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反派boss能有什么坏心思

反派boss能有什么坏心思

有容乃大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生活在现代的夏菁菁背了三十几年的房贷,刚刚结束还贷生涯,房产证还没捂热乎呢!她就稀里糊涂的穿书了。穿书不可怕,穿成书中最大反派手底下的小炮灰,这就有点惨了。夏菁菁不想死,于是她拼命讨好女主,讨好男主,结果她越是讨好,女主就越是想要弄死她。为了活下去,她只好战战兢兢抱上大反派陈温的大腿,可她只想苟下去,大反派却想娶她怎么办?

主角:夏菁菁,陈温   更新:2022-07-16 09: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菁菁,陈温 的武侠仙侠小说《反派boss能有什么坏心思》,由网络作家“有容乃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生活在现代的夏菁菁背了三十几年的房贷,刚刚结束还贷生涯,房产证还没捂热乎呢!她就稀里糊涂的穿书了。穿书不可怕,穿成书中最大反派手底下的小炮灰,这就有点惨了。夏菁菁不想死,于是她拼命讨好女主,讨好男主,结果她越是讨好,女主就越是想要弄死她。为了活下去,她只好战战兢兢抱上大反派陈温的大腿,可她只想苟下去,大反派却想娶她怎么办?

《反派boss能有什么坏心思》精彩片段

深秋,清河镇,张家村。

崎岖山路上,一辆破旧的独轮车缓缓拖行,车上躺着一个身形消瘦的少女。

少女衣衫破旧,但皮肤极白,像是上等瓷器,非富贵人家养不出来。

只是此刻,少女双眼紧闭,双脚和双手上捆了麻绳,嘴里还塞了一块抹布,粗粝的纤维磨的她嘴角出血。

独轮车轧过小石子,前方拉车的人影一个趔趄摔在地上,车身上的少女也滚在地上。

“嘭”

少女的额头在一旁的松树上磕出血来。

“好痛啊。”夏菁菁缓缓睁开眼,额角冒出一颗血珠,顺着太阳穴一路跑到下巴颏上,白净的脸上蜿蜒出一道红丝带,远远看去倒别有一番惹人怜爱的风味。

“这是哪儿?”她缓缓撑起身体,可双手被缚根本使不上力,反倒整个人摔个倒栽葱仰躺在地。

拉车的人动了。

那是个面容清隽的青年,十七八的年纪,一张脸生的即为端丽,依稀可见母亲是何等倾城之姿,只是眉宇间的阴郁破坏了这份难得的美。

“你醒了?”

青年身形也瘦弱,随风走动时一摇一晃,很难想象这一路崎岖他是怎样带动一辆独轮车——车上还压有另一个人的重量。

夏菁菁先是一愣,她还从在现实生活中见过长得如此好看的人,这种颜值早该被资本宠幸,成为娱乐圈新一任的吸金利器,怎么会放任他自由?

许是因为被美貌震惊,夏菁菁自然而然的忽视了青年有一头竖在头顶的长发,还有一身灰扑扑的粗布麻衣——像极了电视剧里苦读的寒门书生。

“醒了就自己起来。”青年先瞥向一旁的空地,似乎在确认什么。

约莫半炷香的功夫,青年才蹲下身替夏菁菁解开腿上的麻绳。

麻绳的纤维将细皮嫩肉磨出一道血痕,红白相间下更可人怜。

夏菁菁这时才发现,自己下半身不知什么时候穿了长裙,脚上也不是她刚买的小高跟,是一双绣工上等的缎面绣花鞋。

“这怎么回事?”她抬头问眼前沉默的青年“你又是谁?”

见青年没反应,她站起身磕磕巴巴跟在他身后喊:“这里是哪里?”

青年并不做声,自顾自拉起独轮车往前走,视身后的夏菁菁如无物。

四周是看不见任何现代设备的深山老林,青年的身影一直缓慢前行,像是鬼魅。

夏菁菁抬头看一眼正午的太阳,没来由的身上发凉,慌忙往前追,她的双手依旧被麻绳捆住,一路踉跄险些摔倒,终于在看见炊烟的路口追上青年。

“你等等,等等!”夏菁菁追上青年,刚开口想问,青年缓缓放下独轮车,伸手扯住她手腕上的麻绳,几乎粗暴的把她扯到一间破旧的黄泥房子门口。

“这里是张家村。”青年把夏菁菁甩进屋,‘啪’的关上岌岌可危的木门“你是我花钱买来的媳妇,至于名字,我还不知道。”

夏菁菁和她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她这是……被拐卖了?

“你……你你你……你是说,我是你买的媳妇?”

这消息过于魔幻,夏菁菁震惊的话都说不利索。

这都21世纪了,怎么还有人口买卖这种张三行为?

夏菁菁环顾四周,黄泥房子黄泥墙,墙体上还有几根造型不羁的稻草冒出一个茬,窗户上不是玻璃,而是泛黄的纸。

四周唯一称得上现代文明的东西就是炕上的一床土布棉被,上面是东北style的红绿大花,夏菁菁正好就被扔在被子上,头一歪就能闻到被子上的灰尘味儿。

青年起身栓紧木门,拖动身躯放下钉在窗棂上的麻布,没有室外的光源,屋内很快陷入一片黑暗。

青年的眼睛在黑暗中格外亮,他两步走到炕边,居高临下看着夏菁菁。

夏菁菁心中警铃大作,脑内闪过一系列囚禁.avi的画面

“你想干什么!”夏菁菁双手抵在胸前,身体不自然的往后退,可很快就碰到墙壁,后脑结结实实在黄泥墙上撞出一个大包。

青年没说话,突然俯身压在夏菁菁上方。

夏菁菁下意识的屈腿一踹:“woc你别过来,你再靠近我,我报警了,我动手了,我真的动手了!”

青年空出一条腿往下一压,很快用压住夏菁菁乱踹的小腿,

眼看青年越靠越近,夏菁菁的话越发语无伦次。

“你别过来啊,我警告你,这是强奸罪,你这行为会被警察关进去的……”一面说,瘦弱的手腕一面在半空中扯拽。

青年的发髻被她扯散,一头青丝挂在白净的脸旁,更显示出无限风情。

他的声音很低沉,一如西伯利亚亘古不变的冻土:“别动。”

“废话我不动,难道任你宰割?”夏菁菁一张脸涨的通红。

她自己都分不清是羞的还是气的。

青年眉宇间闪过不耐,一双手臂稍稍同夏菁菁撑开距离,只是从外面看,二人贴的很近,耳鬓厮磨,可称得上是白日宣淫。

“你别动,我不会做什么。”青年似乎是在解释,但语气和命令没区别“你要是再乱动,我就不会保证了。”

夏菁菁感受到因为挣扎磨蹭,腿边贴紧的热源,赶忙点头如捣蒜。

门外突然刮过一阵风。

依稀可以看见人影。

青年突然伸手在夏菁菁腰侧死命一掐。

“啊——”

一声尖叫,几乎要扎破耳膜。

夏菁菁疼的直掉眼泪,水杏似的眼睛控诉的望向青年。

青年大感意外,眉宇间的疑惑丝毫不加掩饰。

“你不会叫?”

“叫什么?”尖叫后的嗓子带着沙哑,夏菁菁哭的很大声。

青年不耐烦的压低声音道:“华春楼的妈妈没教你伺候人?”

夏菁菁瞪大了眼睛:“华春楼?”

青年的神色愈发烦躁,干脆扯开夏菁菁的衣领,在她白瓷一样纤细瘦弱的脖颈出吮吸出一个红印。

夏菁菁下意识的一声嘤咛,浑身的气血直冲脑门,一张小脸上布满火烧云。

青年趁机扯开腰带,身体紧贴夏菁菁,微凉的皮肤带来别样的刺激,体温相接处伴有压抑的喘息。

夏菁菁忍不住发出一沉震颤的呻吟。

青年顺势跟着一声喑哑低吼,凑到夏菁菁耳边道:“快告诉我你的名字。”

“夏菁菁……”

青年的声音陡然变调,变得暧昧又温和。

“嘶,菁菁,你忍一下……”


门外,瓦罐碎裂的声音响起。

青年瞬间收敛起方才的暧昧,起身撩起窗边一角,看到门外留有几个大号脚印后才长输一口气,转身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的整理衣装。

夏菁菁一副被非礼的小媳妇模样,缓缓从床上撑起身,双眼茫然看向青年。

似乎是夏菁菁的视线太过直接,青年浑身不自在,背过身解释道:“方才事出有因,我对你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是想借你掩人耳目。”

夏菁菁咬紧下唇,整个人缩成一团。

她问道:“你方才是什么意思,你把我当什么人?”

“方才……”青年话说到一半,话锋一转,温润的脸挂上歉色“方才是我冒犯夏姑娘了,想来夏姑娘也是有苦衷。”

青年的身形瘦削,一阵风吹来,袖口的手腕更显病态。

他起身走到土炕旁,从桌上捧起一碗水递给夏菁菁:“方才夏姑娘该是伤着嗓子了,我这里没有什么好药,先喝水缓缓吧。”

“唔”低声道了句谢,夏菁菁伸手接过碗往嘴里灌水。

嗓子眼里还火辣辣的疼。

一碗水里只有几片茶叶渣,依稀还带点土腥味儿,对抗喉头的疼痛不过是杯水车薪。

她刚想再要一碗,就看见青年痛苦的佝偻着,缩成一个穿山甲似的团,窝在炕边不断的咳嗽,不断的咳嗽,似是要把肥咳出来。

“你怎么了?”夏菁菁走进了仔细看。

他并没有咳血,只是连续不断的咳嗽几乎让他站不起身,一句话都说不全,皮肤比起方才,烫的夏菁菁下意识缩回手。

那只手也下意识的捂住口鼻,连退好几步。

这是,肺痨啊。

大门外,一阵巨力把室外的光线全撞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妇人,盘发梳髻,布衣荆钗,一身古装。

“陈秀才,你又犯病了?”

说完,她才发现缩在一旁的夏菁菁,见夏菁菁站在原地不动身,劈头盖脸便骂道:“你是怎么当人媳妇的?没看见你相公都站不起身了吗?”

“相公?他?”夏菁菁指了指捂嘴咳嗽的青年。

妇人眉头皱的更深:“没人教你怎么伺候人?”

夏菁菁摇头,她二十六年来都在刻苦学习,哪来的事件学这些乱七八糟的。

妇人像是见鬼了一样,转身对青年抱怨道:“陈秀才,不是婶儿说你,你就不该去城里买媳妇,又不知根知底,你看吧,这娇生惯养的样子哪像是能照顾人,你要是听我的,和村长家的二妞成亲,也不至于这样啊。”

青年擦去嘴角的浮沫,面露歉意:“让婶子见笑了,我本意也不想这样,只是看她被拐子卖去楼子里着实可怜,这才替她赎身。”

那妇人面露了然,对夏菁菁更没有好脸色。

“原来是个窑姐儿,难怪会拿乔。”

“你嘴巴放干净点,谁是窑姐儿了?”

妇人眉头一挑,满脸不屑:“说的就是你,怎么,不服气,想跟老娘过两招?”

妇人一路袖子,叉起腰,一副要骂街的样子。

夏菁菁以往坐诊的时候,最怕这种泼妇型医闹,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报警她们还能倒打一耙。

眼前的妇人明显是个泼妇型选手,还是最难缠的那种。

夏菁菁一肚子火瞬间熄了一半。

这种人是认人不认理的,讲道理讲不通。

妇人权当夏菁菁怕了,对着那张精致明艳的小脸啐了一口,转身笑呵呵的扶起青年:“陈秀才啊,这买来的窑姐儿能当媳妇嘛,那就是个妾,听婶子的,婶子再给你说一门亲。”

“不用了。”青年站起身,靠在桌边撑起身,气若游丝“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何苦再祸害好人家的女儿。”

他靠在窗边,光线透过皮肤,衬的他像是易碎的玻璃娃娃。

“我陈温注定只能带着这个病了此残生,身边有个人服侍就好,不劳婶子再费心了。”

妇人听了后眉眼耷拉,失望的叹气,转身对夏菁菁,目光更为嫉恨。

陈秀才可是他们张家村最白净腼腆的人,还是唯一认字的秀才,哪家姑娘都想嫁,若不是身体有病,早被城里的员外招赘了。

她劝了好久,好不容易让陈秀才口风松动,马上就能成了村长家的好事。

村长承诺要许她一头牛和两头猪啊。

这飞来的横财,竟是被一个该死的窑姐儿截胡。

可恨,可恨啊!

妇人朝着夏菁菁连甩几个眼刀,不甘心的离去。

等她一走,陈温身子一歪,靠在炕边大口大口的喘气,胸膛不自然的上下起伏,远看像是个鼓风机。

“你先别说话。”夏菁菁心里着急,可又不敢靠近。

肺痨的传染性极强,难说她刚才有没有……

那她就真只能求神拜佛等老天爷救命了。

“夏姑娘……咳咳……你先出去透透气。”陈温清隽的眉眼咳出病态的红色“我这个病还得好一会儿才好,你先出去吧。”

夏菁菁点点头,提起裙子往外跑,直跑到不远处的小竹林,她脚一顿,脸色煞白。

陈温……陈温!


该死的,她是穿书了,穿进她自己写的书了。

想她夏菁菁作为人民好医生,兢兢业业为社会作贡献,奈何医生工资实在不高,为还还剩32年的房贷,夏菁菁无奈只能开展副业。

可她一不会跳舞二不会唱歌三还不会化妆,当X音网红是没希望,论投资她也没那个脑子,想来想去,最后决定写网文赚点生活费先填补填补。

没想到她第一本书《农园王妃》成绩就不错,昨天刚好完结,除了把高人气的病娇反派陈温写死了,被人喷上贴吧挂上论坛,但赚钱嘛,不寒碜。

那晓得再一睁眼就穿越了,还穿进书里了。

还成了书里的终极反派大boss,摄政王陈温还未发迹时早死的炮灰媳妇。

“特么我这是碰到个煞星啊。”夏菁菁恨不得老天再创奇迹,把她送回几分钟前,戳瞎自己嫌弃害怕的双眼。

要知道这位陈温可是隐忍系反派,一生断情绝爱,为人尤其睚眦必报,她刚刚那么嫌弃,避之如病毒,还对他不管不顾。

这位超级小心眼的反派,不报复她不弄死她的几率,会不会比她当场穿越回去的几率大一点?

作为陈温某种意义上的亲妈,夏菁菁对陈温的了解不亚于陈温自己。

这位大反派的真妈陈娘子是先帝时期某位王爷府上的侍女,那位王爷对她一见钟情纳为侍妾,珠胎暗结后陈娘子遭到王妃嫉恨,将她卖入青楼,陈娘子不堪受辱,拼死逃出青楼后生下陈温隐姓埋名。

可那位王妃担心陈温以后和自己儿子争世子位,十年如一日的派人追杀,更是在陈温十五岁时让他染上肺痨。

陈温在十七岁那年躲到陈家村,追杀他的杀手恰好被陈娘子救过一命,陈温当时感觉到杀手并没有杀意,就通过买来一个青楼女子当媳妇过山野生活哄骗杀手,让杀手觉得他只是一个在小山村的废人。

杀手为报救命之恩,隐瞒陈温活着的消息离去后,陈温立马灭杀了这位买来的媳妇,开始韬光养晦,并结识了重生的原女主,在原女主的帮助下进京赶考得意进入政坛,可没想到等他身居高位后,女主已经成了男主的世子妃。

陈温因爱生恨从此黑化,一路和女主相爱相杀,在最后陈温成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摄政王,大权在握,男女主几乎要撑不下去的时候,肺痨发作,死了,这才让男女主HE。

当然陈温这个退场方式也让夏菁菁被挂论坛贴吧,十几个帖子轮番轰炸。

现在穿书了,还穿成那个杀手走后就会被干掉的炮灰。

作孽啊。

回想起刚刚陈温看她时藏在眼睛里的杀气……夏菁菁一个哆嗦,差点当场跪在地上。

现在的剧情,差不多进行到到杀手已经确认陈温没有威胁,马上要离开的时候。

“接下来,陈温一定会干掉我,这日子也没几天了。”夏菁菁抱头痛哭,只恨自己怎么就那么手贱,给陈温写了这么一个烂尾退场。

如果不烂尾不被骂,说不定也不会作这么大孽,直接被老天爷送进书里来当炮灰,而且还不知道在书里被陈温搞死之后,是穿回去,还是直接死翘翘。

“我不想死啊……”

夏菁菁站在原地急的跺脚,完全没注意到,屋内有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她。

陈温放下手中的《春秋》,眼神不自觉瞟向窗外。

视线中,夏菁菁正在不远处的一片竹林里跺脚,像是气急败坏,但又没有怒气,甚至好像还有点……害怕?

她在害怕什么?还是说,发现了什么?

陈温眉间微蹙,手指轻轻敲在泛黄的书页上。

夏菁菁是他难得心软的一次。

今日去县城偶然遇到有人要把一个姑娘卖入青楼,路过的时候,那个姑娘死死攥住他衣角求他救命。

想到早逝的母亲也曾遭此一劫,陈温心一软,便把手里所有的银子都拿出来换回这个女人。

一来,是救人一命,多少求个心安。

二来,也是为了掩人耳目,把那个暗中观察的人糊弄过去。

只是这个女人未免太敏锐了些,若是让她发现了生么……

陈温垂下眼,手指用力一按,一直方才溜到书页上的蚂蚁被他摁进墨痕里。

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夏菁菁整理好心情,瘫坐在地上,外人看上去是在发呆,实际上,她正用树枝画思维导图。

“陈温这个狗男人生性多疑,比特么后宫剧的皇帝还多疑,现在首先是不能让狗男人怀疑。”夏菁菁一面自言自语,一面在‘保持现状’四个字旁边打上一个小勾。

手中的树枝顺势就挪到‘保持现状’那四个字下面。

写的是:救命之恩。

“这个崽种唯一一点好就是恩怨分明,如果能对他有恩,肯定就不会被干掉。”夏菁菁烦躁的挠头“问题是,怎么样才能对他有恩情?”

“知遇之恩是不可能了,我又不是什么大官能提拔他。”

夏菁菁不断的在‘救命之恩’四个字上打圈。

“怎么样才能治好他的肺痨,还不遭他怀疑是有备而来?”

这种疑心病重的人最不好糊弄。

万一他问起来,这完全不同于古代体系的医术能怎么解释?

夏菁菁一个头两个大,正烦着呢,几个石子正好打在她额头上。

几个熊孩子正蹲在一旁对她指指点点,见她望过去,赶忙站起身跑路,其中一个年纪小的一个没注意摔倒在地,接着就再没站起来,只趴在地上哇哇大哭。

夏菁菁下意识的跑过去,这是作为医生对患者的本能反应。

“好痛,手好痛,好痛。”

小屁孩趴在地上一面哭一面嚎,手腕上肿起馒头大的包。

一看就知道,是崴了。

小屁孩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他的那几个小兄弟早跑的没了影。

夏菁菁忍不住啐了一口:“真没义气!”

转身哄道:“让姐姐看看。”

哪知道这小孩非但不配合,还不知好歹的向夏菁菁吐口水。

“娘说了,你是妓女,你滚你滚,你别碰我。”

“你说什么?”夏菁菁没想到一个小屁孩竟然能说出这等侮辱人的话。

小屁孩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哭的也更伤心。

吱哇乱叫,炸的她脑仁疼。

算了算了,她大人大量,不和小屁孩一般见识。

正想拉小屁孩找冷水敷手,一股巨力突然从身后袭来,猛然一推,顷刻间天旋地转,她整个人灰头土脸的在地上滚了三圈。

还没缓过神时,两巴掌抽在她脸上,打的她头晕眼花,脑子里一阵阵的发麻。

“呸,你这个贱人妓女,你对我弟弟做什么!”

不等夏菁菁反应过来,辱骂声伴随口水喷到她脸上。

淦,什么鬼!

夏菁菁赶忙擦脸,视线从模糊一瞬变得清晰。

眼前的少女长相清秀,总角发髻束在头顶像是可爱的猫耳,衬的她像年结贴在门上的福娃,只是眉眼间的煞气硬生生破坏了这份喜气。

“贱人,你敢伤我弟弟,我撕了你这张勾引男人的脸!”

说着,她伸出蓄长甲的爪子朝夏菁菁脸上抓去。

出于防备,夏菁菁下凌空一抓,左右开弓,刚好攥住少女张牙舞爪的两只手。

少女还不解气,正要抬脚踹夏菁菁,就听见耳旁传来软糯的声音。

“喂,你不讲道理?你随便打人我不跟你计较,但你口口声声说为了你弟弟,你弟弟现在手崴了,你还有心跟我扯皮?”

夏菁菁一听少女口中话便知,这是陈温那个狗男人惹来的桃花债。

一口一个贱人,想必就是早上那位婶子口中所说的,想嫁陈温没嫁成的村长之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