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黑科技都市之逆袭人生

黑科技都市之逆袭人生

荣耀再起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三十出头的贺平凡与大部分人一样,面临着中年危机,由于经济的原因,公司要裁员了,他很是焦虑。兄弟背叛,职场不如意,他的生活陷入从未有过的低谷和困惑里。生活最是艰难的时候,贺平凡买了一块智能手表,他的人生轨迹就此发生了改变。智能手表激活超级AI人工智能,只要他按照上面要求的去做,就能获得意想不到的奖励……

主角:贺平凡   更新:2022-07-16 10: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贺平凡 的武侠仙侠小说《黑科技都市之逆袭人生》,由网络作家“荣耀再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十出头的贺平凡与大部分人一样,面临着中年危机,由于经济的原因,公司要裁员了,他很是焦虑。兄弟背叛,职场不如意,他的生活陷入从未有过的低谷和困惑里。生活最是艰难的时候,贺平凡买了一块智能手表,他的人生轨迹就此发生了改变。智能手表激活超级AI人工智能,只要他按照上面要求的去做,就能获得意想不到的奖励……

《黑科技都市之逆袭人生》精彩片段

 “我叫贺平凡,在三十出头的年纪,我与大部分人一样,正面临着中年危机。”

上午公司内部一直流传着这个话题,由于经济的原因,公司要裁员了。

这让贺平凡有些焦虑。

听说公司最近新招进来的那批零零后,各个有能力,有干劲。

看着他们,贺平凡仿佛见到了当年自己大学刚毕业的模样。

意气风发,春风拂面,认为社会的大门只为自己一个人敞开,满身锐气。

但如今贺平凡身上的那份锐气,早已被房贷,车贷,孩子的奶粉,学费,生活琐事所磨平。

这也导致了他在公司八年,依旧是一个销售部的小组员。

不是贺平凡不想努力,而是他已经向生活低头,认命了。

尽管公司没给出明确的裁员名单,但贺平凡依旧能猜测出大概的结果。

与这些年轻人相比,他们这些“老物件”没有任何优势。

可好在贺平凡有个温馨的家庭,有个让他愿意付出一切的可爱儿子。

“别愣着了,中午去给我带杯星巴克回来。”

一道较为尖利的女声,将贺平凡从胡乱的思绪当中拉了出来。

抬起头,一位满脸不耐烦的女子站在他的工位旁。

她叫刘悦,今年26岁,没错,是贺平凡的上司。

贺平凡每天都要跟这个比他小了五岁的女人来汇报工作,偶尔还要受着她的白眼。

在贺平凡刚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周围又有几个人,嬉皮笑脸的说着。

“顺便去帮我带份KFC,等下班的时候给你钱!”

“凡哥,帮忙取个快递咯。”

贺平凡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回道:“好。”

原本想着帮一次忙,没什么的,可这群销售部的人似乎认为理所应当。

贺平凡与他们除了工作之外唯一的交集,恐怕也只有帮他们跑跑腿了。

他内心自然也不情愿为公司里的“小年轻”跑腿,走出公司大门,还是直奔星巴克和KFC。

在公司里,业绩为王,并不看员工的资历,他的业绩很差,害怕被公司裁掉,只有跑腿才能体现他的价值。

于是他心中再不满,却也只能任凭这些人使唤他。

不一会,贺平凡左手拿着星巴克和肯德基,右手拎着几个快递,回到公司,露出职业性假笑,殷勤的把东西,放在一个个同事的工位上。

他站在刘悦面前,微笑道:“头。这一杯34块钱。”

“我没带零钱,下次一块给你。”

刘悦神情淡漠,拿起那杯星巴克,放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口,撇了撇嘴。

“难喝死了,怎么没加糖!这还怎么喝,我看你是故意的吧。”

“你没说加糖啊!”

“我不说你就不知道加吗?这是第几次给我带了,我什么口味不知道!”

刘悦一顿训斥,趾高气扬,又命令似的口吻,让贺平凡下楼再买一杯。

何平凡握紧拳头,眼神冷冽,似乎要发怒,最后还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松开拳头。

十几分钟后,他又打包了一杯星巴克,放在刘悦的工位前,也不说话,径直离开。

“记住下次别这么蠢,连跑个腿跑不好,公司养你干什么吃的。”

下午五点半,贺平凡结束了日复一日的工作,来到公司的停车场,贺平凡顺畅的掏出车钥匙,“哔哔”两声。

他的“Q7”闪烁两下,拉开车门,坐进车内,长出一口气。

打火之后,贺平凡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掏出了手机。

今天是8月11号,是贺平凡与自己妻子的结婚纪念日。

是的,他们结婚已经是第七个年头了。

贺平凡想起许艺这女人在前段时间就嘟囔着要买块手表,看了一眼自己的账户余额。

“元。”

摇了摇头,贺平凡驾车来到全球连锁的电子产品专营店,将车停好,他缓缓走了进去。

尽管天色将晚,但这家店内却灯光亮眼,人头攒动。

形形色色的人们在这里把玩着展示台上的手机,平板,笔记本等一系列产品。

但这里的销售似乎并不那么热情,不是在接待自己的客户,就是在装作看不见贺平凡。

这让贺平凡有些不爽,他清了清嗓子,声音不小的问道。

“有人接待一下吗?我要买块智能手表。”

总算,有个身穿职业装的女人注意到了他,看模样也就大学刚毕业。

她一脸机械的微笑走到他的身边,让贺平凡感觉有些厌恶。

“您好先生,我们智能手表最新款的价格为4688,您看喜欢什么颜色?”

贺平凡眉头微皱,沉思片刻,很干脆的答道。

“灰色的吧,刷卡。”

买东西他讲究速度,并不会像某些女人那样,对于同一件商品纠结半天。

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五分钟之后,贺平凡提着包装袋,走出了“鸭梨专营店。”

看着所剩不多的余额,想着还有半个月的发薪日,贺平凡再次叹了口气。

生而为人,难,生而为男人,更难!

想到回家给老婆一个惊喜,看着那婆娘喜悦的神色,自己苦点也没什么。

生活不就是苦中作乐吗?

回家路上,贺平凡比较亢奋,想着回家能够跟老婆“亲热”,一整天的疲惫,焦虑,也都烟消云散了。

回到小区门前,他将车停好,刚走出没几米,就见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许艺?”

不远处,许艺穿着她平时不舍得穿的奢侈长裙,从一台奔驰车上满脸喜悦的走出来。

驾驶位走出一个高大,身穿西服的男人。

贺平凡眯起眼睛,躲在自己的车后,打量着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一米八以上的身高,梳着背头,浑身上下散发着“我有钱”的气场。

尤其是他的手腕处,金闪闪的手表,在夕阳的折射下,额外耀眼。

他是谁?许艺为什么从他的车上下来?

二人挥手道别后,那个西装男上了车,一骑绝尘的离开了。

留下站在原地,发呆的贺平凡。

或许是工作上的客户吧,他不以为然的苦笑一声。

许艺在一家A市规模不小的金融机构上班,平时接触一些有钱人到也正常。

在楼下抽完一支烟,贺平凡用手扇着身上残留的烟味,一路朝着自己家小跑着。

许艺收到这个,应该会开心一阵吧?

“我回来了。”

打开门,贺平凡环顾了一圈四周,儿子今天并没有在家。

“小虎呢?在你妈那了?”

许艺此时已经换好了丝绸料的睡衣,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刷着短视频。

洁白无瑕的脸庞,肌肤如雪,娇嫩的皮肤吹弹可破,高高的鼻梁,勾人的眸子。

不夸张的说,许艺算得上是一个原生态的大美女,哪怕经过岁月的蹉跎,生了孩子之后,依旧不像是26岁的家庭主妇。

听到贺平凡的问题,她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老婆,你看我给你买什么了?”

贺平凡刚换好鞋,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双手捧着那个包装袋,笑眯眯的望着这个女人。

“什么?”

许艺皱着眉头,诧异的盯着贺平凡手中的包装。

其实从结婚以来,她就经常对自己这样不冷不热的,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

贺平凡骄傲的将手中的包装拆下。

“前段时间你不是一直吵着要买一块手表吗?我给你买了个好玩意,智能的,橡胶表带,灰色表盘,无线充电!”

贺平凡从许艺的眼神中察觉出,她对这东西并不感冒。

“你留着就行了,公司今天发放员工奖励,送了我一块手表。”

许艺指了指桌子上的女士手表,紧接着就低下头,继续玩弄着手里的手机。

“别磨蹭了,都几点了,赶紧去做饭,我饿了。”

贺平凡愣在原地,盯着桌子上那款女士手表。

“你们,公司员工的奖励这么优厚?”

拿起桌子上的手表,他这才注意到,这款手表是“欧米”女士手表,公价最少在八万多。

“今天送你回家的那个男人是谁?”

贺平凡用质问的语气,问道。

泥菩萨也有三分脾气,他还没有蠢到去相信一个公司会送给员工八万多的手表。

“你是在怀疑我?”

许艺见贺平凡在质问她,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一时间,屋内的气氛也是冷到了冰点。

“问问也不行?”

贺平凡有些不满,明明是自己的老婆,关心她,竟然也有错。

“贺平凡,你有什么资格怀疑我?”

许艺见贺平凡还在坚持与她对峙,心中怒火中烧。

“你在你那个公司多少年了?升过职吗?干了八年,还是一个组员,你让我怎么想,让我周围的人怎么想?”

贺平凡被许艺的这句话一时间噎的够呛,站在原地没说出话。

而许艺见状,则是喋喋不休起来。

“人家的老公,不是带着全家去马尔代夫,就是去欧洲,我到不奢求那么多,可我们结婚到现在,这个房子都是贷款买的,你让外人怎么看我们?”

许艺越说越激动,她从沙发上起身,掐着腰,一副泼辣的样子。

贺平凡发愣的杵在原地,事情如同许艺说的那样,他的确没能给她们带来更好的生活。

可扪心自问,贺平凡该做的,不该做的,样样不落,也算是尽了一个男人的责任。

望着面前这个母老虎,他苦笑一声。

这就是她发火的样子,贺平凡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年她第几次发火了。

“许艺,我是一个男人。”

贺平凡没有向以往那样窝囊的忍气吞声,冷冷的甩下一句话,拿起桌子上的包装袋,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贺平凡,出息了是不是?你出了这个门,永远也别回来!”

身后传来许艺的叫喊声,贺平凡并没有理会,“咚”的一声关上了门。

他自嘲式的苦笑一声,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与老婆的结婚纪念日竟然是以吵架不欢而散。

走出小区,贺平凡来到了自己的车内,打开音乐。

“男人展翅别趴下,有泪不轻易的擦,就算前方忐忑,狂风暴雨拍在我的脸颊”

映入耳中的这首歌,让贺平凡心中思绪万千,他缓缓用手背抹了抹湿润的眼角。

往事如流水一般,在脑海中荡漾。

与许艺相识,是在他二十三的那年,大四毕业,许多人都面临着就业的难题。

贺平凡也不例外,那是一个夏天,他刚在一家国企面试销售部门的工作,结果是没通过,理由是经验不足。

刚走出校园,就面临着社会的毒打,揣着复杂的心情,贺平凡走在街上,如同小说里写的那样,他就是在街上碰到的许艺。

“先生,健身需要了解一下吗?”

这是当时贺平凡近二十几年来,听到的最动人的声音。

当然不是指这俗套的销售话术,而是她的声调。

如清澈的山泉一般,在这炎热浮躁的夏日里,让人顿时有一种干洌,清爽的感觉。

接下来的事情不说大家也都知道了,贺平凡先是厚脸皮跟她要了个联系方式。

慢慢的试着跟她去联络,慢慢的跟她在一起,再慢慢的结婚。

他始终认为自己与许艺相处最美好的那段时间,就是二人刚刚成为男女朋友的时候。

结婚之后,不光要面临着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一系列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还要面临着孩子,房贷,老人等一系列的压力。

贺平凡跟她之间的激情,也慢慢被这些无数的问题,所磨灭。

“你的人生可真够悲惨的,职场失意,老婆出轨,负债累累!”

突如其来的这道声音,瞬间让他警惕起来。

“谁?”

贺平凡环顾了一眼车内,车内只有孤零零的自己,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

声音似乎是从包装袋当中传出来的.

他打开包装,拆开盒子,拿起灰色的智能手表,打量起来。

难道是它?

“别看了,就是我。”

贺平凡手下意识的一抖,将手中的智能手表丢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这次他能很清楚的确认,就是这个智能手表发出的声音。

“我去,这手表成精了?”

尽管广告当中,这款手表非常智能,但肯定也没有能够达到能与人自由交流的地步。

“我是超级人工智能,世界上最顶级的AI,我叫杰西。”

手表再出发出声音,声音是女性的声音,声线很柔。

如果闭上眼去想象的话,就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学生,一脸清纯的样子。

杰西?还不错的名字。

眼下颠覆了他的认知,贺平凡有点接受不了自己买来的手表竟然会说话,而且竟然还是这样的声音。

难道是这款手表的系统出BUG了?

他十分小心的从副驾驶的座位上拾起手表,仔细的打量起来。

“喂!杰西,我叫贺平凡。”贺平凡对这手表试探的喊道。

“贺平凡,请问是否绑定第七代AI杰西?”

贺平凡微微有些失神,手表成精了,会开口说话,这事比科幻小说还要梦幻啊。

“刚才你跟你老婆吵架的事情我都听见了。还有公司的刘悦刁难你,其他同事使唤你,杰西都看在眼里。现在绑定AI系统,杰西帮你改变这一切!”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现在是2021年,最新的AI也远没有这种程度的智能啊?

“你是系统出现了BUG的产物吗?”

贺平凡有些不满的对着手中的手表问道。

“我不是BUG。我来自2080年,我杰西领先于这个时代最起码五六十年。”

手表杰西,用无比自豪的口吻自我介绍。语气声调根本不像一个机械的AI,反倒像极了傲娇的女孩。

“绑定AI,我可以帮你改变一切,帮你咸鱼翻身!”

“请问是否立即绑定第七代AI智能?”

手表机械的女声响起,它的声音仿佛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和魔力。

贺平凡鬼使神差的点点头,开口道:“立即绑定!”

“为宿主绑定中.”

“滴滴滴!绑定成功!”


 绑定AI之后,贺平凡在思考它的功能和作用。

“对了!”贺平凡一拍脑袋,满怀期待的问:“杰西,你是来自未来的人工智能,能不能帮我把银行卡余额,加几个零啊?”

“别说加几个零,就算改成无限额度,对于杰西来说,也不算什么。只是你确定修改后的钱,你敢花吗?”

贺平凡微微一怔,随后露出沉思的表情。

的确啊!有国家部门监控金融,他一个普通打工仔,账户里突然多了许多钱,肯定会被查到,上门逮捕。

成了金融犯,自己下半辈子都要在监狱里渡过了。

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红塔山,熟练地抽出一支,用火机点燃,贪婪的吮吸一大口,缓缓吐出烟雾,一时间,贺平凡的“Q7”内烟雾环绕。

想明白了厉害关系,贺平凡冷静了许多。

贺平凡将这个有意思的人工智能手表带在了手腕上,别说,还挺合适的。

在车内凑合的对付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他被手机闹钟吵醒。

这一觉睡的贺平凡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脖子也“吱嘎”作响。

没办法,谁让家里的话事人是许艺呢?

他上楼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发现许艺还在睡觉,这才想起她今天休息。

收拾了一番离开家,贺平凡就驾车朝着公司驶去了。

听刘悦说,今天他们小组要召开一个什么会议,要早点来到公司。

来到公司,日常签到打卡,回到自己的工位上,贺平凡看了一眼手表“7:56”

这足足比正常上班时间要早了半个钟,但他们小组当中的人已经到齐了。

估计大家都怕与这个年轻干练的刘悦发生争执。

“凡哥,今天会议上的材料你准备好了么?”

贺平凡刚坐下,就见一个长发女人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

段佳瑶,她就是贺平凡口中所说,公司当中最近新招的那批零零后。

有干劲,长发飘飘,美艳如花,在公司当中很讨喜。

而且据说家境也很优秀,是A市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父母也都是在体制内工作的人。

还有人给她起了个外号,叫“销售部一枝花”。

“哦,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在电脑上了。”

贺平凡指了指自己工位上的电脑,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跟段佳瑶是不可能发生什么的,哪怕贺平凡能明确的看出,她对自己有意思。

但他也不能背叛自己的家庭,伤害别人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

走廊当中,先是传来一阵“哒哒哒”有节奏的高跟鞋响声,紧接着又传来刘悦那不怒自威的声音。

“人都到齐了是吧,八点准时到我们销售部的会议室开会,今天是我们一组针对下一阶段销售目标的会议。”

迈着猫步,踏着恨天高,身穿一身灰色职业装,刘悦银装素抹的出现在他们部门当中。

说完,她头也不回,转身就朝着会议室走去。

看着她那婀娜的背影,部门当中的几名雄性动物,不少都吞了吞口水。

虽然刘悦不比段佳瑶,但她身上所流露出的那种气质,是刚走出校园的段佳瑶远不能比的。

一个是傻白甜,一个是职场女精英,这两者的风格,完全是两个极端。

“滴滴.”

这时,贺平凡的手腕处传来一阵提示音,伴随着一阵震动。

他仔细一瞧,发现表盘上出现了一些内容。

“在会议进行时,大骂刘悦是个被人包养的婊子,如若没有完成我的指令,我会将你跪着给老婆道歉的视频发给在场的所有人。”

看到这行字的时候,贺平凡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冷汗也浸湿了他的衬衫。

这个杰西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而且它哪里来的视频?

“杰西,你这是什么鬼任务?刘悦是我的上司,我骂了她,工作还要不要了?一家老小,还靠我养活呢?”

贺平凡暗中沟通人工智能,有些恼怒。

这人工智能杰西,不帮自己,还发布这种的任务坑自己。

“我这是在帮你出气。刘悦这个女人,欺负你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不行!不行!”

贺平凡怂的一批,不停的摇头,根本不敢拿自己的工作开玩笑。

当着所有同事的面骂刘悦的事,他也只敢在脑子里想想,偶尔在梦里体验一下,根本不敢付诸行动。

“随便你了!任务失败,你在家跪榴莲,求你老婆原谅的视频,会同步发给全公司的所有人!任务成功,还有奖励!”

刘悦默然无语,他发现自己是上了贼船了,不该绑定这个AI。

“放心!刘悦绝对不敢报复你!有我帮你。”

一时间,他可是被逼上梁山,想想自己跪榴莲的视频暴露,那种大型社死现场,打了一个寒噤,脑袋像拨浪鼓一样摇晃。

贺平凡突然站起身来,会议室内,数十双同事的眼睛带着疑惑投了过来。

“同事们,我有话要对刘悦说。”

平时他在公司存在感极低,根本不敢当众发言,今天这是怎么了?

刘悦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斥道:“贺平凡,你给我坐下,别耽误大家的时间!”

贺平凡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开口:“刘悦是个婊子!”

嘶嘶嘶!

会议室里传出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虽然也有很多同事对刘悦的飞扬跋扈不满,可没人敢说出来。

刘悦俏脸铁青,冷声道:“贺平凡,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刘悦是一个被人包养的婊子!”

“混蛋!你?给我滚出来!”

这时刘悦勃然大怒,用杀人一样的眼神盯着他。

她踩着高跟鞋走出了会议室,贺平凡跟在她后面。

“杰西,你可千万不要坑我。我如果丢了工作,一家老小,要喝西北风了。”

“放心!一会你把手机里的视频给她看。”

二人来到一个角落,刘悦冷冷道:“贺平凡,我要一个解释,还有道歉!如果我不满意,你卷铺盖走人吧。公司不要你了。”

贺平凡强装镇定,拿出手机,播放最新的一个视频。

视频里一个秃头的中年油腻男人和一个身材妙曼的女子,在宾馆的水床上,坐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任何熟悉刘悦的人,都能看出,视频里的女主角就是她,而男主角,正是公司的冯总经理。

冯总是一个有家室的男人,他的妻子是这家公司的董事。

这意味着刘悦是他的小三,而且是一个见不得光,永远不可能上位的小三。

“啊!你怎么会有这个视频?”

刘悦吓的花容尽失,一把夺过了手机,连忙把手机里的视频删除。

贺平凡嘴角微微上扬,道:“刘悦,这视频我保存了好几份,只要我想,随时可以放进公司的群,还有网络上。”

沉默少许,刘悦无奈的说:“你想要什么?不是太过分,我都可以满足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