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为你满身风雨喻星延

为你满身风雨喻星延

香香公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喻星延深爱周游六年,爱入骨髓,至死不渝,这个男人却一如既往的厌恶她,痛恨她。他的心里住着未亡人,喻星延于周游而言,是最不值一提的存在。相识六年,结婚三年,他始终不肯正眼看她,直到她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才明白过来,原来最爱他的人一直都在身边,而他却总是忽略她的存在。

主角:喻星延,周游   更新:2022-07-16 10: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喻星延,周游 的武侠仙侠小说《为你满身风雨喻星延》,由网络作家“香香公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喻星延深爱周游六年,爱入骨髓,至死不渝,这个男人却一如既往的厌恶她,痛恨她。他的心里住着未亡人,喻星延于周游而言,是最不值一提的存在。相识六年,结婚三年,他始终不肯正眼看她,直到她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才明白过来,原来最爱他的人一直都在身边,而他却总是忽略她的存在。

《为你满身风雨喻星延》精彩片段

翟曜天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是不喜欢简珈。

相识六年,结婚三年,从未变过。

秋深天寒,霜降夜长。

时针指向晚上11点59分,翟曜天准时回了家。

他穿着一身黑红交错的赛车服,身姿挺拔,张扬帅气。

“曜天,你怎么穿着赛车服就回来了?这么晚还在练车?”

简珈放下手中刚煲好的龙骨汤,连忙走到门口给他拿拖鞋。

“我的事,你管得着吗?”翟曜天冷冷看着她卑微弯腰的姿势,嗓音薄凉。

猝不及防的话,让脸上还挂着贤妻之笑的简珈心如刀绞。

三年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厌恶自己……

简珈直起身子,双手无措地捏住衣角:“……我给你煲了汤,我去给你盛……”

说完,她便要转身要厨房走去,但被翟曜天扯住了手腕。

“听说你不仅跟你暴发户老爸告状,还找我妈说我结婚三年来碰你的次数,寥寥可数?”翟曜天无视简珈眼中的酸楚,嗓音寒凉刺骨。

“我……”简珈刚要开口,翟曜天已经将她逼至墙边,抬手掐着她的下巴。

“翟太太,简珈小姐?你为什么就这么喜欢我?喜欢到要在兰怡的赛车上动手脚?”他脸色阴沉,一双漆黑的眸子像是淬了毒。

简珈下巴生疼,酸涩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不敢反抗。

“我没有……”

翟曜天冷哼一声,毫不留情地松开手,神情满是憎恶。

“堂堂雷霆汽车俱乐部未来掌舵人敢做不敢认,真令人恶心!”

他冷声讥讽着,直接进了侧卧,随后将房门重重一关。

“嘭”的关门声,像匕首般扎进了简珈的心脏。

浑身上下,顿时传来了钻心刺骨的痛感。

三年了,每天回家,他留给自己的,永远都是这样一个决绝的背影……

一夜无眠。

第二天,简珈早早起了床,想给翟曜天做一顿丰盛的早餐。

可下楼一看,翟曜天的拖鞋已经摆在了鞋架上,人却不见踪影。

保姆张婶在屋外打扫着卫生,见简珈起来了,连忙进来打招呼。

“太太,早饭我已经做好了,在锅里温着呢。”张婶客客气气说完,不敢抬头去看简珈。

据说,这别墅的男主人翟曜天曾有个情投意合的赛车手女友,但简珈为了嫁给翟曜天,暗中命人在赛车上做了手脚,导致她的情敌车毁人亡。

所以这三年来,翟曜天和简珈的感情一直都是相敬如‘冰’。

张婶兢兢业业给他们做了几年保姆,工作得如履薄冰。

她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得罪了简珈,以后的日子更难熬。

“他几点出去的?”简珈洗漱完,一边吃饭一边问道。

“天刚亮便走了……”张婶欲言又止。

简珈握着筷子的手一顿,轻声问道:“他……又去了陵园?”

天刚亮便出门,也只有那个地方能让翟曜天如此迫不及待了。

张婶点了点头,大气不敢出。

“知道了,张婶你去忙吧。”简珈轻叹一声,对着张婶说道。

放下碗筷,她再无一丝食欲。

陵园墓地,葬着许兰怡——

一个如同鱼刺般,卡在简珈心中整整三年,无法剔除的名字。

那个女人,是翟曜天心中的朱砂痣,白月光。

——亦是他心底的未亡人。


简珈苦笑一声,胸口传来一阵钝痛。

她爱了六年的男人,一直都在思念别的女人……

看着窗外树梢上的冰针银霜,简珈想起翟曜天前几天风寒感冒还没好彻底,不能再次受寒。

她叹了口气,从衣柜中翻找出一件黑色大衣,开车朝陵园驶去。

天空灰蒙蒙,整个陵园烟雾缭绕,雾气极重。

简珈将车停好,拢紧身上的呢子衣,随后抱着黑色大衣朝墓地走去。

走了好一截路,她才看清身穿赛车手制服的翟曜天,正站在许兰怡的墓碑前发呆,眸光中满是悲恸。

三年了,他看许兰怡的眼神从未变过,尽管眼前已经是座坟。

但他看自己的眼神,却是愈发地厌恶和憎恨……

“曜天。”简珈朝他走了几步。

翟曜天晃了晃神,转眸看向简珈的眸子暗沉了几分:“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这个女人的存在,会惊扰了兰怡的美梦。

简珈心口的窟窿又开始隐隐作疼。

“这里太冷,你感冒还没好,跟我回去吧。”

说完,她便将手中的黑色大衣递给了翟曜天。

她刚来没多久就已经觉得手脚冰凉,更何况这个男人天刚亮就已经站在这里。

“冷?你觉得冷吗?”

翟曜天冷冷扫了她一眼,没有伸手去接她递来的衣裳,反而步步朝她逼近。

他走到简珈跟前,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透着丝丝暖意,但说出的话,却让她彻身寒凉。

“兰怡在这里躺了三年,你觉得她冷不冷?”

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从他嘴中亲口道出,简珈的心口猛地一阵抽搐,密密麻麻的绞痛瞬间袭来。

她艰难吸了口气,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三年夫妻,一千多个昼夜的陪伴,你对我就没有一点点感情吗?”

她想,哪怕这个男人骗骗自己也好,她也不妄自己这些年来的付出……

简珈那清瘦又倔强的模样让翟曜天有些精神恍惚。

他心头莫名升起一丝怜惜之情。

但转瞬,他便立即撕裂了那怪异的情绪。

可笑,自己心爱的女人就是被眼前这蛇蝎心肠之人害死,他不能被她此刻柔弱的外表欺骗!

想到这里,翟曜天心中的愤怒之火燃得愈发猛烈。

他粗鲁地拽着简珈走下台阶,到了马路边后重重甩开她。

猝不及防,简珈差点趔趄倒地,扶着停在一侧的车子才勉强站稳。

“滚远点,别脏了这里。”翟曜天冷声警告完,便转身朝墓地走去。

简珈狼狈靠在车边,瞬间泪如雨柱,寒心彻骨。

痛!痛到五脏六腑蚀骨灼心!

痛!痛到四肢百骸血肉模糊!

简珈抬手紧紧压着心脏的位置,嘴唇由苍白变成乌紫色。

四年前她为了救翟曜天,错过了做心脏手术的最佳时间。

现在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心脏时不时绞痛不已。

再不采取治疗,她真的活不久了……


简珈开着车,艰难回了别墅。

进屋时,她已经面色苍白,头冒虚汗。

张婶慌忙将她搀扶到沙发上坐下,然后给她倒了杯温水。

“太太,你这是怎么了?”张婶担忧问道。

“把药箱拿来……”简珈指了指酒柜下的抽屉,艰难说道。

张婶连忙照做,将小药箱拿了过来。

简珈从一个撕了标签的瓶子中倒出来四颗白色药丸,就着温水一并吞下。

过了一会,她煞白的脸色才渐渐恢复正常。

“我吃药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简珈对着张婶吩咐,没有多言。

张婶连忙点头,将药箱放回原处。

太太不愿说,她也不敢多问,更不敢对翟曜天多嘴。

……

昏睡了一天一夜,简珈的身子才稍稍好转。

她去了父亲一手创办的雷霆汽车俱乐部,在内场跑道练习赛车。

翟曜天是国内顶尖级的赛车手,他在赛道上驰骋飞翔的炫酷模样,征服沸腾了所有车迷观众。

作为他的妻子,简珈不想给他丢脸。

她也想做个能与他并肩而行的赛车手,尽管她的身体状况没法去考赛车执照,更没法参加比赛。

只要能穿着这身红黑赛车手制服,戴上这红艳绚烂的头盔,然后开着车从他面前经过,那便足矣。

尽管,他从未正眼看过她……

简珈早已习惯了翟曜天的冷漠,还有自己从骨子里渗出来的孤独。

可心脏时不时传来的绞痛,却让她有些恐慌和害怕。

再过些日子,若她跟那陵园中的许兰怡一样无法醒来,翟曜天会怎么样?

谁来照顾他那挑剔的性格,谁来照顾他常年赛车在身体上留下的后遗症?

他会不会,也给自己精心挑选一块墓地,然后写上‘吾妻之墓’?

他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开,有那么一点点难过……

简珈恍着神,将车停在了终点线,然后摘下头盔,去更衣室换衣服。

她的心脏,没法长时间承受这里的引擎轰鸣噪音。

从更衣室出来,简珈隔着老远便听到会客室传来一阵仿若银铃般的清脆笑声。

简珈朝那边走去,看到了刺眼的一幕。

翟曜天举着手机似在看什么搞笑视频,逗得他身侧的一个年轻女孩咯咯直笑。

而他的脸上,也有着简珈从未见过的柔情宠溺。

那个女孩,简珈认识,是许兰怡的妹妹许萱弈。

自许兰怡赛车出意外去世后,她便无依无靠,一直被翟曜天当做助理陪在身边。

到底是助理,还是因为那张跟许兰怡相似的脸,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心,被狠狠刺痛!

简珈抬手紧紧捂住两耳,转身朝另一边离开。

她不要听,也不要看到自己的丈夫对着别的女人温柔似水!

一行行热泪从脸颊滑落到地上,简珈听到了心脏碎裂的声音。

……

天色渐暗,简珈在俱乐部的办公室里坐着,没打算回去。

回到家是一个人,在这里也是一个人,没什么两样。

“叩叩叩”玻璃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简珈刚抬头,便看到妆容精致的许萱弈穿着吊带超短裙,一扭一扭地走了进来。

“珈姐姐,好久不见。”许萱弈径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风光侧漏。

看着眼前不请自来的女人,简珈低头翻看着手中的赛车手册,不打算搭理她。

“珈姐姐是生气我没有叫你翟太太吗?曜天哥哥说了,他心中的翟太太只有我姐姐兰怡一个,不准我那样叫你,希望珈姐姐不要介意。”

许萱弈没有得到简珈的回应,便自说自话起来。

简珈蹙了蹙眉,神情冷漠地扫了她一眼,随后起身朝办公室外走去。

“你有事直说,我没功夫跟你闲聊。”

那个女人身上的香水味熏得她头晕,更是让整个办公室都乌烟瘴气。

许萱弈一怔,没想到简珈会这么不近人情。

她连忙起身追了出去,紧跟在简珈身后。

“这三年来,曜天哥哥不是去陵园看望我姐姐,就是陪在我身边,逗我开心教我练车,珈姐姐独守空房这么久,辛苦了……”

楼梯口,简珈猛地顿住了脚步。

许萱弈话里行间的轻蔑嘲讽显而易见,但她还是稳稳沉住了气,波澜不惊开口道:“逝者为大,我从不跟死人较劲,倒是你无依无靠无家可归怪可怜,以后等你嫁人有了婆家,曜天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简珈脸上淡定得没有半点怒色,让许萱弈再也无法抑制住胸膛里燃起的嫉妒之火。

“以后?你纠缠了曜天哥哥这么多年,还没让他正眼看你一回!简珈,你不觉得你一把年纪了很不要脸吗?!”

简珈怔住,一时没有说话。

这时,走廊上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许萱弈心生一计,拽着简珈在楼梯口推搡纠缠!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姐姐,但她已经死了,现在连我都碍着你的眼了吗?”许萱弈撕心裂肺痛苦质问道。

简珈错愕听着她的胡言乱语,扯开她的手想离开。

可许萱弈忽然猛地松手,整个人直直往后栽倒!

“啊!”她大声惨叫,从楼梯上滚落了下去!

简珈一惊,连忙下去想看看她怎么样,但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猛力——

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