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魔妻太嚣张给吾跪下

魔妻太嚣张给吾跪下

胡桃里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记千怜是杀伐果断的魔尊,虽有妖娆之姿,却无法掩盖嗜杀的本性。在那场神魔大战中,记千怜中了大帝的奸计,不幸殒难。也许是命运眷顾,她意外转世轮回,成为了一个处处遭人排挤的废材。为了改变命运,她努力变强,终于重新回到了大古时代。可是此时她却发现了一个秘密,一直跟随在身边的时久并非普通人……

主角:记千怜,时久   更新:2022-07-16 10: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记千怜,时久 的武侠仙侠小说《魔妻太嚣张给吾跪下》,由网络作家“胡桃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记千怜是杀伐果断的魔尊,虽有妖娆之姿,却无法掩盖嗜杀的本性。在那场神魔大战中,记千怜中了大帝的奸计,不幸殒难。也许是命运眷顾,她意外转世轮回,成为了一个处处遭人排挤的废材。为了改变命运,她努力变强,终于重新回到了大古时代。可是此时她却发现了一个秘密,一直跟随在身边的时久并非普通人……

《魔妻太嚣张给吾跪下》精彩片段

 大古时代。

在混沌阴暗之界,四周黑气缠绕,骷尸遍地,万千乌声寒叫,魔影哀嚎成形,生不知何来,脉不知于谁,其自名记千怜。

这时的大古时代因两派神魔赤血而战,分均为神、魔,既有所谓正义,自有邪归之处,终,胜负未定,记千怜自愿成魔,永世与神界为敌。

“宁为魔覆灭,不为天所生,以血祭,不老,不死,不灭,佑我魔界存于生生世世!魔尊在上,甘为臣服,魔尊在上,甘为臣服!”

众声环绕,震耳欲聋,群魔跪之于大殿下,手持各式兵器,锋利无比,只要轻轻一碰绝对封喉见血,他们边喊边举起手中的器刃,指向被黑暗覆盖的上空。

阴沉的魔界与汹涌的血液交缠,血液之中绽放着无数的弑赤花,以血滋养,以阴为存,这里被黑暗充斥,被污气渲染。

群魔百态怪异,凶悍无比,他们不全是人形,甘愿为魔者,并非全部由魔气所化,而是百兽,妖怪,鬼胎,甚至是堕落的神界之神,心有阴暗,煞气所化,便能成魔。

红色繁花纹毯直铺大殿之上,一缕黑红光刺眼而恐怖,妖娆的姿态虽美,但却遮盖不了她的本性,这世间最为阴暗邪恶的气息同时包围着整个大殿,仿佛随时都会碾死殿下的所有群魔。

记千怜慵懒的坐在历时千万年运造的黑鞭藤椅上,颗颗血珠滋润着藤蔓,艳红的长裙摆落而地,外透一袭黑纱,她左手轻轻支撑着惊艳的脸庞,时不时的抬眸微瞄,叹口气,抬袖示意退下。

待众魔退下后,记千怜这才换了姿势,两腿敲放藤蔓之上,隐约侧漏出性感的大长腿,朝着一旁悠悠的勾了勾手。

“魔尊,没了,这次真的没了!”一长相如狸猫却有着像人一样的长头发的人,一边委屈的开口,一边捂紧自己的腰包,生怕宝贝被夺了一般。

“類。”

類立马颤微而跪,魔尊一生气就会叫出她的本体,她小心翼翼的找着借口:“魔尊,这是属下要给笙乌的…”

“臭狸猫,到底谁是你的主人?”记千怜鲜艳的红唇不满而动,一掌拍向椅台,黑藤蔓顿时粉碎了一地,随后只见藤迅速生长,又恢复原样。

“……当然是您!”類连忙掏出一个镶嵌着深蓝色宝石的精致紫盒,双手奉上,生怕小命不保。

一股淡淡香气随着盒缝扑面而出,直至盒子打开,气味欲浓,十来颗棕色丹药微微发着光芒,记千怜手心渗出一团黑雾使向百之瑶,紫盒瞬间落入她的手中。

对于记千怜来说,想动的时候她会跑到任何角落,不想动的时候,能抬手都算不错了。

“最近一次神界攻打是多久之前?”

“回魔尊,七万年前。”百之瑶手脚并用,慌张的看着被记千怜拿来当糖豆吃的极品丹药,这可是她耗费百年炼制出来的,不是时间问题,是药材,株株难寻。

“七万年,我都睡几回觉了,神界可不比我做怪少才是。”记千怜沉吟,附身而坐起,“不过是小小伎俩,让那个人受点皮肉之苦罢了,岂是落到这般不堪。”


 区区皮肉之苦…百之瑶扶额,随即大袖一挥,面前出现一团幻影之像。

像中显现神魔两界线处,两边重兵把守,被一明一暗划分,唯一相连的是那条深不见底的衍生之海,黑白二水,相交却不相融,清浊分明,黑海为魔界之地,明海自为神界境地。

“神界这么安静,必定是有阴谋,属下会命令下去,严加盯着,以防突攻。”百之瑶恢复一脸严肃,话落镜消。

“能得你们,我倒是落的清净。”记千怜平淡音中带着少许叹息。

百之瑶无奈:“能为魔尊效命实乃我们的荣幸才是。”

“枯燥乏味。”

语意未尽,记千怜意念一动,身型便消失于殿内,空留百之瑶一人。

“魔尊!”百之瑶感受气息渐浅方向,连忙吆喝,“神界势必有备而入,您切莫随意离开魔界!”

“吾去去就来,勿寻。”

百之瑶挠头,尖翘的猫耳搭落脸庞,自声嘀咕:“这一走又得几万年,累死我这可怜小狸猫谁来伺候您啊。”

届时,天地动荡,魔界之地微微摇晃,一只全身乌黑的大鸟急速飞落殿内,落地化形成人,脚步上前,周身黑色气息缠绕,随羽毛散落几根。

正谓,殿有狸魅女计谋,玄鸟徒空之翱行。

“魔尊呢,天界又在强行拨开衍生之海了。”

“玩去了。”百之瑶习以为常道。

笙乌有所轻慌,恨铁不成钢的看向她:“你怎么不拦住魔尊。”

“要你敢?”百之瑶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有丝不祥的预感,“让横公,赢莲守着便是,他们不是嫌这七百年太过无趣吗。”

笙乌未语,百之瑶轻叹,身形一闪,数刻落入交界之处,随之笙乌幻形而降。

只见浑浊阴深的海水里,蹿跳着两条金色刺眼的微光,上身人形,下摆鱼尾,片片鱼鳞直冲脸上,雌雄双鱼被冷艳凄美的样貌衬托,但它们没有灵魂,就像这衍生之海一样无情。

“神界此番怕是有备而来,我水族已伤大半,请求魔尊护佑!”横公一跃而上,鱼尾落地成脚,全身伤口覆盖,鲜红的血溢出体外,但丝毫不减半点威严。

赢莲也好不到哪里去,附而上前,一眼扫了四周,不见魔尊,便知晓:“又跑了?”

“魔尊在与否,也照样撕裂他们!”笙乌抬头看向明海的上空,化鸟飞速而上。

只见一团金光笼罩天界众神,以大帝之首,形成巨大的保护光环,大帝以聚金身,无形无象,光芒四射。

“不自量力!”大帝大力一挥,笙乌被打回界河之面,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笙乌!”百之瑶飞跃上前,抵挡迎来的几名战将,她手现黑色魔光,召唤数名百兽,与其撕缠敌杀。

随之百之瑶伸出纤长的单手,手心呈现一瓶墨绿色流沙葫瓶,倒出一颗丹药,塞进她的口中:“魔尊不在,你太鲁莽了。”

“大帝竟然也来了,这次魔界恐怕危险了。”笙乌擦去嘴边的鲜血,爬站了起来,看向迎面而来的众神,推开百之瑶,声形传荡遍地,“誓死保我魔界,众魔听命,闯我魔界者,死!”


 “杀!杀!杀!”万千魔怪随之高吼,飞横而上。

神魔厮杀,黑白相交,伴随被血浸染的半边天,颜色分明刺眼,万米上空,逐渐掉落已死的兵将,如蚂蚁一般自甘坠入衍生之海。

衍生不可分割,却被无数尸体洗礼,深不见底的海流早已遍布肮脏污秽之骷,定为罪恶的黑海积压无数邪气,可自道正义的明海也不过如此。

片刻,寡不敌众,魔界大损,先有精英魔力受损,后战死无数群魔,天界之人虽有负死,但比起他们不过是小小一部分。

群魔半跪在地,鲜血不止,百之瑶等人,齐手开起记千怜曾设下的魔湮护盾,黑色烟气聚拢上空,直射四周,瞬间将整个黑河一岸圈住,魔界暂逃一死。

“魔湮护盾坚持不了多久了。”赢莲看着天界众兵全力攻打着屏障,魔湮开始破损散去黑气。

“魔灭我灭,绝不苟活!”横公又吐出一口鲜血,毫不畏惧。

仅残活下的魔兽,紧跟嘶吼,群魔也附言而出:“魔灭我灭,绝不苟活!魔灭我灭,绝不苟活…”

就在众魔等死之际,上空突现黑红缠绕的魔光,一凶悍无比的屠戮玄兽,全身冒着通红的火焰,一声咆哮,震碎万马之神。

玄兽之上,站立一妖艳女子,全身赤染着如血一般的阴气,黑红色耀艳的身形,逼透着浓浓的狠劲,屠戮玄兽似乎非常惧怕一般。

“大帝,你神界趁虚而入,伤我魔界,妄为正道!”记千怜人未近声音却震慑万里,附之一阵魔光抹杀数万天界战神,顿时神界损失惨重。

记千怜纵身一跃,落立众魔之首。

“魔尊!”群魔齐喊。

“看来是把你们养肥了,让你们忘了根。”记千怜慵懒的语气之中,带有少许不满,仿佛随时都会碾碎他们。

笙乌不禁微微颤立,低头跪下:“属下一人之错,甘愿一死。”说罢,便化出利剑,出鞘直射自己。

记千怜一指弹碎:“晚点自己去荒流沙地待一百年。”

“是。”笙乌毫不畏尾,肯定回道。

“大帝,你好好的一界之主不坐踏实了,跑来我这搞事情,想必你也是寂寞了?”记千怜周身溢出狂风,微散黑芒的四周再次聚拢阴烟之气,随风而起,站立于空中。

“正邪不两立,魔道小儿还不快束手就擒!”大帝身旁一银色之身的战神,刹现一对白色羽翼,手持尖枪直射于她。

记千怜一个闪躲,轻而易举的将他踹回几步:“魔道小儿?”

她微微勾唇,随即半掩起眉眼,不禁一眨间,只见羽翼战神的背后直穿出一只利爪,白净纤长的手上被鲜血染盖。

记千怜嫌弃的收回手,一个劲儿的将手上的脏污往已经死掉的战神身上抹。

大帝皱眉,随即纵身跃出,金龙真身幻现,缠绕住记千怜,浑厚的声音回荡起:“魔就是魔,本性难移。”

“是魔又如何?自神魔划分,神界次次挑衅,杀我魔界子民数不尽数,他们魔力低微,未曾扰过天界,就连刚诞生的小小魔童,你们都不肯放过,那个时候你们可曾留情?”记千怜痛恨大帝的虚伪,随之而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