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翻滚吧之孟婆归来

翻滚吧之孟婆归来

梦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郁苳出生在棺材里,因为她的到来,母亲难产而死,她从小与父亲相依为命,拥有天生的阴阳眼,这就导致她的童年并不愉快,总是能看见一些女鬼。随着年龄的增长,郁苳开始频繁做同一个梦,梦中的男人身着红衣,总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做梦的次数多了,她开始疑惑男子的身份,可他来无影去无踪,根本无从调查。后来,郁苳捡回了一个受伤的男人……

主角:郁苳   更新:2022-07-16 09: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郁苳 的武侠仙侠小说《翻滚吧之孟婆归来》,由网络作家“梦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郁苳出生在棺材里,因为她的到来,母亲难产而死,她从小与父亲相依为命,拥有天生的阴阳眼,这就导致她的童年并不愉快,总是能看见一些女鬼。随着年龄的增长,郁苳开始频繁做同一个梦,梦中的男人身着红衣,总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做梦的次数多了,她开始疑惑男子的身份,可他来无影去无踪,根本无从调查。后来,郁苳捡回了一个受伤的男人……

《翻滚吧之孟婆归来》精彩片段

此刻的闹市显得格外的热闹,大街上人买卖,还有孩童的欢笑声,而这闹市里的一个地方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这个棺材铺贴着白色的葬礼贴,挂着白色的帐子,和热闹的闹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大家看到都觉得心酸。

这个棺材铺在这个闹市里开了好长时间了,铺子里的老板和老板娘也很恩爱,简直就是夫妻的典范,没有一个人不羡慕他们这种爱情的,可是今天却是一个让人伤心的事情。

今天是棺材铺老板娘的葬礼,这么恩爱的一对夫妻,突然妻子就去世了,让不少人都唏嘘不已。

“哎,你看石一菲也太可怜了。”

“是啊,是啊,两个人这么恩爱,老婆技术这么去世了,肯定不好受啊。”

“而且他那个老婆都怀孕了,这马上孩子都快生了,就这么死了,连孩子都没来得及见见这世上,就走了。”

“唉,真是变化无常啊。”

不少从棺材铺外走过的人,都可怜的看了看里面的情况,让不少人惋惜不已。

石一菲现在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盯着棺材里面,自己的老婆,还有那即将快要生了的肚子,现在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石一菲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当知道妻子怀孕的时候,心里的那种感觉,真的是让石一菲激动,夫妻两个人每天都期待着孩子的降临,可是现在......

石一菲一动不动的看着棺材,眼睛里面没有一点的生机,孩子老婆都这么离开自己了,现在这个世界上就剩下自己孤家寡人一个了。

“老板,要把这棺材盖上吗?”棺材铺的店员看着石一菲,说话的声音特别小,害怕自己一说话,又会戳到石一菲的痛处。

石一菲看了一眼,“盖上吧。”

一滴眼泪从眼角落下。

众人看着那豪华的棺材,心里都忍不住赞叹,石一菲对自己的老婆是真的用情至深,人不在了,可是棺材却是打造的非常好。

“唉,也是可怜了石一菲了,还有这么几天,孩子就出生了,没想到老婆竟然去世了。”

“对啊,我还听外面都说,这棺材是石一菲亲自动手做的,没睡觉,把他老婆的棺材做好的,这样的男人,你说去哪找,可惜了。”

“是吗?”

“嗯,你不知道,那些店铺里的人想帮忙,石一菲都没让帮,你没看到,他老婆也是石一菲亲自放进棺材里的。”

“听你这样说,石一菲更可怜了,你看他老婆那个肚子,这一个孩子就这么胎死腹中了。”

石一菲听到周围人议论的话,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可是眼神忍不住看向棺材,里面是陪自己同甘共苦的妻子,还有自己心心念念,满怀期待的孩子,结果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时辰已到,准备下葬!”说话的人正是陈东阳,石一菲的师弟,陈东阳看着石一菲,摇了摇头,知道石一菲心里难受,陈东阳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抬棺材的人正准备抬起来棺材,突然就听到了小孩的哭声。

“哇哇哇......”

周围的人都看着在铺子里的人,没有小孩哭啊,怎么还会有小孩的哭声呢。

“你们听哪里传来的声音啊?”

“是啊,怎么这么奇怪。”

......

石一菲和车门你要当然也听到了,而且这哭声一直没有停止,感觉就在这个地方,可是他们又没有看到小孩哭,抬棺材的人也是觉得这个声音他们听的好清晰,也在寻找哭声在哪。

“唉,你们听,这声音好像是棺材里传出来的。”不知道是谁,在大家都在议论的时候,突然喊了一声,这么一喊,大家都注意力都放到了棺材上面。

石一菲也忍不住看着棺材,此时没有一个人说话,都在听到底是不是棺材里传出来的,可是那声音断断续续的,可是确实是有小孩的哭声。

“还真是在棺材里。”有人这么一说,石一菲立刻就跑到棺材旁边,看着抬棺材的人。

“快放下来,打开。”石一菲的语气非常的着急,陈东阳看着石一菲,知道石一菲是心里着急,可是这声音刚才还有,现在又没有了,而且这棺材已经盖上了,再打开对去世的人也是不好。

“师兄,这声音现在又没有了,是不是刚才听错了。”当然刚才的声音,陈东阳是听的很清楚的,可是现在突然声音又停止了,看着周围的人,也是一脸的疑惑,明明刚才就有声音从棺材里传出来,怎么现在反而听不到了呢。

石一菲失望的看了一眼棺材,刚要转身离开,又听到了棺材里的声音,激动的看着陈东阳,“师弟,你现在听到了吗,是真的有声音。”

陈东阳这次离棺材特别近,确实听到了声音,众人赶紧着急忙慌的打开棺材,结果刚打开棺材,小孩的声音更加洪亮了,石一菲看着棺材里的婴儿,心里突然一个震惊。

众人都忍不住围上去,当看到棺材里有一个婴儿的时候,也惊讶了,再看看婴儿的身上还有刚生下来的痕迹,没想到一个已经去世的人,竟然会把孩子生下来了。

石一菲也没有想到,本来以为自己和这个孩子没有缘分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怀孕九个月的妻子竟然把孩子生了出来。

石一菲颤抖着双手把婴儿抱了出来,也奇怪,石一菲刚抱着婴儿,那个婴儿竟然不哭了,突然脸上还露出了笑容,石一菲破涕为笑,真好,虽然妻子离开了,可是给自己留下了孩子陪着自己。

“快,赶快,拿个衣服给孩子包起来。”陈东阳最先反应过来,看着这光溜溜的孩子,害怕给冻着。

反应过来以后,铺子里的店员就拿来毯子给孩子包着,石一菲看着这个孩子真的是高兴的不得了,抱着舍不得撒手。

陈东阳看着也很欣慰,还好有孩子陪着石一菲,不然恐怕石一菲过不去这伤心的日子了。

众人看着这个女娃,都脸上露出了笑容,可是心里也很惊讶,她们是真的没有见过,一个死了的人,竟然能够把孩子生下来。

石一菲抱着自己的孩子,看着里面躺着的妻子,“你是不是把女儿托付给我,留在我身边,就相当于看着你一样,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把咱们的女儿抚养长大的,你就安心的去吧。”

石一菲抱着女儿,亲自看着老婆下葬,看着怀里的婴儿不哭不闹的,石一菲都觉得很奇怪。

石一菲死了的老婆把孩子生下来了,在这条街上几乎都传遍了,被大家传的神乎其神的,而这个女娃也被石一菲起了名字,听说叫郁苳......

二十年后,郁苳在店铺里坐着,平常郁苳没事,就会来父亲的铺子,虽然这是棺材铺,可是郁苳从小到大,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对这里没有害怕,相反的还挺快乐的。


“郁苳啊,又来给你父亲帮忙啊。”

“是啊,大娘。”

“哎呀,可真是孝顺的一个孩子啊,想当初,你被你父亲抱在怀里的时候,不哭也不闹的,还笑了,这孩子一看就是和父亲亲近啊。”

“嗯是是是,大娘。”郁苳露出勉强的笑容,这话郁苳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感觉耳朵都快出茧子了,每一个走过路过的人,看到自己,就会和自己说同样的话,关键是有的人见过好几次面,还会对郁苳说这样的话。

所以从小郁苳就知道,自己是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然后在母亲下葬的那一天,自己就出生了,还不哭不闹......

郁苳觉得真是郁闷,这些人说着不觉得烦吗,郁苳从小和小朋友一起玩的时候,就连小朋友都知道自己的光荣事迹,唉,郁苳好郁闷。

送走了人之后,正好石一菲走过来,“郁苳啊,怎么看你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石一菲对这个女儿特别的宠爱,这也是周围邻居都知道的事情。

从小到大,只要是郁苳喜欢的东西,石一菲一定会给她买,而且这郁苳在石一菲特别难过的时候,就降临了,石一菲对妻子的寄托都放在了女儿的身上。

“爹,我当时出生的时候,是不是很多人都在场?”

“嗯,我想想啊,这也没有太多人,不过都是些亲戚而已,怎么了?是不是又听到那些邻居说的话了。”不提还好,一提起来,石一菲就想到了自己去世的妻子,心里就有点伤心,不过看到郁苳的时候,心情就变好了。

不过石一菲也能知道郁苳这么郁闷的原因是什么,无非是那些邻居老是拿当年的事情说,还总是当着郁苳的面提起来。

“是啊,每个人来都会给我说一遍,我这耳朵都起茧子了。”

“这有啥啊,我的小侄女,当年这些邻居可都是见过你光溜溜的样子呢。”陈东阳每次都会拿这件事情说,郁苳看着自己这个师叔,恨不得把他的嘴给封起来。

这件事情已经见多不怪了,郁苳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知道邻居见过郁苳光溜溜的样子,郁苳被他们说的都特别的不好意思,还有点生气,可是郁苳大了之后,也就没人再提了,倒是郁苳这个师叔,没事就会打趣郁苳。

“师叔,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的。”郁苳不知道自己的爹怎么会有这样的师弟,和自己的父亲比起来,简直差别太大了,好吗。

郁苳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爹,我回去睡觉了,你在这待着吧。”郁苳瞪了陈东阳一眼,然后就回自己的屋子了。

石一菲看着陈东阳,“她都这么大了,你别老拿这事开玩笑。”石一菲看着陈东阳,每次都能和郁苳拌嘴,当然石一菲每次都是站在自己女儿这一边的。

“我这不是逗她玩呢。”陈东阳也很喜欢自己的这个小侄女,这也是郁苳为什么不怕他,还敢和他顶嘴的原因。

郁苳挺喜欢自己这个师叔了,而且真的陈东阳对郁苳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和石一菲一样,都特别的宠爱郁苳。

郁苳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天一黑,郁苳就特别的精神,因为能看到很多不一样的事情,郁苳收拾好自己,经过铺子前边,看了石一菲一眼,“爹,我出去了。”

“早点回来。”石一菲也不担心这么晚出去有危险,而且郁苳也不会走太远,也就是在这周围转悠转悠就回来了。

“啊,单薛贵!”郁苳刚走了没有几步,就看到单薛贵的灵魂站在自己的面前,郁苳看着单薛贵的灵魂,已经习惯了,一点也不害怕。

没错,郁苳是阴阳眼,从一生下来就自带的,郁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阴阳眼,石一菲也知道,要说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就是这周围有的人家里面有丧事的时候,郁苳都能看到人的魂魄,一开始郁苳是吓了一跳的。

以为只是偶然而已,可是后来只要是去世的人,郁苳都能看见他们的灵魂,这也是郁苳和其他小朋友不太一样的一点,郁苳记事起,就能看到这些,一开始会有害怕,可是后来就习惯了。

石一菲知道以后,有点不敢相信,可是后来有几次郁苳证明给石一菲看见之后,石一菲也相信了,石一菲也是对这些事情有了解的,但是石一菲也不知道自己女儿总有阴阳眼是好是坏,而且这是郁苳从娘胎里就带的,已经决定了郁苳这命运和其他人就是不同。

“单薛贵,今天不是你头七吗?”郁苳很自然的和单薛贵聊天,对别人来说,这可能是比较害怕的事情,郁苳已经见过好多好多像单薛贵这样的灵魂了,就比如说像是浑身滴水的女鬼,头七回魂的街坊啊......

这些郁苳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郁苳是阴阳眼的事情也就只有郁苳身边的这几个人知道,其他的人知道了,怕要觉得郁苳是一个坏人了。

石一菲也不想让别人觉得郁苳是个奇怪的人,所以郁苳阴阳眼的事情,石一菲也隐瞒的很好。

单薛贵看着郁苳,“帮帮我。”

嗯?郁苳纳闷的看着单薛贵的魂魄,帮他,难道单薛贵死的不清不楚的,郁苳盯着单薛贵的魂魄看了起来,这才发现了单薛贵的魂魄和其他人的魂魄不一样的地方。

像其他人的魂魄,郁苳都见过,可是单薛贵的魂魄竟然是不整齐的,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可能发现不出来,可是郁苳是阴阳眼,而且加上郁苳见的魂魄太多了,多多少少,还是会发现不同的。

“你的魂魄怎么是不完整的?”郁苳纳闷了,一个人死后,这魂魄要不就是烟消云散的,要不就是很完整的,怎么这单薛贵这么与众不同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单薛贵其实就是想找郁苳帮自己找齐魂魄,因为单薛贵是死人,郁苳是阴阳眼的时候,她们这些死掉的人都知道。

郁苳看见魂魄不害怕,还能正常的对话,就已经暴露了她是阴阳眼的事情。

“那你知道你魂魄都丢在了哪吗?”郁苳就这么无厘头的去找,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找,也得有个头绪吧。

“我也不知道,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啊。”

“行吧。”郁苳很无语,看来这件事情有点麻烦了。

“不过......”单薛贵似乎还有话想说。

“不过什么?”郁苳盯着单薛贵。

“我魂魄离体之前,听到了犬吠的声音。”单薛贵也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听到犬吠的声音,但是却没有看见一个犬。

“犬吠的声音?”郁苳听到单薛贵说犬吠的声音,心里很奇怪,郁苳见过的魂魄里,也有对自己会说这样的话,郁苳就好奇了,这犬吠的声音到底是从哪来的,关键是这魂魄还没有看到犬。


“那好吧,你先跟我回去吧,我会想办法帮你找齐魂魄的。”

“谢谢你。”

郁苳本来出来晃悠一圈的想法,现在也因为单薛贵的事情,只能暂时打消了,然后带着单薛贵的魂魄回到了棺材铺。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石一菲看着自己的女儿出去了还没有几分钟就回来了,然后看了看郁苳的身后,“又遇到什么事情了?”

石一菲现在也习惯了,郁苳出去转悠,回来之后,总会有很多事。

“爹,你也太了解我了。”郁苳跑到石一菲的面前,然后看了一眼单薛贵的魂魄。

“那可是,我可是你爹。”石一菲看着郁苳,看来自己又有得忙了。

“爹,今天不是单薛贵的头七吗,我看见了他的魂魄,可是单薛贵的魂魄不齐。”郁苳把刚才的事情告诉石一菲。

石一菲也皱着眉头,魂魄不齐。

“所以呢?”

“单薛贵想让我帮忙,你看人家来找我,我肯定不能不帮,所以我就答应了他要帮他找齐魂魄。”郁苳阴险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件事情交给石一菲完全就可以,郁苳也不用操心。

“你是想让爹帮你。”

“嗯嗯嗯。”郁苳使劲点头,“爹,这点小事对你来说,肯定很容易,而且你看你这么亲爱的女儿都求你了,你是不是考虑考虑啊。”

“嗯,你这样说,爹不答应也不行啊。”

“耶,爹我太爱你了。”郁苳高兴的把单薛贵的魂魄并给了石一菲,反正现在单薛贵的事情已经有爹在帮忙了,郁苳就不用担心了。

郁苳解决完单薛贵的事情,就回了自己的屋子里,躺在床上,竟然睡不着,“看来下午睡得时间太长了,自己要失眠了。”郁苳郁闷的盯着床头,睡不着,就开始想其他的事情了,刚才单薛贵说听到了犬吠的声音,这犬吠的声音很奇怪啊。

郁苳想不明白,这单薛贵也不是被狗咬死的,怎么能听到犬吠的声音呢,这样想着想着,郁苳就睡着了,前一秒还说自己睡不着的人,下一秒就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小鬼,我们又见面了。”郁苳看着这个红衣男子,怎么又见到她了呢。

“我怎么每次都能见到你,你这个人还真的是死缠烂打哎,你不觉得烦人吗。”郁苳无奈的白了红衣男子一眼。

冥王看着郁苳这样对自己说话,嘴角露出一抹渗人的笑容,郁苳看着这个笑容,感觉自己再浑身打哆嗦,每次看到这个男人这样,郁苳就感觉后背一凉。

没错,这个红衣男子,就是冥王,整个人被一身红衣包裹着,看上去邪魅又霸道,而且郁苳每次和他对话,都感觉特别的生气,每次自己都会被这个男人给憋死。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啊,你看我们每天都能见面,你不觉得很开心,很好玩吗?”

“好玩个屁!”郁苳愤恨的盯着他,郁苳压根就不想看到他。

“小鬼,注意你和我说话的态度。”冥王眼神犀利的盯着郁苳,就是这个眼神,郁苳看着那个眼神特别的可怕,可是郁苳还得让自己很镇定的样子。

“不要叫我小鬼,我是人不是鬼!”

“不论是人还是鬼,你觉得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听着这句话,郁苳突然一个惊醒,然后从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

郁苳的头上有冷汗冒出来,郁苳大口大口的喘气,怎么会又做了这样的梦呢,这已经不是郁苳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了,郁苳每次都能梦到这个红衣男子。

可是郁苳又不知道这个男子是谁,每次郁苳都感觉自己和他是面对面发生的对话,可是当郁苳从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后背冒出一阵冷汗,再看看自己的屋子里什么人都没有,郁苳才知道自己是做梦。

郁苳害怕的擦着自己额头上的汗,现在想想这个梦,那个红衣男子说的那句话,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为什么会说出来这么一句话么,而且郁苳也看不透那个男人,这也是郁苳惊恐的地方。

正当郁苳纳闷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声音。

郁苳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仔细的辨别声音,听出了脚步声,而且听这个脚步声,还很虚弱的样子,突然在店铺门口这个声音就没有了,接下来就听到Duang的一声。

郁苳从床上起来,然后下楼,轻轻的从楼梯口下来,有些小心翼翼,刚做完那个可怕的梦,现在又突然听到这样的声音,郁苳当然会有些害怕了。

郁苳走到门口,贴着门上,听声音,就听到了虚弱的呼吸声,郁苳刚一打开门,突然一个人就这么躺在了地上,郁苳被吓了一跳,再一看,就看到那个人身上有血,郁苳仔细的看了看,看来这个人是受伤了,郁苳本来想把那个人拖进来,发现自己一个人完全不行。

无奈之下,郁苳又跑上楼,敲响了自己父亲的房门,还有陈东阳的房门,两个人同时出来,陈东阳睡眼朦胧的看着郁苳,“我说,小侄女,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半夜休息的时间,你这么用力的敲门干嘛呢?”陈东阳正睡的香呢,就被特别大的敲门声吵醒了。

打开门就看到郁苳站在门口,当然心里有点生气了,可是也不能真的发火,毕竟是自己的小侄女,还是要宠着的。

“是啊,苳儿,你怎么半夜还不睡觉?”石一菲倒是还好,没有陈东阳那么生气,看到是郁苳的时候,石一菲满脸的宠溺。

“爹,师叔,店铺门口有一个受伤的人,我一个人弄不了,所以想着让你们帮忙。”那郁苳都看见这个受伤的人了,而且就在他们家铺子的门口,也不能装作看不见吧。

“我说,小侄女,你这心地还真是善良,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去帮什么人啊。”虽然陈东阳这样说,可是已经在往楼下走了,石一菲也跟在后面。

郁苳就知道自己的父亲和师叔不会这么无情的,这下有了石一菲和陈东阳的帮忙,那个受伤的人,被他们抬进了屋子里,有空房,然后就把受伤的那个人安顿在了空房。

“苳儿,你去给父亲拿药箱来。”这药箱石一菲是终年常备的,就是为了给郁苳以防万一,不过郁苳倒是很少用到这个药箱。

郁苳听话的去拿了药箱,石一菲就开始给那个人处理伤口,上药,陈东阳在一旁当助手,时不时的帮忙拿个东西,或者擦药,等到处理完了,天也快亮了。

“好了,现在等着他醒过来就行了,这天也快亮了,我去洗漱洗漱,一会开铺子了。”陈东阳看了一眼郁苳,“现在处理好了,该去补觉了吧。”

“你去吧,师叔,我在这看着他吧。”郁苳本来也睡不着了,反正郁苳也没事,在这里看着这个人醒过来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