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情深不改变成殇

情深不改变成殇

白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高中三年,大学四年,一起工作三年,许妍希和沈知辰一起渡过了漫长的十年时光。她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样,相濡以沫,相伴到老,一场阴谋,却将一切的美好和旖旎通通粉碎。沈知辰坚信许妍希放火烧掉沈宅,害死他的父亲,他恨她,恨之入骨,恨不得她从这个世界上彻彻底底的消失。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最为深爱的男人,却不肯相信自己!

主角:许妍希,沈知辰   更新:2022-07-16 11: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妍希,沈知辰 的武侠仙侠小说《情深不改变成殇》,由网络作家“白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高中三年,大学四年,一起工作三年,许妍希和沈知辰一起渡过了漫长的十年时光。她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样,相濡以沫,相伴到老,一场阴谋,却将一切的美好和旖旎通通粉碎。沈知辰坚信许妍希放火烧掉沈宅,害死他的父亲,他恨她,恨之入骨,恨不得她从这个世界上彻彻底底的消失。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最为深爱的男人,却不肯相信自己!

《情深不改变成殇》精彩片段

南国,大雪纷飞的夜。

大地披上了银妆,湖面早已结冰。冬夜寒冷,街上无一行人。

江畔豪庭,一个男人正俯视着跪在雪地上的女人。

女人原本粉色的脸颊此刻已经冻得青紫,身上只着了一件里衣,她颤抖着双唇道:“知辰,救我。”

因为早已冻得麻木,她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男人看她的眼神却无半点怜惜,虽然她曾是自己深爱过的女人。

高中三年,大学四年,一起工作三年,他们渡过了整整十年的时光。未曾想到,这时光居然造就了今天这样的惨剧。

“你还敢求我救你?一年前,你放火烧我沈宅的时候,怎么不想着救我父亲?”

许妍希一呆,什么放火?

她什么时候放过火?

“一年前的今天,你放火烧了沈宅,我父亲就在那场火灾中去世,怎么?你现在跟我玩失忆?”见她死不悔改的样子,沈知辰气不打一处来,一脚将她踢翻在地。

许妍希被踢得头晕眼花,嘴角渗血,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放了场火?还烧死了沈知辰的父亲?

这怎么可能?她是那么爱他!即使那时他侵犯了她,她也什么都没说。

“不是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许妍希还是希望他能听自己解释,因为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没有放火,她怎么会放火?

“够了!”沈知辰怒喝,眼中全是猩红的血丝,“今天就我爸的祭日,当初没能抓到你,今天你自动送上门,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许妍希的眼里充满着悲伤。

为什么自己最爱的人,却不肯相信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快要被冻住了。

这一年来,她独自离家,受尽折磨,从未想过一回来就受到这种待遇。

漫天的大雪也在诉说着她的冤屈。

可,他却怎么说都不相信。

沈知辰从看到她的那一刻起,就扒光了她的衣服,让她在雪地里罚跪。她甚至不知道原因,就任由他狠狠蹂躏。

寒风像冰刀一般吹过她的面颊,她感觉自己的双腿已经麻木。

再这样下去,她可能真的会死的。

沈知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残忍?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是那样温柔、高贵,从来对她只有照顾,没有伤害。

可今天,他到底是怎么了?

身体上的痛,她并不怕,怕的是这个男人不再爱她!

当年若没有他,自己可能早就已经命丧江河。

救她的人是他,爱她的人也是他。他怎么可能会如此狠心?

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只要解开了误会,一切都会好的。她小心地安慰自己。

见她不出声,沈知辰用脚绊了她两下:“怎么,这么快就死了?”

许妍希缓缓地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那眼波流转,看得他心里一冽。

“那天你喝醉了,我们……然后,我就跑出了门。放火的事,我真的没做过。”她用微弱的声音辩解道。

“你闭嘴!”见她还在狡辩,沈知辰目光更加狠厉,“有人看到你放了火,还有视频监控在,证据齐全,你居然还敢抵赖?”

“今天是我爸的忌日,你冻死在这,就当是赎罪吧!”

说罢,沈知辰进屋。

零下十度的天气,她衣不蔽体地跪在院子里。许妍希苦笑,她这是造了什么孽?

“你就那么希望我死吗?”见他就要关门,她哀怨地一问。

“对,我就是想让你死。”

门被无情地关上,许妍希两眼一黑,倒在雪地里。


雪下了一夜,许妍希实在受不住,便拼命地敲门。

她的嘴唇乌紫,手指几乎僵硬。

“沈知辰,你知道的,我没有放火。”

“如果你把我冻死了,你会后悔的。”

“沈知辰,你快把门打开。”

“即使你要我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你把证据拿给我看!”

……

“沈知辰,我好冷,你快来救我……”

她拼尽全力,想唤醒门那边的人。那个曾经爱她如生命的男人,此刻到底在干嘛?

一下,两下,三下,她连敲门的力气也快没了。

连呼吸都变得吃力的她,还在死死地盯着大门。

我一定不能认输,人不是我杀的。

火不是我放的,我一定不能认。

最后,她瘫倒在门边。

她真的就这么死了吗?连沈知辰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在她要闭上眼的那一刻,门被打开了。

沈知辰皱了皱眉,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女人,目光里闪过一些疼痛:“说,你有罪。”他居高临下的态度,让人心寒。

许妍希狠狠抓住他的裤腿:“我冷,我好冷!知辰,我好冷!”她拼命想往里面挪,却被沈知辰一脚踢开。

他冷漠的目光再次将她凌迟:“你这个杀人凶手,居然还敢向我求饶?”

许妍希狠狠咬住下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她不能认。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是我做的,我不能认!”

砰!地一声,门再度被关上。

再也支撑不住,“啪”地一声,她倒在地上。如果她真的死了,知辰会不会就回到从前那样?温柔、善良,而且面带微笑?

可是,没有如果。

她若死了,就再没人替她说出自己的冤情,永远。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温暖的大手将她抱起,那男人的眼中饱满深情。许妍希感觉没那么冷了,而且,她终于回到了温暖的房间。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突然,一阵急促的犬吠声将她惊醒。漆黑的房间,四面冰冷的墙壁,哪有什么人抱着她?她嘲笑自己,到这时候还在做梦。

几只大狗正嘲自己拼命吼叫,他们像是遇到久违的食物一般,双目猩红。

“啊!”一只大黄狗就要扑腾到她面前,却被一条铁链给栓住。

满屋子狗,虽然都被铁链栓着,但她只要稍微一动,就有可能被它们撕碎。

“沈知辰,你快放我出去!”她拼命大叫,恐惧感袭卷全身。

许妍希不敢再睁开眼睛,身体一动不动地僵在原地,她害怕,为什么要将她关在这种地方,她明明什么都没做。

“啊——”

许妍希尖叫一声,一只狗跳起来他的爪子抓伤了她的手臂。

她想躲,却发现自己根本无处可躲。

她抱头痛哭,“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说过,火不是我放的!”她的身体不住颤抖,耳畔只有犬吠声。

“害怕了?你放火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爸该有多害怕?”漆黑的房间里传来沈知辰阴冷的声音,她看不到他的样子,光听着那声音就吓得胆战心惊。

沈知辰牵起一只大狼狗走向许妍希,他俯视着这个恶毒的女人,这个杀人凶手,眼里泛出嗜血的光芒:“他被抬出来的时候,身体都已经被烧焦了,怎么?看到几只狗你就怕了?怕被它们撕碎啊?”

“像你这样的女人,就应该被凌迟!”沈知辰狠甩一手狗链,声音冰冷。

许妍希被吓坏了,那些事情都与她无关,她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待遇?

“你说有证据,把证据拿出来,我就认。”

她根本不信,哪来的什么证据,不过是他杜撰的罢了?

“既然你这么说,那好。”沈知辰拿出手机,给她播放一段视频:“你看,这个人是不是你?”

“你做出这样的事,居然还有脸狡辩,你就是这天下最恶毒的毒妇!”

许妍希仔细一看,那个放火的人穿着和她一样的衣服,身高体形也相似。但,那不是她。

所以,她抢过视频,拼命摇头:“这个人不是我,你知道的对不对?这个女人不是我。”

“许妍希,你让我恶心!”沈知辰一把抓住她的下巴:“铁证如山,你就那么怕死?”

他夺过手机,一把摔在地上。

“亏我爱你那么多年,你居然也下得去手?”


“亏我爱你那么多年,你居然也下得去手?”

-------------------

沈知辰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圈泛红。嘴唇在颤抖。

许妍希心口一痛,事到如今她只在乎这个男人是否难过。仿佛刚才在雪中跪着,根本不算痛。

她为何……

还是那么爱他。

她缓缓抬起头,直视这个悲伤的男人。

他的眼神哀伤,却依然想将她撕裂。

就在这一刻,他恨她。

许妍希被吓得往后倒退两步,“知辰,不要这么做。不要……”

“咔嚓”一声,沈知辰撕开遮在她身上的最后一片衣裳。

一种巨大的羞耻感向她袭来,她忍不住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发现无处可躲,又眼巴巴地看着他。

沈知辰被她这么一望,眉头一皱,随手将她一推,她立刻摔倒在地,膝盖磕在地面上,痛得她叫出了声。

沈知辰听到这一声惨叫,看上去有些担忧,但这种情绪很快过去。快到连他自己都不易察觉。

“知辰,火不是我放的,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你给我时间,我查一查……”

沈知辰冷冷一笑,“查一查,查一查就能抹灭这些痕迹吗?又或者你是要去伪造证据?”

“知辰,请你相信我,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做那些伤害你的事!”

如果可以将心剖出来给他看,此刻她愿意。

即便下一秒就要死去,她也想清白地死。

只要他用心去查,就不难发现,那个女人根本不是自己!有人伪装成她的样子放了火,而她只是个替罪羊。

漆黑的夜晚,让像一个巨大的黑洞,似要将她吸进去。

*

沈知辰走了,她被关进了杂物室。

许妍希辗转反侧,她想起那一段视频,难怪知辰会误会她。任谁看了,都会将那人认作她无疑。

她一想到房子被烧的那一刻,心里总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她真是不敢想象,居然有人会如此陷害她。

被无数梦魇折磨着,她无法入眠。

杂物间虽然不像狗屋一样吓人,但终究是地下室,屋子里没有灯,而且阴冷潮湿,或许是跪了太久,又遭遇到如此多打击,她头头昏昏沉沉,在不知不觉中就昏睡过去。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睡梦中她看到一个身影在缓缓向她走来,此人生得艳丽非常,笑靥如花。却如此像自己认识的一个熟人……

仔细一看,却看不清她的面庞。她轻盈转身走向一间偌大的别墅,划燃了一根火柴……

“不要”她大叫。

惊了一身冷汗,而此时,“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许妍希虚弱地睁开一双眼,“陈柔美,你怎么会在这?”

陈柔美勾唇一笑:“你又怎么会在这?”

一年前许妍希走后,陈柔美就成为了沈知辰的女友。

沈振一死,再没人阻止她和沈知辰在一起。陈柔美趁他最脆弱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拥抱。事情水到渠成。

许妍希看了看自己破败的服装,脸羞红了一块。

她没想过自己与陈柔美的重逢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自小就喜欢在人前装作一个样子,背后又狠狠捅人一刀。

现在她过来,又要干甚?

陈柔美看她如此悲惨的样子,甚是满意。她跨过身边的杂物,一把逼向许妍希身前,伸出涂着火红色指甲的小手,往她脸上随便一划——

一道红线立刻显现,许妍希捂住脸颊:“你干什么?”

“干什么?”陈柔美邪魁一笑:“当然是帮知辰来收拾你。”说着,她又要伸手打人,却被许妍希横空抓住。

她抓住陈柔美的手臂用力一甩:“你以为,你打得过我?”

陈柔美的脸一黑,她怎么敢这么对自己?

许妍希却不屈不挠道:“怎么?就因为我爱沈知辰,就要任你欺负吗?”

她冷冷一笑:“你也配?”

她就是不配!她妈是小三,她现在又抢了自己的男朋友。而且她居然还半夜三更过来施暴,凭什么要让这种人?

陈柔美看出了她眼中的不屑,心中一股无名之火迅速上升:“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和我抢知辰?”说着,她便伸手抓住许妍希的头发,一把往墙那边撞。

“你就应该去死,立刻,马上!”

“我告诉你,沈知辰是我的,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你永远都别想和我抢!”

许妍希的身体本就虚弱,现在根本没力气和她痴缠,挣扎了几下没有效果,一不小心就吃了个亏。头上被撞了个大包。

“陈柔美!你这个疯子!”

她还要说什么,突然之间,沈知辰的脚步声传了过来。陈柔美立刻倒地,把自己的头发一把抓乱。

许妍希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妍希你不要打我,我是真的爱知辰……”她一边喊,一边抹了把眼泪。

许妍希苦笑一声,“你真能装,你说如果哪一天,沈知辰知道了真相,他会怎么想?”

“他不会知道真相,因为他永远不会相信你。”陈柔美娇媚一笑,又用力掐自己一把,好让眼泪来得更真切一声。

沈知辰进门看到一切,狠狠地瞪了许妍希一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