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腹黑帝少前妻不准逃

腹黑帝少前妻不准逃

卿小柠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六年前,一场阴谋,宋薇薇被迫从厉柏寒的世界里消失,险些死于非命。六年后,她带着孩子回国,本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往来和牵扯,他却一言不合就将她宠上天。有人说商界霸主厉柏寒薄情寡性,恐女恐婚,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将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女人,宠得无法无天。厉少宠妻,不宠则已,一宠惊人,就连小拖油瓶都跟着一起宠,殊不知,孩子是亲生的,从头到尾,都只有她。

主角:宋薇薇,厉柏寒   更新:2022-07-16 11: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薇薇,厉柏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腹黑帝少前妻不准逃》,由网络作家“卿小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一场阴谋,宋薇薇被迫从厉柏寒的世界里消失,险些死于非命。六年后,她带着孩子回国,本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往来和牵扯,他却一言不合就将她宠上天。有人说商界霸主厉柏寒薄情寡性,恐女恐婚,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将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女人,宠得无法无天。厉少宠妻,不宠则已,一宠惊人,就连小拖油瓶都跟着一起宠,殊不知,孩子是亲生的,从头到尾,都只有她。

《腹黑帝少前妻不准逃》精彩片段

“签字吧,薇薇,别再死皮赖脸缠着寒哥,他不要你了!”妙依人将印着斗大离婚协议书的文件狠狠甩到宋薇薇脸上,眼中尽是厌恶与鄙夷。

宋薇薇脸颊上火辣辣的痛,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妙依人,她是她的闺蜜,此刻她却穿着她丈夫的衬衣。

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言而喻,可她不信,不信厉柏寒会对她这么残忍。

“我不信!”宋薇薇越过妙依人往楼上走,刚迈开腿又蓦地停在原地。

视线尽头,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眉眼冷冽又高高在上,像看一只臭虫一样看着她。

他穿着与妙依人身上同系列的衬衣,领口压着银线,纽扣解开两颗,露出一截苍白的脖颈与锁骨,以及上面布满的红紫吻痕。

“不!”

宋薇薇疯了似的扑过去,揪住男人的衬衣,盯着那些刺眼的吻痕,她心如刀绞的嘶吼,“假的对不对,你只是想逼我离开你对不对?”

“要处理你,”厉柏寒抓住她的手腕用力拽开,深不见底的黑眸里尽是骇人的杀意,“我有一千种方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觉让你从这个世界消失,至于这么麻烦?”

宋薇薇情不自禁地抖了抖,她盯着他凉薄狠戾的俊脸,缓缓将自己脆弱的脖颈送到他手边,她痛苦地闭上眼睛,绝望的泪水滚滚而落。

“那你让我消失吧,死了,或许我就不爱你了。”

厉柏寒的瞳孔在灯光掩映下剧烈地收缩了一瞬,他松开她的手,厌恶地推开她。

“怎么,撒泼不成,又要寻死觅活了?”他整了整并不凌乱的衬衣,从口袋里抽出丝帕,细致地一根根擦着手指,仿佛刚才碰了多肮脏的垃圾,“宋薇薇,别再来烦我!”

丝帕掉在她脚边,男人厌恶地懒得再多看她一眼,转身上楼。

宋薇薇欲追上去,被妙依人挡住了去路,“薇薇,有点自尊心吧,再纠缠下去就真的很掉价了。”

宋薇薇的目光越过妙依人,盯着那道孤傲冷漠的背影,她嘶声问道:“厉柏寒,你说过爱我的话都是假的吗?”

“假的,”厉柏寒脚步未停,“我从未爱过你!”

宋薇薇开车驶出别墅,她再也忍不住伤心大哭起来,车子开到盘山公路时,一辆大货车忽然从拐角的路口极速冲出来,她措手不及,眼睁睁看着大货车撞上来。

“砰”一声巨响,银色小轿车被大货车掀离地面,狠狠撞向山崖边上的护栏,宋薇薇被困在挤压变形的驾驶室里,浑身痛得差点昏死过去。

她强忍钻心的痛楚,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有人从大货车上跳下来,那人摘了鸭舌帽,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来。

是妙依人,她身上还穿着厉柏寒的衬衣。

宋薇薇绝望又愤怒地瞪着她,“是你,为什么?”

“是我,”妙依人站在车外,神情厌恶又轻蔑,“你以为我真想和你当好闺蜜?不,我只是在等一个送你上西天的机会,就凭你也配霸占寒哥?”

宋薇薇恍然顿悟,“我早该知道你接近我是为了他。”

“你还不算太蠢,”妙依人看着她额上厚厚的细小卷刘海,真是土得掉渣,“看在你快死了的份上,我让你死个明白,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等你?“

宋薇薇痛得浑身直抽搐,心中一个答案呼之欲出,她却不敢去想不愿去想,”我不想听。“

”都要死了,你怕什么?“妙依人眼含讥诮,”你没猜错,你不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寒哥很生气,让我来送你一程。所以你放心去吧,我会好好照顾寒哥,和他恩爱一生一世。”

说完,妙依人懒得再和她废话,重新坐上大货车。她把车往后倒了十几米,然后一鼓作气地冲过来。

银色小轿车被大货车掀下万丈深渊,宋薇薇困在变形的驾驶室里,鲜血从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渗出来,身体好痛好痛。

她就要死了,厉柏寒知道这个消息会很开心吧,他终于如愿以偿,让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六年后。

江城第一附属医院,宋薇薇拿着检查报告走出医生办公室,脸色惨白如纸,医生的话在她耳边回荡不散。

“宋晨晨患了再生障碍性贫血,胎儿的脐带血中含有大量造血干细胞,可以让血液再生。”

“我的建议是,你和孩子爸爸商量一下再要个孩子。”

宋薇薇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整个人如坠冰窖。

当年她离开厉家,被妙依人开车撞下悬崖,昏迷了整整一年。一年后她醒来,发现自己已经是一个婴儿的母亲。要不是小家伙长得像她小时候的翻版,她都要怀疑是不是医院讹她。

今天晨晨在幼儿园突然晕倒,她送他来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患上这么要命的病。

她正难受着,宋晨晨一头扎进她怀里,仰头望着她,软糯的声音很奶,“妈咪,我是不是快死了?”

“不许瞎说!”宋薇薇听到“死”字,心疼得一抽,眼泪差一点就飙了出来,她弯腰抱起他,下巴蹭了蹭他的额头,“没事,晨晨,妈咪不会让你有事的。”

宋晨晨无奈地搂紧她,妈妈每次说谎都不敢看他的眼睛。看来他真的病得很重,他不怕死,就是怕再也见不到妈妈。

“妈咪,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

宋薇薇连忙将他抱起来,亲了亲他的脸颊,“好,我们回家。”

宋晨晨的病始终是悬在宋薇薇心头的一把刀,这把刀随时都会掉下来要了她的命,她必须做点什么。

她上网搜索相关资料,最后筛选出一家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最好的医院,看到医院的简介,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家医院是厉氏集团投资创办的,它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医疗设备,也有全世界最优秀的医疗团队。

看来无论是治疗晨晨的病,还是要弄到脐带血,她都非北上不可。

一个月后,宋薇薇告别江城的好友,带着宋晨晨去北城。在新家安顿下来,宋薇薇打算去附近的超市采购生活必需品。

她化了个妆,把自己丑化到自己都认不出来,刚戴上黑框眼镜,宋晨晨从沙发后面冒了头,看见宋薇薇的脸,他差点没认出来,“妈咪?”

宋薇薇走过去,揉了揉他的脑袋,“晨晨,妈咪要去趟超市,你一个人在家没问题吧?”

宋晨晨点头,“妈咪,我想吃奶糖。”

“好。”宋薇薇拿上购物袋出门。

超市里人不多,宋薇薇很快找齐了清单上要买的东西,她推着购物车往糖果区走去。

晨晨喜欢吃奶糖,而且只吃大白兔奶糖,跟某人的口味出其一致的相似。

她想着,看到货架上只剩一包大白兔,她连忙伸手去拿。与此同时,另一只手也伸过去,两人同时捏住塑料外包装袋。

宋薇薇指尖一颤,有那么一瞬间,她似乎嗅到了一种名为宿命的味道,难过的情绪突然在心口暴涨。

她抬眼看去,哪怕心里已经有所预感,当她看见那张熟悉又陌生的俊脸时,她依然愣了两秒,然后大脑“嗡”地一片空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