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大唐开局救了杨玉环

大唐开局救了杨玉环

鱼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生活在现代的李钰,因为一场意外,魂穿古代,来到了大唐。刚一穿越过来,他就碰上一群小混混正在欺负杨玉环,一个乱世小将,救还是不救?这是一个问题。仗义出手,救下杨玉环后,李钰成为她的贴身护卫,从此,一个籍籍无名的乱世小将,踏上逆袭之路,最终改写了这段历史!

主角:李钰,杨玉环   更新:2022-07-16 09: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钰,杨玉环 的武侠仙侠小说《大唐开局救了杨玉环》,由网络作家“鱼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生活在现代的李钰,因为一场意外,魂穿古代,来到了大唐。刚一穿越过来,他就碰上一群小混混正在欺负杨玉环,一个乱世小将,救还是不救?这是一个问题。仗义出手,救下杨玉环后,李钰成为她的贴身护卫,从此,一个籍籍无名的乱世小将,踏上逆袭之路,最终改写了这段历史!

《大唐开局救了杨玉环》精彩片段

一道粗壮的闪电划破黑云密布的万里长空,豆大的雨珠子从天穹上狠命地向下砸着,恨不能将这坑坑洼洼的黄土大地再多砸出些深坑来。

在这倾盆大雨的助威下,本来就狂暴异常的大河更是黄浪滚滚,冲刷着两岸的黄土一路奔腾向东。

大河之上,数十节粗壮的巨木从上游被冲刷而下,在河水中沉沉浮浮,相互碰撞交击,裹挟着一路向东。

“救命!”

“救命!”

“救命!”

……

水浪翻滚,其声若雷,但在巨大的轰隆声中还是能够听到数声凄厉的的呼救声从河中传来。

定睛一看,在几节不断翻滚的巨木之上,赫然见到十余个身穿金黄甲胄的兵卒死命地抱着巨木,虽然在巨浪中浮浮沉沉,但却丝毫没有松手的迹象。

毕竟,在这浩浩汤汤的大河之上,一旦松开这救命的巨木,结局只有一个“死”字。

但这大河两岸除了被冲刷得笔直陡峭的河岸,又哪里有什么可以救他们性命的可能?

“啊!”

只见几十节巨木相互碰撞,终于,一个兵卒被巨木一端撞了个正着,顿时全身一软,松开了救命的巨木,眨眼便在大河之上不见了踪影。

其余兵卒根本无暇回顾沉入水底的同伴,只死命抱着怀里的巨木,在翻上水面的一瞬大口呼吸并顺带呼喊一下“救命”。

大河滚滚,根本不会理会这些草芥一般的人命,只一个劲的向前奔腾,奔腾……

终于,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体力已经耗尽的兵卒开始慢慢不支,巨木的每一次翻滚,能够浮上水面来的兵卒就少一些,到得最后,数十节巨木之上,只零星的有六七个兵卒还死死用双手双脚缠住巨木,只是呼救的声音早就没有了。

仿佛这笔直的大河终于奔腾得累了,在流过一处宽达百丈的水面时,慢慢变得平缓了一些。

天上的倾盆大雨也慢慢收住了声势,变成了淅淅沥沥的毛毛细雨在空中随风飘洒。

一名兵卒感觉到怀中巨木翻滚的频率和幅度变缓了一些,趁着浮出水面的当儿艰难地抬着头望了望,待看到远处景象时,疲惫苍白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惊喜神色,双脚放开巨木,只用双手死死地箍住,然后一边用双脚卖力踢蹬,一边朝身后嘶吼着:

“上岸,快上岸啊!”

声音虽然嘶哑,但身后耳尖的兵卒还是能够轻易分辨,俱都睁开眼来,露出了狂喜的神色,纷纷使出吃奶的力气,靠着巨木拼命地向岸边水浅的地方游去。

一名兵卒眼看已经游到岸边,四下里看去,其余兵卒俱都摆脱了危险,快要靠岸。

这兵卒凝神查找,突然大声朝水中吼道:

“在那!将军在那!”

其余几名兵卒闻言停止了游动,顺着那名兵卒望去,只见江水中一节巨木上,一个身穿黑色将官甲胄的长大身体正死死地抱着巨木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

众兵卒见此,顾不得全身的疲惫不堪,奋力向大河中游去,待靠近那节巨木,便左右两列搭着巨木,慢慢牵引到河边浅滩之上。

费了好大会儿功夫,众兵卒才将这黑甲将官死死箍住巨木的双手掰开,将他的身体拖到了岸边的淤泥滩涂上。这瘦削兵卒回目望向江边,又看到一节巨木远远在浅滩不远处翻滚,之上居然还躺着一个女子。

“啊,娘娘,娘娘在那!快!”

随着那瘦削兵卒的呼喊,众兵卒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一节巨木上若隐若现有一个身着蓝衫的女子紧紧地趴伏其上。

那瘦削兵卒吼完,率先跳入浑浊的河水中,奋力地向那女子游去。其余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略略有所迟疑,随即也拖着疲乏的身体扑通扑通地跳入河水之中。

幸好这女子趴伏的巨木距离岸边不过两丈,水位较浅,众兵卒只游了一会儿便来到跟前。

隔得近了,才看清楚,这女子根本不是趴伏在巨木之上,而是被蓝色的绸带一圈圈缠在了巨木之上。

若非如此,恐怕这女子早就沉入大河之中不知多少回了。

众兵卒见此,毫不犹疑,按照之前的法子分左右两列将这巨木牵引到了岸边,然后一圈圈解开绑缚女子的绸带。

待将那拖到岸边,众人早已气喘吁吁,瘫倒在软软的淤泥之上。

此时虽然天空还依旧飘着细雨,但众兵卒死里逃生,脸上竟隐隐有幸福的笑意。

休息的小会儿,一个方头大耳的兵卒率先艰难地坐起身子,在淤泥上挪动着身子,来到那女子跟前。

只见这女子全身衣衫凌乱,湿发敷面,看不真切面容。但那湿透了的蓝衫紧紧裹缚着全身,玲珑丰腴的身段一览无余。

士兵见着这女子,本来惊慌失措的眼中闪过些许畏惧和贪婪。但马上就回复了平静,在这女子高高隆起的双峰上略作停留,便急急收回视线,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向那黑甲将官挪去。

只见他跪在黑甲将官身前,侧耳俯身,在黑甲将官胸前凝听良久,又伸出手指在他鼻尖停留一会儿。

此时其余兵卒也已坐起,见到士兵的一系列动作,全都伸长了脖子,满眼皆是惶恐,忐忑不安地等着结果。

许久,士兵缓缓转过大大的脑袋,垂丧着脸向众兵卒摇了摇头,泪水划过因水而被泡的惨白的大脸,瞬间又被雨水混合不见。

“将军!”

众兵卒见此,顿时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黑甲兵卒身前,嚎啕大哭起来。

此时雨势未住,泪水和雨水便混合在了一起,无声地滴落在黄土之上。

哭了小会儿,许是精力略有所回复,脸型瘦削的兵卒愤然站起,几步来到这不知死活的女子身前,大声道:“都是这小娘皮,害得我们千牛卫三百兄弟如今只剩下六人,看我不结果了她的小命。”

说罢,他顺手便向腰间摸去,却只见腰间除了挂刀的扣环,空空如也。原来他的兵刃早就在大河之中不见了踪影。

这兵卒找不到兵刃,也不停留,抬步就要向那女子咽喉踩去。

“猴子万万不可!”众兵卒见此,顿时大惊失色,纷纷上前拉住道:“这小娘皮可千万杀不得。要是杀了她,天大地大,再无你我容身之地啊。”


李钰使劲抠了抠被雨水湿透的脑袋,仔细回忆着经历的种种。

他记得自己作为县委书记的跟班秘书,跟随老板坐着吉普到鸡窝乡去视察汛情,在经过一处陡峭山路时,本就沉陷的水泥路因为雨水长期冲刷,被吉普一压,便垮塌了,吉普也瞬间坠向山谷。

山路下十几米的山谷是一条三米来宽的河流,河流虽然不怎么湍急,但在这汛期坠入其中,也是凶险非常。

李钰只知道自己和老板连带司机老王三人齐齐坠入河中,河水瞬间便从破碎的车窗灌进车里,吉普在河中几个浮沉,自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到再次醒来,眼前所见,竟然是此番模样。

李钰看着眼前跪着的五人和远处栽倒在地的猴子,艰难地挣扎起身,一身甲胄发出沉闷声响。

举目四望,入眼处尽是绵密的雨幕。

眼前一条宽达百丈的大河,奔腾着流向远方。

这,的确是黄土高原的地貌。

但这宽阔的河流,真的是渭水么?

李钰高中担任三年地理课代表,对地形地貌还是十分了解的。

当他环目打量一番便已十分肯定,自己铁定是穿越了,不仅穿越了年代,而且也穿越了地理,从四川某个旮旯贫困县穿越到了黄河最大的支流渭河。

只是,自己穿越到此的具体朝代是什么?自己的身份又是什么?

这些,李钰竟一点也无法从记忆中搜寻出来。

等等,千牛卫?大将军?娘娘?马嵬坡?

突然,李钰脑海中浮现出之前的士兵众人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词汇。

难道,这是?

唐朝?

安史之乱?

马嵬坡之变?

这一猜,倒把李钰吓得够呛。

如果真如他猜测般,恐怕自己接的那项任务,真的是一张催命符。

念及此,李钰低头看向跪着的众人,不经意间看到在众人身后静静躺着的蓝衫女子。

这女子长发敷面,见不到长相,远远却也能看得出体态玲珑、身段妖娆,尤其双峰在湿衣的衬托下更显丰满。

李钰看到这女子,心中情不自禁地咯噔了一下,脑海中除了疑惑,更多的便是震惊,再看跪着的众人,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看这眼前几人对自己的恭敬和畏惧模样,怕自己说不定还真是什么将军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如果此时真是安史之乱,这乱世之中的小小将军,却又当得了什么?

李钰高中学的是文科,大学虽然学习的是中文而不是历史,但是他自幼对历史十分感兴趣,自然知道安史之乱是大唐由盛而衰的转折点。

大唐帝国因为安禄山、史思明的犯上作乱而天下大乱、生灵涂炭、战火连连,虽然最后太子李亨继承大统,统一天下,但是帝国却再也不复昔日荣光,一步步走下了旷古烁今的舞台。

据后世记载,在安史之乱中,死亡人口达三千三百万之巨,阵亡的大小将士,也是百万之巨。

自己一个一千多年后的文弱书生,前世好不容易拼着十年寒窗考上全国985/211名校巴蜀大学,毕业后因为没有背景关系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工作,只有硬着头皮考上家乡县城的党政办公务员。

皇天不负苦心人,因为自己写的一手八股文,被县委书记看上当了跟班秘书。

眼看再过一年老板就会被提拔到市上进入常委序列,自己好歹也可以在老板临走前解决一个乡镇党政一把手的职位。

二十九岁的乡镇一把手,的确可以让没见识的父母在同村人面前高高地抬起头了吧。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好好的太平盛世升斗小民不做,却跑来这朝不保夕的乱世之中当什么将军?

哎……

李钰站在黄浪滚滚的渭河边,负手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然后转身看着脚下跪着的众人,他不敢将心中的众多疑惑向这几个兵卒讲出,更不敢随口问出些让他们怀疑的问题。

刚刚在他苏醒的一刻,可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们想要干些什么。如果此时自己一有个什么不对,这几个兵卒定然会翻脸无情,随时威胁着自己的小命。

虽然他前世打小就跟着穷困潦倒的父亲学习太极拳,可是那种强身健体的功夫,在这见惯了鲜血的兵卒面前未必有什么鸟用。

更何况,他现在也不清楚自己这具身体还能不能打出那套太极拳,至少现在,他全身疲乏至极,没有太多的力气。

于是,他根据自己平时看过的古装戏的腔调,斟酌着说道:

“各位兄弟都起来吧,顺便把娘娘也扶起来吧。”

几人闻言,惶恐的脸上闪过一丝安定,七手八脚地将还有半截身子浸泡在水中的女子扶到了李钰身前。

李钰看着那女子被湿衣裹缚的玲珑身段,喉头情不自禁地动了动,他知道,若是揭开覆在女子脸上的长发,那必然是一张可以倾倒半壁江山的绝世容颜。

他不愿,更不敢去拨开女子脸上的长发。

看到近在眼前的玲珑躯体,李钰慢慢伸出手指向女子鼻尖凑去,但觉有微微的气息流动,高耸的双峰也微不可查地起伏着。

李钰赶紧收回贪婪的目光,根据以前学习的救治方法,让右腿膝部跪在地上,左腿膝部屈曲,将这女子腹部横放在左膝上,使她头部下垂,然后双手艰难地按压这女子的背部。

“哇——哇——”

只按的几下,这女子口中便吐出许多黄水,显然在渭河之中喝了不少黄汤。

众人见李钰这一套熟练的动作做完,脸上尽是奇怪的神色,既有恐惧,又有震骇。

李钰看向呆立当场的众人,心道这救治之法古已有之,自己此般做法,难道有何不妥?

对了,如果这女子真是那位娘娘的话,自己一个身份低微的小将又怎敢这般与之亲近?必是犯了什么大忌讳。

但此时他也顾不得这许多,向士兵等人说道:“娘娘溺水太久,若非如此,必不能见活。现在她还十分虚弱,我们须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也让娘娘暖和一下身子。”

说罢,李钰招呼两人将这女子搀扶着,自己率先朝岸上走去。

士兵等人自是毕恭毕敬地点头称是,其中一人几个响亮的大耳刮子扇在晕倒在地的猴子脸上,待他悠悠醒转,便相互搀扶着跟在队伍的后面。

有大河流过的地方,必定有良田沃野。有良田沃野,就必定有繁华的城镇。

这点地理常识,李钰自然清楚。

一行人就这样在渭河边艰难前行,此时虽是六月,但在这绵密的细雨之下,竟也冷得瑟瑟发抖。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果然见到绵绵细雨之中,茫茫一片万亩良田出现在眼前。

只是,良田上并无庄稼,只有一条条破碎的田埂,田中青草茂盛,一片荒芜。

此时的细雨终于渐渐止歇,慢慢露出浓云后的火红太阳。

只见远处的高岗上,横空挂起了一道七色彩虹,在红日的照耀下,分外绚烂。

李钰顺着彩虹看去,远远地看到了一座低矮小屋,便指挥众人向那小屋靠近。

等走近看来,这小屋不过是被人遗弃的一处贫寒民宅,里面荒芜破败,根本不能遮风挡雨。

疲惫不堪的众人见到这一处破败小屋,便毫不犹豫地在此暂作停留。

猴子此时也已彻底醒转,待看清李钰并非诈尸之后,心中忐忑才稍作缓解,但脸上还是略有阴色。


李钰目光在几个兵卒身上游弋了一圈,那些兵卒见李钰目光所及,尽都面色惶恐,畏畏缩缩。

当了四年县委书记的跟班秘书,李钰察言观色的本事岂容小觑。

联系这些兵卒之前和现在面对自己的言行举止,他断定自己在这些兵卒的威信颇高。

既然这样,他又如何不利用好这样的优势呢?

于是整顿了一下思绪,拿腔拿调地说道:

“各位兄弟,如今我们陷入此般境地,千牛卫众兄弟只剩我等几人。前路艰险,不知各位兄弟还曾记得出发时大将军之命?”

说到最后五个字,李钰故意加重了语气,隐隐已有责备之意。

众兵卒闻言脸上惶恐更甚,瞬间齐齐双膝跪地,双手抱拳,大声道:

“粉身碎骨,没齿不忘。”

“很好!”李钰见此,脸上露出淡淡笑容,随手指着那名士兵道:

“你,将大将军之命背一遍。”

“遵命!”士兵闻言,全身一个激灵,额头冷汗涔涔,但还是颤抖着背道:

“大将军夜半嘱托我千牛卫三百余人:‘此去东瀛,虽远万里。皇命在身,犹如天昭。尔等既得主上隆恩,值此逆势,当应为主上分忧,粉身碎骨,没齿不可相忘。待得天下宁定,尔等皆是国之柱石,封妻荫子,荣华千载。’”

背完,赤裸的上身已经满是冷汗。

李钰对士兵的背诵不予置评,随手指向旁边的瘦削兵卒,又道:

“你且说说,大将军之命他可曾有所遗漏?”

瘦削兵卒慌不迭地禀到:“一字不漏。”

“很好!”李钰见此,脸上浮现一丝满意神色,道:“看来各位兄弟并未忘却我们身上的使命,也希望为了大家以后的千载荣华,各位切莫再做出那荒唐之事。否则,十七禁五十四斩我会亲自执行。”

说到最后,语气陡然变得十分严厉,唬得场中诸人颤颤巍巍,连连作揖磕头,口中嘶声道:“卑职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其实李钰哪里清楚十七禁五十四斩的具体内容,只不过是看的历史书籍较多,知道这是中国古代军规,现在拿出来唬一唬这群兵卒罢了。

不管这女子身份如何,他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是断然不能纵容手下干出那等荒淫无道之事的。

如果要干,作为一名堂堂将军,自然需要冲锋在前。

李钰见自己随意的几句恐吓收到了不错的效果,甚为满意,略略摆手,止住了他们的告饶。

通过兵卒的回答,他隐约猜到自己肩负的使命是什么,这和前世翻看的一些大唐野史秘闻中所记录的内容较为符合。

只是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之前的自己了,这劳什子皇命,是否还有必要管它?

如果历史按照正常的轨迹运行,不久将是皇太子李亨继位,李隆基被迫当上有名无实的太上皇,而安史之乱数年后也将平定,大唐帝国终将一统。

但天下,绝不再是李隆基的天下了。

到时即便完成了皇命,可是,自己又将向谁复命?

“嗯……”

正当李钰陷入沉思之际,篝火旁传出细微的“嘤咛”之声。

众人寻声望去,却见斜靠在墙边的女子身体略微抽动了一下,长发飘散,露出一副苍白面容。

火光掩映下,众人看着这一副还沾染了少许泥浆的面容,一时竟都痴了。

李钰以前跟着老板也算见过了许多美女,但是,现在看着这一千多年前的绝色容颜,竟无法将视线从她脸上挪开。

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胸膛急剧起伏,全身热血奔涌,鼻中缓缓流出了两股热流。

绝色!绝色!倾天绝色!

李钰根本想不起自己学过的一代代文人墨客伸长脖子YY一样的淫词讴歌,只有绝色二字充盈脑海胸间,一遍遍撞击着自己的荷尔蒙。

而其余众人,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贪婪,双眼充血,鼻中热流如注,口中哈喇子直淌,双膝跪倒,竟一步步向这女子挪去。

那女子浑然不觉眼前的危险,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一双圆圆的大眼睁开,慵懒疲惫地向众人看去。

只见入眼处六七个赤膊大汉,双眼迸射出贪婪的凶光,鼻中还有鲜血流淌。

她哪里见过此等场景,一时花容失色,惊呼出声道:

“啊——你们——你们是谁?”

声音虽然急促,但依然清脆悦耳,犹如黄莺。

这一声惊呼,不仅没让众兵卒清醒过来,反倒勾起了他们的无穷欲望,根本不理会她的呼喊,只直勾勾地看着她,一步步向她挪近。

那女子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眼见情势危急,短暂的慌张之后强自镇定了下来,长袖覆面,大呼道:

“李钰何在?速来救驾!”

远处一动未动的李钰见到这女子蓝袖覆面,便已清醒了大半,再听到她的惊呼,终于彻底清醒,闻听那女子的呼喊,竟不由自主地全身一弓,单腿着地,朗声道:

“小奴在此,娘娘勿忧。”

什么?小奴?这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不是将军么?怎么会自称小奴?这副身体怎么会不听自己的使唤?

虽然李钰满心疑惑,但那具魁梧的身体好像根本与他无关,三两步来到女子身前,用宽大的身体将她保护在身后。

原本在地上跪爬的众兵卒视线被李钰的身体阻隔,眼中的贪婪之色渐渐散去,当看到站立跟前的是李钰时,终于彻底清醒,脸上的惶恐瞬间弥漫,朝着李钰磕头如捣蒜一般祈求道: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躲在李钰身后的女子根本不管众人的哀求,待他们把额头都磕破了,才悠悠地道:

“既然本宫的面容被你们看到了,便不能留你们性命,这一点,你们应该十分清楚。”

众兵卒闻言,更是不要命地磕着头,嘶声道:

“娘娘饶命啊,娘娘饶命啊……”

那士兵磕了一会儿头,见那女子再无回应,大着胆子谄媚道:

“卑职等并无狗胆得窥上艳,实在是娘娘天姿,旷古绝今,让我等不能自拔,还望娘娘饶过卑职狗命。”

说完,士兵等人战战兢兢地跪在当前,再也不敢多言。

那女子闻言,咯咯轻笑几声,如珠落玉盘,听得李钰心神又是一晃,只是那身体和自己已然脱离,所以依旧纹丝不动地矗立当场。

笑得几声,那女子微微一叹,疲倦地道:

“是啊!都说我天生这一副绝世容颜,勾引着天下男人趋之若鹜。可是,又有几人知道我内心的苦楚?”

李钰听到女子语气之中颇多伤感,心中莫名也起了一阵惆怅,恨不能将她拥之在怀,好好疼惜一番。

可是,接下来这女子话锋一转,冷声道:

“你这奴才竟然敢对本宫的容颜进行品评,真是好一副狗胆。李钰,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随着女子轻描淡写的一个命令,李钰脑袋轰隆一声响,怎么也想不到这样的绝色女子说杀人就要杀人。

可是由不得李钰心里怎么想,那具魁梧的身体已经踏步向跪着的众人迈去。

跪倒在地的众人听到这女子的命令,惶恐的脸上弥漫绝望。

不过只是刹那,那绝望又被狠毒替代。

那方头大耳的士兵率先清醒过来,身体绷直,瞬间弹起,大吼道:

“跑啊!”

吼声未落,几个箭步便出了那破败小屋。

其余五个兵卒也立刻清醒,纷纷弹起,如离弦之箭一般奔出小屋。

李钰的那具身体见此,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浅浅冷笑,手中掌刀竖起,双脚踢踏,一个纵步便越到了刚刚翻过门槛的一个兵卒身前。

也不回身看那兵卒,反手一掌重重砍在那兵卒喉头,只听“咔擦”一声脆响,那兵卒便翻到在地,脑袋撞在门槛上,血浆洒了一地。

李钰见到那兵卒的惨相,心神一阵眩晕,烦恶感不由自主地涌上脑海。

可是,那具身体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他想吐也不可能,只能生生地憋在脑海中。

前世生活在太平盛世,哪里有机会看到杀人的场面?更何况还是现在自己占据的这副躯体进行着杀戮。

那具身体根本不理会李钰的反应,继续大踏步向前方追去。

其余兵卒虽然四散奔逃,但前后不过刹那,都还在三丈距离。

李钰的身体一步一丈,四步便纵到了一名兵卒身后,只见他高高跃起。

手起掌落,一记掌刀劈向正在狂奔的兵卒后颈。

那兵卒受此一击,本来粗壮的身体犹如秋风落叶,远远地飘出二丈有余,才坠落在地,最终没有丝毫动弹。

李钰的身体看也不看那兵卒,脚下移动,右转半圈,看着正在狂奔的士兵,嘴角狞笑,踏步纵跃而去。

士兵眼角余光瞥见一道身影靠近,立即收住脚步,转身面向李钰的身体,急急摆了个守势,惨声道:

“将军,你何苦要将我千牛卫众兄弟赶尽杀绝?那可都是你一手带出来的兄弟啊。你难道忘了当初我们歃血盟誓、同生共死的诺言了吗?你忘了东都一战,逝去的八百弟兄了吗?将军,醒醒吧,将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