴志凡看了个正着。

赵汉良几步间就下了楼,孙同城的眼神在赵汉良的身上停留了一下,扭头看向了林总:

“是他?”

这位林总则是看着赵汉良,深吸了一口气,稳定自己的情绪:

“孙书记,我说的就是他,我来云州考察,一直是小赵在跟我洽谈,我很满意他的服务态度和专业精神,所以我才决定在云州投资,但是……”

林总的目光落在了吴志凡的身上,口吻里全是嘲讽,眼神一阵冰冷。

“但是我不知道贵政府为什么在最后关头换了洽谈人,听说你们有一个提拔人员的政策,谁是引资人谁就会有提拔的机会,我这个人做事追求公平,如果提拔的人不是小赵,呵呵,那不好意思了,我放弃在云州的投资。”

“什么!”

“不行!”

林总这么一席话,顿时让众人有些惊讶。

这可是兴业集团,但是现在这样一个规模宏大的公司老总居然要为了小小的上门女婿,放弃投资!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难道两人有什么关系不成?!

江百川一头雾水,自已这个女婿有多大能耐他是知道的,他要是真有这么大的人脉关系,又怎么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但这里最受冲击的就是吴志凡了,他原以为在父亲的操作下,这个二十亿投资的大项目绝对会落在自已头上,完全没有想到,兴业集团的董事长会玩这么一手,脸被打的啪啪的,顿时就傻在了当场。

孙同城的脸色微微一沉,随即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远河镇党委书记刘善言,厉声质问道:

“我再问你一遍,兴业集团这个项目到底是谁引来的?是谁一直在跟进的?好你个刘善言,你还真是擅言啊,你马上给我写一份检讨,今晚就送到我办公室去。”

挂了电话,孙同城才恳切地道:

“小赵同志,对于你的辛苦和付出被他人夺取,我代表县委县政府向你道歉,你一定会得到一个公平的说法的,同时,我也向你表个态,任何人都摘不走你的果实。”

“是啊,女婿,你可千万不能生气。”江百川也急忙帮忙说话,要是赵汉良坏了孙同城的业绩,他也好不了。

赵汉良倒是没想到自己也会命运逆转,只是他无暇理会这些,冷声道:

“抱歉了诸位,我妈刚匹配到肾源,我得赶时间去医院把钱交了,所以没时间在这里。”

“救人要紧,我让我的司机送你过去,钱够不够?”

孙同城赶紧立刻示好,不能让林总这位大人物失望。

“不用了,有这二十万的分手费就已经足够了。”

赵汉良摇了摇头。

“孙书记,失陪,投资的事以后再说吧。”

说完这些,林总满目森然地看了秦百川一眼,冷冰冰地撂下一句。

伴随着林总一走,那孙同成顿时脸色一沉,江百川看了一眼,脸色也不好看起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那个废物女婿,赵汉良?

不过孙同成还是迅速的恢复神色跑了出去,追上赵汉良。

“小赵,我送送你。”

孙同成追出去之前冰冷的看了吴志凡一眼,撂下了一句话:“小宋,让你舅舅有空打个电话给我。”

吴志凡的脸色不由变了,全身冰凉,如坠冰窖,此时他也顾不上再有什么礼数了,连忙追了出去,拦在了赵汉良的身前,挤出个笑脸道。

“赵汉良,其实我一直很看好你的,让我去跟进兴业项目,我也是不同意的,可刘书记的安排我得听啊,其实我觉得……”

“哪里哪里,你马上要提拔副科级了,以后还请宋镇长多多照顾。”

赵汉良冷笑着推开他,就走了出去。

刚走到门口,赵汉良忽然又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向着站在楼梯上的江雪莹道:“明天,我在民政局等着你。”

岳母刘晓琴身在县妇联,其实这也是江百川利用自己的身份硬塞进去的,在单位里只会张家长李家短,对官场那一套屁也不懂,居然还叫嚣着说:

“就怕你明天不来。”

“闭嘴!”江百川厉叱了一声,急忙追出了门外。

就见一辆挂着京牌的奔驰商务车已经驶了出去。

孙同城目光深邃地看了一眼车子离开的方向,回头拍了拍江百川的肩膀:

“这个项目很重要啊,没有赵汉良,够呛,老江,能让林总这样看重,你们家女婿又怎么会是个废物?我倒是觉得他挺优秀,我看啊,这个婚还是别离了。”

听孙同城这么一说,江百川心里则是五味杂陈!

自己难道真的错了?

这个废物走了什么狗屎运?

“老江,我不知道这个林总跟小赵是什么关系,但是现在林总很看重小赵,他已经很不满了,现在林总知道你们江家嫌弃小赵,单方面跟他离了婚,他的态度可能会更激烈,你们江氏集团跟兴业比起来,就是小渔船跟航母之间的区别啊,抛开投资不谈,如果林总真的跟你碰撞一下,你这艘小渔船不但要沉,还得四分五裂的沉啊,能补救就补救吧。”

说完,孙同城已默默地走了出去。

江百川当然知道自家与兴业的差距,被孙同城这么一说,顿时那叫一个后悔!

而此时吴志凡则是如同丧家犬一般地上了车,匆匆离开。

“老江,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晓琴不清楚官场里面的门道,跟出来问道。

“都特么怨你!”

江百川满腔怨气没地方出,直接一耳光抽了过去,跟着甩下一脸委屈的刘晓琴,绷着脸进了宴会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