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穿书后我成了恶毒女反派

穿书后我成了恶毒女反派

橘子好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流年不利,秦一一竟然穿越到了自己写的小说里!并且开局就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书中最大的反派西厂督公元毅现身,秦一一抓住了这棵救命稻草,捡回了一条小命。不过反派就是反派,上一刻救了她的命,下一刻就要抄她的家,这个男人为何变脸如此之快?不过更加让人想不通的是,最后她也没死成,并且莫名其妙的成为了督公妻……

主角:秦一一,元毅   更新:2022-07-16 10: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一一,元毅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书后我成了恶毒女反派》,由网络作家“橘子好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流年不利,秦一一竟然穿越到了自己写的小说里!并且开局就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书中最大的反派西厂督公元毅现身,秦一一抓住了这棵救命稻草,捡回了一条小命。不过反派就是反派,上一刻救了她的命,下一刻就要抄她的家,这个男人为何变脸如此之快?不过更加让人想不通的是,最后她也没死成,并且莫名其妙的成为了督公妻……

《穿书后我成了恶毒女反派》精彩片段

 漆黑的夏夜,天闷热的让人睡的不安稳。

寂夜之中忽然传来一声猫叫,紧接着一声连着一声,凄凄惨惨,听的人毛骨悚然。

“哒、哒、哒……·”

这诡异的氛围被阵阵马蹄声打破,积了一天的雨也在此刻倾盆而下,裹挟着湿热的空气,绵绵密密的扑面而来。

秦一一就是被这场大雨浇头而醒,起先还有些不知身在何处的迷茫,可转脸想起自己在家里睡得好好的,哪来的水?

哒、哒、哒的声音越来越近,秦一一撑着身子,觉得哪里都不对劲,手掌下微微发热的地面,不断砸下的水滴,厚重繁琐的衣衫,漆黑的雨夜,视线并不算好,可她还是敏锐的发现了,不但自己身体异常,所处的地方也不对劲,这让她昏沉的意识立刻清醒了过来。

不远处哒哒哒的声音已经近在咫尺,身体立刻做出了应激反应,当她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藏了起来。

哒…哒…哒…声音慢了下来,她伸手摸了把脸上的雨水,紧张的有些喘不过气来,想起临睡前看过的灵异小说,更是让她不安。

“就在这周围搜寻,他受着伤,又带着个女人,跑不远的。”

粗犷的嗓音在嘈杂的雨夜里依旧洪亮有力,一字不落的砸在秦一一的耳朵里,突如其来,惊心动魄。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秦一一摸了摸身上早已经湿透的衣衫,这明显是古装,可是她睡觉前明明穿着一套短睡衣,一个不算好的念头出现在脑海里,她咬紧牙关,现在情况不明,外面又有人在搜索,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万一他们要找的女人就是她,那就麻烦了!

这么想着秦一一就要起身。

“嘶!”

只是危险比她想的要来的快,她刚要起身,只觉得头皮一麻,随即整个身子被狠狠的往后拖去,胳膊上传来的巨疼袭来的一瞬间,她只想骂娘。

很快拖着她的手松开了,秦一一咧着嘴,想要骂出口却只能疼的咬牙。

“大人,找到了。”

雨慢慢小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点起的火把照亮了漆黑雨夜,秦一一抬起头便见自己被一群人围在了中间,她眯起眼,忽然绝望了。

真的如她猜想的那样?

“你们是什么人?”

言语带着控制不住的颤抖,秦一一握紧了双拳,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

领头的男人皮肤黝黑,一双眸子里满是寒光,只是低头看了她一眼,随即拔出手中的长剑。

一把冰冷的长剑就这样架在了秦一一的脖子上,不等她再言语,男人粗犷的声音再次传来:“再不出来,这个女人可就要人头落地了。”

女人?人头落地?

冰冷的长剑近在咫尺,男人无情的言语刚刚落下,危险一触即发,秦一一咽了下口水,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只是没等她开口,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嗤笑,:“哼,果然是西厂的阉狗,只会用这些腌臜龌龊的手段!”

西厂?秦一一俯伏在地,果然如她猜想的那样,她,秦一一穿越了!

场面不给她多想时间,远处黑暗里走出一个人来,随着那人现身,秦一一明显感觉到脖子处的长剑又近了几分,几乎是贴在她的肉上。

“李大人,真是让我们好找啊。”

来人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身青衫早已经被雨水打湿,头发也略凌乱,看着有些狼狈。

“你放了她,我跟你们走就是了。”

秦一一抬起头,被雨水打湿的额前碎发紧紧的贴在脸上,湿腻腻的感觉并不算好,可她依旧仰起头看向那个李大人。

一睁眼就来到了这里,她并不清楚现在这具身体的身份,或许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的答案。

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注视,李大人低头看着她,四目相对,秦一一立刻扑捉到那人眼底一闪而过的疑惑和诧异,随即神情微变,像是庆幸中夹杂些愧疚,又像是身上背负的某种重担忽然脱落后的轻松。

不对!

秦一一立刻意识到事情的奇怪之处,这个李大人见到她时的情绪显然是不对的,如果自己真的是那个足以撼动他,让他不顾危险挺身而出的女人,他不应该是这种情绪才对。

她现在可以确定自己根本就不是他们口中,那个可以要挟这位李大人的筹码。

只是眼下也由不得她分辨,她对现在的自己一无所知,轻易开口只怕会着了道,那李大人若是一口咬定,那她说的越多就越麻烦。

火把忽明忽暗,一阵寒风吹来,冷的秦一一想要蜷缩起身子,可架在脖子处的长剑丝毫未退,她要想个办法脱离眼下的危险境地,而且必须一击即中才行。

就在此时由远而近的马蹄声再次传来。

谁来了?

她抬头发现前方燃起一团火,在漆黑的雨夜格外的引人注意,火光中他看见一辆马车缓缓走来,在人群前停下。

车子刚刚停稳,车帘便被打开,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出现在她的视线里,紧接着是暗红色的衣袖,上面似乎还有些花纹,但是她看不清楚。

就在她眯起眼再要看的时候,一个举着雨伞的背影隔断了她的视线,那人从马车里走了出来,被雨伞遮住,她只看见一双黑色的靴子和暗红色的衣角。

见那人被左右拥护的场面,秦一一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李大人,好久不见。”

那人背对着她,清冷冷的声音传来,好似山间一股清泉,那般干净、清澈。

“大人!”

秦一一刚开口,便察觉到脖子处的剑有贴近了几分,可生死关头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梗着脖子继续道:“大人,大人明察秋毫,我与这位李大人并不相识。”

她话音落地,人群中立刻安静了下来,寂静中,那位背对着她的身影转了过来。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秦一一暗暗吃惊,这位生的着实过于好看了些!

尤其是在那一身暗红色的衣衫衬托下,白净的脸庞,薄唇微抿,垂着双眸扫了她一眼,气定神闲的模样更是让他身上染上了几分难以言喻的气场。

秦一一对上那双好看的眸子,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但她硬着头皮没有挪开目光,咬咬牙继续道:“大人,我是冤枉的。”

那人还未开口,架在脖子上的剑已经划破她的肌肤,一丝血腥气瞬间涌上她的鼻尖。

秦一一不再敢有其他的动作,只是目光紧紧的盯着眼前的那人,有丝倔强和不甘,她心里清楚,这可能是她最后活命的机会了。

如果这些人真的是西厂的人。

秦一一咽下口水,心一横道,:“大人,我可以证明我并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证明?”

那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拿过一边下属撑着的雨伞,走近了几分,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秦一一见他开口,以为是转机来了,忙道:“是的,大人。”

那人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小姑娘,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见秦一一迷茫的神情,那人又道:“我叫元毅。”

元毅?元毅!西厂的元毅!

知道吗?

是她认知里的那个西厂的元毅吗?

嘶!

秦一一倒吸了一口凉气,西厂的元毅,那个她笔下权倾朝野又心狠手辣的太监?!

怎么回事?难道她穿越到自己写的书里?

这是什么狗血场面?她现在占据的又到底是谁身体?她不过就是正常的作息,睡觉也能穿越?

见眼前的小姑娘瞪大了双眸,明显被吓到了,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元毅笑出了声,接过架在她脖子上的剑,微微倾下身子,盯着她道:“看样子,你是知道我的。”

他说着将剑刃往上挪了挪,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盯着她,似笑非笑的神情,惹得秦一一浑身发凉。

冰冷的剑刃滑向脸庞,她下意识的后缩着身子,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拦住,被迫之下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剑贴上脸颊,好似下一刻就会刺进肉里,退无可退,只能颤抖着声音继续说道:“督……大人,我真的可以证明……”

“小姑娘。”

元毅打断了秦一一的话,笑道:“你不会天真的以为西厂的督公是个慈悲为怀,菩萨心肠的人吧?”

元毅看了眼跪倒在地的那位李大人一眼,脸上神情微微有些许的转变,只是很快收回了目光,冷冷的看着秦一一。

完了!

西厂,那个无恶不作、臭名昭著的西厂,那个杀人不眨眼的西厂督公元毅,那把出鞘就要饮血的剑就在眼前,如今秦一一心里如何不怕。

“督公,手下留情!”

危难之际,一个高昂的声音伴随着疾驰的马蹄声由远而近,秦一一抬头便见一个男人急切的翻身下马,白色的衣衫在火把的照映下格外的显眼。

“督公,手下留情!”

来人边求情边向元毅施了一个礼。

元毅见了来人挑了挑眉,道:“原来是户部的施大人,夜半不睡觉,来管我西厂的事,这又是为了哪般?”

来人两步走到秦一一面前,见架在她脖子处的长剑目光一紧,转目看向元毅,道:“督公说笑了,西厂的事情自有督公,哪里轮得到下官置喙。”

言罢他又看了眼秦一一。

秦一一见了这情形,心中已隐隐有些猜测,不待她言语,便听到来人道:“督公,实不相瞒,下官此次前来,正是为了这……·女子……·”

“哦?”

元毅看向跪坐在地上的秦一一,来人上前一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他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看的秦一一只觉得后背发凉。

“施大人,这件事情也不能只听你一面之词吧。”元毅漫不经心的开了口。

闻言,来人一挥衣摆,跪在了地上,沉声道:“督公,下官所言句句属实,眼下家父还在江南府公干,府上的事暂由下官主理,如果这……”

来人看了眼秦一一,回头继续说道:“这出了什么事情,家父那里下官不好交代,还请督公能高抬贵手。”

“施大人这是做什么?你我同为陛下效忠,大人这礼我可不敢受。”

秦一一见元毅嘴上虽这么说,但身体却很诚实的受了这一礼,可见此人何等狂妄。

说来也是,她笔下的西厂督公的确有狂妄的资本。

杀人的剑从脸上挪开,秦一一的心却依旧紧紧的揪着,元毅到底要做什么?施家?又是哪个施家?

秦一一恍惚间被人从地上扶起来,揽进了怀里,怀抱很温暖,暂时驱走了她身上的寒凉,暖的她只剩下倦意……

“京默…京默…”

谁在她耳边叫?声音里满是焦急和心疼,她想要看清楚那人的脸,可眼前却只有一片黑暗……

……

午后,阴沉沉的天起了凉风,秦一一坐在园中的那棵开满粉色花朵的木槿树下。

她叫秦一一,一名二十一世纪三好青年,博士毕业没多久,有一份体面的工作,闲暇之余她还有一个爱好,码字。

她一直致力于写出惊世骇俗的作品,终于在她历经多年、费尽心力的情况下,成为了一名……常年扑街的网络小说作者。

真实的世界果然都是残酷的!

秦一一向来知道自己的运气不大好,像是从小到大只要是高于五毛钱的抽奖类活动都与她无缘,买一瓶从来不会中一瓶的饮料,甚至差一步就会赶上的公交车都在告诉她,她不是个幸运的人,这个清楚的认知造就了她打小就脚踏实地,从不心怀侥幸的性格,但…没想到长到快三十岁她才真正的发现,她不是运气不大好,而是太不好!

20XX年七月七日,临睡前,她不过就是在看到其他作者朋友吐槽作品扑街的时候,在心里抱怨了一句‘还有比我惨的吗?’再一睁眼人就到这里来啦!

如果…她说如果,如果只是单纯的穿越,她可能还会兴奋的感叹一句上天真是眷顾,毕竟在平凡枯燥的人生中还能有这种反人类,反自然规律的经历,想想还挺刺激的,但…问题是,她穿越进的世界是她自己架构的小说世界!

柳巽远远瞧见自家小公爷坐在石凳上,垂首看着脚下的地面,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自从半个多月前小公爷被带回来后,他就觉得哪里怪怪的,沉默寡言的像是换了个人,难不成是被吓到了?

毕竟是不小心落到西厂爪牙的手里,西厂那是什么手段,全国上下妇孺皆知,小公爷被吓到也是正常,这么一想柳巽深以为然,不免有些心疼自家这位从小养尊处优的小主子。

施卿一。

她现在叫施卿一。

秦一一暗暗叹气,作为这个世界的创造者,她怎么会不清楚施卿一的身份和结局。

施卿一,女,年十五,作为本书最大的反派之一,祖上是头号开国功勋,当年也是战功累累,虽到她父亲这一辈已做了文官,但世袭着国公爵位,娶得又是当今陛下太傅的女儿为妻,家世地位在当下也是数一数二的。

唉!

虽说地位上还过得去,但是……一想到这个自己亲手塑造的人物,秦一一现在就只想掐死自己。

施卿一是定国公府的小公爷。

对,她的人物设定上是小公爷!

为什么要女扮男装?

这和施卿一的出身有很大的关系,其实她并不是施允的亲生女儿,她的身世牵扯着太多的东西,简单一点来说,她原本是施允好友之女,当年家族得罪新帝,落个满门抄斩的下场,施允为了保下这个好友唯一的子嗣,玩了一招狸猫换太子的把戏,救出她后,为了不引人耳目,便女扮男装将她留在了身边。

秦一一叹了口气,也亏她当时想的出来。

施卿一,作为她笔下的反派,她所有的小说中唯一的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反派,这该怎么去形容这个人物呢?

简单一点来说,她的人物设定就是个疯批美人!

复杂的解释就是:因为爱情啊!

因为她笔下的那个亲儿子!本书的男主李明安!

书里的施卿一为了得到男主,是家仇也不报了,事业也不搞了,家人也不要,忠仆也舍弃了,最后没皮没脸的换来的却是从头到尾男主的利用,三天两头的背锅,和一个从惨无人道的结局。

她这部小说为数不多的书粉曾用过一个段子形容施卿依这个角色,就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坏透了!

狗血的爱情,狗血的设定,秦一一又叹气,难怪当初这本书会扑,太太狗血了!

边上的柳巽见自家小公爷一会摇头一会叹气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忙快步走了过来,问道:“小公爷,您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小的去找府医来给您看看?”

不舒服!她现在哪里都不舒服!

穿越也就算了,还穿自己书里来了,穿书也就算了,还是个作大死的反派,老天爷啊,这是看不下去她这么狗血的文字,所以来惩罚她了?

这样来看,有些话还是说早了,现在她的处境才真是应了那句‘还有比我惨的吗?’

“小公爷,您别吓我啊,我这就去找府医!”

说着撒腿就要跑,秦一一却一把拉住柳巽,道:“没事,我就是渴了,你去给我倒杯水来吧。”

柳巽半信半疑的看了看她,见秦一一不耐烦的挥挥手,只好转身端水去。

秦一一目送他离开,单手托住下巴,她来到这里已经有半个多月了,她能想到的办法都试过了,可就是回不去,难不成她要一辈子困在书里?

如果真的只能留在这里,她该怎么办?成为施卿一?继续她的人生轨线?

她忙摇头否定,开什么玩笑,就算是回不去了,她也不能走施卿一的老路子,那不单是死路一条,而且是惨死!

她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只能留下的话,就要计划好一切,就算是逆天改命也要试一试才行!

初夏,风起,秦一一抬头看向远处的天空,好似转眼就要大雨将至,她伸手捻起一朵被风吹落的花,变天了!


 来到这个世界的整三十天,秦一一见到这具身体名义上的父亲,施允。

“你又在胡闹什么?你以为姓元的为什么肯放过你?离京前我是怎么告诫你的?你脑子呢?”

刚见面就被虎着张脸的施允臭骂了一顿,秦一一愣了一下,但想起原书中这位父亲是实打实的对原主好,况且这事的确是原主的错,便垂首认了错,:“父亲大人息怒,孩儿知错了!”

刚来的那天晚上她是吓傻了,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可事后从小厮柳巽那了解的情况,再细细想来,那元毅是什么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陪她废话,这其中只怕是另有目的。

见秦一一低着头乖乖认错,施允倒也不好再多苛责,叹了口气,道:“祠堂跪着去,好好反思反思!”

虽是夏日,但祠堂依旧阴凉,秦一一盘腿坐在蒲团上,双手托着下巴,正暗暗的想,这里倒是好地方,又凉快又清静的,下次可以多来几趟,就当作是避暑了!

咚咚咚!

三声敲门,吓得秦一一连滚带爬的跪了起来,虽然她是不在乎这一屋子的牌位,可她如今顶着施卿一的皮囊,被施家的人看到她现在这副德行,打断她的腿都不亏!

“好了,你倒也不用装了。”

闻言秦一一松了口气,扭头看了眼来人,跪坐在了蒲团上,:“哥,你吓死我了!”

施卿明,施卿一的哥哥,也就是那晚在元毅手下救她一命的人,这些日子施允出京公干,都是这位名义上的哥哥在照顾她。

这施卿明原是施允大哥的儿子,但他父母早亡,打小是寄养在施允名下的,施卿一和他一起长大,感情也不错。

以这段日子两人相处的模式来看,这位大哥是个妹控!

秦一一是家中独女,从小就羡慕别人有兄弟姐妹,现今忽然天降一个好哥哥,也算是在这段苦难日子里的一丝安慰吧。

“我刚从外面回来,就听郑伯说父亲一回来就罚你跪祠堂了,晚饭吃了没有?”

说起来施卿明比施卿一大不了几岁,可如今已是户部的侍郎了,小小年纪颇有才华,行事为人也难得是个稳重的,她听伺候的小丫头莹儿说,这位哥哥是京中出了名的才俊。

“嗯,饿了!”

秦一一摸摸肚子,从施允午时回府到现在已经是月上枝头了,她连口水都没喝着,肚子早已经叫过几轮了。

见她一副委屈的模样,施卿明笑着从身后拿出一个油纸包递到她面前,:“就知道父亲回来定是要罚你的,所以一早我就让人去杏花斋买了你爱吃的云片糕。”

他边说边打开包裹,递了一块给她。

“还是哥哥最好!”

看她吃得欢,施卿明叹了口气,伸手摸摸她的头,继续道:“你也别怪父亲,他一向严厉,何况你还是府上的小公爷,外面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着咱们家呢,你平日里胡闹也就罢了,这次碰上的是西厂,父亲难免要想的多些。”

听他安慰自己,秦一一点点头,怎么说她内在也是快三十的人了,这个道理她还是懂得。

“哥,这些日子我有仔细考虑过,这件事情绝不简单!”

她之前有问过柳巽,为什么她会三更半夜的雨天躺在外面的大街上,还是一身女装的扮相?

据柳巽的回忆,那日她与言候家的小侯爷刘彦一起喝酒逗趣,半道不知是谁提起要簸钱助兴,输了的人便要接受惩罚,结果施卿一输了游戏,只好男扮女装。

这就有意思了,怎么就这么凑巧了?游戏输了换女装,酒喝醉了街上躺,她堂堂国公府的小公爷,身边的近身侍卫和书童偏都凑巧有事,一个都不在,细细想来这里面的门道可就多了。

施卿明看着眼前眸子发亮,分析起事来条理清晰的秦一一,又是欣慰又是心疼。

“京默果然是长大了,分析起事来都头头是道,但京默……”

秦一一仰起头看着他,就见他又说:“如果这一切真的是元毅做的,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们现在还一无所知,所以京默,你答应哥哥,离他和西厂远一点。”

见他眼底满是担心,秦一一就算再想拨开眼前的迷雾,此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乖巧的点头应下。

如果她猜想的不错的话,那晚元毅是故意拖延时间,等着施家的人找上门,他这把姜太公钓鱼玩的倒是溜,男扮女装?难道元毅已经知道她真实的身份了?还是只是试探?

元毅闹这么一出,会不会就是上面那位授意?

施卿明现在不过是在安慰她罢了,就算她有心避开麻烦,只怕麻烦也会自己找上门的。

祠堂外,施允听见自家儿女的交谈,心中也是愁苦万分,山雨欲来风满楼!

………

这日清早打施府后门的小巷中走出两个个头不高的小子,十几岁的模样,走在前面略矮一些的转身催促道:“柳巽你快点啊,再这么墨迹下去,尤大娘家的肉包子可就吃不到了。”

柳巽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衫,瞧着前面回头催促他的小公爷,有些气馁:“小…小少爷,我已经走的很快了。”

一身灰蓝衣衫的秦一一一把拉住他,:“那咱们就跑起来。”

说着不给柳巽拒绝的机会,拖着他朝着城东跑去。

“小……小少爷,您慢点!哎,前面有马车…左边……”

“我知道的。”

秦一一打断柳巽,拉着他上了石板桥。

眼见来到这里已有一个多月了,仗着施允每日忙着朝堂上的事,母亲早逝,施卿明又宠着她,府上没人管的了她,大半的日子秦一一都是在外面消磨的,如今全京城只怕没有她不知道的地方,过了这个石板桥,再穿过一条小巷子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尤大娘家的包子铺。

清晨东方的太阳刚升起,微风吹开河边的柳树枝,她打树下穿过,束发的带子随着柳枝一起飞扬,白皙的小脸上已经染上了一丝红晕。

前面尤大娘的包子铺已经近在眼前,秦一一加快步伐进了小巷,狭窄的小巷刚好容下并肩而行的两人,柳巽拉了拉她,道:“小…小…少爷,咱们慢些吧。”

这一段路跑的他有些喘不上气来,秦一一倒是好些,虽顾忌他放慢了脚步,但嘴上不忘吐槽,:“你这身子也太虚弱了,得好好练练,从今晚开始练习跑步。”

柳巽上气不接下气,听她这么说苦着张脸:“不是吧,小少爷。”

秦一一转过身边瞧着他边后退着走,:“我是说真……”

“小公爷,小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