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团宠才是真大佬

团宠才是真大佬

如月酣春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晏卿氿是京城首富的长女,所以她从小就有很多不是亲哥但胜似亲哥的男神朋友。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宠她。因为儿时受过创伤,晏卿氿不懂什么是爱,只知道要加倍对他们好。可是,他们对她的爱里掺着利用。因此,晏卿氿一度想远离这群危险的男人,但他们偏偏都偏执痴情,每一个男人都愿意为她放弃半条命!

主角:晏卿氿   更新:2022-07-16 12: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晏卿氿 的武侠仙侠小说《团宠才是真大佬》,由网络作家“如月酣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晏卿氿是京城首富的长女,所以她从小就有很多不是亲哥但胜似亲哥的男神朋友。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宠她。因为儿时受过创伤,晏卿氿不懂什么是爱,只知道要加倍对他们好。可是,他们对她的爱里掺着利用。因此,晏卿氿一度想远离这群危险的男人,但他们偏偏都偏执痴情,每一个男人都愿意为她放弃半条命!

《团宠才是真大佬》精彩片段

顾衍:“南犰,你妹妹要回来了,是不是特别开心。”

沈越:“我说顾四,能不能哪壶不开提哪壶。”

季临殊:“晏老二在忙工作,你以为像你们这么闲。”

顾衍:“咱又不靠他养着,他们晏家坐吃山空,几辈子都吃不完,还拼命呢。”

沈越:“你确定不靠晏老二?这些年,他可给了你不下一个亿的好处吧?!”

顾衍:发了个炸毛的表情,“那还不是九九这个气死人的玩意,打得我爹妈都不认识。”

沈越和季临殊,“.........你该打。”

顾衍:“老子不陪你们玩了!”

手机一直提示消息,男人握着鼠标的指节微顿,阳光洒下来,他性感的薄唇还有刀削般冷硬的下巴,异常惹眼,身上气息却生人勿近。

黑眸盯着电脑,片刻后,才拿起手机,滑动群里的消息,神情冷淡,扔下手机,继续工作。

首都机场。

大批记者围在VIP通道外,今儿可是个好日子,他们提前收到消息,曾经轰动一时的京城名媛,首都富豪家的大小姐,从国外回来。

富可敌国的家庭,京城第一名媛,不走寻常路。

八岁练跆拳道,参加国际比赛无数次,连续七年蝉联冠军,却在最后一次比赛中,被查出服用兴奋剂,与冠军失之交臂,并且国际给与处罚,禁赛。

果不其然,半个时辰后,一个气质凌然的女人,拉着黑色行李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那些人蜂拥而至,都要将话筒怼她脸上了。

“晏小姐,这次回国是因为慕家少爷与凌小姐订婚吗?请问你对曾经的未婚夫,有什么想说的。”

“晏小姐,四年前你灰溜溜的逃出国去,消息全无,现在怎么又敢出现在京城?”

“请问当年你是不是真的服了兴奋剂,国际上,为什么禁你的赛?”

记者都很没节操,甚至没有因为她的身份就对她客气有加。

毕竟言辞犀利的问法,才能激出劲爆的消息来。

女人身穿一条纯手工制作的黑色长裙,将身材体现得凹凸有致,黑色的墨镜,黑色的礼帽,黑色的高跟鞋,唯一撞色的,可能就是她那一头栗色的卷发。

墨镜下的脸看不清是何神色,好看的红唇勾勒出一个戏谑的弧度,她压了压帽子,“你们,是在直播吧?”

几个前排的记者面面相觑,被这个问题整懵了。

什么情况,这跟直不直播有关系?

.......

一个不知名的媒体记者小声回答她,“是的,我们是在直播。”

晏卿氿嘴角上扬,把墨镜摘掉,露出美得让人窒息的脸,特别是她的眼睛,把清纯和魅惑合为一体,一眼沦陷。

红唇冷艳,皮肤白皙得几近透明,连细小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有些记者都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年那个在比赛场上过关斩将,打败了跆拳道女王,凌染的丫头片子。

那时候的她,并没有今日这么令人惊艳。

摄像机朝着她的脸猛拍,哪怕今天问不出什么消息来,就是这张让所有女人忌惮,男人失控的脸,也能引起轰动。

晏卿氿的视线一直在寻找直播的摄像机,直到看见刚才接话的一个小记者,是个女的,带着眼镜,斯斯文文。


这个消息,就送给她好了。

“我来回答你们刚才的问题。”

她对着那个白衬衣女记者的摄像头,红唇一张一合,“你们不说慕煜琛和凌沅,我还真忘了是哪号人物。”

“至于未婚夫嘛,我们家老头,曾经指给我的未婚夫,有沈越,季临殊,夜清澜,嗯,还有,让我想想啊,还有就是慕煜琛。”

“这么多,难道他们每个人结婚生孩子,要二胎,二婚,都要来问我怎么看?拜托,我很忙好不好。”

二婚?!!!

大小姐,你这样很得罪人的,季司令,怕不会娶你吧!

“还有,你们很不专业啊,灰溜溜这种词语,怎么用在我这种可爱无敌美少女身上,明明就是我哥把我撵出国的好不好?”

“至于国际上禁我的赛,这个我还真要说道说道,我把什么跆拳道女王都给打趴了,还在意他禁我赛?我还要继承千亿家产的,OK?”

.......

天呐,她怎么这么不要脸!!!

晏卿氿说完,把手腕上的一块手链取下,递给那个小姑娘,“你真可爱,和我一样,送你个见面礼。”

那小姑娘受宠若惊,“晏小姐,这么贵重,我不能收的。”

女人并没有听她拒绝的话,绕过他们,将墨镜重新戴上,高跟鞋哒哒的朝机场外走去。

那些记者嫉妒红了眼,梵克雅宝四叶草,就这么随随便便送人了!!!

一辆加长林肯商务停在机场外,车上下来一个清贵无双的男人,他身穿裁剪得当的黑色西服,袖上的纽扣都价值过万。

冷漠的脸上,无多余表情。

看着同样一身黑的女人,漆黑的眸里,闪过一丝碎光,很快消失不见。

他迈着长腿三两步接过晏卿氿手里的行李箱,惜字如金开口,“上车。”

晏卿氿顿在原地,将黑色墨镜挂在胸前,“你先回去,我还有事要做。”

男人顺着她的动作,望向墨镜挂的地方,晦暗极了,碎发遮住余光,抿着薄唇,没有答她,直接上车,林肯绝尘而去。

“混蛋,我的行李箱都不带回去!”

女人在后面气急,白皙的脸蛋染上红晕。

车上的男人望着后视镜,淡漠的脸上,有微微的笑意,很快消失不见。

林肯驶进一座古宅,男人迈着纤长的步子,进了宅墅。

玄关处,他脱掉西装,挂在竖架上,微弓着身体,将鞋一并更换。

金碧辉煌的前厅里,晏道东手杵着拐杖,坐在真皮沙发上,朝他发问,“氿儿呢,你不是去接她了吗?”

男人显然很是冷漠,“有事。”

“那行李呢?总得带回来吧。”

“她说不用。”

........

晏老爷子简直是要被这两兄妹给气死,一个惜字如金,一个认死理,追求什么梦想,结果呢?还是一样,灰溜溜的回来活在晏氏的羽翼下。

晏南犰丝毫不觉有何不妥,越过晏道东直接上了楼,黑色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手机铃声在这一刻响起,他黑眸看着来电显示,等了很久,才滑动接听,“说。”

电话那头的女人如松狮怒吼,“晏南犰你有种,你把我扔机场,害我打不到车,他们都嘲笑我,我脚歪了,还摔了一跤。”

男人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活该。”

然后把电话挂断,直接拿起浴袍,进浴室洗澡了。


临近黄昏,还没有她的消息,晏南犰显然有些慌了,他拨了一个电话,“查,下午三点之后,九九从机场,去了哪里。”

扣扣扣!

扣门的声音响起,他并不想去开,果然,晏老爷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南哥儿,氿儿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出事了?”

他着未干的湿发,迈起步子,把门打开,“她能有什么事,不把别人打进医院就不错了。”

晏道东老脸一皱,“我说你怎么头发还没干,这都几个时辰了。”

......

他当然不会说,为什么洗了几次澡。

“多事,我睡觉了,别打扰。”

嘭的一声,门又关上。

电话打了进来,那头的男声带着慵懒,“我说,这么多年了还没想通呢,她不就是去了慕家找慕大公子吗?能有什么事。”

“顾衍,去接她回来。”

顾衍瞬间炸毛,“我靠,又来,你知不知道我被她打得有好惨,这些年前前后后,我住院十次,有九次都是被她打进医院,我不干,我这条小命经不起折腾。”

“一百万。”

那头明显愣了一下,“哎呀,我....”

“两百万。”

“南犰,真不行,我有心理阴影。”

“美金。”

“成,得嘞,为兄弟两肋插刀,可跟钱没关系,哥们这就去逮她回来。”

.......

一个时辰后。

一辆骚包的紫色保时捷停在古宅门口,晏南犰双手插兜,站在窗边,看着顾衍给她开车门,还把行李箱一并拉着,进了屋内。

“谢谢你啊,衍哥哥。”

顾衍差点咬到舌头,比女人还要美的脸上,闪过不自在。

靠,她不是疯了吧!?

但面上还是一派风流,他调笑道,“这算什么事,反正小爷我,可比接单大生意强得多。”

晏卿氿自然不懂是何意,到了玄关处,就看见男人双手插兜的走了下来,黑眸扫了顾衍一眼,“还不走。”

顾衍的脸色瞬间就臭得很,这厮翻脸不认人,不是一天两天了。

但是他现在必须得好好气气他,否则还真咽不下这口气。

“九妹妹,我可不可以在你们家住一晚啊?我车没油了。”

晏卿氿听到顾衍这么叫,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她一脸嫌弃,“随便你,反正房间多的是。”

顾衍将挑衅的神色看向晏南犰,果然,男人的神色瞬间冷了下去,大步流星的走到茶几边,随手捞了一把车钥匙,扔给顾衍。

“送给你,现在麻溜的滚。”

他薄唇轻启,冷漠得不带一丝温度。

晏卿氿懒得搭理他们,将美眸看向一旁没有存在感的管家,“吴叔,麻烦你把行李放进我房间,谢谢。”

吴管家可受宠若惊了,他忙走过来,接过顾衍手边的行李箱,“是,小姐。”

然后晏卿氿直接随吴管家上楼了。

愣是没看这两男人互掐。

顾衍一脸懵逼,“九九咋了,这么有礼貌,不会真傻了吧?!”

晏南犰眯起眼睛,“谁让你这么叫的。”

“那个,我,还不是随你叫嘛。”

“以后不准。”

顾衍黑人问号脸。

你说不准就不准,我偏要。

“九九,我回去了,再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