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大佬重生假千金苏炸全球

大佬重生假千金苏炸全球

薄情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顾筠筠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所以在重生为另一个女孩之后,发誓要处理了那些小人!原主在顾家生活了十八年,可上天却开了个玩笑,突然有一天顾家真千金被找了回来,原主成为了遭人嫌弃的拖油瓶。真千金处处陷害,最终原主死于非命,她正是在这个时候重生而来。凭借记忆,顾筠筠找出了栽赃原主的恶人,亲手解决了之后离开了腌臜的顾家。要问大佬为何这么硬气,身穿马甲了不起!

主角:顾筠筠,陆时年   更新:2022-07-16 12: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筠筠,陆时年 的武侠仙侠小说《大佬重生假千金苏炸全球》,由网络作家“薄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筠筠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所以在重生为另一个女孩之后,发誓要处理了那些小人!原主在顾家生活了十八年,可上天却开了个玩笑,突然有一天顾家真千金被找了回来,原主成为了遭人嫌弃的拖油瓶。真千金处处陷害,最终原主死于非命,她正是在这个时候重生而来。凭借记忆,顾筠筠找出了栽赃原主的恶人,亲手解决了之后离开了腌臜的顾家。要问大佬为何这么硬气,身穿马甲了不起!

《大佬重生假千金苏炸全球》精彩片段

四周一片黑暗。

顾筠筠感觉眼皮很沉重,费了半天力气,才终于睁开。

还没看清眼前的环境,突然,后背被棍子猛的击打了一下。

“啊!”

火辣辣的疼痛来袭,她下意识的往前一退,然后,才发现自己居然跪在地上。

而且,这里……是祠堂?

“……”

一段陌生的记忆突然钻入了脑海中。

顾筠筠从哪些零星的片段中,只抓取了几个重要信息,原主也叫顾筠筠,可惜是个二百五假千金,空有一副好皮囊,却不学无术,蠢笨无知。真千金被顾家认回后,她就更惹人厌了,在真千金的撺掇与游说下,她屡次犯傻,而这次,假千金假意摔下楼,栽赃给她,害得顾家父母对她彻底失望。

“…………”

顾筠筠脑门上落下一滴巨大的冷汗。

她砸吧了下嘴,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后背上,棍子又一次狠狠的落下。

“唔!”

顾筠筠一恼,愤怒的转身。

顾妈妈年过四十,却保养的很好,见她瞪自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敢瞪我!你怎么心肠这么狠毒!你以为只要莘莘不在了,你就是唯一的顾家千金了吗?你做梦!就你这样的,我都嫌丢人!”

说着,她一棍子又要挥下。

顾筠筠眉梢一冷,抬手,握住了那根棍子,使了几分巧劲,直接丢在地上。

吧嗒一声,祠堂内顿时一片寂静。

连坐在一旁的宋莘莘也呆住了。

顾妈妈率先回来过来,气的胸口都在剧烈起伏:“顾筠筠,你这是要反了天吗?居然敢还手!”

顾筠筠已经接受自己重生的事,她揉了两下手腕,站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挂着一抹傲慢跟鄙夷:“这不叫还手。”

她要真还手的话,这个女人早就被她摔出去了。

“你!”

顾妈妈气的话都说不上来,宋莘莘急忙过来,挽着她的手,一脸温和的开口:“妈,你不要生气了,都是我不好,是我自己没站稳,不怪筠筠的。你们十八年的母女情,不要因为我产生嫌隙。”

“我跟她有什么母女情,她就是我们顾家的一个污点!”顾妈妈摸着宋莘莘的脑袋,脸上的笑意逐渐扩大:“还是你好,温柔体贴。你放心,莘莘,既然你回来了,我们绝不可能让你受一点委屈的。”

“今天,我非要打到她认错为止!”

说完,她又捡起了那根棍子。

宋莘莘急忙拦住,装模作样的冲顾筠筠道:“筠筠,你还愣着做什么,快跟妈道歉啊!”

顾筠筠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唇角一挑:“道歉?道什么歉?”

宋莘莘抿唇,道:“筠筠,我知道你生气,但是,我是顾家的亲生女儿,我没让爸妈把你赶出去,已经很有道德了,你嫉妒我,把我推下去,我也看在没受重伤的份上,想把这件事就算了,你,你还要继续胡闹下去吗?”

“我推你的?”顾筠筠淡笑着反问。

宋莘莘好似受了巨大的委屈,无辜的反问:“筠筠,我是念在姐妹一场,所以没说的那么直白。”

“看看看看!”顾妈妈站在宋莘莘的身边,一脸的骄傲:“顾筠筠你看看你,差距这么大,还好意思丢人!”

顾筠筠笑意不减,眼神玩味的打量着宋莘莘。

“既然你都说我推的你,那……”

话音落下,顾妈妈只觉得眼前一晃,下一秒,顾筠筠拎着宋莘莘的后衣领,把她到半个身子,面朝下,吊在台阶之外,只要手一松,人就会从这五六十级台阶上摔下去。

宋莘莘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惨叫。

双手死死的拽着她的手不放:“你你你,你做什么!快放开我!”

“好啊,满足你。”

说着,顾筠筠就要松开手。

身子猛的一下沉,宋莘莘又惨叫了一声,死死的抓着她的手:“不不不,别放手,别放!妈,妈!救我!”

顾妈妈听见呼喊,也回神过来,想上前,又怕激怒人,只好恶声恶气的开口:“顾筠筠,你活的不耐烦了吗?快把人放了!要是莘莘伤到了,我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这就是十八年的养育之恩啊。

哪怕原主天资愚钝,好歹也当了十八年的顾家女儿,就因为她比不上别人家的孩子,让顾家丢人了,就对她这么残忍无情吗?

顾筠筠讽刺的冷笑了一声。

她转过头,一脸理所当然的开口:“她不是说我推的她吗?既然你们一口咬定我推的,我不实施一下,岂不是白白背了这个锅?”

“而且……”

顾筠筠歪着脑袋,笑着看向宋莘莘:“才这么点高度,掉下去,也不至于会死吧。就是,顶多会毁个容什么的,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宋莘莘脸色一白,毁容?她绝对不要!她好不容易麻雀变凤凰,她要靠着这张脸进入上流社会呢!

“不,不行,你别!”

话还没说完,禁锢着衣领的那道力度松开,她的身子骤然下沉。

“啊!”

宋莘莘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脸摔下去,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惨叫。

预想中的血花四溅没有出现。

宋莘莘掀开眼,就看见自己的脸剧烈石板只有几毫米的距离,她的睫毛几乎要刷上石板了。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连顾妈妈都吓的心脏快要骤停了。

然而,还没等他们缓过神来,顾筠筠突然松开了手。

宋莘莘像一只四角朝天的王八一样,啪的一声,结实的摔了下去,鼻子猛地磕在石板上,鼻血瞬间涌了出来。

“啊!”

一声惨叫。

顾妈妈瞪圆了眼,慌神的推开顾筠筠,手忙脚乱的把人搀了起来:“莘莘,怎么样了?莘莘,你没事吧?”

“只是磕一下死不了。”顾筠筠活动了下手腕,挑眉,很淡然的说道:“从楼梯上滚下来,她都好好的,这么轻轻一摔,不值一提的。”

 


“顾筠筠,我看你是要反了天了!”顾妈妈抱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宋莘莘,扭头,冲她恶狠狠的怒视:“你嚣张啊,信不信我让你滚出顾家!”

“等会再滚,我这会有点账要算。”

顾筠筠冷漠的下了楼梯,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记忆没错的话,栽赃她的人还有一个吧。

原主活的稀里糊涂,可她顾筠筠向来是睚眦必报!

……

客厅内。

有几个佣人一边干活,一边凑在一块聊天。

“顾小姐这次完蛋了吧?”

“那可不啊,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呢,人家正牌千金找回来了,谁会搭理她啊。”

“还是小乔运气好,得了宋小姐的赏识。”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顾小姐太不是玩意了,都是假千金了,没被赶出家门,就该夹着尾巴做人了,谁知道,她居然敢推宋小姐。”

说话的女人洋洋得意,脸上都充斥着光芒。

顾筠筠冷笑了一声,靠在栏杆上,温和的打断他们的话:“你们好啊。”

“啊!”

骤然被吓一跳,几个女佣都打了个寒颤。

尤其是那个女人,看见顾筠筠像看见鬼似的。

顾筠筠慢吞吞的走下楼来,在女人面前停了下来:“听说,是你帮宋莘莘做伪证,证明是我把人推下楼的?”

江媛眼神心虚的四下乱飘,嘴上却笃定的开口:“对,对的!就是你推的,我亲眼看见的!”

“哦,这样啊,谁能证明呢?”

顾筠筠笑的很无辜:“这次宋莘莘命大没摔死,但万一呢,万一她命不好被摔死了,这就是一起事故了,我背负着一条命案,这件事是一定要追查到底的,你要是说假话,那就是做伪证了,何况我才18岁呢,这位大姐,多大仇多大怨啊,你要这么陷害我这个刚成年的?”

“到时候别说法律了,就是舆论口水都能喷死你了,我要有心卖下惨,那你这辈子都只能活成过街老鼠!”

最后一个字落下,顾筠筠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不见了。

江媛被她怼的,后退了一步,差点摔倒。

顾筠筠很满意她的反应:“我来猜猜,宋莘莘应该这么跟你说的,只要你答应栽赃我,等把我赶出去之后,顾家就她一个千金了,凡事她说了算。而我呢,声名狼藉,顾家没一个喜欢我的,再加上顾家把她遗失了十八年,肯定疼爱有加。你们这一联手栽赃,保证万无一失,我说的对吧?”

江媛额头上冷汗涔涔,仍然咬紧了牙关:“你你胡说什么,宋小姐那么善良单纯的人,怎么会有这些歪心思?”

“蠢货。”顾筠筠翻了个白眼,笑的很讽刺:“这栋别墅里到处都有监控,你以为,查不出来?”

咚!

这栋别墅的确很多地方都设置了监控。

但是,走廊那么隐秘的位置也有吗?

没有的话,顾筠筠怎么说的这么肯定?

顾筠筠嗤笑了一声:“太蠢了,宋莘莘才回来几天啊,她连厨房在哪都不知道,哪里会知道监控这些细节。”

说完,她惋惜的叹了口气:“看在你上有老下有小提醒你一句,坦白从宽啊。要闹上法庭,那你可就真完蛋了。”

说完,她无情的转身,离开。

江媛彻底被吓住了。

那几个佣人也早已停下手中的活儿,神色古怪的看着她。

“江姐,你该不会……”

“不不不,不是我!”江媛一脸惨白的摇头:“不是我做的,我不是!”想到家里的老人孩子,再想到下半辈子蹲监狱的场景,江媛啊了一声,推开那几个佣人,狼狈的抢在顾筠筠前头,往祠堂狂奔而去。

顾筠筠神色淡漠的冷笑了一声,慢吞吞的跟上去看好戏。

……

祠堂内,一片混乱。

江媛掏出支票,还给宋莘莘,哭喊着吼道:“我不要,我不要钱!夫人,不是我,不是我做的,是宋小姐,她要我污蔑顾小姐的!”

“这钱,这钱还是她给我的,她收买我,教我那么说的!是,是宋小姐自己摔下楼梯的,跟顾小姐无关的!”

顾夫人错愕的瞪大了眼。

宋莘莘也跟着愣住。

她回神过来,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脸愤怒的反驳:“妈,不是这样的,我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宋小姐,你可不能这么忘恩负义啊!”江媛抓着她的手,怆然道:“我可不想犯罪啊,你自己说的,把顾小姐赶出去,你在顾家的位置就稳了,你不能用完了就不管我的死活了啊!”

宋莘莘尝试甩开,结果根本甩不开。

她回头,着急的冲顾夫人解释:“妈,你相信我,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没做这些事!”

顾夫人也一脸的茫然,视线在两个人之间转来转去。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相信谁。

因为那张支票,的确是她给宋莘莘的。

正纠结着,祠堂内,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顾筠筠双手插兜,靠在一根柱子上,神色漠然的盯着这出狗咬狗的好戏。

宋莘莘看见她,顿时眼中浮现一抹戾气。

她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拎起她的衣领,忿忿的质问道:“是你,一定是你,你偷了我的支票!然后,联合佣人一块陷害我。”说着,她就痛哭了出来:“我把你当姐妹,还说服爸妈把你留下,没想到你这么恶毒!推了我,还收买佣人陷害我!”

“呵呵。”顾筠筠讥讽的反问:“你哪里值得我陷害的?”

“你!”

顾夫人在一旁看他们针锋相对,沉默了好半晌。

其实,顾筠筠真的很糟糕。

性格古怪不说,学习成绩也很差,简直一无所长,给整个顾家丢人。

宋莘莘跟他比起来,简直就是十全十美!别人一提起她,她都觉得倍儿长脸。

想到这里,顾夫人果断站在宋莘莘这边,捡起棍子,森森的斥责:“顾筠筠,我看不收拾你一顿,你还真无法无天了,敢偷东西,还敢联合外人陷害莘莘!”

话音落下。

她的棍子就挥下拉了。

顾筠筠冷笑了一声,同情了原主一把,下一秒,伸手,直接夺走了棍子,然后,用力在墙上剧烈的敲击了下,棍子顿时裂成了两半。

 


她随手扔在地上,哐当一声巨响。

“啊!”

顾夫人吓的尖叫了一声,仓促的退后了两步,紧紧的拽住宋莘莘。

屋内的三个人看着她,就像在看魔鬼一样,惊恐的注视着她。

连宋莘莘也有些怔住。

不一样,顾筠筠不一样,她就是个废物,一无所长,平日顾夫人骂她,她根本不敢回嘴,今天却敢还手了?

顾筠筠无语的睥着那对母女,一秒也不愿意逗留,直接拔腿就走。

还没转身,就听见宋莘莘传来惊喜的声音。

“陆少,你怎么来了?”

陆少?

顾筠筠脑子里浮现一个模糊的轮廓,一转身,就看见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带着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原本还一脸苍白的顾夫人跟宋莘莘,顿时像是活过来一样,洋溢着笑脸走了过来:“时年,你怎么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下?”

陆时年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后,说:“听说顾小姐受伤了,我特地带了医生来看看。”

宋莘莘听闻,立马面露几分喜色。

她跟陆时年只见过两面,他就记住自己了吗?

顾妈妈笑的更开心了,她拉着宋莘莘过来,叹了口气,说道:“那可不,你看看莘莘,这都伤成什么样了。时年,还是你用心。”

陆时年,陆时年……

哦,对了。

顾家的世交,A市首富陆家太子爷。

陆时年只淡漠的扫了眼宋莘莘含羞带怯的模样,然后,没有一丝停留,直接走到了顾筠筠的跟前,抓起她的手,查看了下,眉头轻轻皱了下。

“……”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就连顾筠筠本人都怔住了。

陆时年看了眼医生,吩咐:“给她的手处理下。”

顾筠筠持续一脸懵逼,看了眼宋莘莘摔伤的额头,又看了眼手上那块小小的淤青,一时间,有点摸不清头脑。

她沉默了下,直接问:“你为我来的?”

稀奇了。

虽然原主一直纠缠陆时年,但陆时年从头到尾一个眼神都不稀罕给她的好吧?

那么今天是……吃错药了?

陆时年嗯了一声,说:“不然呢?”

顾筠筠持续懵逼。

医生也不知道这么一块小淤青该怎么处理,但是太子爷发话了,他也只能拿了祛瘀的药膏,抹在上面。

然后,又煞有其事的吩咐了一些注意事项。

好像她伤的只剩一口气似的。

“……”顾筠筠再淡定,也忍不住狠抽了两下嘴角。

顾夫人也终于回神过来,她看了眼面如死灰的宋莘莘,一咬牙,说道:“时年啊,这你弄错了吧。莘莘才是我们家的亲生女儿。至于顾筠筠,是当时在医院抱错了。”

“莘莘善良,怕她没地方去,才说服我们收留她的。但我们顾家只有一个女儿,就是莘莘。”

顾筠筠一脸好奇的打量着陆时年。

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

陆时年看了她一眼,沉思了数秒,反问:“没地方去?”

宋莘莘急忙开口,解释:“是啊,我在孤儿院长大的,院长说我当时是个弃婴,估计是大人不想要了,才会把我丢在孤儿院,又或者……说不准,那对父母就是故意掉包孩子的,毕竟,顾筠筠小时候据说身体很不好,差点就养不活了。”

顾夫人一脸的晦气:“对啊,时年,别提多糟心了,我们家花了那么多的钱,好不容易养活回来,结果呢,居然还白白帮别人家养孩子了!”

陆时年看了眼沉默不语的顾筠筠。

看了会,他才开口:“那就不要养了。”

宋莘莘心中一喜,却还要装善良大度:“这不好吧,她这会出去,连个住的地方也没有。”

“这不用你操心。”

陆时年话锋一转,对顾筠筠说道:“我名下有好几处房产,你挑个喜欢的住进去。”

“……”

屋内顿时一片死寂。

顾筠筠差点被祠堂内的檀香呛到,她咳了两声,才勉强稳住:“你,几个意思?”

这是要娶她回家还是要包养的节奏?

陆时年一脸淡然:“给你找个住的地方。”

“……”

顾筠筠的脑回路彻底跟不上了。

这特么到底是……几个意思?

顾家母女也回神过来了,宋莘莘暗中着急的推了把顾夫人,顾夫人干笑着说:“这,时年,这不合适吧?这要是传出去,那不是……败坏你们两的名声吗?”

“不会。”陆时年幽幽的开口:“反正也是要娶回家的。”

“咳咳!”

这下子顾筠筠是真的咳上了。

这人脑子是坏了吗?

陆时年平静的扫了她一眼,说:“有什么问题吗?”

特么的,问题大了去了!

顾筠筠刚打算开口,就被顾夫人抢走了话头:“时年,你这不是说笑吗?我们两家是世交,就算要联姻,那也该是你跟莘莘啊,这顾筠筠来路不明的,你父母那边也不会同意的吧。”

宋莘莘一脸的惨白,一双眼睛楚楚可怜的盯着陆时念看。

可惜,对方连眼皮都懒得掀开。

陆时年低头,问道:“你怎么说?”

我觉得你病的不轻……顾筠筠内心腹诽着,视线却扫了眼虎视眈眈的那两个人,唇角轻蔑的一挑,说:“我没意见啊。”

“顾筠筠!”顾夫人低吼了一声后,见陆时年在场,只好控制着音量道:“好什么好,你还要脸不,没关系住到异性的家里去!你就算成绩再差,这些最基本的也该明白吧。”

顾筠筠点点头,仰头,冲陆时年无害的问:“对啊,我们没关系,要不,找个时间,去扯个证吧。”

陆时年愣了下,淡定的点头。

“好。”

好你个溜溜球!答应的这么爽快,肯定有鬼。

顾筠筠腹诽着,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扩大了:“择日不如今日吧,反正这会民政局还没关门吧。”

“好。”

事态逐渐往一个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顾夫人见宋莘莘都快哭出来了,急忙站出来,说:“时年,你真是开玩笑,这顾筠筠才十八岁呢,哪里能扯证啊。而且,你看,我也好歹养了她这些年,她这突然离开,我也舍不得啊。再说了,我们偌大一个顾家,难道还容不下她一个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