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残王宠妻王妃天天想造反

残王宠妻王妃天天想造反

花九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风青瑶上辈子为报恩,将渣男推上了皇位,兔死狗烹之际,她才知道自己错付真心,还报错了恩。一朝重生回到过去,她发誓绝不再重蹈覆辙,不再任人鱼肉。新婚之夜,洞房花烛,风青瑶发现自己竟然嫁给了真恩人——东方玉珩,从此,她默默报恩,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婚后,某人真香了,说好的各自相安无事,他却连女人的醋都吃……

主角:风青瑶,东方玉珩   更新:2022-07-16 10: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风青瑶,东方玉珩 的武侠仙侠小说《残王宠妻王妃天天想造反》,由网络作家“花九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风青瑶上辈子为报恩,将渣男推上了皇位,兔死狗烹之际,她才知道自己错付真心,还报错了恩。一朝重生回到过去,她发誓绝不再重蹈覆辙,不再任人鱼肉。新婚之夜,洞房花烛,风青瑶发现自己竟然嫁给了真恩人——东方玉珩,从此,她默默报恩,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婚后,某人真香了,说好的各自相安无事,他却连女人的醋都吃……

《残王宠妻王妃天天想造反》精彩片段

红烛摇曳,洞房花烛。

一袭凤冠霞帔的风青瑶,靠着床柱昏昏沉沉的醒来。

入目的是一片喜庆,她疑惑的看了看四周......

猛然间!

风青瑶的眸光定在了灯火阑珊处那一抹仙姿佚貌的身影上,瞬间她就愣住了!

东方玉珩!他还活着!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被东方钧断绝粮草,困死在峡谷之战中了么?

嘶!头忽然很疼,前世记忆回溯——

妄她风青瑶聪明一世,却被东方钧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愚弄数年,苦心孤诣为其谋划,助其登基,临了才知道报错了恩!

当初救她之人,非东苍国三皇子东方钧,而是玉曜王东方玉珩!

一朝惨死地牢中,再次重生回到九年前,一切都改变了!

她嫁的人不再是东方钧,而是东方钧的小皇叔——东方玉珩!

望着眼前令她前世悔恨终身的男子,风青瑶心中百感交集,泪盈于目,却是满心欢喜的笑了。

东方玉珩望着又哭又笑的她,眉头紧蹙,宫宴上闹着非他不嫁的是她,如今又不情愿哭哭啼啼的做给谁看?

风青瑶眸光盈盈的望着他双腿,他怎么坐轮椅了?

她记得前世,东方玉珩可是到死都是四肢健全,是东苍国战场上无敌的不败神话!

如果不是东苍国皇帝多疑,怕东方玉珩会功高震主,削他兵权!

东苍国十年之内必取西幽国而代之,成为四国唯一的上国!

东方玉珩被她傻呵呵盯的越发心生愤懑!

也是完全忽视了这位西幽国第一美人,在烛光下是多么的冶艳妩媚,似一朵秋夜月下盛开的醉芙蓉。

风青瑶听闻过东方玉珩性子孤僻冷漠,可纵然他再冷漠无情,却偏天生一双多情的桃花眸,纵是无情亦动人!

东方玉珩冷漠推着轮椅转身,缓缓向外间行去,淡冷的丢下一句:“公主一路舟车劳顿......”

“有刺客!”

外头忽然传来侍卫的拔剑的声音,有人在喊:“保护王爷王妃!”

风青瑶惊地猛然自喜榻上起身,拖着繁重的金凤嫁衣疾步跑出去,一把将即将出门的东方玉珩拉了回来。

砰!

砰!

房门被猛地关闭上,一支利箭射在了门框上,箭羽轻颤。

东方玉珩神情漠然的冷睨向风青瑶,她冰冷的眼神,有着完全不符合她这个年龄的不怒自威。

风青瑶神情冷漠的听着外面的厮杀声,前世她任性妄为,没有要母后送给她的高手,来到东苍国后才会受骗那么多年。

今生这一切都改变了,母后送她的高手都在,没人可以再欺她半分!

黑衣蒙面刺客来人众多,足足有三十多人。

“王妃手下无弱兵啊?”一名玄衣侍卫嬉皮笑脸一句,一刀捅死一人。

“别弄的鲜血飞溅,坏了我家公主大喜的日子!”一名粉色罗裙的少女一剑刺入刺客死穴,杀人不见血。

东方玉珩和风青瑶静静待在新房里,听着外头噼里乓啷的打斗声,二人却是相顾无言。

很快,外头就逐渐没了声响。

“王爷,人都死了,您和王妃就安心......”之前嬉皮笑脸的玄衣侍卫又开口,却被同伴捂着嘴拖走了。

东方玉珩修长如玉的双手推着轮椅轮子,再次向门口靠近,伸手要开门......却被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握住了。

“王爷,新婚大喜,夫妻分房睡,可不吉利。”风青瑶的声音轻柔,眼神干净明澈,似春日荡漾清波的碧湖。

东方玉珩不悦的冷睨向她,却见她......

风青瑶猛然地蹲下身子,望着眼神错愕地东方玉珩,笑盈盈问:“王爷想要什么?尽可吩咐青瑶。”

纯真而溢满爱慕之情的眸子,红润润而含笑的樱唇,仰视着他而露出的半截如玉脖颈......

在红嫁衣映衬之下,散发着玉洁冰清的诱惑。

东方玉珩的眸光瞬间幽暗了三分,骤然探出的大手扣住了她的后颈,拉近彼此的距离,敛眸淡漠道:“要你,如何?”

风青瑶从不曾与人这样亲近过,纵然前世她嫁过人,也不曾让身为她夫君的东方钧靠近过她半分。

因为,她天生不喜欢被人触碰,除了眼前之人!

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他靠近她,她闻着他身上紫檀香的淡淡香气,居然不觉得恶心。

而是好想,好想被她揽入怀里!

东方玉珩见她忽然闭上眼睛向他靠来,他却是骤然松开了手,淡漠道:“不想我留下来,便让我出去。”

“想你留下,你就不走了?”风青瑶猛然睁开那双似点漆般清贵的凤眸。

对着东方玉珩眨了眨眼睛,她记得她父皇后宫的宠妃,是这样抛媚眼勾引她父皇的!

东方玉珩冷睨着向他抛媚眼的风青瑶,这真的是西幽国出了名的刁蛮公主?

“王爷,天色已晚,您也该安歇了!”风青瑶收起她辣眼睛的抛媚眼,有点心虚的去插上门闩。

东方玉珩神情冷漠道:“你是谁,本王不关心。自此而后,你我各自相安无事,本王不会去告发你。”

“告发我什么?”风青瑶可是糊涂了。

“明知故问!”东方玉珩被她气到了,装傻充愣的本事倒是不小。

风青瑶转身在他面前蹲下来,茫然的望着他:“什么明知故问?”

东方玉珩俯视着还在装傻充愣的她,有些愠怒道:“你假冒公主嫁于本王,若是被人发现,这可是死罪!”

“我冒充公主?”风青瑶疑惑的一把撩起自己的广袖!

在她左手臂上,赫然有一片鲜红的凤翎胎记,这是她的身体啊!

东方玉珩只看一眼,便偏过了头去。

西幽国玉瑶公主,天生左小臂上便有一片凤翎胎记,四国皆知。

“你,是害羞了么?”风青瑶盯着他淡淡微红的耳垂,是害羞了吧?

“天色不早了,公主早些歇息!”东方玉珩故作冷漠,推着轮椅又要走。

风青瑶哪里能让他走出这道门去?一个闪身挡在门后:“洞房花烛夜你让我一人独守,传出去......我西幽国玉瑶公主还有面子么?”

东方玉珩蹙眉又抬头......

风青瑶又乖巧的蹲在他面前,她知道他双腿残疾不能站立起来,如果被人俯视,心情多少会有点不太好。

“你起来!”东方玉珩真是快被气死了!

堂堂公主殿下,如此孩子气,成何体统!

风青瑶摇了摇头:“我不起来!我起来,你就走了!”

东方玉珩:“......”

“你睡床,我睡地上。我对天发誓,绝不碰你!”风青瑶举手发誓,头顶无天。

东方玉珩冷睨着她片刻,指尖忽然轻点扶手一下,一颗珍珠弹了出去。

风青瑶又没有武功,被珍珠击中穴道,也就晕倒了。

东方玉珩一把接住她,叹息一声,双脚离地,抱起她向着喜庆的床榻走去......


东方玉珩拉了龙凤喜被为风青瑶盖好,却发现她袖中掉落一物。

他捡起来瞧了瞧,正是他丢失多年的夔龙墨玉佩,是母妃送给他的生辰礼物。

它,怎么会在风青瑶身上?

“王爷!”门外骤然响起侍卫晨明的声音:“属下已查明,今夜的杀手是无名楼的人!”

东方玉珩闻言猛然转身迈出一步,双腿却是骤然疼的宛若万针行走血液中,疼的他瞬间腿软无力!

一抹身影如风般自大开的窗户跳入房间,一把搀扶住了差点跪倒的东方玉珩!

东方玉珩被对方扶回轮椅上。

他疼的嘴唇泛白,额头上布满冷汗,连呼吸都略有些紊乱了。

“王爷?”晨明听见动静,担心的推门而入!

当见王爷脸色苍白如纸,他忙跑去倒了一杯水,送了过去。

戴着面具的女子一个闪身,出了窗外。

晨明似早已习以为常,服侍王爷服下了缓解奇毒的解药。

东方玉珩服了药,缓解了腿上的剧痛,淡冷开口道:“细算一下损失,把账单送去无名楼!”

“是!”晨明应一声,又担忧道:“王爷,玉瑶公主与您同床共枕,会不会发现您的腿尚能行走?”

东方玉珩薄苍白的薄唇轻启:“本王是如此不小心之人吗?”

若是不够谨慎,他的好皇兄只会更忌惮他,恨不得剁了他的双腿吧!

晨明沉默了,王爷不是不懂小心谨慎的人,是他多虑了。

东方玉珩又问了句:“风青瑶为何非要和亲东苍国,可都查清楚了?”

晨明恭敬禀道:“东方钧一年前曾出使西幽国,私下里见过玉瑶公主,给了公主一块玉佩。”

“她是因为这块玉佩,才非要和亲东苍国的?”东方玉清冷的眸光,盯着手中的墨玉佩。

晨明答道:“是!”

东方玉珩沉吟片刻,淡冷道:“你退下吧!”

晨明没有走,而是拿出一物道:“太妃娘娘命人送来一只锦盒,恭贺王爷新婚大喜!”

“母妃......”东方玉珩那双清冷的桃花眸中,浮现了一抹淡淡的欣喜。

可这分欣喜,却是转瞬又成了苦涩。

锦盒中装着一对玉麒麟,是母妃对他的祝福。

“王爷?”晨明很担心王爷。

因为这一次是皇上拿太妃娘娘兄弟的婚姻做威胁,王爷才答应的这桩赐婚,王爷并不想成亲。

“母妃虽非本王生母,却为了抚养本王,一生无子,我不能让她背后的任家出事。”东方玉珩盒上盒子。

晨明明白,任家不欠王爷的,反而因为王爷之故,在当年被削了十万兵权!

这于将门世家而言,是巨大的打击。

东方玉珩又淡淡吩咐:“明日,让御史台找个错处,参东方钧几本!”

“是。”晨明应下,心中也觉得三皇子很会找死!

东方玉珩挥了下手,让晨明退下。

晨明退了出去,关闭上房门。

东方玉珩把玩着墨玉佩,轻笑喃喃:“为块玉佩闹着要和亲东苍国,玉瑶公主,当真任性妄为!”

......

翌日。

难得睡个安稳觉的风青瑶,忽然被一点声响惊醒了!

东方玉珩正坐在窗边翻阅兵书,闻声转头看去,却对上了她凌厉的眼神!

好强烈的杀气!

“唔,王爷,你怎么起这么早啊?”风青瑶瞬间敛去眸中杀气。

抬起小手揉揉肩,昨夜......东方玉珩点她穴了?

“皇后派人传话,请你进宫品茗。”东方玉珩合上书本,置于膝上,抬手拍了拍手。

早已候在门外的侍女听见传唤声,推开门,鱼贯而入。

风青瑶起身洗漱更衣,还是觉得肩上有点疼......

东方玉珩垂眸静坐在轮椅上,一袭金线绣龙轻纱紫袍的他,姿容胜雪,清贵无瑕。

风青瑶自铜镜中望着清冷淡漠的他,他似乎心情不太好,是因为要进宫吗?

东方玉珩眸光清冷的看向她,提醒道:“皇后曾想大皇子娶你为妃,你却下嫁于本王,想来她是很不甘心。”

风青瑶却是冷傲一笑:“本宫不喜惹事生非,却也不怕事!”

婢女素手纤指,拈一支偏凤金步摇,斜簪入公主发髻上。

东方玉珩仔细端详她眉眼,柳眉细长入鬓,斜挑的凤眸透着冷然傲气,是个性情刚强之人。

风青瑶也看向他,只觉他眉眼温柔,不似外人传闻中的那样残暴不仁,嗜杀成性。

婢女们,很快将膳传上桌!

因急着入宫,他们夫妇二人便随便用了点早膳,便启程了。

......

到了皇宫,东方玉珩提醒了她一句:“你别闹得太过火。”

“王爷请放心,本宫有分寸!”风青瑶淡笑与东方玉珩道别。

只要人不犯我,她便不会去犯人!

人若犯她,便休怪她这刁蛮公主无礼了!

东方玉珩心下虽是忧虑,却也没有再与她多说,命晨明推着他去了勤政殿。

风青瑶也坐上了撵轿,去了皇后的居所——栖凤宫。

一梦归来,今昔的栖凤宫,与九年后的栖凤宫,没什么分别。

“玉曜王妃——到!”

太监居然还是大声通报。

这可不符合规矩,风青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仪态万千的走进了栖凤宫正殿。

正殿中坐着六人,皇后焉氏,贵淑德贤四妃。

以及,东方玉珩的“前”养母,贵太妃——南瑟微。

焉皇后一见风青瑶便是未语先笑:“快快免礼,咱们妯娌之间可不兴这些繁文缛节!”

风青瑶瞬间收了礼,微笑颔首:“皇嫂说的是,我也不喜欢规矩束缚。”

焉皇后:“......”

风青瑶走过去落座后又笑说:“在西幽国时,我母后就常说我不懂规矩,以后嫁到夫家遇上严厉的婆母,难缠姑嫂的可怎么办啊?”

焉皇后对此刚要说句......

“好在我是有福气的,竟遇上皇嫂您这样宽容大度的妯娌。”风青瑶笑得乖巧可爱。

焉皇后嘴角微抽,呵!这位玉瑶公主,还真是名不虚传。

“话不能这么说,无规矩,不成方圆。”左上首的萧贵妃开口道:“随意过头了,也就成放肆了。”

风青瑶挑眉看向她前婆婆,微微一笑:“那本宫还真是幸运了!没有遇上贵妃娘娘这样重规矩的婆母,只有一个常年吃斋念佛鲜少见人的婆婆。”

萧贵妃瞬间沉下了脸色:“玉瑶公主,你是不是忘了这里是东苍国,不是你们西幽国,容不得你放肆!”

“贵妃娘娘,规矩啊!”风青瑶嘴角含笑,一撇焉皇后。

焉皇后果然冷下了脸色:“妹妹年纪也不小了,怎地还和个孩子大动肝火上了?”

萧贵妃再是得宠,也不敢当众对焉皇后放肆。

冷哼一声,坐了下来。

“皇后,说正事吧。”一直低眸沉默的南瑟微,忽然开口。

她抬眸,看向了傲然张狂的风青瑶。

风青瑶眼皮一跳,心生不好预感。


焉皇后给身边女官使了眼色,女官行礼离开。

她看向风青瑶笑说:“今儿个宣你入宫,也不单单是咱们妯娌间话话家常,更是为了一个可怜人。”

风青瑶但笑不语。

焉皇后见她笑而不语,便也端起碧玉盏呷了一口香茶。

女官很快便带了一名少女回来。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大殿。

只见此女黛眉明眸,粉面桃腮,一袭碧色广袖罗裙逶迤如云,莲步款款,端得一位弱柳扶风的佳人。

“臣女玉鸾,拜见皇后娘娘!贵太妃!”南玉鸾端庄淑丽的盈盈一拜。

声音柔的像水一样,听得人心都为之一酥。

“免礼吧。”焉皇后淡淡道。

“多谢皇后娘娘!”南玉鸾缓缓起身。

状似无意的瞧了悠闲品茗的风青瑶一眼,又似害羞的低下了头去。

南瑟微也不拐弯抹角,看向风青瑶淡淡道:“这是哀家娘家的侄孙女,闺名玉鸾,年方十七,大你一岁。”

风青瑶装糊涂,听不懂。

南瑟微又耐着性子说:“玉鸾对玉曜王倾心已久,闻听玉曜王成亲娶妻,悲痛呕血,哀家怜她一番痴情心肠,便烦劳皇后出面请你来此......”

风青瑶低头吹一下碧玉盏中的茉莉花。

南瑟微脸色骤然冷下:“你且给她一个侧妃之位,也当你行善积德救人一命了!”

风青瑶却是闻言一笑:“贵太妃,您是曾经抚养过我家王爷一场,可如今,玉曜王府里坐着的可是贤太妃!”

南瑟微脸色更冷,狠瞪了风青瑶一眼。

风青瑶却是笑意不变:“她老人家呢!才是我家王爷如今正儿八经的养母,就算我家王爷需要纳妾,那也得是我家婆母来与本宫说一声,而不是旁人来多管闲事!”

南瑟微虽没有似萧贵妃一样失态,却也是被她这话气得不轻。

“当然,我家婆母贤德贵重,也断然是做不出新妇刚进门,便给儿子纳妾的事来!”风青瑶讽刺道。

敢欺到她头上来,就休怪她让她们一个个的颜面丢尽!

绕是南瑟微这般年纪的人,也是被风青瑶气的脸色铁青:“好啊!好一个玉瑶公主,真是让哀家刮目相看了!”

“您大可不必对本宫刮目相看!”风青瑶声音也是骤冷:“省得盯上本宫,净想着把你南家嫁不出去的女儿,一个个硬往我家王府里塞!”

“当我们玉曜王府是开养猪场的不成,需要那么多潲水!”风青瑶这话说的可就是更丝毫不留情面了。

也是把南家人的面子里子,都踩在脚下狠碾了!

“风青瑶,你放肆!”南瑟微被风青瑶气的浑身发抖。

“本公主一贯刁蛮任性、张狂放肆、你当是浪得虚名啊?”风青瑶就嚣张给她看了。

“你!”南瑟微一手捂住胸口,呼吸困难的脸都胀紫了。

风青瑶对焉皇后行了一礼:“还请皇后娘娘体谅!玉瑶昨日刚大婚,这腰酸背痛的实在疲累,就不能陪皇后娘娘闲话家常了,告退!”

焉皇后看了一场好戏,倒是没说什么。

任由风青瑶告退了。

“玉瑶公主!”南玉鸾却是开口喊住了她风青瑶。

一副欲言又止,眸中含泪的楚楚可怜模样看着人。

风青瑶回头对她冷笑:“如果你真对我家王爷痴心不改,非君不嫁!那本宫告诉你,你可以剃了头发去庵堂里常伴青灯古佛了!”

语毕,她也就迈步出了殿门。

“这、这也是太放肆了吧?”南淑妃蹙眉说了一句:“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如此不懂规矩之人!”

“今儿个不就让你长见识了?以后还有得看她嚣张放肆呢!”萧贵妃脸色也是不太好看。

南淑妃悻悻的闭上了嘴。

“臣妾宫中还有事,也先告退了!”萧贵妃向焉皇后行一礼,也就走了。

萧贵妃一离开!

一直没开口的德妃与贤妃,也就起身告退了。

“太妃娘娘!”栖凤宫里传出一声惊叫!

接着就听人大喊:“传太医,快传太医啊!”

......

风青瑶虽然把贵太妃都气的吐血昏厥了,可她心里还是一口气憋得难受。

这种强烈的独占欲,她以往可从未有过!

东方玉珩进宫面见皇上,倒也没耽误多久。

皇上不过就是叮嘱他几句,无非是说风青瑶年纪小,让他多让着这位小公主,别和个孩子计较太多。

风青瑶出了宫,气呼呼的上了马车,理都没理东方玉珩。

马车驱动,离开青龙门。

一路上,东方玉珩倒是瞧了她几眼,见她气鼓鼓的不想理人,他也就没有多问。

......

等回到玉曜王府。

风青瑶一下车,就对着要走的东方玉珩说:“你怎么不问问我在宫里受了什么气!”

东方玉珩转头看向她:“受什么气了?”

之前不是她嚣张无比的说,谁敢惹她,她就让谁好看么?

风青瑶走过去,在东方玉珩轮椅的扶手上一坐,抱臂气呼呼道:“贵太妃个老妖妇,在本公主成亲第二天,她就想把她娘家侄孙女塞给你做侧妃,当我玉瑶公主是什么人了!是能任由她一个小小太妃拿捏的么?”

东方玉珩看了一眼坐在他轮椅扶手上的小公主,淡然问一句:“结果呢?”

“结果,我离开后,听见有人喊宣太医了。”风青瑶气的小脸微红。

东方玉珩望着她红扑扑的小脸,忽然有点想笑。

风青瑶忽然拍了东方玉珩肩一下:“如果我派人暗中弄死她,我会不会有麻烦?”

东方玉珩被她拍的愣怔一下,随即淡淡道:“南家位列十大士族之一,南瑟微兄弟手足中又多有出息者。你若是弄死了她,你不仅会惹麻烦,麻烦还会不小。”

风青瑶从扶手上下来,蹲在他面前问:“这样的麻烦,你如今兜得住么?”

反正,如今的她是兜不住。

“兜不住。”东方玉珩回答的很干脆。

无论风青瑶是不是在试探他,他都不会在这时候去暴露自己的实力。

“那就算了!”风青瑶有些没精打采道:“大不了以后再遇见她找我茬,我看看能不能把她气死!”

东方玉珩低头瞧着毫不掩饰在憋坏主意的她,手有点不要受控制的......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又,淡定从容的自她发髻上拈下一片桃花。

风青瑶抬手摸了摸她头上的发髻,只是在帮她拈掉花瓣么?

管家来报:“禀王爷,西幽国太子前来拜访!”

“他怎么来了?”东方玉珩有些诧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