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娇妻甜又辣

重生娇妻甜又辣

帽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楚凝安的父母去世后,留下了一笔宝贵财富,姑姑利欲熏心,假装对她好,暗地里计划着害死她。楚凝安被囚禁在地下室中,受尽了折磨,可她坚决不松口,宁愿自杀,也不会成全姑姑的狼子野心。这一世,她看错了人,才会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重生一世,一定要改变命运轨迹,让渣男恶女付出千万倍的代价。且看她如何涅槃重生,逆天而行,为自己报仇雪恨……

主角:楚凝安,言墨琛   更新:2022-07-16 09: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凝安,言墨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娇妻甜又辣》,由网络作家“帽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凝安的父母去世后,留下了一笔宝贵财富,姑姑利欲熏心,假装对她好,暗地里计划着害死她。楚凝安被囚禁在地下室中,受尽了折磨,可她坚决不松口,宁愿自杀,也不会成全姑姑的狼子野心。这一世,她看错了人,才会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重生一世,一定要改变命运轨迹,让渣男恶女付出千万倍的代价。且看她如何涅槃重生,逆天而行,为自己报仇雪恨……

《重生娇妻甜又辣》精彩片段

昏暗潮湿的地下室。

一只纤细玉白的手臂无力而僵硬地垂在地板上,尾指轻轻地颤了颤。

楚凝安披头散发地趴在地上,她的脚筋被人残忍挑断,动弹不得,凌乱不堪的衣服下,是伤痕累累的瘦弱身躯。

门外传来钥匙插入门孔的声音,她咬了咬牙,眼底划过一抹恨意。

“装什么死?”一道尖利而充满戏谑的女声由远及近。

楚凝安的睫毛动了动,抬眼冷冷地睨着楚云嫣。

“我爸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姑姑,当小偷的感觉,挺好的吧?”她强忍着身体四下传来的痛楚,讥笑道。

眼前的女人,是她父亲的亲妹妹,是披着羊皮的狼。

在她的父亲去世后,楚云嫣终于露出了贪婪的獠牙,为了侵占财产,不择一切手段。

曾经对她温柔和煦的姑姑,在楚凝安看来,是多么可笑。

闻言,楚云嫣脸上的笑意转淡,她微微俯身,抬起楚凝安的下巴,“我给过你机会的,你不说,就别怪姑姑残忍。”

她脸上的贪婪神情愈加暴露无疑,她真正想要的,是黎洛的遗产,是可以和昔日的黎家匹敌的滔天权势。

一步步走到今天,为了金钱和权利,她不择手段。

包括设计将她的亲哥哥害死,更何况,只是一个楚凝安。

“你妈的遗物到底藏在哪里,不想死就把钥匙交出来。”楚云嫣渐渐失去耐心,握住楚凝安的脖颈,逼问道。

“不、知、道。”楚凝安被迫与她对视,屏着虚弱的呼吸,一字一句道,语气里满是憎恶。

她倔强的双眼一动不动,看着楚云嫣的眼神,像是看向深渊里腐朽的垃圾。

“啪——”她的左脸被楚云嫣猛地扇了一巴掌。

“她的日记里明明有交待,偏偏那几页被撕了,不是你还有谁?”楚云嫣尖利的声音咄咄逼人。

楚凝安的头被打得偏向一侧,顿时脑袋有些胀痛,牵动着浑身的伤口,五脏六腑仿佛都在叫嚣着疼痛。

“问一千次也没用。”她捂住脸,浑身都在颤抖,嘴角却讥诮地扬了扬,虚弱地道:“而且我妈的东西,你没资格拿。”

她的态度彻底激怒了楚云嫣,空气中静默了片刻。

“看来,骨头硬得很。”烈焰红唇一张一合,楚云嫣笑得令人寒毛竖起。

“嘶啦——”

楚凝安的上衣被撕扯开来,胸前的肌肤裸露得一览无遗。

“记住,这是你自找的。”楚云嫣朝身后的黑衣男人使了个眼色。

身后的那名黑衣男子立马上前,高大的身影笼罩住楚凝安,伸手动作迅捷地将上衣脱下,他的眼里闪着兴奋而嗜血的光芒。

楚凝安猛地向后躲,却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堪堪用手护住身体,不可置信地看向楚云嫣,“你疯了,你敢......”

“怕了?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东西交出来。”楚云嫣没有错过楚凝安眼底深深的恐惧,再次逼问道。

“楚云嫣,你就不怕我爸在天之灵,会让你天打雷劈么......”

“呵,既然她不说,那弄死也没关系。”

这句话像来自地狱的最后一道死令,男人扑了上去

强烈的屈辱感和羞耻感让楚凝安煎熬得像在受刑。

她恨不得立马死去。

眼前的世界一黑,楚凝安抬起头,用尽毕生的力气,死死地往地板上磕。

一下、两下、三下。。。。。。

渐渐模糊的视线里,她看见楚云嫣事不关己和幸灾乐祸的笑容。

身上的疼痛感和屈辱感愈加强烈,她觉得,她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了。

“楚云嫣,你会得到报应的......”这是她这辈子,最深最恨的诅咒。

意识渐渐抽离,楚凝安的身体顿时一动不动。

见状,男人动作一顿,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

空气静谧了一瞬,楚云嫣看向楚凝安狼狈的尸体,她的眼睛死死瞪着天花板,到死了,都没有合上。

“钥匙,也许在她的身体里呢?”她眯了眯眼,眼底划过一丝阴狠。

夜间的地下室潮湿而阴冷,空气里诡异得像太平间。

楚凝安的灵魂和意识都在渐渐涣散抽离,脱离肉体

她来不及闭眼,缥缈的灵魂却看见那残忍血腥的一幕。

冰冷的手术刀碰撞出清脆而令人窒息的声响。

一刀,又一刀,法医面无表情地将她冰冷的身体割裂肢解。

“楚小姐,没有在她的身体里找到任何异样物品,包括钥匙。”

滔天的恨意要将她淹没,可她的灵魂却在渐渐消散。

她怎么甘心,怎么甘心,就这样死去!

 


“滚......滚开!”楚凝安冷汗涔涔地惊醒过来。

旁边的女佣立马围上去,神色担忧地看着她:“小姐,您没事吧?”

跟她说话的是楚家专门照顾她的女佣萃萃。

可她不是在父亲去世前,就被楚云嫣给卖到山沟里去了吗。

当初她偶然听到楚云嫣的计划,可还没来得及通风报信,就被楚云嫣抓住,私下处理了。这还是楚云嫣为了刺激她交代出钥匙的下落,才告诉她的。

“小姐,您怎么了?是做噩梦了吗?”萃萃见她出神,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时间差不多,咱们该下去了,先生和客人都等着呢。”

先生?爸爸还活着?

楚凝安回神,侧目正好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四肢完好,皮肤白皙如雪,一袭缎面抹胸礼服完全将她姣好的身材衬托出来,一头乌黑的长发挽起,戴着一顶镶满宝石的皇冠。

她记得,这皇冠是父亲在她二十岁生日前夕,特地为她定制的,随便一颗钻石都是价值不菲。

她这是......重生了,回到了二十岁生日那天?

“太好了,我还活着,我还活着!”她红着眼眶,身体因兴奋微微颤抖。

前世,她就是被楚云嫣和沈靖欢哄骗,在生日宴会当众扬言非沈靖欢不嫁,导致父亲急火攻心,身体状况每日愈下。

甚至在父亲住院期间,楚云嫣还在对她各种花言巧语,让她整日跟沈靖欢腻在一起,这才让楚云嫣有了对父亲下手的机会。到死,她都没能见到父亲一面。

如今居然重来一世,她怎么能不激动?

“小姐,你......真的没事吗?”瞧着怎么跟魔症了似的。

楚凝安迅速调整情绪,摇摇头,道:“我没事,咱们下去吧,有些人,确实该等急了。”

她的眸光坚定,透着丝丝冷意,大步往外走去。

路过休息间,突然听见里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女人压抑的喘息声。

像是......楚云嫣?

眸光微动,楚凝安小心翼翼凑进门口。

也不知道里面的人是有多心急,居然连房门都没关严实,她只轻轻一推,就瞧见了里头的光景。

楚云嫣被压在沙发上,修身旗袍被沈靖欢推到腰间。

前世父亲一走,她就被沈靖欢给送到了楚云嫣的手里,在她受尽折磨之时,这对狗男女就在她面前卿卿我我。

她才知道,从她见到沈靖欢那一刻,楚云嫣给她布的局,就开始了。

楚凝安忍着恶心,快速摸出手机,把里头的一幕幕全给拍了下来。

总有一天,这些东西能派上用场,让她露出那张丑陋的面目!

“没想到,楚家大小姐还有这种嗜好?”背后冷不丁响起男人的声音。

楚凝安一惊,下意识把手机收起,转身看向说话的男人。

瞧着眼生,她好像并不认识。

生怕惊动屋里的人,她直接拽着男人的衣领,把他拉到了另一个房间。

房门关上,她的手掌仍旧没有松开,抬起巴掌小脸,警告似的看着他:“既然知道我是谁,就管好自己的嘴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话落,她收回手掌,快速离开。

看着女人的身影,言墨琛将唇角一勾,眼底带着几分玩味:“十几年不见,脾气倒是见长。”

离开包间的楚凝安调整状态,提着裙摆,缓缓下楼,只一眼,就瞧见了角落处窃窃私语的楚云嫣和沈靖欢。

这会儿二人已经打理妥当,楚云嫣头戴一根晶体通透的碧玉簪子,举手投足间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派头。

其实她的野心,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表露出来,只是自己一直没有察觉罢了。

至于沈靖欢,也穿上了挺阔的西装,头发精心打理过,越发显得他面容清秀,温润斯文。

真是个......衣冠禽兽!

他们的目光正好对过来,楚凝安故作羞赧地抿唇一笑,加快步子走到父亲楚瑜身边。

“爸爸。”挽上父亲的胳膊,她的眼眶一热,差点又要哭出来。

直到今天她才发现,父亲是真的老了,两鬓的白发都添了不少。

其中有许多都是被她给气的吧?

“嗯,我女儿就是漂亮,戴上这皇冠,更好看了。”楚瑜极为满意地拍了拍她的手背,眼底满是慈爱。

她忍着泪,娇笑着回应:“那也是爸爸的眼光好。”

楚瑜发出一阵爽朗的笑,欣然接受着众人对她的夸赞。

楚云嫣这时也走了过来,不停冲她使着眼色:“安安今天真是好看。宴会开始前,你不是神神秘秘地说有事要当众宣布吗,现在可以说了?”

呵,这才刚开始,就已经等不及了?

楚凝安在心底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哦?”楚瑜也来了几分兴趣,“爸爸也想听听你有什么大事。”

“确实是有话要说,”楚凝安点点头,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临时搭建的台子上,扬声道,“首先,很高兴各位能够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也很感谢我的父亲,不管我做了多少错事,都一直包容我,疼爱我。现在,我要宣布......”

她刻意顿了顿,看向沈靖欢的方向。

他已经在往前走动,做好了随时上前来的准备。

楚凝安这才继续往下说:“外界关于我和沈先生的传闻,并不属实,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我都不会跟沈靖欢先生有任何关系。另外,我决定转修经济学,替我父亲分担重任。”

前世她一直对经济学很感兴趣,只是因为沈靖欢说喜欢那种比较有艺术气息的女孩子,她才砸钱去学什么美术。

但她在那方面实在是没什么天赋。现在想想,根本就是楚云嫣妄图独自掌控楚氏。

沈靖欢脸上的笑容一僵,立马在人群中顿住了。

楚云嫣眼底也闪过惊讶,碍于楚瑜在场,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示意沈靖欢上前。

他立马冲出去,做出一副情真意切的样子:“安安,你说什么呢,我们不是说好,借着这次机会,恳求伯父成全我们吗,你怎么就......”

“可那不是一直都是你在说吗,我从来没有答应过呀。之所以会让你出席这场宴会,也只是想让你断了念头,别再继续纠缠我而已。”楚凝安眨巴眨巴眼睛,表现的一脸无辜。

二十岁的年纪,脸上还带着些许的婴儿肥,那双水汪汪的清澈大眼,更是透着单纯。

在场众人立马听出她的言外之意——一直以来都是沈靖欢对她死缠烂打,她摆脱不得,才逼得如此而已。

要说那沈靖欢,家境普通,能力又不出众,巴巴地贴上这位楚家独女,可不就是奔着楚家的钱财吗。

 


周遭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直白。

沈靖欢俊容一麻,嚷嚷着就往上冲:“安安,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人威胁你了,宴会开始之前我们明明还在一起,你不是这么说的,你......”

他走的太急,全然没注意到站在旁边一手拿着手机的言墨琛。

最新款的智能手机“咚”的落地,言墨琛抬头,冷冽锐利的目光落到了沈靖欢身上。

楚瑜一眼就认出了他:“言总!”

言总......言墨琛?

楚凝安惊的张大了嘴巴。言墨琛在S市可是神一般的存在,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创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如今他名下的产业更是遍布全亚洲,可以说是富可敌国。

而她居然在不久前揪着他的衣领,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她悄然攥住裙角,下意识避开言墨琛扫过来的目光。

楚云嫣显然也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此次晚宴的邀请名单是她拟定的,但她并未收到言氏集团那边的回复。

方才她又一直跟沈靖欢在楼上包间,并不知道言墨琛真的来了。

“楚总,这是?”男人将另一只手揣进口袋,瞥了眼地上的手机,又斜蔑向沈靖欢。

那种高居上位积蓄起来的压迫感,让沈靖欢有些喘不过气来,只能巴巴地捡起手机,给他送到面前。

“言总,抱歉,是我太激动了,没看见您在这。但我和安安是真的两情相悦,奈何伯父他......”

“这是楚总的家事。”言墨琛一句话就把他给堵了回去,紧跟着从旁边抽了张纸巾,垫在手上把手机拿过来,前前后后擦了几遍。

沈靖欢那张脸瞬间变得铁青,众宾客对他更是嗤之以鼻。

他只能用目光向楚云嫣求救,但她也不想,更不敢得罪了这位活阎王,只得悄悄冲他摇摇头。

楚瑜带着同样的心思,扬声招呼门口的保安:“都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把他撵出去。你们都给我记住这张脸,以后不许他进这个小区半步!”

“是!”保安干脆应下,几个大汉快速上前,一左一右把人摁住,推搡着往外赶人。

沈靖欢还在那嚷嚷,楚凝安躲到楚瑜身后,俨然一个受了惊吓的小姑娘。

言墨琛正好瞧见这一幕,眼眸微眯,对她有多了几分兴趣。

楚瑜心疼地看向她,柔声道:“没事吧,回房去歇歇?”

“嗯,好。”楚凝安点点头。

她是真不想面对楚云嫣那张虚伪至极的面孔。

看着自家宝贝女儿转身离开,楚瑜这才想着去给言墨琛赔罪,回头哪还有男人的身影,就连楚云嫣也不在身边了。

他下意识地以为是楚云嫣把人安排妥当了,便没细想,继续去应酬其他宾客。

实际上,楚云嫣早已经避开楚家的佣人,到后门跟沈靖欢碰上了头。

“那小贱人是不是疯了,怎么跟之前说好的完全不一样!”沈靖欢怒气冲冲地踹向墙脚。

他就没像今天这般屈辱过!

楚云嫣拧着眉,也是烦躁的很:“你是不是跟她说什么了?我不是让你哄着她顺着她的吗。”

“小姑奶奶,我可一直都是按照你说的去做的。”沈靖欢连忙辩解。

那小贱人买起东西来是一点不手软,就为了哄她高兴,楚云嫣每个月给他的钱,基本上都花她身上去了。

偏还跟他装什么贞洁烈女,连碰都不让碰,更不愿意在外边和她一起过夜。

楚云嫣的眉头蹙的更紧了些,她也很奇怪,明明宴会开始前,那小丫头还满心欢喜地跟要她帮忙,怎么转眼的功夫,就什么都变了。

她想了一圈,也没理出头绪,只得压着燥意,低声说着:“行了,我会再想办法,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好,你可快点,我都迫不及待想要每天跟你在一起了。”沈靖欢面色缓和,极其暧昧地往楚云嫣腰间捏了一把。

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年纪,还是该瘦的瘦,该胖的胖,就连这皮肤,也是相当的好,比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还要带劲儿。

楚云嫣娇媚地给了他一记白眼,将人推开,转身进门。

与此同时,楚凝安刚上楼,就见言墨琛坐在一间房门敞开的包间内。

她咬着唇,略一思索,还是跨步走了进去:“言总。”

男人循声回头,嘴角微微上扬:“怎么,楚小姐这是来找我算账的?”

楚凝安:“......”

这男人,还真跟传闻中的一样小心眼。

可谁叫他是商业场上的活阎王呢,她只得莞尔,柔声道:“我是来给您赔罪的。言总这么高大威猛,帅气逼人,我居然没有认出来。”

她笑的越发谄媚,言墨琛微不可查地抽了抽嘴角,不太想搭理她。

看着言墨琛过分好看的侧脸,楚凝安突然动了心思。

或许,她可以跟言墨琛合作,把楚云嫣扳倒。

爸爸对她那位姑姑一直十分信任,楚云嫣可以说是已经掌握了大半个楚氏集团。

即便她现在就进入楚氏,也无法扭转局面。可言墨琛就不一样了。

打定主意,楚凝安的眸子瞬间清澈亮堂不少。

她上前两步,试探性开口:“其实,我找言总,还有另一个目的。”

“哦?”言墨琛挑眉,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

楚凝安清了清嗓子,道:“据我所知,近两月,梁宇集团发展迅猛,撬了言氏好几个大客户,到目前为止,言总也没有找到对方的软肋?”

言墨琛目光瞬间变得锐利,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都开始有些不对味了。

对于这件事情,楚凝安也只是依稀记得,那个梁宇集团野心极大,宁愿自损八百,也要伤言氏一千,妄图把言氏集团收入囊中。

一直到最后时刻,言墨琛才给予梁宇致命一击——他在外头包养了不少年轻女人,一个个都安置的特别隐秘。而当时,梁宇一直对外树好丈夫好父亲的角色,这个消息一出,舆论压力瞬间成了压死梁宇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那点子私事,包括被包养的那些女人,也全都被神通广大的网友给人肉了出来。

恰好,她见过那些八卦新闻,对梁宇的几个女人记得尤为清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