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前夫先生请别追

前夫先生请别追

桐荣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李颜为了维持这场婚姻,将尊严低到了尘埃里。她的内心极其强大,可以容忍外界的那些数不尽的嘲笑。只不过在苦苦付出得不到回应之后,李颜终于决定放手。她简单的收拾了行李,没有一丝留恋的离开了腌臜的贺家。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她在离开之后,某位前夫先生竟然反悔了,不光打扰她的日常生活,甚至还想继续参与她的生活……

主角:李颜,贺南风   更新:2022-07-16 11: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颜,贺南风 的武侠仙侠小说《前夫先生请别追》,由网络作家“桐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颜为了维持这场婚姻,将尊严低到了尘埃里。她的内心极其强大,可以容忍外界的那些数不尽的嘲笑。只不过在苦苦付出得不到回应之后,李颜终于决定放手。她简单的收拾了行李,没有一丝留恋的离开了腌臜的贺家。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她在离开之后,某位前夫先生竟然反悔了,不光打扰她的日常生活,甚至还想继续参与她的生活……

《前夫先生请别追》精彩片段

 李苒拖着行李箱,从贺家别墅搬出来的那天,半个圈子里的纨绔们都来看她笑话。

这么多年,她一心一意痴迷着贺南方,早已成为这个圈子里笑柄。

她磕磕绊绊地拎着箱子,站在别墅门口三层高的大理石台阶上,冷冷地看着刚停进院的几台跑车。

跑车前,许明朗正倚在车头处,抱着手臂满脸幸灾乐祸。从李苒追贺南方,搬进贺家的第一天起,许明朗以及整个“二代”圈的人都看她不顺眼。

这不,这帮纨绔们一从管家那里得知李苒收拾东西准备搬出去住时,他们就立刻放下手里的活儿,专程来看她是怎么灰头土脸的滚出贺家的。

不过,李苒也不算灰头土脸,她的长相在这儿。

就算现在是情场落魄,那她也是个落魄的美人。

李苒叫的专车还没来,她穿着一件米白色的风衣立在门口。

腰身纤细,气质出众。

她站着的位置,正好跟许明朗站成面对面。他扫了眼她的行李箱,出口便是讽刺,似乎对李苒的这招见惯不惯。

许明朗懒洋洋地对着李苒,漫不经心:“又玩这招?”

他讥笑的话,丝毫不差地落入李苒的耳朵里。

在所有人眼里,李苒是那种好不容易攀上贺家高枝,怎么会轻易放弃?

李苒不想失恋了还叫人看笑话,深吸了一口气。

确实,她以前经常用离家出走来威胁贺南方,威胁他给她地位,给她名分,给她爱。

“狼来了”的故事演多了,自然没人相信她这次真铁了心要走。

懒得多费口舌解释,兀自垂眉看院子里自己养的那几盆名贵花。

不知道她走之后,贺南方会不会好好照顾她的花。想必他也不会多关注这些,这些年她对于贺南方而言,一直是可有可无。

想着想着,觉得心酸。

饶是她考虑了三个多月,可真到离开的这天,还是很不舍。

不过,不舍里已经不再参杂过多的爱。

她是真的累了。

手机显示专车还有三公里才到达,于是李苒目不斜视地靠在行李箱上继续等着。

她一直不说话,许明朗觉得不大对劲,却又觉得李苒本就窝囊,一向好欺负的很。

在外人眼里,李苒喜欢贺南方,为了留在贺家,没皮没脸,八年如一日的忍着。

许明朗眼神盯着她,说话更加难听。又见她身后空落落,只有一个箱子,讽刺道:“你好歹也是贺家的未婚妻,怎么离家出走管家也不派车送送你。”

李苒皱了皱眉头。

她很想知道自己以前是有多倒贴贺南方,惹得这群富二代们这般烦她,才在今天她都打算离开了,可许明朗的嘴也一点都不饶过她。

她皱眉的样子,许明朗看在眼里。

装作一副稀奇的样子,惊讶道:“难道,贺家连叫辆车的面子都不给你吧!”

众人一阵哄笑!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贺南方最近一年常驻国外,偶尔回来,家里的一应事务都是由贺母负责。

而贺母素来不喜欢李苒,以前贺老爷子在时她还有所收敛。自从年初,贺老爷子搬去南山市疗养院后,贺母待李苒变得十分刻薄。

李苒没有被他的话刺激到半分半毫,精致出众的脸上满是淡然。

她望着许明朗那张得意的脸,嘴角噙着冷笑:“许明月身体不好。”

“你说话的时候积点口德,小心报应错人。”

许明月是许明朗的妹妹,是他的掌心宝贝。

这话是许明朗的死穴,谁戳他就灭谁的那种,李苒以前想融入这个圈子,跟他们搞好关系,所以从来不说重话。

别人对她明嘲暗讽,她大概只会咬着牙忍,一句话不说,倔强地假装什么都不放在心里。

从未像今天这般,出言犀利,话里藏刀。

现在都要离开贺家了,她还怕谁呢?

那些因为常年隐忍而变得激烈的内心想法,在这一瞬间全部释放出来。

李苒笑的清淡:“就算你们想把许明月往贺南方的床上送……”

“她也有这个命才行。”

许明月自幼身体不好,常年需要静养。这么多年许家数年如一日地想要撮合贺南方跟许明月。

至于为什么贺南方有未婚妻,他们还硬将许明月往贺家送。

大概是因为……他们都不把李苒放在眼里吧。

许明朗大概是想不到李苒居然敢说这种话,表情愣了一下,随后阴沉的脸上凝聚可怕的怒意。

他三两步的跨到台阶上,攥着李苒的风衣,将单薄的人拉近。

他们这群人素来自命不凡,大概从来就没有尊重过李苒……所以当许明朗气势汹汹上来准备打她的时候,才会没有人拦着他,包括在一旁站着的管家。

李苒很快偏头,但没能躲过去那巴掌。

“李苒,你可真把自己当根葱,要不是你死皮赖脸赖在贺家,南哥会有家不回?”

确实,贺南方已经快半年没有回国了。

如果追究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她,他才不愿意回来。

许明朗个子高,气势足。那一巴掌打的狠,李苒很疼,心里却兀自悲凉,心想哪怕贺南方多给她一丝尊重,今天他都不会敢打她。

李苒没有哭,她压着委屈跟怒火,偏过头对着许明朗一字一句道:“这巴掌,我会记住。”

许明朗的眉眼眯了眯,语气更加不屑:“离开贺家,你什么都不是。”

“你记住又能怎样?”

说罢,继续挑衅道:“有本事你搬出去,就别再搬回来!”

李苒的手心攥的紧紧,平滑的指甲深深地陷进掌心的皮肉里,刺激的她越发清醒。

她知道,她现在动不了任何人。

就像她清楚明白的知道,贺南方不爱她一样。

贺南方不爱她,所以离开了贺家,她就等于一无所有。

许明朗的这巴掌像是打醒了她,也将她心底里那点不舍,一挥而散。

专车司机来的及时,李苒接了电话后,指引他把车往里面开。

走时,她没有回头望一眼这个她住了八年的地方,走的很决绝。

管家见她离开后,立刻进屋跟贺母报告:“李小姐走了。”

贺母悠然地翻着时尚杂志道:“走便走了。”

管家有点愁虑:“可是先生最近要回国,到时候他见不着李苒……”

贺母并不是很在乎这件事,打断他:“放心,她会回来的。”

语气颇为厌恶:“她已经忍了八年,岂会说走就走。”

……

上了专车,司机问她地址准不准确。问了两声却没人回应,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只见后排的乘客手背半遮着眼睛,满脸泪痕。

车开得平稳,很快到了她租住的公寓。

离开贺南方,不是李苒一时兴起的决定,她考虑了三个多月,最后决定结束这段长达八年的爱恋。

她的前小半辈子,眼里心里除了贺南方,再也没装过谁。做出这个决定,像是给她的前半辈子画上一个句号。

公寓是事先打扫好的,一室一厅,45平。

家电齐全,很干净。

她放下行李,先去给自己弄了口吃的。

一碗清水面,她一边吃面,一边拆装电话卡。

她办了一个新的手机号,打算跟过往断的彻底些。

电话卡一装上,她先打了个电话给李昌明。

“爸。”

李昌明接到女儿来电,声音愉悦:“苒苒。”

久不见家人,这声苒苒差点把李苒听得哭出声,她清了清喉咙。

“苒苒,这是谁的手机?”见不是女儿的手机号,李昌明忍不住关心。

李苒随便找了个理由:“之前那个手机被偷了,正好我朋友有个不用的号码,我就拿来先用着。”

李昌明放心,开始询问李苒的近况:“最近过得怎么样?身体好不好?”

“都很好。”

问完近况,李父开始操心起她的终身大事:“南方有没有从国外回来?你们俩有没有商量到结婚的事情?”

结婚?

是呀,她都陪了贺南方八年,是该结婚。

可贺南方从未跟她提过结婚的事情。

李昌明见她不说话,语气不太好:“他们家是不是想反悔?”

想起旧事来,李父颇有些气愤:“你是他家老爷子亲定的贺南方未婚妻,当年若不是贺老爷子亲自上门来接你……”

这些年,李父一直对贺南方不太满意,时常说要来N市找贺南方谈谈。

可贺南方是个大忙人,不要说李父,就连李苒也时常见不到他。

李苒怕两人谈出事儿,也怕自己在贺家不受人待见的处境让李父心疼,于是每次都说贺南方对她很好,贺家对她很好。

八年前她决意住进贺家时,已经让李父很忧心,加上这些年贺南方从来没有对他俩的感情做出回应,李父多次要来看看,都被李苒阻止。

在这头忍了忍,如果李苒要是这个时候说她离开贺家了,恐怕李父会连夜坐飞机赶过来。

“贺南方对我很好,我们感情也很好,结婚应该快了,等他回国我就找他问问。”李苒心里绞着痛说出这些话。

李昌明这才平息不满:“这才对嘛,两家人早就该谈谈!”

李苒在这边应声,李昌明大概是听到说要谈结婚的事情高兴,忍不住道:“等贺南方回国,你把他带回家,家里许多亲戚还没见过他。”

李苒家境普通,李父是当地农副产品经销商会的会长,往上一代数,李家也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民。

要说李家和贺家的缘分,更是奇特。

贺家老爷子年轻时是个户外探险爱好者,有次去西部某深山探险时受伤,被困在山里。

李家老爷子进山时发现这群被困的探险队,他先是把伤势严重的贺老爷子救出来,背到县城的医院,路上看到村民又喊人去救探险队出去。

幸亏李老爷子年轻时体力好,二十多公里的山路,背着比他还要重的贺老爷子,一口气跑到了县城。

腿伤得到及时医治,贺老爷子保住了腿,自然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万般感谢。

本来两家商定,在儿子辈定下亲,只不过那一辈两家都得了一个男丁,于是就把亲事儿定在孙子辈。

这便是李苒和贺南方。

李苒从小就知道这个娃娃亲,十八岁那年,李苒从西部边陲小镇来到沿海的省城读书,贺老爷子高兴的很,于是让她住进贺家和贺南方培养感情。

李苒记得第一次见贺南方时,他正在楼上弹琴,悦耳的琴音传到楼下,敲在李苒的的心里,女孩脸红遍了,但心里很甜。之后贺南方从楼上下来,李苒坐在楼下的沙发上。

那是成年之后,两人第一次见面。只一眼,李苒就陷进去了。

长大后,李苒回想,虽然她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可贺南方的眼眸里,始终保持着冷静,感情也如同第一眼见她时,那般平淡。

跟李父打完电话后,她又将旧手机卡插上将数据导出来,却在这时进来一个电话。

她扫了一眼,心头一滞,可眼神再也移不开。

……是贺南方的。

李苒盯着电话,心里扑通扑通地跳。

一年前,贺南方去欧洲开拓海外市场,期间只回来过两三次。

距离李苒上一次接到他的电话,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

贺南方工作繁忙,常年坐飞机,手机也市场由助理保管,李苒打电话时也经常找不到他。

时间长了,贺南方的助理们对她颇有微词,时常故意不接她的电话。

以前李苒被他的助理们戏弄时,还会生气,隔着电话质问。后来渐渐习惯了,但外面还有不少传闻说,李苒平时缠人紧,脾气又大,贺南方这才不愿意回国。

李苒由着电话响着,吃光了碗里最后一口面。


 深夜,香榭丽舍大道静谧。

贺南方刚刚结束一场谈判会,步伐嵊厉地离开会场,返回卢塞恩丽笙酒店。

黑色的宾利车内,集团特助王稳拿着刚刚结束的会议报告找他签字。

签完字,正准备离开。

后排长沙发上,男人一直悄无声息地坐着,突然问了一句:“还有别的事?”

王稳听完立刻凝住气,脑子里高速运转,想着还有什么别的事情需要跟他汇报。

他低着头,怎么都想不出来:“一切工作都很顺利,没有发生计划之外的事情。”

贺南方微微凝起的眉头并未舒展,他望了一眼窗外深寂的夜:“现在国内几点?”

助理答:“上午十一点。”

贺南方没说话,但助理还是感受到车内气压在这一瞬间变低。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老板一眼,不知是自己哪里说错话。

回到酒店,像往常一样,贺南方脱下西装就去书房加班,随行的助理和智囊团们,一应也跟着他后面熬夜。

在外人看来,贺南方是个商业奇才,短短十年就把贺氏做成国内的行业巨头。

但只有少数人才知道,他是个极端完美主义者,工作起来甚至不分昼夜。

一直熬到将近天明,助理和智囊团们终于熬不住了,想要回去休息。可书房里面的人不发话,没人敢走。

王稳硬着头皮进去提醒贺南方休息,却被他一个眼神扫了出来。

酒店房间外面的会议厅,助理们哀怨地坐在一起。

李艾看了一眼屋内,眼里露出担忧。她年纪在里面最大,也是在贺家最久的老臣,平日里深知老板的脾性。

这般疯狂自我虐待式的加班,与其说他是在加班……不如说老板心情不太好。

李艾若有所思:“今天贺先生有没有说过什么?”

众人皆摇头:“开了一天的会,晚上欧方宴请,吃完饭咱们就回来呀。”

王稳想到今天签文件时候的事:“今天在车上签报告时,老板问我国内几点了。”

李艾察觉:“他还问什么了?”

王稳摇头:“别的没了。”

众人一脸迷茫地看着李艾:“怎么了?”

李艾脑子里突然想到什么,一闪而过:“最近国内有打过电话来吗?”

助理:“昨天先生母亲打电话过来,问了一些近况。”

直觉告诉李艾不是这件事:“还有别的?”

助理:“前两天贺先生好友许先生也打过电话,问先生什么时候回国。”

李艾眼神突然跳了一下,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李苒呢?”

众人面面相觑,连忙去翻通话记录。

想起李苒以前的电话频率,李艾发现最近她好像没有打过来:“李苒打电话过来没有?”

王稳还没听出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没有。”

李艾:“她上一次打电话是什么时候?”

助理:“十天前,不过那时贺先生在书房开电话会议,我们接到电话……但没有告诉他。”

李艾翻看上次的通话记录,脑子里有个声音告诉她,问题就出在这里。

“打过去。”

……

桌子上的电话锲而不舍地响着,李苒听了会儿觉得厌烦,于是将手机里的电话卡,扔进盒子里。

以前贺南方很少打电话给她,每次接到他的电话,她能高兴好几天。

但今时不同往日。

装上新的电话卡后,她给好友打电话。

于晓晓也是这个圈子的,她跟李苒是大学同学,是个标准官二代。一早刚听说李苒从贺家搬出去,正准备打电话问她怎么回事。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咆哮起来:“姑奶奶你又在搞什么?”

作为李苒的好友,于晓晓曾经放话,只要她能把贺南方放下,自己一定给她找一个比贺南方好一万倍的。

可从读书开始到现在,李苒的眼里只有贺南方,于晓晓对她恨铁不成钢。

所以一听说李苒从贺家搬出去,她下意识就以为又是李苒在作什么妖:“说吧,这次你又想怎样,逼婚?”

李苒在电话这头无声地笑了笑,眸子暗了暗。

见李苒不说话,于晓晓放下手里的涂料,语气变得正经起来:“你怎么了?”

李苒在电话里深吸一口气,割断心里的不舍:“我决定放手了。”

于晓晓在电话那头“唏……”了一声,不以为意:“这句话你都说过八百遍了。”她不当回事,在她看来李苒迷恋贺南方迷恋的要死,要让她放手,估计只有李苒死了。

李苒也笑,似乎也是不相信,摇摇头,岔开话题:“明天我去工作室。”

于晓晓稀奇:“你八百年不来工作室一趟,来干嘛?”

李苒慢慢走到小公寓的阳台上,轻笑:“不工作你养我呀?”

于晓晓白了白眼:“贺南方那么有钱,轮得到我嘛……”

李苒:“我没拿贺家的钱。”

于晓晓那边愣了几秒,随后:“什么意思?”

李苒住在贺家,吃穿用度都是贺家的。贺南方虽然不喜欢她,但她顶着未婚妻的头衔,对她很是大方。

前几年李苒为了能融入他那个圈子,拼命地买奢侈品包装自己。后来才知道,那段时间许明朗他们背地都叫她拜金女。

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也真是可笑,以为穿上那身价格不菲的衣服就能跟贺南方那群人一样。

不过是自欺自人,很快她又回到以前简单的穿着。

李苒:“字面上的意思。”

于晓晓沉默了几秒:“你认真的?”

李苒苦笑:“你们都不相信我会放手?”

于晓晓说:“谁会信?你把他放心尖上爱着,为他在贺家待了这么些年,现在说放手就放手,你问问你自己信不信?”

李苒本来很伤心,被于晓晓这句话逗笑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没他我就不能活了?”

于晓晓毫不犹豫地说:“是!”

李苒:“……”

……

外面天色渐晚,小公寓的客厅亮起了一盏浅白的灯,跟于晓晓通过电话,李苒蹲在地上擦着地板。

地板已经被擦了很多次,光可鉴人,可李苒却走神地擦了一遍又一遍,像是要把心里的那个人磨平。

放在客厅的电话又响了,不过这次是视频。

李苒擦干净手,回到客厅,扫了一眼手机,贺南方的微信头像跳了出来。

李苒挑眉,顿了顿动作。

贺南方从来不跟她开视频,这是第一次。

犹豫了片刻,她接起电话,随后又将视频切换成语音。

那头接通后,传来一声低沉的男音:“在哪儿?”

贺南方说话向来都是言简意赅,直奔主题,从来不会绕弯子。

譬如现在,他不问李苒为什么搬出去,而是问她在哪儿,所以……他真的一点都不关心她为什么会搬出去吗?

“外面。”

“回家。”

贺南方的语气很平稳,似乎没有把李苒搬出来这件事看的太要紧。

李苒正要开口说些什么,或者解释一下她现在的心情。

贺南方:“我最近很忙,听话。”

说完,没等到李苒回应,贺南方挂了电话。

电话这头的李苒先是笑了一下,然后表情渐渐变得悲伤起来,虽然她早就知道贺南方不喜欢她,不爱她,并不把她当回事。

但是被如此忽视,她还是觉得很悲哀。

从成年开始,贺老爷子便陆续把贺家的事情交接给贺南方,他天赋强,能力出众,在那帮二代里是最出挑的,用了六年的时间接手贺家生意后,这几年又把目光放在海外市场。

正因为贺南方太优秀,所以厌恶李苒的人,大多也是因为嫉妒。

如果没有李苒,贺南方将会是不少人的心上人,比如许明月。

许明朗针对她,也是因为这个。

在他们看来,李苒是配不上贺南方的,一个画画的,一个商业巨子。如果没有李贺两家几十年前的约定。

现实生活里,恐怕贺南方连看都不会多看她一眼。

这个道理,是李苒最近才想通的。

强扭的瓜,真的不甜,还灼心。

李苒一边想,一边将掉落在地板上的眼泪擦干净。

……

第二天一早,李苒吃完早饭后去工作室。

大学一毕业,李苒就跟同学画画的于晓晓开了这家工作室,她平常不怎么来,都是于晓晓前前后后地处理事情。

作为老板之一,李苒今天特别自觉地早早地过来,带了咖啡和三明治。

工作室不大,二十来个人,大多数是新人,甚至有几个都没见过李苒。

李苒一进来,就被门口的行政拦下来:“您找谁?”

李苒赶紧把包里的门禁卡掏出来,在打卡机上打卡。

滴一声,上面清楚的显示出,本月打开天数:0。

李苒脸一红,她这个老板做的十分不称职。

进来后,推开于晓晓办公室的门。

于晓晓抬头见她,一脸诧异:“还真来了?”

李苒厚着脸皮将早餐递过来:“以后我会规规矩矩来上班。”

于晓晓接过早餐,看了眼是自己爱吃的,咖啡也合她的口味。

咬了口三明治:“说真的,你怎么想的?”

“放着贺太太不当,来我这儿?”

李苒看她桌子上的设计稿,有几幅已经是成型了的。

没有回答于晓晓的话,看了眼上面的数据:“这个比例是室内?”

于晓晓放下早餐,认真地说起工作:“嗯,一个艺术展的内壁。”

不过很快又回答刚才的话题:“真放手了,不爱了?”

李苒认认真真地看着画,没抬头,“嗯”了一声。

随即,身后有一股巨大的力道拍在她的背上,李苒差点被于晓晓的手劲拍出血来。

于晓晓:“不是我不相信你,实在是你每次放狠话后的表现都太没有骨气了。”

“我敢保证,只要贺南方电话一个电话,你就会乖乖回去。”

李苒:“已经打过了。”

于晓晓:“什么?”

李苒说:“他已经打过电话了,我没有回去。”

说着拿走于晓晓桌上的几张订单要求,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画图。

于晓晓看她一副认真的样子,半信半疑。

李苒美术功底不错,但这么多年一直不务正业,白瞎了她的天赋。

她在工作室呆了一个下午,完成了一张图的初稿,拿给于晓晓看的时候,于晓晓直叹气:“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个……学院第一的李苒呀!”

接过画仔细看了看,一脸羡慕:“你也没怎么动过笔,怎么这一下笔就是别人不一样。”

“也太有风格了!”

李苒:“谁说我没动过笔?”

于晓晓说:“从毕业到现在,你什么时候画过一张画?”

李苒画过,于晓晓不知道。

她画的都是一个人,毕业后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在贺南方的身上。她把自己所有的才华,都用来画贺南方了。

不想解释这些,她专心画图。

中午,于晓晓说她那边有几个急单,于是李苒在工作室点了外卖,吃完饭后又继续工作。

一直画到下午,于晓晓进来时,她也没注意,扶了扶眼镜继续画画。

“你们家大内总管来接你了。”

李苒抬头,她思绪刚从画中出来,似乎有些愣神,显得眼眸纯净,模样呆萌。

大内总管是贺家的管家,姓孟,单名一个忠字。

他虽然是贺家的下人,但地位不低。从贺老爷子那一代开始就伺候着,现在管着贺南方这边,算是贺家的“三朝元老”。

“他来干什么?”

于晓晓欠了欠身,一副欠揍的语气:“接太子妃娘娘您回宫……”

李苒笑着拿笔扔她:“找打。”

于晓晓这下是真的有点相信李苒要放手,坏坏的问:“大内总管在外面候着呢,怎么处置?”

李苒头也不抬地继续画画:“爱等就等着呗。”

于晓晓特别欠,她之前就听说这个孟忠阳奉阴违,对李苒不好。他这种老人,在贺家有点小权力小地位,真把自己当贺家人了。

雄赳赳道:“我去把大厅冷气打开!”

今天外面十来度,不算特别冷。

于晓晓让人把冷气打开,不得不说这个决定很优秀!

李苒笑着摇摇头:“随便你。”

这一等,三个多小时过去。

她把一幅画上了色,已经干的差不多,抬手看时间,准备出去倒杯热水。

茶水间跟她的办公室隔着一个大厅,她路过大厅时,被人叫住。

“李小姐。”

李苒回头,只见管家笔直地站在大厅,不远不近地看着她。

不得不说于晓晓真够损的,李苒被头顶的冷气打得脖底一凉,而管家却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站的犹如雪中松柏。

倒是把她衬托的心胸狭隘了。

李苒端着杯子问:“有事?”

管家带着黑色手套,双手交叉,立在前面,语气不急不缓,不像是规劝,像是命令一样。

“您该回去了。”

李苒顿时觉得稀奇,贺南方命令她就算了,他一个管家算哪根葱?

她皱眉:“我要是不呢?”

管家态度强硬,像是在面对一个不懂事的小孩:“请您不要让夫人为难。”

李苒放下杯子,她坐到旁边沙发上,示意他:“请坐。”

管家坐下,态度似乎被李苒的“请”字稍微取悦到,“李小姐,耍性子一次是情趣,多了就变成不懂事。”

李苒冷笑,面上有隐隐的怒意:“是吗,我怎么就不懂事了?”

管家还真像个太监,端坐着开始细数李苒的罪状:“第一,你昨天不该跟夫人顶嘴。”

李苒昨天搬出去之前,跟贺南方母亲吵了一架。

“第二,贺先生在国外事务繁忙,你不应该用这些小事打扰他,妨碍他工作。”

这句话,意思就是说她在贺南方那里告状?

李苒忍了忍,吸了一口气,假笑着问:“还有呢,继续说。”

管家大约觉得训斥李苒,能显示出他在贺家地位不仅仅是个下人。

“还有一点,你不应该嫉妒。”

李苒眼里是要喷火了。

管家:“许明月是夫人朋友的女儿,又是贺先生好友的妹妹,住进贺家来是理所应当,你不应该嫉妒。”

李苒听着这话,突然想笑。

她很想问,这么多年她在贺家到底算什么?

她是贺南方的未婚妻,居然要让她容忍另一个女人住进她和贺南方的家。

管家站起来,神情倨傲:“希望你能好好想想,那些做的不好的地方,及时改正。”

李苒有点后悔,她到底是脑子又多不好,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听这些。

“等下。”

管家顿住脚步:“你要是想道歉的话,应该对夫人和明月小姐道歉。”

李苒笑了一下,道歉?

是啊,以往每次她和贺夫人发生矛盾,都要去道歉。

每次和许明月吵架,她都要去道歉。

她闭了闭眼,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最近两天,贺南方的手机一直带在身上。

所以当一响起,贺南方瞥了一眼,便接起电话。

李苒听到他那边有人在用英文开会。

李苒顾不了那么多,压着声音,红着眼恨道:“贺南方,锁好你家的看门狗,不要让他出来乱吠吠。”

管家站在旁边神情一凛,似乎没想到李苒会突然打电话给贺南方。

贺南方正要开口,就被李苒挂了电话。

她冷冷地看着管家:“怎么?空调冷风没吹够,还要我送你出去?”

管家看了她一眼,打开门走了。

接待大厅就剩下李苒一个人,她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盖放声痛哭。

于晓晓也不藏了,一开始她是单纯地想过来听八卦,但没想会见到李苒这么被人欺负。

“这些年你到底把自己作践成什么样子?贺家连条狗都敢来欺负你?”

于晓晓站在不远的地方听了全程,气的差点要提刀去贺家砍人。

见李苒哭,又气又心疼,上前抱住她:“这些事你怎么从来不说呢?”

在外人看来,李苒是足够幸运的,贺南方虽然不爱她,但是接纳了她。

她是贺南方的未婚妻,光这一个头衔,就能叫人从梦里笑醒。

可这头衔背后受的委屈,又是谁能知道?

李苒抬头,擒着泪问她:“我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吗?”

于晓晓搂着她哄,“来得及,咱们忘了那个王八蛋!”


 之后的几天,贺家再没有人找过她。

想来也是正常,贺家门庭高,从来不缺前来攀附的人,李苒虽顶着个未婚妻的名头,可这么些年一直有名无份。

尤其是在她倒追贺南方那么久后,在圈内出了名,明眼人都看出贺家对她的态度甚是轻视。

贺家人不再来打扰她,李苒乐的清净,每天早早地去公司怒刷存在感,倒叫于晓晓刮目相看。

竖着手指头戳着李苒的脑门:“你要是早有这觉悟,也不至于混成现在这样。”

李苒挑着精致的眉眼:“我现在哪样?”

于晓晓说着拿出手机,打开好几个微信群:“你看看,现在外面都讨论成什么样了!”

李苒视线从电脑上移开,就着于晓晓的手机,看过去。

只见群里正“十分热烈”地讨论她。

“内幕消息,李苒这次真的被贺家赶出去了!”

“奸笑”“奸笑”“奸笑”

“假装离家出走,再自导自演地回来……这招她不是用过很多次了,有什么可稀奇的。”

“听说这次跟贺家闹得挺僵……贺南方母亲当着很多下人的面骂了她。”

“啧啧啧,难怪要离开,当着下人的面被骂……挺没面子。”

“白眼”“白眼”“白眼”

“听说贺南方要回国了……这种关头李苒闹这么一出,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来是为了什么。”

“还能为了什么,逼婚呗!”

李苒视线缓缓移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慢条斯理地继续给手上的画上色。

于晓晓可就没她那么淡定了,立刻开了京腔骂了回去!她从小跟着她哥混军区大院,男人堆里长大的,那些粗话骂的群里小鸡崽子们鸦雀无声。

李苒在旁边发笑,给她倒水,“我都没气,你气什么?”

于晓晓见她真的一点都不生气的样子,琢磨不透她心里是怎么想的,担忧:“你……真的准备逼婚呀?”

李苒抬头看了她一眼:“你觉得呢?”

于晓晓思考了一番,实话实说:“也不是不可能。”

李苒冷笑了一声。

这声冷笑给于晓晓激的脑瓜子一荡漾,贱兮兮:“你想不想打她们的脸?”

李苒:“打什么脸呀?”

于晓晓此刻的脑袋里冒出了无数偶像剧桥段:“他们都说你被贺南方甩了,如果你这时候有了一个新男朋友,比贺南方帅,比他还有魅力。”

于晓晓光想想就觉得好刺激:“修罗场有没有!”

李苒一盆冷水无情地地浇在她头上:“突然冒出个男朋友,贺南方要是知道了,你猜是我死还是那男的死?”

于晓晓想了想,如果贺南方知道他出国期间被李苒戴了绿帽,她缩了缩脑袋,突然想起大学时的一件事。

李苒长得出挑,大学时曾经被她的一个追求者跟踪过,骚扰了她好一段时间,后来被贺南方那个大魔王知道。

那人被大魔王打断了三根肋骨。

于晓晓害怕地紧了紧嗓子:“大概……都活不了。”

李苒随口一道:“知道就好,我惹谁不好,要去惹他!”

李苒心里是明白的,其实她什么都不做,就能顺利分手。

那天她骂管家的那句话,恐怕把贺南方对她的厌恶程度拔高到了新的高度。

毕竟那是她在贺南方面前第一次骂人。

……

晚上在公司加了会儿班,很晚才回去。

工作室离公寓不远,两站地铁。

李苒从贺家搬出来后,便没再开过车。

说来也是叫人同情,她是这个圈里有口相传,有名的“拜金女”,可从贺家搬出来,她除了换洗衣服,什么都没拿。

就连贺南方以前送给她的那些礼物都留在了贺家。

像八年前那样,她拎着一个行李箱住进贺家,现在又拎着一个行李箱搬出来。

除了留下那些和贺南方相处点点滴滴的记忆,这八年她居然一无所有。

其实,她和贺南方相处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么生硬。

他如今的成熟稳重,深不可测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贺南方十八岁,刚接手贺家生意的那几年并不顺畅。

刚接管贺家家业那几年,他经常被股东会里那帮固执己见的老头们惹得大发雷霆,他有想法有能力,年纪轻轻但有雄韬大略。可股东会压根不认他这个毛头小子,每次贺南方对公司战略经营结构做出调整时,股东会经常通不过。

年轻时的贺南方脾气很暴躁,经常三言不合就跟人谈崩了,公司转型的计划再美好都实施不下去。

李苒那会儿刚住进贺家没多久,性格也比现在软,但整个贺家包括贺母在内的所有人都不敢在贺南方发脾气时靠近他。

只有李苒敢。

那时贺老爷子跟她说过一句话。他们是夫妻,以后是要携手走一辈子的人,无论贺南方变成什么的样子,李苒都不能嫌弃他,不能抛弃他。

李苒听信了这句话,当初鼓起莫大的勇气,从第一次敲开他紧闭着的书房门开始,贺南方再也没在公司的会议场合发过脾气。

因为,不论在外面受到多大的气,碰到再大的钉子,只要回到家,李苒都会陪着他。

那时候,贺南方还没有现在这般忙的天南海北地飞,李苒也没有如今这般灰心丧气。

再后来,贺南方能力越来越强,能让他失控发怒的场合越来越少。

而李苒的作用也渐渐被人忘了。

所有人都不记得当初贺南方出国谈判,被欧洲代表团刁难时,李苒是如何操着不熟练的英语,在偌大的法国找到他。

所有人都不记得,当初贺南方跟欧洲代表团谈崩了数次,最后是李苒及时赶到,劝说他再谈最后一次,这才成功的。

她时常也会怀念以前的日子。

当初在外面受了气,回来便紧紧抱住她的人是贺南方。

如今对她不闻不问的也是贺南方。

一想到这个,李苒心中便有难以言喻的苦涩。

……

从地铁站出来,已经晚上九点。

小区里没什么人,挨家挨户都亮着灯,把外面的路照得十分明亮。她低着头赶路,到楼下时冷不丁地被人叫住。

“李小姐。”

“李小姐”这个称呼是贺家人才会说的,李苒回头,看见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来的人是贺南方身边的特助,名叫王稳。

王稳见到她,十分客气:“贺先生回来了。”

李苒没说话,心中波澜不惊。

她没想到贺南方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距离两人上一次打电话已经过去一个月,那次他说可能还有两三个月才能结束工作。

不曾想一个月就回来了,她眼神带着不言而喻的意思,贺南方回来了,所以呢?

王稳见她不动,于是轻轻上前一步:“贺先生已经到家了,您是不是该回去了?”

李苒终于明白王稳的意思,贺南方回来了,所以她这个离家出走的小游戏也该结束了,应该乖乖地回去,像以往一样,回到那个贺家,回到未婚妻的位置上,然后继续对贺南方一往情深。

其实李苒离家出走这件事,贺南方知道的不算及时,还是前几天许明朗跟他打电话时,邀功似的提了这么一句。

当时他在电话里说,李苒最近不太安分,在家里闹腾。

贺南方的原话是,随她。

许明朗阴阳怪气的一句:“她现在离家出走了。”

贺南方打电话回国内问情况,管家把当日她和贺母顶嘴,以及辱骂许明月把她气的卧床不起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贺南方听完,只说一句,去接她回来。

之后便发生管家过来找她,李苒骂回去的事情。

李苒站在路灯下,看不出有什么表情,抿着嘴角一直不说话。

王稳摸不准她的意思。

“我加班刚回来。”她淡淡道。

王稳会意,立刻道:“我回去会和先生说,调高您的零用钱额度。”

李苒盯着王稳,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她只说了一句她今天加班,意思是她现在很累。

这个助理却理解成,她又在变相要钱。

李苒笑出声,可又觉得自己很悲哀。

对着一个助理发脾气并没有什么意思,她又添了一句:“我今天加班,很累。不去贺家了。”

她说的是“不去贺家”,而不是“回家”。

王稳也觉得李苒是在发小脾气,他是见过眼前这个美丽女人是多么痴迷他老板的。

以往只要贺南方一回家,第一个来见他的一定是李苒。每次出差,李苒都会提前打听贺南方回来的日子,然后精心打扮,出现在他的面前。

见面时,她喜欢踮起脚尖,亲着他的下巴诉说思念。

这种小女生的做法,贺南方包括他身边的特助,秘书,大家都不太能瞧得上,李苒表现出的爱意过于直率,过于坦白,就像是一只黏人的猫。

……给人一种,无脑的感觉。

王稳将手里的袋子递过来:“这是先生特地买给您礼物。”

李苒扫了一眼,表情并没有很兴奋的样子。

王稳当着她的面,打开了盒子。

里面是一套法国堡狮龙,伊丽莎白泰勒同款的一套红宝石项链,幽色的红宝石配大溪地黑珍珠,浅黄色的路灯下,透出醉人的光泽,美得叫人移不开眼。

见她盯着发呆,王稳含蓄一笑:“这是先生在法国买的。”

上周,法国。

被无数收藏家盯梢的伊丽莎白泰勒同款的宝石项链,以成交价四百万美金被一位神秘买家拍走。

一周后,这套红宝石项链,出现在李苒的面前。

其实贺南方对李苒的了解,大致相当于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了解。

女人都爱珠宝,所以贺南方以为她也喜欢。

她伸手,王稳以为她喜欢,将盒子递过去。

李苒没接,而是把盒子盖起来:“这么贵重的东西,留给他喜欢的人吧。”

说完头也不回,上了楼梯。

……

早在傍晚时,贺南方的班机就已经到达国内。

他这一年几乎没有休假,将公司原本三年的海外市场拓展计划,缩短成一年完成。

欧洲市场开拓的很好,一回国就带着几个大订单。

集团总部从他一下飞机,便紧急召集所有部门开会。会议上公布过去一年公司的成就……海外市场拓展成功,国内生产线扩张了一倍。

而今年,只一个季度,完成了去年一年的利润。

贺南方是这个行业的神话,没有他创造不出的奇迹。

全公司沉浸在这个好消息里,各个部门加班的员工直接定了酒店KTV,约定今晚不醉不归。

闹哄哄的会议室里,贺南方撑着额头,思绪却落在别处。

时间不早了,王稳应该把李苒接回来了。

他从沙发椅上站起来,披上西装。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望向他。

许明朗:“南哥,今晚庆功宴。”

贺南方应了一声,声音有点心不在焉:“你们庆祝。”

话音落下,他没等司机,自己开车回家。

一向稳重的步伐,倒是显得有些急促。

贺家别墅早已经张灯结彩布置上,他将近半年没回家,贺母还有屋内一应管家保姆,全都在盼着。

车一回来,所有人都涌进院子里。

贺南方从车里下来,目光一应扫去。

望了望,没有李苒。

眼神落下,落在贺母的视线上:“李苒呢?”

其实李苒搬出贺家这件事,七分是她自己想明白要放手。

那么还有三分,则是被贺母明里暗里欺压,“逼”出去的。

贺母也是千年狐狸修炼成精,她当然不会承认是她把李苒赶出去。

换着一种关心的语气,颇为宠溺道:“她呀,又耍性子了。”

说着,也没有多说李苒什么坏话,她垫脚仔细看儿子:“又瘦了。”

贺家祖籍是北方,贺南方高大,身材匀称,骨架十分硬挺,端是这么看着,就让人有种被压迫的气势。

他年轻时,品相端正,长得十分好看,每一处都是李苒喜欢的样子。

后来在商界呆久了,练就一身处事不惊,稳如泰山的样子。

年轻时那张俊朗的脸,现在也变得愈发深邃分明。

隔着人群,他视线淡淡地扫了王稳一眼,而王稳则是一脸心虚地垂眉。

贺南方叫他把李苒接回来,可他没办好。

晚上九点多,贺家别墅上下皆是灯火高照。

贺南方一进门便被贺母拉着说话,他沉下心,不咸不淡地应付着。

贺母:“这次回来还走吗?”

从一进来,贺南方似乎就有点走神,他眼神扫了一圈,敏锐地发现这个家里有关李苒的一切都不见了。

客厅原本挂着和摆着的两人合照,玄关她平时会挂着的钥匙包,还有她的画,她吃饭时喜欢坐的软布凳子,还有沙发上她喜欢躺靠的枕头。

贺南方看了一圈后收回视线。

不动神色地问:“李苒怎么突然出去住。”

贺母愣了一下,随后和颜悦色道:“耍小性子罢了。”

说着,似乎不想让贺南方看出她的刻薄:“等你空了去哄哄她,自然就回来了。”

贺南方心思放在别处:“我上去换件衣服。”

他前脚上楼,后脚王稳就跟上去。

二楼的书房,贺南方坐在椅子上,望着那套他辗转得手,特地买给她的项链。

现在又原封不动地返还回来。

“怎么回事?”

王稳吱吱唔唔:“李小姐说……让你把项链送给你喜欢的人。”

贺南方皱眉:“幼稚。”

王稳欲言又止,他总觉得这次李苒说话怪怪的,不太像闹小脾气。

她以往离家出走,贺南方一个电话就能哄回来,而这次带了礼物,又让身边的特助过去,却没把人带回来。

贺南方:“她现在住哪?”

王稳:“郎溪的一个小公寓。”

贺南方眉头压的更低,以往她出去,最多开两晚五星级酒店。

这次居然连房都租好了?

这么多年,他几乎习惯不在李苒身上费什么心思。除了工作繁忙外,李苒一直很乖顺,即使偶尔闹脾气,也好哄。

“手机拿给我?”

王稳把手机递过来,贺南方拨过去电话。

电话里是忙音,关机状态。

他盯着手机愣了片刻,于是重新拨过去,依旧是关机。

王稳小心:“可能换手机号了?”

贺南方想要重新再打电话,却不知道打什么,打开微信准备拨过去。

发现李苒把他删了。

贺南方顿时脸黑了:“把孟叔叫过来。”

孟管家见王稳来找他,大约猜到是什么事情。上楼前也与贺母对了个眼色,两人心中算计成一片。

书房里,贺南方还在找李苒的联系方式,转了一圈,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李苒的朋友,不知道李苒会去哪里,不知道李父的联系方式。

除了那个永远只会主动打过来的手机号和微信,他不知道李苒的一切。

管家立在一旁,“先生。”

贺南方还在摆弄手机,低声问:“李苒搬去哪里了?”

管家早已经和贺母对好口供,那套说辞也是滴水不漏。

“郎溪附近。”

贺南方心里大概有了了解:“她新的手机号是多少?”

管家眼中有片刻迷茫,随即道:“我马上去查。”

贺南方皱起的眉头显示出很大的不悦,众人皆屏息凝神。

管家和特助出去后,他只身一人在书房坐了一会儿,总觉得有什么不适。

想起刚才电话的关机,贺南方眯了眯眼,盯着手机一言不发。

八年,只要贺南方从外面回来,李苒都是形影不离的粘着他。

他认认真真地想了片刻,心里无比确定,此时此刻他想见到她。

贺南方向来是行动派,当他确定自己现在想要见到李苒时,便从沙发上起身。

离开书房前,他的视线突然落在书房里的那一大片白墙上,发现好像少了点什么。

不动声色地叫人进来:“有人动过我书房?”

负责清洁的阿姨被找来,喏喏道:“是……李小姐动过,她那天突然进来,待一会儿拿走了不少东西。”

贺南方:“什么东西?”

阿姨想了想:“好像是画。”

这时,贺南方也终于想起来,他书房里那一大片空白墙上,李苒给他画的那些画全都不见了。

他盯着空荡荡的墙壁,心里陡然生出一股烦躁。

跟在他身后的王稳,内心一直惴惴不安,他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或许李苒在他老板心里,并不是那么可有可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