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废柴千金很嚣张

废柴千金很嚣张

佳佳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千伊是沈府二小姐,在京城中的名号响当当!只不过外界的传闻中褒义几乎没有,全部都是奚落,谁不知道那位飞扬跋扈且貌丑无颜的废材千金?面对外界的诟病,沈千伊微微一笑,不予理会,毕竟事实并非如此。可是最近有件事令她愤愤不平,那位早就定有婚约的寒王,战胜归来后,回京的第一件事便是请求退婚。士可杀不可辱,沈千伊与那位王爷杠上了……

主角:沈千伊,慕凌天   更新:2022-07-16 10: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千伊,慕凌天 的武侠仙侠小说《废柴千金很嚣张》,由网络作家“佳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千伊是沈府二小姐,在京城中的名号响当当!只不过外界的传闻中褒义几乎没有,全部都是奚落,谁不知道那位飞扬跋扈且貌丑无颜的废材千金?面对外界的诟病,沈千伊微微一笑,不予理会,毕竟事实并非如此。可是最近有件事令她愤愤不平,那位早就定有婚约的寒王,战胜归来后,回京的第一件事便是请求退婚。士可杀不可辱,沈千伊与那位王爷杠上了……

《废柴千金很嚣张》精彩片段

大越丞相府东侧的小院里。

春风拂柳,柳树摇曳,一美人靠在破旧的屋门前凝视着手中的书卷。

饱满的额头上盛开着一朵妖娆的红莲,在那红色花朵的衬托下,原本就白皙如羊脂的肌肤更显晶莹剔透。

“踏踏踏……”

稀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淡蓝的身影走了过来。

进门的翠竹看着慵懒如猫儿一样的美人时,急得跺脚,“小姐,寒王今日回京,您怎么还有心思看书呀!”

“他回来与我何干。”美人眉眼不抬,青葱手指翻动着书页。

翠竹急道,“小姐可是沈千伊,未来的寒王妃啊!”

沈千伊的大名在大越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张扬跋扈,愚钝不堪。

虽为尊贵的相爷之女,却胸大无脑,丑得出奇。

简称,废物!

而寒王,风度翩翩,器宇轩昂。

原本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却因为十二年前三皇子生母嘉妃娘娘,亲自与皇上求说而定下婚约,将两人拴在了一起。

“小姐,寒王此次凯旋而归,定会履行婚约迎娶小姐的!”翠竹感慨着,谢天谢地,寒王终于回来了,若是小姐今年再无法出嫁,按照族规就要被送入家庙了。

“履行婚约?”沈千伊呢喃一声,就是嘴角牵起一丝不屑。

边关动乱多年,若是他当真有本事,何必持续四年之久?若非西楚内乱,没工夫陪他玩了,他会有如今的凯旋而归。

狗屁!当真是不要个碧莲!

翠竹只想着年底小姐不用去家庙,高兴地拉着她主子出了小院直奔府门。

******

“呦!寒王还没进上都城呢,二姐姐就如此迫不及待的赶着投怀送抱了?”一声讥笑在身后响起。

沈千伊停下脚步转身而看,身后之人正是府里的三小姐沈梦婷。

四目相对,沈梦婷拧了拧眉,毫不加以掩饰眼中的厌恶之色,看着沈千伊那张就算未施粉黛都妖气冲天的脸,她就恶心的想吐。

三皇子穆司寒对沈千伊的厌恶人尽皆知,若不是不愿意面对这个‘丑陋’的废物,穆司寒又何必在边关动乱时,顶着婚约亲自向皇上请命奔赴边关。

不过也正是婚约如此的一拖再拖,沈千伊这个千人恨万人烦的废物,早已沦为了整个上都城里的笑柄!

沈千伊将沈梦婷的讥讽之色尽收眼底,却不怒反笑,并有模有样地学着沈梦婷的腔调道,“呦!三妹妹说的真对,我确实是投怀送抱去,不像是三妹妹,就是想投怀都不知该抱谁。”

上都城里的人有多知道穆司寒厌恶她,就有多清楚沈梦婷多爱慕穆司寒。

“不过是个被寒王厌恶的废物,有何可得意的!”冷哼一声,沈梦婷拉长着小脸提着裙子挡在了门口,今日她倒要看看这废物如何从她面前走出这个府门!

“二小姐还是回院子里去吧,寒王不过刚回来,若是再被二小姐吓跑了可就不好了。”丫头春琴站在沈梦婷的身边,同样笑的讥讽。

沈千伊原本也没打算出门,眼下索性直接往回走,而对于那如同门神一般一主一仆的讥讽,于她来说不过就是个屁而已。

奈何翠竹着急啊!

当即上前,“你们凭什么如此说我家小……”

“啪!”

只是不容她把话说完,春琴扬手就是一巴掌。

沈千伊止住脚步,看着翠竹脸上高高肿起的面颊,美眸渐沉。

台阶上的春琴仗着有沈梦婷在身边,嚣张地微扬起下巴,“怎么?二小姐难道还想责罚奴婢不成?”

沈千伊身上骤然凝聚的寒气,冻得春琴一哆嗦。

然而,就在春琴脸色渐白时,沈千伊却忽然从她的身侧擦过,抬手朝着沈梦婷鬓上的发簪摸了去,“如此美的发簪,戴歪了多可惜。”

沈梦婷厌恶的嗤了一声,连话都懒得多说。

沈千伊扶好发簪后退一步,眉眼弯弯地笑着,仿佛那刚刚冻僵了春琴的寒气,与她毫无干系一般。

翠竹红肿着一张脸看向沈千伊,心中那个窝火,她家的小姐明明厉害的很,捏捏手指头便可以将七尺来高的黑熊杀死,可偏偏在这府里,却总是好脾气的任由其他人欺负说闲话。

“啊——!”

一声尖叫骤然响起,惊得翠竹回神。

只见刚才还站在府门前搔首弄姿的沈梦婷,惊慌失措地用一双手捂着自己的屁股,再仔细一看,她身上那条骚粉色的水罗裙不知怎么竟碎成碎片落了一地!

随着一阵春风佛过,只剩下两条套着里裤的大白腿在风中打颤。

“啪!”

原本打在翠竹脸上的那一巴掌,被沈梦婷亲自抽回到了春琴的脸上,“死丫头,连给本小姐挑衣服都开始糊弄,看我一会不打死你!”

春琴被打的一脸懵逼,她敢肯定那裙子她拿出来的时候是好好的啊!

“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走!”沈梦婷捂着屁股,朝着自己的院子小跑去。

沈千伊走到翠竹面前,拧眉不悦地说道,“出息了,都能任人打骂了?”

翠竹呲牙,“那什么……咱不是废物吗?”

“哟,你这是怪我没出息了?”

翠竹顿时讨好上前,挽着她家小姐的胳膊嘿嘿一笑,“小姐,出手的滋味还不错吧?”

其实她知道,她家小姐只是懒得搭理府中那些女人罢了,但是,人嘛,偶尔还是要给自己找个出气筒的!

沈千伊白了她一眼,嘴角却渐渐翘了起来,偶尔欺负欺负人,不但能舒筋活血,更能止闷化郁。

******

“今儿老百姓,真啊真高兴……”沈千伊吊儿郎当地哼哼着小曲,被翠竹拉进了一家茶楼!

只是一进去她便是有些懵,今日的茶楼是怎么……了?

一群群的莺莺燕燕,穿的那叫一个姹紫嫣红,描的那叫一个百花齐放,若不是门外挂着茶楼的牌子,她真的会以为自己是误进了怡红院。

啊呸!

被那些胭脂水粉熏的晕头涨脑的沈千伊,终于挤上了二楼,却不由的怔了一下!

随即扫了一眼过去,角落里坐了一黑一白两个男人!

灼灼白衣的男子正勾唇慵懒地挥着折扇,甚至还向她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

呵呵!

真是春风拂柳万物春,骚包跟着遍地开花。

沈千伊毫不避讳地翻了个不太雅观的白眼,只是收回视线的那一刻,她心忽的乱了一分,他……

黑衣男人一脸生人勿进的冷漠样,白皙的手指轻轻转动着指间上的茶杯,鹰锐般的眼睛时不时朝着街道扫去。

“小姐刚刚奴婢花了十两银子买了一处靠窗的好位子,保证你能将寒王从头到脚,360度无死角地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十两银子一个位置?

这丫头的脑袋是被驴踢了吧!

沈千伊收回心神,更是肉疼地叹了口气,“要是飞雪在该多好啊!”

翠竹一哆嗦,好似见了鬼一般。


靠近窗边的位置啥都有,就是没有空位。

翠竹皱了皱眉,指着某一处早已被霸占的座位,憋屈地说道,“小姐,那明明是奴婢花银子买来的……”

“你花的钱,我站着?”沈千伊似笑非笑地瞅着翠竹,这大头钱花的,值啊!

翠竹一激灵,两步冲过去,拍了拍那占座的姑娘,“这位小姐……”

话都没等说完,那姑娘扬手丢了锭银子出来,显然,让座是不可能的,死都不可能!

翠竹下意识躲开。

身后,沈千伊轻轻伸手,速度奇快地将银子挽在掌心,笑了,“五十两,不错!”

可心却在滴血啊,我擦,燕寒奕这么值钱吗?

早知道,她应该把所有的位置全买下来,界时必会赚一大笔银子,啊哈,错失良机,肉疼啊肉疼!

关键是,若是飞雪知道了,怕她肝都得跟着一块儿疼了,败家啊,钱都不会赚!

如此利落又见钱眼开的模样,刚好被某一个男人看在了眼里,上扬的剑眉轻轻挑了挑,随后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

“得咧,您慢坐。”掂量着手里的银子,沈千伊市侩地笑弯了眼睛,转身要走。

翠竹嘴角直抽抽,狠狠叹了一口气,在她家小姐的眼里,寒王都没有五十两重要,嘤嘤嘤……如此,小姐何时能嫁出去?

“小姐,小姐,那边还有位置哎……”本着不死心的精神,翠竹再次拉着沈千伊走到了窗边的角落上,“那些女人还真是白白生了一双眼睛,这么好的空位不坐非要和我抢,好在我聪明伶俐。”

沈千伊登时无语抚额,介位菇凉,你的一双招子也不见得明亮到哪去好伐。

这里是有空位没错,可坐在对面那两个大男人跟黑白无常似的,试问哪个正常姑娘敢和他们一起坐?

“小姐咱们没坐的事儿您千万别和飞雪说哈,我现在就去找掌柜的把银子给要回来。”奈何翠竹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将沈千伊塞进凳子里,声音落下的同时人早跑没影了。

沈千伊被迫坐在凳子上,一双无聊的眼睛却再次被那穿着黑衣的男子所吸引,细看之下才发现,那男人竟是坐在轮椅上的!

他一双眼睛黑而深邃,周身散发着阵阵冷气,而真正慑人的却是从他左眼一直蜿蜒到腮边的疤痕。

那样的疤痕对于别人来说是狰狞的,但沈千伊却觉得似曾相识!

黑衣男人似也察觉到了某双眼睛对自己的注视,缓缓抬眸,却在即将四目相对的瞬间,街道上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沈千伊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侧眸朝着窗外望去,并没有发现刚刚被他注视着的黑衣男人此刻正在静静地看着她。

视野好,心情就好,沈千伊支撑着下巴将街道上的景色尽收眼底。

伴随着街道上百姓的欢呼,一列队伍朝着这边缓缓而来,其中最为醒目的便要数那骑着高头白马一身银亮铠甲的男子。

当今的寒王,上都城内所有女子倾慕的对象。

将士们凯旋而归,百姓的欢呼声震天。

上都城本就民风奔放,于如此振奋人心之际,更是有胆大的女子朝着看顺眼的将士们扔着各种私人之物,一时间手帕,珠钗,步摇,胭脂满天乱飞,而所有女子投去最多的对象,则是那骑在马背上的男人。

寒王只是本能地抬起手臂抵挡着那飞来的物品,一双微垂的眼睛始终如一地看着依靠在自己怀中的女子。

沈千伊将此情此景尽收眼底,面上却无一丝波动,若不是那坐在对面的白衣男子,始终将眼珠子黏在她的身上,她的心情也许还会更好一些。

楼下,寒王才刚搂着美人走出街道。

楼上,沈千伊便站了起来,本事要道谢离开,目光触及却在触及那黑衣男子时愣了愣。

被捏成粉末的茶杯于黑衣男子的指间依旧能呈杯状不散不垮,这究竟是要多强大的内功修为才能做得到!

察觉到黑衣男子正缓缓抬眼,沈千伊瞬间敛起骇然,对着一黑一白疏远地道了一声谢,转身匆匆下楼。

她并不知道,黑衣男子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不见。

“呵……”黑衣男子似笑似讽地低哼了一声。

白衣男子惊如雷劈了一般,连说话都开始磕巴,“你,你又要算计谁?”

黑衣男子并不理会白衣男子的惊呼,抬手抚向自己脸侧的伤疤,心中冷哼,倒是没见那个女人露出什么害怕的神色。

白衣男子摇着手中折扇朝着黑衣男子斜靠了几分.身子,“难道那个废物小姐入了王爷您的眼了?”

虽然那女子沉静的让他意外,但他敢肯定,刚刚那个女人就是沈相爷的二女儿,京城之中人尽皆知的废物小姐!

只是……

白衣男子再次轻声开口,“王爷不觉得那女人的沉静很是熟悉么?”

黑衣男子的眼瞬间冰冷,松开手的同时抬袖而挥,立时,刚刚的杯子彻底消失,连一丝痕迹都没剩下。

白衣男子心中一抖,识相地闭上了嘴巴,他真是脑袋被门夹了,一个云一个泥,根本不可能相提并论!

‘咔嚓!’一声轻响,白衣男子手中的茶杯应声而碎,温热的水洒了满手。

“别再露出那贱兮兮的表情。”黑衣男子淡然开口,优雅地收回了刚刚不过是轻弹了一下的手指。

白衣男子汗,紧闭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再多出。

******

沈千伊带着翠竹前脚刚走出茶楼,街道上的议论声后脚就将她们所淹没。

“就算那沈家二小姐再脓包,寒王如此正大光明地搂着其他女人……也怕是不好吧?”

“有何不好的?我听闻寒王这次可是要拿着军功退婚呢!”

“这么说,那沈家的二小姐不但是废物还马上要变成弃妇了?”

“哈哈哈,可不是吗,真是越丑越添彩。”

街道上的议论一声高过一声,听得翠竹红了眼睛。

寒王如此打自己小姐的脸已经够让小姐心疼的了,眼下再听见这般说辞,岂不是往伤口上撒盐嘛!

“你们这些……”

然而,翠竹刚要撸袖子理论,就被沈千伊拉了回来。

“何必平白浪费力气,走了,回府。”沈千伊点了点翠竹高高撅起的嘴巴,好笑地摇了摇头。

翠竹愣怔地眨了眨眼,她,她家小姐怎么能做到如此冷静?!


沈千伊将自己窝进软榻中,脑子里却是那挥之不去的黑色身影。

她眉头紧锁,固王——慕凌天!

安庆侯慕云廷唯一的儿子,一个传奇一样的人物。

三岁能文五岁能武,十岁济身武林十大高手之内,十二岁随安庆侯入军中,足智多谋降敌二十万,十四岁更是以三十万兵力击退南晋七十万大获全胜,十六岁力挽狂澜护住南晋南周合力进攻,即便是面毁身残,可却是保住了大越的南大门。

直接被当今圣上封为一字并肩王!

号——固!

有卿在此,固国安邦!

只是,那一战之后,他便再也没有站起来!而安庆侯夫妻也于那一战之中,双双身亡!

沈千伊眼珠子转了又转,那一年刚好也是大越朝大换血的一年,也是沈青禹初升相爷的一年,更是她刚刚醒来的一年!

如此多的巧合都挤在了那一年,若说没有鬼,恐怕连鬼都不信。

不过话说回来,传闻那个固王不是整日在府中大门都不肯踏出半步吗?今日来茶楼作甚?

再说那白衣男子,汝阳候府的庶子隋澈,看似风.流倜傥,潇洒翩翩,实则他穷的连一件换洗的衣服都买不起……

“小姐,您别伤心了,都是奴婢的不好,是奴婢错了。”翠竹瞅着自家小姐那紧皱眉头的样子,心里就自责的紧。

若非她多事,小姐这个时候还在屋子里睡懒觉呢,又怎么会亲眼瞧见那寒王揽着美人大摇大摆地回京?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伤心了?”沈千伊懒洋洋地挑起眼皮。

翠竹被那平静到如白开水似的语气弄得有些懵,“小姐虽醒来之后言行举止与旁人不同,可饶是如此……小姐还是个女人啊,试问哪个女人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未婚夫怀抱佳人,还,还亲耳听见百姓们乱嚼舌根……”

“野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还要咬回去?”沈千伊摆手打断,她两世为人,就算谈不上心如死水,也断然不会因为几句不疼不痒的话乱了心绪。

翠竹被沈千伊的彪悍弄得呆若木鸡,简单一句话,便是将所有人都变成狗不说,还得加个前缀——野狗!

“踏踏踏……”

有脚步声忽然靠近院子,沈千伊竖起耳朵的同时,只听管家沈文的声音响起在了门口,“二小姐,圣旨到了,老爷让您速去前厅接旨!”

沈千伊挑了挑眉,这圣旨来得还真快啊。

沈府前厅,所有人早已跪在了地上,唯独沈千伊在翠竹的陪伴下姗姗来迟。

传旨的太监本就充满着浓浓的不耐烦,在看见沈千伊的瞬间,眼中划过了一抹深深的不屑。

随即摊开手中圣旨,似连多看沈千伊一眼都觉得是对自己的侮辱。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沈相爷之女沈千伊与以往有婚约多年,今以往凯旋而归,故择日完婚!”

“臣女接旨,叩谢皇恩!”沈千伊面上恭敬地将圣旨接到手中,可心里却止不住冷笑连连,下旨催婚?

有点意思啊!

沈文在圣旨读完之后,便是将传圣旨的太监请去正厅喝茶了。

翠竹控制不住心里的兴奋,扶起沈千伊直接道,“恭喜小姐,贺喜小姐,奴婢就说寒王心中还是有小姐的,这才刚回京便主动进宫去求皇上下旨了呢!”

“三皇子此番从边关回来竟连性子都变了,确实是值得二姐姐可喜可贺呢!”不等沈千伊开口,沈梦婷直接冷笑出声,“前儿个我还听说,大哥就快回来了,正好能赶上大姐二女儿的满月酒呢!”

沈青禹的大女儿沈梓熙只比沈千伊大半个月,却已嫁给太子三年,如今二女儿都瓜瓜落地了,可沈千伊还是个老姑娘,如此讥讽的话,不用耳朵也能听得出来。

五小姐沈茗音也是嗤嗤地笑,“好在寒王良心发现要迎娶二姐了,若是二姐等来等去等到了家庙孤独终老,那才叫得不偿失呢。”

讥讽声夹杂着女人的酸笑声,充斥于整个前厅之中。

唯独四小姐沈可盈始终低着头静默着,自打四年前沈千伊回来后,她每次见到沈千伊,一颗心都突突跳个不停,当年那件事,她始终都忘不掉。

沈千伊脸上始终挂着盈盈笑意,平静的目光一一扫过三张各怀心思的脸庞,最终落在了沈茗音的脸上。

淡然道,“谢谢。”

语落,潇然转身迈出前厅。

沈茗音绞紧了手中的帕子,不甘心地咬牙,“竟然与我说谢谢?还真是个傻子,连讥讽都听不出来!”

沈梦婷死瞪着那翩然离去的背影,如果眼睛能杀人,她早就将沈千伊碎尸万段了!

若非嘉妃娘娘死守婚约,轮得到这么一个烂泥般的废物嫁给寒王?

一想到再过不久,沈千伊就要以寒王妃的身份站在穆司寒的身边,沈梦婷嫉妒的连喘气都疼!

******

寒王府。

坐在台案后的穆司寒手背青筋暴起,双眼目眦欲裂,紧捏着手中的圣旨,恨不得当场撕烂了!

“周公公,母妃真的就这么想要本王迎娶那个沈家废物?”他不明白,为什么连父皇都如此急切地让自己娶了那个无颜的废柴。

“王爷您消消气,娘娘如此决定,一定有自己的用意。”周公公叹了口气,他虽是嘉妃身边的亲信,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根本插不上话。

“用意?”穆司寒一掌击在桌子上,声音因怒火而尖锐,“母妃根本不明白,一个连棋子都算不上的废物,怎配与我并肩而战?!”

“王爷,沈夫人虽已驾鹤西去,可她对娘娘的救命之恩天下人皆知!娘娘来就心善又向来注重承诺……所以……”

穆司寒放在案上的大手慢慢攥紧,紧抿着的唇角忽挑起了一个冷冽的弧度!

既如此,就别怪本王无情!

当天晚上,寒王府的聘礼便是送到了沈府。

寒王府的管家站在院子里朗声道,“寒王特意找宫中礼部算过日子,半年内,只有这个月二十六是黄道吉日,为了不负皇上恩泽,我们寒王想要尽快迎娶二小姐进府。”

前来接聘礼的沈文笑着点头,“倒是让寒王费心了,我们沈府定……”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那管家忽然话锋一转,“四年前,寒王因边关战事紧急,在婚期将近的情况下只身前往边关,虽是保家护国却始终觉得对沈相爷有所亏欠,所以……寒王决定同时娶沈相爷三女为侧妃,并已请得了皇上的另一旨赐婚的圣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