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上辈子的女朋友是条龙

上辈子的女朋友是条龙

喵崽吃饭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唐渺家境贫寒,他的出生让原本一贫如洗的家庭雪上加霜。没有哪个父母不爱孩子,父母省吃俭用的供唐渺上学,好在他争气,如今是一个二本大学的在读学生。唐渺胸无大志,只想在动荡的时代下找一份普通的工作,混个温饱足矣。哪知道天不遂人愿,他的身边接连发生各种怪事……

主角:唐渺,狄剪月   更新:2022-07-16 09: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渺,狄剪月 的武侠仙侠小说《上辈子的女朋友是条龙》,由网络作家“喵崽吃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渺家境贫寒,他的出生让原本一贫如洗的家庭雪上加霜。没有哪个父母不爱孩子,父母省吃俭用的供唐渺上学,好在他争气,如今是一个二本大学的在读学生。唐渺胸无大志,只想在动荡的时代下找一份普通的工作,混个温饱足矣。哪知道天不遂人愿,他的身边接连发生各种怪事……

《上辈子的女朋友是条龙》精彩片段

“这雨是憋了几年啊,为啥这么大”

“诶,你闻闻,这雨是不是有味啊!!”

“屁,我看是你袜子没洗干净”

广华大学男生宿舍7栋的阳台上,几个因为宿舍断电打不了游戏的男孩子在对着天上莫名下起来的雨正品头论足。

偌大的四人寝室,乌漆嘛黑的只空坐着一个男孩对着窗外的雨发呆,也没有和新室友在阳台上对雨品头论足,也没有在停电的无聊大学宿舍里找些能给自己带来乐子的事做。

就这么单手托腮,坐在最靠近船台的那个床铺下,空荡荡的寝室里回响了一声微乎其微的叹息声。

这个男孩名叫唐渺,人如其名,出生卑微,性格胆怯,好像就连上天都看他不怎么顺眼,唐渺从生下来到现在,做什么事都不顺心。

父母是在大城市里打工讨生活的穷苦夫妻,20年前家里突然降临的新生命,让这个本就乞讨者生活的家庭背负上了不可言喻的重压,当然唐渺还算懂事,上山替母亲挑粪,下地帮父亲掘笋。除了运气差了点,十次挑粪,9次把粪水灌进草鞋,掘5次笋,就要掘断一次锄头。

但好在爸妈都不嫌弃唐渺,母亲传承了一手不错的编织手艺,总是不厌其烦的给唐渺编制新的草鞋;父亲祖上是铁匠,掘断的锄头放到父亲手上就会自动和锄柄长到一块。

父母没文化,但总是把自己所看过的书缝里能扣出的那点知识都传给唐渺,父母赚不到钱,但砸锅卖铁还是咬牙供着唐渺上学。

说的很对啊,“我的父母没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一切,但他们把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给了我”想到这里,唐渺的嘴角略微有了点弧度,在他营养不良到发黄的面孔上,这一抹笑容多少平添了一点朴实的漂亮。

回忆的时钟指着,让他想起了去年高考的那一幕离奇。那年高考场外血红的雨水,耳边充斥着奇怪诡异的痛苦嚎叫,那是唐渺一辈子的噩梦,唐渺抬起头望向窗外,目光恍惚之间,窗外的雨景和当年高考场外的雨景开始重合,吓得唐渺心神一颤,摇了摇头,略带着点惊魂未定的神情坐回了椅子上。

“诶你看,刚刚那一下雨是不是变成红色了”

“不会吧,我怎么没看到啊,是不是和你女朋友平时坏事做多了,这都出现幻觉了,小心上街被蚂蚁过肩摔嗷。”

“去你的,可能是眼花了吧,不过话说,新来那个乡巴佬,手机也没有,都断电了一个人还在寝室里坐着干嘛呢,怕不是对着与景做着针线活呢吧,哈哈哈哈”

唐渺一辈子听惯了冷嘲热讽,所以对室友们假意的窃窃私语并不屑一顾,因为他知道他们说这么大声就是为了让他听到,想让唐渺发怒事态然后再借故殴打他一顿,想都不要想。

但他们的对话中,有那一句话让唐渺很在意,他们也看到了窗外的雨变成了红色,难道说刚刚那瞬间不是自己的幻觉?难道包括高考那时候血红色的雨水都是真实存在的事件?难道。。。

不会的,爸妈是无神论者

想着这些,唐渺把脑袋里面稀奇古怪的念头狠狠甩了出去

对吧,我生活的世界,肯定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世界,对吧。


在室友,老师,同学们的冷嘲热讽中,第一个学期很快就过去。

“很平淡的一个学期嘛,感觉自己的运气都变好了!!”在走向学校大巴站的路上,唐渺一边甩动着手里那本拿自己省了一个学期饭钱忍痛买下的宝贝小说,一边窃窃私语着

!难道说我的运气是因为环境,一边走一边琢磨着

说不定还真是!!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走出过自家的小村庄,上大学是他唯一走出村子的契机。来了大城市之后,除去那天奇怪的大雨,还真没碰上什么不顺心的事呢。

没往深处去想,唐渺还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总不能因为这点可能性连家都不回去了吧。自己可没有手表那种高端玩意,要是掐不准时间上大巴车可就真的回不去了。

来到巴士站,多少有点荒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也对,这个时代,谁回家还不坐高铁做大巴车啊,又闷又颠簸,也就哪些小地方还没开通铁路的得依靠这破旧的大巴车颠回家了

但唐渺可不会嫌弃这些,别人避而远之的大巴车在他眼里和电视里的变形金刚有的一比

“这么大块个头的铁家伙,应该值不少钱吧,我啥时候要能有一辆车,肯定拉风的很,越大个越好的。。。”唐渺这么想着,走上了直通H州的大巴车。

但H州也不是唐渺家的所在地,下了大巴少说还得再颠簸4个小时的山路才能进村,但这都是后话了

上了大巴,唐渺找了后排靠窗的一个位置,一个是他不想和这个大城市里的纨绔子弟打上挂钩,一个也是因为大巴上的人实在是少得可怜,一排只坐一个人都腾出好几排空着。

唐渺坐下之后,翻开了手里的宝贝小说《查理七世》,这种恐怖小说还真是符合他的口味,跌宕起伏的情节看的唐渺频频咋舌,刻画的那些恐怖场景栩栩如生,怕是让人不敢在脑内稍加构想。

唐渺从小到大没怎么看过小说这种稀罕东西,以至于他把每一页每一个字都啃个干净。

就在第44页的页脚上,唐渺扫到一排小字“本系列书有红色书签福利,抽到红色书签的幸运读者可以获赠《查理七世》系列丛书一整套”

霍,这么大手笔!!

唐渺一边咋舌,但一边也没把这种福利放在心上,毕竟自己这种倒霉到走在大街上能左右脚一起踩到狗屎的人,也就没有对这种天大的“机缘”报什么侥幸心理了。

巴士发动了,唐渺坐在床边一页一页的翻看着精彩的剧情,渐渐的他觉得头有点沉

难道是晕车了??

也有可能吧,毕竟自己这一辈子也没做过几次车,一边坐车一边看书,不晕车都是少数人了。

唐渺打算合上书小憩一会,但他这一不翻书不要紧,一翻书,从书页中滑出一页硬纸角,唐渺正以为是不是把书页折翻了,正心疼呢,唐渺定睛一看

妈呀!!红的??

唐渺按耐住剧烈跳动的小心脏,缓缓的把那页突出所在的位置翻开

好家伙,中奖了,一张血红的书签引入眼帘,上面的图案似乎是一朵鲜艳的花,背面有一条蓝色的条带状花纹,隐约有着要动起来的样子

太逼真的了,这意境??准是忘川河和彼岸花了

“太棒了!”当确认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红色书签时,唐渺没有思索的就庆贺出身来了

但下一秒他就闭嘴了,前排两个女生甩来厌恶又生气的眼神,让他想起来这还是在公共场合,两个女生本在小憩,这一下被吵醒恨不得一书包呼在唐渺脸上

唐渺只好讪讪一笑低下了头,索性大巴车上人不多,自己也没惊呼得多大声。

于是唐渺静下来开始仔细研究者手上这一枚妖艳的书签,彼岸花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流淌,用手触摸的时候还隐约有点温度,背面的忘川河水一幅欲要流动起来的样子,用手一摸感觉有些冰冷,和唐渺自家后山的山泉手感有几分相似

不对,简直是一模一样,但当唐渺把手拿起来的时候,确是没有一点水渍

可能是晕车的幻觉吧,唐渺只好这么劝说着自己

唯一让唐渺觉得奇怪的是,正反不知道翻了多少遍这个书页,没有看到任何小说作者留下的签名或是和小说出版社有关的任何标记

难道他们不怕有人会仿造书签造假领奖嘛,单唐渺马上又找到了宽慰自己的理由

这书页做的这么精致,这么逼真,肯定是商家有不会被造假的信心才敢这么大胆的不留标记的吧。

想到这里,唐渺准备把书签收起来,但将书本合起来的时候,令唐渺疑惑的事又出现了。书签掉出来的页码不多不少,诡异十分的留在了44页,也就是记载那一条奖项通知的页码上

见了鬼了

唐渺自认自己啃书的本本事,哪怕是书缝里藏得装订线都被唐渺看的清清楚楚,怎么可能会从他的眼皮子地下漏过这么大一张鲜艳无比的书签呢??

但唐渺也没有脑子想更多了,晕车的后遗症越来越严重,唐渺的头越来越沉,他靠着最后一点的理智将书签安稳的放进贴身的裤袋里,把裤袋上断了挂绳的拉链拉上便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唐渺睡了多久,直到有人把他推醒

“小兄弟,终点站到了”

唐渺一睁眼,是司机大叔在推搡着他,他一起身,发现自己的口水就快滴到宝贝小说上,赶紧三两下擦去嘴角的口水

打量了一下司机大叔,一幅地道的农村大叔面孔,憨厚老实的笑容让唐渺很宽心,也就没有拿出膈应城里人的心态来

“谢谢大叔提醒哈”唐渺展出笑容

“没事没事”大叔摆摆手,又关心的唐渺两句“没有坐过站头吧,这可是重点站了,坐过头的话你等等大叔回程的时候给你捎回去”

“不用不用,我就是坐终点站的”唐渺暗自庆幸了一下自己本就是在终点站转乘的,要不然又得麻烦这位和蔼的大叔了

和大叔寒暄了几句之后唐渺就踏上了归家的最后一程。

巴士终点站是在H州的一处郊区附近,但还算有些人烟,附近几排平房门前,各家各户都做着自己的营生,到挺有一番安居乐业的景象

下车后唐渺自然没往摸了摸右裤袋里的彼岸花书签,确认书签还在之后他也没敢就地拿出来把玩,毕竟这是他现在全身上下最值钱的东西了。

向着太阳落下的正西方一步一步走着,随着太阳一点点被地平线上的山脉吞噬,天边的颜色从黄色,橙色,红色到紫色一点点转变着

最后一点太阳被山脉一口吞噬,紫色的最后一道霞光宣告了夜的开始。四下属于夏天的虫鸣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此起彼伏的不知道该是说热闹还是有点凄冷

唐渺一步步远离城市的地界,周边的平房也越来越稀疏,水泥路一点点被斑驳着木轮印的泥土路取代

人造的绿化渐渐的变成了更为自然地庄稼地

地里树着的几具稻草人配上星点的几只萤火虫,今天在唐渺眼里显得多少有点恐怖

可能是因为离开村子太久了吧,也可能是恐怖小说看魔怔了

虽然在自己的宽慰下唐渺渐渐觉得也不怎么可怕,但他还是不自主的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耳边的虫鸣聒噪的很

萤火虫停在稻草人的脸上好像是眼睛在盯着自己

地上车辙印里的积水反射着月光有点刺眼

背后是不是有人

唐渺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这么胆小,但那种背后有人的感觉有无比清晰,脚下从快步走变成了小跑。

直到村庄的火光隐约可以看见了,唐渺才感觉自己的阴冷感稍微好了一些

踏进光明管辖的地界,唐渺终于敢回头

果然没人

对啊,我就说没人,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随手抹去掌心攥出的手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头,唐渺大步向村庄最深处的一户黄砖房走去。

回家了。。。


穿过一个个白黄色的砖瓦房,跨过一个个不知道掺杂什么秽物的水坑

越往里走,房屋就越破烂,唐渺这么多年来都没搞懂为什么要这么做,村里不应该给点救济的嘛??

村子的尽头是一潭死水,听说里面死过好多怨鬼,但这肯定都是老一辈人哄骗小孩子的说辞了。

唐渺的家在村子倒数第二户人家。

最后一户人家的房子好像经过了装修,现代化的房子与周围环境一幅格格不入的样子,反正从小到大,唐渺都对这户人家的主人长相没有任何印象

是没有看到过嘛?

看到过吧,忘了嘛?

唐渺自己也不记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没时间多想,脚步已经停在了倒数第二户人家门口。

吱呀作响的门框,好想还留有点余温的烟囱,不知道隐约有点红光透露出来的窗框,门口依靠的锄头好像是刚刚修好放在那里的,烧铁的炉子好像还红着。

没人??

跨过好像比自己走之前高了几寸的门槛,推开吱嘎作响的木门

嗯,至少感觉的出是家的温度

一反唐渺一路走来路上阴冷无比的感觉,走进家门好像进入了一片草原,让唐渺的身体恢复了一些温度,几平米的小平房,比外面几大亩乌黑的田地更能让他安心。

但没来得及让唐渺坐下来歇一会,唐渺的心又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恐惧的感觉瞬间袭来

六月的夏天,唐渺的身体却没有感觉到一丝闷热,不管是从走近村子开始,还是走进房间之后,这一切的一切都反常的离谱

村子里的六月为什么只有阴冷,甚至走进房间我感受到的是温暖,房间里没有人在,那刚刚在屋外看到窗户里透出来的火光又是什么?

唐渺不敢再多想,双腿并在木板凳旁打颤,双目找不到室内光线的由来,掌心被指甲扣出一道道痕迹,他不敢回头,怕一回头便会结束自己短暂且不幸的一生。

“吱呀”

刺耳的开门声好像是从右耳传来,但门明明在自己的左边,唐渺不敢抬头去确认门到底是开是关。好像有一道光离自己越来越近。

黄色,橙色,红色,直到充斥着整个眼球的白色。

白光带给我强烈的眩晕感,自己的双目刺痛着,痛感一点点侵蚀着他的神经

我要死了嘛?

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想挥动一下自己的双手,可能还有救吧,但我的手究竟有没有挥动,我不知道,有触感,我是不是打到了什么,救救我。。。。。。

“渺渺,渺渺”

天使一般的声音和地狱一样的燥热同时入侵了唐渺的神经

我是上了天堂还是下了地狱,手不能动,身子也不能动,我到底死了没有?

唐渺用尽全身的力气,想从嘴巴里吐出点什么,但自己好像说不清楚,不知道吐出了什么音节,耳边好像传来了欢喜的声音。

好像是妈妈,妈妈的笑声很好听,这是唐渺从小听到大的音乐一般的声音,有宠溺,有疼爱,这欢喜的笑声让唐渺的神志清醒的一大半

我还没死!

唐渺用尽自己仅能挤出的一点力气,撬开了不知道闭合了多久的眼皮

木板,吊灯,扇叶缺了个角的风扇,脱胶氧化的老电线

有点头疼的确认了自己确实在家里后,唐渺费力的歪了一下脑袋

“渺渺”面前这个脸上布着泪痕与皱纹的女人,是唐渺的母亲,唐渺很想抬手擦拭母亲脸上的泪水,但自己却是连张嘴安慰母亲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稍作了一个示意自己没事的眼神给母亲,这才让母亲稍微宽慰了心

唐渺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叫什么,外人叫母亲叫唐夫人,唐渺自然知道唐姓是随的父亲,但唐渺也不明白为什么2021年还会有这么封建的规矩,可能母亲到底姓什么,只有父亲才有数,父亲平时称母亲叫琴,这应该是母亲的名了吧。

见唐渺醒来,母亲便起身了,好像是去给唐渺备些食水。

唐渺也开始顶着还有些眩晕的脑袋回想起发生的事,再三确定自己背上的汗水确实是被外面独属于夏天的太阳给热出来的之后,唐渺才开始思索先前发生的一切

毕竟一家人都是无神论者,要是碰到了这么离奇诡异的事,总得给出个解释才对。

但先前发生的事诡异至极,唐渺越回忆,昨晚发生的事就越清晰,那种余悸感反复的涌上心头

不敢再去回想,唐渺最终把昨晚发生的一切交给了幻觉来解释,虽然自己多少都不相信,但这也只能是最合理贴切的答案了

没过多久,母亲端来了水食,唐渺也没很饿,便很绅士的喝起了粗米粥,饮起了山泉水。

母亲也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唐渺一点点把粥喝完,把水饮尽,好像这就是她一生最最开心的时刻了

喝了点粥,唐渺终于感觉到身体已经能被自己控制了,便在母亲的搀扶下摆着还有点虚浮的步子站了起来

唐渺选择自己出门溜达一下

至于为什么没有向母亲询问自己为什么昏迷的事情呢,原因很简单,母亲是一个很不擅长说话的人,母亲的声音虽然很好听,甚至没有因为岁月的侵蚀让她的声音带上一丝丝苍老

但母亲好像不想让别人听到她的声音,连母亲在家中,除了唐渺的名字能常常从她嘴里听到,其余的就只剩下几个迎接一样的词语

反正唐渺从小到大只听见过母亲拿四种声调说话,只有四种,连声调的起伏变化都没有,就好像是乐器的发声一样精准,嗯对,像四弦古琴的音色

唐渺拖着还没利索的脚步走出了木门,木门还是那样吱嘎作响,但这并不要紧,走出门的时候唐渺还差点被绊了一跤

门槛变高了??可能是自己腿脚还没利索吧

走出门,便看见么倚靠在门口的锄头,冷却了的打铁炉,一切都很平和,很符合一个清贫人家该有的样子,但是唐渺确实很享受这种感觉,背上淌下来的热汗好像也在证明他的想法

对吧,日子过得踏实点好。

走出算不上院子的院子,门口泥土路上的积水好像是被大太阳蒸发了,又好像是本就没有存在过。

站在门口就能看见村子最里面的那户人家,果然和昨天晚上唐渺看到的不一样,灰黄色的砖瓦墙和破破烂烂的碎瓦堆叠成的房子怎么可能变成一栋格格不入的现代化建筑,这更加确定了昨晚是自己的幻觉这一判断。

有灯光

这一惊喜的发现让唐渺觉得有些意外,从小到大好像都没有看到过那户人家的灯亮着,也从没有见过那户人家的主人长什么样

门动了,唐渺睁大眼睛死死盯着缓缓推动的木门,他一定要把这户人家主人的样子记下来。

走出来了,好像是一位妇人,灰色的帽檐已经不能被木门的阴影遮挡,可就当妇人将要完全暴露在唐渺视线中时,一粒豆大的汗珠从唐渺额头滚入了眼睛

“该死”唐渺被迫眨了下眼,但就当他再次聚焦视线,却发现那户人家的门是紧闭着的,门上的插销甚至都没有移动的痕迹,再看向窗户,漆黑一片

难道,又是我的幻觉?

就在唐渺怀疑人生时,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