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暖婚100分小妻有点甜

暖婚100分小妻有点甜

静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李梦冉的未婚夫出轨闺蜜,两人联合起来算计她,害她失去清白,声名狼藉。前脚刚刚被分手,后脚就被拉到民政局,短短数天,她的人生天翻地覆。所有人都在辱骂她的时候,林圣恩坚定的站在她身边,用实际行动护着她,支持她。结婚前,林圣恩高冷腹黑,不近女色,结婚后,变身为宠妻狂魔,所有的温柔都给了李梦冉。

主角:李梦冉,林圣恩   更新:2022-07-16 11: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梦冉,林圣恩 的武侠仙侠小说《暖婚100分小妻有点甜》,由网络作家“静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梦冉的未婚夫出轨闺蜜,两人联合起来算计她,害她失去清白,声名狼藉。前脚刚刚被分手,后脚就被拉到民政局,短短数天,她的人生天翻地覆。所有人都在辱骂她的时候,林圣恩坚定的站在她身边,用实际行动护着她,支持她。结婚前,林圣恩高冷腹黑,不近女色,结婚后,变身为宠妻狂魔,所有的温柔都给了李梦冉。

《暖婚100分小妻有点甜》精彩片段

“婆婆,婆婆我不去。”李梦冉的声音委屈而无助。

声一落,尖锐的嗓音便势如破竹一般平地而起,“我看你就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闻言,李梦冉的脸倏地煞白,心一下沉到底。

婆婆怎么能如此说呢?

手腕被拽的生疼,她绣眉紧蹙嘴唇蠕动,许久也没吐出半个字:“......”

望着前面死命拽着她的妇女,李梦冉朝身侧的男人救助道:“启明你快劝劝婆婆,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要。”

男人蹙眉,语气带着几分不耐烦:“磨蹭什么?就检查一下而已。”

而已吗?

这还需要如此大动干戈的检查吗?

她不该希冀的,秦启明是个典型的孝子,往通俗说便是妈宝男。

他妈说一句,绝不敢顶一句。

“我不去,我不去,婆婆你就别让我检查了。”一进医院,李梦冉整个人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她还在垂死挣扎,这一去,她跟启明还有结婚的可能吗?

林香莲怒喝道:“这又不是要你的命,就检查一下,你哭丧着脸做什么?”

抓着女人的手力度丝毫不减,只见那被嫩的手腕处一片紫红。

“婆婆......”李梦冉气得双眸通红,哽咽的喊了一声。

婆婆明知道,为何还执意如此呢!为什么不能放过她。

泪水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是恐惧,是委屈,是羞耻。

李梦冉另一只手搭上妇女的手,抽噎着鼻子哀求:“婆婆我们回去吧,回去我什么都听你的。”

岂料妇女并不领情,双手叉腰,扯开嗓门便吼得人尽皆知:“就检查一下你就推三阻四的,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是不是和别的男人鬼混过?如此不知检点如何做我秦家的媳妇?”

话语很尖锐,语气顿了顿望着泪如雨下的李梦冉,林香莲眼里闪过恶毒,喝道:“今天可由不得你!不检查也得检查!”

随着妇女这一连串的轰炮,周围迅速围上了一圈看热闹的。

“婆......”刚吱了一声,便被狠厉的打断,“住口!谁是你婆婆?没检查清楚不要乱叫!”

周围人头涌动,妇女人数较多,已经在絮絮叨叨指指点点。

那些刺骨锥心的话语,让李梦冉整个人僵直得动弹不得。

她如沉溺在大海,放弃了挣扎,放弃了反击。

“李梦冉,你还有什么说的?怪不得不敢来检查,原来第一次早就没了,不知廉耻的贱人!”秦启明紧紧的攥着检验报告,心里的怒火便如猛兽吞噬而来,扬手狠狠的扇了李梦冉一巴掌。

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那话语如尖刀狠狠的刺在她的心上,心口鲜血汩汩而出,整个人冰冷刺骨的呆矗在原地,眸眼带雾的望着面前深爱的男人,“我......我......”

支吾许久终是没了下文,这种事情如何启齿。

见她欲言又止,林香莲上前朝呆愣的女人手臂上使劲拧了一下,满脸怒色的碎道:“你还想嫁进我们秦家,简直是侮辱秦家列祖列宗。”

“婆婆,你怎么能如此说我。”那不堪入耳的字眼,终是令她反击。

就该如此让他们践踏吗?

周围又围聚一团,时不时露出嗤笑,讥讽,嘲弄的声音。

那些污言碎语如万千利刃,狠狠的剜在李梦冉的身上,整个人被伤得千疮百孔。

居然还敢冲撞,秦启明眸色黑沉,双眼蹦出火来,将李梦冉推搡在地,恶狠狠的踩了她一脚,怒吼道:“我妈没说错,你就是个贱人,不知道背着我和多少男人上过床,还想骗我!”

狠狠的跌坐在地,李梦冉的身体冰冷如坠入冰窖。

手腕上疼痛难忍她也不曾喊痛,哪里有心疼,哪里有心疼啊!

嘴角全是苦涩,晦涩难言,为他出卖自己也在所不惜,却不料落得如此话柄。

“撕啦”一声。

“婆婆你......”李梦冉被吓得死命的捂紧衣服,没想到林香莲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撕烂了她的衣服,若非她反应过来才不至于当场裸露。

否则当众被人看光,她寻死的心都有了。

见女人死命护住了残破的衣服,林香莲站起身来,居高临下道:“既然你这么不要脸,我们秦家是不会让你进门的!”

说着顿了顿,朝秦启明看去,“儿子我们走,这贱人实在晦气。”

“嗯。”

那声‘嗯’,彻底令李梦冉绝望,泪如雨下的望着母子离去的背影。

她死咬着嘴唇,浑身颤栗,双手死命的揪着胸口。

好疼,心口疼得快窒息了。

她嘴唇嗡动:“为什么......为什么不听我解释,为什么......”

妇女的炮轰让她百口莫辩,她对秦启明一心一意,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啧,婚前就如此不检点。”

“就是,一点也不知道自爱。”

“要是我,我也不会要这样的儿媳......”

一句句,一刀刀,割在她心上。

心沉溺在海里,她咬着牙颤巍巍的起身,摇晃着身子出了医院。

她不能,不能让他们如此羞辱她,她要当面解释清楚。

不料,刚走进巷道,却被不速之客拦了去路。

“哟,美女去哪啊?”

“留下来,陪哥们玩玩?”

男人话语猥琐,目光不怀好意。

被男人挡了去路,李梦冉紧拽着胸前的衣服,整个人发抖的看着横在她身前的两个混混,抖道:“你们,你们想干嘛!”

男人猥琐的吞了下口水,笑道:“我们能干嘛?就想美女陪陪我们哥俩。”

那肆无忌惮的猥琐目光,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他们想干嘛。

李梦冉慌张的左右扫视,却发现没人可以呼救。

因为急于追上秦启明他们母子,更因为仪态不容,所以她才抄了近道。

“你们,你们别过来......”李梦冉一直往后退,身躯抵在背后的墙面上,双腿松软无力。

若不是靠在墙面上,估计已经跌坐在地了。

两混混对视一眼,朝左右包围之势朝女人走去。

目光猥琐,嘴里污言碎语不断:“别怕嘛,哥哥会好好疼你的。”

“不要,不要!”退无可退,无处可逃。

“不要什么,来吧小美人......”

“怎么疼?”身后蓦然响起一道男人,嗓音微微低沉。


“劝你别多管闲事。”两混混怒色冲冲的转过身来恐吓。

“呵。”

只听到男人嗤笑了一声,嗓音更加低沉。

李梦冉寻声望去,阳光有些刺眼,那张脸在阳光中若隐若现。待她适应光线时,男人俊削的五官仿如神邸,直接印入她的眼帘。

她的心,倏地一跳。

黑色的定制西装,将他完美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额前落下几缕碎发抵在那英俊如刀削的脸上,此刻他微抿着薄唇,双手交叉斜睨着她。

“赶紧滚。”

随着男人冰冷的话语,一股无形的压迫,倏地侵袭而来。

“不知死活,还想英雄救美?”

语毕,两人抡拳头砸了过去。

趁着歹徒松手的缝隙,李梦冉忙朝一侧逃窜,嘴里还不忘叮嘱一声:“小心!”

可,事情往往不如人意。

砰——

刚迈开两步,她就摔了个狗吃屎。

脚踝处传来钻心的疼。

“嘶......”她倒吸了口凉气。

刹那间的功夫,地上人影闪动,而后几声凄厉的哀嚎乍然响起。

啊——

闻声,李梦冉抬眸睨去。

清澈的黑眸里闪过诧异,这不过短短两分钟,先前还嚣张至极的混混,此刻正跪趴在地,鼻青脸肿的一个劲的求饶。

男人的衣襟,没有一丝的凌乱,仿佛不过是挥手之间的小事。

“还不快滚!”

混混立即连滚带逃窜离去,欺软怕硬四个字展现得淋漓尽致。

亮堂的皮鞋,踏踏踏的走向她。

每一步,似乎都踩在她的心上,心口跳如擂鼓。

“没事吧?”

男人低沉而冷然的声音,自头顶倾泻下来。

许久,她才支吾的回道:“没,没事。”

话毕,踉跄着起身,背紧靠着咯人的墙面,蹙着眉哀求道:“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回家?我要跟他解释。”

此刻,她要回去解释清楚。

可是,话音刚落,她只觉一阵头昏目眩,眼前发黑,身体倒向了一边。

视线模糊前,只觉男人俊削的五官,朝她倾了过来。

“......”

男人眼疾手快,将女人的身躯揽进怀里。

他居然有一瞬间心动。

“该死!”

暗哑着嗓音低咒了一声,立即将女人抱上车,而后将西装盖在女人身上。

轿车开动,一路绝尘而去。

S市人民医院,高级病房里。

日落西山,红霞漫天,夜色探出了头。

“嗯......”李梦冉嘤咛一声睁开了双眸,只感到一道压迫性十足的视线朝她扫了过来,她追寻而去,是他!

那幽深的黑眸,此刻正睨着她。

心口,倏地猛跳。

“感觉如何?”

“好多了。”

医院独有的药水气味撞进鼻息间,李梦冉扫视了一圈,才发现自己居然在医院:“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闻言,男人微挑着眉,眸色晦暗不明,片刻后,才掀唇解释:“你是低血糖昏厥,医生强行以没有担保人为由,将我扣了下来。”

“真是抱歉,麻烦你了,谢谢先生出手相助,还将我送到了医院。”

她低着头致谢,耳畔一片灼热。

此时,女人耳畔的花形胎记,倏地映入眼帘,男人如星的双眸藏进深深的暗色。

“没事。”

气氛有些微妙。

谁也没再开口,可李梦冉却感觉,男人的视线让她如芒在背。

眼神东张西望,寻思的打破僵局,瞥了眼窗外渐暗的夜色,李梦冉轻咬着下唇,哀求道:“先生,能不能再麻烦你一件事?”

“嗯?”

微沉的尾音拖得绵长,脸上的情绪让人捉摸不出。

“你能送我回家吗?我有急事需要跟男友解释。”李梦冉双手紧攥着,有些紧张,生怕男人推辞。

她有别的男人了?

黑眸瞬间暗沉入夜。

周身倏然变得冷了下来,那冷然的气息从男人的身上散发出来,李梦冉低敛着眉眼瑟缩了一下,心里忐忑而焦急。

他会不会,不答应?

沈默了许久,他才开口应允。

“好。”

随即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医院。

车上,两人一路无言,李梦冉余光一直打量着男人暗沉的神色,虽然他不说话,可她却能感觉到男人心情不甚愉悦。

到家后,她开口致谢,而后下车离去。

咔嚓一声——

她推开门,屋里一片黑暗。

女人柔弱无骨的声,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撞进她的耳朵,李梦冉的脑袋嗡的一声炸裂开来,搭在门阀上的手指节泛白,浑身颤抖起来。

污言碎语还在断断续续的响起,心里燃起一把火,她快步走进玄关,只见漆黑的沙发上有两具身影。

两人似乎毫无察觉。

啪的一声。

李梦冉开了灯,霎时眼前一片清明。

沙发上纠缠的男女也一并映入眼帘,她的双眸猛然睁大,错楞着怔在原地,浑身冷得发颤,心尖儿疼得撕心裂肺。

“啊......”

女人尖叫着躲进男人怀里。

她最好的闺蜜,居然跟她的未婚夫搞在一起?

“你们,陈冬梅、秦启明,你们怎么对得起我?!”

她颤抖着怒喝出声,这一切就跟晴天霹雳一般,打得她措手不及。愤怒让她失控,她上前掐向男人的脖颈。

可却被男人猛然推倒在地。

手肘碰到桌角,痛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秦启明,你!”

男人毫无惧色,眼神犀利如刀:“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怎么还有脸回来?”

而陈冬梅则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伸手去扶她:“小冉,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不关启明的事情。”

启明?叫得这么亲热!

“放开我!”李梦冉踉跄着起身,双目腥红,咬牙切齿的反讥:“我若是不回来,岂不是错过了这场好戏?”

“你个贱人有资格问吗?”秦启明眸色黑沉,语气嘲讽。

‘贱人’?

这两个字就如一把尖刀,扎在她的心口。

面前的女人,秦启明再看一眼都觉得恶心,他上前扯着李梦冉,把她狠狠的推出门外,谩骂道:“贱人,滚出我家!”

“你混蛋!”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李梦冉摔倒在地上。

话音未落,一袋子物品朝她丢来,秦启明那又冷又狠的话音重重的砸向她:“带着你肮脏的东西,滚得远远的!别再让我看见你这个贱人!”

是她的随身衣物。

睨着手心里的物品,她彻底寒了心。

几年光阴,却剩下了这一包小小的包裹,心底一片冰凉,胸口疼得揪心,泪水不可控制的溢出眼眶,一滴滴的往下掉。

“需要我的帮忙吗?”

男人低沉的嗓音,蓦然在她的身后响起。


男人的话语,在她的心尖上,流过一道暖意。

可是,她又怎么能把他牵扯进来?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李梦冉低敛着眉眼,咬着下唇拒绝出声,他已经帮了自己挺多的,事事都麻烦别人,真的不好。

尴尬的气氛,陷入短暂的沉默。

谁也没再说话。

女人此刻的狼狈,都尽收眼底。

林圣恩睨着屋内的黑眸,闪过冰冷的寒光。

男人的视线就如麦芒,似乎在窥视着她的所有狼狈,让人浑身不自在,良久后,李梦冉耐不住的说道:“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她此刻,只想躲进角落里。

伤口正泊泊而出的留着血,心口揪痛得难受。耳畔隐约还能听到女人的声音,她的心更是裂成了无数块,面上冷若冰霜。

闻言,林圣恩上挑着眉,抿着薄唇,睨着她微颤的身形。

片刻后,压着嗓音。

“嗯。”

低沉的嗓音,犹如响在耳畔,她的心蓦然一悸。

这女人,倔强隐忍的脾性,丝毫不改,“需要我帮助,可以找我。”

话落,转身离去。

久别重逢,那夜的画面倏然涌进脑海里。

“该死!”他低咒了一声。

身边从未缺过女人,可是,却丝毫提不起一丝兴趣,唯独对这女人的身体,带着强烈的渴望,他的眸愈加深邃如夜。

轰轰——

车子发动出声响。

李梦冉抬眸,睨着渐行渐远的车身,莫名的,心里感到一阵空落落的。

紧闭的大门,让她寒彻入骨。

天大地大,此刻竟然没有她的容身之所。她曾经以为,秦启明便是她的天,她的地,他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睨着那扇门,感觉讽刺极了。

她压抑不住心里的愤怒。咬唇低低的呵斥了一句:“混蛋!”

几年光阴,到头来,却是一无所有。

屋里火热朝天,似乎是故意的,声越来越大。一下下的扎在她的心坎上。

许久后,她终是提着小包裹,起身离开。

医院,缴费窗口。

“护士,我是801病房的,我的缴费清单在哪?”李梦冉边问出声,右手揣在兜里攥得死紧。

她如今,穷困潦倒。

闻言,护士拿起桌上的一张清单,说道:“李小姐,你的费用已经缴清了。”

缴清了?难道是他?

“谢谢。”李梦冉拿过单子。

只见支付名上,洋洒着‘林圣恩’三个字,刚劲有力。

不知为何,这名字感觉很熟悉。

但是,她却一时想不起来。

回到病房里,李梦冉一夜难眠,婆婆的反咬,男人和闺蜜对她的背叛,让她寒心。

翌日一早。

哐当——

巨大的声响让她心里一突,视线扫向门口,俏脸立即黑了下来,怒喝出声:“你们还有脸来?请你们滚出去!”

“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秦启明话语顿了下,嘴角满是讥讽:“不过,新娘不是你,是我和小梅的婚礼。”

呵,小梅?

简直令她作呕。

倏地,男女激情拥吻起来,她以为心不会痛,却依旧疼得心颤。李梦冉死咬着下唇,目光如刀,“你们这对狗男女,滚出去!”

纠缠的男女,久久才分开。

女人依偎在男人怀里,眸里全是挑衅:“小冉,你这语气也太酸了,昨日,我可看见你带了个小白脸回来。”

话里意味明显。

李梦冉反驳道:“你胡说什么?!”

“你个贱人,自己做的浪荡事,怎么不说出来?”秦启明黑着脸色怒斥。

闻言,她怒急上前。

啪——

男人双眸溢出怒焰,“你敢打我?”

话毕,就要还手。

陈冬梅眼疾手快,一把将男人的手攥了下来,脸上带着虚假的歉意,望着她说道:“小冉,是启明说得太重了,你别往心里去。”

男人阴沉着脸,没再说话。

这女人不止给他戴绿帽,还死不认错!小梅就是如此,为人总是这么善良。

“呵。”她冷喝一声。

昔日的闺蜜?

睨着陈冬梅脸上的虚情假意,嘴里就一直作呕。

无视女人的冷哼,陈冬梅依旧笑意岑岑。

上前执起李梦冉的手,柔声道:“小冉,今日我们过来看你,是想请你一定要来参加婚礼,我们希望得到你的祝福。”

她怎么有脸?还希望得到祝福?

简直讽刺至极!

甩开女人的手后,李梦冉咬着唇不语,跟这两个狗男女多说一句,都觉得无比恶心。

见李梦冉不搭话,陈冬梅从怀里掏出一张红帖,而后轻放在桌面上,眸光微动道:“这是婚礼的请柬,小冉你一定要来,我们等着你。”

本是新娘,却变成了局外人。

“启明,我们走吧。”陈冬梅挽着着男人的手腕,嘴角微不可见的扬起了一抹胜利者的笑容,转身离去。

病房里重归于静。

喜红的婚帖置于桌面上,如一把刀割在她的心坎上。特意来医院请她去参加婚礼,可真是用心良苦,不外乎就是想让她出丑罢!

赶出去不够,还要当众给她难堪?

沈默了一会,李梦冉出了病房。

“护士小姐,麻烦你一件事行么?”

“你说。”

“替我缴费,那人的电话你这有留档吗?”

闻言,护士将资料本递给她,笑着揶揄道:“你连男朋友的电话,都不知道?”

男朋友?

根本是没影的事。

李梦冉径直接过资料本,没理她的调侃,只是低低说了句谢,然后将电话录入手机里,又将资料还了回去,然后回了病房。

睨着手机屏幕上的号码。

‘上次,他说过,需要帮忙找他。’

她低低的呢喃,犹豫着要不要打过去,不打的话,眼下她根本不知道找谁帮忙,若是打了,又欠了别人一个人情。

思忖再三,终究是拨了过去。

为今之计,别无他法。

电话响了许久才接通。

“喂。”

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响在耳畔,一股道不清说不明的感觉袭上心头。李梦冉紧握着手机,咬着下唇忐忑的问道:“你好,请问是林圣恩先生吗?”

“嗯。”

似乎一直以来,这人说话都是惜字如金。

“你昨天救过我,我想请林先生帮个忙。”

手心渗着湿意,她的心往上提。

“你说。”

“我要参加前任的婚礼,你能当我男伴吗?”她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